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发飙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十一章发飙

    欧阳志远知道,周天鸿就是要把事情闹大,他要找人开刀了。

    首先来到的是常务副市长马明远、技术监督局局长高建强、水利局长李坤。

    马明远一进周天鸿的办公室,他就感到了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浓烈寒意和杀气从脸色发青的周天鸿身上散发出来。

    这种寒意和杀气,让马明远知道,周书记要发飙了,而且有人要倒霉了。

    是什么事情,能让周书记这么暴怒?

    他又看到了欧阳志远坐在那里,地上还有摔碎的茶杯。马明远的内心一阵抽搐,周天鸿竟然摔了茶杯。看来,事情不小呀。

    好在自己已经向周天鸿靠拢,并且已经成功的站到了周天鸿的队伍之中了。

    欧阳志远连忙向马明远打招呼。

    “马市长,您好。”

    马明远点点头,眼光却看着周天鸿。

    周天鸿道:“马市长,你看看那些照片。”

    马明远拿起桌子上的照片,仔细的看着。当他看完这些照片的时候,他的脸色变的同样铁青。

    他认识这是巨山湖大坝上的防洪柱,被撞断的防洪柱里,竟然是竹条,我的天哪,这……,这不是找死吗?佳腾集团怎么能明目张胆的这样干?

    马明远狠狠地把照片扔给市技术监督局局长高建强、水利局长李坤。

    在建设大坝过程中,市技术监督局、水利局都有人在现场监督。

    高建强和水利局长李坤看完照片,两人的脸色变得煞白,他们都知道,自己的乌纱帽,有点危险了。

    这时候,市长郭文画和主管水利建设的副市长唐广振到了。

    周天鸿毫不留情的看着众人道:“带着照片到小会议室等我。”

    市长郭文画看到了那些照片,当他弄明白那些照片的内容后,他同样有种想打人的感觉。

    两个多亿竟然建设成为豆腐渣工程,佳腾集团竟然敢这样,这不是向枪口上撞吗?

    众人来到了市委小会议室,郭文画看着负责这项水利建设的副市长唐广振道:“唐副市长,你怎么解释这件事?

    唐广振的脸色有点发白,他知道,自己就怕要栽到这个项目上了。

    巨山湖大坝是三年前建成的,中间这段工程,是佳腾集团承建的。当时,十几个建设集团都进行了投标,结果,佳腾集团中标。

    中标的内幕,他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唐广振结结巴巴的道:“郭……市长,可能就是防洪柱有点问题吧?”

    郭文画冷冷的看着唐广振道:“你看这张照片,这可是大坝主题工程,这里面为什么会有竹条伸出来?”

    唐广振脸上的肌肉开始抽搐起来。

    狗日的魏桂堂,有你这样建设水坝的吗?竟然敢用竹条冒充钢筋,你狗日的找死,可别连累老子。

    郭文画冷冷的道:“你是龙海市主管水利的副市长,嘿嘿,你要对这件事负责。”

    冷汗顺着唐广振的脸上,噼里啪啦的流了下来。

    这时候,市委秘书长王世荣走了进来,后面是市委书记周天鸿和秘书宗鹏飞、欧阳志远。

    会议室里的气氛,刹那间凝结起来,沉重的如同压了一座大山,所有人的呼吸都感到窒息。

    众人坐好后,市委秘书长王世荣看了大家一眼道:“我现在宣布成立巨山湖大坝调查领导小组人名单,组长,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副组长,运河县副县长欧阳志远。”

    这句话刚一出口,就把众人吓了一跳。

    运河县副县长欧阳志远能当副组长?这怎么可能?他只是个副处级的干部。

    市长郭文画的眼睛,立刻变得极其阴冷。

    市委秘书长王世荣继续道:“组员:市纪委书记戴宝楠,市公安局副局长周茂航、市技术监督局局长高建强、水利局长李坤。上午由市技术监督局组成勘探队,赶赴巨山湖大坝,对巨山湖大坝主体进行勘探,晚上勘探的结果必须报上来。”

    副市长唐广振被排除在巨山湖大坝调查领导小组之外。如果大坝主题工程出现质量问题,副市长唐广振是会被直接问责的。

    市委秘书长王世荣道:“下面请周书记讲话。”

