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阴毒的计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七十八章阴毒的计谋

    欧阳志远透过窗户,看到黄川渝坐进一辆轿车,匆忙离去,他不禁笑了。嘿嘿,你个王八蛋,和老子拼酒,想灌醉老子,你还毛嫩。

    黄川渝没有喝多,但欧阳志远在和他碰杯的时候,一颗极小的药丸,被欧阳志远弹到了他的杯中,黄川渝就是再好的酒量,不醉也得醉了。

    游思雨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你没有事吧?”

    欧阳志远笑道:“没事,刚才就是有点头晕,现在好多了,咱到下面喝杯咖啡吧。”

    魏佳佳看到欧阳志远清醒了很多,不由得笑道:“欧阳弟弟,你真厉害,竟然把我们电视台号称千杯不醉的黄主任喝成喷泉,真是厉害。”

    欧阳志远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笑道:“黄主任也很厉害,竟然能喝二斤,不错吗。”

    送给黄川渝的两包茶叶,这家伙竟然没有拿,欧阳志远有收了起来。这种极品茶叶,可不能浪费。

    三个人走下楼去,看到邱红波走了上来。

    游思雨道:“红波,走,喝杯咖啡解解酒。”

    四个人走进了咖啡厅,志远要了四杯咖啡。

    欧阳志远喝了一口咖啡,从行李包里拿出三套最新包装的养颜美容膏笑道:“游思雨,女孩子们最喜欢的化妆品,每人一套。”

    魏佳佳一看,眼睛猛然一亮,嘴里发出一声惊呼:“养颜美容膏?”

    魏佳佳认得这种价格昂贵的美容产品,这种最新包装的养颜美容膏的广告片,已经开始在电视台播放,自己还参与了广告片的制作。

    养颜美容膏的售价,每盒高达两万多元。自己两年的工资也买不起一盒这种化妆品。这礼物,也太贵重了吧。

    游思雨和邱红波看着欧阳志远手里的养颜美容膏,也是极其的震惊。

    欧阳志远看着三位美女的表情,笑道:“礼物可不是白送的,我的广告,就拜托给三位美丽的小姐了。”

    三个人笑着接过红木包装的养颜美容膏,个个容光焕发。

    游思雨笑道:“欧阳大哥,你放心吧,广告包在我们身上了。”

    魏佳佳道:“欧阳弟弟……。”

    欧阳志远笑道:“魏佳佳,你今年多大?”

    魏佳佳笑道:“干吗?女孩子的年龄可是保密的。”

    欧阳志远笑道:“那啥,我今年二十六了,你可不能再喊我欧阳弟弟了。”

    魏佳佳一听,扑哧一声笑道:“我看你就二十三吧。”

    欧阳志远道:“我长的显得年轻,你以后,还是和游思雨一样,叫我欧阳大哥吧。”

    魏佳佳笑道:“嘻嘻,看在你送我们养颜美容膏的份上,以后我就勉强叫你欧阳大哥吧。”

    欧阳志远笑道:“这还差不多,不过,魏佳佳,广告片你要快点,我明天就要到中央电视台去做广告,时间很紧。”

    邱红波一听,惊呼道:“去到中央电视台做广告?”

    欧阳志远到:“是的,明天,咱们电视台的广告合约最好签好,明天晚上,我要到燕京去。”

    游思雨道:“欧阳大哥,到燕京你有熟人吗?我给你介绍一个人认识。”

    魏佳佳道:“欧阳大哥,你到中央电视台去找秦萌萌,她不久才从我们电视台调到中央电视台的。”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魏佳佳,秦萌萌是我表妹,我就要找她。”

    游思雨一听,脸上露出了惊奇的表情,看着欧阳志远道:“秦萌萌是你亲表妹?”

    欧阳志远笑道:“是亲表妹,他父亲是我舅舅。”

    魏佳佳大声道:“常务副省长秦省长是你舅舅?”

