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疯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九十四章疯子

    “疯狗咬人了!”

    所有的人都发出一片惊呼。

    这只大狼狗被关在铁笼子里,关的太久了,性格极其暴躁。今天它咬开了铁索,跑了出来。

    那个老人正巧经过这家人的门前。

    这只大狼狗把恶气一下子发到老人的身上,它毫不犹豫的恶狠狠的把老人扑倒在地,把老人的腿咬的鲜血淋淋。

    一帆手里的彩色风车,快速的旋转着,一下子吸引住了大狼狗的注意力,这个狗东西咆哮着,闪电一般的露着尖利白森森的獠牙,张着血盆大嘴,扑向一帆。

    一帆看到了大狼狗扑了过来,小丫头一下子惊呆了。

    欧阳志远刚打完电话,一帆的小身影一直在欧阳志远的视线中。他猛然看到了这惊险的一幕。

    欧阳志远的瞳孔暴缩,身形如同一道电芒,冲了过去,瞬间把一帆抱在了怀里,几乎的同时,欧阳志远一脚踹在了大狼狗的脑袋上。

    “嗷嗷!”

    大狼狗一声惨叫,被欧阳志远一脚踹飞五米开外,狠狠地砸在了水泥地上。

    大狼狗从地上趴在起来,满头是血的惨叫着,跑回那家院子里。

    “呜……呜……呜……,爸爸……。”

    一帆趴在爸爸的怀里大声哭着。

    欧阳志远的脸色阴沉的如同锅底,一边安慰着一帆,一边看着那家宽敞明亮的院子、不锈钢大门和两层豪华的小楼。

    这是谁的家?这么有钱?这座两层楼的别墅,要一百多万吧。

    这是时候,很多人同情的围住老人,老人的腿还在流血,裤腿已经被大狼狗撕破。

    “这是谁家养的大狼狗,怎么没有拴好?让狼狗出来咬人?”

    “那老人咬的这么厉害,找他去,让着人家掏钱打预防针。”

    “对,走,扶住老人,找这家人去。”

    |“狼狗咬了人了,怎么还不出来看看?这家的人还有人性吗?”

    这时候,老人的儿子跑了过来,一看老人被咬成这样,立刻愤怒的把父亲扶着站了起来。

    “去找这家王八蛋,没有人性的东西。”

    一个男人大声道。

    “走,去找这家人。”

    人们纷纷的咒骂着,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那个青年人,在众人的簇拥下,扶着父亲,走向那家敞开大门的院子。

    众人刚走两步,一个身穿名贵套裙、五十多岁,满脸横肉的肥胖女人,瞪着一双三角眼,气势汹汹的冲了出来,破口大骂道:“哪个王八蛋打了老娘的贝贝?老娘的贝贝要是死了,老娘让他全家给我的贝贝披麻戴孝当孝子。”

    这个女人极其的凶恶,嗷嗷的破口大骂着,掐着腰,三角眼露出十分凶恶的恶毒目光。

    这是一个不讲理的泼妇。

    年轻人一看养狗的人家出来一个妇女,连忙道:“你家的狗咬了我的父亲……,你得给我父亲看病,打预防针……。”

    那个凶恶的女人不屑的瞟了一眼被咬的老头,看到老人穿破破烂烂,眼里顿时透出厌恶的表情,立刻破口大骂道:“放你娘的从狗屁,老娘的贝贝在家里吃素,从不咬人,我看你们想讹人,想讹老娘,门都没有。”

    人们一听,就知道这个女人是个泼妇,不讲理。

    年轻人一听这女人一直在骂人,愤怒的看着这个变态的女人道:“你怎么骂人呀?”

    这个女人一听这句话,顿时开始发飙,披头散发冲了过来,一巴掌打在了年轻人的脸上。

    “啪!”

    年轻人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个青紫的手掌印,几乎的同时,那个女人又一爪子挠在了年轻人的脸上,年轻人的脸上立刻多出了几道血印子。

    那个女人一边疯狂的厮打着年轻人,嘴里嗷嗷的骂着:“瞎了你的狗眼了,你想讹诈老娘,老娘可不怕你,相识的,赶紧的滚,别弄脏了老娘的家门口。”

    这个女人说的话,十分的恶毒。

    旁边走过来一位老大爷,悄声道:“快走吧,年轻人,这家人你惹不起,再等一会,这女人的儿子回来了,你就倒霉了,快走吧。”

    这时候,那个凶恶的女人,开始跺着脚,破口大骂着。

    欧阳志远早就想过去,但对方是女人泼妇,要是男人的话,欧阳志远早就一耳刮子打过去了。

    欧阳志远悄声问那位老人:“老人家,这女人是谁?”

