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夕是千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七十四章一夕是千年

    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

    党委书记卢景山知道,这三大集团的经理和董事长就在眼前,是争取他们投资的好机会,沈传国他们竟然敢私自设卡收过路费,而且收到了县长欧阳志远和这些财神爷的头上,这不是拆台吗?

    嘿嘿,张光群,你可不能怨我,是你外甥自找的。

    张光群也知道,是党委书记卢景山借机发难,拿下自己的外甥。但自己没有任何办法,这小子太不争气了,县长你也敢收钱?

    党委书记卢景山连忙道歉:“对不起了,我一定好好的处理这件事,给您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旁边的派出所长王鸿运,虽然满脸流汗,但他差一点高兴的晕过去。

    沈传国这小子,平时就仗着自己是乡长张光群的小舅子,在派出所里拉帮结伙,耀武扬威,根本不理会自己,呵呵,现在可好了,你狗日的也有今天。

    陈雨馨看着卢景山道:“我和康总经理,本来想在你们乡投资,可是,你们乡的投资环境让我们很不满意,警察不光私自设卡收费,而且态度恶劣,张口就骂人,还动用了手枪,至于你们怎样处理这件事,等会欧阳县长出来,你们给他说吧。”

    乡长张光群和书记卢景山一听,知道对方还是不满意处理的结果,这件事,要是被欧阳县长汇报给县长何振南,自己说不定就会被拿下来。

    张光群和卢景山两人的冷汗流下来了。

    韩月瑶接口道:“那几个警察,还用警棍出手打人,那个叫沈传国的,下来警车,不问青那个红皂白,立刻就命令警察们,把我们抓起来,要好好的修理我们,要不是欧阳县长阻拦,我们已经都被抓起来了。”

    陈雨馨知道,沈传国那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停了职,以后还可以取消,再恢复职位,要是自己在羊耳峪乡投资,陈雨馨不想再看到沈传国这种人,对于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开除,不能让他在公安队伍里任职。

    卢景山知道对方不满意自己处理沈传国的方法,他看了一眼张光群道:“张乡长,你看怎么处理沈传国?”

    还没等张光群开口回答,欧阳志远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接口道:“这种人,就应该踢出公安队伍,绝不能让这种人败坏我们公安队伍的声誉。”

    卢景山和张光群都认识欧阳志远和王青峰,两人大老远的就连忙伸出双手道:“欢迎欧阳县长和王主任来指导工作。

    欧阳志远已经给王青峰的母亲扎完了针,开了三副中药。

    卢景山的双手,紧紧地握住欧阳志远的右手,神情激动极了。张光群双手握住了王青峰的右手。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卢景山,冷冷的道:“卢书记,张乡长,你们在羊耳峪乡当乡长书记快满届了吧?你们看看,五眼泉村贫穷的到了何种地步,你们不感到脸红吗?”

    欧阳志远说着话,用手指着周围的那些低矮的茅草屋。

    张光群连忙松开手,小声道:“对不起,欧阳县长,我们也想带领全乡的百姓发家致富,可是,我们没有钱呀。”

    欧阳志远一听,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他盯着张光群道:“没有钱?用嘴喊能把钱喊来吗?我看,就是你们乡政府工作存在弊端,傅山药材批发市场距离你们乡不是很远吧,我在路上看了一下,你们乡没有种植一块地的药材,山坡上,光秃秃的,没有一棵果树,别的乡镇为什么能种植草药?他们为什么能种植果树?”

    张光群的冷汗湿透了衣服,他小声道:“没有人来给我们投资,再说,我们也没有技术,怎么种植药材和果树?”

    欧阳志远看着张光群,他知道了,这个人根本没有主观能动性,只知道等和靠,根本没有能力担任羊耳峪乡的乡长。羊耳峪乡在他的手里,根本走不出贫困。

    欧阳志远冷笑道:“没有人投资,自己不会走出去拉投资?没有技术,不会派出人去学?我在路上看到的那几乡镇,清灵集团也没有在他们乡投资,为什么人家也能种植大量的药材?你看看你们那些光秃秃的山坡,就连一棵树都没有,别说果树了,我看,就是你们懒惰的思想在作怪。”

