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谁是七爷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百零二谁是七爷

    王志良带着警察和欧阳志远在立杰集团的工地上,没有找到马志增。

    欧阳志远开着车,直奔戴立杰在傅山的办公室。

    马志增刚走没多会,欧阳志远就来到了立杰集团的办公楼。

    戴立杰的手下立刻拦住了欧阳志远。

    “请问,你找谁。”

    一个保镖伸手拦住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冷声道:“我找马志增和你们董事长。”

    那个保镖冷声道:“这里没有马志增,你和我们老板有预约吗?没有预约的话,不能和我们老板见面。”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道:“滚开,再拦着我,老子不客气。”

    那个保镖立刻叫来五六个保镖,拦在了楼梯入口。

    那个保镖冷笑道:“你快走,再不走的话,我们报警了。”

    欧阳志远一脚踹在这个保镖的肚子上。

    “嘭!”一声闷响,这个保镖直接被踹出三米开外。

    剩下的保镖一看欧阳志远打人了,立刻咆哮着扑了过来。

    “嘭嘭嘭!”

    欧阳志远几拳就把他们放倒在地,冲向戴立新的办公室。

    “嘭!”

    欧阳志远一脚踹开了戴立杰的房门,冲了进去。

    戴立杰坐在自己的老板桌后面,两眼阴森森的盯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你身为副县长,为何打了我的人,硬闯我的办公室?难道没有王法了吗?”

    欧阳志远一声冷笑道:“我找马志增。”

    戴立杰冷笑道:“马志增早就辞职不干了,我还在找他呢。”

    欧阳志远一把抓住了戴立杰的衣服领子,恶狠狠地道:“嘿嘿,你不说是吧?长顺集团死了两个,重伤四个,轻伤六个,我们有足够的证据,是马志增搞的鬼,嘿嘿,马志增是你的手下,我们下午还有人见到他到你的办公室,你竟然说他早就辞职了?你在撒谎。”

    欧阳志远刚想狠狠的教训戴立杰,志远的电话铃响了。

    欧阳志远一看,是王志良的电话。他立刻接过来。

    “志远,发现马志增的踪迹,他正开着车,刚出县城,沿着傅泰公路,向北逃去,快来。”

    电话里传来王志良急促的声音。

    欧阳志远一听有马志增的踪迹,他立刻放了戴立杰,冲下楼去,发动越野车,追了出去。

    戴立杰看着欧阳志远的背影,他狞笑着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神秘的电话。

    “七爷,您替我干掉一个人。”

    电话里传来一个沙哑阴森的声音道:“谁?”

    “欧阳志远!”

    戴立杰恶狠狠地道。

    七爷沉默了很长时间。七爷知道欧阳志远身后的背景,上次,赵丰年请求自己干掉欧阳志远,自己都没敢行动。他知道,干掉欧阳锋志远的后果是什么?但是,欧阳志远的存在,现在已经威胁到了自己的利益,看来,这个险,值得冒一下。

    “一千万。”

    七爷冷冷的道。

    戴立杰的嘴角剧烈的抽动着,一千万呀,自己一年白干了。但欧阳志远要是不死,自己就危险了。

    “好,一言为定。”

    戴立杰狞笑着道。

    戴立杰也不认识七爷是谁,但他知道这神秘的号码。道上很多解决不了的事情,都是七爷出面解决。没有人见过七爷,见过七爷的人,都见了阎王。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速度极快,在傅泰公路上,追上了王志良他们。

    王志良大声道:“马志增就在前面,我们已经通知前面堵截。”

    欧阳志远一听马志增就在前面,他立刻加大油门,越野车如同旋风一般,向前冲去。

    这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公路进入了山区,道路极其的危险。一边是万丈深渊,另一边是悬崖峭壁。