    周天鸿的眼光如同刀锋一般扫过在坐的每一个人,就连市长郭文化都没有放过。欧阳志远终于知道了周天鸿的极其强势。

    周天鸿道:“同志们,二点六亿的巨山湖大堤工程,竟然出现纰漏,我今天在这里先不说后果如何,等到下午勘探的觉果。如果大坝真的是豆腐渣工程,肯定有人会为此坐牢的,马市长立刻让市技术监督局组成勘探队,对大坝主题工程进行勘探,散会。”

    周天鸿的讲话从来不拖泥带水,简短有力。他讲完话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市长郭文画的脸色阴冷极了,虽然周天鸿没有对自己说什么,但周天鸿显然对自己的工作极其的不满。

    他看了一眼唐广振,走向了周天鸿的办公室。他要向周天鸿回报清楚大坝的建设过程。

    常务副市长马明远看着市技术监督局局长高建强道:“你和水利局长李坤,回去组建三支勘探队,带着仪器,两个小时后出发,对泉上、水坝和莲花三个乡的大坝主体进行勘探,我们随后就到。”

    高建强连忙点头道:“好的,马市长。”

    “志远,跟我到市政府去。”

    马明远看着欧阳志远道。

    两人走出市委办公大楼,马明远没有坐自己的车,而是上了欧阳志远的越野。

    欧阳志远开车。

    马明远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志远,把情况详细的说一遍我听听。”

    欧阳志远就把自己视察三个乡的大提,碰到了南水北调环境监察一室的人出了车祸,撞断防洪柱,自己救了关诗琳的经过说了一遍。

    马明远听完欧阳志远的话,微微的沉思了一下,没有问大坝的事,而是抬起头来,看着欧阳志远道:“运河县的污染严重吗?”

    欧阳志远苦笑道:“很严重,整个城区里面弥漫着一股让然作呕的臭鸡蛋味道,医院中患呼吸疾病的大人小孩都满了,要是爆发了大规模的呼吸疾病,会死人的。”

    马明远道:“运河县工业园的那五座焦化厂绝不能再生产了。”

    欧阳志远道:“罪魁祸首就是这五座焦化厂,他们白天不敢生产,夜晚偷偷的干,黑烟冲天,能把人呛死,金河乡的水稻都绝产两年了。”

    马明远道:“南水北调环保监察一室很有可能就是来监控运河县的环境污染的,从明天起,我让市环保局的人带着仪器,常驻这五座焦化厂,进行监控。”

    欧阳志远道:“我在焦化厂里暗中安上了监控镜头,我明天就把证据拿过来。”

    马明远笑道:“你竟然会安装监控?

    欧阳志远笑道:“我一个朋友就干这个,我学会了。”

    “对了,马市长,我本来今天来,就是想拜访您,运河县的水稻受灾严重,水稻的稻穗都泡在了水里了,就怕要减产,我向你求援来了。”

    欧阳志远想起来自己今天来的目的。

    欧阳志远又把运河县水稻受灾严重的事向马明远汇报了一遍。

    马明远笑道:“周书记不是答应给你一百万了吗?你还要?”

    欧阳志远苦笑道:“资金缺口一千六百多万,您说,周书记给了一百万,能买什么?”

    马明远道:“银行没给你?”

    欧阳志远一听,转脸看着马明远道:“感情您们都知道?”

    马明远笑道:“下面几个县的事,你说,市政府怎么会不知道?”

    欧阳志远道:“水坝乡大提造假的事,你们就不知道。”

    马明远一愣,随即道:“这件事有人隐瞒,官商勾结,市里确实不知道。”

    欧阳志远道:“马市长,我敢说,这护堤大坝根本不要检测,里面绝对是竹条和钢筋混编的,佳腾集团造假,绝对不会只在几根防洪柱上做文章的,大坝的主体工程,才是利益的最大之处。而水坝乡的大提,是巨山湖大提最长的一段大提,造价一个多亿。”

    马明远点点头道:“等一切检测结果再说。”

    欧阳志远道:“我找你求援的事,我已经开了口,您多少都给点呀?”

