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冤家路窄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七章冤家路窄

    周玉海是从傅山县调过来的,两人都来自傅山县,两人的关系不一般呀。

    陈嘉禾笑道:“来,祝贺志远来运河县工作。”

    几个人的酒量都极好,三杯酒下肚,气氛顿时就活跃起来。

    周玉海笑到道:“志远,我刚听说你要来运河县,我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嘿嘿,想不到这是真的。”

    欧阳志远笑道:“我也想不到,当领导找我谈话的时候,市里已经决定了,我只好来了。”

    周玉海道:“你在傅山县取得了这么大的成绩,眼看就要收获了,却把你调到运河县来,真是有点不公,功劳都给了别人了。”

    欧阳志远笑道:“到哪里都一样,关键是又能和兄弟你在一起了,呵呵。”

    欧阳志远的话,让周玉海的心里一暖。

    石墨兰走了进来,笑道:“来,尝尝我们的最新招牌菜,烤乳羊。”

    服务员端上来一个很大的瓷盘,盘子中间放着一只烤成金黄色的乳羊,股股香气飘进了众人的鼻子。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墨兰姐。”

    石墨兰笑道:“就你的嘴甜,尝尝吧,提提意见。”

    众人立刻把杯中的酒喝光,开始品尝烤乳羊。

    欧阳志远撕掉一点羊肉,放进嘴里品尝了一下,笑道:“这个烤羊的师父,是在傅山口福烤乳羊倌聘请的吧。”

    石墨兰一愣,笑道:“志远,你怎么知道?”

    欧阳志远笑道:“傅山烤乳羊的老板王永福,他的手艺是我教的,呵呵。”

    石墨兰顿时惊奇的道:“王永福烤全羊的手艺是你教的?真的?”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我还能骗你不成?”

    周玉海笑道:“哈哈,墨兰,你早和我说呀,志远的烹饪手艺,我敢说,在整个龙海,没有人能赶上他的,崮山风景区的野味山庄的老板,王世辉的手艺,也是志远教的,要不,让志远给你露一手?”

    “真的?志远,我本来想打算从崮山风景区野味山庄的老板王世辉那里请来一个厨师,可是,人家生意极其火爆,没有答应,呵呵,想不到,这些人的手艺,都是你叫的。”

    石墨兰笑吟的道。

    陈嘉禾的脸上也是露出惊奇的神情,崮山风景区的野味山庄,自己去过,口味极佳,是龙海饭店中的口味极品,竟然是欧阳志远教的。

    欧阳志远今天喝的高兴,他站起来笑道:“走,我给大家烤一只乳羊。”

    众人一听,顿时高兴的叫起好来。

    石墨兰笑道:“走,咱到厨房去。”

    众人笑着跟在后面,走向专门烤乳羊的厨房。

    水坝乡的乡长赵宗彪和天安集团董事长卫东林的儿子卫小山、县委书记王广忠的儿子王磊、政法委书记汪东升的儿子汪一泓,在梅花大厅里喝酒。

    在龙海市纪委书记戴宝楠和副市长张兴勇向市委书记周天鸿低头后,周天鸿就把他们的儿子戴世军、张继山和王磊放了出来。

    县委书记王广忠的儿子王磊,已经把欧阳志远的仇恨,记在了自己的心里。

    王磊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亏,竟然被公安局的关了将近一个月,这一切都是欧阳志远所赐。

    他恨不得一口咬死欧阳志远。

    但他没想到,这一切,都是赵宗彪在暗中挑拨。

    天安集团董事长卫东林的儿子卫小山,在运河县开了两处四星级的大酒店,白云大酒店和蓝天大酒店。

    但是,两处的生意,都不如石墨兰的阳泉大酒店的生意。

    卫小山的心里,就开始打起了石墨兰的阳泉大酒店的主意,他要把阳泉大酒店吃掉。

    天安集团在运河县是最大的集团公司,势力雄厚,他要想吞并阳泉大酒,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卫小山今天请客,和赵宗彪、王磊、汪一泓在一起喝酒。

