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洗内衣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十九章洗内衣

    欧阳志远把车停在楼下,一个人先到家里取了一把伞,又回到车里,伸手一摸关诗琳的额头。小丫头竟然开始发烧。

    “关诗琳,快醒醒,到家了。”

    欧阳志远喊醒了关诗琳,但关诗琳混混沉沉的,不想起来。

    欧阳志远只得一只手打着伞,一只手扶住关诗琳,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慢慢的下了车。

    外面的冷风一吹,关诗琳打了个冷颤。

    欧阳志远几乎是半抱着她来到自己的房间。把她放在沙发上。

    关诗琳躺在沙发上,又睡着了。

    欧阳志远用温水冲好感冒冲剂,想喊醒关诗琳,但小丫头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又睡着了。

    欧阳志远只得扶起她,让关诗琳靠在自己的怀里,然后用汤匙慢慢的一勺一勺的喂她喝药。

    两包感冒冲剂喂完后,欧阳志远又给她吃了一颗自己配制的药丸。

    喂完药,欧阳志远弯腰就想把她抱起来,放到另外一个房间,两抹高翘的如同白玉一般的饱满,从西装的衣扣后面露了出来。

    欧阳志远内心狂跳,口舌发干。

    小丫头里面竟然是真空。

    透过西装的开禁,一双饱满,细腻的如同白色水晶一般的乳和房,微微颤抖着,特别是两粒圆润的花朵,是那样的鲜艳,透着强烈的诱惑力。

    欧阳志远这才想起来,关诗琳的衣服都湿了,自己只有一套新的西装。看样子,小丫头把湿衣服换下来后,没有内衣替换,只好只穿了自己的西装。

    欧阳志远的某一部分,顿时开始造反,不受大脑控制。

    我的天哪,这不是要人命吗?

    欧阳志远连忙抱起关诗琳,不敢再看小丫头的胸部,快步走向客房。

    小丫头在发烧,感到很冷,她在昏昏沉沉中,感到一个极其温暖的怀抱,就在自己的面前,她一下子就死死地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如同一只找到温暖怀抱的小猫。

    欧阳志远苦笑着抱着小丫头,来到客房,把她放到床上。但小丫头的两只胳膊,还抱着欧阳志远的脖子不丢。

    欧阳志远轻轻的把她的胳膊拿下,用一床被子,给她盖好。

    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有点湿,欧阳志远连忙洗了个热水澡,换好衣服。

    这时候,外面的暴雨越下越大。欧阳志远给巨山湖大提值班的人员和春江水库值班人员打了电话,询问了大提的情况。

    值班人员都在严密监视水位,没有发现险情。

    欧阳志远这才放下心来。他看到关诗琳的包都湿了,还在向下流水,他怕里面的相机和别的东西泡坏了,连忙打开她的包,还好,相机的小包没有湿,但另外的东西,让欧阳志远心跳不已。小丫头换下来的裙子和那套紫色小衣,就在包里,微微散发出淡淡的幽香。

    小丫头明天没有什么换的吧?他看了看外面的暴雨,苦笑着把裙子拿出来,放进水盆里,洗了出来,用洗衣机甩干,挂在了阳台上。

    那套换下来的紫色内衣,自己不能给小丫头洗吧?

    欧阳志远发现包里都是女孩子的化妆品,还有手机。欧阳志远把这些东西都给掏出来晾好。他又看到了那套紫色的小衣,嘿嘿,d号,真是不小呀。

    不过,那套散发着香味的内衣,还在向下滴水。欧阳志远犹豫着,到底给小丫头洗不洗?

    自己可是一位大老爷们,一位副县长,能给小丫头洗小衣吗?可是,如果不给她洗出来,小丫头明天没有什么穿?难道让她穿着西装,真空上街去买小衣?

    好在自己是君子,嘿嘿,就破例一次吧。

    欧阳志远伸出手来,但还是迟疑着,明天小丫头醒过来,看到自己给她洗了小衣,会怎么看自己?不会大骂自己是色和狼吧?

    自己是色和狼吗?有这么正直、坐怀不乱的色和狼吗?

