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陈嘉禾的心思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四十二章陈嘉禾的心思

    半个小时后,欧阳志远的速度开始加快,铁锅里的温度慢慢的降下来,这时候,锅里的茶叶外形,开时变成柱状,茶叶的香味更加浓烈起来。

    一丝笑意在欧阳志远的嘴角露出。呵呵,自己在谢抗日家里没有白学这门手艺,想不到在这里能碰到施展才能的机会。

    欧阳志远快速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向铁锅里倒出一点粉末,然后快速的翻炒茶叶,锅里茶叶的香气,变得更加浓烈,新人心扉。

    欧阳志远手下的几个官员,都是喝茶的高手,他们在办公室里,就是喝茶看报纸。现在这种新茶的香气,自己从来都没有闻到过。

    林山和拎香磬两人的眼睛露出了极其震惊的惊奇和吃热的亮光。

    不错呀,这种甘醇的香气,自己是炒不出来的。这可是一样的茶叶呀。

    那个中年商人,两眼死死地盯住欧阳志远炒茶的手法,神情有点激动,嘴唇哆嗦着。

    好茶呀!好茶。今天自己没有白来一趟。

    这位年轻人人工炒出来的春茶,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自己一定想法设法让这位年轻人跟自己走,我给他开高工资。

    最后的工序到了。欧阳志远的双手变得快速起来。锅里茶叶的香味,竟然慢慢的变得淡雅起来,但闻起来,更加让人迷醉。

    最后的工序叫收锅,也叫收香,就是把茶叶的香气精华,都收敛到茶叶的内部。

    一个小时正,欧阳志远的这锅茶终于抄好了。

    欧阳志远猛一用力,只整个茶锅反转,里面的茶叶倒在了鲜竹子编织的席子上。

    众人一看,眼里顿时露出了惊奇的神情。谁有的茶叶,都变成了园细柱,每一根茶叶,更加显得青翠碧绿,晶莹剔透。

    欧阳志远笑道:“林山,冲茶吧,在场的每位都尝尝,茶杯里不能放多,五六枚茶叶就好。”

    林山和拎香磬连忙拿出十几个玻璃盖杯,每个盖被里面放进五六枚茶叶,用八十度左右的热水,倒进杯子里。

    随着热水倒进杯子里,透过茶杯的玻璃壁,人们看到,那五六枚茶叶全部变得叶尖朝上,缓缓旋转,本来变成圆柱形状的茶叶,在热水的沁泡下,所有的叶片都舒展开来,如同凌波仙子在轻抚舒展衣袖,翩翩起舞。

    我的天哪,太漂亮了。那些茶叶在水的旋转作用下,竟然能翩翩起舞,舒展衣袖,这太神奇了。那个中年商人,双眼里露出了震惊的眼神。

    凌波碧春茶!

    对,这就是很早以前,在茶叶界早就已经失传的凌波碧春茶。这个年轻人是谁?竟然会这种古老的炒茶方法?能炒出凌波碧春茶?

    欧阳志远这种炒茶方法,是结合了谢抗日的炒茶方法和自己在五行门的一部古书里看到的炒茶方法,结合而成的。

    这时候,股股淡雅而甘醇的茶香,从茶杯盖子的缝隙透出来,弥漫在整个店铺,让人精神一震,全身极其的舒畅。

    好香呀!

    欧阳志远炒出来的茶的香味,比林香磬炒出来的茶的香味,还要甘醇浓烈一些。

    欧阳志远笑道:“大家品尝一下。”

    林山和林香磬给领导们端了一杯,那位中年商人接过林香磬递过来的那杯茶,这杯茶,色泽碧绿,清香悠长、沁人心肺、茶汤清澈透明,微微带着绿意,如同淡绿的琥珀一般透明,五六片茶叶仍在缓缓地旋转着,散发出甘醇的香气。

    中年人轻轻的抿了一口,顿时满口生津,甘醇而淡雅的茶香,让自己全身的汗毛都张开了,极其的爽朗通泰。

    好茶呀。

    林山和林香磬在品尝了欧阳志远的茶后,两人的眼里顿时露出了极其震惊和惊奇的神情。同样的茶叶和同样的铁锅,炒出来的茶叶竟然不同。

    这时候,那个中年人走了过来,看着欧阳志远道:“这位先生,你的炒茶技术很好,我想聘请你做我们天叶集团的专业炒茶师,月薪一千五。”

    中年人说话间,递过来一张名片。名片上写着:中国天叶集团董事长毕天叶。

    欧阳志远手下的几大局长,正在品茶,一听有人竟然要聘请欧阳县长当炒茶师,众人差一点笑喷。人家是县长,能给你当炒茶师吗?