    但欧阳志远没有减速,越野车如同利剑一般向前冲去。他知道,只有抓住了马志增,才能给死去的人申冤,才能不使自己受到牵连。

    工业园出了这么大的事故,自己的副县长、工业园主任的位置,肯定保不住。但要是找到了幕后破坏者,自己就能减轻处罚。

    半小时后,欧阳志远在在车灯下,看到了马志增的桑塔纳。

    我让你狗日的跑,老子抓住你,要活剥了你。

    欧阳志远再次加速。前面的马志增一看后面有车追来,顿时有点慌乱,他也立刻加速。但是欧阳志远的驾驶技术极好,几分钟就追上了马志增。

    马志增的脸色变得极其狰狞,他开着桑塔纳,挡住欧阳志远的车,不让他超过自己。

    傅泰公路是一条老公路,又窄又险,欧阳志远又不敢狠狠的撞击马志增的桑塔纳,怕一个不小心,把这家伙撞进万丈深渊下摔死。

    马志增要是死了,就麻烦么。

    欧阳志远只能有选择上把马志增的车,挤向悬崖的那个方向。

    前面是个拐弯,机会来了。

    欧阳志远猛然加速,撞在了马志增轿车的左后尾。

    “嘭!”

    马志增的车子被撞的贴近了悬崖峭壁,车体摩擦着山崖,冒出串串火星,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刺耳摩擦声。

    车里的马志增吓得脸色煞白。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乘机冲到了桑塔纳的前面,开始慢慢的减速,最后停了下来。

    马志增一看对方堵在了自己的前面,他立刻开始倒车。欧阳志远猛地伸手去开车门,手刚够到车门,还没来得极开。

    “轰!”

    一声天崩地裂的强烈爆炸,马志增的轿车瞬间被炸的支离破碎,飞上了天空。

    爆炸强烈的气浪,把欧阳志远的越野车,掀了翻了俩个跟头。

    越野车的地盘重,在翻了两个跟头后,被一块巨石拦住,

    马志增车里有炸弹。

    欧阳志远狼狈的从车里爬出来,看着炸的粉碎的轿车,欧阳志远的脸色极其难看。

    杀人灭口!又是杀人灭口。

    欧阳志远擦去了脸上的冷汗,心悸的看着爆炸然烧的碎片。真是危险至极。

    要不是马志增把车倒出去五六米,自己的越野车,同样会被炸的粉碎。

    可惜,马志增又死了,线索再次断了。

    戴立杰,一定是戴立杰杀人灭口。

    欧阳志远的脑海里,又出现戴立杰在狞笑的面孔。

    一辆警车,亮着警灯,从前面开来。难道是在前面设卡的警察赶回来了吗?

    可惜呀,前面的警察来晚了,没能拦住马志增。

    那辆警车停了下来,车门慢慢的打开,一个戴着头盔、身穿警服的警察,手里握着手枪走了下来。

    欧阳志远刚想说话,一股极其危险的可怕感觉在欧阳志远的心里升起。

    欧阳志远猛的一闪身,几乎的同时,那名警察对着欧阳志远抬手就开了一枪。

    我的天哪,这人是来杀自己的,但这家伙绝对是位高手中的高手,他身上竟然一点杀气都没有,突然就开枪。这要是换了别人,绝对会一枪毙命。

    欧阳志远从小父亲就训练他的第六感官,虽然那家伙的身上没有一点杀气,但欧阳志远的内心还是生出了警兆。

    他全力猛地一闪。

    “呯!”

    子弹发出巨尖利的怪啸,擦着欧阳志远的耳朵,飞了出去。

    志远的耳朵被擦破了皮,鲜血立刻流了出来。

    这个假扮警察的杀手,根本没有想到,欧阳志远竟然能躲过自己致命的一枪。自己杀人,从来没有失过手,更没有开过第二枪,都是一枪毙命。

    他的眼睛立刻露出了浓烈的杀意,手枪对着欧阳志远连续扣动扳机。

    “砰砰呯!”

    那个杀手一边开枪,一边没有丝毫慌乱的退回警车,快速发动警察,消失在黑夜里。

    一枪不中,立刻撤退。

    欧阳志远冲向越野车,追了出去。在一里路开外,那辆警车,掉进了万丈深谷,在猛烈的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

    这个假警察,一旦定是毁灭证据,故意把警车开进万丈深沟的。警车爆炸起火,就消灭了一切证据。

    这人真是一个可怕的对手。欧阳志远和他对决中,竟然没有掏枪的机会。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要是占了先机,对方同样没有掏枪的机会。

    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自己?