    赵宗彪的年龄最大,他坐的位置,面向外面,当服务员上菜的时候,他看到了自己的仇人欧阳志远。

    赵宗彪想不到,在这里竟然看到欧阳志远。他的一双眼睑里顿时露出毒蛇一般的怨毒和寒芒。

    自己的父亲,自己的弟弟,都死在欧阳志远的手里。自己的白水镇镇长,也是欧阳志远拿下来的。这个仇,不共戴天。欧阳志远,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他上次教唆戴世军、张继山和王磊调戏霍英琼和霍英杰,目的就是让欧阳志远和市纪委书记戴宝楠、副市长张兴勇结下仇恨,他却想不到,被调戏的霍英琼和霍英杰竟然是燕京霍家的人,而市委书记周天鸿亲自下令,把戴世军、张继山和王磊都抓了起来,关了一个月。

    而最终,纪委书记戴宝楠、副市长张兴勇向周天鸿低头,周天鸿才把戴世军、张继山和王磊放了出来。

    赵宗彪想不到,自己的仇人黄晓丽和欧阳志远都来到运河县任职。他更没想到,由于纪委书记戴宝楠、副市长张兴勇向周天鸿低头,周天鸿才能顺利的在常委会上以绝胜的票数,压倒市长郭文画,把黄晓丽派到了运河县。

    欧阳志远来阳泉大酒店干什么?来吃饭?

    赵宗彪站起身来,看着卫小山道:“我出去一下。”

    卫小山笑道:“赵哥,快去快回。”

    赵宗彪远远的跟在了欧阳志远他们的身后,看看欧阳志远去干什么?

    这位专职烤乳羊的师父,叫何茂水,是原来傅山口福烤乳羊的厨子,他的烤乳羊的手艺,是跟王永福学的,被石墨兰高价聘请过来。

    欧阳志远看着石墨兰道:“墨兰姐,你聘请的这位考乳羊的师父,是经过王永福的同意吗?”

    欧阳志远不喜欢学了手艺就忘本的人,他怕这人是为了高薪偷偷地跑过来的。

    石墨兰笑道:“是通过王老板同意的,王老板这人很通情达理。”

    欧阳志远笑道:“那就好。”

    当欧阳志远看到何茂水的时候,他笑了,认识。

    何茂水正在忙着烤乳羊,他一下子看到了欧阳志远,顿时大喜道:“欧阳县长,您怎么会在这里?

    欧阳志远笑道:“我在这里吃饭,一吃这烤乳羊的口味,就知道是傅山王永福的烤乳羊口味,哈哈,我就来了,想不到是何师傅烤的。”

    何茂水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连忙摆手道:“欧阳县长,您可不能这样称呼我,我的手艺是跟王师父学的,而王师父的手艺,是您教的,按照辈份,我应该称呼您为师爷爷,呵呵。”

    欧阳志远一听何茂水这样说,不由得笑道:“现在是新社会了,不要这样称呼了,你的手艺还没有学好,我今天高兴,烤一只让大家品尝。”

    何茂水一听欧阳志远要亲自烤一只,他顿时狂喜至极,他知道,自己学习的机会来了,这个机会,别人一辈子都不会遇到的,自己一定要把握住。

    “太好了,欧阳县长。”

    何茂水激动万分。

    欧阳志远笑着选了一只又肥又嫩的乳羊,就开始配制料液。

    案板上,有各种各样的材料和烤乳羊所用的中药材。欧阳志远快速的调配这料液和料包。

    料液是用来沁泡乳羊的,乳羊泡在配制好的五香料液中,香料都会进到羊肉里。

    欧阳志远又配制了一份在烧烤乳羊时,所有的香料。

    不一会,欧阳志远就把泡好的乳羊捞出来,再次撒上香料,把一个香料包,放进乳羊的肚子里封好,然后把乳羊放在烧烤架上,开始转动起来。

    果树木料烧制的木炭火,没有一丝的烟雾,但热力极强,乳羊转动了一会,表面上就开始变干变黄。

    欧阳志远每转动一会,就向乳羊上撒一层香料,不一会,乳羊的表面就开始向下滴油,股股让人流口水的香味,飘洒出来。

    王美娟皱了一下她的小鼻子道:“志远,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手,真香呀。”

    石墨兰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同样是烤乳羊,志远烤出来的乳羊,香味就是不一样。虽然都是用的同样的材料,但志远烤的乳羊,香气更加浓烈甘醇。

