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章 王老病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九十章王老病了

    任百川的脾气,在几个师兄弟里,是最火爆的,他一看竟然有人在自家武馆门前打了自己的师侄,不由得十分的恼怒,说着话,就一个进步搬拦捶,闪电一般的捣向欧阳志远的面门。太极拳里的这招进步搬拦捶,快如闪电,拳力极重。任百川从小就练习太极拳,已经练习了二十多年了,太极拳使用的出神入化,肩头一动,拳头就到了欧阳志远的面门。欧阳志远没想到这人说着话,就出手了,他的拳头瞬间的到了自己的面门。欧阳志远一个风点头,猛一侧脸,任百川的拳头走空。任百川反应极快,他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能躲过自己的搬拦捶。任百川瞬间扭腰转夸,一个云手,变拳为掌,切向欧阳志远的脖子。这一招的速度更快。欧阳志远猛一后撤,影子身法瞬间爆发,如同一道残影闪到了任百川的左侧。任百川经验老道,他一看对方竟然能躲过自己的云手,身子瞬间到了自己的左侧,任百川一声暴喝,一个海底针,食指如同电芒一般插向欧阳志远的咽喉。欧阳志远知道对方从太极武馆里走出来,一定是师叔高擎天的人,所以,欧阳志远让了任百川两招,但任百川没有停手的意思,反而使出了海底针的绝招。欧阳志远冷哼一声,心道,高擎天教出来的徒弟,都是这种人吗?这个人叫那个中年人为三师哥,那个中年人肯定也是高擎天的三徒弟。老子不动手,你以为老子是病猫,嘿嘿,这样的徒弟不讲理,师傅也好不到哪里去,自己不拜访高擎天也罢。

    欧阳志远一个侧身,让过任百川的海底针,一指头就点在任百川的手腕脉门上。

    任百川的手腕瞬间如同中了钢针一般,剧痛如折,整个右面的身子一麻,就不听使唤。欧阳志远抬腿就是一脚,踹在了任百川的肚子上。

    “嘭!”

    一声闷响,任百川的身子,如同炮弹一般飞出五米开外,砸向花池子。

    九徒弟夏开伟一看自己的八师哥被这个年轻人一脚踹飞五六米,不由得勃然大怒,一声大叫,一个太极拳里的杀招,弯弓射虎,巨大的拳头,如同一只利箭,爆射欧阳志远的眉心。

    夏开伟知道,这个年轻人能一招就把八师哥踹飞,这人的武功极高。如果自己不使用绝招,打倒这个年轻人,今天这个脸面,就丢大了。

    夏开伟的速度,竟然比任百川还要快,拳头刹那间就射到了欧阳志远的眉心。

    欧阳志远的武功,自从凝视羊耳峪乡佛壁上,佛祖成佛的历程之后,他的武功突飞猛进,内气已经修炼到更高的一个境界。

    欧阳志远一见躲不开对方的拳头,欧阳志远一声暴喝,一股凝练的内气,在嘴里喷出来,狠狠地打在了夏开伟的拳头上。

    “啊!”

    夏开伟猛然赶到自己的拳头如同遭到重锤的轰击,剧烈的疼痛,让他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欧阳志远再次一脚踹在在夏开伟的肚子上。

    “嘭!”

    夏开伟被欧阳志远踹的飞出数米,正砸在刚刚从花池子里爬出来的任百川身上。

    “噗!”

    两人再次倒在花丛中。

    石振武一看这个年轻人,竟然在几分钟内,打倒了自己的两个师弟,这怎么可能?任百川和夏开伟的武功,石振武是知道的,几十个人不是两个人的对手,现在竟然被这个年轻人打倒了,这也太变态了吧。

    石振武是燕京是公安局长,他已经很久没和人动手了,他现在看到这个年轻人这样厉害,他忍不住技痒。

    石振武是高擎天的三徒弟,他从小就跟着高擎天练武,他的武功,让他在当民警多的时候,对他帮助极大,特别是在擒拿犯罪分子的过程中,起了重要的作用。

    石振武从一般的民警做起,破了无数件大案要案,政绩显著,一直升迁到燕京公安局长。

    他今天和儿子一起,来看看师傅。儿子石海峰开的车,却没有想到,儿子没有停好车,撞了人家的车,不光没有道歉,反而辱骂了人家。结果,被对方打了两巴掌。

    由于自己经常不在家,儿子被他妈妈宠坏了。

    由于儿子撞坏了人家的车,又骂了人家,石振武知道自己亏理,虽然他的心里很是恼怒,心疼儿子,但石振武又是一位比较正直的人,他本想说几句话,没想到八师弟任百川和九师弟夏开伟冲了过来,和这个年轻人打了起来,结果被人家打趴下。