    欧阳志远转过身来,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不由得笑了起来。

    不就是洗衣服吗?有什么好难为情的?洗吧,洗完了好睡觉。

    欧阳志远一咬牙,不敢用眼去看那套小衣,抓起来就走。

    小衣入手极其的柔软,如同女孩子的皮肤一般,淡雅的香味飘进了他的鼻子里,让志远心跳加速。

    怪不得有很多男人,都喜欢偷女孩子的内衣珍藏起来。女孩子的小衣还是很吸引人的。

    欧阳志远快速的洗好那套小衣,放进了洗衣机甩干晾好。

    欧阳志远连忙走进自己的房间,钻进了自己的被窝。

    他刚迷糊一会,咔嚓一个炸雷爆响,就好像在楼顶炸开一般,震得玻璃嗡嗡作响。

    “啊!”

    一声尖叫从客房里传来。是关诗琳的声音。

    欧阳志远连忙下床,但他还没来得极下来,一个黑影冲了进来,一下子扑进了自己的怀里,全身剧烈的颤抖着。

    小丫头竟然被雷声吓成这样子。

    欧阳志远抱着关诗琳,想推开她,但小丫头全身剧烈的颤抖着,两条胳膊,死死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不丢。

    欧阳志远治好苦笑着拉过被子,盖在了两人的身上。

    小丫头的身上滚烫,看样子,烧的不轻。感冒药和退烧药都给她吃了,明天早晨之前,能退烧,但不能受到惊吓。

    欧阳志远只好搂着关诗琳,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小丫头的娇躯不再颤抖了,如同一只小猫咪,依偎在志远的怀里。一股柔情在志远的心里升起。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间睡着的。

    关诗琳做了很多的梦,她梦到自己一直在飞,飞到了一个开满五颜六色小花的大草原上,那里有蓝天白云,还有无数的牛羊。

    一个英俊潇洒的王子,身披长袍,骑着一匹雪白的,长着一双翅膀的飞马,来接自己。

    关诗琳努力的想看清那个王子的脸,但却怎么都看不清楚,只是感觉到,这位白马王子,自己竟然很熟悉。

    白马王子抱着自己坐在飞马上,腾空而起,飞呀飞呀,旁边是柔软的白云。

    两人就这样飞了一夜。

    当关诗琳醒来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躺在一个极其温暖的怀抱里,这个怀抱,是那样的让人迷醉,如同港湾一般。

    但女孩子的本能却让她猛然睁开眼,映入自己眼帘的是一张在熟睡中还露着一丝调皮笑意的年轻面孔,这位面孔竟然就是自己梦里的那张自己想看却又没看清楚的面容。

    欧阳志远!

    关诗琳猛然想起,自己昨天是睡在车里,自己现在怎么会躺在欧阳志远的怀里?

    我的天哪,难道……难道自己躺在欧阳志远的怀里睡了一夜?

    她下意识的一摸身上的衣服,还好,自己原来穿的西装,还是好好的。

    可是,一个什么温热的东西,顶在自己的小肚子上。

    关诗琳顿时脸色一红,内心呯呯直跳,连忙小心翼翼的离开欧阳志远的怀抱,坐在了欧阳志远的旁边,一丝丝断断续续的记忆在脑海里记起来。

    昨天自己发烧了,模糊中,欧阳志远喂了自己感冒药,好想把自己送到了客房,对了,好像夜里还打了霹雳一般的响雷,好像自己害怕打雷,冲进了欧阳志远的房间。

    想到这里,关诗琳的脸更红了,内心如同小鹿一般乱撞起来。

    还好,欧阳志远是个正人君子,要不,就麻烦了。

    关诗琳低头一看,不由的内心狂跳,欧阳志远这身崭新的西装,竟然被自己拧的很多皱褶,一个扣子没扣好,她看到了自己的一对饱满的乳

    和、房,露出了半截。

    我的天哪,昨天不知道欧阳志远看到没有?羞死人了。

    小丫头连忙跑出这间房间,来到客厅,她想起来自己在车里换下来的裙子很小衣都还没有洗,自己怎么换衣服?一会欧阳志远醒来了,会看到自己穿着西装的样子,西装里面可没有穿小衣吆。

