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救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十一章救人

    这些老式平房,都有三四十年的房龄了,阴暗而潮湿,经过雨水一泡,顿时都散了架。万幸的是,房子是在早晨快八点的时候倒塌的。这个时间,孩子都上学去了,大人都去上班了,很少有人呆在家里,砸伤的是一些老人。

    农业局长石国虎刚了农业局,正要组织人员开会,就接到了农机厂老宿舍倒塌的消息,他立刻赶了过来。

    农机厂长季光宝来的更早,农机厂的新宿舍楼,就在老平房不远。老平房倒塌的声音很响,地都在晃动,大家都以为是地震,很多人都跑了出来。

    行政科科长张兴来的电话打到了季光宝的电话上。

    “季厂长,不好了,老宿舍倒塌了,伤了很多人。”

    张兴来气急败坏的大声道。

    季光宝一听,顿时吓了一跳,昨天晚上喝的太多,现在,头还有点晕晕乎乎。现在一听说老宿舍倒塌了不少房子,他的酒一下子吓醒了。

    千万别死人呀,死了人,自己就要负责任,厂长的位置就有可能保不住。

    那批老平房,由于房龄时间长,已经有三十多年了,早就被城建局列为危房,禁止工人居住了。可是,农机厂没钱,盖不了这么多的宿舍楼呀。现在建设好的这批宿舍楼,是县里拨了一部分钱,个人拿了一点,厂里动用了农机补助款,才建成的。

    但是,粥少僧多,根本不够分的。

    想不到,现在,这些老平房竟然倒塌了。

    季光宝赶过来的时候,急救车和赶来救援的农机厂工人都到了。

    现场哭声一片,人们立刻投入了救援之中。

    季光宝顾不上天还下着小雨,和工人们一起救援。不一会,很多武警官兵也赶了过来,参加救援行动。

    一个个伤员被抬上救护车,送到了县人民医院。

    石国虎看到了欧阳志远赶到了,他立刻跑了过来,大声道:“欧阳县长,您来了。”

    欧阳志远大声道:“伤亡情况怎么样?”

    石国虎道:“目前还没有发现死亡的,这些房屋都是老房子,房子低矮,上面是水泥瓦,横梁头都是竹子的,不是水泥棒,所以,没有砸死人。”

    欧阳志远道:“每一间房子都要仔细的搜索,同时组织每户工人对自己的家人进行人员核实,不能漏掉一个,要是由于漏掉人而发生死亡事故,你知道是什么后果。”

    石国虎连忙擦去脸上的冷汗道:“欧阳县长,我明白,我立刻就去办。”

    季光宝不认识欧阳志远,他一看石国虎点头哈腰的向一个年轻人汇报工作,他就想到,这个人肯定是新来的欧阳县长。

    只是想不到,欧阳县长竟然这样年轻。

    季光宝不会放弃和欧阳志远说话的机会的,虽然他已经五十多了,他仍旧小跑着过来,很远的时候,就伸出了双手道:“欧阳县长,您好,我是季宝光。”

    欧阳志远握住了季宝光的手道:“季厂长,人员都核实了吗?千万不要漏掉伤员。”

    季光宝连忙道:“放心吧,欧阳县长,我保证不漏掉一个,所有住在平房的工人,我都让他们回来了,各自核实自己的家人。”

    欧阳志远道:“现在,这些人的家都没有了,你准备怎样安置这些工人?”

    季光宝道:“我已经吩咐行政科长张兴来到新宿舍区搭建帐篷去了,所有受灾的每户人家,先住在帐篷里,暂时安顿下来,一切吃住都由厂子安排。”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好吧,你去忙吧。”

    季光宝连忙道:“好的,欧阳县长。”

    季光宝连忙跑入了救援队伍之中。季光宝知道,现在是自己表现的机会,县长黄晓丽就站在不远处,在看着自己。副县长欧阳志远就在眼前。

    欧阳志远走向县长黄晓丽。

    黄晓丽看到欧阳志远走过来,连忙道:“志远,你快去人民医院,伤员中,有两个重伤号,你立刻参加抢救,千万不能死人,这里有我,你明白吗?”

