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 再到南州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七十六章再到南州

    韩月瑶在昨天,向欧阳志远提过韩建国要到香港去视察自己的集团公司。

    欧阳志远道:“韩老,您在香港的恒丰集团,不是由您的干儿子刘钟书负责吗?”

    韩老点点头道:“是的,香港的所有生意,都是刘钟书负责的,但最近,我发现,香港方面的资金,有不合规定的流动,刘钟书回答的有点闪烁其词,所以,我要亲自去看看。”

    欧阳志远道:“有危险吗?”

    韩建国冷笑道:“是有人想让我死,但刘钟书还没有这个胆量。”

    这时候,崮山镇的镇长肖永成和书记袁成军,在外面等候。

    欧阳志远辞别韩建国,走向傅山县下设的办公室。主管旅游的副县长魏光海、崮山镇镇长肖永成、书记袁成军快步迎了过来。

    魏光海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干完这一年,就到了年龄了。

    他看到了昨天下来的县政府文件,县政府成立重点投资项目管理办公室,欧阳志远竟然被任命为主任,自己和分管农业的副县长吴稷山、分管工业的戴立新,都成了欧阳志远的手下。任何人不能比呀,自己混了半辈子,还是一个小小的副县长,真是可怜呀。

    现在,除了常务副县长江宗武除外,几个副县长中,欧阳志远的权力最大了,但他的年龄是最小的一个。

    人和人不能比呀。

    看着欧阳志远走了过来,魏光海连忙伸出双手笑道:“欧阳县长来了。”

    欧阳志远握住了魏光海的手笑道:“刚从石头城来。”

    说话间,崮山镇的镇长肖永成和书记袁成军连忙过来和欧阳志远握手。

    肖永成原来是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班底,赵丰年一死,肖永成倒向了县长何振南。

    何振南也很欣赏肖永成的工作能力,已经准备把他提到副县长的位置。而欧阳县长是何振南的得力助手,肖永成当然对欧阳志远极其热情。

    众人进入了办公室后,魏光海详细的向欧阳志远汇报了崮山旅游建设的进程。

    欧阳志远听完副县长魏光海的汇报后,看着魏光海道:“魏县长,你协助恒丰集团的黄经理,对崮山主峰的旅游线路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争取在省政府检查团下来之前,提前开放,先提高人气。”

    魏光海道:“欧阳县长,现在正是旅游的旺季,咱们崮山旅游风光片,最好能在省电视台黄金时间播出,要是能在中央电视台露个面更好。”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这件事我来办。”

    肖永成看了看表道:“欧阳县长,吃饭的时间到了,咱们去吃饭。”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好的,简单的吃一点,吃完饭,我上崮山看看。”

    崮山风景管理处的北面,就是新建的崮山大酒店。

    肖永成早已订好了房间。

    欧阳志远拨通了金鑫集团的沈朝龙和凯旋集团的杨凯旋的电话,让他们来吃饭。

    杨凯旋不在崮山镇,不能来,沈朝龙就在崮山镇,而且就在崮山大酒店里面。

    众人刚来到大酒店门前,就看到,沈朝龙满面春风的从崮山大酒店里面迎了出来。

    欧阳志远看着春风得意的沈朝龙,不由得笑道:“沈大哥,崮山大酒店不会是你的吧。”

    沈朝龙呵呵笑道:“志远,你说对了,这家酒店,就是我的,你忘了,这块地是我最先买下来的。”

    欧阳志远这才想起来,刚开始开发崮山群峰的时候,沈朝龙就说在风景管理处的旁边,买了一大块地。

    想不到,半年的时间,这座酒店就建好了。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以后,我来崮山,可有吃饭和住的地方了。”

    沈朝龙笑道:“吃饭我可以免费,不过住的地方,呵呵,你还是住你的观日峰别墅吧,你知道,你买的观日峰别墅现在一套多少钱了?”

