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跪在地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八十三章跪在地下

    惠瑞尔和罗伯特看着杰尔克要和欧阳志远拼酒,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都摇了摇头。

    罗伯特好不容易安排了这个舞会,目的就是和欧阳志远交朋友,来获得生肌膏和养颜美容膏的配方,想不到半路上杀出来一个杰尔克。

    罗伯特知道杰尔克的酒量极大,欧阳志远就怕比不过他,如果欧阳志远输了,自己的计划就不好实现了。

    这个猪猡杰尔克,在破坏自己的计划。

    杰尔克看着欧阳志远,狞笑着端起一杯伏特加,猛一仰脖子,好像喝凉水一般,咕咚咕咚的,两口喝干了那杯酒。

    我靠,这是喝凉水,还是在喝酒?这可是俄国的烈酒伏特加。平常人,喝一杯就不知道东西南北了。

    杰尔克看了一眼欧阳志远,狂笑着,连喝四杯。

    四杯酒就是一斤伏特加。

    这家伙喝酒的速度,一下子把周围的人,惊呆了。

    “哗!”

    那些外国人,都站在了杰尔克的那一方,看到杰尔克一气喝了四杯烈酒,都鼓起掌来。

    杰尔克两眼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狂叫道:“中国人,快喝,如果你不喝,快趴在地上磕头叫爷爷。”

    大厅里,所有的中国人都在看着欧阳志远。就连一直想害欧阳志远的楚浩南和赵斌,也都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冷笑着,并没有像杰尔克那样,一杯一倍的喝,而是猛一挥手,四杯酒被欧阳志远用一只手闪电般的夹住,猛然一倒,杯中的酒化为四道白色的酒柱,如同四条小水龙,带着优美的弧度,飞进欧阳志远的嘴里,竟然一滴都没有洒出来。

    欧阳志远玩了这一手,极其的漂亮,一下子把众人都惊呆了。

    中国人喝酒,竟然还能喝的这样漂亮。

    “哗!”

    咱们这边的年轻人,顿时掌声四起,欢声雷动。

    艾丽娜小丫头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漂亮的喝酒方法,那四道酒柱,竟然会带着弧度,飞到欧阳志远的嘴里,这是怎么做到的?

    艾丽娜拍着手大叫道:“欧阳大哥,你真棒,这是魔术吗。”

    小丫头高兴的跳起来,闪电一般的亲了欧阳志远的脸颊一下。

    当然,外国人的亲吻,并不和中国人的亲吻表达的意思相同。

    叶琴看着欧阳志远那种潇洒的喝酒方式,禁不住笑了。

    欧阳志远这次喝酒,用上了内功,酒柱从酒杯里倒出后,四股内力就在掌心逼出,迫使酒水按照一定的弧度,飞进自己的嘴里。

    这一手,玩的很漂亮。

    中国年轻人中间,有一位太极高手叫高贵山,就站在欧阳志远的不远处,他一看欧阳志远的喝酒方式,他就知道,欧阳志远的内功极高。

    呵呵,这是一位不错的小伙子,有机会,一定要认识一下。

    杰尔克一看欧阳志远同样喝了四杯酒,不禁冷笑着看了一眼欧阳志远。然后,杰尔克的眼光和倒酒的那个手下碰了一下。

    那个手下,立刻再次倒酒。又是八杯酒摆在了桌子上。

    可是这次到的酒,已经被杰尔克捣了鬼,欧阳志远那四杯酒,是伏特加,而杰尔克的那四杯酒,却是凉水。

    杰尔克在拿酒之前,就坐了手脚。他要彻底的打败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看又是八杯酒倒好,不由得哈哈大笑,用手一佛八杯酒,大声道:“哈哈,好酒。”

    杰尔克的脸上,露出了狞笑,心道,喝死你个王八蛋。

    杰尔克抓起自己面前的那四杯凉水,张开大嘴,四杯水就倒进了自己的嘴里。

    但当那四杯自己做完了手脚的水,倒进了自己喉咙里的瞬间,一股极其辛辣浓烈的酒味,呛进了自己的喉咙,差一点把杰尔克呛死。

    这怎么可能?自己面前的酒,明明是凉水,怎么变成酒了?这个猪猡查理,难道是查理弄反了?把凉水给了欧阳志远?但不可能呀,自己看的很清楚,那瓶做了记号的凉水,明明的倒进了自己面前的杯子里,怎么会变成了酒?

    “咳咳咳!”