    欧阳志远也知道,只要死了人,麻烦就大了。

    黄晓丽知道欧阳志远的绝顶医术,因此,让他快去人民医院。

    欧阳志远道:“黄县长,你注意安全。”

    县办公室主任卫建安道:“欧阳县长,我们负责黄县长的安全。”

    欧阳志远立刻开车,冲向县人民医院。

    当他赶到县人民医院的时候,被砸的两位病人,正在抢救室里抢救。

    县医院院长陈朝海带领人迎了过来。

    陈朝海道:“欢迎欧阳县长来视察工作。”

    欧阳志远大声道:“那两位重伤员怎么样了?给我准备衣服,我要去看看。”

    陈朝海道:“好的,欧阳县长,医生正在抢救。”

    陈朝海知道,欧阳志远是外科医生出身,更知道,他有一手很好的医术。

    当欧阳志远来到手术室外,快速的穿好消毒服,给自己消毒后,进入了手术室,陈朝海也换好衣服,跟了进来。

    外科主任医师张庆山亲自主刀,正在给一位头盖骨破裂的老人动手术。

    这台手术很是凶险,老人伤势很重,头盖骨都凹了进来,再加上老人的年龄有八十多了,不一定能下了手术台。

    另一例手术同样凶险,也是一位老人,他的肋骨断了三根,断骨刺进了肺部,另一位主治医师在做手术。

    欧阳志远看到外科主任医师张庆山的医术极高,手法熟练,处理问题得当正确。但手术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老人的心脏骤然停止了跳动,心电图立刻变成一条直线。

    所有医务人员的心,立刻悬了起来,马上进行抢救,开始心胸按摩挤压。

    欧阳志远也紧张起来。

    一道道命令从张庆山嘴里发出。强心剂没有效果,心胸按摩同样没有起到作用,心电图仍旧是一条直线。

    院长陈朝海脸上的冷汗下来了。外科主任医师张庆山的脸上,同样冷汗流下来了。

    欧阳志远大声道:“电击除颤!”

    张庆山猛然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欧阳志远,沉声道:“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立刻给我出去。”

    张庆山是运河医院的第一把刀,他在做手术的时候,不允许任何人在他面前说话。他的权威不能被别人挑战。现在竟然有人在他面前大呼小叫,这让张庆山很不舒服,而且很生气。

    张庆山知道,老人年龄太大,心脏血管太脆,要是使用电击除颤,老人的心脏血管很有可能就会爆裂,立刻死亡。

    这人是谁?太不自量力了,竟然敢命令自己,真是岂有此理。

    欧阳志远没有理会张庆山,立刻再次大声道:“马上电击除颤,快。”

    他知道,这时候,病人极其的危险,如果再晚一会抢救,病人就会死亡。

    张庆山一看对于竟然没有理会自己,他立刻厉声道:“滚出去,这是我在做手术。”

    院长陈朝海顾不上给张庆山解释,他也知道老人的情况紧急,他更相信欧阳志远的医术。因为,院长陈朝海是龙海医院院长张延清的学生。

    他早就从自己老师龙海医院院长张延清嘴里知道了,欧阳志远有一身绝好的医术。

    陈朝海大声道:“听欧阳县长的话,立刻电击除颤,快。”

    欧阳县长?谁是欧阳县长?难道这个年轻人是欧阳县长?

    那几名医生虽然有点疑惑,但一听院长下了命令,立刻对病人进行心脏电击除颤。

    张庆山也不知道谁是欧阳县长。

    “啪!”

    一声闷响,病人的身子一颤,但心电图仍旧是一条直线。

    “加大电流”

    欧阳志远沉声道。

    张庆山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冷声道:“再加大电流,病人会死的。”

    几名医生的眼光再次看着院长陈朝海。

    院长陈朝海看着欧阳志远,欧阳志远点点头。院长陈朝海道:“加大电流。”

    一名医生立刻增加电流。

    “啪!”