    欧阳志远道:“这还有假?”

    游思雨笑着道:“欧阳大哥,你有这关系,广告片还要你亲自来?你舅舅直接给我们台长打个电话就行了。”

    欧阳志远笑道:“这种小事,不能麻烦我舅舅的,你们给我做广告,我给你们广告费,再说,这是恒丰集团和红太阳集团委托我来办的,这也不要走后门的。”

    魏佳佳笑道:“欧阳大哥,你放心吧,明天一定能办好。”

    几个人喝完咖啡后,欧阳志远和三位美女告别,打车直奔市委宿舍大院。

    ……………………………………………………………………………………………

    欧阳志远本来想来到南州就去拜访自己的岳父的,但又怕岳父萧远山没有回来,所以,才这么晚来拜访。

    果然,省委书记萧远山刚从外面回来没多久。和他一同来的,还有省委宣传部长杨佳成。

    杨佳成是萧远山的老伙计了,还是战友,两人当年在西北大漠,就一起当兵,历经生死。

    今天,魏海娟不在家,她在外地开会。两人还没有吃饭。

    萧远山和杨佳成都不喜欢在外面吃饭,冰箱里都有现成的,一热就行。

    萧远山拿出一瓶酒笑道:“老伙计,来,咱们喝两杯。”

    杨佳成一愣,看着萧远山道:“你不是高血压,不能喝酒吗?”

    萧远山笑道:“我的高血压呀,被人治好了。”

    杨佳成笑道:“不会吧,据我所知,高血压只能降压,没有什么医术能治疗出根的。”

    萧远山笑道:“你说的那是西医,治标不治本,我们中国的中医,就有他的神奇之处,反正我的高血压,彻底的治好了。”

    说话间,两人干了一杯。

    杨佳成道:“老伙计,谁给你治好的?快给我说说,你弟妹的高血压这两天又犯了,正在住院治疗。”

    萧远山一愣道:“弟妹住院了?你这家伙,怎么不早说?我去看看呀。”

    杨佳成笑道:“老伙计,你有时间吗?你看看,现在几点了,咱们刚进家。”

    萧远山苦笑道:“是呀,没有时间,加成,我给你打电话问问,看看志远有时间吗,有时间的话,让他来一趟省城,给弟妹看看。”

    杨佳成笑道:“志远是谁?”

    萧远山看着自己的老战友,笑眯眯的道:“萧眉的女婿。”

    杨佳成大喜道:“老伙计,恭喜呀,萧眉找到男朋友了?”

    萧远山笑道:“是的,叫欧阳志远,在龙海傅山县做副县长。”

    杨佳成一听道:“龙海市的傅山县?那可是个贫困县,不过听说,最近搞的不错,省里的几个重点投资项目,就在傅山县,对了,傅山县不是参加了全国二十强绿色环保旅游县的评选了吗?”

    萧远山点着头笑道:“正是,那几个投资项目,都是志远招商过来的,有一百多个亿的投资。”

    杨佳成吓了一跳道:“一百多亿的投资,真不少呀,小伙子不错。”

    萧远山说着话,拿起电话,拨打着欧阳志远的电话。

    欧阳志远刚到市委宿舍大院门口,自己的电话铃响了。志远一看,竟然是岳父的电话,欧阳志远笑了,嘿嘿,萧书记难道会算?

    欧阳志远连忙按下接听键。

    “爸爸,我是志远。”

    萧远山笑着道:“志远,你最近有时间吗?有时间来南州一趟,你杨伯伯老伴的高血压又犯了,你过来给看看。”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笑道:“爸爸,呵呵,我就在省委宿舍大院门口,我马上就到。”

    萧远山一听,志远就在省委大院的门前,也笑了,连忙道:“志远,你进来吧。”

    萧远山放下电话笑着看着杨佳成道:“你看,说曹操,曹操就到,志远就在门口,马上就到。”

    杨佳成笑道:“呵呵,这么巧呀。”

