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七爷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十七章七爷

    七爷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身上散发出浓重的杀气,身旁的一只正在睡觉的波斯猫,猛然睁开了眼,嗖的一声逃了出去。

    欧阳志远,又是你!

    七爷眼角的肌肉,剧烈的抽动着,手里的茶杯咔嚓一声,被攥的粉碎。

    自己在运河县经营了几年的生意,竟然被欧阳志远搅破,真视该死呀。自己派了人,数次暗杀欧阳志远,没有一次成功的。

    处事这么严密的石新桥,竟然出了昏招,擅自用毒品陷害欧阳志远,这也同时暴露了他自己,要这种废物有什么用?

    就是七爷也绝没有想到,石新桥是被人下了药,大脑收到了刺激,才做出了不可挽回的昏招。

    自己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基业,不能毁在欧阳志远的手里。这家伙的存在,始终威胁着自己。

    可是,欧阳志远强大的背景,又不能让七爷无所顾忌,不能全力刺杀欧阳志远。

    已经推辞掉了几笔关于刺杀欧阳志远的生意了。

    七爷很忌惮欧阳志远的背景,他现在已经不想招惹欧阳志远。

    天渐渐地又阴了下来,夏天的天气,变化的就是快。

    石新桥开着警车,离开了县公安局。他把车子停到一个胡同的黑暗之处,正好能看到公安局大门。

    外面刮起了大风,昏暗的路灯在摇摆不停。

    石新桥点上一颗烟,狠狠地吸了一口,让烟雾在肺部慢慢的穿行着。

    一步走错,全盘皆输。

    本来自己在公安局内,已经受到排挤,周玉海只让自己负责连环强和奸杀人案,别的什么案子都不让自己过问。自己这个刑警队长已经干到头了,陈克剑就要代替自己。

    现在赵亚洲就怕要暴露了。

    石新桥想到这里,眼里刹那间露出了一丝浓烈的杀机。

    他拨通了一个电话。

    “干掉赵亚洲。”

    电话里传来一个冷酷的声音道:“是,老板。”

    几辆警车冲了出来。没有鸣笛。看来赵亚洲放进那两个服务员口袋里的毒品被发现了,这些警车肯定是去搜查璀璨星海的。

    嘿嘿,你狗日的魏传临,我让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和老子玩,你还毛嫩。

    要不是你下药,老子也不会出昏招。要是老子暴露了,老子先干掉你全家。

    石新桥把警车开出来,拿出枪,顶上了子弹。

    赵亚洲已经回到了宿舍,他同样感到了危机。

    看来用毒品陷害欧阳志远这件事,暴露了自己。现在他不明白,当时石新桥为什么要这样做,还有王磊他们,看到了欧阳志远,就扑了过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赵亚洲换好了衣服,拉开抽屉,抓起了抽屉里所有的现金,塞进自己的口袋了,他又从另一个抽屉里,摸出一把枪,顶上了子弹。

    他来到楼下,开出了一辆桑塔纳,直奔高速。赵亚洲要逃走。

    自己暴露了,别说七爷不会放过自己,就是石新桥能放过自己吗?

    十分钟后,赵亚洲的桑塔纳开出了运河县,眼看就要到高速路口了,一辆奥迪无声无息的贴了过来。窗口瞬间打开,露出一张极其狰狞的脸,一支枪伸了出来。

    等到赵亚洲发觉,他立刻加速,但已经晚了。

    “嘭!”

    一声闷响,粗大的子弹打进了他的太阳穴。

    “噗!”

    赵亚洲的整个头颅瞬间炸开,脑浆和污血喷射到车顶。

    “噗!”

    又是一颗子弹,打到了桑塔纳的油箱上。

    “轰!”一声猛烈的爆炸,桑塔纳在烈焰中飞上了天空。

    奥迪车里,那个冷酷的杀手看着飞上天的桑塔纳,他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狞笑,如同刚刚吸食了毒品。

    奥迪车一个大回环,拐了过来,消失在夜色之中。

    石新桥的警车在距离赵亚洲宿舍一百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他把车开进旁边的胡同,走下车来,上了对过的一座楼,从这里,能看到赵亚洲的房间亮着灯。

    这时候的他,根本不知道赵亚洲已经被人灭了口。

    楼道人影一闪,一个熟悉的黑影,敏捷的快速上楼。那人是自己的手下,叫刀手。

    石新桥就是给他打的电话,要他来干掉赵亚洲。

    干掉赵亚洲,石新桥不想自己下手。

    刀手的身手极好,一般的四五个人,近不了他的身。

    石新桥看到刀手进了赵亚洲的房间,但过了好一会,赵亚洲的房间竟然没有任何动静。

    一种不好的感觉在石新桥的心里升起。不好,刀手出事了。

    按照刀手杀人的速度,他早就该得手了,但现在,竟然没有任何动静。不好,难道七爷派人来了?

