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黄晓丽受伤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四十五章黄晓丽受伤

    县委书记王广忠,为了红太阳集团投资开发运河古城,亲自拜访了陈雨馨长,并长谈了一个多小时。

    欧阳志远没有进去,他在大厅里等候。

    当王广忠、黄晓丽、冯济远从陈雨馨的房间走出来的时候,王广忠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王广忠看到了欧阳志远,他走了过来道:“志远,你明天陪同陈董事长参观运河古城吧。”

    欧阳志远忙道:“王书记,明天不是要和高家镇的人谈判拆迁他们祖坟的事吗?”

    王广忠道:“和高家镇的谈判,后天吧,咱们先齐心合力的敲定红太阳集团的这笔投资,另外,你说的和美国惠瑞尔集团的合作,要加快进行,只要是你拉来的投资,奖励一律按照原来招商引资的奖励措施,奖励给你。”

    欧阳志远看着王广忠道:“王书记,您决定关闭焦化厂了?”

    王广忠点头道:“不是我决定要关闭焦化厂,上面就要下文件了,这种老式焦炉,一律强拆炸掉,不允许生产。”

    其实,这个强拆老式焦炉的文件,在几天前都下来了,王广忠一只压着,没有公开,强拆的时间,在一个月内完成。现在,如果再不关闭焦化厂,十几个亿的投资,就会化为泡影,自己的政治前途,更会受到影响。

    欧阳志远看着王广忠的背影,内心到,王广忠到底是一个什么人?

    欧阳志远转过身来,看着黄晓丽道:“谈妥了?”

    黄晓丽坐在沙发上,看着欧阳志远道:“和陈雨馨初步达成协议,在拆除焦化厂的前提下,红太阳集团才肯投资,对了,明天你陪同陈雨馨去参观运河古城。如果陈雨馨看中了运河古城,下午就签个投资意向。”

    欧阳志远道:“明天去和高家镇谈判的事推到后天?”

    黄晓丽点点头道:“是的,对了,志远,你现在已经是主管农业的副县长,兼任新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的主任了,你现在要开始联系开发区的基建问题,这次绝不能出现任何的差错。”

    欧阳志远点头道:“我知道,我已经想好了,运河县的工业园模式,还要走傅山县工业园的漠视,基建和厂房同时进行。清理现场和铺设道路,仍旧让凯旋集团和金鑫集团来共同完成,污水处理厂我想交给帮助咱们清理盘龙水库的蓝天集团,蓝天集团的董事长李明,是一个光明磊落的汉子,他们在帮助咱们清理盘龙河的水库,他们的要价是江宗石的四分之一。”

    黄晓丽道:“你不准备招标?”

    欧阳志远道:“招标过来的承建单位,如果没有和他们打过交道,就怕他们在承建过程中不按工程质量来完成,我们和凯旋集团、金鑫集团、蓝天集团都合作过,直接用他们,岂不更好?”

    黄晓丽道:“那好吧,你尽快的联系,你晚上把规划图做出来,把你的计划也写出来,明天拿给我看。”

    欧阳志远道:“好的,天不早了,咱们一起回去。”

    欧阳志远和陈雨馨他们道别,开着越野车,和黄晓丽一同回去。

    越野车开到黄晓丽的楼下,黄晓丽下了车,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婀娜多姿的背影,不禁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唾液。

    黄晓丽听到了这家伙吞咽口水的声音,她的脸色一红,转过脸来,狠狠地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不要乱想,晚上给你布置的任务,必须完成,明天早晨开会之前,我要看到。”

    欧阳志远笑道:“我是磨刀不误砍柴工。”

    “呸!”

