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 保护费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八十八章保护费

    欧阳志远跟着父亲学习古玩鉴定很多年了,当他看到这块战国出廓龙凤壁玉璧的时候,也被惊呆了。

    他想不到,能在顾正祥这里,能见到一件如此完美的古代祭天的礼器。

    汉代以前的这种玉璧,都是皇帝用来祭拜天地的,成为礼器。欧阳志远从这件珍品的外观上,看不出什么毛病,但一件极品的玉璧,还要检验他是否暂缺和修复过。

    欧阳志远这才应丝线悬吊法来检验这块玉璧是否伤残。

    这一检验,就检验出来毛病了。

    这件精美绝伦的古代礼器,竟然是一件残件。玉璧外廓的两只玉凤,竟然有一只是断裂的,被爬山头的人修补上去的。

    欧阳志远同情的看着顾正祥道:“顾大哥,这是一件残件,两只玉凤,有一只是黏上的。”

    顾正祥脸色变得极其阴冷,脸色有点煞白。

    他知道,自己被恒源珠宝集团董事长恒天源骗了,这个王八蛋,老子不会饶了你的。

    五百万不是一个小数目,最让顾正祥气愤的是,恒天源在背后,阴了自己一把。

    整个燕京的珠宝市场,都被顾正祥的祥宝斋珠宝集团和恒源珠宝集团董事长恒天源垄断,两人平分燕京的珠宝天下,但竞争极其的激烈。

    旁边的孔老脸色也是十分的难看,想不到自己活了这么大的年纪,今天竟然也走了眼,没有看出来这块玉璧是残件,真是活到老要学到老呀。

    孔老看着欧阳志远,心道,志远这么年轻,他的眼力竟然高过自己,真是不错呀,志远是哪家收藏家的孩子。

    欧阳志远看着顾正祥苍白的脸道:“顾大哥,你不要生气,古玩行就是这样,玩的是眼力,就是故宫博物院的专家,也是经常走眼,别说是你了,好在这块玉璧,我能给你修好,而且任何人都发现不了玉璧的破绽。”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孔老和顾正祥都大吃一惊,顾正祥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你说什么?你竟然能修好这块玉璧?而且别人发现不了?”

    欧阳志远点头笑道:“正是,但是,修复好后,这块玉璧就不要卖了,留在展厅里,当标本展览吧,这块玉璧修复好后,仍旧是一块精美绝伦的极品美玉。”

    顾正祥点头道:“好的,志远,我答应你,五百万对我来说,只是个小数字。”

    欧阳志远道:“那,我就开始修复了。”

    顾正祥点点头。

    欧阳志远看到顾正祥已经答应了,他微微用力,把那只断掉的玉凤拿下来,再拿出一把特制的小刀,仔细的把裂口的胶水挂掉。

    欧阳志远快速的从怀里里取出一瓶秘法调制的液体,十分小心的倒在玉璧那道细细的裂缝上,小心翼翼的把那只玉凤粘上,然后,取出一套形状各异的特制的工具,十分小心的快速操作着。

    不一会,那道裂缝,就被志远快速的补好。欧阳志远带上高倍放大镜仔细的看着,快速的应那套修补工具,在修补那道细微的裂缝。

    十分钟……二十分钟……一个小时过去了。

    当欧阳志远再次换上一个最大倍数的放大镜,看那道裂缝时,那道裂缝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欧阳志远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志远用那根细丝线再次把玉璧吊起,用银簪轻轻敲打玉璧裂痕附近的地方,一边再次向裂缝的地方添加神秘的液体。

    经过十几次的添加,玉璧的声音,渐渐变得如同玉磬一般,清脆悠扬,饱满流畅,那丝沉闷嘶哑的声音,消失的无影无踪。

    孔老和顾正祥只看的目瞪口呆。

    欧阳志远终于长出了一口气,笑道:“好了,和原来的一模一样了。”

    顾正祥激动的一把抓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谢谢你,志远,你的手艺太好了,以后,跟我干吧,我聘请你做祥宝斋珠宝集团的副董事长,负责整个集团公司的古董部。”

    旁边的艾丽娜笑嘻嘻的道:“顾大哥,人家欧阳大哥可是一位县长,欧阳大哥能做你的副懂吗?”