    萧远山道:“志远来省城肯定有事,二十天后,省里的检查团就要到傅山去检查工作,到时候,你们好好的宣传一下傅山。”

    杨佳成笑道:“我让电视台派最好的记者下去。”

    这时,门铃响了,保姆连忙去开门。

    欧阳志远微笑着走了进来。

    “爸爸,您好。”

    杨佳成抬头一看,一位高大魁梧、英俊潇洒、极其阳光的年轻人走了进来。我的天哪,小伙子这么年轻呀?大盖二十出头吧?绝对不会超过二十五岁。

    小伙子长的真精神,特别是那双充满着智慧的双眼,清澈透明,极其的深邃。

    杨佳成心道,萧远山对得起霍建国和李卫红夫妇了,已经把萧眉养大,萧眉又找到了这么一位优秀的对象,霍建国和李卫红在酒泉之下也能瞑目了。

    可惜的是,当年霍建国和李卫红牺牲后,自己和萧远山没有找到霍建国的父母是谁。

    那个年代太乱了,部队也乱的一团糟,霍建国的档案上,填写的父母的名字和地址,竟然都查不到。

    霍建国和李卫红没有留下一句话。时间过的真快呀,转眼间,二十六年都过去了,当年失去了父母、哇哇哭喊的婴儿,已经变成了山南省最大制药集团、天信集团的董事长。

    萧远山笑道:“志远,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你的杨伯伯。”

    欧阳志远连忙道:“杨伯伯,您好。”

    杨佳成笑道:“志远,不错,好精神的小伙子。”

    萧远山道:“坐下吧,志远,陪我们喝杯酒。”

    欧阳志远刚喝完,但自己的岳父让自己喝,自己当然不能推辞。

    欧阳志远一看两人喝的是玉春露,笑着从行李箱里,拿出好几瓶玉春露和茶叶道:“杨伯伯,我给您带来傅山县的特产,两瓶玉春露和两包茶叶,您留住喝吧。”

    欧阳志远笑着把两瓶酒和两包茶叶放在了杨佳成的面前。

    杨佳成笑道:“谢谢,志远,呵呵,玉春露,好酒呀,我听说,你和秦剑的山南酒业集团联合开发这种酒了?”

    欧阳志远笑道:“杨伯伯,是的,秦表哥已经在傅山投资几个亿,建立山南省最大的酒业生产基地,主要生产玉春露和改进后的神仙醉。不过,酒厂生产出来的酒虽然好,但不如自家酿造的口味纯正。”

    杨佳成一听欧阳志远叫秦剑表哥,不由得一愣。他看了一眼萧远山,轻声道:“志远和秦剑是表兄弟?”

    杨佳成并不知道,常务副县长秦明月是欧阳志远的舅舅。

    萧远山点点头道:“常务副县长秦明月是欧阳志远的亲舅舅。”

    杨佳成一听,不由得吓了一跳。

    他知道秦明月的父亲是秦副总理,秦明月是欧阳志远的亲舅舅,那么,欧阳志远就是秦副总理的亲外孙。

    我的天哪,志远还有这层关系。

    自己的老伙计萧远山本来就是秦副总理的班底,现在有了这层关系,萧远山进入中央序列,大有可能。

    近来,秦副总理和王副总理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了。还有一年,老总理就要退下来了,老总理已经连任两届了。能接班的,呼声最高的,就是秦副总理和王副总理。

    王副总理身后,有他父亲王老。王老可是开国功勋。和霍老、赵老,都是国家的元老,人气极广。

    秦副总理的父亲,只是一般的老百姓。但秦副总理的威望和业绩,要比王副总理高一点。谁能接替老总理的班,一年后才能见分晓。

    欧阳志远端起了酒杯笑道:“来,我敬杨伯伯两杯酒,祝你老人家身体健安康。”

    杨佳成笑道:“好,一起来吧。”

    杨佳成很喜欢喝酒,和志远一起喝了两杯。

    萧远山道:“志远,你这次来南州,有什么事吗?”