    黄晓丽连忙快步逃向自己的楼层,要是再不走的话,这家伙说补丁会跟上来,这要是让人看到,不知道有什么谣言传出来。

    两人根本没有想到,常务副县长李明学,正用望远镜看着他们。

    任何人都有阴暗的一面。

    平时的李明学是一位严肃认真工作的党的好干部,但这家伙还有鲜为人知的事情,那就是这家伙喜欢用望远镜偷窥人家的**。

    这种事情,还要从他上初中的时候谈起。

    那时候,他上初二,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情。

    他家住的楼对过,一对才新婚不久的夫妇,每天晚上都做那件事,但他们家的窗帘,老是拉不到位,有时候,还忘记了拉窗帘,两人亲热的时候,却喜欢开着灯。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免费刺激镜头,让李明学看了个够。

    初中二年级的少年,处在青春发育期的开始,他们对性有着强烈的好奇和刺激。

    从此以后,每到这个点钟,李明学就会趴在后窗户上,观看免费的活人录像。

    这件事情,一直延续到他上大学为止。

    这件事,让他不论到什么地方,他都会先买一个望远镜,进行偷窥。哪怕他结婚生子。

    他曾经下定决心想改掉这个坏毛病,他暗地里多次狠狠地打着自己的脸,但他越陷越深,不能自拔,如果吃完饭后,不偷窥一番,自己根本睡不着。

    就因为这件事,媳妇和他离了婚,孩子也被妻子带走。

    不过这家伙做这件事,做的极其隐秘,他在窗帘上挖了两个小洞,正好能把望远镜的镜头伸出来,这样,他隐藏在窗帘后面,没有人能发现他。

    透过望远镜,李学明看到,县长黄晓丽竟然从欧阳志远的越野车上下来,顿时一愣,这么晚了,黄晓丽和欧阳志远在一起干什么去了?

    李明学想到这里,他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自从黄晓丽来到运河县,他被黄晓丽的高贵典雅和那种让人**的成熟少妇的气质,迷住了。他心里暗暗地把黄晓丽作为自己追求的对象,但黄晓丽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高贵典雅,还有一种不怒而威的独有气质,让他又不敢造次。他只能每天用望远镜,偷窥黄晓丽。

    李明学快速的拿出照相机,对准了欧阳志远和黄晓丽,按下了快门。

    欧阳志远不会和黄晓丽有一腿吧?看着两人眉来眼去的模样,李明学恨得牙根疼。

    这一对狗男女,刚才出去干什么去了?

    欧阳志远把车停在自己的楼下,回到自己的房间。

    欧阳志远几乎一夜没睡,他打开电脑,参考着世界上有名的工业园的规划布局,从新设计了新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工业园,又把自己的初步打算,写了十几页的稿纸。

    志远忙到夜里三点钟,才忙完。他躺到床上,只感觉到睡了一小会,天就亮了。

    他带着自己设计好的规划图和对工业园的打算,上了自己的越野车,在街上,随便吃了一点早点。在早晨七点钟,欧阳志远就来到了县政府,黄晓丽也到了。

    欧阳志远把规划图和自己对新工业园的打算都给了黄晓丽。

    黄晓丽一边看,一遍点头道:“不错,志远,这个规划图的效果,比老规划图强多了。”

    欧阳志远道:“昨天我几乎一夜没睡,对了,别忘了给我算加班。”

    黄晓丽笑道:“就你钱迷。”

    欧阳志远道:“我缺钱呀?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缺什么别缺钱。”

    黄晓丽道:“贫嘴,你把新规划图和对新工业园的打算送给王书记看看。”

    欧阳志远道:“好的,我这就去。”

    当王广忠看到新的规划图的时候,禁不住一呆。欧阳志远真是个人才呀,可惜的是,非要站在市委书记周天鸿的队列。

    王广忠仔细的把新老规划图对比着,他又改了几个小部分,看着欧阳志远道:“这样可以吗?”

    欧阳志远看到王广忠修改的那几个地方,没有伤到主体,当下点头道:“还是王书记想的周到。”

    王广忠笑道:“那就按照这种方案,打印出来,发下去。”

    “好的,王书记。”欧阳志远回答道。

    王广忠又看了欧阳志远对新工业园的打算,他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道:“志远,基建我看还是招标吧,虽然凯旋集团和金鑫集团都是咱们龙海市最好的集团,但是你要不招标,肯定有人会说嫌话的,还有,污水处理厂这个项目,你们傅山工业园的污水处理厂不是给了江石集团吗?我看,江石集团还是不错的。”