    老人向四周看了看,小声道:“这个女人叫王广琴,县委书记王广忠的妹妹,县农业局局长石国虎的老婆,王广琴的小儿子,可是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石新桥,这一家人,在运河县无人敢惹。”

    老人说完,十分小心的看了看四周,一声不吭的走了。

    欧阳志远一听,我靠,这一家人都当官,还真厉害。县委书记、农业任局长、刑警队队长。整个运河县都让王广忠统治了。

    那个年轻人看到王广琴那凶恶的样子,有点害怕了,他就想拉着父亲走。

    这时候,一辆警车开了过来,停在了门口,一个脸色阴沉的、二十六七岁、身穿警服的男人走了下来。

    这人正是县刑警大队副队长石新桥。

    石新桥负责的一个连环强和奸杀人案,已经十几天了,还没有任何线索,在案情分析会议上,被公安局长周玉海狠狠地点名批了一顿,他正在生闷气。

    石新桥一看自己家门口围了这么多人,眉头一皱,哼一声道:“妈个比的,都在这里干吗?立刻给老子滚蛋。”

    石新桥的声音极其的阴冷暴戾,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人们一看石新桥来了,立刻吓得一哄而散,现场只剩下那个年轻人和被狗咬的老人。

    王广琴一看自己的儿子来了,立刻大声道:“儿子,你可来了,你快进去看看贝贝,他被人打了,这两个狗东西却说咱家贝贝咬了他们。”

    石新桥一听狼狗贝贝被人打了,他的脸色一变,立刻冲进家去。

    贝贝是刑警队的警犬退役后,生的一只狼狗,被石新桥私自抱回家饲养,石新桥很喜欢这只狼狗,现在竟然被人打了,这让石新桥十分心疼。

    石新桥看到了自己心爱上的狼狗,满头是鲜血的躺在院子里,眼看着不行了。石新桥勃然大怒,转身冲了出去,看着那个年轻人,恶狠狠骂道:“你妈隔壁的,找死呀,竟敢打老子的狼狗,老子踢死你。”

    石新桥说着话,一脚踹向老年人的胸口。

    “嘭!”

    这家伙一脚把老人踹了一个跟头。

    “你……你们不讲理,狗咬了人,还打人?”

    年轻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惧意。

    石新桥恶狠狠地道:“你们打死了老子的狗,老子要你抵命。”

    石新桥说着话,一掌打向老人的脸。

    远远看热闹的人们,虽然很愤怒这一家人,但没有一个人敢出来救人的。

    欧阳志远早已气的怒目圆瞪,这是一家什么人呀?简直就是畜生。

    欧阳志远抱着一帆,毫不犹豫的一脚踹在石新桥的胸口上。

    “畜生!你们还讲理吗?”

    “嘭!”

    石新桥被欧阳志远踹了一个大跟头,飞出三米开外。

    石新桥绝没想到,在运河县竟然有人敢打自己。

    这不反了天了吗?哪个王八蛋敢打自己?石新桥一声怪叫,在地上爬起来。

    “哪个狗杂种敢打老子?”

    石新桥嗷嗷的狂骂着,一双眼睛四处寻找。

    “啪!”

    欧阳志远又是一掌打在了他的脸上,只打的石新桥在地上转了一个圈。

    石新桥张嘴还想骂,但他没敢再骂出来,他看到了一个脸色阴冷的年轻人,抱着一个小女孩,在阴森森的盯着自己。

    “你是坏人……你是个大坏蛋。”

    一帆用小手指着石新桥大声道。

    一帆这个年龄,已经分清好人坏人了。

    石新桥的双眼如同毒蛇一般,怨毒的看着欧阳志远道:“你……你是谁?为什么打我?”

    欧阳志远冷森森的道:“我还没见到过象你们这种不讲理不要脸的一家人,你们还是人吗?放狼狗咬了人家,不光不给人家看病,反而殴打被狼狗咬的人,还要人家赔偿你家狼狗,你们还是人吗?”

