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检查季光宝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十四章检查季光宝

    石国虎叹了一口气道:“欧阳县长,农机厂是个老厂子,里面光退休的老职工,就有一百多,这些人的工资,都要由厂里开,账面上算着是挣钱,但实际上是年年亏损,现在,导致没有流动资金了,厂里已经转不动了,所以,工资都发不出去。”

    欧阳志远冷冷的道:“季光宝发不出工资,就让他下来,谁能领导农机厂转亏为盈,能发出工资来,就让谁干,嘿嘿,我就不信,一个小小的农机厂,竟然搞不好,半年都发不出工资,要这样的厂长有什么用?”

    欧阳志远狠狠地瞪了一眼石国虎,走出了石国虎的办公室,开着越野车,直奔农机厂。

    欧阳志远一走,农业局办公室主任张小林闪了进来,神情惊慌的道:“不好了,石局长,欧阳志远拿走了农机补贴明细表。”

    “你说什么?”

    石国虎一听欧阳志远拿走了农机生产补贴明细表,顿时大吃一惊。

    财务科的农机生产补贴明细表上的数字款项,和农机厂实际领到的数目不一致,农业局私自提留了三分之一的补助款。

    按照国家规定,农机生产补贴款,是不允许任何单位截留的。

    这要是让欧阳志远查出来,欧阳志远能绕了自己?石国虎两眼喷火的看着张小林,恶狠狠地道:“把李明伟给老子叫来。”

    石国虎的话音未落,李明伟就推门进来了。

    石国虎一看李明伟进来了,他的两眼死死盯着李明伟道:“李明伟,你找死,你怎么能把农机生产补贴明细表拿给欧阳志远,你明明知道那上面的数目和农机厂的数目不一样,你这样做,会害死大家的。”

    李明伟嘿嘿冷笑道:“石局长,我跟了你多年了,嘿嘿,你看过我出过什么差错吗?”

    石国虎一听,眼睛一亮,看着李明伟道:“你给欧阳志远的那份明细表是……。”

    李明伟狡猾的笑道:“我给欧阳志远的那份上的数目,和农机厂的那份是一样的,欧阳志远查不出来什么的。”

    石国虎一听,脸上顿时露出笑意,他伸出手,拍着李明伟的肩膀道:“呵呵,李科长,真有你的,好,过一段时间,张国良退休了,第四副局长的位置,就是你的了。”

    农业局一共有四个副局长,侯万生、嘉熙雨、王宏运、张国良。第三副局长王宏运为人耿直,和石国虎不和,被石国虎一直排挤,第四副局长张国良就要退休了,在家里修养,早就不来上班了。

    李明伟一听石国虎这样说,他的眼睛变得炽热起来,连忙道:“谢谢石局长。”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刚开出农业局不远,他的电话铃就响了。欧阳志远拿起电话一看,竟然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欧阳志远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里面立刻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欧阳县长,你拿到的那份农机生产补贴明细表是假的,要想得到真的明细表,县财政局那里有。”

    “咔嚓!”

    那人说了一句话,就挂上了电话。

    欧阳志远一听对方这样说,顿时皱起了眉头,李明伟竟然给了自己一份假的农机生产补贴明细表,这让自己没有想到。

    那么,他手里肯定还有一份真的。他手里的那份真的,肯定和财政局的一样。

    自己要是回去找李明伟要,他肯定不会给。

    看来,只有到财政局了。

    这时候,郭明开着桑塔纳,赶了过来。

    欧阳志远开车,直奔县财政局,郭明在后面跟了过来。

    县财政局长于宝同正坐在办公室里看文件,密书马运明在敲门后,走了进来。

    “于局长,欧阳县长来了。”

    于宝同一听,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欧阳志远来干什么?上次在傅山县喝酒,自己被这家伙灌得住了好几天医院,被县委书记王广忠训斥了一顿。

    想不到,欧阳志远竟然在几天后,调到了运河县工作。

    欧阳志远的级别在那里,于宝同连忙走出办公室去迎接。

    他刚出门,就看到欧阳志远和他的秘书郭明,走了过来。

    “呵呵,欧阳局长,您来了,欢迎欢迎呀。”