    王广忠这是显然在巴结江石集团。

    江石集团的董事长江宗石可是省长江川河的儿子。江宗石昨天就打电话来了,说要承建运河县的污水处理厂。

    王广忠一口就答应了。现在,欧阳志远要把这个项目给蓝天集团。

    欧阳志远道:“江石集团本来是不错的,但后来在建设傅山污水处理厂的时候,偷工减料,三个污水处理池子都全部报废,我命令他们重新返工。再说,盘龙河污水事件中,江石集团先答应帮助我们处理盘龙河水库的污染,开口就要价一个亿。但半路上,竟然暗暗的退出来,不兑现自己的诺言,而蓝天集团,只要了4000万的费用,把盘龙河水库里面的污染物,全部清除的一干二净。”

    王广忠一听欧阳志远的话,沉思了起来。

    欧阳志远又道:“基建要是再招标,一个星期内怕是完不成吧,在投标后,公布中标者,等到这些人到齐后,半个月就下去了,王书记,您不是只给我十个月吗?如果再耽搁下去,就怕时间不够。我们如果让凯旋和金鑫集团来做,他们今天就会过来人。机器也同样很快就会到达样,我们会节省大量的的时间。王书记,咱们时间紧,任务重。再说,这两个集团公司在傅山工业园的基建,坐的又快又好。”

    王广忠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志远,咱们互相退一步,基建可以给金鑫和凯旋,但污水处理厂一定要给江石集团。”

    欧阳志远一看王广忠的口气,是这样的坚决,他知道,这件事已经无法挽回了。

    欧阳志远道:“您答应给江石集团,但要是江石集团,再次偷工减料,耽搁了工期,这个责任我绝对不承担。”

    王广忠道:“如果他们在施工中偷工减料,你可以向我汇报,一定按照合同上的条款责罚他们。”

    欧阳志远心道,你个王八蛋,就是要巴结江宗石罢了。

    八点整,党政例会准时举行。

    主管城建的副县长郭振宏,脸色阴沉的就象锅底。早晨刚一上班,王书记的秘书冯济远就把自己叫到王书记的办公室。

    王广忠首先肯定了自己这一段时间的工作,郭振宏以为领导是专门表扬鼓励自己的,当时把郭振宏感动的恨不得为王广忠脑肝涂地,但这个老王八蛋话锋一转,竟然说要自己专心抓运河县的城市建设,而让欧阳志远担任新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的主任了,这不是成心玩自己吗?难道是欧阳志远在背后搞的鬼?老子又没得罪你?你干么挖老子的墙角?

    郭振宏狠狠地瞪了一眼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早就看到了郭振宏那张好像死人一般的脸,他心里感到好笑,一个破主任,有什么好当的?拿掉你的主任,就好像死了爹一样?当年拿掉老子的办公室主任,工业园主任,老子反而一身轻松,郭振宏就是个官迷。

    当郭振宏瞪了欧阳志远一眼的时候,欧阳志远的心咯噔一下子,志远知道,这家伙肯定在怨恨自己。你妈个比的怨恨老子干吗?又不是老子撤了你的开发区主任,你怨恨我干嘛?

    县委书记王广忠走到了主席台前,看了大家一眼。

    主持会议的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卫建安。

    卫建安站起来道:“现在我宣布,党政例会现在开始,现在,有请县委王书记给咱们讲话,大家欢迎了。”

    卫建安说完,带头欢迎起来,下面的小领导们,都开始拍着手掌。

    王广忠威严的看了大家一眼道:“同志们,今天的例会的主题,就是加快新工业园的建设步法,一定争取型工业园在十个月后正是投产运行。”

    王广忠这一句话一说出来,顿时把大家吓了一跳。十个月建成投产?这不是做梦吧?老工业园建设了一年半,才正式投产,后续工作又干了半年。

    十个月建成投产,根本不可能。

    王广忠继续道:“这一段时间,土地管理局、城建局和公安局,要紧密的合作,尽快完成土地征收,我给你们十天的时间,十天之内完不成土地征收工作,不论是谁,拖了后腿,一律就地免职。昨天晚上,我接到了郭市长打来的电话,把我骂的狗血喷头。责令我们,加快征地的速度。现在,高家镇就是一块硬骨头,但是我们一定要拿下这块硬骨头。现在我宣布新的任命。“

    王广忠这一句话一处,下面顿时静的机器的可怕,鸦雀无声。

    新的任命?任命谁?去干什么?