    欧阳志远笑道:“多少钱我不管,呵呵,当时就是为了看日出方便,才买的。”

    沈朝龙小声道:“现在升值了,每套一百万。”

    欧阳志远一听,吓了一跳,不会吧,一百万?自己买的时候,就几万块,当时买了三套,月瑶、自己和康静每人一套。

    欧阳志远笑道:“不会吧。”

    沈朝龙笑道:“你看着吧,等到崮山群峰开放后,你那座别墅,能升值到二百万。”

    欧阳志远边走边笑道:“沈大哥,你要尽快的把崮山主峰所有的项目,在二十天内完工,省里的检查团在二十六号来到,二十号后,我们崮山群峰就要对外开放。”

    沈朝龙笑道:“我早已接到通知了,放在心吧,志远,不会耽误你的事的。”

    众人来到房间,排座位的时候,遇到了难题。按照年龄,是魏县长最大,但魏县长死活不坐那个位置。

    魏县长在体制内,混了快一辈子,他知道官场的规矩,谁的级别最高,谁就坐上手。现在,魏县长要听欧阳志远的。

    欧阳志远让沈朝龙坐,沈朝龙更不坐,最后,欧阳志远只得坐了。

    菜很快的就上来了。

    欧阳志远端起酒杯道:“每人三杯酒,不能多喝,下午我们都要上崮山,魏县长、沈大哥,肖镇长,还有袁书记,这一段时间,大家辛苦了,我代表县政府感谢大家。”

    县长魏光海笑道:“辛苦怕什么?只要崮山风景区,能尽快对外开放,取得省政府的满意,这是大家共同的心愿。”

    欧阳志远笑道:“来,能喝的就喝了它,不能喝的随意。”

    欧阳志远从来不强制别人喝酒。

    这顿饭吃的很快,下午,欧阳志远、魏县长、沈朝龙、肖永成和袁成军上了天柱峰。

    欧阳志远感叹沈朝龙的金鑫集团,建设的速度之快。

    就连天柱峰最上面的观日宾馆,都已经建设好了,进入收尾阶段。

    天柱峰顶端的唐代云台寺、莲花泉、天池、日观峰和陈毅元帅的题词,都整修好了。

    欧阳志远还看到了,天柱峰的蹦极设施。有几个年轻人在玩。

    欧阳志远看着沈朝龙道:“蹦极和滑翔机的安全措施,一定要做到位,绝不能出现什么差错。”

    沈朝龙笑道:“这两处娱乐设施,都是通过了国家鉴定的,保证安全没事。

    欧阳志远下山后,刚回到风景管理处时候,他接到了王雪的电话。

    王雪和娜娜都要参加高考了,小丫头来电话干吗?

    欧阳志远按下接听键。

    “呜呜……欧阳大哥,您快来,我奶奶住院了。”

    电话里,传来了王雪哭泣的声音。

    欧阳志远吓了一跳,连忙问道:“王雪,慢慢的说,你奶奶情况怎么样?”

    王雪哭着道:“欧阳大哥,医生说很重,你快来,在新城医院。”

    欧阳志远一听,立刻跳上自己的越野车,奔向傅山新城医院。

    欧阳志远刚到医院门前,就看到王雪站在医院门口,焦急的在等着自己。

    “王雪,快带我去看你奶奶。”

    王雪一看到欧阳志远,哭泣着,一下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

    再好的医术,也救不过来生命耗尽的人。

    欧阳志远赶到病床前的时候,王奶奶已经处在弥留之际,她仿佛在等待什么。欧阳志远的心里一酸,他感到,王雪的命运太苦了。在这个世界上,王雪的唯一亲人,也要离去。

    欧阳志远给老人扎了一针,老人暂时清醒了一会。

    当王奶奶看到了欧阳志远的时候,她的眼睛猛然一亮,嘴角露出一丝艰难的笑意。

    她用眼睛看了一下王雪,又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颤颤巍巍的抓住了王雪的手,放进了欧阳志远的手里。

    “照顾……好……雪儿……,答应我……”

    欧阳志远攥住了老人的手,点点头道:“我答应您,照顾好王雪。”

    老人嘴角的笑意慢慢的扩撒,手一松,终于安详的离开人世。

    “奶奶……奶奶……。”

    王雪撕心裂肺的哭着,趴在了奶奶的身上。

    欧阳志远的鼻子一酸,眼泪禁不住的流了下来。

    老人的一生,极其的凄惨,儿子和儿媳都走在了自己的前头。自己含辛茹苦的把孙女带大,眼看孙女就要上大学了,自己却又走了,留下孤苦伶仃的王雪。

    欧阳志远知道,这个时候,要让王雪哭出来。

    他静静的站在王雪的身后。

    人的生命是脆弱的,更是极其的短暂,就像宇宙中的一粒尘埃,转眼间就化为灰烬,没有人知道你是谁?人到底从什么地方来,又到什么地方去?

