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送行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章送行

    欧阳志远一听周书记真有把自己调到运河县的打算,顿时苦笑道:“周书记,我可是刚把傅山县的很多事,理顺出头绪来,我还没有享受到胜利果实呢?”

    傅山县的工业园已经初具规模,很多的项目,都进入了收尾工作,崮山风景刚刚盈利开放,药材种植基地已经形成,这些都凝聚了欧阳志远的心血。跑南州,下燕京,欧阳志远吃了多苦?受了多少累?最后的结果,还是把自己的工业园主任给拿下来了。

    周天鸿道:“你对傅山县的贡献,我们市委市政府是不会忘记的,功劳簿上,已经记下了你的一笔。”

    欧阳志远笑道:“那啥?让我干个正县长换差不多?”

    周天鸿道:“二十三岁的副处,这在全国几乎是没有的,正县长的位置,有黄县长顶着,要不,我把黄县长拿下来,让你当正县长?”

    欧阳志远笑道:“嘿嘿,人家黄县长刚去,拿下人家黄县长,我看不好吧?”

    周天鸿道:“你和黄县长配合过工作,我想,运河县在你们的领导下,会彻底的改变运河县的污染环境,让运河县成为一个以高科技为基础的新型工业大县。”

    欧阳志远笑道:“可您是让我到运河县做农业县长,不是当工业县长。”

    周天鸿笑道:“你先过去,以后再调整,我让市组织部长王成国亲自送你过去。”

    按照级别,送欧阳志远到运河县任职,也就是市组织部一处的科级干部,送欧阳志远到任。现在,周书记竟然高调让市组织部长亲自送,这让欧阳志远很是高兴。

    欧阳志远笑道:“那啥?我听说运河县的工业和农业县长,都是县委常委?”

    周天鸿道:“运河县是工业和农业大县,这和一般的县不一样,大县的工业和农业的副县长,都是县委常委。”

    周天鸿和欧阳志远在办公室里,谈了很久,直到下班,志远才从周天鸿的办公室里走出来。

    志远走出周天鸿的办公室前,周天鸿给了欧阳志远三天准备时间,三天后,来和市委组织部长王成国会合。

    欧阳志远走出市委大楼后,立刻给周玉海挂上电话。

    “呵呵,志远,什么事?”

    周玉海笑道。

    欧阳志远道:“玉海,我要运河县官场体制里所有官员的明细表,包括到乡镇的干部,和他们的站队情况。”

    周玉海吓了一跳,笑道:“志远,你要这个干吗?你不会要调到运河县工作吧?”

    欧阳志远笑道:“你猜对了,三天后我就要到运河县报道,担任农业副县长。”

    周玉海一听,顿时大喜道:“呵呵,真的?我们又可以在一起战斗了?”

    欧阳志远笑道:“是呀,三天后见吧。”

    欧阳志远挂上电话,他又有种热血澎湃的感觉。运河县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呀。欧阳志远终于知道,周玉海为什么被周天鸿安排到运河县当公安局长。

    运河县本来是市长郭文画说的地盘。周书记让周玉海到运河县担任公安局长,是在埋棋子呀。

    周天鸿借着盘龙河污染事件,趁机拿下了没有站队的县长左逸雨,把黄晓丽安排到县长的位置,现在又把自己调到运河县,这样,运河县就要回到周天鸿的手里了。

    呵呵,周书记的棋下的真远。

    周天鸿这手棋子下的极大。在过去,郭文画在运河县做过县长和县委书记,整个运河县,都是郭文画得人。运河县是山南省最富裕、工业和农业产值最大的一个县,素有米米之乡的称呼。西面的巨山湖和湖西市的巨山湖县相邻,整个巨山湖的一半,属于运河县管辖,渔业和养殖极其发达。

    这样的一个富裕大县,周天鸿早就想攥在自己的手里。

    周天鸿借助戴宝楠和张兴勇他们的儿子,调戏霍英杰霍英琼事件,抓住了两人的儿子,迫使纪委书记戴宝楠在常委会山,拥护自己,把黄晓丽成功的安插到运河县,当上了县长,取得了和县委书记王广忠抗衡的资本。

    黄晓丽背后是中组部部长黄稷山,嘿嘿,在运河县,谁敢惹黄晓丽?