    何茂水的眼睛瞪的很大,唯恐漏掉一点细节,就连乳羊转动的圈数,他都记了下来。

    赵宗彪远远的看着欧阳志远在烤乳羊,他的眼里露出诡异的杀气。

    半个小时后,烤乳羊的香气,更加浓烈,乳羊的表皮变成亮晶晶的金黄色,如同果冻一般,香气四溢。

    这和何茂水烤出来的乳羊绝对不一样,何茂水烤出来的,乳羊表皮有点干,撒在上面的香料,都没有进入乳羊的肌肉里。

    周玉海笑道:“今天终于有口福了,哈哈。”

    欧阳志远笑道:“以后有时间,我多烤几次,老何,等十分钟后,慢慢的收火,再把如乳羊给我们端上来。”

    远处的赵宗彪早已闻到了香气四溢的烤乳羊了,他咽了一下口水,心里骂道,欧阳志远这个王八蛋,竟然会这手艺,烤的还真香。

    当他看到欧阳志远在洗手的时候,立刻转身就走。

    他走了两步,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狞笑。

    嘿嘿,欧阳志远,我要再给你增加几个仇人,我看你在运河县怎么混?这家伙快速的喊过来服务员,点了烤乳羊,十分钟后,让服务员送到梅花厅。

    赵宗彪回到梅花大厅,没有关房门,王磊、卫小山和汪一泓正在纳闷赵宗彪干嘛去了,一看到赵宗彪回来了,王磊立刻道:“赵哥,你干吗去了,这么长时间不回来?”

    赵宗彪笑道:“我听说,阳泉大酒店心上了一道名菜,烤乳羊,我点了一只,你们看着点,十分钟后,服务员就送过来。”

    汪一泓笑道:“赵哥,您真客气,呵呵,我也听说阳泉大酒店的烤乳羊不错,嘿嘿。”

    王磊笑道:“来,为赵哥的烤乳羊,干杯。”

    四个人一起喝了一杯酒。

    欧阳志远他们回到了自己的牡丹大厅,继续喝酒,等待烤全羊端上来。

    石墨兰闻着肉香四溢的烤乳羊,内心非常高兴。她知道,这道烤乳羊绝对能火起来,成为阳泉大酒店的招牌菜。

    石墨兰看着何茂水道:“何师傅,您学的怎么样了?”

    何茂水笑道:“石总,我看了欧阳县长的烤乳羊,我的技术肯定会提高一大截,您就等好吧,我马上就开始烤第二只。”

    石墨兰笑道:“何师傅,你只要把这道菜做好,工资待遇好说。”

    何茂水笑道:“石总,您这就给的不少了,是我在傅山口福烤乳羊的一倍,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做的。”

    何茂水说话间,欧阳志远烤的这只乳羊,已经好了。

    他慢慢的把乳羊移到瓷盘子之内,整只乳羊全部变成金黄色、如同果冻一般的晶体,甘醇浓烈的香气,四处飘散,让人流口水。

    何茂水把乳羊肚子里的材料取出来,又把大骨取出,金黄色的乳肉,晶莹剔透,肥而不腻,香气飘得很远。

    “服务员,给牡丹厅的欧阳县长他们送去。”

    石墨兰道。

    一位漂亮的女服务员端起烤乳羊,走向二楼的牡丹大厅。

    赵宗彪坐的这个位置,正好能看到楼梯口,他一看服务员端着烤乳羊上来了,同时,一股甘醇的肉香飘了过来。

    “什么东西,这么香?”

    汪一泓闻到了烤乳羊的香气。

    赵宗彪道:“是烤乳羊,咱们点的烤乳羊到了。”

    王磊和卫小山、汪一泓他们,都闻到了这种香气,三人吃尽了山珍海味,却没有闻到过这么香的味道,三个人站起身来,早已迎了出去。

    他们看到一位女服务员端着烤乳羊走了过来,后面不远处跟着阳泉大酒店的老板石墨兰。

    三个人都认识石墨兰。

    汪一泓笑道:“石老板,生意不错,嘿嘿,我们的烤乳羊,你竟然亲自送来,谢谢了。”

    石墨兰一看是政法委书记汪东升的儿子汪一泓,还有县委书记王广忠的儿子王磊,还有卫东林的儿子卫小山,石墨兰连忙笑道:“原来是汪总、王总和卫总,三位大家光临,我一会过去敬酒,呵呵。”

    石墨兰转过脸来对另一位女服务员道:“给三位老总上两瓶茅台,算我的。”

    卫小山哈哈笑道:“石老板,烤乳羊不错,什么时候请的这么好的厨子呀,回来介绍我认识一下,我让人来学习一下。”

    石墨兰早已知道,卫小山早已在打自己的阳泉大酒店的主意。

    石墨兰笑道:“好的,有时间介绍一下你们认识,不过,这份烤乳羊是牡丹厅欧阳县长他们的,你们的还在炉子里,要等一会。”

    王磊一听欧阳县长,他的心脏骤然一缩,立刻道:“欧阳县长?傅山县的欧阳县长?”

