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狗改不了吃屎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十九章狗改不了吃屎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走了进来,笑道“王书记找你干吗?”

    欧阳志远道:“明天让我到市里要钱,不知道,今天晚上四大银行能给多少?”

    黄晓丽道:“我已经给周书记汇报了运河县的涝情,周书记说了,整个山南省的雨水都偏多,很多地方都正在受灾,现在,龙海市的资金同样紧张,就是给,也给不多,关键是我们自己要想办法。”

    欧阳志远笑道:“明天我到市里,挨个的泡蘑菇,如果周书记不给钱,我就不从他的办公室里出来,我就让他把我调回傅山县。”

    黄晓丽笑道:“那你就去泡蘑菇吧,今天晚上,你带上几瓶玉春露,每个银行行长送两瓶。”

    欧阳志远道:“我刚才碰到李明学副县长了。他和建行行长张福亮是同学。”

    黄晓丽一听,顿时大喜,看着欧阳志远道:“真的?晚上把李县长邀请过来。”

    欧阳志远道:“李学明肯定要去,张福亮答应给你一百万,李学明一说,张福亮又加了一百万。”

    黄晓丽一听,高兴的不得了。

    “二百万,不错。”

    欧阳志远看看表,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欧阳志远道:“我去医院看看一位农机厂的职工,晚上阳泉大酒店见。”

    宴请四大银行的包间,就在是石墨兰的阳泉大酒店。

    欧阳志远开车来到运河人民医院,直奔外科病房。

    林小雅的妈妈宋桂兰在吃了欧阳志远开的中药后,恢复的很快,脸色有了一丝红润。她一看欧阳志远来了,立刻就想坐起来。

    欧阳志远连忙扶住她,轻声道:“不要坐起来,好好的休息。”

    “谢谢您,欧阳县长,我好多了,医生说,我的那个病灶,竟然小了一点。”

    宋桂兰的脸上,带着对生命强烈的渴望。她不想死,她还有乖巧的女儿、听话聪明的儿子。

    欧阳志远给宋桂兰号了号脉,她的脉搏,变得强劲起来。

    “呵呵,恢复的不错,几天之内,就可以动手术了。”

    欧阳志远感到很惊奇的道。宋桂兰之所以恢复的这样快,一是欧阳志远的中药起到了作用,第二就是,宋桂兰对生命的留恋和强烈渴望。

    外科主治医师张庆山走了进来,他一看到欧阳志远,立刻走了过来,连忙伸出手来道:“欧阳县长,您好,你的中药神奇极了,宋桂兰的病灶竟然小了,简直就是奇迹。”

    欧阳志远笑道:“病人能否康复,主要有两点,第一是药物,第二就是信心和心情。”

    张庆山道:“宋桂兰的病灶变小,看看能不能最后消失?免除手术?”

    欧阳志远知道,宋桂兰的乳腺癌,可不是良性的,随时就有转移扩散的可能,自己的中药再厉害,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能彻底的治愈宋桂兰的癌症,癌症,可是世界上最难攻克的难题,自己,又不是神仙。

    “不行,张主任,两天以后必须动手术,彻底切除病灶。”

    欧阳志远说的很坚决。

    张庆山点头道:“那好吧,手术我来做。”

    张庆山说完,拉住欧阳志远走出了这间病房,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我想请你给一个病人看病。”

    欧阳志远笑道:“可以呀,只要是病人,不论是什么人,不分贵贱贫富,我都可以看的。”

    张庆山道:“欧阳县长,你不做医生,太可惜了。”

    欧阳志远笑道:“我虽然进入了官场,但我一直没有停止给人看病,我是两方都不耽搁。”

    张庆山笑了。

    两人来到一间高干病房,张庆山推开门道:“欧阳县长,病人在这里。”

    欧阳志远走进病房,一下子看到了一个认识的人。

    运河县委的党组书记姚万明书记。

    病床上,是一位年逾古稀、瘦骨如柴的老人。

    欧阳志远连忙打招呼道:“姚书记,您好。”

    党组书记姚万明一看欧阳志远来到了,立刻站了起来道:“志远,你来了,我早就想请你来,给我父亲看看。”