    关诗琳一看,吓了一跳,自己的包已经被欧阳志远打开,很多湿了的东西已经晾干了,照相机还好,可是自己换下的衣服不在了,难道……难道……

    欧阳志远不会给自己洗了吧?这个大坏蛋……。

    关诗琳羞得脸色透红,跑向阳台一看,内心不由得狂跳。

    我的天哪,自己的裙子和小衣,正挂在晾衣架上,已经干了。

    这……这个大坏蛋……大臭蛋……坏小子,竟然洗了自己的衣服,还把自己的内衣都洗了……。

    关诗琳一把扯下自己的内衣,内心很是恼怒,冲向欧阳志远的房间。

    这个坏小子,怎么能这样?

    当她冲到房门口,看到熟睡中的那张带着一丝笑意的面孔时,关诗琳的怒气竟然在刹那间,如同冰山一般,轰然倒塌,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无力的把娇躯倚在房门上,看着欧阳志远,内心很乱很乱……。

    她站了一会,大脑一片空白。欧阳志远翻了一个身,关诗琳看到了欧阳志远下面支起了一个大帐篷,羞得她连忙跑回客房。

    呸!臭小子,看样子不是好人,睡觉中还支帐篷。那个地方真的不听司令部的指挥吗?

    关诗琳慌乱的坐了一会,看着手里的衣服,哼,臭小子洗的还真干净。

    关之琳不禁笑了,不知为什么,她的心竟然一下子轻松起来,内心竟然有着什么期待。

    她快速的换好自己的内衣和裙子,把欧阳志远的西装叠好,找到一个塑料袋装好,带回宾馆给干洗一下。

    嘻嘻,看来自己还要感谢这个臭小子,要不是他把自己的衣服洗出来,自己现在可没有什么穿了。晚上在车里穿西装还可以,这要是在白天,自己里面可是真空,这多难为情?

    不知道昨天夜里,欧阳志远看到了自己什么了吗?

    想到这里,关诗琳又恨得牙根疼。

    坐了一会,关诗琳走进厨房,看到冰箱里,还真丰富,什么都有,小丫头会做饭。不一会,厨房里就飘来了荷包蛋和肉丝的香味。

    关诗琳看了看表,六点半了,离上班还有一个小时。

    关诗琳走进欧阳志远的房间,敲了敲门道:“喂,欧阳县长,还上班吗?起来吃饭了。”

    欧阳志远一听有人叫自己,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他看到了关诗琳正站在门前,看着自己,连忙道:“关诗琳,你醒了?几点了?感冒好了吗?你昨天烧的很厉害。”

    说着话,他走下床来,伸手要去摸关诗琳的额头,一脸关心的样子。

    关诗琳却看到了这家伙下面的帐篷。

    “啊!“

    小丫头一声惊叫,羞得脸色象红透了的苹果,转身逃了出去。

    欧阳志远一看,我靠,这丢大人了!他苦笑着,连忙穿好外衣,打了不听话,给自己惹事的坏东西一下,笑道:“你这家伙,也太没有党性了,竟然经不住诱惑,想造反不成?”

    欧阳志远跑进卫生间,释放了一下压力,然后洗脸刷牙。

    按照计划,今天要去春江水库看看,看看那里的防洪措施到位了没有。

    水库下面,有两个乡,如果水库出了意外,那两个乡就危险了,昨天夜里的雨不小。

    欧阳志远来到了客厅,闻到了荷包蛋和肉丝西红柿的香味。

    “呵呵,关诗琳,手艺不错嘛?做的什么早饭”?

    欧阳志远大声问道。

    关诗琳端出来两碗荷包蛋面条、一盘子青椒、一盘肉丝西红柿,放在了茶几上道:“算你有口福,尝尝我的手艺如何?”

