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走马上任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七十章走马上任

    该死的库克,他狞笑着把刀尖向上猛挑。

    如果萧眉的内衣被挑开,萧眉就会受到侮辱。

    “慢,我给你们配方。”

    旁边的冯秀梅猛然大喊一声。

    库克停下手中的刀子,转过脸来,看着冯秀梅道:“你个老东西,嘿嘿,你要是不说出来配方,老子先让人干了你,再干掉你。”

    “呸!”

    冯秀梅呸了一口库克道:“拿纸和笔来,我给你写出来。”

    冯秀梅眼看着萧眉就要受辱,她立刻大声喊着,把库克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库克恶狠狠地道:“给她纸和笔。”

    库克的手下人,拿来纸和笔。

    冯秀梅冷冷的道:“解开我的手。”

    库克阴森森的道:“别和我耍花招,否则,我宰了你。”

    库克让人给冯秀梅松绑。

    两个外国人解开了绑着冯秀梅的绳子。

    冯秀梅活动了一下麻木的手腕,拿起纸和笔,看了一眼萧眉。

    “老东西,不要耍花招,快点写,我们有精通中医的人,你要是耍花招,我一定要杀了你。”

    库克阴森森的看着冯秀梅,恶狠狠地道。

    冯秀梅看着库克道:“把萧眉的绳子解开,我马上写。”

    库克知道,就是解开绳子,这两个人也跑不了。为了得到配方,库克点点头道:“解开那女人的绳子。”

    两个男人把萧眉的绳子解开。

    萧眉狠狠的瞪了库克这个恶魔一眼,连忙把胸脯盖上扣好。库克看着冯秀梅道:“老东西,快写。”

    冯秀梅知道,自己一定要拖延时间,等待欧阳志远前来救援,否则,自己和萧眉都活不成了,这些外国人,一定会杀人灭口的。

    冯秀梅写的很慢,这让库克看的十分的焦躁不安。

    库克知道,越耽搁时间长,对自己就更加不利。如果中国人发现了萧眉失踪,他们一定全城搜查的。嘿嘿,只要配方一到手,立刻干掉这两个女人,用强酸,化掉两人的尸体。

    嘿嘿,这两种配方一到手,自己就发财了,什么狗屁特战队,老子也不干了。一个大公司已经出价一百亿,购买这两种配方,自己就卖给他们。

    十分钟过去后,冯秀梅已经写了半张纸了。

    库克两眼死死地盯着冯秀梅大声道:“快点写。”

    冯秀梅看了一眼库克道:“这两种配方,很复杂,你要是再急我,我要是写错了,你就前功尽弃了。”

    库克恶狠狠地道:“你难道要写到天明吗?我再给你十分钟,你要是还写不出来,老子就宰了你。”

    冯秀梅知道,最危险的时刻就要到来了,看样子,这个外国人已经等不及了。

    怎么办?志远怎么还不来?志远,你要是再不来,你就见不到我们了。

    萧眉看了看窗户,所有的窗户,都被用破棉被堵得很严实,房间内的灯光很昏暗,现在不知道几点了?不知道制药厂出了什么事情,志远……志远,你快来吧。

    库克的忍耐力已经达到了极限,他看着表,漫长的十分钟终于过去了。这时候的冯秀梅,脸上已经流出了冷汗。

    时间到了,如果欧阳志远再不来,自己和萧眉之间,就会死一个。即使自己先死,萧眉也逃脱不了被侮辱。

    “嘿嘿,老东西,时间到。”

    库克阴森森的走过来,伸手拿起冯秀梅已经写好的两个配方。库克看了一眼配方,冷声道:“把文森博士叫来。”

    “是。”

    不一会,一个带着眼睛的中年西方人,走了进来。

    库克道:“文森博士,您看看这两个药方,是真是假?”