    顾正祥一听,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是县长?那里的县长?有这么年轻的县长吗?”

    欧阳志远点点头笑道:“我是山南省龙海市傅山县的副县长,这次来燕京,就是来做傅山县崮山风景区的宣传的。”

    顾正祥笑道:“呵呵,果然是一位县长,真年轻呀。”

    旁边的孔老一听欧阳志远的话,脸色一变,脸上露出了一丝欣喜道:“志远你是龙海人?”

    欧阳志远点头道:“是的,孔老。”

    孔老一把抓住欧阳志远的手道:“龙海市的古街你去过吗?”

    孔老的神情有点激动,双手微微的颤抖,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孔老,你说的是龙海是最西面的古街是吗?”

    孔老连忙点头道:“志远,我说的就是那条古街,现在那条古街没有拆吗?”

    欧阳志远笑道:“没有拆,那条古街已经被国家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那里的一砖一瓦,都不许动的。”

    孔老神情更加激动,看着欧阳志远道:“那孔家老宅,也没有动吗?还是老样子吗?门前的那对明代的石头狮子还在吗?”

    欧阳志远一听,心中一动,自家住的房子,就是孔家老宅呀,这幢房子是父亲刚到龙海买下来了,原来的主人不知道什么原因,把宅院卖了,孔家老宅,孔老。欧阳志远的脑海里,灵光一现,难道,自己现在住的老宅子,是孔老卖的?

    我靠,不会这么巧吧?这都二十年了。自己那时候,才三岁,根本不记得什么了,自己的记忆中,就是父亲拿着一截竹子,让自己在后院的小亭子里背汤头歌。

    欧阳志远看着孔老道:“孔老,孔家宅院还是原来的样子,那对石头狮子还在,孔老,您怎么会这么熟悉孔家老宅?”

    孔老一听孔家老宅还是原来的样子,顿时松了一口气,他看着欧阳志远道:“我就出生在那座老宅子里,那座老宅子,就是我的家。”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笑了,这还真巧了,想不到,在燕京能碰到卖给父亲老宅子的孔老。

    孔老喃喃的道:“我要抽时间回去看看,再不回去看看,我就老了,走不动了,那里必经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要落叶归根,不知道现在的主人,能否让我看看我原来的家?不知道,他们是否还能让我再住上一段时间?那里的一切,都埋藏着我年轻时候和小时候的记忆。”

    欧阳志远知道,任何人老的时候,都想落叶归根,都想回到自己的老家。

    欧阳志远看着孔老道:“孔老,我答应你,如果您想回去住一段时间,我可以做做现在主人的工作,您就是常住,也没有问题的。”

    孔老叹了口气道:“就怕不行。”

    欧阳志远道:“为什么?”

    孔老叹息着道:“当时我看到那人想买我的房子,唉,我……我来了个狮子大开口,狠狠地要了一个天价,把那人逼得六神无主,那人当时身上还有伤,在吐血,脸色煞白。我那时老伴生病,急等着救命钱,所以,一分不让,那人实在没有办法,最后,就解下了他三岁儿子脖子上的一把玉锁,我才答应。唉,最后,我老伴的病还是没看好,撒手走了,就留下我孤身一人,我对不起那一家人,人家当时有难,我却趁火打劫,对不住人家呀。”

    欧阳志远看到孔老那后悔的神情,他知道,孔老也没错,他为的是救自己老伴的命。

    欧阳志远看着老人痛苦的神情,轻声道:“孔老,我认识你说的那位主人,我可以劝说他,您想住多长时间,都可以。”

    孔老的眼睛一亮,看着欧阳志远道:“你……你说你认识现在住宅的主人?”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是的,我认识。”

    孔老点点头道:“我老了,我就孤身一人,我不像死在异乡,想死在生我养我的家乡。”

    欧阳志远道:“孔老,您放心吧,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

    孔老点点头道:“谢谢你,志远。”

