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五章 抓捕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十五章抓捕

    欧阳志远开车来到县政府,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仔细的看着那份农机厂宿舍分配名单。他看了一会,把郭明叫过来道:“郭秘书,你看看上面这些人都是谁,我现在还不认识。”

    郭明道:“好的,欧阳县长。”

    郭明看了一会,脸色顿时变得很凝重,他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农机厂宿舍分配的前一百套住房,都是农机厂职工的,但后四十套,都是分给了外单位的,主要都是县里的领导,有十套竟然还是市里领导的。”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一沉,他一下明白,季光宝的用心险恶。

    前一百套住房说不出什么,但后四十套住房,都分给了县里的领导,如果自己反对,把这四十套住房都要回来,自己就得罪了运河县所有的领导,自己在运河县,将无任何的立足之地。

    而且还有十套是市里领导的。

    怎么办?如果不把这四十套住房要回来,那些没有房子住的职工怎么办?让他们继续住帐篷?自己答应三天之内给他们解决这件事。

    欧阳志远拿着几份明细表,走向黄晓丽的办公室。

    他在走廊里,拨通了李玫和王超然的电话。

    对着电话,吩咐了他们一会。

    嘿嘿,季光宝,三天之内不让你下台,老子就不姓欧阳。

    敲开黄晓丽办公室后,欧阳志远走了进去。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农机厂的职工情绪怎么样?他们恢复生产了吗?”

    欧阳志远道:“我把他们劝了回去,但只要是人,都要吃饭,他们已经半年没有发工资了,现在最主要的是,先解决他们的工资问题。”

    黄晓丽道:“所有职工的半年工资,一共要多少?”

    欧阳志远道:“一共要一百一十万。”

    黄晓丽一听,顿时皱了皱眉头道:“一百一十万,不是个小数目,就是财政局能拨一点,也只能拿出十万,剩下的一百万,就没有着落了。”

    欧阳志远拿出那份职工住房分配表,递给黄晓丽道:“你看看这个。”

    黄晓丽加过那份职工住房分配表,自习的看着,她看完之后,脸色变得很难看。黄晓丽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最后的四十套住房,有三十套是县里领导的,十套,是市里领到的,其中就有市长郭文画的儿子郭玉武的两套,副书记白振伦的儿子白非两套,农业市长王建功的女儿王美娟两套,主管工业的市长张兴勇的儿子张继山的两套,市人大主任楚延年的儿子楚赋予两套。志远,这些关系,不是季光宝能够得上的,季光宝的级别,还不够,这里面肯定还有别人参与。”

    欧阳志远道:“市里的这十套住房先不动,县领的三十套住房,一定要退回来。”

    黄晓丽道:“县领导的三十套住房要是退出来,以后你在运河县的工作,恐怕很难展开,要处处受制。”

    欧阳志远拿起那份职工住房分配表笑道:“要县领导的三十套住房退出来,首先要取得王书记的支持,王书记要是让他们退出来,谁敢不退出来吗?”

    黄晓丽笑道:“王书记会支持你吗?”

    欧阳志远道:“农机厂的几百名职工停产罢工,围攻县农业局的事,肯定会传到市里,这对想进入市里工作的王书记,影响不好,明年就要换届了,王书记可不想让运河县成为市里领导的头疼对象,运河县的稳定,是王书记最希望看到的,如果农机厂的职工,要是到市里去信访告状,王书记会发狂的。”

    黄晓丽一听,不由得笑道:“小坏蛋,什么时候学会分析问题了,而且分析的这样透彻?”