    于宝同连忙伸出双手,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

    欧阳志远笑道:“于局长,您好。”

    于宝同连忙把欧阳志远让到办公室,秘书马运明给欧阳志远和郭明倒上水。

    于宝同笑道:“自从上次咱们喝过酒,欧阳县长,想不到,您能调到运河县来,呵呵。”

    欧阳志远笑道:“我也想不到。”

    于宝同道:“欧阳县长,你有什么事,一个电话打过来就可以了,让郭密书过来也可以,您还要亲自跑一趟。”

    欧阳志远笑道:“有些事情,自己还是亲自来办。”

    于宝同道:“欧阳县长,说吧,呵呵,有什么事,您吩咐一声就是了。”

    欧阳志远笑道:“我主管农业,我想看看这两年林业局从财政局领了多少农机生产补贴款,不知道可以吗?”

    于宝同一愣,心道,欧阳志远想看农机生产补贴款,直接到农业局不就可以看了,为什么要到财政局来看?难道农业局长石国虎不给他看?这些款项又不是什么秘密,石国虎为什么不给他看?石国虎可是县委书记王广忠的妹夫,石国虎不想给欧阳志远看,自己要是给了欧阳志远,自己不就得罪了石国虎了?

    想到这里,于宝同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您为什么不到农业局去看,农业局的那份表和我这里的一样。”

    欧阳志远道:“我去了农业局,但农业局的财务科长李明伟不在,我又急着看,你知道,现在农机厂已经半年没有开工资了,我想看看国家到底给农机厂补助了多少钱?”

    于宝同笑道:“那个农机厂,就是一个烂摊子,谁去了,都搞不好,呵呵,欧阳县长,你要看的明细表,就在我这里,不过,您要给王书记打一声招呼。”

    于宝同知道,欧阳志远说的李明伟不在农业局,有可能是假话,石国虎肯定不想给欧阳志远看,所以,欧阳志远才到财政局来看。欧阳志远来看,自己又不能不给看,嘿嘿,自己先让欧阳志远给王书记打个招呼,就是有什么事,石国虎也不会怨自己,这是王书记让给欧阳志远看的。

    欧阳志远一听于宝同让自己给王广忠说一声,心中暗暗地骂一声,这个老狐狸。

    欧阳志远拿出电话,拨通了王广忠的电话。

    “王书记,您好,我是欧阳志远。”

    王广忠一听是欧阳志远,他问道:“志远,有什么事?那些工人回去了吗?”

    欧阳志远道:“王书记,那些工人被我劝回去了,我一会到您办公室去回报,我现在,就在财政局,我想看一下国家拨给农机厂的农机补助,我给您说一声。”

    王广忠一听欧阳志远想看国家拨给农机厂的农机补助款,他沉声道:“这是你份内的事,这也是一项国家的政策,想看就让于宝同给你看,不要向我打招呼。”

    王广忠说完,挂了电话。

    欧阳志远看着于宝同道:“于局长,王书记同意了。”

    于宝同早就听到了电话里王广忠的声音,他笑道:“好的,我拿给你。”

    他转过身来,从文件柜里,拿出一叠表格,递给了欧阳志远道:“这些都是这几年国家拨给农机厂的农机制造补助款,您看吧。”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

    欧阳志远接过来,一看,顿时大吃一惊,吓了一跳。

    这上面的数字,根本和李明伟给自己的明细表不一致,数额相差很大。

    李明伟给欧阳志远的这本假明细表,是和农机厂那份一致的,但却和财政局的这份对不上号,而且数额相差太大,今年的补助款,就相差三百多万。

    这相差的三百多万,难道让农业局私自截留了?石国虎,你好大的胆子。

    欧阳志远不动声色的看着于宝同道:“于局,这几份表我想拿回去仔细的看看,可以吗?”