    张光群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脸上的冷汗流下来,也顾不上擦。

    欧阳志远道:“这个村为什么叫五眼泉村?就因为你们村有五口水质甘甜的泉水,你们为什么不好好的利用起来?现在,距离不远的石头城旅游,马上就要对外开放,到时候,大量的游客来石头城旅游,咱们可以建立矿泉水工厂,给他们供应泉水。我听说你们村后,有一座唐代的古刹叫万佛寺,还有一座百米山崖,叫万佛壁,石壁上,雕刻了无数形态各异的佛像,这些我们都可以利用起来,咱们也搞开发旅游。”

    欧阳志远在昨天,已经查阅了羊耳峪乡的所有资料。

    有个大胆的村民道:“欧阳县长,我们村不光有万佛壁,万佛壁旁边,还有万佛洞,里面更是有很多佛像。”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好,一会咱们一起去看看。”

    这时候,王青峰的父亲王福齐和村长王永山快步走来。

    王青峰连忙和欧阳志远介绍。

    王青峰的父亲王福齐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谢谢欧阳县长来为青峰的母亲治病。”

    王福齐是一位五十多岁的汉子,过度的操劳,已经让王福齐显得很苍老。

    欧阳志远笑道:“王大爷,不用谢,我和青峰是兄弟。”

    欧阳志远看着大家道:“去看看五眼泉和万佛壁吧。”

    众人簇拥着欧阳志远,走向村中央的五眼泉。

    看热闹的村民们,在前面带路。

    五眼泉就坐落在村子中央的一个小山包上,这个小山包上,布满了巨大的青石,五眼泉水,呈梅花形状,分布在这座小山包的山顶。

    每个的泉眼的水势都很强,清澈透明,发出欢快的轰鸣。

    泉水顺着石阶流下,极其的清凉舒心。

    陈雨馨是做果饮出口的,她一眼就能看出泉水水质的好孬。当她看到清澈透明的泉水之时,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陈雨馨用手捧起泉水,仔细的品尝了一下,一种清凉甘甜立刻充满着自己的心田。

    好水,真是好水。

    韩月瑶早就尖叫着,喝了一口泉水,立刻大叫道:“雨馨姐姐,这里的泉水好甜呀。”

    欧阳志远也喝了一口,那种清凉甘甜,让自己心旷神怡。

    欧阳志远看着陈雨馨道:“雨馨,怎么样?”

    陈雨馨道:“水质极佳,比固山群峰的水质还要好,要是建成矿泉水和果饮,绝对畅销,可惜了,浪费了这么多年。”

    欧阳志远一听,他笑了。

    王青峰一听,高兴的几乎跳起来,他知道,五眼泉村脱贫致富的日子不远了。

    陈雨馨拿起了电话,拨通了手下技术人员的电话,让他们来化验水质。

    乡党委书记卢景山一看红太阳集团董事长陈雨馨的表情,他知道,五眼泉的开发,有希望了。

    这让他内心同样很激动。

    万佛寺就坐落在村后的一座山崖前,这座寺院,在唐代香火十分的旺盛,现在虽然败落了,但留下的山门和石碑,都能推断出过去的曾经的辉煌。

    两棵高达近十米,几个人都搂不过来的唐槐,十分茂盛的生长着。

    园内到处是精美的石刻雕塑壁画。高达四五米高的大殿,虽然有点残破,但大殿内的摆设,竟然很完整。

    寺庙后面有一座几十米高的山崖,山崖上雕刻了无数的佛像飞天,雕刻的手法,极其精美传神。虽然历经无数的岁岁月风雨,但仍旧栩栩如生,如同活了一般。

    特别是上面雕刻了佛祖成佛的艰难经历,让人一看,耳边仿佛就想起阵阵禅唱,梵香漫天,让人的思绪,一下子和佛祖融在一起,一同修行。就连调皮的韩月瑶都双手合掌,念起了阿弥陀佛。

    欧阳志远的定力很强,竟然也不自觉的念了一句阿弥陀佛,而切做了一个双手合实的动作。

    这让欧阳志远吓了一跳。

    欧阳志远回头看了一眼众人,就连乡长张光群和书记卢景山,也同样在不自觉间,念起了阿弥陀佛,双手合实。

    这些石雕的佛像,好大的感染力。

    欧阳志远看着佛祖在成佛的刹那间的顿悟微笑,欧阳志远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灵,无欲无念,一下子仿佛回到了婴儿一般。