    姚万明的父亲姚志国是龙海市的老市长,很早之前都退休了,老人在两年前就得了脑血栓,摔倒过一次,从此就成了植物人,一直躺在医院里。

    好在,老人是国家的干部,一切都是免费的。

    姚万明和张庆云的关系不错,今天张庆云就把欧阳志远请过来了。

    党组书记姚万明原来并不知道欧阳志远的中医医术是那样的高明,经过张庆云一说,姚万明就想请欧阳志远来给老人看病。

    再高尚的人进入官场后,脑子里想的都是升迁,党组书记姚万明同样不例外,明年就到了换届期了,姚万明今年五十正,还能更进一步。

    老爷子只要不死,凭借老爷子的人脉,姚万明进入龙海市工作,是很有希望的,但是,老爷子现在情况很不稳定。要是老爷子拜拜了,姚万明知道,在这个人走茶凉的社会,自己再想凭借老爷子的人脉,根本不可能了。

    因此,姚万明一定要让老爷子活到换届后。

    欧阳志远道:“姚书记,给老人家看病,你说一句话,我立刻就会来的,什么请不请的,您不要客气。”

    姚万明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他笑着道:“好,志远,以后你工作上的事,我会全力支持你的。”

    姚万明是县委县政府主抓党务的党组书记,是县委常委,他在常委会上,有着决定性的一票。欧阳志远能取得他的支持,对欧阳志远以后的工作,绝对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姚书记。”

    说着话,欧阳志远开始给姚志国号脉。手指刚搭上老人的手腕,欧阳志远的眉头皱了起来。老人已经到了灯枯油尽的时候了,最多能撑半年。

    欧阳志远看着姚万明,想说什么。张庆云走了出去。

    姚万明两眼露出渴望的神情,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怎么样?”

    欧阳志远道:“老人还有半年的时间。”

    姚万明的眼里,立刻暗淡了下来,喃喃的道:“还有半年……,等不到换届了。”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顿时明白了姚万明的想法。

    姚万明是想让老人家活到换届后,他好借助老人的人脉。

    欧阳志远的心里开始鄙视起来姚万明,顷刻间,对姚万明的好印象,轰然倒塌。

    人不能这样的。

    欧阳志远想起了自己在去江南省的飞机上,给江东省副省长、永和能源集团董事长张倡顺的父亲看病的情况,和姚万明的情况一样。都是想借助父亲最后的光环和人脉,来冲击这次换届的官场。

    姚万明猛然抓住了欧阳的手道:“志远,能不能让老爷子再多活半年?,如果能,我以后会全力支持你的工作的。”

    欧阳志远沉思了一下,他知道,现在自己和县委书记王广忠早晚会有冲突的,姚万明本身就和王广忠有点不和,自己可以借这个机会,把姚万明拉过来。

    欧阳志远看着姚万明道:“我不是神仙,并不能定人的生死,但要是通过药物,让人多活半年,还是可以办到的。”

    姚万明一听,顿时狂喜至极,高兴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欧阳志远仔细的给姚志国开了三副药,递给姚万明道:“姚书记,一个星期后,我再来给老人家开三副。”

    姚万明拿着药方道:“志远,怎么服用?”

    欧阳志远道:“一天喝一副,连喝三天。”

    欧阳志远走出病房后,看到张庆山站在外面。

    张庆山满脸惊异的看着欧阳志远,小声道:“你竟然能用药物,让人多活半年?延长人的生命,这怎么可能?我绝对不相信。”

    欧阳志远笑道:“你没有学过中医,当然不知道中医的神奇。我能让老爷子多活半年,其实很简单,就是用药物温润老人家的内脏器官,激活他的生机潜力。可惜老人家的身体太弱了,如果再强壮一点,我可以延长老人的生命一年的时间。”

    “一年的时间?”

    张庆山吃惊的看着欧阳志远,眼里露出了极其震惊的眼神。

    欧阳志远笑着点点头。

    “欧阳县长,我能不能学中医?”

    张庆山一脸的渴望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可以呀,但我可没有时间教你,你在业余的时间,可以到龙海我家里的诊所去学习,我父亲和朱师叔的医术,都比我要高出很多。”

    张庆山道:“太好了,我哥哥就在市政府工作。”

    欧阳志远笑道:“你哥哥?”

