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审问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八十六章审问

    王欣怡外表柔弱,但内心极其的刚烈,她绝不允许赵斌伤害自己,小丫头拼命的挣扎。

    赵斌咆哮着,恶狠狠的一拳打向王欣怡的太阳穴。

    “嘭!”一声闷响,欧阳志远一脚踹开房门。

    房间的情景让让欧阳志远大吃一惊。一个男人光着上身,压在了一个女孩子的身上,正一拳打向那个女孩子的太阳穴。

    “咔嚓!咔嚓!”

    几乎和欧阳志远同时跑过来的艾丽娜,她手中的照相机,拍下了赵斌的狰狞面目。

    赵斌的拳头还没有打到王欣怡的太阳穴,背后传来一声闷响,房门被踹开了。赵斌连忙扭头一看,艾丽娜照相机的闪光灯爆闪,赵斌还没看清什么人敢搅了自己的好事,欧阳志远的大脚就到了。

    “嘭!”

    欧阳志远一脚正踹在赵斌的面门上。

    赵斌被欧阳志远踹的飞了起来,然后砸在了墙上。

    赵斌!

    这狗日的竟然是自己在南州打过一次的赵斌,山南省委副书记赵云峰的儿子。

    “欣怡!欣怡!”

    叶琴和秦萌萌冲了进来,连忙拿起一件衣服,给王欣怡盖上身子。

    “叶琴姐姐!萌萌姐姐!”

    王欣怡一看来的是自己的好朋友叶琴和秦萌萌,她一下子扑进了叶琴的怀里,呜呜的哭泣起来。

    赵斌被欧阳志远一脚踢飞,这家伙气的失去了理智。

    在燕京,只有自己打别人的份,哪有别人敢打自己?

    赵斌在地上连滚带爬的爬起来,咆哮着道:“那个王八蛋敢搅了老子的好事,老子找人弄死你……。”

    “啪!”

    赵斌的话还没有说完,小丫头艾丽娜早就冲了过去,一巴掌打在了赵斌的脸上。赵斌的脸立刻肿了起来。

    赵斌一看,竟然是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的小妞。

    艾丽娜指着赵斌的脸,大声骂道:“打死你个大色和狼。”

    “你个外国的臭女人……。”

    “嘭!”

    没等赵斌骂完,艾丽娜的长腿快若闪电的踹在赵斌的下身上。

    “啊!”

    赵斌一声惨叫,整个身形如同虾米一般弯了起来,疼得他眼冒金星,脸色蜡黄。

    我靠,这丫头太厉害了吧,这么彪悍,竟然和韩月瑶小丫头有一拼。

    秦萌萌把王欣怡扶进了卧室。

    叶琴和秦萌萌都认识赵斌,虽然赵斌侵犯王希怡,但赵斌现在被打的把鼻青脸肿,就怕也不好交代。

    叶琴连忙拉住还要冲上去的艾丽娜,看着欧阳志远道:“不要打了,赵斌的爷爷是燕京的赵老赵鸿远。

    欧阳志远只知道赵斌是山南省委副书记赵云峰的儿子,并不知道,他是赵老的孙子。

    现在一听,赵斌竟然是赵老的孙子,欧阳志远到道:“不会吧,赵老可是咱们国家的元勋,怎么可能有这种流氓成性的孙子?不会是假冒的的吧,难道不是赵老的亲孙子?”

    欧阳志远故意的羞辱赵斌。

    赵斌终于看清了吗,这次殴打自己的是谁了。

    “欧阳志远,你……你竟然敢再次打我,老子找人弄死你。”

    赵斌气的双眼血红,脸上的肌肉,剧烈的突突抽动着,两眼如同毒蛇一般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快速的从怀里掏出电话,拨打着燕京公安局长石振武的电话。

    叶琴一看赵斌在打电话求救,不由得冷哼一声道:“赵斌,你最好不要打电话,你企图伤害王欣怡思的画面,已经被我们拍下来了,嘿嘿,我们只要把照片交到警方,再交给你爷爷,或者在媒体上曝光,我想,你赵斌就得进监狱,嘿嘿,你爷爷就会颜面扫地,你爷爷能饶了你吗?你们赵家,在燕京还能抬起脸来吗?”