    而他体内的内力,在刹那间,变得极其顺畅,毫无呆滞,如同白驹过隙,沧海桑田、行云流水一般,在体内高速的循环。

    刹那间,欧阳志远的内力,突飞猛进,竟然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境界,过去的那种呆滞的感觉,消失的无影无踪。

    欧阳志远整个人都呆住了。他在几秒钟,仿佛历经了千年修行一般,从小的贫困、少年的困惑、大学的不屈不挠、进入官场之后一幕幕惊险的生死时刻,如同放电影一般,让自己重新轮回了一遍。

    一夕是千年。

    这在瞬间的轮回之中,欧阳志远很多不明白的东西,豁然开朗。

    欧阳志远在刹那间,惊醒过来。

    而身后的众人,仍旧如醉如痴的看着那些佛像。

    欧阳志远恐怕众人走火入魔,一声轻喝:“走。”同时身形一晃,当在众人面前。

    众人刹那间,如同在梦中惊醒一般。

    欧阳志远再看佛像,已经没有刚才的感觉。我的天哪,刚才是怎么回事?

    刚才看佛像的人,他们都有不同的感受。

    韩月瑶看着欧阳志远,喃喃的道:“怎么会这样,欧阳大哥,我好象又从小长大了一遍,这是怎么回事?”

    陈雨馨也有同样的感觉。

    欧阳志远同样解释不清刚才发生的事情,他笑着道:“这就是我们古代祖先石雕艺术的魅力所在。”

    众人一听,也感到欧阳志远的解释,是唯一的正解。

    这个感染力太让人入迷了。

    这时候,有的人和欧阳志远一样,再重新去看佛祖成佛的过程,早已没有刚才的那种融入里面的感觉。

    这让众人感到极其的惊奇。

    万佛崖左边就是万佛洞,这个岩洞本来没有人发现,去年的雨季来临的时候,一个霹雳下来,把这片山崖劈开一道裂缝,掉下来几块巨石,露出来这个洞口。

    石洞内,雕刻了无数尊佛像,所有的佛像,形态各异、栩栩如生,让人数不胜数,谁也查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尊佛像。

    欧阳志远和陈雨馨他们看到这些,都极其的惊奇。

    一个小时后,众人走出洞口,陈雨馨看着欧阳志远道:“我要投资开发五眼泉和万佛寺,恢复万佛寺唐代的容貌。”

    欧阳志远点头道:“把这里的景点和石头城连在一起,一定会取得很好的效应。”

    早已等待在一旁的党委书记卢景山一听陈雨馨要投资五眼泉和万佛寺,这让他狂喜不已。

    羊耳峪乡太穷了,如果红太阳集团投资五眼泉和万佛寺的开发,羊耳峪乡就能脱贫致富了。

    卢景山立刻接口道:“太好了,陈董事长,我们到羊耳峪乡政府详谈如何?”

    陈雨馨点头道:“可以。”

    王青峰辞别了自己的母亲和父亲,欧阳志远把自己买的礼物和一些补品留了下来。

    欧阳志远在上车的一刹那,看到了王青峰辞别父母的情景,这让他心中一动。

    欧阳志远沉思了一下,冲着王青峰点点头。

    王青峰来到公路上欧阳志远的车里。欧阳志远看着王青峰道:“青峰,你认为乡长张兴群能带领羊耳峪乡的老百姓走出贫困吗?”

    王青峰摇摇头道:“张兴群不行,太懒懦古板,没有丝毫的进取心,他当了一届的乡长,羊耳峪乡没有丝毫的改变,每年就等着那点扶贫款过日子。”

    欧阳志远看着王青峰道:“青峰,如果把羊耳峪乡交给你,你能带领羊耳峪乡的百姓们,脱贫致富吗?”

    王青峰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顿时一愣,他看着欧阳志远,紧接着眼睛一亮,神情激动的大声道:“欧阳大哥,我出生在羊耳峪乡,我对羊耳峪乡最了解,如果我能担任羊耳峪乡的领导,我一定能带领羊耳峪乡的百姓们,发家致富。”

    欧阳志远笑道:“说说你的打算。”