    张庆山道:“我哥哥叫张庆云,给常务副市长马市长当秘书。”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笑道:“我说你的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呵呵,你是张秘书的弟弟,呵呵,我和张秘书很熟。”

    张庆山道:“这个星期的周末,我就去你家的龙海诊所学习。”

    欧阳志远道:“你什么时间去都可以,哈哈,光汤头歌都够你背诵两年的。”

    张庆山道:“我可是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汤头歌根本不用背,我看一遍都会背。”

    欧阳志远笑道:“但愿如此吧。”

    欧阳志远回到宋桂兰的病房,就看到了林小雅回来了,正在喂妈妈开水。

    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怎么一直没看到过醉鬼林跃峰来过?难道这家伙还没有改掉喝酒赌博的毛病?他没到农机厂上班?

    欧阳志远走进病房道:“林小雅,放学了?”

    林小雅一看是欧阳县长,连忙道:“欧阳大哥,你来了。”

    欧阳志远把林小雅拉到外面道:“你父亲一直没来过?”

    林小雅眼圈一红,点点头,但咬着牙道:“欧阳大哥,我说过,我没有父亲,他根本不配做我父亲。”

    欧阳志远终于知道了,林跃峰又在说谎了。酒鬼和赌鬼的话,都没有实话,都是不要脸的人。

    林跃峰真不是人。

    “林小雅,你知道你父亲经常去什么地方吗?”

    欧阳志远看着林小雅道。

    林小雅恨声道:“君山路的青山绿水夜总会。”

    欧阳志远知道这个地方,那是一个很大的夜总会,就距离石墨兰的阳泉大酒店不远。

    离晚上的饭局还有一点时间,欧阳志远走出医院,开着车直奔阳泉大酒店。

    在经过君山路的青山绿水夜总会的时候,欧阳志远停下车,看着灯红酒绿的夜总会,人来人往,十分的热闹。

    几个身着暴漏的年轻女子,站在门前,招呼客人

    嘿嘿,生意不错呀,但愿里面是正经的生意。

    欧阳志远刚想开车,猛然看到一个人,踉踉跄跄的从青山绿水夜总会里冲了出来,后面几个彪形大汉,手里拎着钢管砍刀,在后面疯狂的追了出来。

    “站住,林跃峰,别跑。”

    “再跑,抓住砍死你个王八蛋。”

    几个身上纹着骷髅毒蛇恶鬼之类的家伙,在后面嗷嗷的叫着。

    欧阳志远一看前面的那个人,正是林跃峰。

    林跃峰这是得罪谁了?看着那些手拿钢管砍刀的家伙,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欧阳志远开车跟了过去。

    林跃峰被酒色掏空了身子,没跑出多远,就被几个大汉追上。

    一个家伙抡起钢棍,打向林跃峰的后背。

    “嘭!”

    一声闷响。铁棍打在了林跃峰的后背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啊!”

    林跃峰一声惨叫,一个踉跄,摔出很远。

    “饶命呀,各位大哥,饶命呀,我有钱一定给你们,再宽限两天吧。”

    林跃峰一看跑不了了,他趴在地上,嘭嘭嘭!,连续给几个十分凶恶的大汉,磕起头来。

    “宽限你妈个逼,再不还钱,老子今天就砍断你一条腿。”

    一个大汉恶狠狠的挥舞着寒芒四射的砍刀。

    “嘿嘿,听说这个狗日的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儿,在县中学上高三,嘿嘿,林跃峰,你再不还钱的话,哈哈,哥们把你女儿抓来好好的玩玩,让她在夜总会挣钱换帐。“

    一个面目阴森的家伙,淫笑着道。

    “林跃峰,今天不还钱,就要留下你一只手。”

    一个光着上身,身上纹了一只猎豹的大汉看来是个小头目,两眼恶狠狠的盯着林跃峰道。

    “豹哥,你再宽限几天吧?我现在确实没钱。”

    林跃峰苦苦哀求着。

    那个叫豹哥的家伙,没有说话,两眼露出恶毒的寒芒,刀光一闪,一刀砍向林跃峰的一只手。

    欧阳志远脚尖一弹,一颗石子发出尖利的怪啸,飞了出去,正打在那个叫豹哥的刀锋上。

    “当!”