    这四杯酒,差一点把杰尔克呛死,杰尔克大声咳嗽着。

    猛然,杰尔克的耳边想起一个声音:“杰尔克,你个王八蛋,竟然使诈,用凉水代替伏特加,想和你中国老子玩,老子玩死你个王八蛋。”

    这声音把杰尔克吓了一跳,我的天哪,是谁在自己耳边说话?

    欧阳志远自从在羊角峪乡的万佛寺回来后,自己的内功大进,他已经能把声音凝成一线,送进对方的耳朵里,而外人却听不见。

    杰尔克看到欧阳志远正在冷笑的看着自己,不由得大惊,难道是这个中国人和自己说话,但别人怎么没听到?只有自己听到?这……这人难道是中国的神仙?

    欧阳志远早就发现了杰尔克和倒酒的那人眼神不对,别人分不出酒和水,但欧阳志远从小就和酒打交道,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出来,杰尔克这个王八蛋要使诈。欧阳志远的速度极快,他用手一佛桌子上的八杯酒,就把那四杯凉水换到自己的面前。

    杰尔克喝的那四杯酒,可是真的伏特加。

    欧阳志远看着一脸惊恐的杰尔克,欧阳志远微微一笑,用手猛一拍桌子,那四杯凉水立刻飞了起来,起在了空中,四只酒杯竟然在空中,象台阶一般立起来,微微倾斜,四道水柱像瀑布一般汇成一跳水线,飞了过来。

    欧阳志远猛一张嘴,那条瀑布一般的水线,就被自己吸了过来,飞进了自己的嘴里。

    四只酒杯轻轻的落在了桌子上。

    众人一下子被欧阳志远这一手惊呆了。

    紧接着,整个大厅爆发出雷鸣一般的掌声。

    我的天哪,这人是怎样做到的?

    韩国金星电子集团总裁金朴闲是一位跆拳道高手,他懂得中国武术中的内功,他知道,欧阳志远两次喝酒,都是用了中国的绝顶功夫,来震慑杰尔克。

    金朴闲的眼睛亮了起来,真是一位高手呀,但愿自己能有机会和对方交流一下。

    欧阳志远的这种方法喝酒,让艾丽娜大开眼界,小丫头兴奋的脸色透红,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你真棒,我也要学这种喝酒的方法。”

    欧阳志远心道,想学这种方法?呵呵,小丫头,就怕你一辈子也学不会,我可是练了二十多年的内功了。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想学这一手,就要拜我为师傅,以后,不能叫我欧阳大哥了,就叫我师父吧。”

    艾丽娜笑嘻嘻的道:“好的,欧阳媳妇(师父)在上,请受徒弟鞠躬。”

    小丫头笑嘻嘻的给欧阳志远鞠了一躬。

    小丫头虽然精通中国话,但这个师父和媳妇的字眼,发音不准确,就把师父说成媳妇了。

    所有的中国人都笑了起来。

    这小丫头真可爱。

    欧阳志远一听艾丽娜把师父喊成媳妇,差点晕了过去。

    人家艾丽娜已经开始叫师父了,自己也得表示一下吧,正巧,自己口袋了,有一只福禄寿三色老翡翠镯子,就送给艾丽娜做见面礼吧。

    欧阳志远微笑着拿出那个翡翠桌子,笑道:“艾丽娜,你喊了我师父,这个彩色的翡翠镯子,就当见面礼吧,正好和你脖子上的项链相衬。”

    艾丽娜早就想要一只这种彩色的老翡翠镯子,但一直没有买到,现在欧阳志远竟然送给自己一只,这样艾丽娜狂喜不已。

    艾丽娜接过镯子,戴在手腕上。晶莹剔透的彩色福禄寿的三色镯子,戴在艾丽娜白皙细嫩的皓腕上,更加衬托出艾丽娜那种典雅的气质来。

    “真漂亮,欧阳媳妇(师父)。”

    艾丽娜欣喜的大叫道。

    “哄!”

    人们一听艾丽娜对欧阳志远的称呼,顿时再次笑了起来。

    “噗通。”

    欧阳志远直接从椅子上掉下来。他苦笑着道:“艾丽娜,咱不带这样叫的,是师父。”

    艾丽娜慢慢的道:“是,媳妇(师父)。”

    小丫头的舌尖,在发音师父的时候,就是不能伸直。

    欧阳志远苦笑道:“艾丽娜,你以后还是叫我欧阳大哥吧。”

    艾丽娜笑嘻嘻的道:“我要学你喝酒的方法,所以,不能改了,我以后就叫你媳妇了。”