    欧阳志远笑道:“这不是我分析的,而是事实摆在了面前,我这就去找王书记。”

    欧阳直言说完话,拿起那份职工住房分配表,走向王广忠的办公室。

    王广忠这会,正在打电话训斥石国虎,他把石国虎骂的狗血喷头。

    几百名农机厂的职工在罢工后,围攻农业局,这件事已经被人回报到了市委市政府。龙海市常务副市长马明远的秘书张庆云已经打来了电话,语气很是严厉的批评了王广忠。

    虽然张庆云的级别只是常务副市长马明远的秘书,但他的话,就代表马明远。

    现在国家最忌讳的就是集体突发事件,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就负责龙海市的稳定和谐。王广忠在一年后,能否进入市领导的队伍里,马明远的一票,是很重要的。

    王广忠刚训斥完石国虎,他的秘书冯济远走了进来道:“王书记,欧阳县长想见您。”

    王广忠道:“让他进来。”

    农机厂属于农业局,欧阳志远是主管农业的副县长,这次事件欧阳志远虽然刚刚上任,但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欧阳志远刚一走进王广忠的办公室,欧阳志远就道:“王书记,我是来向您检讨来了,农机厂的职工罢工围攻农业局,是我的责任,请您狠狠地批评我吧。”

    王广忠一愣,他没想到,欧阳志远能主动来承担责任。

    王广忠点点头道:“志远,坐吧,你刚来上班,责任不在你,农机厂的事,不是一天造成的,这次农机厂职工罢工围攻农业局的事件,市里已经知道了。”

    欧阳志远道:“王书记,虽然我今天刚上班,但农业局是我直接管辖的单位,这件事,就让我来负责吧。”

    王广忠知道,欧阳志远即使把责任揽过来,市里也不会处理欧阳志远的,因为欧阳志远是第一天上班。

    王广忠道:“志远,现在不时让谁负责的问题,而是不要让农机厂的职工再闹事。”

    欧阳志远道:“王书记,想让职工不在闹事,办好两件事,他们绝不会再上访闹事了。”

    王广忠道:“哪两件事?”

    欧阳志远道:“第一件事,就是农机厂已经半年没发工资了,三天内,工资必须发下去,第二件事,就是职工对农机厂新盖好的楼房分配意见极大。”

    王广忠道:“刚才黄县长给我汇报了,先从县里财政局拿出二十万,先发给职工一个月的工资,剩下的再想办法解决,楼房分配的问题,你把分配名单拿过来,我看看。”

    县财政局的大权,始终掌握在王广忠手里,黄晓丽说县财政局先拿出来十万,想不到,王广忠竟然要拿出二十万。呵呵,二十万正好能解决农机厂一个月的工资。

    欧阳志远道:“王书记,农机厂楼房分配表我带来了,请您过目。”

    欧阳志远说着话,把农机厂楼房分配表名单,递给王广忠。

    王广忠接过来,仔细的看着。当他看到后面的三十套住房,竟然分配到很多县领导的名字下的时候,他的脸色变得铁青。

    王广忠一掌拍在桌子上,大声道:“岂有此理。这三十套房子是怎么回事?”

    “冯济远。”

    王广忠大声喊着自己的秘书冯济远。

    冯济远连忙跑过来道:“王书记。”

    王广忠铁青着脸道:“给这些领导挨个的打电话,对他们说,二十四小时内,把那三十套住房,全部给我退出来,如果谁不退出来,立刻就地免职。”

    王广忠说话极其的强势,股股凌厉的杀气和官威在他的身上狂涌而出。

    欧阳志远第一次在王广忠身上感觉到巨大的威压,这种威压,就是欧阳志远也感到毛骨悚然。现在,欧阳志远和王广忠暂时还没有政治利益上的冲突,如果有,欧阳志远知道,王广忠会毫不犹豫的撕碎自己。

    欧阳志远终于知道,什么叫官威。这也许是王广忠在自己面前故意表现出来的威压,同时在警告自己。

    冯济远连忙道:“好的,王书记,我这就去打电话。”