    这时候,大批的警察从后面赶了过来。

    王志良跳下警车道:“欧阳县长,怎么回事?”

    欧阳志远道:“马志增的车被人放了定时炸弹,炸死了,有人假扮警察,向我开枪,没有打中我,这个杀手把警车开进山崖下,消灭了证据,逃走了。”

    王志良失声道:“线索断了。”

    欧阳志远恨恨的道:“戴立杰肯定知道。”

    王志良道:“我们没有证据,不能抓他呀。”

    欧阳志远道:“立刻派人搜查马志增的住处,一丝一毫的地方都不能放过。”

    王志良道:“我派人去了,现在正在搜查。”

    欧阳志远一愣,看着王志良笑道:“你能想到这一点,不错,说不定马志增能留下一点什么。”王志良留下警察处理后面的事,和欧阳志远赶回傅山县城。

    龙海市市委宿舍。

    市委书记周天鸿坐在沙发上,皱着眉头,抽着烟。

    想不到,检查团在最后检查工业园的时候,竟然出现了安全事故。长顺集团的脚手架倒塌了。

    两死四重伤,六个轻伤。

    省委副书记赵云峰离开的时候,已经留下了话,一定要严肃处理直接负责人。

    副县长欧阳志远担任工业园的主任,第一责任人,就是欧阳志远。

    难道自己要把欧阳志远拿下来?

    欧阳志远可是龙海市官场的一匹黑马和奇才,凭借一个人的力量,拉来了一百多个亿的投资,让贫困的傅山县人民,开始走向富裕的道路。

    同样是欧阳志远拉来的投资,让傅山县有竞争全国二十强绿色旅游大县的能力。这样的官员,自己能拿下来吗?

    再说,欧阳志远是什么背景?秦副总理的亲外孙,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婿,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的亲外甥,自己的救命恩人。

    欧阳志远凭借自己的能力,清除了傅山县常务副县长赵丰年,震慑了县区委书记王凤杰,帮助了何振南彻底的把傅山县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这样的官员,自己能拿下吗?嘿嘿,肯定不能。

    要拿下责任人,主管工业的副县长戴立新,可是主管工业园的,嘿嘿,戴立新才是主要领导人,要拿下责任人,就拿下戴立新。

    周天鸿面前的电话响了,周天鸿拿起了电话。

    “周书记。您好。”

    电话里传来县长何振南的声音。

    “振南,工业园的事情,调查清楚了吗?”

    周天鸿问道。

    何振南连忙到:“周书记,工业园脚手架倒塌事件,是有人暗中破坏,故意把好的的钢管卡扣,用报废的替换下来,区公安局已经找到了监控证据。”

    周天鸿一听,顿时大喜。有人暗中破坏,这件事就已经不是单纯的安全事故了,已经上升到刑事案件,呵呵,只要抓到凶手,所有的责任,都可以推到凶手身上,处理责任人的想法,就不一定行的通了。

    周天鸿立刻大声道:“立刻严查破环分子,抓住幕后凶手。”

    何振南道:“周书记,我们县公安局正在加紧破案,可是,两名涉案凶手,都被人灭了口,而且有人装扮警察,暗中向欧阳志远开枪。”

    周天鸿吓了一跳,立刻问道:“志远没有事吧。”

    周天鸿知道,要是欧阳志远在龙海出了事,秦副总理能放过自己吗?省委书记萧远山和常务副省长秦明月都不会饶了自己。

    何振南道:“志远武功高强,躲过了暗杀,没有受伤。”

    周天鸿一听,顿时放下心来,大声道:“涉案人员是哪里的人?”