    林山一看是毕天叶来了,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毕天叶是一位茶叶商人,北峰乡的茶叶,几乎都被他垄断。这家伙的心太黑,每年春夏之交的时候,他都要来收茶,但给的价格极低。

    最好的茶叶,他只给二十元。去了各种费用,就剩不下多少钱了。

    欧阳志远看着毕天叶笑道:“工资不少,但我不能辞了工作,跟你干呀。”

    毕天叶笑道:“你有工作?嘿嘿,现在最高的工资也就是五六百块,我可是给了你一千五,就是乡长、县长也拿不到一千元。”

    防洪抗旱办公室主任笑着道:“这位是我们运河县的欧阳县长,你能请的动吗?”

    众人都笑了起来。

    毕天叶一听对方是一位县长,顿时把他吓了一跳。

    “你……你竟然是真的县长?”

    毕天叶吃惊的看着欧阳志远。他绝没有想到,这位炒茶高手,竟然真的是一位县长。

    毕天叶连忙道歉道:“对不起,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看着毕天叶道:“毕懂,来这里是收茶的吧?”

    毕天叶连忙点头道:“欧阳县长,是的,我是来收茶的。”

    欧阳志远想起来林山刚才说起茶叶的价格,对方给的太低。茶叶的价格,不会被毕天叶垄断了吧?

    欧阳志远看着毕天叶道:“毕懂给的价格,怎么样?不会给的太低吧?”

    毕天叶心里一惊,心道,不给低价格,老子怎么挣钱?这个欧阳县长,管的也太宽了吧?

    毕天叶忙道:“欧阳县长,我给的价格不低,再说,都是茶农自己同意的,我不会强买强卖的。”这边欧志远一提起茶叶的价格,有很多看热闹的茶农,立刻骚动起来,有的人大声道:“

    什么给的价格不低,最好的特级茶叶,你给二十元一斤,一级茶叶你给十五元一斤,实在太低了,这个价格,我们每年都给你扛长工了,去了各种费用,我们根本剩不下多少。“

    林山看了一眼毕天叶,沉声道:“毕老板,今年的茶叶,我们不会再卖给你了,你给的价格,我们接受不了。”

    欧阳志远一听,特级茶叶竟然只给二十元一斤,价格给的确实不高。

    毕天叶一听林山说,今年的茶叶不会卖给自己了,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但欧阳志远在面前,他又不好说什么。

    欧阳志远看着北峰乡党委书记乔羽江道:“乔羽江,你今天下午就组建北峰乡茶叶联合互助社,就象傅山县的中草药联合互助社一样,对茶叶技术进行统一管理,统一生产,统一销售。”

    乔羽江一听,连忙道:“好的,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道:“参加茶叶合作社,要自愿,不能强迫。”

    乔羽江忙道:“好的,我一定要贯彻到底

    欧阳志远看着林山道:“你们的茶叶,我帮助你们销售,价格绝对会翻番。”

    林山一听欧阳县长能帮助销售茶叶,而且价格翻倍,这让林山很高兴,他握住欧阳志远的手道:“谢谢欧阳县长。”

    旁边的毕天叶有点傻眼了。自己今天就是来预定茶叶的,这北峰乡要是自己成立了茶叶合作社,自己怎么还能收茶叶?

    但对方是县长,等这家伙走了再说吧。

    欧阳志远转过身来,看着外面围着很多的茶农,欧阳志远走了出来,看着大家道:“乡亲们,咱们北峰乡,山好、水好、土地更好,生产出来的茶叶更好,茶叶的品质绝对是一流的,我们的茶叶为什么卖不上好价格?”

    外面的茶农们都不说话。

    欧阳志远接着道:“那就是一个字,懒!这么好的茶叶,我们为什么不走出去自己卖?咱们的茶叶,在外面的市场上,价格绝对能翻五到六倍,象林山家的这种特级香茶,外面的市场上,都能卖到几百元一斤。”

    我的天哪,几百元一斤?这是真的吗?

    一般的茶叶,价格能翻五六倍,那不发财了?

    我家的茶园,能产几百斤茶叶呢,要是价格能翻上几倍,能卖多少钱?