    王广忠对市里的那十套房子,他当然看到了,但是他装着没看见。

    欧阳志远笑了,三十套住房退出来后,那些倒了房子的工人,就可以安排进去。

    农机厂总会计王惠兰就在她的车办公室里,季光宝故意说王惠兰不在办公室。

    整个下午,王惠兰就按照季光宝的示意,开始做假账。

    下班的时候,农机生产补助款使用明细表还没有做到一半。

    王惠兰把这明细表装进随身带的小皮包里,她想了想,犹豫了一会,又从保险柜里,把一份什么账目表藏进小皮包里,然后把小皮包又放进手提袋里。

    王惠兰没有专车,她提着手提袋,从车棚里推出自己的木兰摩托车,骑着摩托车,开出了农机厂。

    王惠兰的家就在这次分的新宿舍楼区,宿舍区和农机厂之间有一个下午的菜市场,由于晚上要加班做帐,她没有时间做饭,就来到卖熟食的小车前,想买一点熟菜。

    她停下摩托车,刚走几步,一个男人就碰了她一下

    王惠兰狠狠地瞪了那男人一眼。

    那个男人连忙道:“对不起。”

    一个女人从王惠兰身后走了过去,轻轻的碰了她一下,可惜,她的注意力都被前面的男人吸引住了,她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妥。

    王惠兰皱着眉头道:“走路小心点。”

    那个男人快速的离开了现场。

    王惠兰称好了熟菜后,去套手提袋里的钱包。这一掏不要紧,顿时把王惠兰吓得几乎魂飞魄散,冷汗一下子湿透了她的衣服。

    手提袋里的钱包和那个装有两份账目表的小皮包,全部不翼而飞。

    王惠兰的脑子一片空白,一下子呆在那里了。钱包丢掉不怕,可是那份自己还没有做完的农机生产补助款使用明细表,还有另外一份账目表,要是被然发现,自己和季光宝都完蛋了。

    王惠兰一下子想起来,刚才那个男的,是故意碰的自己。该死的小偷,那个男的是小偷。

    王惠兰也不买熟食了,她脸色苍白的回到自己的摩托车旁,呆呆的发愣。

    这件事,千万不能声张,自己回去再做一份账目吧。

    但愿那个小偷只要那个钱包,另外两份账目表,他不感兴趣,直接扔掉,没有人发现。

    欧阳志远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下班的时间早已过了,他的电话铃响了。

    欧阳志远一看电话号码,连忙道:“得手了?”

    李玫笑道:“嘿嘿,得手了,这真是高射炮打蚊子,我们堂堂的国安人员,替你偷一个女人的包。”

    欧阳志远笑道:“偷包也是工作,好,我马上到。”

    欧阳志远调到运河县,李玫和王超然也同样跟到运河县。当欧阳志远和他们两个人回合的时候,李玫笑着把王惠兰的那个小皮包递给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在农机厂办公室里,是故意向季光宝要农机生产补助款使用明细表的,他就知道,季光宝不会给自己看的。欧阳志远这一招使得叫敲山震虎,也叫打草惊蛇,季光宝不给自己看这个账目,就更加说明这个账目有问题。

    对方一定会转移账目或者快速造假。欧阳志远立刻打电话给李玫和王超然,让他们在农机厂门口盯紧王惠兰,并想办法把王惠兰的包偷来。

    李玫和王超然可是国安的人,两人配合偷个包,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欧阳志远在车里打开王惠兰的那个小皮包,露出了两本账本。

    欧阳志远一眼看到那个做了一半的农机生产补助款使用明细表,不由得嘿嘿的冷笑,季光宝果然要快速的做假账。当他看到另外的一个账本时,眉头皱了起来。

    国家对农机补贴政策,还有一项,就是直接补助给购买农机的个人。

    如过你购买了一台属于国家补贴范围内的农机,购买者拿着发票,就可以到生产这种机械的厂家进行统一汇总制表,报到农业局,由农业局报到县财政局,经过审批核实后,就可以领到百分之五十左右的补助款。