    王广忠看了大家一眼道:“主管城建的副县长郭振宏,不再担任新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的主任,副县长欧阳志远担任,新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的主任,全权负责新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工业园的建设、招商工作。主管城建的副县长郭振宏和下属的城建局,土地管理局、负责招商引资的副县长贾正春、公安局局长周玉海,都要全力以赴的配合欧阳志远,我现在丑话说在这里,那个部门不配合,或者找各种理由推脱,哪个部门的一把手立刻撤职。我的话不会重复第二遍。”

    王广忠的话,说的斩钉截铁,没有一丝的余地。

    下面的人都知道,王广忠说一不二,极其的强势,下面的人,没有一个人敢议论的。

    王广忠接着问道:“开发区新的规划图,大家都看到了,一会大家有什么意见,私下里给我提。今年下半年,我们县委县政府主要的工作,就是建设工业园,我希望大家配合好县委县政府的工作,我的话讲完了。”

    “哗哗!”

    下面的领导们排起了手。

    欧阳志远现在有点佩服王广种了,县委书记王广忠讲的话,没有一句是假大空的废话,直奔主题,重点突出,口气强硬,不容人质疑。

    这种领导要是行的正、走的直,绝对能成就一翻事业的。

    卫建安接着道:“下面,有黄县长讲话。”

    黄晓丽也是不用发言稿,直接对着话筒讲了起来:“同志们,咱们的老工业园,虽然运行时间不长,但污染十几分严重,省里和市里的领导一致通过了,在运河县建设五十年不落后,无任何污染的有机环保高科技的经济技术开发区,总投资二十个亿。现在,新的工业园已经开始征地,所有的各个部门,都要以大局为重,紧密的配合新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建设中来。欧阳副县长,年轻有为,他在傅山县新工业园取得的成绩,大家有目共睹的。傅山县工业园的规模和咱现在建设的新工业园规模差不多,半年还没到,工业园已经进入了收尾阶段,有的工厂,就要投产了。欧阳县长招商引资的成绩,大家都知道,几个月内,吸引外资一百多个亿,真正的让傅山这个贫困县,走出了贫困的境地。现在,欧阳县长调到了咱们运河县,第一个漂亮仗,就是在银行里贷出了一千万,抗洪救灾,购置了大量的抽水机,缓解了我们县的涝情,昨天,他邀请到了红太阳集团的董事长陈懂,来我们的贫困乡北峰,签订了二个亿的旅游开发合同,而且,红太阳集团,准备投资六到八个亿的资金,开发运河古城和巨山湖万亩荷花湿地,让这三个地方,成为我们运河县的旅游景点,从而结束了运河县没有旅游景点的怪现象。”

    我的天哪,两天签订了将近十个亿的旅游开发合同,厉害呀。

    欧阳县长真不简单,现在,傅山县的崮山旅游和石头城的旅游,极其的火爆,燕京和全国各地旅行社,都把傅山县的崮山、石头城的旅游景点作为了主要线路和景点来推广。

    傅山县的人都发财了。人家打算把傅山县建成全国最大的药材基地,全国的人都到这里来购买药材。

    下面的人议论纷纷。

    黄晓丽接着道:“所以,我们运河县的所有部门,都要支持新工业园的建设开发。我的话讲完了。

    下面的人,都开始拍起手来。

    卫建安大声道:“现在,请欧阳县长讲话。”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一愣,让自己讲话?没有事先通知呀?