    石新桥咆哮着摸出电话,拨打着求救电话。他知道,自己打不过这个年轻人,他拨打了公安副局长将大彪的电话。

    “将局,你快带人来,我在家门口,被人打了。”

    公安局副局长将大彪知道,石新桥可是县委王书记的亲外甥,他一听石新桥被人打了,立刻给公安局值班室打电话,带领着人赶了过来。

    王广琴一看儿子被打,立刻露出泼妇的丑恶嘴脸,嗷嗷叫着扑了过来,挥舞着双手,狠狠地挠向欧阳志远的脸。

    欧阳志远虽然不殴打女人,但自己有多种方法惩罚这种泼妇。

    欧阳志远根本不会让这个女人碰到自己,他猛一闪身,躲开很远,一道内劲在欧阳志远的指尖飞出,点在了王广琴的眉心。

    王广琴顿时如同疯了一般,在大街上又蹦又跳,开始胡言乱语。

    石新桥刚打完求救电话,立刻就发觉母亲不对劲,连忙跑过去,扶住了自己的母亲。

    “妈,你怎么了?”

    王广琴抬手就是一掌,打在石新桥的脸上道:“老娘是玉皇大帝,我打死你个妖魔鬼怪。”

    石新桥一看母亲的两眼发直,在胡言乱语,连忙把母亲扶住,恶狠狠地看着欧阳志远道:“你……你那我母亲怎么样了?”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道:“他自己疯了,关我屁事?”

    刺耳的警笛声,从远处传来,两辆警车风驰电掣的冲了过来,十几名拎着手枪警棍和手铐的警察冲下车来。

    运河县公安局副局长将大彪手里拎着警棍,从车里冲下来。

    石新桥一看将大彪来了,立刻指着欧阳志远道:“将局,就是他打了我,又打了我母亲,把这个王八蛋拷起来,我要拔了他的皮!”

    当将大彪从警车里下来的时候,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到了气势汹汹的将大彪。嘿嘿,真是冤家路窄呀。

    将大彪顺着石新桥看到了欧阳志远正对着他冷笑的时候,将大彪吓了一跳。

    我靠,欧阳志远!

    将大彪不禁后退了一步。

    欧阳志远怎么会来运河县了?又怎么打了石新桥?

    将大彪的脸色变换不停,你狗日的欧阳志远,你是傅山县的副县长,又不是运河县的副县长,你能那我怎么样?县长也不能随便大人呀。

    你上次打了老子,嘿嘿,你这次又打了石新桥,石新桥现在报了警,老子是按照正常的出警手续来办案的,嘿嘿,这次老子要按照正常的手续,抓起来你,你要是敢反抗,老子就开枪。

    将大彪冷笑着道:“欧阳志远,人生何处不相逢呀,嘿嘿,我接到报警,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袭击警察,想不到是你,来呀,把欧阳志远拷起来,带回警局审问。”

    那些警察一听副局长吓了命令,几个警察立刻拿着手铐,逼了过来。

    欧阳志远看着将大彪冷笑道:“将大彪,按照出警程序,你要在现场调查案情,你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抓我,嘿嘿,你难道公然要违反出警程序?”

    将大彪的呼吸一窒,看着欧阳志远道:“石新桥是县刑警大队长,身穿警服,你公然殴打他,就是袭警,这还要调查什么?有什么情况到警察局再说吧,抓起来他。”

    石新桥一看将大彪竟然和殴打自己的这个人认识,这人叫欧阳志远,这名字有点熟悉。

    几个警察恶狠狠的扑了过来。

    欧阳志远冷冷的大声喝道:“慢!我殴打石新桥,是见义勇为,是为了阻止石新桥殴打这位老人,周围的群众可以作证,这位老人也可以作证。”

    那个被狗咬的老年人立刻大声道:“我可以作证,这家人的狼狗咬了我,这个穿警服的人不光不给我看病,而且还和这个疯女人一起打我,这位抱孩子的年轻人,为了救我,为了阻止这人殴打我,他才打了这个警察,你们可不能抓他呀。”

    那个年轻人一看父亲出来作证,也大声道:“我也可以作证,这一家人都不讲理,放狗咬人,还打人。”

    四周那些早就对这家人不满的群众,立刻再次聚集过来,纷纷大声道:“我们可以作证,这一家人都不是人,放狗咬了人,不给人家看病,还出来打人,这家不讲理。”

    “这家的人是当官的吧,你们可不能官官相护呀。”

    “你们如果抓了这位打抱不平的年轻人,我们就告到县政府。”