    赵斌刚拨通了燕京公安局长石振武的电话,叶琴这么一说,赵斌顿时一愣,扣死了电话,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叶琴,冷冷的道:“我和王欣怡在谈恋爱,我们干什么,你们都无权过问。”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你和王欣怡在谈恋爱?就你一个流氓无赖相,人家王欣怡能看你?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

    赵斌刚想说话,秦萌萌和换了衣服的王欣怡走了出来。

    “住口,赵斌,我从来没有和你谈过恋爱,就你这种臭流氓,也配谈恋爱?我今天要告你,一定要把你送进监狱,去年你侵犯我,陆海山救了我,我现在一来燕京,就知道你肯定不死心,还会来侵犯我,我事先已经在客厅里放了一架摄影机,录下了你企图伤害我的画面,赵斌,你这次插翅难逃。”

    王欣怡说着话,两眼狠狠地盯住赵斌,转身从一个角落里,拿出一架微型摄影机。

    赵斌一听王欣怡竟然在客厅里,放了一架摄影机,他的脸色顿时一变,当他看到王欣怡果然拿出来一架摄影机的时候,他的脸色十分的难看。

    这个臭女人,竟然下好套了,等老子上钩,最毒妇人心呀。这个臭女人有了自己企图强和奸她的证据,对自己就怕不利。对自己更不利的是,这里还有秦萌萌和叶琴。

    秦萌萌的爷爷秦天涯和自己的爷爷赵鸿远是最大的政敌,这可不好办。秦明明要是把证据交给秦天涯,秦天涯会毫不留情的把自己送进监狱。

    艾丽娜一扬手中的照相机道:“我这里也有证据,这个大色和狼这次跑不了,王姐姐,快报警,让警察把他抓起来,切掉她的那个脏东西。“

    艾丽娜说完话,恶狠狠的做了个切的动作。

    欧阳志远差一点笑了出来,好厉害的野丫头。

    赵斌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要是对方报了警,事情就不好办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想到这里,赵斌快速的穿好衣服,看着王欣怡,连忙道:“欣怡,对不起,我喝酒了,是我糊涂了,请你原谅我。”

    赵斌连忙向王欣怡道歉。

    赵斌今天倒霉透顶,这顿揍,是白挨了,而且还要当面向王欣怡道歉。

    王欣怡冷笑道:“赵斌,你以为,你对我的伤害,道歉就算完了?”

    欧阳志远道:“我看还是报警吧,如果警察不管,秦萌萌,你把照片和录像带,都交给你爷爷秦总理,看看秦总理怎么说?要不,交给燕京的霍老也可以,嘿嘿,霍老要是得到这盘录像带这照片,说不定,有人会把牢底坐穿。”

    赵斌一听欧阳志远说这话,顿时吓的冷汗流出来了,霍老霍思成可是自己爷爷的死对头,这个老东西脾气臭的很,又臭又硬,自己的把柄要是落到了霍思成的手里,自己不死也会脱层皮。

    赵斌连忙道:“我错了,王欣怡,我以后再也不会对你怎么样了,请你原谅我。”

    叶琴连忙把王欣怡拉到一边,小声道:“算了,欣怡,你知道赵斌背后是谁,就是报了警,今天把他抓起来,半个小时后,赵斌就会被人放出来。赵斌道歉就可以了。”