    欧阳志远看着这厚厚的报表,纳闷了。王惠兰转移这份报表,这份报表肯动有问题。这份报表的总价值竟然有五百多万。是今年一到四月底购买农机,申请国家农机补助的报表。

    这份报表已经审批完了,补助款也领完了。

    欧阳志远看着这份报表,猛然眼睛一亮,他看着李玫和王超然道:“李玫、超然,你们立刻秘密的按照报表上的人名地址,调查一下这个人是否真的买了这台农机,要快。”

    欧阳志远知道要快,如果王惠兰和季光宝发现有人调查这些人,有可能,他们就会逃走。

    李玫和王超然拿着那份明细表,开车走了。

    很有可能,王惠兰和季光宝假造报表,骗取国家补助款项。如果一到四月的报表是假账,以前肯定同样有假帐。真厉害,四个月就有五百多万,难道这五百万,都是假账?或者半真半假?

    欧阳志远立刻拨打县公安局长周玉海的电话,并把详细的情况给周玉海说了,让他立刻派可靠之人,暗中监视王惠兰和季光宝,防止两人逃走。

    公安局副局长丁宝山立刻带人,在王惠兰和季光宝家的四周开始布控。

    一个小时后,欧阳志远接到了李玫他们的电话,两人按照上面的地址,已经调查了十个人,这十个人,竟然只有三个人购买了农机,四个人查无此人,三个人没有购买任何的农机。

    好家伙,季光宝竟然造假,骗取国家农机补助款。

    这个消息让欧阳志远极其的兴奋,他让李玫和王超然继续调查,立刻拨通了黄晓丽的电话,把具体情况,详细的向黄晓丽汇报了一遍。

    这个情况,让黄晓丽大吃一惊。黄晓丽立刻让欧阳志远严格保密,马上秘密拘留王惠兰和季光宝,同时搜查两人的家。

    黄晓丽亲自给公安局长周玉海打电话,让他秘密行动。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快速的赶到公安局,局长周玉海迎了出来。

    “黄县长、志远,你们来了。”

    欧阳志远道:“去的人可靠吗?”

    周玉海笑道:“副局长丁宝山亲自带队,刑警副队长陈可剑已经开始行动了,咱们到办公室里去等候佳音。”

    三个人来到周玉海的办公室,周玉海给两人倒上茶。

    欧阳志远拿出两份表,放在黄晓丽面前。

    黄晓丽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她仔细的看着这两份表,顿时大吃一惊,倒吸了一口冷气。

    财政局的这份农机生产补助表的金额和农业局的补助表的金额,竟然相差三百多万,这怎么可能?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道:“农业局截留了三百多万的农机生产补助款。”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道:“这是犯法的,国家明令禁止截留农机生产补助款,石国虎竟然敢迎风而上。”

    欧阳志远道:“不知道石国虎截留了这三百多万留着干什么了?”

    黄晓丽冷声道:“这要由纪委书记陆海滨去问他。”

    这时候,电话里传来了好消息。

    副局长丁宝山在季光宝家里,把季光宝抓获,在他家里,搜出了大量的现金和存折,竟然有一千多万。

    刑警副队长陈可剑那里,同样传来了好消息,王惠兰已经被抓获,同样在她家里搜出来大量的现金和几本账本。

    周玉山立刻让丁宝山把他们押过来,分开连夜审问。

    黄晓丽看着周玉海道:“周局长,立刻派可靠的警员,暗中监视石国虎,防止他逃走。”

    “是,黄县长。”

    周玉海立刻派人监视石国虎。

    半个小时后,季光宝和王惠兰分别被押到公安局。刑警副队长陈可剑立刻突击审问王惠兰。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道:“黄县长,要向王书记回报吗?”