    石振武看着欧阳志远道:“好身手,我倒要试试你的斤两。”

    石振武说着话,一拳打向欧阳志远的胸口。

    欧阳志远一看这个中年人终于动手了,一拳向自己的胸口打来。这人的拳头带着呜呜的风声,发出尖锐的撕裂空气的怪啸,砸了过来。

    欧阳志远心道,这人的拳头极其的沉重,力大无比,速度快捷,比刚才那两个人厉害多了。看来,这个人在拳法上的造诣很深。

    欧阳志远快速侧身,拳头擦身而过,但拳头刚擦过欧阳志远的身体,猛然一拐,变成横擂,带着风声,擂向欧阳志远的太阳穴,同时石振武的身体,连同膝盖,如同一根铁杵一般顶向欧阳志远的下身。

    好家伙,这是一招又快又很,一招三式,攻击凶猛。

    欧阳志远的身体快速的扭动低头,石振武的拳头再次走空,膝盖擦着志远的胯部扫过。

    “军警拳!”

    欧阳志远大声道。

    这一招欧阳志远在特战部队训练的时候练过,是军警拳里的一大绝招,这人竟然会军警拳,难道他是警察?

    石振武一看这个年轻人竟然能躲过自己的一大绝招,不由得一愣,有多少犯罪分子,在自己的这一招之下,筋断骨折,束手就擒。

    欧阳志远看着对方道:“你是警察?”

    石振武很佩服对方能躲过自己这一绝招,不由得战意大发,刷刷刷,又是几拳,狠狠的砸了过来。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同样狠狠地轰出了几拳。

    “砰砰砰!”

    数声巨响,两人的拳头撞在了一起。强大的冲击力,让石振武蹬蹬的后退数步,欧阳志远纹丝不动。

    这让石振武大吃一惊。

    这时候,十几个人从武馆里冲了出来。

    任百川和夏开伟终于从花池子里爬了出来,任百川一看来了援兵,立刻大叫道:“那人是来踢馆的,给我打。”

    那十几个人一听,顿时嗷嗷叫着扑向欧阳志远。

    石振武一看武馆里冲出来十几个人,扑向了欧阳志远,心道,小子你真能打,看看这十几个人,你能对付的了吗。

    欧阳志远一看十几个人对着自己扑了过来,不由的冷笑一声,冲进了人群。

    欧阳志远在工业园的工地上,一个人曾经狂战几百人。

    乒乓!

    欧阳志远如同虎趟羊群一般,转眼间,就放到了五六个。

    石振武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年轻人真是个变态呀。

    “住手!”

    一声暴喝在大门里传来,高贵山从武馆里走了出来。

    但现在地上,已经躺了七八个了。

    高贵山和欧阳志远约好了,今天欧阳志远要来武馆,拜访自己的父亲。老馆主高擎天听说自己的好友魏半针的徒弟,要来看望自己,顿时很高兴。

    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魏半针了。

    魏半针的武功极高,他的徒弟也差不到哪里。高擎天让自己的徒弟任百川和夏开伟到门前看看欧阳志远来了吗,没想到,竟然有人来踢馆,这让高擎天很生气,立刻让儿子高贵山出来看看。

    高贵山出来一看,顿时哭笑不得,欧阳志远正和自己的那些师弟,打得正热闹。

    他不由得大喊住手。

    众人一看少馆主来了,立刻住手。

    “呵呵,志远,你怎么和他们打起来了?”