    欧阳志远道:“爸爸,崮山风景区和石头城风景区,在省政府检查团到来之前,我们就要对外开放,好酒也怕巷子深,我们把这两个风景区拍成了风光片,想在山南电视台做个广告,宣传一下。”

    萧远山一听,你有的笑道:“呵呵,正好,你杨伯伯主管省里的宣传工作,省电视台就属于你杨伯伯管辖,你找他就行了。”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呵呵,我知道了,杨伯伯是省委宣传部长?”

    杨佳成点头道:“算你不笨。”

    欧阳志远笑道:“我晚上找到了电视台主管广告的黄主任,他已经答应明天签约。”

    杨佳成笑道:“能签更好。”

    萧远山道:“志远,你杨伯伯的爱人,你张阿姨病了,就住在省立医院,高血压,一直没有治疗出根,已经多次住院了,你给看看。”

    欧阳志远道:“行呀,没问题,现在就去?”

    杨佳成笑道:“明天上午吧,今天晚了。”

    三人喝完酒后,杨佳成告辞。欧阳志远和萧远山送杨佳成走出别墅。

    司机把车开了过来,杨佳成坐车回去。

    欧阳志远和萧远山回到别墅,两人又喝了一点酒。

    萧远山道:“志远,你们的广告,最好在中央电视台播放一下,这样,宣传力度更大一些。”

    欧阳志远笑道:“爸爸,我也是这么想的,和省台签完约后,我打算到燕京去一趟。”

    萧远山笑道:“见到你外公,给我捎个好。”

    欧阳志远道:“肯定的,爸爸。”

    萧远山道:“你二舅也在燕京开会,不在南州。”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明天我正想去二舅家,呵呵,在燕京开会了,那我就不去了,我表哥秦剑正在燕京举行酒水订货会。”

    萧远山道:“那正好,在燕京办完事,不要耽搁,做好你自己的工作,准备迎接省里的检查团。”

    欧阳志远道:“好的,爸爸。”

    欧阳志远没有回酒店,就住在了岳父家里。

    ………………………………………………………………………………………………

    第二天早晨,宣传部长杨佳成派来了一辆车,来请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辞别了岳父,坐着车,来到了省立医院老干部病房。

    宣传部长杨佳成不在这里,他上班去了,他的儿子杨振宁正守护在母亲的病床前。

    父亲早晨说,给母亲请了一位中医大夫,一会就到。

    杨振宁一直不太相信中医,他始终认为,那些花花草草根根,根本不能治病。但父亲请的大夫,自己又不能反对。

    当欧阳志远在省委宣传部长杨佳成的秘书刘伟陪伴下,走进病房的时候,杨振宁顿时一愣,差一点晕了过去。

    我的天哪,这……这么年轻的中医大夫?父亲怎么会请一位年轻的大夫呢?要请中医,也一定要请一位经验丰富,长着白胡子的老中医呀。父亲会不会被人骗了?

    杨振宁身后,还站着两位内科专家和院长张光峰。

    两位内科专家和院长张光峰一看这位中医,竟然是个小白脸,三人差点乐了,他们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西医治不好的高血压,中医能治好吗?就算中医能治病,但这个小白脸,就算在娘胎里学中医,他能有多高的医术?

