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上当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八十七章上当了

    徐国忠两眼无神的看着欧阳志远道:“赵斌一直喜欢王欣怡,我们三个人都互相认识,今天他来到这里,说是要来看看欣怡。我知道,王欣怡小姐和赵斌很熟,而且赵斌一直喜欢王欣怡,就陪着赵斌去找王欣怡,他们说话的时候,我就退了出来。赵斌喝了酒,所以才发生了这样的丑事。当陆海山过来的时候,我以为王欣怡和赵斌再闹矛盾,就没有让他过去,我真的没有害王欣怡小姐的心呀。”

    欧阳志远看到徐国忠的眼里闪过一丝的狡诈,知道这个王八蛋,还是没有说出实话,但叶琴、秦萌萌他们都在这里,自己不好再使用更残酷的手段逼供,免得吓着几个小丫头,暂时先放这个王八蛋一马,等到王欣怡的演唱会开完再说。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晾你也不敢对王欣怡怎么样,徐国忠,记住,王欣怡是我的妹妹,谁要是以后再欺负她,老子要她的命。”

    欧阳志远的眼光如同刀锋一般,狠狠地刺向徐国忠。

    徐国忠知道欧阳志远的厉害了,他吓得一哆嗦,连忙道:“绝对没有人敢伤害王欣怡小姐,请您放心。”

    欧阳志远道:“你出去吧。”

    徐国忠连忙擦去脸上的冷汗,逃离王欣怡的房间。

    欧阳志远看着陆海山道:“兄弟,谢谢你站出来替王欣怡说话。”

    这一句兄弟,叫的陆海山心里热乎乎的。陆海山知道,这些人的身份都不低,这位叫欧阳志远的年轻男人,能叫自己一声兄弟,这让陆海山很是感动。

    陆海山道:“我们是保镖,没有能保护好王欣怡小姐,我们很对不起,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王欣怡道:“谢谢陆海山,去年是你救了我,现在又是你第一个站出来替我说话,这让我很感激,谢谢。”

    陆海山道:“保护你,是我们的职责,让王小姐受到了惊吓,使我们的失职。”

    叶琴道:“现在我们问不出什么,徐国忠又十分的狡猾,我们没有证据,欣怡,你最好和徐国忠解除合同,不要再和这种人合作,我敢说,徐国忠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王欣怡道:“我们一共和徐国忠签了五年合同,还有一年到期。”

    欧阳志远笑道:“欣怡,你要想让徐国忠解除和你的合同,这件事交给我吧,我来办。”

    叶琴知道欧阳志远的手段,刚才差一点把徐国忠弄死。叶琴笑道:“你可注意方法,绝不能乱来,徐国忠可是香港人。”

    欧阳志远笑道:“放心吧,我有分寸。”

    欧阳志远看到王欣怡的脸上,还有青紫的伤痕,摸出来一瓶伤药膏,看着王欣怡道:“欣怡,你去洗洗脸,我这里有伤药膏。”

    王欣怡看着欧阳志远道:“谢谢你,欧阳大哥。”

    秦萌萌陪着王欣怡去洗脸抹伤药。

    艾丽娜小丫头十分的兴奋,她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刚才你踹了一脚徐国忠,他就变成了大虾米,而且惨叫不已,你是怎样做到的,我要学。”

    欧阳志远笑道:“到了傅山再说吧,对了,你要把你父亲拉到傅山投资建厂,我就可以教你。”

    艾丽娜抱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笑道:“这还不是小菜一碟,我一定要让父亲在傅山投资的。”

    叶琴笑道:“呵呵,志远,到什么时候,你都忘不了你是工业园的主任,给傅山拉投资。”

    欧阳志远道:“身在其位而谋其政,我是工业园的主任,当然要拉投资了,对了,叶琴姐,你是电视台的支持人,认识的人一定很多,回来给我多介绍几个认识。”

    叶琴笑道:“好呀,看在你的嘴巴这么甜,我回来给你介绍几位认识一下。”

    这时候,秦萌萌和王欣怡兴奋的走了出来,秦萌萌大声道:“表哥,你的伤药膏太神奇了,你快看,欣怡脸上的青紫,把伤药抹上去,不一会,这些青紫都消失了。”

    欧阳志远笑道:“欣怡晚上要开演唱会,不能让欣怡带着熊猫眼上场吧?”