    于宝同笑道:“可以,不过,看完后,尽快送来。”

    欧阳志远站起来笑道:“谢谢你,于局长,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开口。”

    于宝同笑道:“以后再喝酒的时候,还望欧阳县长手下留情,别再把我喝趴下了就行了。”

    欧阳志远和于宝同,都笑了起来。

    欧阳志远辞别于宝同,直奔农机厂。

    被砸断了小腿的康建生,今天刚打完针,老婆李敏在下午的时候,回到了厂子去上班。康建生看到保卫科长阎立本和两名身穿西装的人走了进来。

    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康建生的心头升起来。阎立本来干什么?这个家伙可是厂长季光宝的贴身打手和走狗。他在农机厂,仗着自己是保卫科长,横行霸道,无恶不作,欺负女工。

    阎立本走进了病房,冷笑着看着康建生道:“康建生,这两位是金桥派出所的民警,有一些问题要问问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康建生吓了一跳,看着阎立本道:“派出所的民警?我又没犯什么法?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再说,我现在小腿被砸断了,又不能走路,我怎么能跟你们走一趟?”

    一名身穿便衣的民警一亮证件道:“外边有车,只是我们要向你核实一下一些保密的情况,在这里不方便问,请你协助一下,我们两人架着你走,请吧。”

    这两个身穿便衣的警察,康建生见过,但叫不上来名字。两人说着话,架起了康建生的胳膊,向外走去。

    康建生道:“轻一点,我的腿刚复好位。”

    一位警察道:“你放心,我们会小心的。”

    旁边的几位农机厂的病友,看着康建生被阎立本他们架走,也以为是要问什么事情。

    两个警察把康建生驾到警车上后,猛一推康建生,阎立本的脸色就变了。

    康建生一下子趴到了后座位上,自己的左小腿,被碰了一下,顿时钻心的疼痛,让他惨哼一声。

    “你们……你们慢慢点,碰到了我的腿了。”

    康建生大声叫道。

    阎立本的脸色,刹那间变得极其狰狞,他抡起手掌,狠狠地打在了康建生的脸上。

    “啪!”

    康建生被打的嘴鼻淌血,左脸立刻青紫起来。

    警察快速的开向金桥派出所。

    康建生被阎立本这一掌打的晕头转向,眼冒金星。他两眼瞪着阎立本,大声道:“阎立本,你为什么打我?”

    阎立本嘿嘿狞笑着道:“为什么打你?你狗日的管不住自己的嘴,老子替你管一下,嘿嘿,我看你以后还在外面乱说话吗。”

    康建生看着阎立本如同恶魔一般的脸色,他知道,自己在黄县长面前说厂里分房子的事,肯定传到季光宝的耳朵里了,季光宝派来阎立本来报复自己的。

    康建生立刻大声道:“我说的都是实话,我有没有说谎。”

    阎立本一脚踹在康建生的肚子上,恶狠狠地道:“好,你狗日的嘴还硬,等到了派出所,我看你的嘴还硬吗。”

    康建生被这一脚,踹的一声惨叫。

    他挣扎着昂起身子大声道:“你怎么可以随便打人?我要告你。”

    阎立本嘿嘿狞笑道:“告我?你狗日的自己的腚还有屎,都没擦干净,你还敢告老子?嘿嘿,我问你,你狗日的吃过荣昌机电业务员的几次请?拿过南钢集团送材料业务员的几次烟?你喝过他们送的多少饮料,嘿嘿,这些事情,你不会说没有吧?”

    康建生一听阎立本的话,他的脑子立刻嗡的一声,炸开了。

    他顿时后悔死了。

    康建生为人豪爽,更喜欢喝酒抽烟,他干的是仓库收料员的工作,那些来送料的业务员,个个都很喜欢喝酒抽烟,每一次他们来送货,都是扔下几盒香烟,要不就请仓库的保管员们吃一顿。刚一开始的时候,康建生不敢抽他们的烟,喝他们的酒。但随着时间长了,仓储科和采购科的人员经常和那些业务员在一起喝酒吃饭抽烟,再说,他们送来的材料,都是合格产品,又看到大家都经常去和他们一起吃饭,康建生也就去了几次,收过他们的几盒烟。

    想不到现在,阎立本问起了这些事。这让康建生知道了这些事就是炸弹。

    现在,康建生知道了,有些事看起来是小事,但要是被人认真的追究下来,这些小事就会变成大事。

    现在,后悔已经没有用了。

    康建生的老婆李敏在检验科当质检员,她今天上中班。

    她刚一走进车间,就看到检验科的办事员走了过来道:“李敏,这是你的调令,从现在起,你不在检验科工作了,你被调到刷漆车间,你现在拿着调令,到刷漆车间去报道。”

    李敏顿时吓了一跳,立刻大声道:“为什么把我调到刷漆车间?我又没犯什么错误?”

