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狗胆包天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十章狗胆包天

    欧阳志远这句话,让另外的三位行长心里十分的解气舒服。

    常务副县长李明学心道,欧阳志远这家伙,什么话都敢说,不过,石军武这个人的人品不行。

    丁治国心道,这位年轻的县长不错,以后,要和他多交流一些。

    丁治国举起酒杯,看着黄晓丽笑道:“黄县长,感谢你的盛情招待,银行和地方政府都是互相帮助、互相扶持的,现在,运河县遇到了百年不遇的水灾,农民兄弟们种植粮食不容易,我们也不能看着这些水稻被淹死绝产,来,为了我们的合作,干杯。”

    丁治国讲的话,就是有水平。

    黄晓丽笑道:“谢谢在座的各位行长了,我先干为敬。”

    黄晓丽说完,微微的扬起她秀美的脖颈,喝光了杯中的红酒,那精美白皙的锁骨一闪,让石军武的眼睛都直了。

    建行的张福亮笑道:“丁行长说的好,我们一直和县政府合作的很愉快,来,大家干杯。”

    蔡思鹏道:“我们农行,就是农民兄弟的银行,也是他们自己的银行,抗洪救灾,我们责无旁贷,咱们大家共同喝了这杯酒。”

    “来,干杯。”

    欧阳志远笑着举起了酒杯。

    石军武的脸色很不自然,但所有的人都举起了酒杯,他值得端起了酒杯和大家碰了一下,但他的心里早已恶毒的在咒骂欧阳志远。

    大家连喝了三杯后,气氛变得热烈起来。

    常务副县长李明学端起酒杯看着自己的老同学张福亮笑道:“张行长,你准备贷给我们县政府多少钱呀?”

    李明学早已知道张福亮要贷给县政府二百万,他这样问,是故意找到这个话题,让另外三家好表明能放多少贷款。

    张福亮也明白李明学的意思,他笑道:“我们建行一直和县政府合作的很愉快,现在,县政府碰到困难,我们不能不帮,原来打算贷给县政府一百万,但我派人调查了运河县水稻受灾的情况,受灾确实比较严重,我们建行决定,再追加一百万,共计二百万。”

    黄晓丽举起酒杯道“谢谢张行长的帮助,我们县政府会记住你们的帮助的,来,谢谢。”

    两人微笑着碰了一杯酒。

    丁治国一看张福亮表了态,人家给了二百万,自己也不能示弱,他笑道:“黄县长,我们中行最近资金有点紧张,但是,我们会全力以赴的支持县政府工作的,我们贷给你们二百万。”

    黄晓丽很感激的看着丁治国道:“谢谢丁行长。

    蔡思鹏举起酒杯道:“我们农行是农民兄弟的银行,我们不会看着农民兄弟受灾而不管不问的,我们贷给县政府三百万。”

    欧阳志远一听蔡思鹏放贷三百万,他高兴地举起酒杯道:“谢谢蔡行长的慷慨,我以后有了钱

    ,一定存进农业银行。“

    石军武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心里极其的鄙视,嘿嘿的嘲笑道:“欧阳县长,哈哈,就你那点工资,你一年不吃不喝,能有几个钱?不够蔡行长的几包烟钱。”

    欧阳志远道:“我的工资再少,是我正正当当挣得,存进农业银行,就说明,我有一颗感恩的心,蔡行长不会嫌少的。”

    蔡思鹏笑道:“能获得欧阳县长的支持,我当然不会嫌少的,呵呵,石行长,你准备帮助县政府多少呀?”

    石军武道:“我们工商行比不了你们农业银行呀,我们放贷一百万吧。”

    蔡思鹏撇撇嘴道:“嘿嘿,一百万,对你们工商行来说,根本不算钱,能拿出手来吗?运河县工业园的资金流动,大多数走的是你们工商行的户头,你们得到的利益,比我们都要多的多。利益都是相互的,现在县政府有了困难,你贷款一百万,是不是太小气了?”

