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凌厉的杀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十八章凌厉的杀机

    欧阳志远最讨厌暴力,但偏偏有人和他动手,这让欧阳志远十分的郁闷。这个嚣张的家伙,一直对自己进行辱骂,现在自己已经是国家干部,不能和这些人一般见识,可是这家伙,竟然动起手来,欧阳志远

    连忙闪开,大声道:“你是谁?”

    魏传宝一看对方竟然躲过自己的一拳,他立刻感到自己的脸上挂不住了,嘴里顿时一声冷哼,一记太极拳中的炮锤,狠狠地砸向欧阳志远的前胸。

    欧阳志远已经忍让了好久了,一看这家伙没完没了,欧阳志远不由得冷哼一声,还没等魏传宝的炮锤打过来,闪电一般的就是一脚。

    这一脚正踹在魏传宝的肚子上。

    “嘭!”一声闷响,魏传宝被欧阳志远踹出三米开外,一声惨叫,狠狠地砸在了奥迪车上,半天爬不起来。

    魏传临一看自己的弟弟被打,他的脸色一惊,自己弟弟的太极拳练了多年了,很少碰到敌手,今天竟然让人家一招就踹飞,看来是碰到高手了。

    魏传临一声冷哼,走了过来,他阴森森的伸手指着欧阳志远道:“你是谁?你知道,你打的是谁?你倒霉了。”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我管他是谁?这狗日的,开车撞了我,反而对老子又打又骂,难道我就不能还手吗?”

    魏传临冷笑道:“你死定了,老子不弄死你,老子就不姓魏。”

    魏传临拿出电话就要叫人,两个交警快速的跑过来。

    交警王宗敏一看被打倒在地上的人,竟然是无人敢惹的魏传宝,顿时吓了一跳,脸色不由得狂变。

    我的天哪,谁敢打魏少爷?魏传宝可是市委党组书记魏振伦的儿子,那个要打电话的是魏传临,龙海佳腾集团的少爷魏传临。

    这两位少爷,别说是在运河县,就是在龙海市里,谁敢惹他们俩?这个小白脸,不是找死吗?

    魏传宝在自己管辖的道路上被打,自己的中队长饶不了自己。

    想到这,王宗敏连忙跑过去,把魏传宝扶起来道:“魏少,对不起,您怎么在这里?”

    魏传宝一看交警过来了,顿时咆哮如雷,一巴掌就打在了王宗敏的脸上,破口大骂道:“你妈个比的怎么指挥的交通,让那个王八蛋的破越野撞了老子刚买的新奥迪?你立刻扣着人的车,把这人拘留起来,否则,老子让蒋大彪撤了你,让你立刻滚蛋。”

    蒋大彪是公安局副局长,主管交警这块。

    欧阳志远看到这家伙竟然连交警都敢打,顿时吃惊不小。这小子这么嚣张,到底是谁?是什么来头?

    这时候,为了很多看热闹的。

    一个人道:“我的天哪,这人是谁?竟然敢打交警?这也太牛逼了。”

    “嘿嘿,你不知道他是谁吧?我告诉你。”

    “大哥,你快告诉我,这个人是谁?这么厉害。”

    “我告诉你可以,但昨天再在一起吃饭的帐你结了。”

    “你个小气鬼,好,那帐算我的,你快说这个人是谁?”

    “嘿嘿,够意思,我对你说,这个被那个小白脸大的人,在龙海市都没有人敢惹,他可是市委党组书记魏振伦的儿子,叫魏传宝,另一个是他的叔伯兄弟魏传临,佳腾集团魏桂堂的儿子,有钱人。”

    “我的天哪,怪不得这么嚣张呀,这个小白脸竟然敢打市委党组书记魏振伦的儿子,他要倒霉了,这要是被警察抓住,还不被揍死。”

    “喂,小白脸,快跑吧,这人你惹不起呀。”

    欧阳志远的耳朵极好使,他一听对方竟然是市委党组书记魏振伦的儿子魏传宝,心里不由得冷笑,嘿嘿,魏振伦你个老王八蛋,别人怕你,我欧阳志远可不怕你,在上次的会议上,为了佳腾集团的事,联合郭文画,差一点把老子拿下来,嘿嘿,你等着,老子饶不了你。这个面目阴沉的家伙叫魏传临,竟然是佳腾集团魏桂堂的儿子,哈哈,佳腾集团,在水坝乡大提的豆腐渣工程中,由于总经理梁夫中跳楼自杀,所有的线索都断了,魏桂堂把所有的罪,都推到了梁夫中的身上。