    欧阳志远看着大家在议论,一摆手道:“茶叶互助合作社,本着自愿加入的原则,不收取茶农一分钱,合作社对茶叶技术进行统一管理,统一生产,统一销售,这样,才能保障我们茶农的利益不受到损坏,我们茶叶的价格才能上去。”

    欧阳志远的话音刚落,就有很多茶农抢着要报名参加。

    欧阳志远看着乔羽江道:“每个村庄,组成一个合作社小组,然后汇总,报到乡政府的茶叶互助合作社,所有的费用,县里补助。”

    乔羽江点头道:“下午我们就落实。”

    乔羽江的电话响了,电话是乡长祁连水打过来的,说同红太阳集团的人到了。

    欧阳志远的耳朵极其灵敏,他听到了祁连水的声音。欧阳志远笑道:“财神爷到了。”

    欧阳志远和大家告别,这时候,众人的轿车,都开过来了。

    他们上了车,直奔北峰乡政府。

    毕天叶有点傻眼了,北峰乡成立茶叶合作社,自己还能收到茶叶吗?真是岂有此理。

    峰尖村距离乡政府驻地北峰镇有七八里路,不一会,车队就到了乡政府。

    欧阳志远看到了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一辆奔驰和一辆商务停在乡政府的院子里。

    呵呵,雨馨换新车了?不会吧?陈雨馨不会这么张扬的?艾丽娜有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难道是艾丽娜来了?

    欧阳志远他们停好车,在乔羽江的带领下,走进了乡政府院子。

    北峰乡的乡政府,不是楼房,而是一排排的红色瓦房,院子里的环境很不错,假山、翠竹,亭台楼阁,让人心旷神怡。

    众人还没走到办公室,欧阳志远就看到了一身穿火红套裙的韩月瑶,跳着跑了出来。

    “嘻嘻,欧阳大哥,你怎么才来?人家都想死你了。”

    韩月瑶笑嘻嘻的抱着欧阳志远的胳膊,摇晃着不停。

    欧阳志远笑道:“快放手,要不,我的骨头都被你摇散架了。”

    韩月瑶笑嘻嘻的道:“不会这么夸张吧?欧阳大哥,你离开傅山县都一个月了,你知道,崮山群峰的旅游有多么的火爆,我的天哪,每天都有很多的人,特别是周末,燕京的、南洲的,全国各地的旅游团,一车一车的涌过来,简直就是人山人海,前几天旅游点的门票都卖光了,最后,竟然收现金,你说,我们这一个月收入是多少?”

    欧阳志远笑道:“有多少?有几百万吧?”

    韩月瑶笑道:“几百万?呵呵,还要加一个零。”

    欧阳志远顿时一愣,笑道:“难道有几千万?”

    韩月瑶笑道:“上个月的纯利润在两千万,雨馨姐姐的石头城,几乎和我们崮山群峰的收入相差不大。”

    欧阳志远笑道:“这么厉害?”

    韩月瑶笑道:“当然了,我爷爷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崮山群峰的投资,几年就可以收回成本了。”

    旁边的那几大局的局长和三个乡的领导们,听到傅山乡的崮山旅游收入一个月竟然有两千万,所有领导的眼里,都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一个月就两千万,一年就是两个多亿的收入,厉害呀。

    这位小姑娘是谁?

    陈雨馨在客厅里,听到了韩月瑶和欧阳志远的对话,她的心脏一阵狂跳,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她慢慢的站起来,透过窗户,看到了欧阳志远。

    志远比过去瘦了。但那双深邃的眼睛,比过去更加成熟了。

    陈雨馨慢慢的走了出去。

    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到了陈雨馨,从房门里走了出来。

    陈雨馨今天穿了一套紫色的连衣裙,一头秀发,随风飘舞,全身透出股股淡雅高贵的气质,双眼睛里闪烁着温柔的目光,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走过去,伸出手笑道:“陈懂,欢迎来到运河县北峰乡。”

    “你好,欧阳县长。”

    陈雨馨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她感觉到了,欧阳志远的手是那样的宽厚和温热,这宽厚和温热,让陈雨馨的心都温暖了。