    在医院里,西医一直都在排斥中医,对中医不屑一顾,甚至是鄙视。

    杨佳成的秘书刘伟看着杨振宁道:“杨懂,欧阳大夫来了,让大夫给张姨看病吧。”

    刘伟三十多岁,他称呼杨佳成的老伴为张姨。

    杨振宁内心虽然一百个不愿意让这个叫欧阳志远的年轻人给母亲看病,但人家是父亲请来的,自己不能不尊重父亲。

    杨振宁看着欧阳志远道:“谢谢欧阳大夫,我叫杨振宁,病人是我的母亲,让您费心了。”

    欧阳志远早已在杨振宁的眼里,看到了对自己不信任的目光,还有后面那几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他们的眼里,更是露出了不屑和鄙视。

    欧阳志远心道,你们这些崇洋媚外的狗东西,竟然不相信我们自己的国粹中医,嘿嘿,等一会,老子露一手,给你们看看,惊呆你们的狗眼。

    欧阳志远笑道:“我看看病人吧。”

    张阿姨的高血压是多年的老毛病了,已经住了很多次院,虽然有时候通过药物治疗,血压能降下来,但却经常反复。

    这次高血压生的更厉害,头晕眼花,恶心呕吐,根本站不起来了。只得再次住院。

    现在只能躺在床上,下不了床,嘴里呻、吟不止,脸色腊黄。

    欧阳志远看着脸色腊黄的张阿姨,欧阳志远开始给老人家号脉。

    号了好一会,欧阳志远的眉头皱了起来,老人家头部的经脉受损,受了风寒,而且脉象呆滞,有点慢性中毒,导致血液粘稠,血压升高。头部经常受风寒,头部的经脉受损,导致头痛头晕、恶心呕吐。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杨振宁道:“你家住的地方是风口对吗?很凉爽是吗?”

    杨振宁一愣,自己家是住在两座高楼中间的前面,很凉快,特别是夏天,两座楼之间,就是风道,很是凉爽。

    杨振宁点头道:“我父母家住在两座高楼中间的前面,平时很凉快,通风好,特别是夏天,更是凉快,两座楼之间,就是风道,很是凉爽。”

    欧阳志远道:“张阿姨每年的夏天,头部都会受风寒,导致头部的经脉受损,血管狭窄,血压升高。张阿姨喜欢吃一种食物吗?而且是经常吃,已经导致了慢性中毒,致使血液粘稠,血压升高。”

    杨振宁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微微的思索一下,眼前一亮道:“我母亲喜欢吃脆豆腐,难道是脆豆腐的原因?”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脆豆腐是用火碱炮制的,火碱的残留物,可以使人血管硬脆,失去弹性,血压升高,而且有毒。”

    欧阳志远放下张阿姨的手道:“两点建议,第一点,搬家,不要在风口住。第二点,不吃脆豆腐。这两点做到了,我给你扎完针后,再开三副中药,我保证张阿姨的高血压不会再犯,绝不会一年住三次医院。”

    院长张光峰一听,眼里露出惊奇的神情。这个年轻人不简单,他说的在风口受风和常吃脆豆腐的人,好得高血压,说的一点都不错。

    下面说给病人扎针,再开三副中药,高血压不会再犯,就有点吹牛了。

    杨振宁倒是很佩服欧阳志远说的很对。

    母亲在夏天就喜欢开着后窗户睡觉,而且最喜欢吃脆豆腐。

    这时候,欧阳志远拿出银针,快速的给银针消毒,又在张阿姨头上的经脉穴位上消毒。

    欧阳志远要用水针和乙木灵针,来软化张阿姨头上的血管和经脉,修补受伤的经脉。

    欧阳志远双手如飞,一根根银针,准确的扎在了张阿姨头部的经脉穴位上。

    不一会,张阿姨的头部,变成了一个大刺猬。

    欧阳志远在下针的时候,使用了无行神功中的内力,来修补损伤的血管和经脉。随着欧阳志远不停的下针,张阿姨觉得自己的头部再向外嗖嗖的冒着凉气,那种头晕眼花、恶心呕吐的感觉在慢慢的消失,她已经感觉到,天不旋了,地也不转了。

    当欧阳志远的三十六针下完后,张阿姨的内心狂喜,蜡黄的脸色慢慢的有了血色。

    张阿姨两手慢慢的扶住了床头,颤巍巍的坐了起来。

    张阿姨这个行动,让张院长和两位内科大夫大吃一惊,脸上露出极其震惊和不可思议的神情。

    他们使用药物给病人治疗,预计要五六天,病人才能坐起来。但现在,经过中医大夫的针灸,病人竟然能坐起来了。

    这太不可思议了。

    杨振宁看到母亲自己坐了起来,而且脸色变得红润起来,更是激动万分,连忙道:“妈,您感觉怎么样了?”