    石军武冷笑道:“现在我们工商银行资金紧张呀,这一百万,还是从别的地方掰过来的。”

    黄晓丽笑道:“谢谢石行长,一百万也不少了。”

    欧阳志远笑道:“不谈钱了,谈钱太俗,来,我们喝酒,大伙尝尝我家自酿的酒。”

    欧阳志远拎起那箱子酒,拿出两瓶玉春露。

    石军武一看那个包装箱,没有一个字,又听欧阳志远说是自酿的酒,顿时嘿嘿嘲笑道:“自家酿的酒?是那种一块多钱一瓶的地瓜酒吧,里面可别掺有工业酒精,能和茅台相比吗?我还是喝茅台吧。”

    石军武绝不放过打击欧阳志远的机会。

    欧阳志远道:“石行长不喝,正好节省了,喝了也是浪费……。”

    黄晓丽心道,这家伙说话说得太满,一会志远打开酒瓶,石军武一定会后悔的。

    欧阳志远打开了玉春露,一股甘醇好闻的酒香,刹那间就弥漫了整个房间,让人精神一震,神采奕奕。

    几个行长可都是饮酒高手,什么好酒没喝过?当欧阳志远说出要喝自家酿造的酒,他们都没有表示什么,以为欧阳志远在开玩笑。当欧阳志远打开酒瓶,那股甘醇的酒香飘进鼻子里的时候,所有认得脸上都露出了震惊和惊奇的表情。

    我的天哪,这是什么酒?酒味这么甘醇,好酒呀。

    欧阳宁静酿的这批酒,比上次的玉春露,酒味要浓烈一点,味道口干更佳。

    丁治国更是酒中的高手,他一闻到这酒味,禁不住狂喜道:“玉春露!好像是玉春露,不过又比玉春露的香味浓烈一点,志远,你怎会有玉春露?玉春露竟然是你家酿造的?这怎么可能?”

    欧阳志远一边给他倒酒,一边惊奇的道:“丁行长,您怎么会认识玉春露?”

    丁治国强忍着想立刻喝一口的强烈冲动道:“我在山南省开会的时候,我粘了一个父辈的光

    ,一起去拜访山南省分行行长严加阳行长。严行长和那位父辈朋友关系极好,他拿出了一瓶珍藏的玉春露,我是小辈,我只能喝一杯,人家就没有再舍得给我倒。“

    欧阳志远笑道:“这就叫玉春露,是我父亲酿造的。”

    丁治国惊奇的道:“真的是玉春露?你和严行长是什么关系?”

    欧阳志远笑道:“我和严行长没有什么关系,呵呵,肯定是我送人的酒,被人家转送到了严行长的手里。”

    欧阳志远知道,秦剑的母亲,也就是自己的二舅母王娟,可是省工商银行的行长,这酒很可能是舅母送给严加阳的,他们都是银行系统的。

    丁治国看着欧阳志远兴奋的道:“欧阳县长,玉春露现在山南省官场中,都是作为珍贵的礼品赠送给上级的,呵呵,想不到,在这里,竟然能喝到这种珍贵的酒。”

    欧阳志远笑道:“玉春露是真正的纯手工酿造,产量不多,山南省的领导们手里有一部分。”

    张福亮他们一听丁治国这样说,每个人的眼里,都露出惊奇的神情。

    欧阳志远的关系,竟然能伸展到山南省的领导那里,真是不简单呀。

    丁治国微微的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酒香,玉春露的甘醇酒香刹那间进入了他的五脏六腑和骨髓,让他有种沐浴在三月春风里一般,全身说不出的通泰。

    好酒,真是好酒呀。

    欧阳志远给每个人都倒了一杯,但却没给石军武倒。

    张福亮、蔡思鹏和李明学闻着酒香,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不喝酒不知道好酒对酒鬼的吸引力是多大。

    就在欧阳志远打开玉春露的时候,石军武闻到了那种让人**的酒香,后来听到丁治国说的那些话,他刹那间就后悔的肠子都青了。石军武本身极其喜欢喝酒,酒量更大,他能喝二斤茅台,不带醉的。现在一闻到这甘醇的玉春露,他的口水差点流出来。

    欧阳志远给别人都到上了酒,就是没有給自己倒,而且还说自己喝了就是浪费,这让石军武气的差点晕过去。

    黄晓丽看到欧阳志远没有给石军武倒酒,她知道欧阳志远是故意的,就笑道:“欧阳县长,给石行长满上吧。”

    欧阳志远笑道:“黄县长,我这个玉春露是地瓜酒,里面还掺杂着工业酒精,人家石行长是喝茅台长大的,根本看不起我的酒,嘿嘿,还是让石行长喝茅台吧。来,大家相聚在一起,就是缘分,咱们共同干一杯。”

    丁治国笑道:“好,今天我要好好地品尝一下玉春露。”

    众人的酒杯碰在一起。

    常务副县长李明学更喜欢喝酒,他听到了丁治国的介绍后,早就忍耐不住了,在碰杯后,他仔细的品了一小口酒,刹那间,那香醇的甘甜顺着喉咙流进了胃里,瞬间就扩散到骨髓里,让人精神一振,极其的舒服。

