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终于低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十八章终于低头

    石新桥静下心来,现在他知道了,赵亚洲已经被七爷杀了。

    他慢慢的整理好自己的思路,嘿嘿,魏传临这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给自己下药,想让自己对付欧阳志远,结果反而害了他自己。

    嘿嘿,自己的反映还算快,那些毒品放的真是及时呀,运河县的毒品交易,要全部推到了魏传临他们的头上了。

    下面的一个消息,让整个龙海市的官场,受到了极大的震动。

    龙海市公安局在副局长薛兆国和刑侦一处处长范正法的带领下,在佳腾集团和佳腾集团董事长魏桂堂的家里,搜出大量的毒品。

    佳腾集团的董事长魏桂堂被捕入狱。

    当天夜里,龙海市公安局就派人把魏传临、魏传宝带回龙海市公安局。

    龙海市公安局接了这件案子。

    所有的这一切,让人目瞪口呆。

    更让人惊异似得是,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赵大山,本来是市委书记周天鸿的对头市长郭文画的人,但在这件案子上,赵大山竟然和市委书记周天鸿联起手来,彻底的瓦解了佳腾集团,把佳腾集团的董事长魏桂堂送进了监狱。

    就是市长郭文画都站出来,支持市委书记周天鸿和赵大山。

    佳腾集团贩毒事件,打击最大的就是市委党组书记魏振伦。就是打死自己都不会相信,自己的大哥魏桂堂会贩毒。

    自己的大哥根本不可能贩毒。

    魏振伦仗着自己和赵大山的关系不错,给政法委书记赵大山打电话,但赵大山却不接电话,再打过去,人家竟然关机。

    魏振伦给市长郭文画打电话,市长郭文画的口气极其严厉的让他不要干预司法公正。

    魏振伦终于知道了市委书记周天鸿的厉害。

    他深深的后悔,后悔自己在前一阵子,头脑发热,联合市长郭文画、赵大山和戴宝楠打压欧阳志远,和周天鸿叫板。

    现在,自己的大哥、侄子和儿子,都在人家的手里,自己能不低头有吗?贩毒可是要杀头的。

    魏振伦连夜去拜访了市委书记周天鸿。

    这项斗争,已经不是单纯的贩毒案件,而是上升到了政治斗争。市委书记周天鸿,就是要让经常和自己叫板的魏振伦低头。

    你魏振伦是个什么东西?你只是个副书记,挂个党组书记的名罢了。龙海市是我周天鸿的。

    当魏振伦来到市委书记周天鸿的家时,他看到周天鸿的眼里,留露出来的眼神,充满了讥笑和不屑。

    周天鸿看着魏振伦一副卑媚的样子,低着头站在自己面前,眼里留露出那种惴惴不安的眼神,周天鸿就想大笑,更想呸魏振伦一脸口水。

    魏振伦,你平时那种慷慨陈词、刚正不阿的党性哪里去了?你现在还不是在老子面前摇尾乞怜?来向老子低头认罪。

    “周书记……我……。”

    魏振伦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周天鸿脑子里想的,当然不能表露出来,他毕竟是龙海市的市委书记,龙海市的一把手。

    “坐吧,魏书记。”

    魏振伦是来请罪的,自己的大哥、儿子和侄子的命,都攥在人家的手里,他敢坐下吗?

    “周书记……对不起……我的工作没做好,没有教育好儿子。”

    魏振伦没有坐下,他在周天鸿面前,检讨着自己。

    周天鸿一听魏振伦的检讨,不禁皱起了眉头。嘿嘿,到现在你魏振伦还是死不改悔,看你检讨的是什么东西?你没教育好你的儿子,和我有关系吗?