    顾正祥把玉璧放到展厅里的柜台里,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以后在燕京遇到什么难事,给我打电话,我一定帮你。”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顾大哥。

    顾正祥道:“志远,晚上在我这儿,咱们好好的喝一杯。”

    欧阳志远晚上要去看王欣怡的演唱会,没有时间,就笑到道:“顾大哥,等有时间我请你。”

    顾正祥笑道:“那好吧。”

    欧阳志远和孔老辞别顾正祥后,走出古玩城。

    孔老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到我家坐坐吧,家里就我一个人。”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还有时间。欧阳志远笑道:“好吧,孔老,上我的车吧。”

    孔老的家,就住在古玩城的对过,距离古玩城有一里路,是一座标准的四合院。

    院子旁边,竟然有一段明代的青砖城墙,城墙派出所,就挨着孔老的四合院子。

    整坐院子极其的干净,院子内,鸟语花香,繁花似锦,摆满了石榴、梅花的盆景,一盆盆石榴盆景,开满了火焰一般的花朵。

    整座院子,就住了孔老一个人。

    欧阳志远笑道:“孔老,这么多的房子,就住了您一个人?”

    孔老笑道:“人老了,喜欢静,我从龙海搬出来后,就来到了燕京,买下了这座四合院,一直就是我一个人住的。”

    欧阳志远心道,难道孔老没有子女?一直独身一人?

    艾丽娜看着满院子的花卉盆景和小鸟,小丫头看着这,又看看那,很是兴奋。

    三个人来到房间里,欧阳志远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房子里摆满了一排又一排的老博古架,架子上,摆满了瓷器、佛像、青铜器和字画。

    看样子,老人一生的收藏,都在这里。

    孔老一看到自己这些收藏品,他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在孔老眼里,这些瓷器字画,仿佛都有了生命力,都是老人的亲人一般。

    欧阳志远从小就泡在古玩字画里,他一眼就看出来,孔老的这些藏品中,有很多都是精品。

    孔老看着志远道:“志远,你看看我的这些藏品怎么样?这些都是我二十年来慢慢收藏的。”欧阳志远笑道:“不错,孔老,您怎么会收藏这么多精品?”

    孔老笑道:“我只收藏,不卖,每一件藏品,都是我的孩子,我看着他们,就感到极其的亲切,我的生命就充满着无穷的活力。”

    老人很是健谈,他给欧阳志远讲述着每一件藏品的来历和历史价值,以及这个朝代的强盛和衰落。

    老人出身就是孔家的书香门第,孔老的父亲,官做到道台,欧阳宁静住的那座孔家老宅,就是清代的道台府。

    两人正谈的很投机,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

    欧阳志远一看,是秦剑的电话。

    “志远,王欣怡的演唱会晚上七点开始,你在那里?”

    欧阳志远道:“我在一位朋友那里,对了,你熟悉城墙派出所吗?”

    秦剑一听,笑道:“我知道城墙派出所,我的朋友袁辉升就在那里担任所长。”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大喜。欧阳志远考虑的是,老人这么多的古玩字画的安全问题。

    欧阳志远笑道:“我就在城墙派出所旁边的一位忘年交的朋友家里,我这位朋友和城墙派出所是邻居,是位收藏家,家里有很多古玩字画,我想让派出所在平时里,多照看一下,给他按好监控系统。”

    秦剑笑道:“志远,我给袁辉升打电话就行了,咱们六点半在燕京大剧院门前见。”

    欧阳志远道:“好的,表哥。”

    孔老听到欧阳志远找人给派出所长袁辉升打电话,孔老笑道:“我这里很安全,旁边就是城墙派出所,我认识袁所长。”

    欧阳志远笑道:“孔老,你这里虽然看上去很安全,但没有监控系统,夜里就怕不安全了,我让派出所给您装上自动报警系统,和派出所值班室的报警系统联网,这样,就安全的多了。”

    孔老笑道:“志远,麻烦你了。”

    孔老的话音未落,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袁辉升能担任城墙派出所所长,是秦剑通过关系安排的。袁辉升一直很感激秦剑,他更知道,秦剑的爷爷是谁。