    这里人多,两人都压抑着自己的感情。

    众人回到了贵宾室,北峰乡的乡长祁连水,把红太阳集团董事长陈雨馨介绍给大家。

    人们顿时被陈雨馨的年轻而高贵的气质惊呆了。

    我的天那,二十多岁的董事长,国家五百强的企业。

    祁连水又把韩月瑶介绍给大家。

    当大家知道韩月瑶就是台湾恒丰集团的未来掌门人的时候,更是大吃一惊。

    恒丰集团可是台湾最大的电子集团,香港、新加坡和韩国,都有他们的分公司,整个总公司的市值,有几千亿。

    这个小姑娘的命真好呀。

    看样子,欧阳县长和恒丰集团、红太阳集团的关系不错,一个电话,红太阳集团的董事长就亲自来了。

    接下来,北峰乡乡长祁连水做了欢迎红太阳集团和恒丰集团的发言。

    陈雨馨这次来北峰乡,主要是来考察旅游投资的,欢迎会还没有开完,运河县主管卫文教、旅游的副县长陈嘉禾和旅游局长姚万明在得到消息后,就赶了过来。

    欧阳志远把陈雨馨和韩月瑶介绍给陈嘉禾和姚万明。

    陈嘉禾知道,红太阳集团董事长陈雨馨在傅山县投资了几个亿,建成了绿色环保林果基地,又投资两个亿,成功的开发了石头城、蝴蝶谷和萤火洞。

    如果陈雨馨能在北峰乡投资,开发春江水库、古栈道、甘露寺、彩色竹海,这对运河县的经济,能起到很大的作用,最主要的是,能在自己的政绩上,增添上浓重的一笔。

    他在得到消息后,立刻带着旅游局长姚万明赶了过来。

    下午的时间,祁连水和乔羽江带着欧阳志远、陈雨馨、韩月瑶游览了竹海和甘露寺。

    北峰乡的竹海就在乡政府后面的翠峰山,距离不到三公里,方圆十几公里的山峰上,全是青翠欲滴的竹子,翠峰山左边就是彩竹岭,整座山岭都生长着一种彩色的竹子,红黄绿,绚丽多彩。就连竹子的叶也是美丽极了。

    甘露寺就坐落在翠峰山和彩竹岭之间的峡谷中。

    当一望无际、青翠欲滴的竹海展现在大家面前时,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欧阳志远他们都没见过如此浩瀚的竹海,整个竹海层峦叠嶂,雾气茫茫,如同仙境一般,微风吹来,整个竹海发出婆娑的竹啸。

    如同碧玉一般的竹杆,矗立在大家的面前,亭亭玉立,如同美丽的少女一般。

    陈雨馨虽然生长在江南,但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竹海,韩月瑶更没见过,两人到竹海面前,顿时露出女孩子的本性,两人早就冲向了前面的竹海。

    神经病医院的事件,陈嘉禾对欧阳志远恨得要死,但是,陈嘉禾没有表现出来,他

    把怨毒深深地埋在心里。没有露出一点一丝。

    现在他自己都在佩服自己的涵养,大海不拒江河,喜怒不形于色。

    欧阳志远和陈雨馨、韩月瑶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现在,自己还要借助欧阳志远来接近红太阳集团的董事长陈雨馨,让她投资开发春江水库、古栈道、和甘露寺,这个投资肯定不小。另外,运河古城一直要开发,由于资金投入太大,却没有找到投资的集团。以红太阳集团的财力,投资古运河城的开发,还是很有可能的。

    如果这两项投资能成功,自己的政绩就会无人能比,明年换届,自己就有资本了,再加上自己的岳父,主管农业的副市长王建功,自己肯定能更上一个台阶。

    想到这里,陈嘉禾走到欧阳志远身旁道:“志远,陈董事长投资古栈道的几率都多大?”

    欧阳志远笑道:“只要陈懂看上咱们古栈道和春江水库,她就会投资的。”

    陈嘉禾道:“再让她看看运河古城。”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我也有这个打算,让陈董事长去看运河古城。”

    陈嘉禾笑道:“这太好了,如果这两项投资能成功,我们傅山县也有了旅游区了。”

    欧阳志远笑道:“还有一个旅游区,不知道你想过了没有?”

    陈嘉禾道:“志远,是什么地方?”