    王磊并不知道,欧阳志远已经调到运河县了。他一听欧阳县长四个字,他的眼里立刻冒出一丝仇恨的寒芒。

    就是欧阳志远让自己在监狱里蹲了一个月。

    石墨兰并不知道王磊和欧阳志远有过节,她笑道:“欧阳县长从傅山调到运河县了,担任副县长,今天他们在牡丹大厅和陈县长在喝酒。”

    王磊这一听这份烤乳羊是欧阳志远的,他不由得哈哈大笑,伸手一下子把烤乳羊的盘子,从服务员手里夺了过来,冷笑道:“这只烤乳羊是我们点的吧,谢谢了。”

    王磊转身把烤乳羊递给后面的汪一泓。

    汪一泓端起烤乳羊走向房间内,笑道:“谢谢了,石老板。”

    那个女服务员没想到对方竟然会把手中的烤乳羊抢走,这个女服务员连忙大声道:“这个烤乳羊不是你们的,是欧阳县长的……”

    “啪!”

    女服务员的话还没有说完,王磊一巴掌就打在了女服务员的脸上,打的小姑娘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小姑娘的脸上顿时肿了起来,多了一个紫青的手掌印。

    王磊阴森森的道:“老子的钱不是钱吗?我说这个烤乳羊是老子的,就是老子的,石老板,你说是吗?”

    王磊在运河县是说一不二的家伙,他的口气带着威胁的味道。

    石墨兰想不到,王磊竟然抢烤乳羊,而且还打了服务员,这让她所料不及。她想不到,王磊为什么说翻脸就翻脸。

    房间内的赵宗彪看到了王磊翻了脸,打了服务员,他的脸上露出了狞笑,嘿嘿,好戏开始了。

    石墨兰连忙道:“王总,怎么了,正好好的,怎么会打人你?”

    石墨兰知道,王磊的父亲是县委书记王广忠,王广忠的一个眼神,就可以关了自己的阳泉大酒店,可是,自己又没得罪王磊呀,你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王磊冷笑道:“打人是轻的,石老板,你再多说话,阳泉大酒店明天就会关门,你信吗?”

    王磊说完话,他的眼睛透出股股阴森森的杀气。

    石墨兰当然信王磊的话,但是今天,王磊不明不白的抢了欧阳志远亲自烤的乳羊,自己怎么和欧阳志远交代?王磊还打了自己的服务员,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想到这里,一股怒气在心头升起。

    石墨兰冷冷的道:“王磊,你不要欺人太甚,我石墨兰奉公守法,照章纳税,你王磊凭什么打人,凭什么关了我的店?”

    早就想吞并石墨兰的阳泉大酒店的卫小林趁机挑唆道:“石老板,王哥凭什么打人,凭什么关了你的店?嘿嘿,王哥在运河县不凭什么,但王哥想打谁就打谁,嘿嘿,想关谁的店,就关谁的店,你有本事反抗吗?想玩了你,就玩了你,你敢不从吗?”

    石墨兰一听卫小山这样说话,顿时气的脸色煞白,哆嗦着嘴唇道:“你们真不要脸,简直就是流氓。”

    “啪!”

    王磊抬手就是一掌,打在了石墨兰的脸上,恶狠狠地道:“你找死,竟然敢骂老子,老子明天不让你阳泉大酒店关门,我就不姓王。

    王磊今天就是想把事情搞大,好引出欧阳志远。上次自己吃了大亏,那是由于惹了燕京霍家,嘿嘿,这次没有燕京的霍家,老子还怕你吗?你只要敢打老子,老子就让汪一泓的老爹,政法委书记王东升抓你,嘿嘿,欧阳志远,你就等死吧。

    王磊恨极了欧阳志远。

    石默兰哪里吃过这种亏,竟然在自己的店里,被王磊打了一巴掌,这让她很是委屈恼怒。

    一个女服务员快速的跑向欧阳志远他们的房间去报信。

    石默兰两眼死死地盯住王磊,眼睛里喷着怒火,大声道:“王磊,你仗着你父亲的是县委书记,仗势欺人,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王磊哈哈大笑道:“什么狗屁王法,狗屁法律,那是给你们小老百姓看的,约束你们的,法律对老子能管用吗?我父亲的话,在运河县才是法律。”