    一声爆响,豹哥只觉得一柄重锤狠狠地打在自己的刀锋上,户口发麻,砍刀握不住了。

    “嗖!”

    砍刀飞了出去,砍在了旁边的一棵树干上,刀尾剧烈的颤抖着,发出强烈的轰鸣。

    “哪个王八蛋多管闲事?老子砍死你。”

    豹哥连忙四处寻找打掉自己砍刀的人。

    “哼!”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从旁边走了过来。

    豹哥一看是个小白脸走了过来,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阴冷,恶狠狠的道:“你狗日的找死,竟然敢管我豹爷的事,给我狠狠地打。”

    几个大汉嗷嗷叫着挥舞着铁棍扑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一脚踹在一个大汉的肚子上。嘭的一声闷响,大汉惨叫着砸进了冬青中。另一个大汉手中的钢管,发出尖利的怪啸,砸向欧阳志远的脑门。

    欧阳志远一掌劈在他的手臂上。

    “嗖!”

    这家伙的手臂顿时不听指挥,手腕一拐弯,一棍就砸在了一个同伴的头上。

    “嘭!”

    那家伙身子一软,晕了过去。欧阳志远一脚就把他踹了出去。

    豹哥一看自己的几个手下,眨眼间就被这个小白脸打到,他一声怒嚎,一拳砸向欧阳志远的面门。欧阳志远不退反进一脚踹在了他的胸口上。

    “嘭!”

    豹爷被欧阳志远一脚踹飞五米开外。

    豹爷爬起来就跑,他的几个手下早就跑得没有影了。

    嘿嘿,脓包。

    欧阳志远一看林跃峰,这个王八蛋早就跑得不知所终。

    欧阳志远一看表,时间到了,他立刻发动越野车,奔向阳泉大酒店。

    等到豹哥从青山绿水夜总会喊来人,欧阳志远的车,早就没影了。

    豹哥嚎叫着道:“找到林跃峰,砍了他一条腿。”

    欧阳志远拎着一箱玉春露,来到贵宾大厅,就看到,黄晓丽和常务副县长李学明在和一位五十多岁的富态中年人说着话。

    “黄副县长、李县长,你们先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

    李明学笑道:“志远,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建行的张行长,张行长,这位就是主管农业的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连忙伸出手来道:“张行长,您好。”

    张福亮看着欧阳志远,眼里露出极其震惊的神情。这位就是半年内,在傅山招商引资一百多个亿,把傅山县的农民领出贫困的副县长欧阳志远?这么年轻呀。

    “呵呵,欧阳县长,你好,想不到你这样年轻。”

    张福亮站起来,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

    欧阳志远笑道:“张行长,呵呵,我长得显得年轻,其实,我也不小了,今天我要和张行长好好地喝一杯,感谢张行长多我们县政府的支持。”

    张福亮笑道:“互相帮助,欧阳县长如果能让你认识的那些大的财团,在周转资金的时候,把资金通过我们建行,呵呵,你们县政府需要贷款,我会尽力帮助的。”

    张福亮在来之前,他调查了欧阳志远在傅山县招商过来的那些企业,特别是台湾恒丰、清灵药业、天信药业、红太阳集团、绿疏集团、金鑫、凯旋,这些集团公司的资金极其雄厚,如果能通过建行走账,自己业绩达到一定的程度,就能进入龙海建设银行的高层。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好说,张行长。”

    这时候,外面走进来三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这三位是运河县工商银行分行长石军武、中国银行分行长丁治国、农业银行分行长蔡思鹏

    黄晓丽和李明学连忙站起来。

    黄晓丽笑道:“欢迎石行长、丁行长、蔡行长赏光到来。”

    石军武走过来,握住了黄晓丽伸过来的手笑道:“黄县长邀请,我们怎敢不来,我们银行要配合政府的工作呀。”

    这家伙握住了黄晓丽的手,好像不舍得松开,而且还用食指偷偷地挠了一下黄晓丽的手心。

    欧阳志远心道,这个王八蛋,竟然敢调戏自己的女人,这个王八蛋,真是色胆包天,嘿嘿,招惹老子的女人,你狗日的倒霉了。

    黄晓丽笑道:“那我要谢谢石行长了,这次你们可要多多的支持我们一下了。”