    想到这里,石新桥快速的走下楼,他并没有回到自己的警车里,而是转身消失在黑夜之中。

    这人真是极其的狡猾,如果他回到警车,死的一定是他。

    七爷派来的另一个杀手,已经在车里等着他了。

    石新桥刚走,欧阳志远开着越野车就赶到了。

    躲在石新桥车里的那个杀手立刻拨通了隐藏在赵亚洲房间里的另一个杀手。

    “欧阳志远来了,撤。”

    两个杀手眨眼间,快速的撤退。

    这两个杀手是准备来干掉石新桥的,但石新桥极其狡猾,他没有上赵亚洲的楼,躲过了杀身之祸。

    那个倒霉的刀手,早已经被七爷派来的杀手干掉了。

    欧阳志远快速的停好车,身形一闪,根本没有走楼梯,直接顺着一根水管,上了赵亚洲的三楼。刚一接近窗户,浓重的血腥味,就从房间里传来。

    欧阳志远暗道不好,赵亚洲遇害了。他从窗户射进了赵亚洲的房间,看到了一具咽喉被割开的尸体。

    好锋利的刀!这绝对是高手干的。

    这具尸体不是赵亚洲的。

    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欧阳志远一看是周玉海的电话。

    “志远,赵亚洲死了,在高速路口入口的十字路口。”

    欧阳志远一愣,好快的速度,肯定是被人灭了口。

    欧阳志远道:“我在赵亚洲的宿舍,宿舍里有一具尸体。”

    周玉海道:“我马上派人到。”

    欧阳志远在室内找了一会,没有发现什么东西,他走出赵亚洲的宿舍。

    欧阳志远赶到高速路口的时候,大批的交警和警察正在处理。

    赵亚洲的尸体,在汽车爆炸的时候,竟然被甩出了,尸体没有被烧焦,只是头颅已经被子弹打掉半截。

    欧阳志远看着赵亚洲的尸体,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威力好大的枪。

    是谁杀了赵亚洲?难道是石新桥?那个死在赵亚洲宿舍里的人是谁?

    好容易得到的线索,又断了。

    魏传宝和魏传临两人正在顶层的大厅里说话,大堂经理神情慌张,急匆匆的跑进来道:“魏总,

    不好了,外面来了大量的警车和特警,正在包围咱们。“

    魏传临一惊,噌的一下站了起来道:“怎么回事?警察怎么会包围咱们的大酒店?”

    魏传宝顿时大怒,大声骂道:“哪个王八蛋这么大的胆子?老子要看看是谁要包围老子的大酒店,找死不成。”

    俩人坐着电梯,快速的来到一楼。

    魏传临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外面全是手持武器的警察和全副武装的特警。

    这是怎么回事?

    魏传临就是诸葛亮在世,他都想不到,警察为什么要来包围他的璀璨星海。但他敏锐的感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魏传临快速的拨通了叔叔市委党组书记魏振伦的电话。

    “叔叔,运河县的警察和特警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围住了璀璨星海。”

    市委党组书记魏振伦接到这个电话后,不由得一愣,运河县公安局的胆子也太大了吧,明知道璀璨星河是自己兄弟的产业,竟然派警察围住,这是眼里没有自己。

    “传临,你们没有做了什么犯法的事吧?”

    魏传临忙道:“叔叔,没有。”

    魏振伦道:“那好,你小心应付。”

    魏振伦挂上了电话,他拨通了运河县政法委书记汪东升的电话。

    运河县政法委书记汪东升就在县公安局的办公室。

    他接到了周玉海的汇报后,立刻赶到了公安局。他知道,凡是牵扯毒品的案子,都是大案要案,这种案子,自己必须亲自到场。

    他知道从璀璨星河大酒店的服务员身上,搜到了毒品,更知道副局长丁宝山已经带人去了璀璨星河。

    汪东升一看是市委党组书记魏振伦的电话,他就知道,魏振伦来问罪了。

    他顿时后悔为什么不关机。

    但人家是市委党组书记,自己可得罪不起。他连忙接过电话道:“魏书记,您好。”

    魏振伦的级别要比汪东升大很多,他的口气自认大了一些。

    “汪书记,你们运河县的警察真是厉害呀,能说说为什么把璀璨星海围起来吗?”

    汪东升当然不能说实话,现在案子刚开始,即使汇报工作,也只能向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赵大山回报。

    汪东升忙道:“魏书记,璀璨星海里面发现打架斗殴的事,我们警察是正常出警。”

    魏振伦一听,汪东升说璀璨星海里有打架的事情发生,他有点不相信,但自己的侄子魏传临也说没有什么犯法的事,自己就不好说什么。

    魏振伦道:“汪书记,希望你们不要影响人家的生意。”

    汪东升道:“好的,魏书记。”

    魏传临和魏传宝刚走出大厅,正碰到副局长丁宝山和刑警副队长陈克剑从车里下来。

    魏传临认识副局长丁宝山和刑警副队长陈克剑,他连忙道:“丁局、陈队,您们好,您们带这么多人来,有什么事吗?”