    父亲欧阳宁静和妹妹娜娜也从龙海也赶了过来。

    娜娜和王雪两人一见面,抱在一起,痛哭起来。

    王雪和欧阳娜娜是好朋友,欧阳宁静也很喜欢这个懂事的孩子,当他接到王雪的奶奶重病的消息后,和女儿娜娜一起赶了过来。

    萧眉和手下的人也赶了过来。

    由于拆迁,王雪家没有房子,王奶奶租住的房东,不愿意让王奶奶的遗体回来。

    欧阳志远说尽了好话,暗中塞给了对方五百块钱,人家才勉强答应。

    王雪没有什么亲人,再加上,王雪就要参加高考了,丧事一切从简。

    欧阳志远替王雪操办了丧事。

    傅山县的很多官员们,虽然和王雪没有什么亲戚,更不认识王雪,但由于欧阳志远替王雪办了丧事,他们都来了,就连消息灵通的龙海市官员,也有人赶来

    。

    欧阳志远的朋友沈朝龙、杨凯旋、王彤辉也过来帮忙,安葬的时候,就连周玉海也从运河县赶过来了。

    欧阳志远把老人风风光光的安葬好。

    当众人都离开之后,望着自己奶奶的遗像,王雪痛不欲生,扑通一下跪在了欧阳志远的前面。

    “欧阳大哥,谢谢您帮助我送走奶奶。”

    欧阳志远眼前一红,连忙扶起王雪,轻声道:“王雪,不要悲伤,你奶奶在天上看着你,你唯一能报答奶奶的就是,考上燕京大学。”

    王雪擦干了眼泪,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你放心,我不会让我奶奶失望的。”

    欧阳志远道:“王雪,我们相信你能行。”

    欧阳娜拉住王雪的手道:“王雪,咱们燕京大学里见。”

    王雪已经不再流泪,她大声道:“娜娜,燕京大学见。

    欧阳志远找了一辆车,送父亲和娜娜回龙海。

    欧阳志远看着父亲道:“爸爸,一帆乖吗?”

    欧阳志远一提起一帆,欧阳宁静的眼里露出开心的笑意道:“呵呵,一帆很聪明、又乖巧,更懂事,十几句的汤头歌,我念一遍,她就能背下来,比你小时候,还要聪明。”

    欧阳志远笑道:“是吗,我可是两岁就背诵汤头歌。”

    欧阳宁静笑道:“你两岁背汤头歌的时候,要教好几遍,而人家一帆,一遍就会,过目不忘。”

    欧阳志远笑道:“你您就好好的教吧。

    欧阳宁静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道:“你和眉儿也进展快点,我可急着抱孙子了。”

    欧阳志远笑道:“您就等好吧。”

    旁边的娜娜捂着嘴偷笑。

    欧阳志远送走了父亲和娜娜,走向周玉海。

    两人开着车,来到一个小酒馆,要了几个小菜,欧阳志远从车里拿出两瓶茅台。一人倒了一杯。

    “周大哥,近来怎么样?”

    欧阳志远笑道。

    周玉海道:“运河县很复杂,整个体制内,都是王广忠的人,所有的事情,都是王广忠一人说了算,县政府就是个摆设。”

    欧阳志远心里一惊,王广忠这么强势,黄晓丽担任县长,工作怎么展开?

    欧阳志远和周玉海碰了一杯道:“黄县长过去,工作能展开吗?”

    周玉海喝了一杯酒道:“王广忠再厉害,表面上,他还不敢对黄县长怎么样,毕竟黄县长是市委周书记亲自安排的,但他要是暗下手,就不好说了。”

    欧阳志远道:“黄县长过去,周大哥,你可要多帮忙。”

    周玉海笑道:“志远,不要你说,我肯定会帮忙的,何县长、周书记都打招呼了,呵呵,志远,你挺关心黄县长的。”

    周玉海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到了周玉海眼里的玩味,他连忙道:“呵呵,黄县长的女儿一帆,是我的干女儿,一帆妈妈的事,我肯定要关心了,你可别多想。”

    周玉海笑道:“我可没多想,是你心虚。”

    两人又碰了一杯酒,周玉海道:“志远,你说,周书记派黄县长派到运河县做县长,是什么意思?黄县长是一位女同志,她能斗过县委书记王广忠?我查过黄县长的社会背景,竟然没有查到什么?志远,你说,黄县长在半年内,连跳三级,从县委党校的副校长,到副县长,再到县长,就是整个龙海,甚至全国,能有几个?”

    欧阳志远当然知道,黄晓丽背后是谁,但欧阳志远却不能说。周天鸿就是想利用黄晓丽的背景,来撕裂运河县的体制,把运河县掌控起来。

    黄晓丽的背景,并不是没有人知道,嘿嘿,有谁敢动黄晓丽,那不是找死吗?