    魏振伦一看周天鸿在皱眉头,顿时意识到自己的检讨还没有到位。

    周天鸿冷冷的道:“委书记,你回去吧,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你要相信党,相信人民,会公正的处理佳腾集团的事情的。”

    魏振伦一听周天鸿冠冕堂皇的话,吓得他冷汗直流。

    谁都知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这是官话,平等不平等,还不是你周天鸿的一句话?老子回去做好自己的工作,老子要是这就回去了,老子的儿子就没有了,就得被枪毙。自己现在谁也不相信,只相信周天鸿要对付自己,更相信,如果自己不低头,自己唯一的儿子就没有了。

    魏振伦想到这里,不禁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市委书记周天鸿的面前,声泪具下的道:“对不起,周书记,以前的事,是我错了,我以后一切都听您的,站在您的战线上,你让我向东,我绝不向西,您就原谅我过去的错误吧。”

    党组书记魏振伦的下跪,把周天鸿吓了一跳。他没想到,魏振伦为了他的儿子,他竟然跪在了自己的面前,求自己谅解,并表示决心,以后站在自己的这一方。周天鸿要的只是魏振伦的态度。

    周天鸿低声喝道:“站起来,你是龙海市委的党组书记,竟然下跪,这成何体统?”

    魏振伦的下跪,顿时引起了周天鸿的警觉。魏振伦能在自己面前下跪,这种人的心胸绝不是平常之人的心胸。周天鸿相信,等到魏振伦有机会,他绝对会让自己同样跪在他的面前的。这种人厉害呀。

    男子汉大丈夫,能伸能曲,勾践式的人物。

    魏振伦道:“周书记,你要答应,我以后是你的人了,我就起来。”

    周天鸿道:“什么是我的人了?咱们都是党的人,人民的公仆,起来吧。”

    周天鸿的语气变得柔和起来。

    魏振伦知道,周天鸿终于接纳了自己。

    如果魏振伦不跪在周天鸿的面前,只要他承认过去的立场错误,真心实意的站在自己的一边,周天鸿还可以接纳他,但现在,周天鸿虽然嘴上原谅了魏振伦,同意他站在自己这一方,但却把他列为极度危险的人物。

    魏振伦终于站了起来,坐在了沙发上。

    当他离开周天鸿家的时候,他的脸色变得极其狰狞。

    周天鸿,你今天给我的屈辱,我魏振伦要用十倍的侮辱来对付你。

    欧阳志远在县公安局里,看着龙海市公安局的人,把魏传临和魏传宝押走,这让他对整件事情迷茫起来。

    难道这件事和石新桥无任何关系?赵亚洲是死在魏传临的手里?难道那毒品真是魏传临派的赵亚洲放进自己的口袋的?

    当他从周玉海那里知道,龙海市公安局从佳腾集团总部和魏桂堂那里搜到大量毒品的时候,欧阳志远彻底的蒙了。

    他没有想到,魏桂堂会贩毒。

    魏传临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但是,以魏传临的聪明,他绝对不会在自己的大酒店里露出毒品的。

    在自己的大酒店里,用毒品来陷害一个副县长,这不是脑子进水了吗?

    欧阳志远想到这里,头都大了。最后,干脆不去想。

    自己简单的一顿饭,竟然惹出这么大的一段风波。

    王磊、王鹏和卫小山,都被放了出来。事情的结果,让三个人如同掉进迷雾一般,好半天都没有明白过来。

    他们唯一明白的是,佳腾集团贩毒,垮掉了。

    欧阳志远和关诗琳坐着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在后半夜,直奔工业园。

    由于关诗琳要是暗拍,欧阳志远的越野车,不能从工业园的大门进去。欧阳志远把车开到一处距离焦化厂最近的地方,把车藏好。

    欧阳志远和关诗琳来到开发区四五米高的围墙外,关诗琳看着这么高的墙头,又看了看欧阳志远道:“这么高的墙头,怎么进去?”

    欧阳志远笑道:“不远处有个下水道口,咱们从那个下水道口进去。”

    关诗琳点点头道:“走,去看看。”

    两人来到那个下水道口一看,整个下水道口,热气腾腾,雾气茫茫,腥臭刺鼻,污水横流。人根本过不去。

    关诗琳看着排出来的污水,不停地拍摄着照片。

    欧阳志远道:“这些污水都是没有经过处理的,随便排放出来,你看,远处的那个大坑,就是焦化厂在外面偷偷挖的污水坑,他们把污水排放到这里,蒸发渗透,都渗到地下了,污染了大片的地下水。”

    欧阳志远是故意把关诗琳带到这里的。

    关诗琳在排污口拍完照片,有在欧阳志远的帮助下,照着手电,又给巨大的污水坑拍了很多的照片。

    关诗琳看着这个数百米长,近百米宽的巨大污水坑,感到极大的愤怒。这不是置老百姓的生命安全于不顾吗?