    现在,周天鸿又把欧阳志远安排到运河县。周天鸿知道,欧阳志远的性格,让欧阳志远成了自己手里的一把刀,他要用这把刀,搅乱整个运河县,打碎运河县过去的死沉体制,让运河县从新变得朝气蓬bo起来。

    他相信,欧阳志远有这个能力。

    欧阳志远调任运河县担任农业县长的消息,在傅山县政府传开了。

    人们纷纷议论起来。

    欧阳志远真是幸运呀,竟然要调到运河县担任农业副县长,运河县可是龙海市工业和农业的大县呀,农业副县长,可是县委常委。

    这家伙要一步登天了,真是不可思议呀。

    欧阳志远只有二十三岁呀。

    人家那是有本事呀,不要妒忌人家,你能在半年内,筹集到一百多个亿的投资吗?傅山县的脱贫崛起,是人家欧阳县长的功劳,可以这样说,没有欧阳志远,就没有傅山县的今天。

    整个县政府都在议论这件事。

    星期一早晨。欧阳志远来到县政府的时候,人们纷纷和他打招呼。

    欧阳志远今天来,就是来交接工作,明天就要到运河县报道。

    欧阳志远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前,竟然看到何振南站在他的办公室前。

    欧阳志远忙打招呼:“何县长,你好。”

    何振南是在今天早晨知道这个消息的,他看着这位朝气蓬勃的年轻副县长,何振南心里震荡不已。半年前,这个小家伙还只是一个外科医生,现在,已经是真正的副县长了,和自己只差了半级。这真是让人想不到呀。

    很有可能,一年后,自己说不定会成为欧阳志远的下级。

    前几天,欧阳志远救了自己和妻子的命,自己要好好的感谢人家。

    “呵呵,志远,进来坐吧。”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何县长。”

    两人走进了何振南的办公室,秘书周光书给两人倒了水,退了出去。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要调走了?”

    欧阳志远点点头到:“是的,何县长,到运河县。”

    何振南笑道:“祝贺你,志远。”

    欧阳志远道:“和这里一样,又没有升官,还是副县长。”

    何振南笑道:“主管农业的副县长,在运河县可是能进入县常委,仅次于主管工业的副县长,你这是升迁了。”

    何振南说着话,拿出一个小本本,递给欧阳志远道:“送给你。”

    欧阳志远接过来一看,里面罗列了运河县所有体制之内官员的关系和站队序列。

    欧阳志远心里升起了股股暖意。

    自己能进入仕途,是何振南把自己领进来的,如果不是何振南,自己还是一个受尽人欺负的小小医生,一辈子也就是混吃等死的下场。

    欧阳志远抬起头,看着何振南道:“谢谢,何县长。”

    何振南笑道:“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喊我何县长,还是喊我二哥吧。”

    欧阳志远笑道:“没人的时候,我喊你二哥,有人的时候,还是喊你何县长吧。”

    何振南道:“志远,运河县是市长郭文画的出身县,关系要比傅山县还要复杂,你要小心,有什么问题,多向人大主任关弘毅主任请教。”

    欧阳志远知道,人大主任关弘毅是市委书记周天鸿的人。

    欧阳志远道:“好的。”

    上午,欧阳志远交接了工作以后,他的电话就开始响了起来。

    沈朝龙、杨凯旋、陈雨馨、韩月瑶、艾丽娜、张长顺、周铁山、王志良、宋忠军、张吉祥、陆建都打来电话,相约晚上在彤辉大酒店给欧阳志远送行。

    沈朝龙知道,晚上参加送行的人很多,他把彤辉大酒店的贵宾大厅包下来了。

    晚上七点,身着一身银灰西装的欧阳志远和萧眉,准时出现在了贵宾大厅。

    欧阳志远的英俊潇洒,配上萧眉高贵典雅的妩媚,简直就是一对金童玉女下凡一般。

    所有的人,看的不禁一呆。

    陈雨馨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苦涩。

    欧阳志远看到这么多的朋友,来给自己送行,心里感到暖烘烘的,眼圈有点红了。这些人都是自己的兄弟姊妹,和自己在傅山一起战斗半年的兄弟姊妹。

    沈朝龙笑道:“志远,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沈大哥,谢谢你给我送行。”

    杨凯旋豪迈的笑道:“志远,祝贺你高升,今天咱们不醉不归。”

    欧阳志远看着自己这两位好朋友,心里暖暖的,禁不住大笑道:“好,不醉不归。”

    韩月瑶和艾丽娜两个小丫头早就冲了过来,两个人一人抱住了欧阳志远的一条胳膊,笑嘻嘻的道:“欧阳大哥,我们可不舍得你去运河县,我们会想你的。”

    欧阳志远道:“运河县距离傅山,也就四个小时的路程,想我的话,就如运河县找我,我管饭。”

    周铁山笑道:“志远,今天我要和你多喝几杯,谁不喝趴下,都不许走。”

    欧阳志远看着铁塔一般的周铁山,大笑道:“好,大伙一定都要喝趴下。”

    王志良、宋忠军、张吉祥、陆建都过来打招呼。

    欧阳志远看到服务员按照自己的吩咐,拎过来两箱玉春露。他笑着看着大家道:“今天,我欧阳志远感谢大家来给我送行,我带来两箱玉春露,今天,咱们好好的喝几杯。”

    沈朝龙笑道:“好,今天要好好地喝一杯了。”