    秦剑一个电话,袁辉升和指导员周磊带着两位安装监控的警员,带着设备,亲自过来了。

    袁辉升和指导员周磊想不到,孔老竟然和秦剑有关系,早知道有这个关系,自己就应该经常来拜访孔老。整个派出所,都知道,孔老是位收藏大家,但没有深交,只是例行公事的见面打招呼。

    孔老把门打开,袁辉升和指导员周磊满脸堆笑的连忙问好:“孔老,您好。”

    孔老微笑着道:“袁所长、周指导员,你们好。”

    袁辉升看着孔老身后的欧阳志远,连忙伸出手道:“欧阳县长,您好。”

    欧阳志远握住了袁辉升的手道:“袁所长,麻烦您们了,按账监控的费用,我准备好了。”

    袁辉升哪里肯要这个费用,他笑道:“保护我们辖区居民的安全,是我们的责任,安装监控的设备,是国家投资的,不用花钱的。”

    欧阳志远笑道:“那我就谢谢袁所长和周指导员了。”

    “不用客气,欧阳县长。”

    袁辉升和指导员周磊很是客气。

    孔老把众人让进屋里,袁辉升和周磊亲自动手,和那两位警员一起安装设备。

    欧阳志远知道,这一切都是秦剑一句话的结果。

    监控设备很快的安装好,并和派出所的值班室联网。这样,不论白天和夜晚,值班室都可以对孔老的藏品进行监控,绝对安全。

    孔老想留下袁辉升和指导员周磊他们吃饭,两人不肯。

    欧阳志远和孔老,只得客气的把他们送到门外。

    欧阳志远笑道:“孔老,这下你可以放心了,这里有开关,监控系统和报警装置,你自己可以控制的。”

    孔老笑道:“志远,谢谢你,现在,我就是一天在外面,也不会担心我这些藏品的安全了。”

    欧阳志远把电话号码给了孔老。

    “孔老,我回到龙海,做通工作后,就给您打电话,您什么时候去龙海,我来接您。”

    欧阳志远看着孔老道。

    孔老拉着欧阳志远的手,很是感动。

    欧阳志远和艾丽娜辞别孔老,开车直奔燕京大剧院。

    …………………………………………………………………………………………………………

    赵斌的脸上贴着两块橡皮膏,在燕京大酒店被欧阳志远打过后,他没有敢回家,而是来到了自己另外的一个住处。

    王八蛋欧阳志远,你狗日的敢搅了老子的好事,再次打了老子,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赵斌的眼里露出极其怨毒的眼神。

    “白宝山,你说怎么办?”

    赵斌看着自己旁边站着的一个面孔阴森森的三十多岁的男人。

    白宝山看着赵斌道:“你嘴里说的欧阳志远,有什么后台?他怎么会敢打你?难道他不知道比背后是赵老吗?”

    赵斌道:“欧阳志远就是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为人嚣张霸道,心狠手毒,你给我干掉他,我给你一百万。”

    白宝山嘿嘿笑道:“杀一个人,还不容易,嘿嘿,不过,我的人来报告说,欧阳志远是和秦剑在一起的,谁敢惹秦剑?我要是向欧阳志远下手,嘿嘿,秦剑能放过我吗?我可不想和秦剑为敌,更不想杀没有弄清底细的人,这里可是燕京,天子脚下。”

    赵斌冷笑道:“想不到纵横燕京的白宝山,竟然害怕一个小毛孩子,一百万都不敢要。”

    白宝山道:“一百万和脑袋比,我情愿要脑袋,脑袋没有了,再多的钱,也捞不到花。”

    赵斌鄙视的看着白宝山道:“你不敢接这活?”