    石军武仍旧没有放开黄晓丽手的意思。

    石军武笑道:“那是肯定的。”

    欧阳志远一步跨了过来,笑嘻嘻的一把抢过石军武的手,握在手里道:“石行长,你好。”

    石军武见过黄晓丽两次,他被黄晓丽的美丽高贵惊呆了。天底下,竟然有这么漂亮的女人,而且还是位那县长,真是让人想不到呀。

    黄晓丽的美丽淡雅,是那些小女孩无法比拟的,那种高贵的气质,让石军武很难忘记。

    这次黄晓丽在电话里,提起贷款的事,石军武一口答应,贷给县政府一百万。

    现在,他正握着黄晓丽的手,还想再说几句话,自己的手猛然被一个年轻人抢过来,而且使劲的握在手里,这让他大吃一惊。

    李明学看到石军武握住黄晓丽的手不松开,心里很鄙视石军武,心道,这家伙真是个大胆的色和狼,这可是有很多人在场呀。

    他猛然看到,欧阳一把抓过石军武的手,使劲的握着,而石军武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一片铁青,这让李明学的心里很是高兴。哈哈欧阳志远,真有你的。

    黄晓丽一看欧阳志远要发飙,心道,这小坏蛋,在吃醋。黄晓丽可知道,欧阳志远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谁都敢打,她可害怕欧阳志远揍了石军武,连忙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工商银行的石行长,这位是主管农业的欧阳副县长。”

    石军武一听黄晓丽说,这个年轻人就是欧阳志远,他的眼里里闪出一丝阴冷的寒芒。

    他就是欧阳志远,自己的叔伯兄弟,农业局长石国虎,就是欧阳志远下命令去抓的,这才导致石国虎出了车祸。而且欧阳志远还打过自己的侄子石新桥。

    欧阳志远是自己的仇人。

    石军武这个人极其阴险狡诈,他内心虽然恨极了欧阳志远,但表面上没有流露出来。

    “呵呵,欧阳县长,你好。”

    当下,大家都互相介绍认识。

    阳泉大酒店的老板石默兰走了进来笑道:“黄县长、李县长、欧阳县长,还有各位行长,光临阳泉酒店,蓬荜生辉呀。”

    两位服务员端上来了四瓶茅台,放在桌子上。

    石默兰真是大手笔,一送就是四瓶茅台。

    四位银行行长,一位县长,两位副县长,呵呵,就冲这个面子,石默兰知道,送四瓶茅台,值了。

    四位行长都认识石默兰,都和石默兰打招呼。

    黄晓丽笑道:“石老板,谢谢你了,上菜吧。”

    石默兰道:“好的,黄县长。”

    服务员开始上菜。

    中行的丁治国年龄最大,他坐了主宾,黄晓丽是邀请人,坐了主陪,欧阳志远坐在了黄晓丽的对过,是邀请人助理,另外的三位行长,坐了副主宾,李明学坐在副邀请人的座位上。

    服务小姐开了茅台,黄晓丽喝的是红酒。

    黄晓丽端起酒杯,微笑着道:“今天,感谢四位行长的光临,我代表县县政府谢谢各位行长了,一切的感谢,都在酒中,来,按照龙海市的规矩,先喝三杯。”

    黄晓丽这话,大家都一致通过,没等年龄最大、实力最高、坐在主宾位置上的中行行长丁治国说话,石军武立刻抢过话来道:“好的,我们大家和黄县长一起干三杯,大家一起来。”

    按照规矩,现在应该是丁治国说话。但石军武却目无丁治国,抢了说话权。

    石军武和丁治国本来就有点业务上的矛盾。原来运河县很多工厂的工资发放,都有石军武的工商银行代发,但后来,由于工商的态度不好,很多企业的代发工资,被丁治国的中国银行抢了过来,这就让石军武很是生气。

    丁治国看着石军武抢了自己的话,他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王福亮和蔡思鹏也觉着石军武有点过分。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石行长,不要抢丁行长的话,现在请坐在主宾的丁行长讲话。”

    欧阳志远这句话,等于狠狠地打了石军武的脸。

    欧阳志远这句话,一是说石军武不懂礼貌,二是说他不懂规矩。这让石军武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