    “对,我们要示威游行。”

    将大彪一听周围群众的不满,他知道了事情的缘由,不由得看了一眼石新桥。将大彪知道石新桥的为人,仗着自己的舅舅是县委书记王广忠,极其的飞扬跋扈,目空一切。

    看来今天的事情不好办呀,弄不好要是引起群众的不满,引起公众事件,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石新桥一看将大彪在迟疑,不由得冷笑道:“将局,你还犹豫什么?快抓人呀,我母亲都被他打傻了。”

    将大彪这才看清,王广琴的神情有异,两发直,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疯话。

    欧阳志远冷笑道:“这个女人想打我,没打到,她自己气的。”

    将大彪知道,王广琴可是县委书记王广忠的亲妹妹,现在王广琴有点神智不清,不好办呀。

    黄晓丽自己看着桑塔纳,来到了公园门口,她停好车,没有看到欧阳志远和一帆,且发现旁边围了很多的人,而且还有警察和警车。

    难道出了什么事了?黄晓丽走了过去。

    她一眼看到了欧阳志远抱着一帆,站在人群中,公安局副局长将大彪带着警察看着欧阳志远,刑警大队长石新桥抱着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还有一个腿上鲜血淋淋的老人被一个年轻人扶着。这是怎么回事?

    黄晓丽刚走了过来,一帆一下子看到了自己的妈妈。小丫头高兴的手舞足蹈,立刻大声喊道:“妈妈,妈妈,我在这儿……。”

    欧阳志远看到了黄晓丽,他不由得笑了。

    黄晓丽走过来,一帆一下子扑到了妈妈的怀里。

    “妈妈,妈妈。”

    一帆搂住了妈妈的脖子,把小脸贴在了妈妈的脸上,稚嫩的声音道:“妈妈,一帆想你了,你不要一帆了吗?”

    黄晓丽的鼻子一酸,眼圈有点红,但现在在外面,她不能流泪。

    黄晓丽拍拍一帆的小脑袋道:“一帆,回家后,妈妈再给你说话,现在妈妈要和大人说话,可以吗?”

    一帆董事的点点头道:“好的,妈妈,你要抓那两个坏人吗?”

    一帆指着石新桥和那个疯女人道。

    欧阳志远又把一帆抱了过来。

    黄晓丽看着将大彪道:“将局长,是怎么回事?”

    将大彪做梦都不会想到,在这里会碰到县长黄晓丽。欧阳志远抱着的那个小女孩,竟然是黄县长的女儿,那么,欧阳志远肯定和黄县长很熟悉了。

    黄县长一来,事情不好办了。石新桥,你个王八蛋没事招惹欧阳志远干吗?老子都被他打过,何况是你?上次盘龙河污染事件,欧阳志远都敢把臭鱼烂虾污水砸在了王书记和左县长身上,别说是你了。

    自从黄县长来到运河县,就连王书记都让黄县长三分,今天自己要小心呀。自己在一次和王书记喝酒的时候,王书记曾经和自己说过一句话,不要招惹黄县长。

    自己虽然没有查到黄县长的背景,王书记都让着黄县长,自己更要躲着走。现在黄县长问自己是什么情况,嘿嘿,只有让石新桥自己回答。

    自己现在可不想扯进去。

    将大彪连忙道:“黄县长,您来了,具体情况还没有问清,您问问石新桥队长吧。”

    黄晓丽看着石新桥道:“石队长,是怎么回事?”

    石新桥看到黄县长来到后,顿时脸色一变,他没有想到,黄县长会来到这里。

    “黄县长……这……没什么事。”

    石新桥结结巴巴的说不出来话。

    群众之中有大胆的,一听来的是黄县长,顿时纷纷道:“黄县长来了,这下可好了,黄县长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这家人欺人太甚,一定要好好的管管这家人,不能这样欺负人。”

    一位中年人站出来道:“黄县长,这家的大狼狗把这位老人咬了,这个女人不光不给人看病,还出来破口大骂老人,还和这个穿警服的人殴打这位老人,这位抱您女儿的年轻人,见义勇为,为了救这位老人,打了这个身穿警服的男人。”

    那个被狼狗咬了的老人扑通一下跪在了黄晓丽的面前,眼泪流了出来了,大声道:“黄县长,你可为我们做主呀,他们不讲理,欺负人,他们的狼狗咬了我,还出来辱骂我,又和这个警察一起打我,呜呜……。”

    黄晓丽连忙扶起那位被狗咬的老人道:“老人家,快起来,我给你处理。”

    黄晓丽脸色一沉,看着石新桥道:“石新桥,是这样吗?”