    欧阳志远看到了小丫头已经穿上了自洗的衣服,内心笑了起来。看样子,小丫头还算开明,没有生气。

    欧阳志远笑道:“色香味,都不错,给你一百分。”

    欧阳志远笑着,拿起碗筷,吃了一口面条笑道:“真的不错。”

    关诗琳笑了,她端起一碗面条,也吃了起来。

    小丫头调制的青椒咸菜丝不错,很下饭,两人不一会,就吃完了饭。

    关诗琳收拾饭桌,欧阳志远看了看表道:“我送你回蓝天宾馆,我今天要去春江水库。”

    关诗琳道:“好吧。”

    欧阳志远看着关诗琳道:“你们最好把这五座焦炉关了,国家不是要关闭六六型焦炉吗?要关就快点。”

    关诗琳笑道:“任何事都要有一个过程,特别是这五座焦炉,你们县里肯定不支持关了,而且一定在暗中保护,你知道这五座焦炉,一年能给你们运河县创造多少利税吗?五个亿。”

    欧阳志远道:“就是能有五个亿的税收,也不能拿全县人民的生命健康来换这五个亿来。城市的发展要建立在生命环境安全的基础上,不能要钱不要命。拿老百姓的命换钱,这不是发展经济,是在犯罪。我们官员,是老百姓的衣食父母,做任何事情都要先考虑百姓的安危,只图眼前利益不管环境破坏造成的后果,你也看到了,到处乌烟瘴气,污水横流,也不知道那个国环保部部长是怎么在当,我看这人就是个混饭的货。”

    欧阳志远并不知道关诗琳的父亲,就是国环保部部长关锦程。

    关诗琳狠狠地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就你一个小小的副县长,也敢评论环保部部长?”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我也就是这样说说而已,发泄一下不满,走吧,到点了。”

    欧阳志远说着话,收拾好了东西,但看到关诗琳还在狠狠的瞪着自己,笑道:“干吗这样看着我?你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关诗琳伸手扭住了欧阳志远的耳朵,恶狠狠的道:“谁让你给我洗衣服的?我扭死你个大坏蛋。”

    “啊!快放手,耳朵扭掉了,真是不知好歹,不识好人心……啊……”

    早晨七点二十,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准时开进了运河县政府。

    一进县政府,欧阳志远就感到气氛不对,人们在议论昨天夜里璀璨星海和佳腾集团倒台的事。

    欧阳志远心道,倒台就倒台吧,谁让佳腾集团贩毒来着?

    欧阳志远还没有进自己的办公室,黄晓丽的秘书赵小云就走了过来道:“欧阳县长,黄县长找您。”

    欧阳志远道:“好的,我这就去。”

    黄晓丽已经知道了这一夜发生的惊涛拍岸,一夜之间,龙海市最著名的佳腾集团,轰然倒塌,董事长魏桂堂,总经理魏传临,以及市委党组书记魏振伦的儿子魏传宝被捕入狱。

    这一夜发生的事情,绝对是惊心动魄。

    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长赵大山竟然和市委书记周天鸿联手,做掉佳腾集团,这怎么可能?所有的人都不相信这是事实。

    谁都知道,赵大山是市长郭文画的人,和周天鸿是对头,现在竟然联合在一起。佳腾集团是怎么得罪了这两个人?就是水坝乡一个多亿的豆腐渣大堤,都没有搬到佳腾集团,现在佳腾集团一夜之间就跨了。

    这真是个迷。没有人知道,这一夜的内幕,究竟是什么?

    欧阳志远走进了黄县长的办公室,赵小云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水,退了出去。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人家说,是你搬倒的佳腾集团?”

    欧阳志远苦笑道:“这是在造谣,呵呵,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

    黄晓丽道:“你说说昨天夜里的情况。”

    欧阳志远喝了一口水,就把昨天发生的事情,仔细的说了一遍。

    黄晓丽听得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欧阳志远伸手握住黄晓丽的手,看着黄晓丽道:“不要想这么多,反正佳腾集团已经垮了,你看,我发觉,你这一段时间瘦了。”

    黄晓丽道:“新经济开发区的工业园进展不顺利,光是征地,就碰到了麻烦。”

    欧阳志远笑道:“晓丽,你又不是新经济开发区筹备委员会的总指挥,征地不顺利,是王书记的事,他是总指挥,你是副的,再说,新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是主管城建的副县长郭振宏担任,所有的问题,都是他具体负责的。”

    黄晓丽道:“可我是县长,主管城建的副县长郭振宏是个外行,城市建设还可以,但是,建设开发区工业园,他不行。”

    欧阳志远道:“发生了什么事?”