    那个办事员冷冷的道:“我们也不清楚这件事,我们接到了劳资科的调令,你如果要问原因,你到劳资科问吧。”

    李敏顿时明白了,一定是丈夫在黄县长面前乱说话,告了厂长季光宝的状,自己才被调到刷漆车间的。自己的皮肤是过敏性皮肤,不能粘到油漆,自己还不能闻油漆味,闻到油漆味就呕吐恶心。

    李敏顿时气的脸色煞白,第一她恨自己的丈夫康建生,自己就是一个小小的工人,在领导面前,逞什么能?露什么脸?这下麻烦了,季光宝的报复就来到了。自己不让康建生说,这个挨千刀的,偏要逞能乱说。

    李敏拿着调令,冲向农机厂的办公大楼。她要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劳资科长龚守军正坐在办公室,办公室的门猛然被人推开了,李敏怒气冲冲的走里进来。

    “龚科长,我在检验科干的好好地,为什么把我调到刷漆车间?”

    李敏两眼盯着龚守军,恨不得咬一口这个王八蛋。

    龚守军看着李敏冷笑道:“嘿嘿,为什么把你调到刷漆车间,你自己不明白吗?”

    李敏冷冷的道:“我不明白。”

    龚守军嘿嘿笑道:“你不明白,那我告诉你,你这个月迟到几次?你心里应该有数吧。”

    李敏一听,顿时一愣。农机厂里有规定,一个月之内迟到三次,就调离原来的车间。自己的儿子最近老是咳嗽发烧,自己带儿子看病,迟到了好几次。

    可是,由于半年没有开工资了,人心都散了,很多人都在迟到,别说三次,有的人天天迟到早走,也没见把谁调走,现在却偏偏拿迟到来卡自己,把自己调走。这个王八蛋分明是报复自己的丈夫在黄县长面前告状。

    李敏立刻大声道:“迟到了几次?迟到的人只是我一个人吗?哪个人不迟到?你为什么把我一个人调走?我看你这是打击报复,报复我丈夫在黄县长面前告季光宝的状。”

    龚守军阴森森的盯着李敏道:“嘿嘿,李敏,你说都在迟到,你说还有谁?你敢说吗?你只要说出来,我立刻把那个人和你一样调到刷漆车间去。”

    “是……”

    李敏气的眼泪流出来了,但李敏的心地善良,在一起的都是好姐妹,她可不忍心背后咬人。龚守军就是看准了李敏心地善良的弱点。

    龚守军狞笑道:“李敏,谁让康建生的嘴发贱?他吃着季厂长的,喝着季厂长的,偏偏又告季厂长的状,嘿嘿,李敏,你不要怨恨别人,要是怨恨的话,就恨你丈夫吧。”

    林敏冷冷的看着龚守军道:“你们打击报复,我会到黄县长那里评理去。”

    龚守军嘿嘿笑道:“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到刷漆车间干活去吧,你要是再乱说话,我看你的丈夫,别想从派出所里出来了。”

    李敏一听,顿时吓了一跳道:“什么?你说我丈夫在派出所?他不是在医院吗?”

    龚守军冷冷的道:“康建生在担任收料员的时候,收受贿赂,已经在派出所里交代问题了,嘿嘿,你要再乱说……嘿嘿。”

    龚守军看着李敏,嘿嘿的阴笑起来。

    李敏顿时怒火万丈,她死死地盯着龚守军道:“我丈夫的腿断了,你们竟然到医院抓了他,你们真是丧尽天良。

    龚守军阴笑道:“谁要是和我们作对,嘿嘿,就没有好果子吃,你滚出去,好好地交代康建生,以后不要让他再乱放屁。”

    欧阳志远和郭明刚一进厂,农机厂的门卫就把电话打到了季光宝的办公室。

    “季厂长,欧阳县长和郭秘书到了。”