    又是一声闷响,病人的身体再次颤抖,但心电图仍旧没有任何的起伏。

    这时,老人的脸色已经变得灰白,情况极其危机,所有的医生,脸色都变得苍白,这个老人没救了,死定了。就连张庆山的脸上,都露出了失望。

    但欧阳志远的脸色不变,他快速的抓起老人的手腕,号了一下脉,手指一捻,两根银针射到了老人的胸口穴道上。

    欧阳志远一把从那位医生手里抢过电击除颤器,互相一摩擦,闪电一般的按在了老人的胸口上。

    “啪!”

    又是一声闷响。来人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咳咳咳!”

    老人猛然剧烈的咳嗽起来。老人的心电图刹那间,有了起伏。

    心脏恢复了跳动!我的天哪!

    所有的医生的眼睛里,都露出了一丝惊喜和惊奇。院长陈朝海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病人的生命指标开始恢复正常。

    欧阳志远笑了,他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张庆山两眼紧紧的盯了欧阳志远一眼,立刻再次进行手术。

    一个长着一双大眼睛的小护士,看到欧阳志远脸上汗水淋淋,急忙给他擦去汗。

    欧阳志远点点头笑道:“谢谢。”

    刚才的情况极其凶险危机,就是欧阳志远自己的心里都没有底,他自己都不知道,能否把老人抢救过来。

    张庆山的心脏外压按摩,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如果继续心脏外压按摩,病人在三分钟内就会死亡。

    欧阳志远只能冒险让医生使用电击心颤抢救病人。

    当两次电击心颤都没有让病人的心脏跳动起来,欧阳志远自己都差一点绝望,他抓过老人的手腕之后,竟然感觉到老人还有一丝的希望。欧阳志远立刻用银针直接刺激老人的心脏,再次对老人进行电击心颤。

    老人的心脏终于再次跳动起来。

    一个小时后,手术成功结束。老人被送进重症监护室。

    外科主任医师张庆山长出了一口气,走了过来,摘下口罩,露出一张冷峻的脸来,他伸出手来道:“刚才对不起,你的针灸不错,救了病人。”

    欧阳志远笑着握住了张庆山的手道:“呵呵,还好,终于把老人救了过来,你的手术做的很好。”

    欧阳志远摘下了自己的口罩。

    张庆山一看到欧阳志远年轻的脸,顿时一愣。我的天哪,这位小伙子这么年轻?旁边的医生和护士门,也都惊呆了,他们也没想到,这位县长这么年轻。

    陈朝海笑道:“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咱们县新来的副县长欧阳县长,这位是我们运河县外科主任医师张庆山医生。”

    张庆山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心道,这么年轻的县长?欧阳志远只有二十出头吧。

    张庆山微笑着道:“呵呵,欧阳县长,你是医生出身?”

    欧阳志远笑道:“我是山南医科大学毕业的,专业是心胸外科。”

    张庆山笑道:“呵呵,那咱们是校友,我也是山南医科大学毕业的,我比你早几届。”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想不到在这里能碰到校友。”

    张庆山道:“欧阳县长的针灸,竟然能直接刺激心脏,简直不可思议,你那两根银针肯定扎到了患者的心脏外皮,引起心脏的收缩,然后你再用电击心颤,刺激患者的心脏跳动是吗?”

    欧阳志远笑道:“正确,原理就是这样。”

    院长陈朝海笑道:“能用银针直接刺激患者的心脏,只有欧阳县长能做到,别人肯定不敢。”

    欧阳志远道:“我学中医的时候,学过这手针法,刚才危机的时候,只能冒险一试。”

    这时候,另外的一位重伤员,也做完了手术。

    这次农机厂宿舍倒塌的伤员,一共有十六位,已经全部送过来了,没有一个死亡。

    欧阳志远和院长陈朝海走出手术室,欧阳志远道:“陈院长,那个叫宋桂兰的女病人怎么样了?我想看看她。”

    院长陈朝海连忙道:“欧阳县长,昨天夜里我们接到陈县长打来的电话,立刻就给病人恢复了用药,对不起了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笑道:“没事,你介绍一下宋桂兰的情况。”

    两人一边走一般谈。

    陈院长道:“宋桂兰得的是乳腺癌,还有营养不良,由于她的身体极其虚弱,现在不能做手术,要养一段时间才能做手术。”

    欧阳志远道:“宋桂兰的丈夫,根本不顾家,是个酒鬼和赌鬼,她的两个孩子都要上学,陈院长,能不能拍个雇工,照顾她一下。”

    陈院长笑道:“当然可以,我一会就安排,二十四小时看护。”

    前面就是住院处,欧阳志远走到收款处,给宋桂兰交了二千块钱押金。

    陈院长道:“欧阳县长,宋桂兰和您……?”