    石新桥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他狡辩道:“不是他们说的那样……。”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石新桥,不是这样?难道这么多人都说谎吗?”

    黄晓丽看着将大彪道和石新桥,厉声道:“立刻把老人送到医院治疗,将局,石新桥的事,你亲自处理,我要结果,你要亲自向我汇报,我会到医院亲自去看望老人的,快去办吧。”

    将大彪连忙道:“好的,黄县长,我一定要秉公处理,亲自把结果向你汇报。”

    这时候,120救护车赶来了。

    警察们把老人抬上了救护车。石新桥也把他的母亲一同送上了救护车。

    “黄县长真是包清天呀,你能替老百姓说话,我们要谢谢你呀。”

    “这就是新来的黄县长吗?真年轻呀,黄县长能为我们老百姓说话呀,真是个好县长呀,青天大老爷呀。”

    现场的老百姓议论纷纷。

    欧阳志远笑道:“乡亲们,都散了吧。”

    围观的老百姓们,都慢慢的散去。

    将大彪带着警察去了医院,安排老人住院,录口供。

    两人本来打算带一帆悄悄的到公园去玩的,现在去不成了。两人把车开出来,欧阳志远的车跟在黄晓丽的车后面,开向县政府宿舍大院。

    将大彪是县委书记王广忠的人,他在车上,把石新桥的事情,详细的向王广忠汇报了一遍。

    王广忠一听,脸色顿时气得煞白。

    王广忠知道自己妹妹的臭脾气,他和这个妹妹的关系并不很好,他更知道自己的外甥石新桥的性格。石新桥继承了他母亲的性格,脾气暴躁强横,

    狼狗咬了人,竟然不给人家看病,还出来骂人打人,真是丢尽了自己的脸。

    欧阳志远竟然又来运河县了,而且还抱着黄县长的女儿?

    欧阳志远和黄县长是什么关系?

    自从黄晓丽来到运河县担任县长,王广忠收敛了很多。

    王广忠接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黄晓丽的父亲是中组部长黄稷山。这个消息让王广忠大吃一惊。王广忠终于明白,市委书记周天鸿让黄晓丽来担任运河县县长的目的了。

    周天鸿就知道自己不敢招惹黄晓丽,所以才把黄晓丽派过来,来牵扯自己的权力。

    王广忠知道,还有一年就要换届,凭借自己的政绩,再加上市长郭文画的提携,自己很有可能要到市里工作。

    在换届之前,自己不想招惹这位有着强大背景的黄县长。王广忠同时吩咐自己的手下,在黄县长面前,要收敛自己,夹起尾巴做人。

    自己这个外甥石新桥,竟然不听自己的话,还是这样嚣张,这不是找事吗?偏偏让欧阳志远和黄晓丽看到。

    黄晓丽表面上柔弱典雅,但骨子里却极其的倔强强势。

    前几天,在常委会上提出了工业园的选址有错误,而且污染极大。

    工业园是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运河县的工业产值,能在龙海市保持第一,这和工业园是分不开的。

    这份政绩,自己一辈子都受用无穷,凭借这份政绩,可以轻松进入市里工作。

    但是,工业园的污染,真的是越来越严重了,特别是工业园里的四座焦化厂。焦化厂排放的烟尘和有毒气体,污染了整个运河县城的上空。

    呼吸疾病,让县医院人满为患,特别是儿童。

    王广忠也知道这是实情,可是,当时如果不建设工业园,招商引资,运河县怎么会称为龙海市工业产值第一的大县?

    第二天,还有一年,自己就会离开运河县,污染问题,就留着下任县长和书记解决吧。

    王广忠拨通了自己妹夫,农业局长石国虎的电话。

    “石国虎,你要好好的管教一下你的儿子和老婆,狼狗咬了人,不光不给人看病,还殴打人家,这成何体统?”

    王广忠在电话里,狠狠的责怪石国虎。

    农业局长石国虎,现在就在医院里。小儿子给自己打电话,说他妈妈疯了。

    这让石国虎吓了一大跳,他立刻赶到县人民医院。他看到自己的老婆的样子,顿时大吃一惊。

    王广琴在医院里,又蹦又跳,嘴里还唱着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