    王欣怡正愁着脸上的青紫,自己怎么上台演唱?她想不到,欧阳志远的伤药,竟然这么神奇。当膏药一抹到青紫的皮肤上,本来肿胀的皮肤,立刻就感到一片清凉,疼痛感很快的消失,青紫的的淤血,被慢慢的吸收花开。眼眶和脸颊的青紫,在几分钟内消失的一干二净,这让王欣怡欣喜若狂。

    欧阳志远看着王欣怡光洁白嫩的绝美娇容,微笑道:“好了,恢复的不错,还是那么漂亮,欣怡,做我的妹妹不错吧。”

    王欣怡脸色一红,羞涩的轻声道:“欧阳大哥,谢谢。”

    王欣怡拿出十几张位置最好的票,送给叶琴他们。演唱会在晚上八点开始。

    欧阳志远辞别了几个人,和艾丽娜开着车,直奔燕京红都传媒公司,去找王诗茹。

    王诗茹的红都传媒,在燕京古玩城旁边,整座十几层的写字楼,都是王诗茹的个人财产。这让欧阳志远对这位未来嫂子的背景,很感兴趣。

    能在东三环之内拥有这么一座大楼的人,绝对不时是一般的人物。

    欧阳志远和艾丽娜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王诗茹的办公室。

    工作人员敲了敲门。

    “请进!”

    欧阳志远和艾丽娜走进了王诗茹的办公室。

    王诗茹的办公室,很宽敞,装修的高贵典雅,极其漂亮。

    王诗茹正和一位四十多岁的男人说着什么,好象在谈合作什么。

    那男人长的很富态,高大魁梧。

    王诗茹看到欧阳志远和艾丽娜近来,笑着道:“志远,你们先坐一会。”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嫂子。”

    王诗茹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叫王姐。”

    秦剑和王诗茹还没有结婚。

    十分钟后,那个男人和王诗茹签了几份合同后,两人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王诗茹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燕京八方旅游集团的董事长童天翼,你们傅山县崮山群峰的风景旅游就要开放了,你们傅山县可以和童董事长洽谈一下合作意向,看看能不能开一条傅山二日游的旅游线路。”

    欧阳志远一听嫂子王诗茹介绍的这个人,竟然是全国有名的八方旅游集团的董事长,不由得大喜,他连忙站起来,握住童天翼的手道:“您好,童董事长,我叫欧阳志远,傅山县的副县长,很荣幸的认识你。”

    燕京八方旅游集团在全国是有名的旅游公司,他们的旅游业务,极其的出名,全国各个地方都有他们的分公司,董事长童天翼,更是一位大能人,旅游业务坐的很好。

    童天翼看着欧阳志远,眼里也是露出惊奇的神情,副县长?不可能吧?这么年轻的副县长?小伙子也就二十出头吧。傅山县崮山群峰的风景,自己听说过,很不错,不过没去过,听说半年前开始开发,这么快就能对外开放了?

    童天翼笑道:“欧阳县长,很年轻呀,我听说过你们傅山县崮山风景区,景色不错,半年前开始开发,现在能对外开放?”

    王诗茹看着童天翼笑道:“童董事长,志远可是我的表弟,他不会骗你的,志远,你把风景区的带子,放一遍给童董事长看看。”

    童天翼可知道王诗茹是谁,人家可是秦总理未来的孙媳妇,欧阳志远竟然是王诗茹的表弟,呵呵,自己还真不能轻视对方。

    他可不知道,欧阳志远是秦剑的表弟。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表嫂。”

    艾丽娜熟练的把风景录像带放进放进机器里,墙上的电子大屏幕立刻开始播放崮山风景区的画面。

    崮山的风景,刚一开始,就把童天翼吸引住了,当他看到崮山的瀑布、流泉和云海,脸上露出了惊奇的神情,当崮山的日出出现在画面上的时候,橘红的太阳,跳跃式的磅礴而出的情景,震撼了童天翼。

    “不错,很好,想不到崮山的风景这样淳朴天然。”

    欧阳志远笑道:“童董事长,再看看石头城、蝴蝶泉和萤火洞。”