    陈克剑立刻亮出搜查证道:“对不起,魏总,这是搜查令,我们奉命对璀璨星河进行搜查,请你们配合我们的工作。”

    丁宝山一挥手道:“搜。”

    陈克剑带着几十名警察和特警冲进了璀璨星海,几个警察直奔魏传临的办公室。

    这个动静把魏传临和魏传宝吓了一跳,他们竟然带来了搜查令,看来,警察是有备而来的。

    魏传宝立刻大声道:“你们有什么理由搜查璀璨大酒店?谁给了你们的胆子?”

    副局长丁宝山看着魏传宝道:“魏传宝,搜查璀璨星海我们有正常的手续,请你不要妨碍我们

    执行公务。“

    魏传宝嘿嘿冷笑道:“好你个汪东兴,你要是搜不出什么,嘿嘿,我父亲不会饶了你的。”

    副局长丁宝山道:“我只是执行命令,我们这是在工作,魏书记也不会见怪的。”

    搜查的结果,让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就连陈克剑都惊呆了。

    在魏传临的办公室里,发现了各种各样的毒品。

    有几千颗的摇头丸和毒品

    当副局长丁宝山知道这个消息后,跑向魏传临的办公室。

    警察在给现场拍照取证。

    丁宝山立刻把这一这振奋人心的消息,报告给局长周玉海。

    周玉海和汪东升一听,立刻把这一消息分别报告给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政法委书记赵大山。

    市委书记周天鸿一听,他立刻大声道:“汪东升,你给我听好了,这件案子不论牵扯到谁,你给我一查到底,绝不姑息养奸。”

    汪东升道:“周书记,您放心,我一定会一查到底的。”

    市委书记周天鸿点上一只烟,狠狠地抽了一口。佳腾集团在水坝乡大堤的案子中,由于梁夫中的跳楼,魏桂堂逃过了一劫。这次毒品案,魏桂堂,我看你这次怎么洗清。

    魏振伦,你不是一直和我做对吗?这次我看你怎么再袒护大哥魏桂堂。

    市委书记周天鸿立刻拨打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赵大山的电话。

    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赵大山刚接到汪东兴的电话,他一听在璀璨星海总经理魏传临的办公室搜出大量的毒品,他噌的一声站了起来,大吃一惊。

    佳腾集团竟然会贩毒?这怎么可能?根本不可能。

    赵大山沉思了一下,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电话铃响了,赵大山一看是市委书记周天鸿的电话。

    他连忙接过来道:“赵书记,你已经知道运河县璀璨星海暗藏毒品的事情了吗?”

    赵大山忙道:“周书记,我已经接到这个消息了。”

    周天鸿大声道:“运河县璀璨星海暗藏毒品,佳腾集团在龙海市的总部肯定有猫腻,你立刻带人,搜查佳腾集团和魏桂堂的家,发现毒品,立刻逮捕魏桂堂,要是放走了人,我拿你试问。”

    赵大山一听到周天鸿让自己去搜魏桂堂的佳腾总部和他的家,这让赵大山狂喜至极。

    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赵大山立刻拨通了主管大案要案的副局长薛兆国的电话:“薛兆国,你立刻带领刑侦一处、二处所有的干警和特警,秘密搜查佳腾集团的总部和魏桂堂的家,一定要搜出毒品。”

    副局长薛兆国和刑侦一处、二处都是赵大山的嫡系。薛兆国一听赵大山的命令,立刻开始行动。

    当他带领几十名警察武警奔向佳腾集团和魏桂堂家的时候,再次接到赵大山的电话。

    运河县这边,在搜到毒品以后,丁宝山立刻把魏传宝和魏传临抓了起来。

    当魏传临看到从自己办公室里搜出来的毒品,他立刻蒙了,他知道,自己遭人陷害了,自己从来不碰毒品的。

    是谁在陷害自己?是刑警大队长石新桥?石新桥不是陷害欧阳志远吗?

    魏传宝更是暴怒不已,破口大骂。

    但是,毒品在面前,这是铁的事实,不容两人狡辩。

    当欧阳志远回到公安局的时候,他得到了一个让他吃了一惊的消息。

    副局长丁宝山带领警车和特警竟然在璀璨星河搜出了毒品。欧阳志远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佳腾集团竟然贩毒?难道赵亚洲是魏传临的人?欧阳志远这下糊涂了。

    石新桥知道,公安局不会放过自己,七爷更不会放过自己。现在自己只有浪迹天涯了。

    石新桥说走就走,他开了一辆车,直奔国道。但还没等到车子上了省道,他的电话就响了。他一看号码,是个陌生的号码。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石新桥,你听好了。”

    石新桥一听这个声音,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冷汗刷的一下,湿透了全身的衣服。

    是七爷的声音。

    “七……爷……,您……。”

    石新桥吓得嘴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石新桥,这次算你命大,佳腾集团的魏传宝、魏传临替你顶了罪,那些毒品是你派人放的吧,嘿嘿,很好,明天你继续上你的班,记住,以后再犯,赵亚洲就是你的下场。”

    “咔嚓!”

    七爷说完话,挂上了电话。

    石新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报复魏传宝、魏传临他们,竟然给自己解了围。我的天哪,真是老天开了眼了。

    石新桥把车停在路旁,久久的不能平静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