    张阿姨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现在好受了很多,立刻觉得饿的难受。

    张阿姨道:“振宁,我饿了。”

    杨振宁一听,他的眼泪下来了。妈妈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先前吃什么都呕吐。现在竟然说饿了,这太好了。

    杨振宁看着志远道:“大夫,我妈妈能吃东西吗?”

    欧阳志远笑道:“可以喝稀得小米粥。”

    秘书刘伟一听,知道自己表现的时候到了,他连忙跑出去,去找小米稀饭。

    欧阳志远站起来,拿出一颗补气的药丸,给老人服下。张阿姨的身子很虚,需要慢慢的补气。

    欧阳志远看着杨振宁道:“十五分钟后,我起针。”

    杨振宁紧紧地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谢谢您大夫,请问您尊姓大名。”

    欧阳志远笑道:“我叫欧阳志远,和杨部长认识。”

    杨振宁忙道:“谢谢您,欧阳大夫。”

    院长张光峰连忙伸出手来道:“你好,欧阳大夫,我是这里的院长张光峰,您的医术很神奇。”

    欧阳志远握住了张光峰的手笑道:“西医治标,中医治本。你就是再用药物把张阿姨的血压降下来,但是,你找不到病因,张阿姨仍旧每天吃脆豆腐,每一年的夏天,还是吹风,张阿姨的病情,每年照样反复发作,我敢说,不出两年,张阿姨的身体就会被药物伤害,身体就垮了,再说,西医强制扩充血管的药物,对人体都有害。”

    这时候,秘书刘伟已经买来了小米稀饭。

    欧阳志远道:“只能喝半碗,多了不能喝,老人的肠胃不太好,又饿了两天了。”

    杨振宁从刘伟手里接过小米稀饭道:“好的。”

    杨振宁很孝顺自己的母亲,他一勺一勺的喂着母亲,眼里充满着敬意。

    欧阳志远看到这个情景,原来对杨振宁的不好印象,消失了。

    杨振宁是位孝顺的儿子。

    半碗小米粥喝完后,欧阳志远快速的给张阿姨起针。

    欧阳志远写了三副中药的方子,递给杨振宁道:“一副中药喝一天,当茶喝,三天后就可以痊愈,记着,市面上所有卖用火碱泡的海鲜和食物,都不能吃,十天内就搬家吧,你们上午就出院。”

    杨振宁连忙道:“好的,欧阳大夫。”

    欧阳志远笑着道:“我还有事,我先告辞。”

    欧阳志远说完话,走了出去,他急着去电视台,办自己的事情。

    秘书刘伟连忙吩咐司机去送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还不知道省电视台的具体位置,就不再推辞,坐上了轿车,直奔电视台。

    欧阳志远在电视台的台阶前,下了车,不禁吓了一跳。

    我靠,这么高的台阶?从路边向上看,台阶有几百阶吧。

    欧阳志远一边走,一边掏出了电话,拨打着魏佳佳的电话。

    ………………………………………………………………………………………………

    魏佳佳昨天夜里加班,做了好几个小时,终于把欧阳志远的广告和风光片都制作出来了。今天上班的时候,他早早的就把做好的广告给副主任黄川渝送来。

    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的黄川渝,脸色阴沉的可怕极了。昨天的吐酒,让黄川渝丢尽了脸面,让他抬不起头来。