    欧阳志远道:“我妹妹和宋桂兰的女儿林小雅是同学,我昨天刚知道他们家的情况,两个孩子太苦了。”

    陈院长的眼里露出了佩服的神情,看来,欧阳县长和宋桂兰几乎没有关系,竟突能替宋桂兰交上两千元押金。

    九十年代的两千元,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陈院长道:“我们尽量的减免宋桂兰的一些费用。”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你了,陈院长。”

    陈院长道:“那个叫林小雅的女孩子,是个懂事的孩子,每天照顾他妈妈,很晚才回去。”

    欧阳志远道:“自古家贫出孝子。”

    说着话,两人来到了宋桂兰的病房。走进病房,欧阳志远竟然看到林小雅和林军都在病房里。

    两个孩子怎么会没上学?

    林军一下看到了欧阳志远,小家伙眼睛一亮,立刻跑了过来。

    “欧阳哥哥……欧阳哥哥。”

    欧阳志远一下子抱起来林军,笑着道:“林军,你今天怎么不去上学呀?我正想去接你来看妈妈呢。”

    林军小生道:“学校外面发大水了,过不去,姐姐也过不去,我们就来看妈妈了。”

    林小雅看到了欧阳志远,连忙走过来道:“欧阳大哥,您来了。”

    欧阳志远道:“我来看看你妈妈。”

    林小雅眼圈一红,轻声道:“这次,房子也没有了,家没有了。”

    欧阳志远道:“农机厂在搭建临时帐篷,每家每户都能有住的地方,林小雅,你放心吧,还有一个多月就要高考了,你现在的任务,就是要好好的学习。”

    林小雅点点头道:“谢谢欧阳大哥。”

    “小雅,这是谁呀……。”

    病床上,一位脸色蜡黄的中年女人,剧烈的喘息着,看着林小雅。

    院长陈朝海连忙道:“宋桂兰,这位是欧阳县长,来看你了,你们的住院费,欧阳县长替你们交了。”

    宋桂兰病的很厉害,身体极其的虚弱,她一听是县长来看自己了,而且替自己交了住院费,她挣扎着就想坐起来。

    欧阳志远忙道:“不要起来,你的身体很弱,等到你的身体恢复过来,再动手术。”

    “谢……谢您……欧阳……县长,您给了小雅……五百块钱,现在又交了住院费,谢谢……。”

    宋桂兰看着欧阳志远,眼泪下来了。

    欧阳志远道:“你安心的养病,医院二十四小时照顾你,不能耽搁林小雅的学习,她马上就要高考了。”

    欧阳志远转脸看着陈院长道:“宋桂兰的营养,你们医院里配制,让她的身体尽快的恢复,好做手术。”

    陈院长道:“好的,欧阳县长。”

    林小雅一听,妈妈的营养由医院配制,顿时高兴的不得了。林小雅太忙了,自己要照顾妈妈,还要照顾弟弟,自己还要学习。

    欧阳志远给宋桂兰号了一下脉,给她开了三副药,把药方子交给陈朝海道:“按照这个药方抓药,一天一副,喝三天。”

    欧阳志远走出病房的时候,林小雅送了出来。

    欧阳志远道:“林小雅,你没有时间照顾林军,我把林军安排到运河县实验小学可以吗?那是个封闭住校的小学,每个星期六,你去接他。”

    林小雅一听很是惊喜,但眼神随即暗淡下来,小声道:“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道:“费用问题,你不用愁,一切等你考上大学后再说,娜娜这次报的是燕京大学,我希望你和她能一起到燕京大学报道。”