    下面的人开始鼓起掌来。有鼓励的,有嘲笑的,还有暗暗起哄的。

    这主要是,欧阳志远长的太年轻了,二十三岁德才副县长,老家伙们的心里不平衡呀。他们二十三岁的时候,刚大学毕业,只是个任人使唤的小科员。

    王广忠笑道:“志远,讲讲吧。”

    所有的人终于看到了王广忠的笑脸,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王广忠笑过,个个看着王广忠的笑容,都惊呆了。世界仿佛在刹那间凝结不动了。

    现在人们终于知道了,欧阳志远在王广忠心中的地位了。

    欧阳志远走到主席台上,微笑着道:“俗话说的好,在家听爹娘,在外听领导,领导让我讲两句,我就讲两句吧。”

    “哈哈……。”

    欧阳志远的第一句话,都把大家逗乐了。

    在家听爹娘,在外听领导。这是一句老话了,是典型的溜须拍马的话,但欧阳志远用到这个地方,却丝毫的没有溜须拍马的意思。

    欧阳志远看了大家一眼道:“黄县长提到了崮山群峰就和石头城的旅游,我现在说说旅游方面的事,傅山县崮山群峰旅游,是我一手抓起来的,共计投资八个亿,而石头城的旅游,投资两个亿,一共是十个亿,大家算一下,也就是估计一下,什么时间能收回投资?”

    下面的人一听,顿时都算了起来。

    “欧阳县长,就怕要十年吧?”

    “十年?不可能,就怕要十五年,甚至二十年。”

    欧阳志远笑道:“我给大家交个底,崮山群峰开放不到两个月,实际收入,也就是纯利润,共计三千六百万,而石头成的纯利润在两千五百万,大家算算,一年能收入多少?现在还是刚开始,很多的旅行社还没有注意到傅山县。”

    我的天哪,两个月不到,有三千六百万的收入?一个月就是一千八百万?厉害呀,这么多?

    这样算下来,四年就收回了成本?

    我的天哪,旅游业这么能挣钱呀?

    欧阳志远笑道:“所以呀,台湾恒丰集团总董事长韩建国老人,直接投资八个亿。我前天到了春江水库检查防洪设施,一下子就被春江水库的景色迷住了,我敢说,春江水库的景色,比崮山群峰的景色还要美上几倍,古栈道、峰尖村碧波春的茶叶、甘露寺、竹海、彩竹岭和彩竹的编织,所有这些,都把我迷住了。崮山群峰,只是简单的景色,而我们北峰乡不光景色比崮山群峰好,我们还有丰富的物产,峰尖碧波春茶、彩竹的编织,这些都深深的吸引了我,我立刻给红太阳集团董事长打电话,让陈董事长来看看。陈董事长来到北峰乡,一下子被这里的景色、物产和勤劳朴实的百姓迷住了,陈董事长直接和北峰乡签订了投资两个亿的合同。

    同志们,傅山县的石头城就是陈董事长投资的,她的眼光不会错的,我们北峰乡脱贫致富的日子不会远了。还有运河古城,咱们的运河古城,是中国六大古城之一,自隋代就开始建设了,这里的文化底蕴极其的丰厚,古城墙、古门楼、报国寺、江北第一水乡,四通八达的水巷、震惊中外的古运河大战遗址,这些都会成为旅游的焦点。红太阳集团准备投资八个亿。还有,巨山湖的万亩荷花湿地。这三个景点开发之后,我敢肯定,我们运河县的景点收入,也会每个月几千万。“

    欧阳志远的讲话,极具诱惑力。每个月几千万的收入让大家对旅游投资,充满着强烈的渴望。

    “哗哗哗……。”

    下面掌声如雷,人们拍着手。

    欧阳志远接着道:“我们运河县,是农业和工业大县,这两样的产值,都在龙海市的前列,可是我们县种植的水稻,都是一般的水稻,产值低,经济效益低,大家听到过海粮集团吗?有谁听到过?请举手。”

    农业局局长王宏运举手道:“欧阳县长,我知道海粮集团,他们主要是种植有机金香米,全部出口日本、韩国、新加坡和美国,每公斤售价五美元。”

    欧阳志远笑着道:“五美元相当于咱们人民币四十多元,同志们,咱们种植的水稻,每公斤多少钱?”

    王宏运道:“特级米每公斤二元二。”

    欧阳志远笑道:“每公斤二元二和每公斤四十多元,这能比吗?”

    下面的人笑道:“不能比,是普通的米二十倍。”

    欧阳志远笑道:“下一段时间,我就联系海粮集团董事长张成民,我要和他合作联营,我们全县所有的水稻田,都种上这种有机金香米。”

    下面有人道:“欧阳县长,人家海粮集团可是很大的粮食出口集团,您认识他们吗?”