    黄晓丽道:“新经济开发区的位置处在高家镇和魏庄乡之间,高家镇的高家,是一个很大的大家族,他们的祖坟就在新工业园之内,副县长郭振宏已经派人做了好几次工作了,但对方就是不答应迁坟,还和城建大队的发生了冲突,城建大队的人,被打伤了好几个。他们人多势众,竟然出动了几千人的村民和警察抗衡。县政府为了不引起群众的突发事件,这两天都没有人敢去了。”

    欧阳志远笑道:“任何村民都不可能和国家机关相抗衡的,副县长郭振宏果然是个外行,他不会让高家镇的镇长和书记做工作?这属于镇长和书记的工作范畴。”

    黄晓丽道:“高家镇的镇长叫王家坤,不是本土官员,书记叫高贵峰,是高家镇族长高满堂的本家侄子,虽然他是书记,但在高满堂的面前,说话仍旧不行。高家镇的实际说话权,就是高家族长高满堂。而且高家镇的村民个个是武林高手,高家的弟子在省里和燕京都有人,个个都很狂傲,就连县公安局的警察都不怕。”

    “个个都是武林高手?呵呵,不错,这个我有兴趣,改天我去会会他们。”

    欧阳志远一听对方是武林高手,顿时引起了这家伙的兴趣。

    黄晓丽道:“你一会去春江水库,明天我们一起去做高家镇的工作。”

    欧阳志远笑道:“那可超出了我的工作范围了,我是农业县长。”

    黄晓丽一瞪眼道:“你是新经济开发区筹备会组员,你有义务要去做这个工作。”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那消瘦的面容,心中一痛,小声道:“我后天去,春江水库就怕要耽搁两天。”

    欧阳志远走进自己办公室的时候,防洪抗旱办公室主任梁启山、水利局长宋毅、林业局长徐玉水和渔业局尚永军,都在办公室里等着他。

    欧阳志远一进自己的办公室,众人连忙站起来打招呼。

    “欧阳县长好。”

    欧阳志远笑道:“好,上午咱们在水库吃饭,我请客,走吧。”

    渔业局长尚永军笑道:“春江水库里的鲤鱼,并不比巨山湖的鲤鱼差,我已经给春江水库主任伍德奎说好了,让他给我们留了几条鲤鱼。”

    欧阳志远笑道:“先工作,后吃饭,大家走吧。”

    郭明连忙安排一切。

    运河县的大部分土地都是平原,只有北部和傅山县相邻的三个乡处在山区,是最贫困的三个乡,那里的山脉仍旧属于崮山群峰。春江就发源于整个崮山群峰,山里的泉水和雨水汇集起来,有一半流入春江,另一半流进傅山的盘龙河。

    春江水库就在两座山峰之间,形成了一个十几平方公里的巨大水库。

    这个水库介于青石乡、北峰乡和溪水乡之间。巨大的湖面,三个乡各占三分之一,整个水库的防洪工作,也由三个乡共同完成。

    欧阳志远的车队到达岩低乡的时候,正好看到由天城集团承建的春江水电站。

    傅山工业园的变电所和所有的供电设施,都已经完工。天城集团的人马,大多数都撤了过来。

    霍英杰和霍英琼两位美女都在这里。

    欧阳志远来到运河县快一个月了,却没有时间来看看这里。

    同样是**,霍老的这两位孙女,没有一丝一毫的官三代的坏毛病。两位女子兢兢业业的发展着自己的事业。自己的表哥秦剑也是,父亲是常务副省长,爷爷是副总理,人家同样壮大自己的事业。

    楚浩南、赵斌、颐秋水、王磊、王鹏、卫小山这些家伙,怎么会不一样呢?

    欧阳志远在车里看到了工地上霍英杰的苗条身影。

    春江水电站正在基建,霍英杰身穿工作服,头戴安全帽,和主管工业的副县长张茂盛介绍水电站的情况。

    主管工业的副县长张茂盛带领手下的部门,来视察水电站的情况。

    欧阳志远停下车,走了下来。

    霍英杰一眼看到了微笑着走过来的欧阳志远,眼睛一亮,连忙跑过来大声道:“欧阳大哥,你好,你怎么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