    文森博士接过两个药方,仔细的看了一会道:“这只是两个普通的中国药方,根本不是什么生肌膏和养颜膏的药方。”

    库克一听,他的两眼顿时变得血红,他咆哮着,恶狠狠地走过来,一把抓起冯秀梅的衣领子,寒芒四射的尖刀顶在冯秀梅的咽喉上,一字一句的道:“我要杀了你。”

    冯秀梅冷笑道:“那两个药方就是真的,嘿嘿,你的那个什么博士,想独占药方,故意说成是假的,你上了他的当了。”

    库克一听,顿时一愣,两眼盯着文森博士。库克这人生性十分的多疑,他一听冯秀梅这样说,也立刻起了疑心。

    而库克知道,自己在和文森打交道的几年中,文森博士确实很狡猾。难道是文森博士故意把药方说成是假的?想独吞不成?

    姜还是老的辣。冯秀梅一句话,就离间了库克和文森博士的关系。

    但文森博士是个阴险歹毒的家伙,他看了一眼库克道:“这个老中国女人,是故意离间咱们的关心,不论配方是真是假,这个老女人都不能留下,先宰了她,留下那一个年轻的中国女人就行了。”

    库克一听,顿时狞笑着道:“好。”

    库克冷森森的看着冯秀梅道:“是你找死,怨不得我了。”这家伙说完,一刀刺向冯秀梅的咽喉。

    “干妈!”

    萧眉脸色一变,大叫一声。

    “嘭!”

    一声沉闷低沉的声音响起,文森博士手里的无声手枪响了,库克的身子一僵,他的后背多出了一个弹孔,污血四溅。

    几乎的同事,瓦顿一枪打死了另外一个青铜面具人。

    库克两眼死死地盯住瓦顿,指着他道:“你……你……”

    瓦顿狞笑着道:“库克,我是文森博士的人。”

    “噗!”

    库克张嘴喷出一股污血,喉咙里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咯咯声,然后一头栽倒在地。

    文森博士早就收买了库克身边的人。冯秀梅和萧眉被这一变故,吓了一跳。

    两个外国人,竟然自相残杀起来。

    文森两眼死死地盯住冯秀梅道:“你这个药方是假的。”

    冯秀梅冷冷的道:“药方是真的,生肌膏里,都是止血、增进伤口愈合的药物,而养颜美容膏的药方里面,很多的药物都是美容的,你是中医博士,难道你看不出来?”

    生肌膏和养颜美容膏的药方,只有欧阳志远和萧眉两人知道,欧阳志远给萧眉的药方,后来让萧眉销毁了。萧眉知道这两种药方的重要性,她不敢让药方留在世上,她只记在脑子里。

    冯秀梅写出来的药方,都是些相似的药物,生肌膏中,冯秀梅就写止血的、生长肌肉的、愈合伤口的。而养颜膏里面,都是一些美容的药物。最让文森感到疑惑的是,里面有几种他没有听说过的药物。

    正是这几种他没有听说过的药物,反而增加了这个药方的可信度。

    文森现在,就是在讹诈冯秀梅,冯秀梅经历了太多,她一眼就看出来,文森是在实验自己药方的真假。

    中国中医极其的神奇,岂是外国人能掌握的?

    他们就是知道,也只是懂得一点皮毛。

    文森看着冯秀梅不像在说假话,他立刻走到萧眉面前道:“你把这两个药方说一遍。”

    萧眉早就看到了冯秀梅写的药方,她知道文森还是在怀疑药方的真假。

    萧眉慢慢的把冯秀梅写出来的药方背了一遍。

    文森的脸色变幻不停,他在考虑怎样处置萧眉和冯秀梅。

    文森虽然有点相信这两个配方是真的,但他仍旧有点怀疑,他决定先杀死冯秀梅,把萧眉带走。

    文森一使眼色,瓦顿狞笑着,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冯秀梅,就要扣动扳机。

    外面窗户的一角,猛然被掀开。

    “嗖!嗖!”

    两道寒芒从外面飞射进来。

    “噗!”

    一根银针扎进了瓦顿的眉心,寒芒四射的针尾露在外面,剧烈的颤抖着。

    瓦顿的身子一僵,一头栽倒在地。

    另一根银针打灭了房间内的灯光。

    整个房内间内,顿时漆黑一片。

    一阵风吹来,萧眉感觉自己一下子被人抱在怀里,她刚想反抗,她闻到了一种让自己流泪的熟悉的男人气息。

    是志远!