    童天翼点点头。

    画面转向了巍峨磅礴的石头城,一中远古的叱诧风云的气息,在画面上传了过来。

    完整高大的城墙、宽阔笔直的石质街道,古朴的石头小楼,高大的点将台、宽阔的练兵场,让童天翼大吃一惊。

    “这是我看到的,保存最完整的汉代石头城,很好,真不错,汉代文化的气息极其浓烈,很有旅游的价值。”

    童天翼的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当他看到蝴蝶泉和萤火洞的时候,激动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太好了,太美妙了。

    “欧阳县长,不错,这个旅游线路,我开定了。”

    童天翼笑着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通董事长,我们把开放日定在二十五号,希望您们能组团。”

    欧阳志远知道,二十六号省里的检查团到达傅山,二十五号风景区开放,这样,检查团就会看到大量的游客。

    童天翼让欧阳志远给了他一盒风景带子,他拿回去复制,发往全国各个旅游分公司,进行宣传组团。

    童天翼当场就和欧阳志远签订了旅游协议,明天就派旅游公司的人去考察崮山风景区。欧阳志远把主管旅游的,副县长魏光海的电话号码,给了童天翼。让他们旅游公司的人好联系。

    童天翼的这份旅游协议,是份意外的收获,让欧阳志远高兴的不得了。

    童天翼走后,欧阳志远看着王诗茹笑道:“表嫂,谢谢你了,等有时间,你到傅山旅游,我亲自接待你。”

    王诗茹笑道:“好呀,等你表哥的酒厂投产了,我们去给你表哥宣传,到时候,一定要好好的到崮山风景区看看。志远,我敢说,崮山风景区,绝对会很火爆的,你门做好接待游客的准备吧。特别是童天翼的旅游集团,他的旅游分公司,分布在全国各地,就连香港都有分部,等童天翼的考察人员从傅山风景区回来后,肯定就会有大批游客到达傅山县的。”

    欧阳志远道:“我已经吩咐主管旅游的副县长魏光海了,提前做好接待大批游客的准备,特别是住宿吃饭和交通三个方面,我们都开始在做大量的工作。

    接下来,欧阳志远代表崮山风景管理委员会和王诗茹的红都传媒签订了宣传合约和所有的手续。今天晚上开始,燕京城内所有红都集团的电子广告牌,都会播出傅山风景的画面。

    欧阳志远辞别王诗茹后,开车经过燕京古玩城,他忍不住的停车来。欧阳志远和父亲一样,极其喜欢搜集古董,看到中国最大的古玩城,欧阳志远决定进去看看。

    “艾丽娜,走,到里面去看看。”

    欧阳志远停下车,走下车来。

    艾丽娜很喜欢看热闹,对中国的一切都感到新奇,她也喜欢中国的古老东西,也经常逛逛古玩市场,燕京的古玩城,艾丽娜和父亲来过几次。

    两人走进古玩城,一种古老的文化气息,就迎面扑来。

    欧阳志远十分喜欢这种浓郁的文化气息。每当欧阳志远看到一件自己喜欢的古老东西的时候,他的脑海里就会想,这件漂亮的东西是什么样的人曾经拥有的呢?

    古玩城第一层就是专门经营珠宝玉石的店铺,一家又一家装修的古朴典雅的店铺,出现在欧阳志远的面前,看的欧阳志远眼花缭乱。

    九十年代的古玩行业,刚刚有点抬头,那时候店铺里的东西,已经开始出现大量的假货。古玩城里店铺的东西,真假都有。

    买卖之中,就要看双双的眼力。

    欧阳志远在一家明清古玉店里,发现了一件好东西。

    那是一件晶莹剔透的白玉童子。

    欧阳志远看到店家标注的是清代莲花童子。

    欧阳志远笑了,他笑的很开心,呵呵,店家虽然有眼力,但经验还是不行。

    “店家,请把这件莲花童子拿给我看看。”

    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早就看到一位英俊潇洒的年轻人,和一位长的很漂亮的外国女孩子走了进来,这人顿时十分的高兴,上生意了。

    当他看到艾丽娜手腕上的那只福禄寿三色老翡翠桌子的时候,这人心里一喜,有钱人呀,这么贵重的东西,不放在家里好好的保存下来,带在手上干吗?