    马明远拿出笔和纸,写好了条子,递给欧阳志远道:“我只有五十万的权力,我给你五十万。”

    欧阳志远道:“五十万,太少了吧,还不如周书记给的多呢。”

    马明远一缩手道:“你要是嫌少,五十万也没有,另外几个县,我每个县只批了二十万。”

    欧阳志远连忙接过纸条,揣在怀里道:“嘿嘿,蚊子再小,也是肉,五十万也行。”

    到了市政府,马明远下了车道:“你去财政局先办完手续,然后再去龙海医院,以私人的名义,去看望那位南水北调监察室副主任,下午就到巨山湖水坝,来监督市技术监督局的勘测人员。”

    欧阳志远道:“好的,马市长。”

    欧阳志远去了趟财政局,办完了那一百五十万的手续后,他拨通了金鑫集团沈朝龙的电话。

    沈朝龙在龙海市,他一看是欧阳志远的电话,连忙接了过来。

    “志远,你在哪里?”

    欧阳志远道:“沈大哥,我问你一句话,你千万要说实话。”

    沈朝龙从欧阳志远的口气里感到了一丝不安,他连忙道:“什么事?志远。”

    欧阳志远道:“你在建设巨山湖泉上大提的过程中,有没有掺假、偷工减料?”

    沈朝龙一听是这个问题,心里一松,他笑道:“志远,你和我交往这么长的时间,我是那种人么?如果我是那种人,恒丰集团开发崮山七十二群峰的旅游项目也不会给我,恒丰集团的电子城建设,更不会楼道我的头上。志远,你放心,我沈朝龙做的每一项工程,都是踏踏实实的严格按照施工图纸进行施工的。”

    欧阳志远终于放下心来,松了一口气道:“佳腾集团你了解吗?”

    沈朝龙叹了一口气道:“终于事发了。”

    沈朝龙一听欧阳志远又提起佳腾集团,他就知道佳腾集团在水坝乡的大堤施工过程中,肯定出事了。

    沈朝龙接着道:“你说说情况。”

    欧阳志远把事情的过程说了一遍。

    沈朝龙道:“你是巨山湖大坝调查领导小组的副组长,你要小心市技术监督局、市水利局的人,你们运河县原主管农业水利的副县长曹炳琨、技术监督局和水利局都脱离不了干系。”

    欧阳志远失声道:“会牵扯这了多的人?”

    沈朝龙道:“佳腾集团承建的石坝乡大提,是三段大提最长的,他的工程造价有一点二亿,我的泉上乡的大提,只有七千万,所以,佳腾集团的工程利润是最高的,当时,有十几个集团的眼睛都盯着这个工程,最后,佳腾集团中标。虽然他中标,但魏桂堂却花费了很大的代价,如果再保质保量的完成大坝的承建,呵呵,他就没有利润可谈,甚至要亏本……。”

    欧阳志远沉声道:“所以他就要偷工减料?用竹条代替钢筋?”

    沈朝龙道:“志远,这件事你是副组长,你紧跟着市长马明远就行了,明白我的意思吗?”

    欧阳志远笑道:“我明白,这件事无论怎样,我只是个副组长。”

    沈朝龙笑道:“你明白就好。”

    欧阳志远挂断电话后,苦笑道:“我虽然是个副组长,但要是大坝决了口,我就会被问责拿下,老子一定要查清楚。”

    他沉思了好一会,拨通了表哥秦剑的电话。

    巨山湖大提有可能是豆腐渣工程的消息,刹那间传遍了市政府和市委。整个龙海的官场并没有沸腾,而是刹那间变得死一般的寂静。

    人们知道,一场狂暴的暴风雨,立刻就会席卷龙海。

    市委办公大楼,党组书记魏振伦的办公室。

    魏振伦坐在自己的办工作桌前,大口的吸着烟,眉头紧紧地锁在一起。

    他已经得到了自己的大哥魏桂堂的佳腾集团,涉嫌在巨山湖大堤中偷工减料。他拨通了大哥魏桂堂的电话。

    佳腾集团董事长办公室。一位五十多岁,面目阴森的中年男子,坐在老板椅上,双眼如同刀锋一般死死地盯住另外一位秃顶的中年人道:“梁总经理,你考虑好了吗?”