    何振南道:“龙海市立杰集团的一个工头,他勾结长顺集团的一个工头下得手。”

    “立杰集团?周天鸿脸色顿时一冷,冷笑道:“副县长戴立新的哥哥戴立杰的立杰集团?嘿嘿,戴立杰的胆子真大?这件事立刻查清,不论涉及到谁,影响都极坏,立刻逮捕,决不姑息。”

    何振南忙道:“好的,周书记,我们加紧破案。”

    周天鸿放下了电话,一抹笑意在周天鸿的嘴角闪过。

    臭小子,你逃过了一劫呀。

    周天鸿拿起电话,拨打着省委书记萧远山的电话。

    萧远山已经回家,和妻子魏海娟正在看山南新闻。萧远山已经知道了傅山工业园发生安全事故的消息。

    他皱着眉头,看着电视画面上,省委副书记赵云峰、副省长楚晓宇和姜大年参观傅山县的新闻。

    怎么这样不小心?竟然出了安全事故。

    魏海娟也知道了这件事。

    魏海娟看着丈夫一眼道:“志远出事了,死了两个,重伤四个。”

    萧远山点点头道:“志远的副县长和工业园主任,就怕要拿下来。”

    魏海娟一瞪眼道:“按照问责制,志远只是一个副县长,小小的工业园主任,要是有人出来承担责任,主管工业的副县长首先就要出来承担主要责任,然后才是志远。”

    萧远山看了一眼魏海娟道:“省长江川河肯定会拿这件事做文章的,他能放过志远吗?出了安全事故,我不好出面。”

    魏海娟冷哼一声道:“你不好出面?志远可是你的女婿。江川河拿下志远的副县长和工业园主任,就是在打你的脸。”

    萧远山沉声道:“你就不要搀和这件事了,我自有分寸。”

    魏海娟冷笑道:“你要是不问的话,我让萧眉给志远的外公打电话,我就不信,谁敢动志远的副县长?”

    萧远山道:“省长江川河身后是燕京的赵老,你就是萧眉给秦副总理打电话,燕京的赵老肯定会干涉,再说,秦副总理的为人可是刚正不阿,从不把私人感情和国家利益搀和在一起。”

    魏海娟道:“江川河背后有赵老,志远背后有霍老、谢老将军,就连王老的病,都是志远给看好的,我们怕谁?”

    桌子上的电话响了。

    萧远山一看号码,竟然是龙海市市委书记周天鸿的号码。

    萧远山拿起了电话。

    “萧书记,您好。”

    萧远山道:“天鸿,什么事?”

    周天鸿道:“我向您汇报一下傅山县工业园的安全事故最新的情况。”

    萧远山道:“说吧。”

    周天鸿把刚才何振南说的情况,向萧远山汇报了一遍。

    萧远山听完了周天鸿的回报,他的脸色变得一片铁青。萧远山沉声道:“周天鸿,这件事一定彻查到底,不论是谁,不论涉及什么人,立刻逮捕,严惩不贷,决不姑息养奸,他们竟然这样无视人的生命。”

    周天鸿立刻道:“是,萧书记,有了新情况,我随时向您回报。”

    魏海娟看着丈夫放下电话,疑惑的道:“什么情况?”

    萧远山道:“傅山工业园脚手架倒塌事件,是有人暗中破坏,把好的的钢管卡扣,用报废的替换下来,故意让傅山县工业园在省里检查团到来的时候,发生安全事故,好陷害志远,拿下志远副县长和工业园的主任,现在,傅山区公安局已经找到了监控证据,正在全力破案。”

    魏海娟一听,冷笑道:“这些人竟然这样草菅人命?不顾工人的死活?”

