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豆腐渣工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十八章豆腐渣工程

    我的天哪,这……这怎么可能?这是什么?

    被撞断的几根水泥柱子里面,竟然不是钢筋。胆子真是打呀,大堤的防洪柱子,竟然也敢偷工减料,这不是豆腐渣工程吗?

    欧阳志远仔细的看着水泥柱子断的茬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来支撑水泥柱子的竟然是竹条。

    这些人真是找死呀,怪不得去年这个地方的大堤决口,赵宗彪,你是怎样当的乡长?我看你这次怎样解释?

    王磊两次找自己的麻烦,赵宗彪都在场,这次我看你还能跑掉吗?

    秘书郭明看到水泥柱子的内部结构,也是吃惊不已,他立刻用照相机,把几根水泥柱子的断口拍了下来。

    如果水泥柱子里是钢筋,那辆奥迪车,就不会连续撞断几根水泥柱子,掉进湖面。这要是让那几个记者知道水泥柱子里面没有钢筋,他们一定会大肆报道,运河县就完了。

    欧阳志远的脸色很不好看,他看着郭明道:“去年决口以后,负责修复水坝乡大堤项目的是什么公司?”

    郭明看着欧阳志远道:“决口前和决口后,都是龙海市的佳腾建筑集团承建的。”

    “佳腾建筑集团?我要这个集团的详细资料。”

    欧阳志远道。

    郭明道:“佳腾建设集团,是龙海市最有名的建筑集团之一,运河开发区的工业园,大部分项目,都是佳腾承建的。董事长魏桂堂是运河县的人大代表,势力极大,他的弟弟,是龙海市委党组书记魏振伦。”

    欧阳志远一听,眉头皱了起来。好家伙,势力不小呀,海市委党组书记魏振伦竟然是他的弟弟。即使势力不小,也不能做豆腐渣工程呀?去年水坝乡大坝决口,肯定和大坝的质量有关。防洪柱里面没有钢筋,怎么能支撑住湖水对大坝的强大压力?哼,这不是犯罪吗?

    欧阳志远走到十米开外的一根防洪柱子面前,猛地一脚揣在一根防洪柱子上。

    “嘭!”

    一声闷响,水泥柱子断为两截。欧阳志远仔细的看着露出的仍旧是竹条,欧阳志远的眼里露出了浓烈的杀机。

    大坝下面,不远处就是两个村庄,这样豆腐渣工程的大坝,要是决了口,对下面的村庄,会造成极大的威胁,这不是置老百姓的生命如同儿戏吗?

    欧阳志远弯下腰,仔细的查看大堤的水泥路基边沿,当他走到五六米远的时候,发现半截竹条从水泥里伸了出来。

    我的天哪,难道整个大堤的主体里面,都是竹条?没有钢筋?

    欧阳志远的冷汗,瞬间就湿透了后背。

    “郭明,三个乡的大坝,都是佳腾集团建设的吗?”

    欧阳志远大声问道。

    郭明道:“不是,莲花乡大坝是金鑫集团沈朝龙承建的,莲花乡大坝是天安集团卫东林承建的。”

    欧阳志远道:“是谁来监督工程质量的?”

    郭明道:“质量监督是各个乡的防洪乡长和县里的工程技术质量监督局来共同监督的。”

    这时候,水坝乡防洪抢险的一个值班人员,走了过来,大声道:“你是谁,干什么的,水泥柱子怎么断了?是你撞断的吗?”

    郭明立刻走过来,看着那个值班员道:“你们负责大堤抗洪抢险的副乡长王宝乐干什么去了?今天大坝上,就你一个人值班?”

    那个值班员一听对方竟然敢直呼副乡长王宝乐的名字,就知道对方不简单,连忙道:“副乡长到乡里开会去了。”

    郭明道:“我们是县政府的,来看看你们防洪措施准备的怎么样了?”

    值班员一听是县里的领导来了,立刻点头哈腰的道:“欢迎县里的领导来检查工作。”

    欧阳志远道:“我看看你们的值班室和抗洪的物资准备的怎么样了?”

    值班员忙道:“我们水坝乡准备的很充足,我给您们带路吧。”

    值班员说着话,带着郭明和欧阳志远走向值班室。

    来到值班室,虽然水坝乡的设施没有莲花乡那样齐全,但也说的过去。

    值班员拿起电话,就要向乡里回报。

    欧阳志远道:“不要汇报了,我们就是顺路看看。”

    值班员一看领导不让回报,只得放下电话。欧阳志远又去看了他们后面仓库里的防汛物资,果然,所有的防汛物资都准备的很充足。

    但是,这些物资准备的再充足,大坝的主体工程,是豆腐渣工程,一旦决了口,这些防汛物资有用吗?

    欧阳志远和郭明在检查完莲花乡大堤后,开车回到了县政府,来到了黄晓丽的办公室。

    市里的检查组,在查农业局的账目时,查出了问题,农业局的财务科长李明伟立刻被控制起来。农业局的工作,暂由副局长侯万生主持。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道:“情况怎么样?”