    黄晓丽摇摇头道:“不需要,这是我职权之内的事情。”

    黄晓丽的声音很坚决。这让欧阳志远不由得一愣,呵呵,黄晓丽骨子里的强势,终于流露出来。

    黄晓丽又下了一道命令:“周局长,这个消息很定会走露的,你立刻派人,去农机厂搜查季光宝和王惠兰的办公室,查找证据。”

    周玉海道:“是,黄县长。”

    这一夜,注定不是一个平凡的夜晚。

    最先得到季光宝和王惠兰被抓起来的是刑警队长石新桥。周玉海虽然没有让石新桥参加抓捕工作,警察队伍中,同样有石新桥的朋友。

    石新桥接到季光宝和王惠兰被抓起来的消息后,他唯恐父亲和季光宝有什么关系,他立刻拨打父亲石国虎的电话。

    石国虎正在家里和老婆王广琴吃饭。

    王广琴的病自从被欧阳志远治好后,再也没又发作,这让石国虎很是高兴。石国虎可不知道自己老婆的病,是欧阳志远下的手。

    石国虎的电话铃响了,他一看,竟然是儿子石新桥的电话。这个臭小子,好几天没来了,今天怎么会想起来给自己打电话?

    石国虎按下接听键,电话里立刻传来儿子石新桥的声音。

    “爸爸,季光宝和王惠兰被县公安局抓起来了。”

    “你说什么?”

    石新桥的话,让石国虎大吃一惊,手一哆嗦,他手里的饭碗一下子打翻在地。

    “快说,是怎么回事?”

    石国虎感到脑子翁的一声炸开了。

    石新桥快速的道:“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我没有参加行动,副局长丁宝山带领警察在季光宝家里搜出了大量的现金和存折,大概有一千多万,在王惠兰家里同样搜到大量的现金和账本,爸爸,季光宝经常到咱家里来吃饭,你不会和他有什么关系吧?”

    石新桥最害怕的就是父亲和季光宝有什么牵连。

    石国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顿时呆呆的发愣。

    石新桥没有听到父亲回话,连忙大声道:“爸爸,爸爸,你说话,你怎么了?”

    石国虎听到了石新桥的喊话,连忙道:“我没事,儿子,你随时打听消息。”

    “好的,爸爸。”

    石新桥挂上了电话。

    不好,这件事就怕和欧阳志远来向自己要农机生产补助补偿款明细表有关,欧阳志远肯定抓住了季光宝什么把柄,这才展开行动。

    但愿季光宝不要乱说什么。

    可是农业局截留了农机生产补助补偿款的事,但愿不要被查出来。自己给欧阳志远的那份明细表,和财政局的可不一样呀。

    石国虎立刻拨打县财政局于宝同的电话。

    “于局长,你好。”

    于宝同正在外面喝酒,他笑道:“石局长,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有什么事吗?”

    石国虎笑道:“没事,呵呵,你们喝酒吧。”

    石国虎挂上了电话。

    于宝同道:“石国虎这家伙,真是莫名其妙,打了电话,又说没事。”

    石国虎终于忍住了,没有向于宝同询问农机生产补助补偿款明细表的事。

    石国虎想了一会,他拨通打了县委书记王广忠的电话。

    “三哥,在家吗?”

    王广忠在家排行老三,石国虎称呼他为三哥。

    “国虎,什么事?”

    王广忠在家正在看电视。

    “三哥,公安局副局长丁宝山带领警察在季光宝家里搜出了大量的现金和存折,大概有一千多万,在会计王惠兰家里同样搜到大量的现金和账本,现在,他们被抓到了公安局。”

    石国虎的呼吸有点急促,脸色开始苍白起来。

    “你说什么?国虎?”

    王广忠一听到这个消息,顿时一愣,公安局副局长丁宝山带人抓了季光宝和会计王惠兰?还在他们家里搜出了大量的现金?季光宝家里竟然搜出一千多万?这怎么可能?农机厂已经半年没有钱开工资了。

    王广忠猛然想起来,今天欧阳志远到县财政局去查农机厂的农机生产补助补偿款明细表的事情,他心中一跳,难道公安局的行动,和欧阳志远有关?

    公安局的行动,为什么没有向自己回报?难道自己不是运河县的县委书记吗?