    这使魏桂堂逃过了一劫。

    嘿嘿,魏振伦,老子今天就是打了你的儿子,你能怎么样?你儿子闯红灯,喝酒开车,老子就是要借机会打你儿子,老子打你儿子,就是打你个王八蛋的脸。

    交警王宗敏被魏传宝打了一巴掌,心里虽然窝火,但他没有敢反抗,如果自己再多说一句话,明天自己就会滚蛋。

    王宗敏不敢招惹魏宗宝,他不认识欧阳志远,他可敢惹欧阳志远。

    他阴沉着脸,走向欧阳志远,他要把自己一肚子的怨气,发泄到这个倒霉的小白脸身上。

    王宗敏指着欧阳志远道:“你叫什么名字,拿出你的驾驶证、行车证。”

    欧阳志远一看这个挨打的交警没有处理魏传宝闯红灯和酒驾,而是走过来要自己的驾驶照和行车证,他就知道这个交警不敢招惹魏传宝,而是要惹自己。

    欧阳志远立刻大声道:“交警同志,那个叫魏传宝的家伙,是酒后驾车,还闯红灯,你为什么不处理他?却要看我的驾驶执照和行车证,你是不是不敢处理他?”

    另一个交警冷笑道:“嘿嘿,你的越野车私自改装了吧?私自改装的车,是不允许上路的,嘿嘿,你还是乖乖的拿出你的驾驶证、行车证吧。”

    王宗敏这才发现,欧阳志远的越野车,果然经过改装过,他立刻拿出对讲机,联系拖车过来。魏传宝一听,这个小白脸竟然让交警处理自己酒驾和闯红灯,顿时暴跳如雷,破口大骂道:“你个王八蛋,就是多管闲事,老子就是闯红灯了,喝酒了,你能把老子怎么样?今天老子不找人弄死你,老子就不姓魏。”

    欧阳志远冷笑道:“魏传宝,你太嚣张了吧,你以为,你闯红灯,酒后驾车就没有人管你了吗?这里是运河县,不是龙海市里。”

    这时候,一辆拖车快速的开了过来。

    几个交警冲过来,就要强行拖走志远的越野车。

    交警王宗敏对着欧阳志远厉声道:“拿出你的驾驶证和行车证,你的越野车涉嫌私自改装,我们要扣你的车,请你配合。”

    欧阳志远拿出自己越野车的改装合格证一亮,冷笑道:“改装的车,并不一定不合法,也可以上路的。”

    王宗敏拿过欧阳志远越野车的改装合格证刚想看,一辆桑塔纳警车开了过来。

    “住手,王宗敏,你想干什么?”

    交警中队长邓斌大叫道。

    邓斌从车里看到了欧阳志远。他认得这位可是新来的欧阳县长。狗日的王宗敏不长眼?竟然敢查欧阳县长的车,这不是找死吗?我靠,还要把欧阳县长的越野车拖走?

    王宗敏一看是中队长邓斌来了,连忙道:“邓队长,你可来了,这人的车私自改装,而且还撞了魏少的车,我们正在检查他的证件。”

    交警中队长邓斌这才看到了魏传宝和魏传临两人,他的心脏咯噔一下子,仿佛掉进了万丈深渊一般。

    这丫太巧了了吧,这两个家伙和欧阳县长撞在了一起?这可怎么办?早知道,自己就不过来了,两边人,自己可都得罪不起了。

    狗日的交警大队长孙广怀不是暗地里害自己吗?狗日的打电话,让自己来这里处理交通事故,为什么你自己不来?让老子来?你狗日的是不敢来。

    原来,交警大队长孙广怀接到了副县长欧阳志远的车和市委党组书记魏振伦的儿子魏传宝的车子撞在了一起的消息。可是,孙广怀知道,两方都不好惹,自己要是去了,肯定两头受气,弄不好,自己这个好不容易当上的交警大队长,会被拿下来。

    自己不敢去,但得找个人去。他立刻想到正在附近巡逻的中队长邓斌。

    交警中队长邓斌这家伙,是个刺头,老是不听自己的。自己早就想找机会拿下他,让自己的一个亲戚顶替他,可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嘿嘿,现在不就是个机会吗?

    县交警大队长孙广怀立刻打电话给中队长邓斌,说这个十字路口发生交通事故,让他立刻赶往事故现场。

    中队长邓斌这才赶了过来。

    没想到竟然是欧阳副县长和魏传宝、魏传临撞在了一起。

    中队长邓斌进退两难,他只得下车,在和魏传宝、魏传临打了个招呼后,连忙走到欧阳志远面前,恭恭敬敬的道:“欧阳县长,你好,我是交警中队长邓斌。”

    手里拿着欧阳志远证件的王宗敏一听中队长邓斌称呼这个小白脸为欧阳县长,顿时吓了一跳。

    欧阳县长?我的天哪,难道这个年轻的小白脸,就是才来不久的副县长欧阳志远?