    欧阳志远这下直接的晕了过去。

    人们都再次哄笑起来。

    这里面,懂得珠宝的然都知道,这一只福禄寿的三色老翡翠镯子,价值连城,最低能值二十万。欧阳志远出手真大方呀。

    欧阳志远买的不贵,是他捡漏了,花了几十块钱。

    但欧阳志远可不是白白送给艾丽娜一只翡翠镯子。

    志远想把惠瑞尔集团拉到傅山县工业园来投资。惠瑞尔的人脉极广,通过惠瑞尔,自己可以认识大批的外国财团。整个白云大酒店,住的都是来中国投资的外国大老板。

    随便拉来一个,就是几个亿的投资呀。

    刚才自己用玉春露酒,已经结识了好几家外国集团公司的大老板。

    二斤烈酒喝进肚子里,杰尔克的脸上开始发红,酒意上来了。

    杰尔克能喝二斤烈酒,那是慢慢的喝,现在,可是一气喝一斤,是谁都受不了。所以这家伙在第二斤酒上使诈。没想到被欧阳志远发现,闪电一般给他换了酒杯,结果,这家伙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欧阳志远知道,杰尔克再喝半斤伏特加,这家伙就会完蛋。

    中国年轻人这边,看着欧阳志远脸上,没有一丝的酒意,顿时都佩服欧阳志远的酒量,二斤烈酒伏特加,竟然照样谈笑风生,神情自若。他们可不知道,欧阳志远喝的第二斤酒是凉水。

    而杰尔克的舌头,现在已经开始变直了。

    欧阳志远哈哈笑着看着杰尔克道:“杰尔克,你应经不行了,认输吧,给我磕三个头,叫三声亲爷爷,老子就放过你。”

    杰尔克能认输吗?他代表的可是亨利集团。他红着两眼死死地的盯着欧阳志远道:“我不会输给你的。”

    惠瑞尔和罗伯特知道,杰尔克这次输定了。

    欧阳志远哈哈笑道:“好,既然你不承认输,桌子上,还有两瓶伏特加,你我一人一瓶,你先喝还是我喝?”

    杰尔克道:“上两瓶是先喝的,这次,你先喝。”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用手一按桌子,一股内力从掌心涌出,瓶子内的伏特加如同一条水龙,从瓶子里激射而出,欧阳志远张着嘴,一气喝干了那瓶烈酒伏特加。

    “好!”

    整个大厅里再次响起掌声。

    杰尔克的脸色都变绿了,他知道,自己输了。他绝不会想到,这个年轻的中国人,酒量竟然这样厉害。这家伙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欧阳志远看着脸色发白的杰尔克,冷笑道:“杰尔克,该你喝了,如果不行,你就认输吧。”

    杰尔克恶狠狠的盯着欧阳志远,示意查理倒酒。

    查理看着杰尔克,倒了四杯酒。

    杰尔克端起酒就喝,当他喝到第二杯杯酒的时候,整个胃内,如同翻江倒海一般,酒意狂涌,第二杯酒,根本喝不下去。

    但这家伙知道,自己输不起。他强忍酒意的狂涌,硬是把第二杯酒喝进肚子里。

    这杯酒刚一进入胃部,杰尔克整个胃部发生强烈的痉挛,酒意上翻,一阵恶心,里面的酒液如同火山喷发一般,喷射了出来。

    杰尔克当场吐酒。

    所有的客人,立刻捂住鼻子,躲的远远的。

    主动发出挑战的杰尔克输了。而欧阳志远的脸上,没有一丝的酒意,三斤伏特加,就如同白开水一般。

    所有来参加舞会的中国年轻人们,顿时欢声雷动。

    侍者立刻把杰尔克吐出来的赃物,快速的打扫干净,喷上空气清新剂。

    欧阳志远看着脸色惨白的杰尔克道:“杰尔克,你输了,是你实现你的诺言时候了,磕头吧。”

    杰尔克根本不会想到自己会输,自己本来很能喝酒,再加上使诈,自己嬴这个中国人很轻松。可是没想到,对方比自己还能喝,而且识破了自己使诈的技俩,换掉了自己的凉水。

    现在自己输了,这个中国人要逼着自己给对方磕头。

    杰尔克知道,这个头绝对不能磕,要是磕了头,自己以后还有脸在燕京吗?想到这里,杰尔克求救的眼光看着惠瑞尔。

    因为今天的舞会主人是惠瑞尔。

    惠瑞尔和亨利是好朋友,虽然杰尔克输了,但要让杰尔克向欧阳志远磕头,叫亲爷爷,这是不可能的事。

    今天是自己女儿艾丽娜的生日舞会,自己有责任保护杰尔克不受屈辱。

    惠瑞尔端着酒杯,走向欧阳志远道:“欧阳先生,你和杰尔克的赌约,不要当真,就当玩笑了了吧,看在我的面子上,就算了。”