    店家微笑着走了过来,把莲花童子放在托盘内,微笑着放在欧阳志远的面前,笑道:“您请看,是一件清代老东西,很不错的,玉质和刀工都是一流的。”

    古玩行业,货物不能手递手,以免滑落摔在地上,责任不清。所以,看货物的时候,都是放在托盘里。

    欧阳接过莲花童子,仔细的看着这件古迹斑斑、晶莹剔透的玉器。

    这件玉器,雕刻的极其传神精细,刀工一流,刀法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极其的熟练,充分运用了圆雕和高浮雕,以及巧雕留皮的古老刀法。

    童子身高8厘米左右,笑容满面,一双小眼睛,笑成了月牙,一脸满足幸福的陶醉,他大大的脑袋,留着桃形发髻,双手持着一枝盛开的莲花,莲花雕刻在童子的背后,双腿成自然的行走状。

    更为可贵的是,把洒金色的玉皮留下,雕刻成整朵晶莹璀璨的莲花,背在童子的身后,而童子的眉心,正巧留下一点枣红皮,雕成一颗眉心宝珠,使莲花童子更加显得富贵可爱。

    欧阳志远早已看到对方的标签上写的是清代莲花童子,但这件童子,可不是清代的,而是典型的宋代童子。

    判断这件玉童子是什么年代,主要是从童子表面的包浆,来断定的,但这件童子可不是刚刚出土的,而是历经近千年的传世,经过无数人手掌的温润慢盘,形成了宝光般的厚实包浆,这种包浆,已经入骨,深深的沁入玉童子的深处,清代的玉童子,没有这么厚的包浆。另外,判断一件玉器的年代,还要从玉件的神韵风格来判断,这件玉童子的面目表情神韵,就是雕刻出了典型的宋代人物的心里,完全写实风格,把童子的幸福欢乐的一瞬间,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

    清代人物的表情,没有宋代盛世的那种满足的幸福感,即使清代盛世,满清和汉人的文化,仍旧互相猛烈的撞击,特别是留发不留头的高压政策,让人们没有丝毫的满足和幸福感。

    另外,欧阳志远在朱文才的保险柜里,见过宋代童子的实物,和这个宋代童子,几乎一模一样,但朱文才的那个没有这个好。

    欧阳志远笑道:“店家,这个童子多少钱?”

    店主笑道:“我两千买的,你给两千五,我就让给您。”

    欧阳志远笑道:“两千二如何?”

    店家看着欧阳志远道:“最低两千三,再少就不买了。”

    欧阳志远笑道:“成交。”

    欧阳志远摸出两千三,递给了店家。

    店家做成了一笔生意,很是高兴。这件莲花童子,是从乡下收的,化了二百,现在卖了两千三,赚了两千一,真是太爽了。

    “唉!”

    背后传来一声叹息声。

    欧阳志远转过脸来一看,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站在自己身后,看着自己手里的莲花童子,正在叹气。欧阳志远笑道:“这位先生为什么叹息。”

    那人笑道:“小兄弟好眼力,买了一件好东西。

    店家一听对方夸奖自己卖出去的定西是好东西,顿时笑道:“那是当然了,我们明清古玉店卖出的东西,都是真东西,货真价实,而且包退,有一天您不喜欢了,我们可以无任何条件退货。”

    那人笑道:“我知道你们明清古玉店不卖假货,我是说,这位小兄弟的眼力更好,我昨天就看到了这件莲花童子,本来想买,但有急事,走的太急,想今天再来买,却没想到让小兄弟买走了。”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这件莲花童子,既然您先前相中了,我可以让给您。”

    欧阳志远看到这人气度不凡,举止说话绝对不像一般的人物,欧阳志远就想结交。

    那人呵呵笑道:“谢谢小兄弟,君子不夺人所爱,我看到了没有机会买,就说明我和这件童子无缘,现在,被你买到了,就说明这件东西,和你有缘,特别是这件年代久远的中古玉器,这种具有灵性的老东西更是要靠缘分。”