    王磊这话说的极其嚣张霸道。

    “哼。”

    一声冰冷威严的冷哼在王磊身后响起,把王磊吓了一跳。

    欧阳志远站在王磊的身后,两眼如同刀锋一般盯着王磊。

    欧阳志远和几个人喝了一会酒,都过了十分钟了,烤乳羊竟然还没有端上来,这让欧阳志远十分的纳闷。志远的耳朵极其的灵敏,他仔细的一听,外面很吵杂,好像是石默兰和人吵架的声音。

    石默兰怎么会和人家吵架?

    欧阳志远站起身来道:“烤乳羊怎么还没来?我去看看。”

    陈嘉禾笑道:“心急喝不了热糊糊,还是等一会吧。”

    欧阳志远笑道:“我烤好的的烤乳羊,别让人家抢走了,要是让别人抢走了,我们都吃不成了。”

    周玉海笑道:“谁敢抢咱们的烤乳羊,我第一个就放不过他,嘿嘿,运河县,谁有资格吃欧阳县长亲自烤的乳羊?除非是我们兄弟,呵呵。”

    欧阳志远笑道:“玉海,你还真说对了,就是市长想吃我烤的全乳羊,我也不会给他烤的,除非我兄弟想吃。”

    丁宝山笑道:“我们可是你的兄弟。”

    欧阳志远拉开门笑道:“当然。”

    他说着话,走出了牡丹厅,刚拐过弯,就看到牡丹厅的服务员脸色苍白的跑过来。

    那个女服务员一看到欧阳志远,立刻道:“不好了,烤乳羊被人家夺走了,石姐被人打了,我也被打了。”

    欧阳志远一听服务元这样说,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石默兰是周玉海的女朋友,那就是自己的弟媳妇,这是哪个不开眼的王八蛋在这里撒野?打老子的兄弟媳妇,这不是打老子的脸吗?老子非揍趴下他不可。

    欧阳志远快步冲了过来,一眼就看到县委书记的儿子王磊,极其嚣张的对着石默兰咆哮着。

    石默兰的左脸有一个青紫的掌印。

    竟然是这个狗东西,一个月的监狱,还没有坐够?这家伙还是那么的飞扬跋扈?还是那样的嚣张?真是欠揍。

    欧阳志远两眼死死的盯着王磊道:“王磊,是你个不要脸的狗东西,在这里打女人吗?嘿嘿,一个月的监狱,还没有坐够?既然你皮子痒痒,老子就成全你。”

    欧阳志远说完话,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啪!”

    欧阳志远一掌就把王磊打得横飞起来,摔在三米开外。

    欧阳志远连省长江川河的儿子江宗帆、省委副书记赵云峰的儿子赵斌都敢揍,别说一个小小的王磊。

    里面的赵宗彪一看欧阳志远来到就打了王磊一掌,他立刻拨打发了刑警队长石新桥的电话。

    “|石新桥,快来阳泉大酒店二楼,欧阳志远打了你的表弟王磊。”

    赵宗彪说完这句话,就挂上了电话。

    他知道,好戏就要开始了。

    石新桥这两天恼火之极,连环强和奸杀人案件,到现在还没有头绪,公安局长周玉海已经给自己下了死命令,一个月之内,再破不了案,就让他滚蛋。

    他正和几个手下的警察喝酒,就接到了赵宗彪的电话。

    他一听欧阳志远打了自己的表弟刘磊,石新桥顿时怒火中烧,眼里露出浓烈的杀机。

    这狗日的前几天刚打了自己,现在竟然再次殴打自己的表弟,真是找死。上次打老子,是因为自己的狗咬了人,现在打了表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嘿嘿,三舅对这个表弟极其疼爱,你竟然敢打他,哈哈,三舅不会轻易的饶了你,老子先带人过去抓起来你,你反抗,老子就开枪。

    石新桥想到这里,立刻大声道:“有人打了我表弟王磊,走,去把那人抓起来。”

    石新桥手下的警察,都是他的亲信,他们更知道,石新桥的表弟可是县委书记王广忠的儿子。

    他们立刻跳上警车,开向阳泉大酒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