    季光宝一听欧阳志远到了,他连忙带人迎了出来。

    农业局局长石国虎已经把电话打过来了,说是欧阳志远很有可能要到农机厂来调查农机生产补助款和楼房分配人名单,季光宝和行政科长张兴来立刻安排好了一切。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刚停到办公楼前面,季光宝带领人迎了出来。

    “欢迎欧阳县长和郭秘书来检查工作。”

    季光宝伸出双手,一把握住欧阳志远的手。

    欧阳志远笑道:“你好,季厂长,我来看看农机厂的生产情况。”

    季光宝连忙道:“欢迎呀,欧阳县长,先到办公室里坐吧。”

    欧阳志远来到办公室的会客厅,工作人员到好茶水。

    欧阳志远看着季光宝道:“季厂长,我听说农机长半年没开工资了,为什么?”

    季光宝一听欧阳志远问起工资的事,顿时愁眉苦脸的道:“欧阳县长,您是不知道呀,现在,生产农机的钢铁原材料一直在涨价,各种费用生产成本都在提高,但国家规定的农机价格,却一直没有变,所有的销售,都是亏本卖的,哪里有钱开工资?”

    欧阳志远道:“难道国家没给你们生产补贴?”

    欧阳志远直接把话题转移农机生产补贴上来。

    季光宝立刻哭丧着脸道:“国家的补贴太少了,杯水车薪呀,如果国家不补贴,农机厂早就破产了。”

    欧阳志远道:“你不会吧?我知道,国家的补贴是农机定价的百分之三十到四十,省里又添加百分之十到二十,这样,一台农机的价格成本,就有了一半了,而国家制定的价格,是你们成本的一倍,就是说,一台机器的成本是二千元,国家和政府补助一千,而定价在三千,你们的利润在还是很高的,为什么说亏本?”

    季光宝哭丧着脸道:“欧阳县长,账面上是这样算的,但实际操作上很难,农机厂这几年来,一直在亏损,现在实在维持不下去了?”

    欧阳志远冷声道:“维持不下去,也要维持,你把农机生产补贴表,拿给我看,还有这次楼房分配的人名单。”

    “好的,欧阳县长。”

    季光宝让张兴来去拿这两份表。

    不一会,张兴来拿来两份明细表。欧阳志远翻开看了一下,果然,和自己推测的一样,农机厂的生产补助明细表和林业局的明细表,一摸一样,看不出什么差错。

    楼房分配人名单,欧阳志远看着看着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把两份明细表放进公文包内,看着季光宝道:“农机局没钱开工资,怎么会有钱盖宿舍楼?”

    季光宝连忙道:“钱是县财政局拨了一部分,我们集资了一部分,厂里又拿出了一点。”

    欧阳志远道:“你把农机生产补助款的投入使用明细表,拿给我看看。”

    季光宝一听,吓了一跳。这两年的补助款,有一大部分,都让他盖了宿舍楼,只有一少部分投入到生产里了,厂里哪有钱盖楼?

    这个明细表绝对不能给欧阳志远看,私自挪用农机生产款做他用,而没有投入生产的,是犯法的。欧阳志远要是知道了,还不直接拿下自己?

    季光宝连忙道:“欧阳县长,农机生产补助款的投入使用明细表,在会计王惠兰手里,王惠兰今天下午请假了,我明天把明细表给您送到您的办公室里,可以吗?”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顿时冷笑起来,嘿嘿,补助款的去向竟然没有明细表,这里面肯定有猫腻,不是贪污了,就是挪用了。不论贪污和挪用,季宝光的厂长,就要干不成了。

    欧阳志远道:“那好,我明天在县政府等你。”

    欧阳志远说完话站了起来道:“那两份表,我拿去看看。”

    季光宝连忙道:“好的,欧阳县长。”

    季光宝把欧阳志远送到楼下,他看着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开出了农机厂。

    这个王八蛋竟然要补助款使用的明细表,看来,要让会计王惠兰立刻开始把补助款使用的明细表做出来。

    季宝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会客厅,拨通了王惠兰的电话:“王惠兰,你马上把今年的农机生产补助款使用的明细表做出来,连夜加班,也要做出来,我对你说,怎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