    这些含着各种毒素和致癌物质的污水,渗透到地下,会对人体造成极大的伤害。

    关诗琳拿出几个小塑料瓶,要去取污水的样品。

    欧阳志远笑道:“我愿为女士效劳。”

    关诗琳笑道:“给你个机会吧。”

    欧阳志远接过小瓶子,来到污水坑旁,忍着强烈的刺鼻恶臭,取了污水的样品,把盖子拧死,擦干净瓶子的表面,递给关诗琳。

    “谢谢!”

    关诗琳接过小瓶子,放进随身带来的包里。

    两人又回到数米高的围墙外,关诗琳苦笑道:“进不去呀。”

    欧阳志远笑着看着,一把揽过关诗琳的纤腰道:“把眼闭上。”

    关诗琳疑惑的看着欧阳志远道:“干吗闭上眼?”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我带你飞过去。”

    关诗琳看了看这么高的墙头,又看了看欧阳志远,不由得笑道:“吹牛,这么高的墙头,你带着我飞过去?你是神仙?你是想占我便宜吧。”

    关诗琳说完这句话,脸色红的很厉害,内心不由得狂跳,她又想起来,自己在酒店被人下药后,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的情景。

    欧阳志远一笑,手臂一紧,一下把关诗琳抱在怀里,猛一纵身,两人如同腾云驾雾一般,上了墙头。

    “啊!”

    关诗琳一声惊叫,两条修长的胳膊下意识的一下搂紧了欧阳志远的脖子,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连忙闭上眼睛。

    志远刚上到墙头,就感到两团坚挺的少女柔软,顶在了自己的胸前,股股淡雅的幽香飘进自己的鼻子里。

    小丫头吓得紧紧地闭上了眼睛,贴在了自己的胸前。

    欧阳志远心头一荡,瞬间走神。

    两人直接摔向墙里。

    这让欧阳志远吓了一跳,接着焦炉的火光,欧阳志远一看,自己的脚下竟然又是巨大的污水池。这要落下去,非得呛死不可。

    吓得欧阳志远连忙稳住心神,真气一转,脚尖猛地登在墙上。两人的身形如同利箭一般,射向远处。

    两人的身形落到一块平地上,欧阳志远看着怀里的关诗琳,小丫头吓得还闭着双眼,又黑又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

    “小丫头,过来了。”

    欧阳志远小声道。

    关诗琳没有睁开眼道:“真的过来了吗?”

    欧阳志远小声道:“睁开眼睛看看呀。”

    关诗琳连忙睁开眼,眼前是一张极其英俊潇洒阳光的男子笑脸。

    关诗琳脸色一红,连忙松开手,从欧阳志远的怀里跑出来,看了看身后的四五米高的墙头,一吐可爱的小舌头,小声道:“你是怎么做到的?真的是飞过来的吗?”

    欧阳志远笑道:“当然是飞过来的,一会回去后,你不要闭上眼睛。”

    关诗琳笑道:“好的,我一会不会闭上眼睛了。”

    欧阳志远一指远处火光冲天的焦炉道:“走,你看,他们在偷偷地加班生产。”

    “好的,这次我要多拍点照片。”

    关诗琳道。

    欧阳志远道:“最好不要用闪光灯,免得暴露目标。”

    关诗琳道:“好的,好在焦炉上有灯光和火光。”

    欧阳志远一拉关诗琳的小手,两人顺着黑暗的墙根,快速的跑向正在生产的焦炉。

    关诗琳见过别的地方焦炉生产,但像这样肆无忌惮的、不开消烟除尘器而生产的焦炉,关诗琳是第一次见过。

    她看到的焦炉都是新型的地下式环保焦炉,而不是污染极重的六六型老焦炉。

    她一时被这种浓烟烈焰和刺鼻的毒气惊呆了,而忘记了拍摄。

    欧阳志远道:“快拍,天要下雨了。”

    这时候的天空,更加阴了,远处还传来隐隐的雷声和闪电。

    关诗琳连忙快速的拍摄着证据。

    两人拍了很多照片,最后,两人来到市环保局安装的监测仪器旁一看,欧阳志远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两台监测仪器根本没开。仪器的外壳上布满了灰尘,一看就是很长时间根本没动。

    两人都拍下了证据。

    旁边的监控室,锁着门,根本没有人值班。

    生产巨大的噪音,影响了欧阳志远的听力,一小队巡逻的保卫过来了,两人都没有看到。

    “咔嚓!”