    王宗敏吓得一哆嗦,手里的证件差点掉下来。

    才来不久的欧阳副县长,可是很厉害的,才来不久,就拿下了农业局长石国虎和农机厂长季光宝,暴打了刑警队长石新桥,又听说,神经病医院院长杨尚伟、金河乡的乡长金万和和派出所长金城时,在今天上午,也是被欧阳县长拿下的,自己现在竟然查欧阳县长的车?这不是找死吗?而且魏传宝和魏传临是酒后驾车和闯红灯,自己没有差他们,反而查欧阳志远,我的天,这次自己死定了。

    王宗敏连忙哆哆嗦嗦的把证件还给欧阳志远,吓得结结巴巴的道:“对……不起,欧阳县长,您的证件。”

    欧阳志远接过来合格证,看也不看王宗敏,对着的邓斌道:“邓敏,你看你手下的交警,魏传宝和魏传临酒驾,又闯红灯,撞了我的车,这各交警不光不检查他们,反而直接威胁我,要扣我的车,我急着赶到县委去开会,现在由于你们的原因,我已经迟到了,嘿嘿,县委王书记肯定会问我为什么迟到,我在会议上,肯定要说明原因,我希望能根据十字路口的监控,很好的处理这件事。”

    欧阳志远说完,头也不回的上了自己的越野车,发动起来,开走了。

    中队长邓斌一听欧阳县长要把今天的这件事,反映到县委会议上,他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交警王宗敏早已吓得脸色煞白,冷汗湿透了自己的衣服。

    这件事,要是反映到县委会议上,自己就完蛋了。

    魏传临一听邓斌喊这个小白脸为欧阳县长,顿时瞳孔暴缩,双眼变得如同刀锋一般,露出了浓烈的杀意。

    这个小白脸竟然就是欧阳志远。

    这家伙前两天,把父亲魏桂堂逼得差一点走投无路,在牺牲了总经理梁夫中后,父亲才转危为安。这狗日的是自己的仇人。

    魏传宝一看欧阳志远走了,立刻暴跳如雷,用手指着邓斌道:“你狗日的竟然敢把他放走了。”

    邓斌冷声道:“他是副县长欧阳县长,魏少,你喝酒了吧?而且闯了红灯,是你撞了欧阳县长的车,路口有监控,欧阳县长要去参加县委会议,他说,要把这件事向县委书记王书记回报,魏少,您知道,王书记对任何人违规的事,处理起来,都是毫不留情的,您的产业不少在运河县境内,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王书记要是生气了,您的麻烦不小呀。”

    邓斌这样一说,魏传宝知道邓斌说的是实话,他看着魏传临道:“大哥,你看怎么办?”

    魏传临道:“算了,这件事到此为止。”

    魏传宝向来都是听魏传临的,魏传临说算了,这件事就算了。

    两人坐进奥迪,扬长而去。

    看着魏氏两兄弟绝尘而去,邓斌拨通了主管交警的副公安局长蒋大彪的电话,把情况向蒋大彪汇报了一遍。

    蒋大彪和欧阳志远有仇,他一听欧阳志远和魏氏兄弟起了冲突,最后没打起来,顿时很是失望。既然双双不再纠缠,这件事就算了。

    这件事真的就这样算了嘛?

    魏传临在车上拨通了叔叔,市委党组书记魏振伦的电话。

    “叔叔,欧阳志远打了传宝。”

    魏振伦一听自己的儿子被欧阳志远打了,顿时气的脸色发青。

    魏振伦就一个孩子,对魏传宝极其的疼爱,甚至就是溺爱。所以,魏传宝自小就养成了自私、飞扬跋扈的暴躁性格。

    “怎么回事?传临,你是他大哥,怎么会让欧阳志远打了传宝,你是怎么看护传宝的?”