    萧远山道:“这些人为了自己的私利,什么卑鄙的手段都能使出来,两条人命呀,还有四个重伤。”

    魏海娟道:“安全事故,上升到刑事案件,看来,志远能躲过去这场灾难了。”

    萧远山冷笑道:“就怕有人不放过他。”

    …………………………………………………………………………………………………………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再次直奔戴立杰的办公楼。

    这件事绝对和戴立杰脱不了干系,甚至就是戴立杰指使马志增干的,然后,故意让马志增逃走,暗中在马志增的车里放置了定时炸弹,再杀人灭口,炸死马志增。

    哼,戴立杰,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但欧阳志远赶到戴立杰的办公室大楼时,没有找到戴立杰。戴立杰不在办公楼。

    戴立杰在傅山还有个落脚点,那就是金湾别墅群。

    当欧阳志远去追马志增的时候,戴立杰就去了金湾别墅,那里有自己养的一个漂亮的小三。

    戴立杰知道,马志增一定会被炸死,欧阳志远一定抓不到马志增。

    当他来到自己的别墅,那个漂亮的女人,已经做好了饭菜,在等着他。

    戴立杰刚一进屋,那女人帮着他脱掉外套,微笑着道:“立杰,你回来了,快吃饭吧。”

    戴立杰嘿嘿的笑着,一下把那个女人搂在了怀里,手已经伸进女人的衣服里,使劲的揉搓着女人的胸脯,笑道:“不先吃饭,我要吃你。”

    戴立杰一下子把女人放在了沙发上,快速的撕扯着女人的衣服。

    那女人在戴立杰的眼里,看到了一种需要发泄的疯狂。

    戴立杰勘定遇到什么大事了,他从来没有这样疯狂过。他遇到了什么难题吗?

    女人微微的闭上眼,任凭戴立杰剥光了她的衣服。

    当那个女人雪白的身子摆在他面前的时候,戴立杰一声吼叫,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压了过去。

    他一边狠狠地冲刺着,一边狞笑着。

    朱文清和马志增都死了,嘿嘿,欧阳志远,你的县长和工业园的主任,也干不成了,哈哈,你完蛋了。

    戴立杰疯狂的发泄着。

    七爷会干掉你的,你死定了,没有人能逃过七爷的追杀。

    自己花了一千万呀,嘿嘿。

    戴立杰猛烈的疯狂撞击着,身下的女人开始肆无忌惮的尖声嘶鸣呻吟着。

    这女人想不到,戴立杰今天这样凶猛,竟然连干了三次,才从自己的身上瘫软下来。

    女人默默地洗了个澡,穿好衣服,然后服侍着戴立杰穿上衣服。

    “立杰,喝一杯吧。”

    女人给戴立杰倒上一杯酒,自己也倒上了一杯。

    戴立杰哈哈大笑道:“好,来,干一杯,”

    两人的酒杯碰在了一起,戴立杰刚抬起头来,把酒杯放在了嘴上。

    “哼!”

    一声冷哼在门口传来。

    “嘭!”

    欧阳志远一脚踹开了戴立杰的房门,两眼死死地盯着戴立杰。

    戴立杰一看欧阳志远一脚踹开了自己的房门,两眼阴森森的盯着自己,不由得一慌,失声道:“欧阳志远……你……你没死?”

    欧阳志远一听戴立杰的这句话,他心里一愣,瞬间明白了。

    欧阳志远一步冲了进来,眼里透出浓烈的杀意。

    “那个杀手是你派的?”

    欧阳志远一脚踹在戴立杰的肚子上,把戴立杰踹的成为一个大虾米。

    “啊!”

    那个女人吓得一声尖叫,晕了过去。

    戴立杰瞬间明白了自己说漏了嘴,他弓着腰,结结巴巴的道:“欧阳……志远,你想干什么?”

    欧阳志远一把抓住戴立杰的衣服领子,扯了过来,嘿嘿的冷笑道:“是的,我没有死,那个杀手,是你派来的?朱文清、马志增是怎么死的?”

    戴立杰现在终于缓过神来,冷笑道:“欧阳志远,我不明白你说什么?你快放手,否则,我报警了。”

    欧阳志远来找戴立杰,本来是想逼问朱文清、马志增是谁杀的,但想不到,戴立杰竟然失声说自己还没有死,这就至少说明,那个杀手来杀自己,戴立杰肯定知道。

    这让欧阳志远十分的愤怒。自己多次被人暗杀,一直没有找到线索,现在有了这个线索,欧阳志远哪里肯放过。

    欧阳志远死死地盯着戴立杰道:“嘿嘿,你不说是吗?老子有办法让你说。”

    欧阳志远狠狠地一指头点在了戴立杰的缩筋穴上。

    “啊!”