    欧阳志远一看惠瑞尔端着酒杯走过来,就知道他要想替杰尔克求情。但欧阳志远极其愤恨杰尔克这个王八蛋辱骂中国人。

    欧阳志远知道,要想让杰尔克自己跪下磕头,这家伙死要面子活受罪,根本不可能。

    欧元志远笑道:“惠瑞尔先生,既然你讲清,我放杰尔克一马,叫爷爷就免了,但磕头还是要磕的,即使我不让杰尔克磕头,做为男人,说过的话,能不算数吗?杰尔克肯定不愿意,他会主动磕头的。”

    惠瑞尔的面子要给,但不能全给。欧阳志远说着话,手指暗中急弹,两道内劲从指尖悄然无声的射出。

    杰尔克一听欧阳志远不要让自己叫他爷爷了,还说,自己会主动磕头的,这家伙气的差点晕过去。

    他刚才说话,猛然感到双膝盖一麻,两腿一软,对着欧阳志远,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身体前倾,馒头黄发的脑袋在惯性的作用下,嘭的一声闷响,磕在地上。

    我靠,不看吧?杰尔克竟然真的给欧阳志远磕头了?这怎么可能?

    不论中国人和外国人,看到杰尔克竟然真的向欧阳志远磕头,顿时都愣住了。

    惠瑞尔和罗伯特更是大吃一惊。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杰尔克,果然是男人,说话算数,看在惠瑞尔先生的面子上,你就不要叫我爷爷了,记住,你们来中国投资,是互惠互利的,不要老是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这里是中国,已经不是你们当年八国联军入侵中国的时候了。”

    欧阳志远说的扬眉吐气。

    “哗!”

    在场的中国人都鼓起掌来。

    跪在地上的杰尔克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自己的双腿为什么一麻,而且跪在了欧阳志远的前面。这让杰尔克的脸色变得血红。

    他的双腿在跪下之后,立刻恢复了知觉。杰尔克一声咆哮,从地上爬起来,羞得脸色成了猪肝色,恶狠狠的瞪着欧阳志远,一言不发的走出舞厅。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杰尔克,一路走好。”

    “哗!”

    大厅里,所有的中国人都拍起了手掌。就连楚浩南和赵斌也都拍起了手掌。

    楚浩南和赵斌再次领教了欧阳志远的身手,杰尔克的下跪,一定是欧阳志远做的手脚。

    叶琴看着欧阳志远,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渐渐的变得炽热起来。

    秦剑也是看的目瞪口呆,志远的武功越来越厉害了。

    黄田旭当过兵,他看懂了欧阳志远的武功,呵呵,不错,欧阳志远是个有勇有谋的男人,自己的妹妹找了他,自己很放心。

    云舞阳更是特种兵出身,当欧阳志远用内功喝酒的时候,云舞阳就知道,欧阳志远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云舞阳本身也会内功,他知道,欧阳志远用内功解酒。

    高贵山端着酒杯走过来,微笑着伸出手道:“志远,你好,我叫高贵山。”

    欧阳志远一看高贵山,就知道,这人的内功极高,是一位绝顶的高手。燕京真是藏龙卧虎的地方呀。

    欧阳志远连忙握住了高贵山的手道:“你好,高大哥。”

    欧阳志远握住了高贵山的手,猛然感到,高贵山的掌心好像有一团强劲的气团在高速的旋转。

    太极高手。

    欧阳志远猛然想起师父曾经给自己说过,燕京有位太极宗师高擎天,和师父的关系极好,难道眼前这位长的极其儒雅的男人,是高擎天的后人?

    欧阳志远忙道:“高大哥,请问燕京太极宗师高擎天师叔,您怎么称呼?”

    高贵山笑道:“那是家父。”

    欧阳志远笑道:“那没有外人了,我师父是魏半针。”

    高贵山一听,顿时大喜,不由得笑道:“呵呵,没有外人了,魏师伯可好?”