    佳腾集团总经理梁夫中微微的闭上眼道:“我决定了。”

    魏桂堂点点头道:“好,梁总,你儿子的病,包在我身上了,一百万的现金,立刻打到你夫人的卡上,另外五十万的治疗金,马上就会汇到省城医院你儿子住院部的户头上。”

    梁夫中的双眼里露出极其感激的目光,他的眼圈红了。

    魏桂堂站起身来,拍了拍梁夫中的肩膀道:“我不会对不起跟我干的每一位兄弟的,再说了,市技术监督局里有我们的人,他们能探测出来吗?我这样做,是做了最坏的打算。”

    梁夫中站起身来道:“魏懂,您对我恩重如山,不论市里勘探的结果如何,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做的,和您没有任何关系。”

    魏桂堂点头道:“谢谢你,梁总。”

    梁夫中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是自己的妻子王燕的电话,他立刻接了过来。

    “老梁,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咱们儿子的骨髓配型成功了,就等着三十万的治疗费到位,就可以给儿子移植造血干细胞了。”

    电话里,传来了自己妻子王燕的喜极而泣的哭声。

    梁夫中差点跳了起来,大声到:“太好了,咱儿子终于有救了,王燕,魏总给了五十万,现在已经汇到儿子住院部的户头上,你查一下,你让大夫尽快给儿子做手术。

    妻子王燕一听自己丈夫集团的老总汇过来五十万,她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自己和老梁唯一的儿子梁健,在两年前,就要大学毕业了,而且工作已经找好了,但却查出了得了白血病。两年来,儿子的白血病,花光了两人一生的积蓄,但病情却越来越重。唯一的希望,就是移植骨髓。

    但两人已经身无分文,移植骨髓的手术费要三十万,王燕一夜之间,就愁白了头。

    今天儿子的配型终于成功了,骨髓捐献者已经同意在三天后,就要来南洲了。现在老梁说,魏总又给了五十万,这让王燕感激的泪水狂流。

    原来魏总已经给了十万。

    王燕也听到了丈夫喜极而泣的声音,她大声道:“咱们要好好的感谢魏懂,要好好的为魏懂工作,老梁,魏懂可是咱全家的救命恩人呀。”

    梁夫中道:“王燕,你放心,对了,由于我工作积极,公司又奖给我一百万奖金,已经打到你的卡上了,王燕,我们以后终于不会为钱而发愁了。”

    “真的?老梁?魏总真的将给你一百万?”

    王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了给儿子治病,自己两年来,没有买一件衣服,一直偷偷地吃咸菜,还不能让懂事的儿子看到。

    魏桂堂接过电话道:“王燕,你好,我是魏懂,是真的,一百万已经到了你的卡上了,你到银行查一下就知道了。”

    “感谢你呀,魏懂,您真是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

    王燕流着泪大声道。

    魏桂堂道:“这一切都是你丈夫应该得到的。”

    魏桂堂挂上电话道:“梁总,知道我为什么把一百万打到你夫人的卡上吗?”

    梁夫中道:“是为了王燕方便吗?”

    魏桂堂摇了摇头道:“不是,这一百万,是我赠给你夫人的,是我的钱,不是你梁夫中的钱。如果是你的钱,当你出了事的时候,你所有的一切都会被没收充公,而这一百万,是我的赠与,国家不会没收的,你明白吗?”

    梁夫中顿时明白魏桂堂的用心,他明白了,自己替魏桂堂顶罪,只要魏桂堂没有事,这一百万就是自己妻子和儿子的养家费,也就是自己的顶罪钱,如果自己顶替的事情败露了,自己要坐牢,魏桂堂也要坐牢,而这一百万,就会被没收充公,甚至儿子治病的那五十万,也会被没收。

    魏桂堂好周密的安排呀。

    梁夫中道:“魏懂,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魏桂堂笑了

    魏桂堂的电话响了。魏桂堂看着梁夫中道:“梁总,回你的办公室吧,该怎么工作还是怎么工作,好在石坝乡的工程是你负责的。”

    梁夫中走出了魏桂堂的办公室。他决定了一件事。

    魏桂堂按下了接听键道:“什么事?”

    魏振伦沉声道:“大哥,你安排好了吗?”

    魏桂堂笑了,轻声道:“弟弟,你放心,什么风浪,哥哥没经过?我已经安排好了,即使查出来,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呵呵,更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明白吗?从今年开始,咱们不要通电话。”

    魏桂堂挂上了电话。魏桂堂的意思,魏振伦当然明白,哥哥是怕连累自己。

    哥哥这样说,魏振伦终于放心了。

    龙海市技术监督局里,更是静的可怕,人们连走路都变得小心起来。

    副局长赵书劲脸色阴沉的极其可怕,他走进了负责仪器勘探的勘探科。勘探科科长孙景山正在检查三套透视仪器。

    孙景山一看副局长赵书劲进来了,连忙道:“赵局长,您来了。”

    副局长赵书劲手里拿出了四张银行卡,小心的放到了孙景山的手里。

    他小声道:“你的,二十万,那三个操作手,每人十万。”

    孙景山的眼睛刹那间变得炽热起来。九十年代初期,龙海市的一套一百平米的房子,也就是八万块。二十万,自己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

    赵书劲看着孙景山道:“都安排好了?”