    王青峰道:“羊耳峪乡,地处崮山群峰的山尾,没有高山大岭,整个乡内,几乎全是丘陵,没有任何矿产资源,是个无任何污染的乡镇。就是这些丘陵,我们可以大量的种植果树和药材,红太阳集团和清灵集团已经有打算在这里投资,我会开出更优惠的条件。还有一件事,就是我们乡的土壤是沙质土壤,最适合花生的种植,红太阳集团的黑珍珠花生,我们一定要引进过来。我们羊耳峪乡走的路子,和整个傅山县一样,要走绿色环保有机食品的道路,争取两年内,让乡亲们脱贫,欧阳县长,这就是我现在的想法。”

    欧阳志远笑道:“还有一点,绿色旅游这条路子,一定要走,红太阳集团要投资五眼泉和万佛寺,和石头城的旅游连成一片,你更要抓住这个机遇,看看你们乡还有什么名胜古迹,一起开发出来。”

    王青峰点头道:“好的,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拿出电话,拨通了县长何振南的电话,把自己来到羊耳峪乡的情况向何振南详细的汇报了一遍,并想让王青峰担任羊耳峪乡乡长的建议,提了出来。

    何振南听说石头城一个月内就可以对外开放,很是高兴。石头城的开放,正好可以迎接省里检查团的到来。

    清灵集团和红太阳集团再次投资羊角峪乡,而且还要投资开发五眼泉和万佛寺,和石头城的旅游连成一片,这让何振南很是惊喜。

    何振南也是很欣赏王青峰的工作能力,虽然县政府办公室的工作离不开王青峰,但既然欧阳志远提出来让王青峰担任羊耳峪乡的乡长,自己也不好拒绝,只要王青峰自己同意,让王青峰下来锻炼一下也好,王青峰也可以作为自己的班底来培养。

    还有一个让何振南极其震惊的消息,那就是,欧阳志远不光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未来的女婿,而且还是秦副总理的亲外孙。

    这个消息,是父亲告诉给自己的,而且要让自己保密。

    欧阳志远的一趟燕京之行,更是搭上了燕京的霍老这条船。致使秦副总理和霍老、谢老联合在一起。

    而省城的最大变化,就是欧阳志远的二舅,常务副省长秦明月,彻底的和省委书记萧远山联合在一起,开始抵制省长江川河。

    这些事情让何振南终于看到了欧阳志远的强大背景.他知道,欧阳志远的仕途,绝对要比自己走的更远更快。欧阳志远用了半年的时间,升迁到副处级,当了副县长,这是很多人一生都难以达到的目标。而欧阳志远,只用了半年的时间。

    何振南道:“只要王青峰自己同意,我把张兴群调到别的乡去,常委会上,我做常委们的工作,在没有宣布之前,你要保密。”

    现在何振南在常委会上,根本没有人反对他,原来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手下,随着赵丰年的意外死亡,他们终于认清了形势,全部倒向了何振南。

    县委书记王凤杰已经不想和何振南抗衡,他的目的,就是下届龙海市的副市长。

    欧阳志远一听何振南同意了,笑道:“谢谢何县长,我知道保密的程序,对了,下午我就在羊耳峪乡,负责红太阳集团、清灵集团和羊耳峪乡签合约的事情,明天我在石头城和固山景区,检查他们的建设进度,看看崮山风景区能否和石头城一同对外开放。”

    何振南笑道:“那些都是你的工作范围,不要向我汇报。”

    王青峰从电话里,听到了何县长已经同意自己担任羊角峪乡的乡长,这让王青峰热血澎湃,豪情万丈。

    王青峰一把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谢谢你,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笑道:“不要谢我,两年内,你不把羊角峪乡搞出名堂来,我照样把你拿下,绝不讲情面。”

    王青峰道:“两年内,我不能让乡亲们脱贫致富,我自动辞职。”

    众人在羊耳峪乡吃的工作餐,下午的时候,欧阳志远主持了红太阳集团、清灵集团和羊角峪乡签约的仪式。

    签约后,王青峰开车回傅山县政府,欧阳志远、陈雨馨、韩月瑶、康静回石头城。

    火红的太欧阳慢慢的落下,整个西面的天空,变得一片金碧辉煌。

    夕阳下面、高大巍峨的石头城,被披上一层金黄,更加显得古朴苍凉,一种远古的悠远苍凉,在城墙上透出来。

    城墙中心,一条仰天狂啸的古老螭龙,在夕阳下张牙舞爪,咆哮怒吼。

    几个人的车停了下来,他们被夕阳下、美丽的石头城惊呆了。

    所有的人仿佛回到了古老的岁月之中,战马嘶鸣,战鼓雷鸣。

    这是陈雨馨和欧阳志远,第二次在夕阳下看到石头城的美丽。

    “太美了,简直就是海市蜃楼。”