    这一切,都是欧阳志远所造成的。

    王八蛋,在飞机场就把老子撞了一个跟头,弄了一身脏水,晚上又让自己吐了酒,而且还和老子的女人眉来眼去,嘿嘿,你还想做广告?老子玩死你。

    黄川渝拨通了广告科科长王宝才得出电话。王宝才就是和自己一起被欧阳志远撞到的那个年轻人。

    嘿嘿,欧阳志远,一会就让王宝才接待你,哈哈,王宝才可是电视台副台长王光业的儿子,小家伙,脾气暴躁,武警退伍下来后,就来到了电视台,在整个电视台,无人敢惹。嘿嘿,要是王宝才看到欧阳志远来做广告,哈哈,有好戏看了。

    我不惹你,有人玩你。

    “保才,我这里有一份广告,你过来一下,一会对方来洽谈业务,你接待一下。”

    黄川渝阴笑着道。

    “好的,黄主任。”

    王宝才的办公室,距离黄川渝的办公室有三个门,很近的。

    王宝才很高兴,黄主任竟然把客户介绍给自己,自己又可以提成一笔广告费了。呵呵,黄主任对自己真不错呀。

    王保才敲敲门,走了进来道:“黄主任,谢谢您。”

    黄川渝微笑着道:“谢什么,提了广告费,请我喝酒就是了。”

    王宝才笑道:“一定。”

    王宝才拿了广告片道:“黄主任,我去了。”

    黄川渝点点头道:“去吧。”

    黄川渝看着王宝才的背影,他阴笑了。嘿嘿,王宝才的脾气,一定不会放过欧阳志远的,两人最好打起来,哈哈,只要打起来,自己立刻报警,南州公安局长黄继田是自己的好朋友,只要把欧阳志远弄进公安局,不死也会掉层皮。

    嘿嘿,副台长王光业还会感谢自己的。

    黄川渝想到这里,不由得兴奋起来,他转过头,透过窗户向外面看去,他看到了欧阳志远和魏佳佳走了过来。嘿嘿,来的好,王八蛋,你等着挨揍吧。

    他立刻快速的拨通了魏佳佳的电话。

    黄川渝大声道:“魏佳佳,你带着欧阳志远找王宝才王经理办理手续就可以了,你做好的广告片,我已经给王宝才了。”

    黄川渝阴笑着打着电话,心里高兴地想大笑起来。

    魏佳佳根本不知道黄川渝恶毒的借刀杀人的计谋,在等着欧阳志远。

    “好的,黄主任。”

    魏佳佳关上电话,看着欧阳志远道:“走,咱去王科长的办公室办手续。”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佳佳,谢谢你,王科长是专门负责广告签约的吗?”

    魏佳佳笑道:“欧阳大哥,不用谢,王科长专门负责广告这一块的具体签约。”

    欧阳志远道:“好的,咱一块去。”

    两人说着话,来到了王宝才的办公室,魏佳佳敲着门。

    “进来。”

    王宝才的声音从房间内传来。

    魏佳佳推开门道:“王科长,咱们的客户到了。”

    王宝才抬头看了一眼欧阳志远,神情一愣,双眼顿时喷出火来。

    王宝才可是个不吃亏的主,脾气暴躁,而且武艺高强,谁要是得罪了他,他牛脾气上来了,谁都不怕,立刻就会和人拼命。

    王宝才做梦都没想到,今天这个客户,竟然就是在飞机场把自己碰到脏水里的那个王八蛋。哈哈,你个狗日的,我看你这次向哪里跑?老子非活剥了你不可。

    欧阳志远也看到了坐在办工桌后面地那个年轻人,有点面熟,自己好象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人,这个家伙两眼喷火,咬牙切齿,怎么好象要吃人似的?自己得罪过他吗?自己刚来南州,怎么会得罪人?

    猛然,欧阳志远想起来了,昨天和自己抢出租车的两个人,一个是黄川渝,另一个就是这个年轻人。

    我靠,不会吧?怎么会这么巧?真是冤家路窄呀。

    王宝才嘿嘿的冷笑着站了起来,用手指着欧阳志远,破口大骂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