    欧阳志远一听这人也能看出,这件莲花童子的年份久远,就知道这人是位内行。

    玉器收藏,按年代分,可分为近古、中古和远古三个时期。元明清时代的玉器,称为近古,秦朝到宋唐这个阶段的玉器,称为中古时期,石器时代和夏商周年代的玉器,称为远古。

    欧阳志远笑道:“那好吧,不过,中古的玉器,现在已经很难看到了,今天终于找到了一件极品。”

    那人一听欧阳志远说这个童子属于中古极品,他的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意。这位年轻人肯定是一位古董内行。

    店主一听欧阳志远说这件莲花童子被年轻人说成中古的玉器,心道,年轻呀,一件明清时期的童子,竟然看成是中古的童子,呵呵,眼力还是不行呀。

    店主笑道:“年轻人,这可是一件清代仿宋的童子,你可不能看成是宋代的童子,免得人家听到,会笑话你的。”

    那人一听店主这样说,不由得笑了。

    这时,一位身穿唐装的老人走了进来,那人一看到唐装老人,连忙微笑道:“孔老,您来了。”

    进来的这位身穿唐装的老人,可是燕京收藏界的名家孔凡生老人。

    老人家一看到中年人,立刻笑道:“正祥,什么时间从非洲回来的?”

    顾正祥笑道:“孔老,我昨天刚从非洲回来,你老的身体还是那样硬朗。”

    孔老笑道:“不行了,老了,以后还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

    店主一看孔老来了,连忙走出柜台,恭恭敬敬的道:“孔老,您来了。”

    孔凡生笑道:“小张,我听说你新收了一个童子,我来看看。”

    店主小张一听,顿时一愣,苦笑道:“孔老,您来晚了,莲花童子被这位小兄弟买走了。”

    店主小张一指欧阳志远。

    孔老看到了欧阳志远手里的莲花童子,脸色一变,很可惜的摇了摇头道:“好一个宋代的莲花童子,质地、刀工都是一流的精品,此乃皇家之物。”

    店主小张一听孔老也说这个莲花童子也是宋代的,不由得一愣,小声道:“孔老,不是清代的仿宋吗?”

    孔老可惜的摇摇头道:“小张,你当成清代的卖了?”

    店主小张一听孔老这样说,他的脸色变绿了,孔老的眼力在燕京的古玩行里,是首屈一指的,难道自己看走眼了?是有眼不识金香玉?中古莲花童子的价格,可是清代的十几倍呀,能卖好几万。

    店主小张后悔的肠子都青了,自己刚才还教训这个小年轻,现在,反而是自己看走眼了。东西卖完了,自己又不能后悔。

    店主小张看着孔老,结结巴巴的道:“孔老,您……您说这个童子真的是宋代的?”

    孔老点了点头。

    店主小张后悔的低下了头道:“是的,我看走眼了。”

    孔老看着欧阳志远道:“小兄弟,我看看那童子好吗?”

    欧阳志远听到别人喊老人家为孔老,也跟着喊道:“好的,孔老。”

    欧阳志远说着话,把童子递到了老人的手里。

    老人接过来,仔细的看着道:“好东西,不错,绝对是皇家宫廷之物,刀工犀利流畅,行云流水,雕刻的极其传神,玉质一流。”

    孔老这样一说,那个店主小张,直接晕了过去。

    孔老把莲花童子递给欧阳志远笑道:“年轻人,不错,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买到就不要卖,送给自己的媳妇最好,莲花童子的寓意,你应该知道吧。”

    欧阳志远当然知道莲花童子的美好传说。

    持荷童子寓意吉祥,在宋代非常流行,这对后世玉雕人像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据《杂宝藏精》记载,在西域波罗奈国有一座仙山,樊志就住在此山,他常住山石上小便。一只雌鹿舔食了他的小便后,怀胎生下一女。樊志将鹿女养大成人,嫁给梵豫国王为妾。后来鹿女生子为一个干叶莲花怪胎。鹿女偷偷将胎儿至于蓝中,扔到河里,恰遇乌延王及徒弟从河下游路过,将篮子打捞上来,只见每瓣莲花子上都有一个小儿,遂将他们收养。小儿成人后,神勇无比,个个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