    戴立杰一声惨叫,他只感到全身的筋脉在猛烈的收缩,肌肉和骨头如同万根钢针在狠狠地扎着自己,又如同成千上万的蚂蚁,在疯狂的死咬着自己的骨髓,剧烈的疼痛让他几乎晕了过去,冷汗直流。

    “啊!”

    戴立杰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在地上来回的打滚。

    他的手机滚了出来。

    欧阳志远一下子拿起来戴立杰的手机,他快速的查着他的通话记录,在里面,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号码。

    戴立杰受不了欧阳志远的点穴折磨,他声嘶力竭的喊道:“我说……你饶了我吧,求求你了。”

    欧阳志远一脚踢在了他的穴道上。

    戴立杰的剧痛瞬间消失,他的全身如同在水里捞出来的一般,剧烈的颤抖着如同筛糠一般。

    欧阳志远冷森森的道:“说,那个杀手是谁派来的?”

    戴立杰知道,龙海市道上的朋友,很多人,都有这个号码,但要是找到七爷,根本不可能。

    七爷在龙海,已经十几年了,任何人都不知道,谁是七爷。

    戴立杰结结巴巴的道:“是……七爷要杀你……。”

    欧阳志远是第一次听到七爷这个名字。

    欧阳志远冷冷的道:“七爷是谁?”

    戴立杰道:“没有人知道七爷是谁,我只知道一个电话号码,打那个电话号码,就能找到七爷。”

    欧阳志远指着那个号码道:“是这个号码吗?”

    戴立杰一看,连忙点头道:“是的,就是这个号码。”

    欧阳志远死死的盯住戴立杰道:“你为什么雇佣七爷杀我?”

    戴立杰一惊,结结巴巴的道:“我没有……”

    “啪!”

    欧阳志远一巴掌打在了戴立杰的脸上,戴立杰的脸上多出了一个手掌印,紧接着,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再次点到戴立杰的缩筋穴上。

    欧阳志远知道,如果不给戴立杰厉害尝尝,戴立杰不会说实话的。

    戴立杰立刻发出凄厉的惨叫,在地上打着滚,嚎叫着道:“快停下,我说……我说……。”

    欧阳志远解开了他的穴道,阴森森的道:“快说。”

    戴立杰:“我和长顺集团本来就有仇,绿疏集团的项目,本来是我的,但硬是让长顺集团抢了去,我恨不得干掉张长顺,我就让马志增和长顺集团的朱文清把他们脚手架的钢管卡换成报废的,你现在抓住不放,我怕你继续追查下去,就花钱,让七爷干掉你。”

    欧阳志远冷冷地道:“朱文清是怎么死的?”

    戴立杰道:“马志增怕朱文清说出来,他把朱文清推瑞下来的。”

    欧阳志远道:“马志增车上的炸弹,是你放的?”

    戴立杰脸色苍白的点点头道:“是我放上去的。”

    楼下传来刺耳的警笛声,两辆警车开了过来。

    王志良带着十几个警察冲了上来,用手铐拷住了戴立杰。

    王志良看到欧阳志远在这里,顿时一愣道:“欧阳县长,您怎么在这里?”

    欧阳志远道:“找到了什么证据?”

    王志良笑道:“马志增害怕戴立杰杀他灭口,他留下了戴立杰让他调换钢管卡扣的录音,还有他让马志增干掉朱文清的录音,这些东西,被马志增藏在顶棚上面。但马志增还是被戴立杰干掉了。”

    欧阳志远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带走吧,”

    警察把戴立新押上警车。

    欧阳志远开车直奔县公安局,去找耿剑锋。

    耿剑锋没有回去,他在等欧阳志远。

    当他听完戴立杰的口供后,耿建锋看着欧阳志远道:“这个七爷,在龙海横行了十几年了,公安局经过了无数次的查找,都没有找到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