    一道雪亮的闪电闪过,两人的身行顿时被焦化厂的巡逻小队发现。

    “你们是谁,干什么的?”

    十几个人大声吆喝着,手里的电棒发出刺耳的噼里啪啦的电芒,扑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拉关诗琳道:“不好,被发现了,快走。”

    欧阳志远的话音未落。

    “咔嚓!”

    一个炸雷在头顶上爆响,吓得关诗琳一声尖叫,腿脚发软,卖不动脚了。小丫头竟然怕雷。

    铜钱一般的大雨点,落了下来

    这时候,十几个巡逻的保卫人员嗷嗷的冲了过来,舞动着警棍砸了过来。

    同时,有的保安吹起了凄厉的报警信号。

    欧阳志远抬起一脚,就踹在了一个保卫人员的肚子上。

    “嘭!”

    这家伙被踹的飞了起来,砸向那几个冲过来保安。

    欧阳志远用的巧劲,他可不想伤人。

    “快放好相机,咱们走。”

    欧阳志远大声喊道,有是一脚,踢飞了一个保安。

    远处,又是十几个保安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欧阳志远不敢怠慢,一下把关诗琳抱在怀里,一拳轰飞一个保安。眨眼间,欧阳志远拳打脚踢,放到了十几个保安,杀开一跳路,冲了出去。

    关诗琳看着彪悍的欧阳志远,只惊得目瞪口呆。

    小丫头想不到,这个小白脸县长,竟然这么厉害,瞬间拳打脚踢的就轰飞了十几个人,冲出包围圈。

    “轰!”

    又是一个炸雷在头顶上爆响,吓得关诗琳一下扎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

    欧阳志远抱着关诗琳拔足狂奔,如同一道烟雾鬼影一般,飘上了墙头,消失在雨夜中。

    这个诡异的画面,把所有的保安吓得目瞪口呆。

    我的天哪,这是人是鬼?竟然像烟雾和鬼影一般。

    二十几名保安在停顿了几秒钟后,齐声大叫:“鬼呀。”

    保安们被吓得一哄而散。

    欧阳志远抱着关诗琳在暴雨中高速穿行。天空中电闪雷鸣,刺目的闪电照的四周一片雪白,整个大地都在颤抖。

    巨大的雷声吓得关诗琳紧紧地伏在欧阳志远的怀里。

    当两人冲进越野车里的时候,早已变成了落汤鸡。好在相机放进了包里,没有淋湿。

    “阿嚏!”

    冰冷的雨水让关诗琳全身颤抖,禁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欧阳志远怕关诗琳感冒了,连忙拿出一条毛巾,伸手擦拭着关诗琳头上和脸上的泥水,笑着道:“小心着凉了。”

    欧阳志远的动作真诚而又自然,没有任何的呆滞。

    关诗琳看着欧阳志远的双眼清澈透明,透着关心,她的脸色一红,心里感到暖暖的。

    她没有躲闪,而是微微的下意识的闭上好看的双眸,感受着欧阳志远的关心。

    关诗琳全身都湿透了,修长白皙的脖颈下,湿透的单薄衣服,紧紧地贴在她那饱满高翘的柔软之上,让欧阳志远的脸色一热。

    欧阳志远轻柔的擦干关诗琳脸上的雨水,停了下来。

    “谢谢!阿嚏!”

    关诗琳又打了一个喷嚏。

    志远连忙道:“我箱子里有新买的衣服,你在后座位换上吧,湿衣服穿在身上会感冒的。”

    欧阳志远说完,从纸箱子里拿出崭新的衣服放在关诗琳的手上,自己从后座位上,爬到了前面的驾驶室,然后关上了车灯。

    “阿嚏!”