    林小雅看着欧阳志远道:“好的,您放心,欧阳大哥,我一定能考上燕京大学。”

    欧阳志远拨通了陈嘉禾的电话,让陈嘉禾把林军转到实验小学。陈嘉禾一口答应了。

    秘书郭明走了过来,轻声道:“欧阳县长,黄县长来看伤员了。”

    欧阳志远道:“好,咱们去。”

    欧阳志远走进外科病房,黄晓丽县长、主管城建的副县长郭振宏、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卫建安,在病房正在看望伤病员,和大家说话。

    黄晓丽看着伤员到:“工友们,请大家安心的养伤,别的都不要考虑。”

    一个断了腿的中年汉子,看着黄晓丽道:“黄县长,你说让我们安心养伤,我们能安下心来吗?工厂半年都没有开工资了,现在,家又没有了,再破再烂,那也是个家,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以后,让我们怎么活呀。”

    “是呀,黄县长,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连家都没有了,我么可怎么办呀?”

    “黄县长,我们的家人住哪儿?我们怎么吃饭呀?我连买饭的钱都没有了。”

    病人的家属和病人的脸上都露出沮丧的表情,一双双眼睛看着黄县长,里面包含着强烈的期望,又夹杂着一丝希望。

    黄晓丽看着大家道:“师傅们,请放心,县政府不会不管大家的,我们已经初步决定,所有倒塌房屋的师傅们,每户发放救济伍佰元,先解决燃眉之急。农机厂在新楼区搭建了新帐篷,倒塌房屋的,每户一顶帐篷,所有的日用品,都会给大家准备好,请大家放心。”

    县长黄晓丽一提起新楼区,让她想不到的是,所有的人都沉默了,他们的脸上没有一丝的喜悦,反而流露出来的,是一种气愤和无奈。

    欧阳志远看着大家的奇怪的表情,问道:“大家这是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

    那个断了腿的中年汉子,看了一眼身边的老婆,刚想说话,但他的老婆,瞪了他一眼,狠狠地在他的后腰上,扭了一把。

    中年汉子立刻不再说话。

    黄晓丽看着大家道:“都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我是运河县的县长,大家心里有什么话,给我说,我会帮助大家的,请大家相信我。”

    那个断腿的汉子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身后面的老婆又要用手去掐他。

    但这次,那个汉子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的老婆,看着黄晓丽道:“黄县长,我有话说。”

    黄晓丽笑着道:“有什么事,尽管说,我给你们做主。”

    “黄县长,我叫康建生,您知道,你一提起新宿舍楼,大家为什么都不说话了吗?”

    康建生是一条敢说话的汉子

    欧阳志远一听康建生提起新宿舍楼的事,他立刻想起林小雅的父亲林跃峰说的农机厂厂长季宝光在分宿舍楼的过程中,大肆收受贿赂的事。

    看来,季宝光真的不干净呀。

    哼,自己管辖内的干部,只要任何人不干净,不论是谁,全都拿下来。欧阳志远最恨的就是贪官污吏。

    黄晓丽道:“康建生,你有什么话,尽管说,我会替你们做主的。”

    康建生道:“农机厂分配新楼房宿舍,分配的十分不公,场子内所有当官的,最少每人一套,有的甚至两套、三套,而我们一线的工人,很多人都没有分到房子。还有,房子盖了一百四十套,但是分了一百套,就说分完了,那四十套,哪里去了?就是分了的那一百套房子,有几套是一线工人的?我听说,在分房子的过程中,有很多猫腻,我们请黄县长调查一下。”

    康建生这样一说,办公室主任卫建安的眼里,露出了一丝阴冷。

    黄晓丽看着康建生道:“康师傅,你放心,这件事,我们一定会查清楚的。”

    康建生道:“黄县长,我康建生既然敢说出来,就不怕有人报复,这些话我早就想说了,可惜没有机会。”

    黄晓丽道:“没有人敢报复你,如果有人报复你,这是我的电话,我二十四小时开机,你只管打我的手机。”

    黄晓丽把号码给了康建生。

    康建生接过黄晓丽的号码,看了一眼,装进了口袋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