    服务员开始上菜,这次是给欧阳志远送行,志远坐在了贵宾座位。

    萧眉他们喝的是红酒。

    沈朝龙端起酒杯道:“来,今天咱们在这里,一是祝贺志远高升,荣升运河县农业副县长,第二,给志远钱行,祝贺他的事业,一顺百顺,万事如意,来,是男人的,连干三杯。”、

    所有的人都举起了酒杯。

    欧阳志远举起酒杯,大声道:“谢谢沈大哥和兄弟们,来,起了他。”

    众人一起连喝了三杯。

    韩月瑶和艾丽娜两个小丫头,竟然也要喝玉春露。

    欧阳志远又回敬了三杯。

    杨凯旋举起酒杯道:“志远,你去了运河县,有什么事,只要一个电话,我和兄弟们,立马赶到运河县,我杨凯旋没有什么,有的就是炽热的兄弟之情。”

    沈朝龙笑道:“凯旋说的对,志远,只要你有事,一个电话,我们立马赶到。”

    周铁山道:“志远,你到哪儿,我的车队就跟你到哪,你永远是我的兄弟。”

    欧阳志远笑道:“好,沈大哥,凯旋、铁山,众位兄弟,我欧阳志远谢了。”

    几个人又连干了三杯。

    “呵呵,我们来晚了。”

    房门被推开,县长何振南、公安局长耿剑锋走了进来。

    说也没想到,何振南和耿建锋竟来给欧阳志远钱行。

    欧阳志远也没想到,这两人会来。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何县长和耿局来了。”

    众人也都站起来,和何振南、耿建锋打招呼。

    耿建峰笑道:“你明天就要走马上任,我和何县长给你钱行。”

    欧阳志远让服务员添了座位。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了,何县长,耿局门。”

    何振南端起酒杯道:“来,志远,祝你马到成功。”

    众人都陪着喝了三杯。

    这场送别酒,喝了两个多小时才结束。

    沈朝龙、杨凯旋、周铁山他们都喝多了。

    欧阳志远安排人,把他们送回了定好的房间。

    欧阳志远和萧眉回到了中药厂。

    “志远,周书记怎么会把你调到运河县?”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道:“运河县主管农业的副县长,肝癌晚期,到北京住院,缺了个副县长,周书记就让我去顶窝,现在,运河县的工业园,由于污染严重,很有可能要给国家的南水北调工程让路,面临着关闭的可能,运河县要建设新的工业园。”

    萧眉道:“南水北调,我知道这个国家项目,可是你要去当农业县长呀。”

    欧阳志远笑道:“等到我到了运河县,周书记很有可能再调整。”

    “周书记让你去建工业园?”萧眉问道。

    欧阳志远点头道:“很有可能。”

    萧眉轻轻地亲了一下志远,小声道:“那咱不就分开了?”

    欧阳志远道:“运河县到傅山很近的,只要眉儿有什么需求,我会立刻赶回来。”

    “呸,小坏蛋。”

    萧眉的脸色一红,呸了欧阳志远一声,小声道:“一身的酒气,快去洗澡,你明天还要到市委报道。”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那啥?洗完澡,还干什么不?”

    萧眉红着脸,眼睛能滴出水来,亲了一下志远,小声道:“加班……唱歌。”

    欧阳志远得心里,顿时充满着强烈的期待,一下子抱住了萧眉,冲进了浴室。

    两人洗完澡,欧阳志远闻着淡雅的清香,在眉儿颤抖的身上,传过来,是这么的让自己心醉着迷。

    “眉儿,我爱你……我爱你……”

    欧阳志远一边亲吻着眉儿,一边抱着她,慢慢的走向卧室。

    萧眉只修成的白皙胳膊,紧紧的搂住志远的脖子,长长的漆黑睫毛微微的颤抖着,火热的身子,紧紧地依偎在自己志远的怀里,醉眼迷离,呼吸急促,饱满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

    “我也爱你,志远,今天眉儿是你的,眉儿要为你绽放。

    萧眉呢喃着,脸色的红潮如同绚丽的餐霞,让欧阳志远迷醉。

    欧阳志远抱着自己的眉儿,走进了卧室,轻轻的把眉儿放在床上。

    窗外,几棵高大的栀子树,在初夏的夜风中,微微摇曳,淡雅的栀子花香,混合着皎洁如水的月光,透过窗户,飘洒下来,整个卧室变成一个柔情似水。

    第二天早晨,欧阳志远起的很早,他要在八点钟赶到市委办公大楼,和组织部长王成国会合。

    王成国要亲自去送欧阳志远。

    周天鸿就是要高调的把欧阳志远送到运河县。

    欧阳志远刚到市委大楼前,组织部长王成国走了下来。

    欧阳志远连忙打招呼道:“王部长,又麻烦您一趟。”

    王成国笑道:“习惯了,前不久,我刚把黄县长送到运河县,今天呀,又把你送到运河县,走吧。”

    欧阳志远开着自己的越野,王部长是一辆桑塔纳。

    事情有点不顺,车子刚开上巨山湖大堤的时候,王部长那辆桑塔纳竟然发动不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