    关诗琳又打了一个喷嚏。她知道,自己如果再不换衣服,自己一定会感冒。

    她看了一眼前面的欧阳志远,车内一片漆黑,只是借着闪电,才能看到欧阳志远宽阔的后背。

    关之琳知道,对方是一个正人君子,在自己被下了药后,并没有借机伤害自己。

    关诗琳快速的脱掉了自己全身的衣服,用毛巾擦干了身子,换上了欧阳志远的新衣服。

    “好了,咱们走吧。”

    关诗琳轻声道。

    欧阳志远打开灯,摸出一瓶玉春露,打开了口道:“喝一口玉春露,暖暖身子。”

    关诗琳接过酒瓶,可是没有酒杯。

    欧阳志远转过脸来,看着关诗琳,不禁一呆。

    小丫头本来长得极其漂亮,现在穿了一套暂新的西装,更加英气逼人。

    关诗琳看着欧阳志远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脸色一红,小声道:“我脸上有灰?”

    欧阳志远回过神来笑道:“呵呵,有一点,回宾馆洗洗吧,给你杯子。”

    欧阳志远递给关诗琳一个酒杯,然后发动了越野车。

    关诗琳接过杯子,倒了小半杯酒,甘醇的酒香让她禁不止尝了一口,酒刚一进入她的嘴唇,立刻满口生津,清香无比。

    “呵呵,真是好酒,这是我第一次喝到这么好喝的白酒,真是不错,我父亲就喜欢喝酒。”

    关诗琳笑着道。

    欧阳志远道:“我回来送你一箱,带给你父亲。”

    关诗琳笑道:“谢谢,阿嚏。”

    欧阳志远道:“你感冒了,前面有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药店,我去给你买感冒药。”

    不一会,车子来到那个药店,但外面的雨越下越大,简直就是瓢泼大雨。

    欧阳志远把车子停好,但还是距离药店有四五米。

    “别去买了,你会淋湿的。”

    关诗琳大声道。

    欧阳志远道:“没事。”说完话,他打开车门,冲了出去。

    虽然是四五米的距离,但这是暴雨,欧阳志远的身上瞬间就被淋湿了,但他还是跑进了药店。

    值班的服务员忙道:“先生,您要什么药?”

    欧阳志远知道,康泰克的效果是比较好的,他道:“拿一盒康泰克。”

    服务员道:“先生,对不起了,康泰克买完了。”

    欧阳志远一愣道:“感冒药也能脱销?你们为什么不多进点?”

    那个服务员道:“是进了不少,但最近有人大量的买康泰克,所以卖光拉。”

    欧阳志远道:“那就拿一盒白加黑。”

    服务员苦笑道:“先生,对不起,白加黑也缺货。”

    欧阳志远道:“你说,你们这么大的药店,买点感冒药都没有,你们还开什么药店?中成药有吗?”

    服务员连忙道:“中成药有,您就拿感冒冲剂吧。”

    欧阳志远买了一盒感冒冲剂,又冲回了越野车。

    关诗琳一看,欧阳志远全身都淋湿了,连忙把毛巾递了过来道:“毛巾,快擦擦。”

    欧阳志远接过毛巾,擦去脸上和头上的雨水。股股淡雅好闻的幽香从毛巾上传进了欧阳志远的鼻子。

    这条毛巾,关诗琳刚刚用过擦了身子。欧阳志远闻到了香味,这才想起来。他不由得笑了。

    小丫头身上还真香。

    欧阳志远擦干了脸,笑着道:“你住哪里?我送你。”

    关诗琳道:“蓝天大酒店。”

    欧阳志远知道,蓝天大酒店是卫小山家的,他开着越野车直奔蓝天。刚开出几分钟,就过不去了,前面的道路被水淹了。

    一辆轿车只露出车顶。

    欧阳志远道:“运河县城的防洪下水道还是不行呀,前面过不去了。”

    欧阳志远把车倒回去,开了几个路口,竟然都过不去,全是大水。

    “看来,你想回蓝天大酒店,是不可能了,要不,你到我那儿住吧。”

    欧阳志远看着关诗琳道。

    关诗琳看着欧阳志远全身还湿着,连忙道:“好吧,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欧阳志远笑道:“就我一个,两室一厅。”

    关诗琳笑道:“那好,你不会欺负我吧?”

    欧阳志远笑道:“我是党员,国家干部,能干那事吗?”

    关诗琳笑道:“很多犯错误的,都是党员和国家干部。”

    欧阳志远笑道:“不包括我在内,我是好人。”

    关之琳笑道:“我相信你是好人,走吧,困死了。”

    欧阳志远看着车,直奔县政府宿舍大院。

    关诗琳真的冻着了,当欧阳志远的车开到自己家的楼下时,小丫头竟然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