    “好酒呀,呵呵,志远,想不到你父亲竟然有这手艺,不错。”

    李明学说着话,一口喝干了玉春露。

    “好酒,不错。”

    众人都感觉,今天才喝到了真正的好酒。

    众人把两瓶玉春露喝的一干二净。欧阳志远带来一箱子,正好十瓶,喝了两瓶,还剩下八瓶,欧阳把这八瓶酒分给了丁治国、张福亮、蔡思鹏和李明学。

    众人顿时大喜,纷纷感谢欧阳志远。

    九点多钟,众人结束了这场宴会。

    丁治国、张福亮和蔡思鹏成了欧阳志远的朋友。石军武却成了欧阳志远的敌人。

    任何人成为欧阳志远的敌人,他都会倒霉的。

    第二天早晨五点钟的时候,欧阳志远就开车去了龙海。

    他要在市里领导刚一上班的时候,就能见到领导们,免得扑空。

    不到八点,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就出现在市委大院里。

    他来到市委周书记的办公室前,正看到秘书宗鹏飞走了过来,他连忙道:“宗大哥。”

    宗鹏飞一看是欧阳志远,笑道:“志远来了,要见周书记?”

    欧阳志远道:“是的,宗大哥,周书记有时间吗?”

    宗鹏飞道:“到我办公室等一下,魏副书记在向周书记回报工作。”

    两人来到宗鹏飞的办公室,宗鹏飞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水道:“怎么样,运河县的工作还顺利吧?”

    欧阳志远道:“运河县连降暴雨,今年春稻就怕要减产,很多水稻都被淹在水里。”

    宗鹏飞一指外间的办公室道:“你看,古雪、天台、雨阳的人,都来向周书记回报工作来了,他们县的雨水和你们运河县一样多,都是来要钱的。”

    欧阳志远透过玻璃,果然看到古雪县委书记向永刚、天台县委书记钟继斌、雨阳县委书记贺子山都在等候。

    宗鹏飞看了看表道:“魏副书记快出来了,我去一下。”

    欧阳志远道:“你去吧,宗大哥。”

    宗鹏飞走进了周书记的办公室,不一会,副书记魏振伦走了出来。

    透过玻璃,欧阳志远看到了这位党组书记。魏振伦有五十多岁的年纪,长得人高马大,大鼻子大眼,脸色黝黑,却长了一个鹰钩鼻子,这就增加了他的霸气和阴厉,特别是他的一双眼睛,精光闪烁,给人一种极其强势的感觉。

    魏振伦是佳腾建设集团魏桂堂的弟弟,魏桂堂在水坝乡的大坝上,偷工减料而不被人发现,就是仗着副书记魏振伦的势力,看来,这个老家伙,要是自己的敌人了。

    欧阳志远等了一会,宗鹏飞过来让欧阳志远进去。

    欧阳志远走进周书记的办公室,连忙和周书记打招呼。

    “周书记,我来向您汇报工作了。”

    周天鸿道:“坐下吧,志远。”

    欧阳志远道:“谢谢周书记。”

    周天鸿道:“志远,工作怎么样?”

    欧阳志远苦笑道:“周书记,今年的雨水太多了,运河县连降暴雨,今年春稻就怕要减产,很多水稻都被淹在水里,我正在筹集资金,购买抽水机、柴油机、电线,抗洪救灾。”

    周天鸿道:“今年整个龙海市的降水比往年要多很多,几个县都受灾严重,志远,你要充分发挥你的主观能动性,抗震救灾。”

    欧阳志远道:“这不,今天我到周书记这里来了,就是要发挥主观能动性,向您求援来了。”

    周天鸿道:“来要钱?”

    欧阳志远道:“要钱只是一个方面,还有别的事,向您汇报。”

    周天鸿道:“说说你们抗洪救灾的打算。”

    欧阳志远拿出郭明拍的那些照片给周书记看,又说了自己需要资金的情况。

    周天鸿道:“你昨天不是找了运河县四家银行,要了八百万吗?”

    欧阳志远一愣,随即道:“周书记,您的情报真准,我要了八百万,可惜还差八百万呀。”

    这是哪个王八蛋偷偷泄露的消息?本来想多要点,这下完蛋了。

    周天鸿笑道:“你有八百万了,你们县里的财政,又拿出了二百万,你手里已经有一千万了,够你用的了。”

    欧阳志远道:“周书记,还差六百万呀,你让我到哪儿去弄去?”