    孙景山点点头道:“赵局,您放心,这三个人都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绝对可靠。”

    副局长赵书劲狞笑道:“好,孙科长,好好地干。”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停在了龙海医院的病房大楼前,欧阳志远拨通了急诊科主任张冶的电话。

    “张主任,关诗琳小姐住在什么病房?”

    张冶笑道:“欧阳县长,关小姐在高干病房二楼六号。”

    欧阳志远笑道:“谢了。”

    欧阳志远买了一束康乃馨鲜花,走向高干病房。高干病房欧阳志远很熟悉,原来谢德胜老将军就住在这里。

    欧阳志远来到二层六号房,轻轻地敲了敲门。

    “请进!”

    一声十分悦耳好听的女子声音从病房里传了出来,让人心里一跳。

    欧阳志远推开病房门,看到一双清澈透明的眼睛,正看着自己。她正是自己从湖水中救出来的关诗琳。

    欧阳志远笑道:“你好,我来看看你,看你的神色,已经恢复了。”

    关诗琳看到一位身材挺拔、极其阳光的熟悉男子,握着一束康乃馨,走了进来。

    关诗琳长长的睫毛一颤,这人是谁?自己好像见过他。

    特别是他一双深邃的如同星辰一般的眼睛,还有那一笑起来,左边的嘴角就微微上翘的弧度,让自己很熟悉,难道自己这几天梦到的人,就是他,可是又有点不象。

    关诗琳看着欧阳志远道:“请问,你是……。”

    欧阳志远微笑着把康乃馨插在他床头旁的花泥上,轻声道:“你不记的我了?”

    关诗琳仔细的看着欧阳志远,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猛然一亮,红润的嘴唇一张,露出了白玉一般的贝齿,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是你救的我。”

    关诗琳终于想起来了,自己在醒过来的刹那间,看到的就是这双星辰一般的眼睛和阳光的面容。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你终于想起来了。”

    关诗琳那漂亮的脸蛋,一下子红了,染满了彩霞一般,一直红到白皙细腻的脖颈。

    她在半昏迷状态下记得,在水里,是这位年轻人给自己渡了一口氧气,自己才没有窒息而死,是他从水底下把自己从车里救了上来,是他又给自己做人工呼吸……那可是自己的初吻……。

    关诗琳垂下头,颤抖着长长的睫毛,小声道:“谢谢你救了我。”

    欧阳志远笑道:“不用客气,你在醒来的那一刻,已经说了一次谢谢了,来我看看你恢复了没有,有没有内伤。”

    欧阳志远伸手抓住了关诗琳的小手,手指按在了她的脉门上,仔细的号着脉。

    欧阳志远这个号脉的动作,吓了关诗琳一跳,但她并没有躲开挣扎。只是脸色很红。

    当她明白对方是给自己号脉的时候,关诗琳的眼里,露出一丝惊奇。

    欧阳志远眉头皱了一下,看着关诗琳道:“你肺里有伤,我给你开三副中药。”

    “你干什么?”

    欧阳志远的话音未落,门口传来一声阴冷暴戾的声音。佐风帆一步垮了进来,两眼恶狠狠的盯着欧阳志远,伸手去抓欧阳志远的手。

    欧阳志远松开关诗琳的手,闪到到一旁,看着佐风帆,冷声道:“我在给关小姐看病。”

    关诗琳连忙道:“佐风帆,人家在给我看病,你不要多想。”

    佐风帆恶狠狠地盯着欧阳志远道:“诗琳,不要相信他的话,他在给你做人工呼吸的时候,趁机占你的便宜,这个人就不是好人。”

    关诗琳一听,脸色顿时透红,她狠狠地瞪了一眼佐风帆道:“佐风帆,你说什么呢?不要乱说,张主任在现场,都给我说了,人家是在救我,请你不要乱说,急诊科的张主任说,如果不是人家救我,我早就死了,你有什么权力这样说人家?我掉进水里的时候,你在哪里?你明明会游泳,却骗人说不会游泳,你走,我不想见到你。”

    佐风帆的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

    他是很喜欢关诗琳。两家的家长也有这个意思,可是,在关诗琳掉进水里的时候,他害怕了,退缩了。

    这两天,他一直在懊恼的很厉害。

    他恨自己没有勇气跳进水里,去救自己喜欢的女人。他更恨这个叫欧阳志远的男人,不光救了关诗琳,而且还给关诗琳做人工呼吸。

    “诗琳,对不起……”

    佐风帆顿时如同斗败的公鸡一般,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你们在干什么?这是病房。”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院长张延清走了进来。

    “张院长,你好。”

    欧阳志远连忙向张院长打招呼。

    “志远,你怎么在这里?”