    王欣怡知道叶琴说的话是实情,赵斌犯得这点事,对于他背后的后台来说,就不算一件事,没有人敢把赵斌关起来不放。

    但自己受到了赵斌两次的侵害,虽然赵斌都没有得逞,但对自己的伤害是巨大的,从去年开始,自己就经常在夜里被恶梦惊醒,对燕京这个城市,充满着恐惧。

    绝不能便宜了赵斌。

    王欣怡转过脸来道:“赵斌,你已经两次企图对我进行伤害,如果让我放过你,可以,但你必须跪在我的面前,向我道歉。”

    王欣怡这样一说,秦萌萌和叶琴都下了一大跳。两人互相翻看了一眼,心道,让赵斌跪下道歉,这怎么可能?赵斌绝对不会答应的。

    果然,赵斌一听王欣怡让赵斌跪下给她道歉,这家伙的邪火立刻上来了。

    赵斌嘿嘿的冷笑道:“王欣怡,我给你道歉是看在秦萌萌和叶琴的面子上,你让我下跪,可能吗?老子是谁?你看过我在燕京向谁低过头?”

    赵斌骨子里的凶性被王欣怡激发出来了。

    欧阳志远一听王欣怡要让赵斌给他下跪,心道,到倔强的丫头。自己何不满足小丫头的这点心愿。

    欧阳志远大笑道:“好,只要赵斌下跪认错,我们可以既往不咎,录像带和照片可以不给霍老和秦总理,我们就放一你赵斌一马。”

    赵斌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顿时冷冷的道:“让我蹲三年监狱都行,但让我向王欣怡下跪,这根本不可能。”

    欧阳志远嘿嘿的冷笑道:“嘿嘿,你想蹲三年监狱,老子偏暴不让你蹲监狱,你不下跪道歉是吗?老子就把你的录像带,发到互联网上去,让全世界的人民都知道你的兽行,嘿嘿,我就不相信,中央办公厅的领导们看不到,我们国家最高领导人国家主席和总书记看不到?”

    那个年代,电脑正在进入中等收入的家庭。

    欧阳志远说着话的同时,身上瞬间散发出股股强大的压力,涌向赵斌。

    这压力让赵斌的呼吸几乎窒息了。

    欧阳志远说的不假,自己的录像带和照片要是被中央办公厅的领导们和最高领导人国家主席和总书记看到,自己就完蛋了。爷爷一定会也跟着受牵连,家族的人,能放过自己吗?说不定,会被当作牺牲品淘汰掉。

    自己要不要答应?

    欧阳志远猛地一声大喝:“赵斌,你想顽抗到底吗?跪下。”

    欧阳志远这声爆喝,用上了内力,一股强悍的声波飞进赵斌的耳朵里,震的赵斌脑子一阵空白,腿脚一软,膝盖一麻,扑通一下跪倒在王欣怡的面前。

    赵斌这个下跪,让叶琴和秦萌萌惊呆了,就连王欣怡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燕京,赵斌真的会给自己下跪。

    赵斌自己更是被自己的行动吓了一跳,自己怎么会跪下?自己的膝盖怎么会无缘无故的一麻?

    这怎么可能呀?自己怎么会下跪?

    赵斌气的心脏剧痛,差一点晕死过去。

    门口的保镖队长陆海山高兴的差一点跳起来。我靠,这个年轻人太牛逼了吧?不光救下了王欣怡,而且竟然能迫使赵斌下轨,真是牛人呀?了不起。

    外面看热闹的服务员门,也是惊呆了。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赵斌,既然你下跪认错,这次就要放过你,下次再见到你欺负王欣怡,老子就杀了你。”

    一股浓烈的杀气在欧阳志远身上狂涌而出,他一掌削在极其坚硬的红木家具的上。

    桌子的一角被削下一块来。

    这一掌把保镖队长陆海山吓了一跳。这位年轻人,好精纯强悍的内力。

    欧阳志远手指一弹,两道无形的内劲射到赵斌的膝盖穴道上。

    “滚吧!”