    韩月瑶看着夕阳下高大巍峨的石头城,喃喃的道。

    小丫头是第一次来石头城,她被建在两座山峰之间的石头城震撼惊呆了。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笑道:“月瑶,你看到石头城是震撼,你看到蝴蝶谷,你一定会惊叫,你要是看到萤火洞的时候,你不止是惊叫,更要尖叫。”

    韩月瑶道:“欧阳大哥,蝴蝶谷和萤火洞这么好看,咱们快进城吧,我要先看石头城。”

    欧阳志远道:“好,咱先进石头成,晚上看萤火洞。”

    陈雨馨开发石头城,一点没有破坏石头城古老的原貌,她把宾馆和饭店还有配套设施,都建在不远处的树林里。

    这几个人中,只有韩月瑶没有来过石头城。石头城里笔直的古老街道,巨大的石头房子,高大的点将台、宽阔的练兵场、让韩月瑶大开眼界。

    特别是陈雨馨新建的汉代博物馆里,搜集的一千多件汉代文物,让韩月瑶惊叹不已。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道:“石头城就是汉代的一座隐藏在大山深处的屯兵点,以后才慢慢的演变成为一个老百姓居住的城池,这座城池,历经无数的风雨岁月,仍旧屹立不倒,很让人惊叹。”

    四个人看完石头城,欧阳志远道:“走,我带你们去找饭吃去。”

    韩月瑶一听去找饭不吃,不由得笑道:“欧阳大哥,石头城里,你认识人?”

    欧阳志远笑道:“你欧阳大哥是谁?不论什么地方,都有我认识的人。”

    陈雨馨知道,欧阳志远肯定要去找谢抗日。

    韩月瑶一皱小鼻子道:“你就吹牛吧。”

    欧阳志远道:“就在前面,咱吃晚饭,就去看萤火洞,明天白天看蝴蝶谷。”

    石头城的街道很宽,那是古代用来走战车的道路。现在两辆小轿车并在一起走,还是很轻松的。

    几个人来到谢抗日家,欧阳志远敲门。

    里面传来猎狗的狂吠声,欧阳志远听到了谢抗日的脚步声。

    “谁呀!”

    谢抗日打开门,一下子愣住了,大叫一声道:“志远!哈哈,怎么是你?”

    谢抗日一下子和欧阳志远抱在了一起。

    “谢大哥,我来找你喝酒。”

    欧阳志远笑着道。

    “喝酒,好,大哥我这里就是有好酒。”谢抗日大笑道。

    陈雨馨看着欧阳志远激动地和谢抗日抱在一起,她笑了,呵呵,男人见面,就是这样的热烈。

    谢抗日和陈雨馨见过面,和韩月瑶在医院里也认识,就是和康静没认识。欧阳志远连忙和谢抗日介绍。

    谢抗日一听对方是清灵集团的总经理,连忙握住康静的手。

    “呵呵,都进屋吧,雨馨、月瑶。”

    韩月瑶笑道:“谢大哥,你原来在这里住呀,你这个地发真好,我以后要经常来。”

    谢抗日笑道:“呵呵,雨馨,欢迎呀。”

    谢抗日的老伴早已迎了出来,笑呵呵的道:“志远来了?你大哥经常念叨你,说你把他忘了,还说呀,要是志远今年不来,明年再来的时候,一定把志远打出去。”

    欧阳志远一听,哈哈大笑道:“我可没忘谢大哥,这不,今天刚一来,我就来喝了。”

    众人来到屋内,谢抗日亲自冲了一壶好茶。谢抗日的老伴去忙菜。

    “志远,今天怎么有空来石头城?”

    谢抗日给每人倒了一杯茶,那种淡雅的清香,沁人心扉,让人神采奕奕。

    “好茶呀,谢大哥,你上回送给我的茶,我都不舍得喝。”

    欧阳志远笑道。

    谢抗日道:“呵呵,你走的时候,我给你多带一些,我又炮制了不少。”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您了,谢大哥。”

    谢抗日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今天怎么有空来石头城?”

    欧阳志远道:“省政府的检查团,要来傅山县检查釜山的旅游、农业和工业,所以,我下来看看,看看石头城能提前对外开放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