    欧阳志远笑道:“我不光认识海粮集团董事长张成民,而且还和他是好朋友,我现在就打电话,邀请张董事长来咱们运河县考察,如果我们运河县能和张董事长合作,全部种上有机金香米,你们算算我们的农业产值将会翻几番?”

    欧阳志远的话,很有吸引力,就连黄晓丽和王广忠都不禁的仔细听起来。

    王广忠知道,欧阳志远还在还在联系九海集团的养殖。如果运河县能和海粮集团合作,种植有机金香米,运河县的农业产值,绝对能闯到第一名。

    小伙子真不错呀。

    王广忠现在不禁佩服起欧阳志远来了。

    欧阳志远说着话,拨通了海粮集团董事长张成民的电话。

    张成民和九海集团的陈广虎,都是萧秋鹏的同学,在南州和欧阳志远在一起吃过饭。

    海粮集团董事长张成民一看是欧阳志远的电话,连忙接过来。

    欧阳志远按下了免提,电话里传来了张成民的声音。

    “志远,你好。”

    众人一听这个称呼,就知道张成民和欧阳县长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欧阳志远笑道:“张哥,你好,呵呵,我调到运河县主管农业了。”

    张成民笑道:“我听说了,祝贺你,志远,对了,你们运河县不是出产水稻吗?你现在主管农业了,正好我这里急需大批的有机金香稻米,你和你们县委王书记和黄县长商量一下,能不能种植一批。”

    所有的人一听,心里顿时很高兴,能种植四十元一公斤的有机金香米,这要比种植一般的稻米强上二十倍,谁不想种?

    欧阳志远一听张成民这样说,笑道:“张大哥,九海集团的陈大哥在下个星期来运河县考察养殖,要和我们一块合作,您和陈大哥一块来吧。”

    张成民笑道:“好呀,我们一块去。”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张大哥,我等你们。”

    这时候,谁也没想到,王广忠竟然高兴地站起来,伸手接过欧阳志远的电话道:“您好张懂,我是县委书记王广忠,你们来的时候,我亲自给你们接风洗尘。”

    张成民一听对方是县委书记王广忠,立刻笑道:“呵呵、王书记,您好,我和陈懂都喜欢喝酒,到时候,我们要喝玉春露,你让志远送我们每人每一箱。”

    王广忠一愣,玉春露是什么酒?自己怎么没有听说过?

    欧阳志远对着电话道:“好的,只要张哥和陈哥能来,我保证喝个够,另外,每人再送一箱。”

    欧阳志远一对着电话说话,王广忠下意识的把电话送到欧阳志远的嘴边,这样就成了王广忠给欧阳志远拿着电话。

    这个诡异的动作,让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惊得的呆呆的发愣。

    欧阳志远只是个副县长,而王广忠可是县委书记,两人之间相差好几个级别。

    欧阳志远和王广忠都没有意识到这个情况。

    “好呀,志远,不多说了,下个星期我们就到,到时候,咱们订合同就可以了。”

    “再见,张大哥。”

    欧阳志远接过了电话。

    欧阳志远又接着道:“咱们,讲完了旅游和农业,再讲讲新工业园。建设新工业园,势在必行。同志们,南水北调工程就要开始了,这个工程不允许工业园靠得运河这么近,更不允许污染运河水和地下水,所以,老工业园必须关闭,新工业园加快建设。我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那就是,五座焦化厂就要被关闭了。”

    欧阳志远这句话,吓了众人一跳,谁都知道,焦化厂是县委书记王广忠二哥王广臣的,污染再厉害,没有人敢放个屁,现在欧阳志远竟然要说关闭焦化厂,这不是脑子进水了吗?是不是有点得意忘形?

    人们的眼光一起看着王广忠,王广忠竟然很平静的没有说什么。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王广忠怎么不说话?难道真的要关闭焦化厂?

    欧阳志远道:“大家记得前一阵美国惠瑞尔集团来参观我们运河县的工业园吗?总裁惠瑞尔临走留下一句话,那就是,只要焦化厂关闭了,没有污染了,

    他们就在新工业园投资十个亿,建一座大型的治疗癌症的中成药基地,同志们,我们的新工业园还没有开始建设,咱们就收到十个亿投资的项目,大家说,这个开门红怎么样?“

    众人一听惠瑞尔集团要投资十个亿,全都神情一呆,心道,不会吹牛吧?