    王广忠想到这里,他感到了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侮辱式的挑战。他狠狠的把茶杯摔在地上。

    王广忠道:“你把详细的情况向我回报。”

    石国虎忙道:“我是听你的外甥石新桥说的,具体的情况我不知道。”

    王广忠一听石国虎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心里顿时很失望。

    他沉声道:“欧阳志远今天到财政局去查了农机厂的农机生产补助补偿款明细表,他没到农业局去查?但愿你和季光宝没有设问那么牵连。”

    “什么?三哥,欧阳志远到财政局去看了农机生产补助补偿款明细表?”

    石国虎顿时大吃一惊,脸色变得苍白。

    王广忠一听石国虎的语气,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心头升起来,石国虎肯定和农机生产补助补偿款明细表有牵连。

    王广忠道:“怎么,国虎,你不会和季光宝有牵连吧?”

    石国虎的冷汗下来了,他结结巴巴的道:“三哥……欧阳志远从我这里拿走了一份……假的农机生产补助补偿款明细表,我……截留了财政局拨给农机厂三百万的农机生产补助补偿款。”

    “你说什么?你竟然……敢动补偿款?你找死。”

    王广忠一听,脸色刹那间变得极其阴冷可怕。

    石国虎脸上的冷汗噼里啪啦的流了下来。

    石国虎绝对和季宝光有牵连,平常两人就经常在一起喝酒。王广忠不相信石国虎的屁股能干净。三百万,石国虎的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截留三百万,这三百万,他用到了什么地方?在三百万面前,石国虎绝对把持不住他的贪心。

    看来,自己保不住他了。

    嘿嘿,石国虎,你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我不会因为你是我的妹夫,而包庇你的。如果我包庇你,肯定会影响我王广忠的仕途,为了自己的仕途,就是儿子犯法,老子也一定把他送到监狱。王广忠的性格,极其冷酷的。

    王广忠冷声道:“你挪用的三百万,肯定不会全部用到农业局上,你今天晚上就去找纪委书记陆庆田自首,你肯定和季光宝有牵连,季光宝撑不了多久的,等他咬出来你,你的罪更大。”

    石国虎本来打算让王广忠保护自己的,他一听王广忠让自己去找纪委书记陆庆田自首,他的心脏瞬间变得极其冰冷,如同掉进了万丈冰窟一般。

    完蛋了,自己完蛋了。

    那三百万,自己和财务科长李明伟私自分了一百五十万,剩下的一百五十万,也被挥霍了不少。现在,石国虎后悔的要死。

    还有季光宝那里的一些事,季光宝为了当上农机厂的厂长,送给了自己二十万。季光宝每年在给农民报销农机补助款的时候,都给自己送了大量的现金,自己从来没有仔细的核审那些款项。

    他想不到,季光宝会出事。

    石国虎还想再说什么,但王广忠咔嚓一下挂上了电话。石国虎知道,王广忠现在,为了他的仕途,他要和自己划清界限。

    王广忠不同政法委书记汪东升的电话。

    “汪书记,你们公安局晚上的行动,怎么没有向我汇报?”

    汪东升正在家里看电视,他一听王书记这样说,吓了一跳道:“王书记,公安局没有什么行动呀?”

    王广忠一听,就知道周玉海的行动,没有向政法委书记汪东升回报。

    王广忠道:“汪书记,你立刻赶往公安局。”

    “嚓!”

    王广忠扣死了电话。

    他又拨打着公安局副局长将大彪的电话。

    将大彪并不知道今天晚上的行动,他早已被周玉海划到了边缘,这家伙正在外面喝花酒,他一听到是县委书记王广忠

    “将大彪,你现在在哪里?”

    吓得将大彪把坐在自己身上的那个小姐推到一边,连忙道:“王书记,您说,什么事?”

    王广忠道:“你立刻回到公安局,立刻回去。”

    “咔嚓!”

    王广忠挂上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