    欧阳志远用手一佛,一股无形的大力,把赵斌推了出去。赵斌感到自己的腿不麻了,

    ,连忙爬起来就跑,冲下楼去。

    赵斌知道,自己中了欧阳志远的暗算了。自己的双腿麻木,肯定是欧阳志远搞的鬼。

    欧阳志远,你个王八蛋,你等着,老子总有一天要干掉你。

    赵斌猜测的不假,他的双腿,就是被欧阳志远发出的内劲,打得跪在那里了。

    欧阳志远知道,如果不让王欣怡出了这口恶气,小丫头会生病的。

    叶琴一看到赵斌吓得跑下楼去,拉着王欣怡道:“欣怡,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欧阳志远,我们的朋友,就是他救了你,打跑了赵斌,迫使赵斌下跪的。”

    王欣怡含着泪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谢谢你救了我。”

    欧阳志远道:“欣怡,你是叶琴、萌萌的妹妹,就是我欧阳志远的妹妹,以后有谁欺负你,你就告诉给我,我替你出头。”

    “欧阳大哥!”

    王欣怡的鼻子一酸,一下子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肩膀耸动着,呜呜的哭了。

    经纪人徐国忠听到了外面嘈杂的声音,他知道,赵斌肯定出事了,赵斌绝对没办成事。

    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搅黄赵斌的好事?这不是找死吗?

    徐国忠走出自己的房间,他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当他走到王欣怡的房间后,一眼看到了叶琴和秦萌萌,还看到王欣怡正趴在一名陌生男子的怀里哭泣。徐国忠认识叶琴和秦萌萌,他不由得吓了一跳,叶琴和秦萌萌来这里干嘛?赵斌哪里去了?

    徐国忠连忙满脸堆笑的道:“叶小姐、秦小姐,你们来了。”

    叶琴和秦萌萌的背景,徐国忠知道的一清二楚。难道是两人赶走了赵斌?

    叶琴看着徐国忠,她的脸色一沉,盯着徐国忠道:“徐国忠,是怎么回事?赵斌怎么会欺负王欣怡?你今天要不说清楚,我让你走不出燕京城。”

    叶琴知道,赵斌和徐国忠的关系很好,赵斌欺负王欣怡的事,徐国忠肯定知道。

    徐国忠一听叶琴这样说,心里一沉,他知道,叶琴已经知道了赵斌欺负王欣怡的事情。

    这件事的内幕,肯定不能让叶琴知道,否则,自己就死定了。

    徐国忠连忙道:“我不清楚这件事,这不,我刚听到这里有动静,我就过来了。”徐国忠装作不知道任何事情的样子。

    王欣怡一听徐国忠过来了,她连忙从欧阳志远的怀里起来,两眼死死地盯着徐国忠道:“徐国忠,你和赵斌一起进来的,你出去后,赵斌就开始侵犯我,你竟然说不知道这件事?我怀疑你和赵斌勾结在一起来伤害我。”

    徐国忠一听,连忙做出冤枉的样子道:“王小姐,你可不能冤枉我,我和赵斌一起进来的不假,可是你和他是很熟悉的,他想见你,我只是把他带进来,我们都是朋友呀,再说,我是你的经纪人,咱们在一起合作几年了,一直都很愉快,我怎么会害你?害了你,对我没有任何好处。”

    徐国忠的嘴很会说。

    叶琴也感到徐国忠说的不假,按照王欣怡和徐国忠一直在合作,徐国忠不会害王欣怡的。

    王欣怡盯着徐国忠道:“我本来不想让赵斌进来的,是你说,保镖就在门前,不会发生什么事的,我才让赵斌进来的,徐国忠,赵斌侵害我的时候,保镖在那儿?你在说谎?”

    徐国忠一愣,心道,坏了,是自己不让过问的。

    徐国忠连忙道:“我是安排了保镖,安排好了后,我就回房间了。”

    外面的保镖队长陆海山看着徐国忠,他知道,这件事绝对是徐国忠和赵斌勾结在一起,暗害王欣怡的。

    自己想来救王欣怡,是徐国忠在威胁自己,不许救王欣怡。

    陆海山看到王欣怡泪流满面的样子,他的心撕裂一般的剧痛。

    陆海山呀陆海山,你喜欢的女人被人再次伤害,你就是个懦夫,为什么不主动站出来为王欣怡小姐说一句公道话?