    欧阳志远道:“所有的水稻都被淹,最近还有强降雨,如果农民手里没有抽水机排水,今年运河县的春稻,就怕要绝产。”

    黄晓丽道:“一千六百万的资金,根本筹集不出来,我上午向王书记汇报了,县财政局,只能拿出二百万,我已经让办公室主任卫建安去把二百万转给商业局了,他们已经派人到江南省长江水泵长去提货,同时,供销社开始准备电线和水管、柴油机、柴油。明天抽水机就能来到,来到的抽水机,先分配给受灾最严重的乡镇。”

    欧阳志远苦笑道:“杯水车新,二百万能买到几台抽水机?”

    黄晓丽道:“我已经联系农业、工商、中国、建设银行的行长了,晚上请他们吃饭,看看能不能贷款,另外,看看能让县工业园的商户们,赞助一些。”

    欧阳志远道:“那些人都是商人,没有利润的事,他们不会干的。”

    黄晓丽道:“每个银行都答应给一部分,看看市里能给一部分吗?”

    欧阳志远道:“晓丽,佳腾建设集团你了解吗?”

    黄晓丽道:“佳腾建设集团是龙海市最有名的建设企业,董事长魏桂堂是人大代表,咱们的工业园就是佳腾集团建设的,石坝乡的大堤,也是佳腾集团承建的。”

    欧阳志远拿出郭明的照相机,调出里面拍摄的照片道:“晓丽,你看看这些照片。”

    黄晓丽接过照相机,看着那些照片,顿时大吃一惊道:“这不是巨山湖大堤上的防洪柱吗?怎么断了这么多?”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看看水泥柱断开的岔口,里面是什么?”

    黄晓丽经过欧阳志远的提示,仔细一看水泥柱里的东西,顿时吃了一惊,一下子站了起来。

    “这里面不是钢筋?是竹条?这怎么可能?这可是大坝上的防洪柱,是要承受几千万吨湖水压力的。”

    黄晓丽震惊的脸色有点苍白。今年防洪大坝要是再决口,志远就要承担责任了。

    欧阳志远道:“这就是水坝乡防洪大坝上的防洪柱,佳腾集团在建设大坝中,肯定存在偷工减料的可能,用竹条代替钢筋。去年水坝乡的大坝决口,就有可能,就是由于大坝主体里面不是钢筋,强韧度不够,导致大坝决口。晓丽,你看这张照片,这根竹条是从大坝主体里面伸出来的。”

    黄晓丽呆呆的看着那根竹条从大坝的主体里面伸出来,她的脸色,渐渐的变得愤怒起来。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道:“这件事,要向王书记回报。”

    欧阳志远道:“向王书记回报?运河县的工业园,大多数项目是佳腾建设集团建设的,而开发区是王书记一手操办建设起来的,我怀疑王广忠和佳腾集团有什么牵扯。”

    黄晓丽的脸色一变,迟疑了一下道:“志远,你不要乱说,任何事情,都要讲证据。向王书记回报,是工作程序。”

    欧阳志远道:“也好,你先汇报一下,我明天到市里去找周书记,看看市里能拨过来一点钱吗?

    黄晓丽道:“那几根防洪柱子是怎样断的?不会是你打断的吧?”

    欧阳志远就把南水北调环保监察一室主任张士亚经过巨山湖,那辆奥迪车栽进湖里,自己救了人的经过说了一遍。

    黄晓丽道:“南水北调项目还没有开始呀?”

    欧阳志远道:“他们只是在东线察看环保,这个项目要是动工,不知道几年以后。”

    黄晓丽道:“我去向王书记汇报这件事。”

    黄晓丽拿着照相机,走向县委书记王广忠的办公室。她走了一半的路程,又停了下来,微微的沉思了一下,又走了回来。

    欧阳志远坐在黄晓丽的办公室里,本来想给市委周书记打电话,他一想,还是明天亲自去一趟吧,事关重大呀。

    他又看到黄晓丽回来了,欧阳志远禁不住笑了,小声道:“你是县长,什么事你要拿主意,不需要什么事情都要想王书记回报吧?”

    黄晓丽道:“算了,这件事,明天你向周书记回报,最好请市里技术质量监督局来勘探一下,看看大坝内部的结构,到底是竹条是钢筋?”

    欧阳志远道:“监督施工的是乡政府和县技术质量监督局,我敢说,这两个部门,都被佳腾集团董事长魏桂堂买通了。”

    秘书赵小云敲了敲门。黄晓丽道:“进来。”

    赵小云道:“欧阳县长,王书记请您过去一趟。”

    欧阳志远心道,王广忠让自己过去干嘛?