    《香祖笔记》记载,有一次,宋高宗大宴群臣,席间见王俊所持扇子上的玉童扇坠,正是自己掉入水中的,就问王俊从哪里得来的,王俊说是从清河坊店铺买的。又问店铺老板,则说是从提篮人处买的。再问那提篮人,又说是从侯朝门外陈宅厨娘处买得,最后厨娘说是在洗黄花鱼时从鱼腹中得来的,于是这些人都受到了皇帝的奖赏。可见,皇帝与平民都喜爱持荷童子。据说,小孩戴这种玉佩能够健康成长,媳妇戴了则连生贵子。

    欧阳志远笑道:“我知道,孔老。”

    孔老笑道:“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欧阳志远笑道:“我叫欧阳志远,这位是艾丽娜,我的妹妹。”

    那个中年人伸出手道:“我叫顾正祥,欧阳志远,认识你很高兴。”

    欧阳志远握住了顾正祥的手道:“顾大哥,您好。”

    顾正祥笑道:“顾老,志远,到我的店里坐坐吧。”

    孔老笑道:“好呀,听说你又搜集了很多好东西,我正想去看看。”

    顾正祥笑呵呵的道:“欢迎孔老、志远、艾丽娜。”

    顾正祥笑道:“走吧。”

    他说完话,在前面带路,旁边闪出四五个保镖模样的年轻人。

    欧阳志远心道,好家伙,出门竟然带四五个保镖,顾正祥的生意有多大?

    当欧阳志远随着顾正祥走到古玩城的二楼,他看到顾正祥店铺的牌子的时候,不由得大吃一惊。

    祥宝斋珠宝集团。

    祥宝斋珠宝集团可是中国珠宝行业几个最大的集团之一,在全国各地,都有他们的分公司连锁店,是中国珠宝界的大亨。

    欧阳志远想不到,在这里竟然能认识中国珠宝界的领头人物。

    古玩城的二楼所有的店铺,几乎都是顾正祥的,所有的店铺,装修的极其豪华宽敞明亮,店内各种宝石,璀璨耀眼,宝光闪烁,流光溢彩。

    顾正祥带领孔老和欧阳志远来到古董区的办公室。

    顾正祥办公室的从工作人员,端来茶壶,顾正祥亲自给众人倒好茶。

    孔老笑道:“正祥,把你的好东西,拿出来我看看。”

    顾正祥笑道:“孔老,我这就拿。”

    顾正祥打开身旁的一个大型的保险柜,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锦盒,放在孔老的前面。盛世收藏网***.sssc.cn盛世收藏网***.sssc.cn

    “顾老,您给长长眼,看看这一块玉璧怎么样?”

    顾正祥看着孔老,神情透着得意。

    锦盒内,有一块汉代皇家祭天的玉璧精品,是顾正祥从恒源珠宝集团董事长恒天源手里买的,花了自己五百多万。

    孔老小心翼翼的打开锦盒,一块精美绝伦的祭天礼器——龙凤出郭壁,静静地躺在礼盒里。

    欧阳志远一看,内心不由得狂跳,血压升高。

    “战国出廓龙凤壁!”

    孔老一声惊呼,十分小心的双手捧起这块玉璧,神情激动万分。

    “这是典型的战国出廓龙凤壁。”

    整块玉璧,宝光四射,晶莹温润、古朴大气,造型精美绝伦,给人一种震撼灵魂的强烈感觉。

    玉璧的中心,透雕一只怒目圆睁、张牙舞爪、仰天长啸的螭龙,整条螭龙雕刻的霸气冲天,震撼九霄,全身透出一种俾倪天下的张狂神韵。

    这种螭龙的形象,寓意着当时诸侯国君,绝霸中原的决心。

    螭龙身上的阴刻线犀利有力,如同刀锋划过一般,流畅之极。螭龙的龙尾,拧着劲,打着旋向后狂甩,如同钢鞭一般,十分有力。

    壁的肉身之上,减地突雕出蝌蚪形状的谷纹,做工极其精细,精雕细琢,颗颗饱满。

    谷纹又称乳丁纹,寓意雨雪如母乳一样,供万物生长。

    玉璧的外延,极其的锋利,斜立边。

    两只高冠长尾的玉凤,昂首挺胸,张嘴长鸣,凤鸣九天。玉璧的下方,一块黝黑的水银沁,已经深入玉璧的内里,沁色过渡自然。

    整块玉璧包浆浑厚,特征符合战国的玉器的特点,极其的开门,看来已经传世很久。

    顾正祥听着孔老喊出战国出廓龙凤壁,不由得吓了一跳吗,立刻大声道:“孔老,是战国玉璧?难道不是汉壁?您确定是战国玉璧?”顾正祥神情激动的差点趴下。

    孔老哈哈笑道:“我自小就在博物馆泡大的,战国玉璧和汉壁分不清吗?”