    这个叫欧阳志远的男人,绝对是一位正直的男人,自己可以把徐国忠阻止自己去救王欣怡小姐的事说出来。如果自己不说,王欣怡小姐说不定以后还会受到伤害。

    最好王欣怡能脱离徐国忠这个经纪人。

    自己回到香港后,就决定辞职,也不想在干保镖了。

    想到这里,陆海山走了过来,指着徐国忠道:“这人在撒谎,赵斌在伤害王小姐的时候,徐国忠就在走廊里,他把所有的保镖都赶走了,当时我想去救王小姐,徐国忠对我进行威吓,他不让我去救王小姐,我装作听他话地样子,躲到了一边,等到徐国忠回到房间之后,我刚想去救王小姐,你们就赶过来了,我就大喊你们,快去救王小姐。”

    徐国忠一听陆海山竟然说出了事情的真相,顿时吓了一跳,他立刻指着陆海山大声道:“不,他在撒谎,他说的都是假的。”

    徐国忠刚一进来的时候,欧阳志远就看到这家伙的眼珠子乱转,眼神不定,尖嘴猴腮,不像个好人,刚才王欣怡责问这个叫徐国忠的经纪人,欧阳志远就知道,这家伙绝对和赵斌有勾结。

    现在这个保镖主动说出来这些话,欧阳志远立刻肯定,徐国忠参与了这件事。

    叶琴一听陆海山的话,她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盯着徐国忠道:“徐国忠,王欣怡是我叶琴的朋友,你竟然敢勾结赵斌,伤害她,我看你是不想走出燕京了。”

    王欣怡一听陆海山这样说,她抡圆了手掌,毫不犹豫的一掌打在了徐国忠的脸上。

    “啪!”

    这一掌,打得极重,只把徐国忠打得原地转了三个圈,左脸立刻肿了起来。

    欧阳志远一把拎起了徐国忠的衣服领子,阴森森的道:“你真是找死,说,怎么回事?”

    徐国忠知道,就是打死自己,自己也不能说出来,赵斌给了自己二十万的事情,如果说出来,自己就会死定了,赵斌说不定会杀了自己灭口,自己更走不出燕京城了。

    想到这里,徐国忠连忙道:“冤枉呀,我是王欣怡的经纪人,怎么可能害王欣怡呢?陆海山对我肯定是误会。”

    欧阳志远一脚把徐国忠踢了一个跟头,徐国忠倒在了地上,嘴里立刻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全身的所有筋骨都在强烈的收缩,如同千万只蚂蚁,在疯狂的撕咬自己的骨髓和灵魂。

    巨大的疼痛,让徐国忠的身子向虾米一般的弯曲。他惨号着,在地板上打着滚,冷汗早已把身上的衣服湿透。

    欧阳志远这一脚,踢中了徐国忠的缩筋穴,致使他的全身筋脉猛烈地收缩,极其的疼痛,一般人都受不了。让人毛骨悚然、生不如死的剧烈疼痛,是徐国忠差一点晕过去。

    “说出来什么原因要害王欣怡?说出来你就不痛苦了。”

    欧阳志远大声道。

    徐国忠疼的声音都变了,冷汗湿透了全身。

    “我说……我说……快饶了我吧。”

    徐国忠惨叫着、哀号着。

    欧阳志远再一脚踹在徐国忠的肚子上,徐国忠的全身不在收缩,疼痛消失了。

    徐国忠全身如同在水里捞出来开的一般,全身水淋淋的,瘫软在地上,如同死狗一般。

    欧阳志远冷声道:“说吧,你们是怎样勾结在一起伤害王欣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