    欧阳志远站起身来道:“黄县长,我去一下。”

    来到王广忠办公室门前,秘书冯济远迎了过来道:“欧阳县长,进来吧,王书记在等着你。”

    欧阳志远跟着冯济远走进了王广忠的办公室。

    “王书记,您好。”

    欧阳志远连忙向王广忠问好。

    王广忠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志远,坐吧。”

    冯济远给王广忠添完水后,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茶,退了出去。

    王广忠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让黄县长反应的水稻被淹的情况,我了解了,我们县里的财政本来就很紧,和我黄县长研究后,让财政局拿出了二百万,可是还差很远,明天你到市里,找一下市里的领导,看看能不能争取一部分补助。”

    欧阳志远道:“那好吧,我明天去一趟市政府。”

    王广忠道:“那就这样吧。”

    欧阳志远站起来道:“好的,王书记。”

    欧阳志远走出王广忠的办公室,心道,不知道,市里能给多少钱。可惜呀,自己的朋友都在傅山县,自己不能到傅山县去化缘吧。

    欧阳志远刚转过楼梯,就看到常务副县长李明学从洗手间出来。欧阳志远连忙打招呼:“李县长,您好。”

    李明学今年五十正,按照年龄,他还能干一届,但他的目标就是运河县的县长。

    本来在盘龙河污染事件中,左逸雨被拿下,做了替罪羊,他认为,县长的位置,非自己莫属。但让他想不到的是,凭空杀出一个黄晓丽。

    黄晓丽做了县长的这个位置,让李明学十分的恼怒,他的心里恨极了黄晓丽。

    如果不是黄晓丽的到来,自己现在就是运河县的县长了。

    真是憋屈呀,让一个女人压在身下。

    李明学这一个月在暗暗地找黄晓丽的缺点和漏洞,他只要发现什么对黄晓丽不利的事情,他会立刻毫不留情的展开攻击。

    只有把黄晓丽挤走,自己才能坐到县长的位置。

    可是,黄晓丽是从党校出来的干部,做任何一件事,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竟然没有任何的破绽。

    这家伙住在县政府二号楼的四楼,正好能看到黄晓丽三号楼的家。李明学竟然买了一架望远镜,时常偷窥黄晓丽,希望能发现一点什么。

    但他没有发现任何可以打击黄晓丽的事情。他看到过黄晓丽有一个女儿,这让他很惊奇。

    后来他听说黄晓丽离了婚,女儿跟她生活在一起。

    不过,黄晓丽十分的漂亮,这让李明学内心伸出一丝妒忌,这么漂亮的女人,为什么不是自己的女人?想起来自己那个胖的象马桶一般的妻子,李明学的心就像猫爪一般。

    这个心理让他养成了天天偷窥黄晓丽的习惯。可惜的是,黄晓丽家的窗帘太大太厚,把窗户遮的很严实,根本看不到什么。但越是看不到什么,他越想看。

    “志远,你今天下去了,下面的情况怎么样?涝情严重吗?”

    李明学问道。

    欧阳志远笑道:“我正想向您回报呢,李县长。”

    李明学道:“到我办公室来吧。”

    欧阳志远道:“好的,李县长。”

    常务副县长的秘书是位去年分来的大学生,叫姜舒云,长得很漂亮。

    姜舒云连忙打招呼:“欧阳县长,您好。”

    欧阳志远笑道:“你好,姜秘书。”

    姜舒云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水,放在了欧阳志远面前,她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欧阳志远把自己今天看到的水稻涝情,以及准备筹集资金购买抽水机、电线、柴油机、柴油的事,向李学明汇报了一遍。

    李学明听完后,沉思了一下道:“可以向咱县里的银行,贷一部分。”

    欧阳志远道:“今天晚上,黄县长请县里的工商、农业、建行和中国银行分行的行长们吃饭,就是商量贷款的事。”

    李学明眼睛一亮,笑道:“建行行长张福亮是我的同学,我给他打电话。”

    李学明说着话,拨通了张福亮电话。

    “张行长,我是李学明。”

    运河县建行行长张福亮和李学明的关系一直不错,他一听是老同学李学明,不由得笑道:“学明,你好长时间没给我打电话了?”

    李明学笑道:“我有事求你来了。”

    张福亮笑道:“是不是为了购买抽水机贷款的事?”

    李明学道:“呵呵,正是这件事,你准备贷给我们多少呀,我们可是急着用钱呀。”

    张福亮道:“我答应黄县长贷给你们一百万,现在老同学出面,我就再加一百万,二百万如何?”

    李明学大喜道:“福亮,谢谢了,晚上你要多喝一杯。”

    张福亮笑道:“晚上你来吧,咱们好好的喝一杯。”

    李明学道:“好的,不醉不归。”

    李明学挂上电话,看着欧阳志远道:“对方答应再给一百万。”

    欧阳志远早已听到了,心中大喜,要是每个银行,都给二百万,四个银行就是八百万,自己再筹集点,就够了。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您,李县长。”

    李明学道:“谢什么,我是常务副县长,这也是我的份内工作,志远呀,以后工作上的事,多向我汇报,有什么困难,我一定会帮助你的。”

    欧阳志远道:“好的,李县长。”

    欧阳志远从李明学办公室走出来,走向黄晓丽的办公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