    周天鸿道:“志远,市里的财政也很困难,我给你一百万,剩下的你自己再想办法,你看,外面还有三位在等着,也是老要钱的,我每个人只能给五十万,给你一百万,主要是你们运河县种植了大批的水稻。”

    欧阳志远苦笑道:“好吧,一百万总比五十万多点。”

    欧阳志远又把云河县工业园污染严重的事向周天鸿汇报了一遍。

    周天鸿到:“志远,南水北调项目已经开始启动,国家为了确保南水北调的水质安全,马上就要派遣环境监察小组到运河沿线视察。”

    欧阳志远道:“周书记,他们已经来了。”

    周天鸿一愣道:“你说什么?监察组来了?市里怎么会没有接到通知?”

    欧阳志远道:“他们昨天就来了,但在巨山湖大坝上,出了车祸,一个叫关诗琳的监察一室副主任,掉进了湖里,被我救了上来,他们住进了龙海医院,我就是来向您来回报这件事的。”

    周天鸿连忙道:“志远,你快说说事情的经过。”

    欧阳志远就把自己道巨山湖大坝上视察,遇到关诗琳掉进湖里的经过说了一遍。

    周天鸿听完志远的话,沉思了一下道:“看来,我们还不能到医院去看望他们。”

    欧阳志远道:“他们现在来是暗访的,您要是带着官员去到医院看人,肯定会打乱他们的计划,人家会不高兴的。”

    周天鸿点头道:“志远,你不是救了那个副主任吗?你可以去看他的,有什么情况,你向我回报。”

    欧阳志远道:“好的,周书记,我今天来,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

    周天鸿道:“什么不好的消息?”

    欧阳志远拿出十几张照片道:“周书记,您看。”

    周天鸿一看照片,吃惊的道:“这不是巨山湖上的防洪柱吗?怎么都被撞断了?”

    欧阳志远道:“关诗琳副主任的奥迪就是撞断了这些防洪柱子,掉进了巨山湖的。”

    周天鸿一惊,看着欧阳志远道:“这么粗的水泥柱子,怎么会被撞断?”

    欧阳志远道:“因为这些防洪住里面,根本没有钢筋,里面是竹条,是典型的豆腐渣工程。”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佳腾集团敢这样做?”

    周天鸿仔细一看照片上那些水泥柱子上断茬的特写,更是大吃一惊,脸色变得极爱难看。

    “嘭!”

    周天鸿抓起一个茶杯,狠狠地摔在地上。茶杯在地上粉碎。

    那些断为两截的水泥柱里,的确是竹条。

    欧阳志远指着另一张照片道:“您看这张照片,这根竹条是从大坝主体里面伸出来的,我怀疑整个大坝里面,没有钢筋,或者是钢筋和竹条混编,去年水坝乡大坝决口,就是因为大坝里面没有钢筋而造成决口的。”

    周天鸿暴怒了,他咆哮着道:“两个多亿的大坝,竟然是豆腐渣工程,佳腾集团的魏桂堂这是找死呀。”

    欧阳志远道:“立刻让市技术监督局派人用仪器勘探大坝主体,如果大坝主体里面确实是竹条和钢筋混编,立刻采取补救措施,否守,今年的雨水更多,整个大坝就会有垮塌的危险,大坝下面的十几自然村就危险了,还有几万亩水稻。”

    周天鸿立刻拨通了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得出电。

    “马明远,你立刻带着技术监督局局长高建强、水利局长李坤,到我这里来。”

    周天鸿又拨通了市长郭文画的电话:“郭市长,你带着主管水利建设的唐广振来我这里。”

    打完这些电话,周天鸿脸色铁青的点了一颗烟,狠狠地抽了一口。

    欧阳志远道:“周书记,先不要大张旗鼓,等到探明大坝主体工程内部的情况后,在说。”

    周天鸿道:“我们党的一贯方针就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嘿嘿,这些人真是胆大包天,两个多亿的国家工程,都敢造假,真是作孽。”

    欧阳志远在周天鸿身上,感到了股股强烈的杀气。周天鸿磨刀霍霍了。

    欧阳志远道:“周书记,我回避一下吧。”

    周天鸿道:“不必回避,你主管的就是运河县的水利,在整个勘探过程中,你就作为运河县的代表,进行监督,你同样要监督市技术监督局的那些人,你要知道,在建设大坝的过程中,市里的技术监督局也参加了监工和验收,这里面肯定有内鬼,还有你们的运河县,这么大的工程,竟然造假,你们县政府也不干净,你要给我瞪大双眼。”

    周天鸿现在在怀疑很多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