    院长张延清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道:“我来看我朋友。”

    张延清看着关诗琳道:“她是你朋友?”

    关诗琳笑着道:“张院长,就是他救了我。”

    张延清一听,笑呵呵的道:“呵呵,关小姐,真的?那你可要好好地谢谢志远,你知道,你能活下来,就是个奇迹,那个地方的水深,有七八米,再加上水下的压力大,你根本打不开车门,志远可有武功,在水下把你救了上来,而且他是一个医术极其高明的医生,急诊科的张主任说,如果不是志远一直在抢救你,救护车到了,也救不过来你。”

    欧阳志远笑道:“张院长,关小姐早已谢过我了,呵呵,我凑巧就在那里。”

    关诗琳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谢谢你。”

    欧阳志远笑道:“你都谢谢好几次了”

    张延清看着志远道:“我听说,关小姐落水的从地方,有两个巨大的漩涡,四五个小伙子都没有游过去,他们的裤腿都被漩涡绞的粉碎,双腿鲜血淋淋,志远,你是怎么游过去的?你在水下是怎么样打开车门的?”

    欧阳志远道:“那两个漩涡吸力极大,我差一点被吸进去,双腿的裤子也被绞烂了,呵呵,我有武功呀,我潜到水底下,双手都没有拉开车门,最后都把门把手拽断了,还是没有打开,最后我只好打烂前面的挡风玻璃,把司机和关小姐扯出来,可惜的是,司机已经遇难了。”

    张延清道:“真是危险之极呀。”

    欧阳志远道:“张院长,关小姐的肺内还有伤。”

    张延清道:“是的,是有一点内伤,我正在治疗,不过,志远,你给关小姐开两副中药,这是你的特长。”

    欧阳志远笑着道:“我正想给她开。”

    关诗琳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你刚才给我号一下脉,就知道我有内伤,你是怎么知道的?”

    欧阳志远一边写药方一边道:“呵呵,这就是中医的神奇,我不光知道你有内伤,而且知道你夜里睡觉的时候,经常咬牙。”

    “你……这也知道?”

    关诗琳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这对中医来说,算不了什么?药开好了,让护士代煎药好了,每天一副,连喝三天就可以了,喝完这三副药,我包你内伤痊愈,而且不再咬牙。”

    关诗琳脸色微红,小声道:“谢谢你。”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道:“关小姐,好好地休息,三天后就可以出院了,张院长,我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欧阳大哥再见。”

    关诗琳看着欧阳志远,摆摆小手。

    院长张延清道:“好的,志远。”

    关诗琳看着欧阳志远的背影道:“张院长,欧阳大哥是副县长?”

    张延清笑道:“是呀,他是运河县的副县长,年轻有为,可惜,不做医生真是可惜了。”

    关诗琳道:“欧阳大哥的医术真的这样高明吗?”

    张延清道:“当然了,去年的时候,燕京的谢德胜老将军突然有病,就是欧阳志远亲自给老将军动的手术,当时,竟然发生了大地震,整个大楼的人几乎都跑光了,但是,志远没有一丝的怯意,和几位大夫,在地震中,给谢老将军做完手术,并在地震中,亲自把谢老将军送到楼下。”

    关诗琳一听,失声道:“谢老将军,谢爷爷,我认识。”

    张延清笑道:“你认识谢老将军?你在燕京?”

    关诗琳的住院卡,没有写明住址,同样隐瞒了身份。

    关诗琳笑道:“是的,我是从燕京来的,我想起来了,谢爷爷的老家,就在龙海,我见过马奶奶,还有谢爷爷的小孙子小虎子。”

    张延清笑道:“哈哈,那小家伙,可机灵了,老将军还好吗?”

    关诗琳道:“谢爷爷很好的,精神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