    其实陈嘉禾已经猜到那是个什么地方,但他是故意装着不知道的。

    欧阳志远道:“运河县巨山湖的红荷湿地。”

    陈嘉禾忙道:“呵呵,那个地方不错,那可是几千亩的红荷花呀。”

    欧阳志远笑道:“巨山湖中间的巨山岛,一半属于运河县,另一边属于湖西市的巨山县,属于运河县这边有大片的湿地,长满了芦苇和荷花莲藕,我们可以开发出来。”

    陈嘉禾笑道:“水下有菱角和白莲藕,上面有万亩荷花和芦苇、水鸭子,绝对是个旅游胜地。

    欧阳志远笑道:“傅山旅游是我一手开发出来的,等我们运河县的旅游景点建成之后,我亲自跑旅行社,开辟新的旅游线路。”

    陈嘉禾一听,心道,你亲自跑旅行社,开辟新的旅游线路,这功劳算谁的?他心里虽然这样想,但脸上没有露出一丝的破绽。

    参观完竹海,祁连水带着大家到了甘露寺。

    甘露寺就建在翠峰山和彩竹岭之间的山谷路,整个甘露寺建设的极其雄伟辉煌,门楼高大巍峨,朱漆大门上,镶嵌着巨大的铜钉,闪闪发光。

    门楼上一个巨大的匾额,上面写着:甘露寺三个大字。

    门楼前,是一个巨大的广场,广场上生长着十几颗一人搂不过来的唐槐和银杏树。这十几颗巨大的唐槐和银杏树,生长的郁郁葱葱。

    甘露寺竟然有僧人在里面居住修行。众人刚来到寺院的门前,一位留着花白胡须的老年僧人,带领着几个徒弟迎了出来。

    “阿弥陀佛,老僧慧能,师父方丈说,外面有贵客到了,果然不假,各位施主,请进吧。”

    老年僧人合着手掌,唱了一句佛号。

    欧阳志远一愣,好厉害的老僧人,我们的人还没来到,老方丈就能察觉出来,看来老方丈的武功很高呀。

    陈雨馨回了一句道:“阿弥陀佛,慧能大师请吧,我们参观一下甘露寺,希望不会打搅大师的修行。”

    慧能笑道:“来的人再多,都不会打搅我们的,因为大家都在修行,互不相干,何来打搅?”

    欧阳志远笑道:“是呀,大师,我们这些凡夫俗子都在尘世间修行,你们这些大师,都在庙宇修行,即使在一起见面,但还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所以,不会影响。”

    慧能听着欧阳志远的话,看了一眼欧阳志远,不由得合掌道:“阿弥陀佛,小施主好高的悟性,呵呵,只是小施主命犯桃花劫,如果施主来寺中修行,一定会成大道。”

    欧阳志远笑着连忙道:“我可不想出家,我还有老婆孩子父母妹妹。我放不下他们。”

    老僧人慧能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转过身道:“请。”

    众人跟着慧能大师走进了寺院。

    进了大门,就是大雄宝典,主持方丈悲苦禅师带着两位徒弟走了过来道:“阿弥陀佛,老衲悲苦方丈,施主请进大殿吧。”

    陈雨馨忙道:“谢谢悲苦禅师。”

    这些人,就陈雨馨自己信佛,欧阳志远是党员,国家干部,他肯定不能跪拜佛祖。

    陈雨馨的副经理黄玉伟和秘书蔡轻云都信,韩月瑶只是感到好奇,并没有跪拜。

    陈雨馨跪在了蒲团上,求了一炷香,上了一千元的香火钱。

    整个甘露寺很大,里面有很多的偏殿和正殿,历经一千多年的风雨,所有的大殿和偏殿,毁坏了不少。

    里面还有林塔、碑林,很多的名胜古迹。

    最让人想不到的是,后面竟然有一座十几米高的琉璃宝塔。

    整座宝塔,高十八米,分九层,每层宝塔都是用唐代的一块块巨大的琉璃相扣而成。整座宝塔,在夕阳的照射下,璀璨耀眼,金碧辉煌,发出万丈的七彩琉璃光芒。

    所有的人都被这座琉璃塔惊呆了。

    唐代的琉璃很珍贵的,整个塔身,竟然全是用琉璃相扣而成,这在唐代要花费多少财力?

    众人沿着琉璃台阶,参观了这座琉璃宝塔,每层宝塔上,都雕刻了无数的佛像和罗汉、飞天,极其堵塞漂亮神秘。

    众人游玩了甘露寺后,陈雨馨写了一张十万元的支票,双手递给了悲苦禅师。

    这十万元是用来修缮大殿的。

    众人又参观了彩竹岭的彩色竹子。这种竹子,就怕世界上,就只有彩竹岭出产。

    众人回到了乡政府后,天已经上了黑影。

    欢迎晚宴,就在乡政府的招待所举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