    欧阳自远一看高贵山来了,不由的苦笑道:“高大哥,我刚下车,那个年轻人开车就把我的车给撞了,他下来就骂人,我打了他两巴掌,结果,从武馆里冲出来两个人,就打我,然后,又冲出来十几个人,围着我打。”

    高贵山看到了三师哥石振武和他的儿子石海峰。海峰的脸色,有点青紫,三师哥正看着自己。

    高贵山大声道:“三师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石振武没想到,高贵山竟然和这个年轻人认识。

    “志远,这位是我的三师哥,石振武,燕京市公安局长。三师哥,这位就是魏师伯

    的弟子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听对方竟然是燕京公安局长,顿时很惊异。

    石振武看着欧阳志远笑道:“欧阳志远,呵呵,好厉害的年轻人,你竟然是魏师伯的弟子。”

    欧阳志远伸出手道:“你好,石局长,你的威名,我早就听说过,如雷贯耳呀。”

    石振武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

    被打得面目虚肿的石海峰一看,这个暴打自己的人,竟然是贵山师叔的朋友,他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看来,自己这两巴掌白挨了。

    欧阳志远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瓷瓶扔给石海峰道:“倒出药液,抹上就可以消肿。”

    正疼的呲牙咧嘴的石海峰,连忙打开小瓶子,一股沁人心扉的药香传来。石海峰连忙把药液抹到了脸上,药液刚一抹到脸上,疼痛立刻消失,脸上立刻冒着股股凉意,虚肿开始消退。

    石振武和高贵山看着石海峰脸上的虚肿转眼间消失,两人的眼珠子差一点掉出来。我的天哪,这是什么药液?抹上就消肿?仙丹吗?

    欧阳志远虽然治好了石海峰的脸,当石海峰的内心,对欧阳志远产生了恨意。

    任海川和夏开伟一看,师哥竟然和这个叫欧阳志远的人认识,又知道了事情的缘由,两人顿时不好意思起来。

    “三师哥,志远,走吧,我父亲在等着志远。”

    几个人走进了太极武馆内。

    有人已经向里通报了。

    欧阳志远走进大厅的时候,看到了一位老人,正坐在太师椅上,微笑着看着自己。

    欧阳志远连忙走上前去,躬身施礼道:“高师叔,您老人家好。”

    高擎天看着志远笑道:“好,志远,你真厉害,我的两个徒弟都被你打倒了。”

    欧阳志远笑道:“那是师哥们让着我的。”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让任百川和夏开伟的脸都红了。

    “呵呵,志远,坐下吧,你师父最近可好?”

    高擎天问道。

    欧阳志远坐在了高擎天的旁边,微笑着道:“谢谢师叔的关心,我师父很好,前一阵子,就在我们家诊所坐诊,这几天出去云游去了。”

    欧阳志远和高擎天说着话,旁边的石振武听说欧阳志远竟然和秦剑叶琴他们在一起,这让石振武大吃一惊。

    秦剑的底细,自己可知道的一清二楚,是秦总理的孙子,而叶琴可是王老弟弟的外孙女,欧阳志远能和他们在一起,欧阳志远的背景绝不简单呀。回来好好地查一查欧阳志远的背景。

    欧阳志远在太极武馆和高擎天谈的很投机,并在那里吃了午饭。

    午饭后,欧阳志远告辞了高擎天。

    欧阳志远的北京之行,完成了自己的广告任务,并认识了很多的老板和总裁,他决定下午就回龙海。

    秦剑和欧阳志远约好,一起坐飞机。

    欧阳志远告别了外婆和叶琴,到白云大酒店接了艾丽娜,刚到飞机场,欧阳志远就接到了叶琴的一个电话。

    电话里,叶琴的声音,极其的焦急。

    “志远,你到机场了吗?”

    欧阳志远一听叶琴的声音很急,连忙道:“叶琴,我刚到机场,有事慢慢

    说,发生了什么事?“

    叶琴焦急的道:“志远,你先别坐飞机走,我大外公病了,急病,你在机场前等着,我带车过去。”

    叶琴说完话,挂上了电话。

    秦剑听得很清楚,叶琴的大外公,就是王老王时国,王时国和自己的爷爷、霍老,政见不同呀,现在竟然病了。

    欧阳志远看着秦剑苦笑着道:“表哥,看来,今天我走不成了。”

    秦剑看着志远道:“志远,你去吧,王老虽然和我爷爷政见不同,但毕竟是我们国家的元老,你要用心的给王老看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