    欧阳志远接着道:“这是一个好的开端,关于新工业园的事,我还没有接手,等到我接手了在和大家说说,好了,今天就说这些了,说的不好,请大家谅解。”

    底下的人开始鼓起掌来。谁也没想到,欧阳志远的讲话是这样的别具一格,让人听了很是向上奋进。

    会议结束后,欧阳志远开车直奔阳泉大酒店,去接陈雨馨、韩月瑶参观运河古城。

    后面的招商局长贾正村和旅游局长陈嘉禾他们都跟来了,陈雨馨来投资,都属于两人的职责范围。

    欧阳志远就是夜里和萧眉去过一次运河古城,白天没去过。旅游局长贾正村正好可以当导游了。欧阳志远把两位小姐接下楼,整个车队,直奔运河古城。

    贾正村带的线路和上次不一样,这次走的是正门,刚一到古运河城,一座十几米高的古代青砖城门楼,拔地而起,气势磅礴,股股古老的沧桑带着凝重扑面而来。

    高大的城门楼上,古砖锈迹斑斑,带着古老岁月的痕迹,展现在大家的面前。

    天下第一古城!

    六个古迹斑斑的大字,镶嵌在城门楼上。

    大字旁边,有侵略者东洋鬼子留下的弹痕累累。

    欧阳志远仿佛听到了前辈先烈的怒吼声从青砖里传来,荡人心魄,让人奋进。

    历史上的运河古城是一座商旅所萃、居民饶给的运河名城,它形成于汉,发展于隋唐,繁盛于明清,据《运河县志》记载:“古运河城跨漕渠,当南北孔道,商旅所萃,居民饶给,村镇之大,甲于一邑,一位皇帝称天下第一古城’”,呈现出“商贾迤逦,一河渔火,歌声十里,夜不罢市”的繁荣景象。

    明朝万历年间,京杭大运河因黄河多次淤塞,南北交通中断。于是,不得不耗费国力“开泇行运”,从巨山湖东南段出口,取道泇河水,经巨山湖,向南直通邳州。泇运河这段,不仅水道畅通,避“黄河夺运”之害,又能缩短路程七十里。于是,这段运河成为清时期京杭大运河山南段的主要通道(今天也是如此)。由此,使得运河上的重镇运河古城成为傍水而筑、因河而兴的“水旱码头”。

    至清代咸丰九年,古运河城,逐渐变成了一座繁华的城镇,城市人口最多时高达6万多人。作为重要的商品集散地,每年通过运河漕运,向中国东南地区运送四五百万石的煤炭,古运河成云集了大批的晋商、徽商、浙商、闽商、粤商,是辐射苏鲁豫皖地区一座重要的商埠城市。城区内现仍保留长达3公里的古运河河道及明清繁荣时期的街巷、码头等遗址,被中外专家誉为“京杭运河仅存的遗产村庄”。古运河城至今基本保留明清时期古城脉、古河道、古码头,多是低平建筑。

    进了古城门,就是青砖铺地的古老街道。和街道一起穿行的是纵横交错的水巷。

    副县长贾正村带领大家看了一个多小时,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他拿出电话一看,是黄晓丽的秘书赵小云的电话。

    欧阳志远按下接听键。

    电话里立刻传来了赵小云焦急的声音道:“欧阳县长,你快来,高家镇的人和我们起了冲突,黄县长受伤了。”

    这个消息,让欧阳志远吓了一跳。

    这些狗日的翻了天,竟然打了自己的女人,你们能打吗?老子今天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老子饶不了你们。

    欧阳志远连忙换上一副笑脸道:“陈懂,你们先看看,县政府有急事,我先回去。”

    陈雨馨知道欧阳志远忙,笑道:“志远,你去忙吧,有贾县长和陈县长陪同就行了。”

    欧阳志远笑道:“那就好。”

    欧阳志远打了一个摩的,直奔自己的越野车。来到越野车,他立刻加大油门,冲向高家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