    欧阳志远笑道:“我师父他老人家很好。

    欧阳志远和高贵山约好,要去拜见高师叔。

    杰克尔事件,只是一个小插曲,舞会继续进行。

    惠瑞尔和一位亚洲人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惠瑞尔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我给你介绍一位韩国的朋友。”

    欧阳志远连忙道:“谢谢惠瑞尔先生。”

    惠瑞尔笑道:“这位就是韩国金星集团董事长金朴闲。”

    金星集团?欧阳志远一听,心里很高兴,金星集团可是韩国最著名的电子集团公司,他们生产的金星手机、电视、电脑、照相机,畅销整个世界。

    “你好,我是韩国金星集团董事长金朴闲。”

    金朴闲主动伸出手来。

    欧阳志远握住金朴闲的手道:“您好,金董事长,我叫欧阳志远,欢迎你到山南省傅山县来做客。”

    金朴闲笑道:“傅山县?我知道这个县,你们县正在建设新工业园是吗?”

    欧阳志远笑道:“金懂也知道新工业园?我是傅山县副县长,兼任新工业园的主任。”

    金朴闲脸上露出惊奇对策神情,看着志远笑道:“呵呵,欧阳县长真年轻,就做到了县长的位置,而且还担任工业园的主任,真是年少有为。”

    欧阳志远道:“您过奖了金懂,您去过傅山县?”

    金朴闲笑道:“我没去过,不过我的弟弟金朴元的金元集团,在傅山新工业园的电子城投资建厂,我听说,崮山风景不错。”

    欧阳志远知道工业园有几家韩国公司在建厂投资,金元集团就在电子城内。想不到,金朴元和金朴闲竟然是兄弟俩。

    欧阳志远笑道:“欢迎金懂到傅山看看,崮山风景区就要开放了,我亲自给您当导游。”

    金朴闲笑道:“好的,欧阳县长,我有时间一定去看看。”

    欧阳志远详细的把傅山县的情况介绍给了惠瑞尔和金朴闲,希望他们,并邀请他们到傅山做客。

    一个小时后,舞会结束了,欧阳志远辞别了众人,和秦剑他们走出白云大酒店。

    临出门前,艾丽娜要了欧阳志远的电话号码。

    秦剑开车要去送王诗茹,欧阳志远叫住了王诗茹。

    “嫂子,我想请你帮个忙。”

    王诗茹笑道:“志远,什么事?你尽管说。”

    欧阳志远道:“嫂子,你们燕京红都传媒集团,在火车站和最繁华的王府井大街,有电子屏幕广告牌吗?”

    王诗茹笑道:“我们红都传媒在燕京位列广告传媒公司之四,燕京城内,所有繁华的地段,都有我们的电子广告大屏幕,志远,你想做广告?”

    欧阳志远笑道:“太好了,嫂子,我们傅山崮山风景区就要开放,我想把燕京的广告,交给你们来做,可以吗?”

    王诗茹笑道:“当然可以,你明天来公司签合约,签完合约后,你们的广告当天就能上燕京城内我们的所有电子大屏幕。”

    欧阳志远笑道:“太好了,咱们明天就签合约。”

    秦剑笑道:“志远,你今天不去你外婆家了?”

    欧阳志远道:“我想明天去。”

    秦剑道:“你外公不在燕京,你外婆一个人在家,咱们今天一起去吧,多陪陪她老人家。”

    欧阳志远想了一下,点头道:“好的,我先送叶琴回去,你送嫂子。”

    欧阳志远把叶琴送回央视宿舍,秦萌萌也要去看奶奶。

    去看外婆,就不能去傅山驻京办了。欧阳志远给傅山驻京办主任易志健打电话,谁自己今天不回去了。

    志远和秦萌萌在宿舍等秦剑回来。叶琴就和秦萌萌住对门,她也在秦萌萌的房间里坐了一会。

    欧阳志远今天在白云大酒店的表现,让叶琴很是惊奇。

    叶琴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三斤烈酒伏特加喝到肚里,你竟然没有事,这怎么可能呢?”

    欧阳志远笑道:“叶琴,我是中医出身,我有解酒的药物,再加上可以用内功化解酒精,别说三斤伏特加,再来二斤,也不再话下。”

    叶琴笑道:“你有解酒的药?难怪杰尔克喝不过你。”

    秦萌萌笑道:“表哥杰尔克跪在地上,给你磕头,也是捣的鬼吧?”

    欧阳志远笑道:“小丫头很聪明,杰尔克就是输了,他也不可能下跪磕头。这家伙上来就辱骂我,而且还辱骂我们中国人,嘿嘿,这种嚣张的人渣,我当然不能放过他,要不是惠瑞尔求情,我非得让他叫我三声亲爷爷不可。”

    叶琴笑道:“你是怎样让杰尔克跪下的?这难道也是武功?”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是一种内劲外放,我最近才练成,在杰尔克的身上,试验了一次下,呵呵,结果效果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