    顾正祥连忙道:“孔老,我就是分不清汉壁和春秋战国时期的玉璧,那您快说说战国玉璧和汉壁的分别有什么不同。”

    孔老指着玉璧中心的螭龙道:“汉代之前,没有龙的形象,代表龙型纹饰就是螭,也叫四脚蛇、壁虎、蜥蜴,后来,人们就叫他为螭龙。

    战国时期的螭龙,一般都是曲身为s型,头小、细颈、独角,眼睛椭圆带眼尾细线,露齿凶猛,长尾向上,拧着麻花向后外翻卷,极其有力,龙身布满谷纹、云纹。

    而汉代的螭龙,已经开始站立,身子粗壮,肌肉雕刻极其有力度,汉代的螭龙尾侧是旋转内翻,和战国的龙尾旋转外翻,正好相反。

    两个时代玉璧上的谷纹,更是截然不同,战国的谷纹,呈旋转状,有尾,摸起来坚硬扎手,排列紧密。汉代的谷纹,粒小圆润,凸起较高。

    玉璧出廓的两只立凤,战国的张嘴长鸣,汉代的闭嘴不语。

    你明白这些纹饰,再加上做工、沁色、玉质,就可以分出来战国和汉代玉璧的区别。

    顾正祥笑着道:“这块玉璧,我原来以为是块汉壁,想不到竟然是战国玉壁,呵呵。”

    欧阳志远看着顾正祥道:“顾大哥,你这块战国玉璧,是当汉代玉璧买来的?花了多少钱?”

    顾正祥笑道:“花了五百多万,呵呵,捡漏了,要是战国的玉璧,价值就会翻番,价值到一千万。”

    孔老笑道:“这种皇家祭天用的礼器,是唯一的一块,价值不能用金钱去衡量,要是进拍卖会,能拍到五千万。”

    这块玉璧能得孔老的肯定,这让顾正祥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来了。

    顾正祥知道恒天源不是好人,买这块玉璧的时候,自己带了两位古董专家去保驾护航的,两位专家反复看了玉璧,一致鉴定是汉代玉璧。

    难道专家也有打眼的时候?分不清汉代和春秋战国的年代吗?

    欧阳志远道:“孔老,我看看行吗?”

    孔老笑道:“你看吧。”

    孔老很内行的把玉璧放回锦盒里。

    欧阳志远取出一根特制的结实的丝线,小心翼翼的拴住玉璧,悬在空中,轻轻的用一根银簪敲了一下。

    这是检验玉器是否有残的方法,如果有残,或者修过,声音就会沙哑沉闷,不圆润。

    孔老看到欧阳志远在检验玉器是否有伤,用的方法很特别,不由得点点头,很是赞许。小伙子很专业呀。

    “砰!”

    一声沙哑沉闷、短而粗的声音传到众人的耳朵中。

    欧阳志远脸色一变,两手一抖,玉璧差一点掉在地上。

    孔老和顾正祥一听这声音,顿时大惊失色。顾正祥的脸色一下变得惨白。

    欧阳志远拿出一个倍数更高的放大镜,用眼皮夹住,一边用银簪敲着玉璧,当敲到一只玉凤的时候,欧阳志远一声叹息,把放大镜死死的盯住玉凤和玉璧外延相接的地方,用打火机一烤,一丝极难发现的裂纹在高倍放大镜下,现露出来,同时,一种刺鼻的化学胶水味,钻入三人的鼻子里。

    这是一件残件。

    肯定是主人在把玩的时候,不小心把这只玉凤摔了下来,后来找到修复玉器的高手,把这只玉凤同特制的胶水粘上,再找人出售。

    所有玩玉的玩家都知道,在自己手里摔坏的玉,都不吉利,必须处理掉。

    顾正祥打眼了,上了爬山头的当了。

    爬山头,就是指专门修复古玩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