    欧阳志远笑道:“周大哥,别的你就是打听,也不一定打听出来,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那就行了。”

    周玉海点点头,喝了一杯酒道:“志远,上次盘龙河污染事件,你真厉害,竟然把污水死鱼,砸在了运河县常委会的会议室上,哈哈,臭泥烂虾死鱼,溅了所有县常委一身,就连县委书记王广忠也被溅了一身。”

    欧阳志远笑道:“那次事情,我是在借势,我有理,我敢闹,就是闹到省里,我都敢,嘿嘿,县委书记王广忠不敢,他们心虚,傅山县的几个项目,可是山南省的重点项目,发改委都要来验收检查,如果盘龙河被污染了,王广忠就要小孩拉屎——换个地方了。”

    两人喝完酒后,欧阳志远送走了周玉海。欧阳志远来到了何县长的办公室。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丧事办完了?”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办完了,谢谢何县长随了礼。”

    何振南道:“我已经让民政局给王雪拨了两千元的困难补助,你们贫困生救助基金再拿出点,王雪的生活就有保障了。”

    欧阳志远道:“王雪的成绩,在级部第一,考上燕京大学,轻而易举,到时候,她要是被燕京大学录取了,你县长脸上也有光吧。”

    何振南笑道:“如果王雪能考上燕京大学,这将是傅山一中第一位燕京大学生,我们县政府将要重奖,毕业后,可以直接到县政府工作。”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何县长了。”

    何振南道:“王雪是你什么人?”

    欧阳志远道:“我妹妹的同学,和我妹妹是好朋友,经常到我家去,我把他当亲妹妹看待。”

    何振南点点头道:“怪不得你家老爷子也来了。”

    欧阳志远道:“何县长,我明天要到南州和燕京去一趟,下星期市里领导来检查,我不能陪同了。”

    何振南道:“你到南州和燕京去干吗?”

    欧阳志远道:“石头城和崮山风景区,在省政府检查团到来之前,就要对外开放,我想把这两个地方拍摄的风光片,在省电视台和中央电视台黄金时间播放,制造声势,提高我们傅山县的知名度。”

    何振南一听,眼睛顿时一亮。何振南知道,欧阳志远背后是谁。要是别人说把风光片拿到中央电视台,何振南不相信,但欧阳志远能。省电视台,更是可以。

    何振南也想不到,石头城和崮山风景区能提前开放。这都是欧阳志远的功劳。

    何振南站起身来,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水道:“志远,辛苦你了,我支持你。”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接过茶杯,喝了一口笑道:“你是县长,能给我倒水?”

    何振南踢了欧阳志远一脚笑道:“你小子什么时间拿我当县长了?坐我的沙发,大腿架在二腿上。”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习惯了,但我心里一直把你当县长。”

    何振南道:“贫嘴,什么时间走?”

    欧阳志远道:“晚上我看看有飞机吗,尽量早去吧,先到南州,再到燕京。”

    何振南拍了拍欧阳志远的肩膀道:“马到成功。”

    欧阳志远来到傅山中药厂,和萧眉说了一下,自己要到南州和燕京签订广告。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我不能和你一起回南州了,你路上小心,咱爸爸的高血压,你再给看看。”

    欧阳志远道:“好的,眉儿。”

    欧阳志远坐傍晚十八点的飞机,去了南州。

    到达南州的时候,是晚上九点多一点,欧阳志远拎着自己简单行李,走出机场大厅,等候出租车。

    连续的几个架次的航班降落,致使大厅外的人很多。

    欧阳志远等了好一会,好不容易等到了一辆出租车,欧阳志远一招手,出租车开了过来,停在了欧阳志远的身旁。欧阳志远刚想上车,两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一下子撞了过来。欧阳志远一闪身,两人拉开车门就想上车。

    我靠,自己等了二十分钟,才等了一辆出租车,这两个王八蛋竟然敢抢,这不是找揍吗?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用脚尖一点车门。

    “嘭嘭!”

    两声闷响,两扇车门撞在了这两个男人的身上。把这两个男人撞得一个趔趄,一屁股摔倒在一汪脏水里,弄了一身污水。

    欧阳志远坐进了出租车道:“开车。”

    等到这两个男人从水里爬起来的时候,出租车早已开出很远。

    “妈个逼的,别让老子碰到你……。”

    一个男人破口大骂着。

    另一个脸色阴冷的男人看了一眼开的很远的出租车,眼睛里透出阴冷的寒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