    白宝山道:“我还想多活两天,赵斌,我劝你先忍下这口气,以后有的是机会报仇,就是动手,也不一定在燕京动手,我发觉你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如果你再这样,你不光会害死你自己,更会害了别人。”

    赵斌冷笑道:“真是个怕死鬼。”

    赵斌鄙视的瞪了一眼白宝山,沉声道:“滚!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

    白宝山冷笑着,走出了赵斌的房间。

    白宝山横行燕京已经多年了,很多的事情,他一眼就可一看透。赵斌想利用自己,去杀欧阳志远,而且隐瞒了欧阳志远的来历和背景。

    虽然自己不知道欧阳志远有什么背景,但能和秦剑、叶琴在一起,欧阳志远绝不可能是个一般的人物。秦剑的背后,是他爷爷秦总理,叶琴的背后,是她大外公王老王时国。这两位人物,都是燕京滔天的大人物,自己能惹的起吗?他们要干掉自己,就等于踩死一只臭虫。

    赵斌背后虽然是赵老,但赵斌所做的很多的事,都是瞒着赵老的,赵斌根本不敢赵老说。

    这次欧阳志远暴打赵斌,就是因为赵斌企图侵害王欣怡,欧阳志远才暴打赵斌的。当时叶琴和秦萌萌都在场。

    自己以后,要远离赵斌这种人。免得连累了自己。

    老子虽然混黑道,但眼线多,不能招惹的人,咱就不招惹。

    再说欧阳志远和艾莉娜开车直奔燕京大剧院,欧阳志远看了看表,还有一点时间。

    “艾丽娜,饿了吗?”

    欧阳志远看着艾丽娜道。

    艾丽娜撅着嘴道:“欧阳大哥,我的肚子早就咕咕叫的,难道你没听见?”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那好,燕京大剧院前面有小吃一条街,咱们去吃爆肚和龙虾如何?”

    艾丽娜大声叫道:“好呀,欧阳大哥。”

    小吃一条街就在燕京大剧院左边。欧阳志远停好车,两人直奔老冯爆肚龙虾店。

    别看老冯爆肚龙虾店不大,十几张桌子,早已爆满,愣是没找到地方。

    欧阳志远苦笑道:“艾丽娜,没有位置呀。”

    艾丽娜四处看着,猛然一指一张桌子道:“欧阳大哥,那几个人快吃完了,咱们过去等着。”

    欧阳志远一看,果然,几个男人就要吃完了,可是,艾丽娜发现了,别人也发现了这个位置,立刻,好几个人都围了过来。

    欧阳志远走到桌子前,看着那个请客的大汉道:““这不是张大哥吗?好久不见了,今天在这里吃饭吗?你们的爆肚龙虾的账,我给你们结了。”

    那个请客的汉子根本不认识欧阳志远,但一听这个小白脸要替自己结账,高兴地差一点晕过去,虽然还没有吃完,但连忙一拉在一起吃饭的汉子,拔腿就走,一边走一边道:“好的,兄弟,你结账吧。”

    几个人转眼间消失在远方的人群中。

    欧阳志远一拉艾丽娜,两人坐在桌子旁,欧阳志远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几个人道:“谁想替人结账的,一起坐下吃爆肚龙虾。”

    那几个人一听,连忙跑到一边,另找位置。

    艾丽娜看着欧阳志远,嗤嗤笑道:“欧阳大哥,你真的给那几个人结账?”

    欧阳志远笑道:“我又没有吃,再说,我又不认识他们,干吗给他们结账?”

    艾丽娜笑道:“欧阳锋大哥,你……。”

    两人点了一份爆肚,两份龙虾,吃的不已乐乎。

    “老冯头,这个月的印子钱,到期了,快拿钱来。”

    几个满脸横肉的大汉,一脚踹开店门,走了进来。

    欧阳志远一看,好家伙,燕京也有收保护费的?这可是天子脚下。是龙海收保护费的,也没有这样明目仗胆的收的,燕京的痞子也是嚣张呀。

    店主老冯头连忙跑过来,点头哈腰的道:“四爷,您来了,您先坐,我给您准备钱去。”

    那个叫四爷的黑衣大汉,看着满屋子的人,狞笑道:“嘿嘿,老冯头,生意不错嘛,这个月的印子钱可要涨价了。”

    老冯头一听对方要涨价,不由得吓得一哆嗦,现在每个月的印子钱就是五千,去了给人他们的,自己所剩无几了,现在要涨价,这还让人活吗?