    魏振伦的语气极其严厉。

    魏传临连忙道:“欧阳志远飞扬跋扈,强闯红灯,撞了我们的车,反而责怪我们不长眼睛,当我说出弟弟是您的儿子的时候,他脸上顿时露出极其愤恨的神情,竟然立刻出手,一脚就把弟弟踹倒在地,看来他是对您怀恨在心。”

    魏传临在睁着眼说瞎话。

    魏振伦冷哼一声道:“哼,他是怀恨我前几天和市长郭文画联合拿下他,可惜,没能成功。”

    魏振伦又道:“看好你弟弟,别让人伤害他。”

    魏传临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的狞笑。他知道,叔叔绝不会放过欧阳志远的。

    魏振伦拨通了县委书记王广忠的电话。

    …………………………………………………………………………………………………………

    下午一点五十的时候,县政府的各位县长和县委的副书记以及各个部门的领导,走进了会议室。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卫建安主持会议。

    黄晓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看到欧阳志远的位置上空着。

    这家伙会不会忘了今天下午开会呀,自己可是专门提醒了他。难道萧眉来了,光顾着亲热,忘记了时间?

    今天的会议,王书记要讲话的。

    欧阳志远你不会迟到吧?别看王书记表面上很器重你,但是你要是迟到了,他就怕要当场让你下不了台。

    两点整的时候,县委书记王广忠准时的走进会议室。

    王广忠不苟言笑,一身笔挺的灰色中山装,穿在身上,显得有点古板,但给人一种极其压抑的严肃。

    秘书冯济远就跟在他的身后,距离不到两米,步调一致。

    王广忠刚一走进会议室,会议室里顿时想起了掌声。

    王广忠的威信,在运河县老百姓的心里,一直极高,任何贪赃枉法的贪官,只要被王书记发现,立刻就会被双规撤职。

    他在运河县所有官员中的地位,更是牢不可破,而且说一不二,极其的强势。

    着热烈的掌声,就是很好的证明。

    王广忠对这掌声,没有任何的表情,他的眼角余光,只是向黄晓丽的位置,看了一眼。

    运河县仍旧是我王广忠的,任何人都不会夺走。

    他的眼光落到欧阳志远的位置时候,他的眉头不禁皱了一下,脸色刹那间变得十分的阴沉。

    欧阳志远竟然没有来?

    王广忠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来。看了大家一眼,沉声道:“卫主任,人员都到齐了吗?”

    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卫建安早就看到欧阳志远没来。

    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狞笑。

    卫建安连忙道:“王书记,就缺欧阳县长一个人了。”

    王广忠沉声道:“你通知到了欧阳县长了吗?”

    卫建安连忙道:“我通知到了。”

    欧阳志远的秘书郭明脸色有点苍白,自己刚才给欧阳县长打了三次电话了,竟然关机,真是急死人了。

    王广忠的会议,没有任何人胆敢迟到。现在欧阳志远竟然敢迟到,真是胆大包天呀,嘿嘿,这下有好戏看了。

    王广忠刚想说话,他的手机传来了震动。他迟疑了一下,看了一下号码,顿时心里一跳。屏幕上竟然是市委党组书记魏振伦委书记的电话。

    要是别人的电话,他早就直接按死,但是,委书记的电话,他可不敢按死。

    王广忠站起身来,走向后面的小休息室,按下了接听键。

    他一步跨进休息室,轻声道:“魏书记,您好。”

    魏振伦冷冷的道:“欧阳志远太嚣张了,竟然在大街上公然殴打我儿子,你要好好地敲打他一下。”

    “咔嚓!”

    魏振伦挂上了电话。

    王广忠一听魏书记的话,不由得吓了一跳。欧阳志远这也太胆大妄为了,魏书记的儿子你也敢打?自己的儿子王磊、外甥石新桥都被你打了,我忍了,可是,魏书记的儿子,你也敢动手?难道就不怕魏书记的报复?

    王广忠想起来,前两天的会议上,魏书记联合市长郭文画、纪委书记戴宝楠、政法委书记赵大山,在会议上向欧阳志远发飙,强行举手表决,要撤掉欧阳志远的副县长。但在最后的紧急关头,欧阳志远找打了佳腾集团在建设水坝乡大堤豆腐渣工程的证据,这才逃过一劫。

    难道欧阳志远在报复魏书记?是故意殴打魏传宝的?

    王广忠走出了休息室,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关上了手机。

    所有的人看到了王书记关上了手机,他们同样关上了手机。

    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卫建安站起身来道:“会议现在开始,有请县委王书记讲话。”

    王广忠极其威严的看了大家一眼,沉声道:“今天召集大家来开这个会,大家可能猜到了,为什么要开这个会。”

    王广忠刚讲到这,门外传来脚步声,欧阳志远快速的走了进来。

    “对不起王书记,我在路上耽搁了,撞车了。”

    王广忠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阴沉,他两眼冷冷的看着欧阳志远道:“卫主任,开会迟到,按照规定,怎么办?”

    所有官员从王广忠的眼里,看到了一抹凌厉的杀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