    老冯头的出冷汗都下来了,结结巴巴的道:“四爷……我每个月挣得,都给你们了,您要是再涨价,我就得关门了。”

    “关你妈个比!,你狗日的不干,就滚出燕京,现在印子钱一万,老子时间金贵,快拿钱来。”

    那个叫四爷的恶狠狠的盯着老冯头。

    老冯头一听保护费涨了一倍,吓得腿脚一软,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冷汗顺着脸颊流出来了。

    “四爷,一万块钱,我可拿不起呀,你高抬贵手吧。”

    老冯头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

    欧阳志远实在看不下去了,拿出电话,给秦剑打电话。告诉了他自己在小吃一条街看到的情景。

    那个叫四爷的人,脸色一冷,一脚踹向冯头的胸口上。

    这一脚要是踹实了,老冯头不死也得重伤。

    欧阳志远刚打完电话,手中的盘子就飞了出去。

    “嘭!”一声闷响,盘子直接打在了四爷的腿上。

    “嗷!”

    四爷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被打得转了一个圈。

    “哪个王八蛋揍的老子?”

    四爷脸色狰狞的从地上爬起来,咆哮着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四处寻找动手之人。

    艾丽娜看到欧阳志远一盘子把那人打得翻倒在地,小丫头也想试试,一个成满虾皮虾头的盘子夹杂着菜汁,砸向了咆哮着的四爷。

    四爷没看到高速飞过来的盘子,他的手下看到了,立刻大声道:“四爷,快躲盘子。”

    这家伙,活该倒霉,一听自己的手下人提醒,连忙抬脸一看

    “嘭!”

    盘子到了,正砸在这家伙的脸上。虾头虾皮和辣椒菜汁砸了他一头一脸。

    欧阳志远发现,小丫头学的还真快,竟然一学就会。

    四爷看到了那个砸自己的人,竟然是个外国少女。四爷顿时暴跳如雷的指着艾丽娜嚎叫着:“打死那个外国臭女人。”

    五六个大汉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艾丽娜做了一个鬼脸,一下子藏到了欧阳志远的身后。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开始动手,他一脚踹在了一个大汉的肚子上,把那个大汉踢得飞了起来,狠狠地砸在了后面的一个大汉的身上。

    艾丽娜又趁机扔出一个盘子,盘子打在一个大汉的脑门上,大汉嗷的一声,栽倒在地。

    欧阳志远一个鞭腿,把另一个大汉横扫的砸在一张桌子上。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分钟之内。

    四爷看到人家三下五除二的放倒自己手下的四个人,这家伙顿生怯意,转身就想跑,五六名警察冲了进来。

    “别动,举起手来。”

    五六把手枪对准了这个嚣张的四爷。

    后面又是十几名警察冲了进来,剧院派出所所长陶光明阴沉着脸,死死地盯住四爷,阴森森的道:“钱四,又是你,你真会给老子惹事。”

    钱四一看陶光明的眼神不对,就知道今天的事坏了。

    十几名警察簇拥着石门区警察局长侯军走了过来。

    石门区警察局长侯军正在开会,他接到了秦剑的从电话,立刻责令剧院派出所陶光明带人赶来,他自己也带人赶了过来。

    侯军亲自来,因为秦剑的爷爷是秦副总理,他可不敢得罪秦剑。

    欧阳志远知道,这个叫钱四的家伙,在这里收保护费,绝对不是一天两天了,那个派出所长肯定知道。

    欧阳志远冷笑道:“呵呵,没想道,燕京这个地方,竟然有在光天化日之下,收保护费的,一个小吃部,每个月要一万块,嘿嘿,真是天下奇闻呀,我不知道,这里的派出所是干什么吃的?这不是浪费这些纳税人的钱吗?”

    艾丽娜大声道:“肯定是警察和黑社会互相勾结,鱼肉老百姓,私自分赃,我要把这件事,发到国际互联网上去。”

    欧阳志远和艾丽娜这样一说,剧院派出所长陶光明吓得脸都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