    灯一灭,冯秀梅同样感觉到,自己一下子被人夹住,耳边响起志远的声音:“干妈,别动。”

    冯秀梅知道,志远来救自己了,紧接着,她只觉到,身体顿时腾空而起,如同腾云驾雾一般从窗户穿了出去。

    月光下,欧阳志远一边一个,夹着萧眉和冯秀梅,转眼间,冲出了五十米开外,来到一座空无一人的院子里。

    “志远……呜呜……。”

    萧眉一下子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呜呜的抽泣着。

    欧阳志远拍着萧眉的后背,爱怜的道:“眉儿,不哭,没事了。”

    “干妈,眉儿,你们在这里不要动,我去干掉他们。”

    欧阳志远说完话,轻轻一推萧眉,身形再次扑向那座两层小楼。

    还没等他扑到小楼,那座楼后面,响起了呯呯的枪声。

    欧阳志远再次进入那座楼之后,整座楼已经空无一人。欧阳志远身形直奔楼后,就看到李玫和王超然带人快速的赶了过来。

    欧阳志远问道:“堵住几个?有活口吗?”

    李玫手里拎着枪道:“干掉了三个,跑了两个。”

    欧阳志远道:“仔细的搜查这座楼,看看有什么发现没有。”

    众人仔细的搜查着这座楼,欧阳志远看到了库克和瓦顿的尸体。他认识这两个人,他们都是凯迪斯电子集团董事长威廉斯的保镖。

    欧阳志远看着王超然道:“调查山田株式会社和凯迪斯电子集团。”

    王超然道:“是。”

    欧阳志远和萧眉、干妈回到清风园别墅的时候,天就要亮了。

    欧阳志远和萧眉从新洗了澡,萧眉再次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再也不肯起来。

    “志远,谢谢你。”

    萧眉的眼圈透红,她知道,如果不时志远救了自己和干妈,两人今天就活不成了。想到这里,萧眉感到极其的后怕。

    志远紧紧地搂住萧眉道:“眉儿,咱们是夫妻,不要客气的。”

    “志远,制药厂发生了什么事?”

    萧眉抬起脸来,看着欧阳志远道。

    志远道:“有人袭击了制药车间,而且打开了我的实验室。”

    萧眉一听,吓了一跳,连忙问道:“母液丢失了吗?”

    萧眉知道,生肌膏和养颜膏的秘密配方,主要都在母液之中,如果母液丢失,配方就会泄密。

    欧阳志远道:“当我到达制药车间的同时,那人才打开实验室,但被我截下,被我打伤,他见逃生无望,竟然按下了身上炸弹的引爆器。”

    萧眉一听,顿时大吃一惊。

    “后来怎么样了?”

    萧眉担心的看着欧阳志远的身上,看看有没有受伤。

    欧阳志远抱住萧眉道:“当时情况危急,我一拳干掉了他,把他从通风口扔了出去,炸弹在外面爆炸。”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道:“制药厂的戒备森严,外面有武警站岗,里面有特战队值班,他们是怎样进去的?”

    欧阳志远道:“敌人在制药厂墙外,租了一个院子,挖了地道,地道的出口,就在生肌膏制药车间门旁的竹林里,而且,还有内鬼勾结。”

    “内鬼勾结?内鬼是谁?”

    萧眉一听有内鬼,不由得吓了一跳。

    欧阳志远道:“从视频上看到,内鬼就是贾庆亿。”

    “贾庆亿?不可能吧?这人是个大学生,工作能力很好,他怎么会是内鬼?”

    萧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欧阳志远道:“贾庆亿虽然在后来关闭了报警系统和监控系统,但前一段的视频,他没来得极抹掉,就被杀人灭口了,视频记录了他放毒烟,拉下报警系统和监控系统的整个过程。”

    萧眉喃喃的道:“怎么会这样?”

    欧阳志远道:“特战小组的两位阻击手的位置,肯定是贾庆亿暴露给敌人的,我们的两位阻击手,壮烈牺牲。”

    萧眉紧紧地依偎在志远的怀里。

    欧阳志远道:“清风园以后不能住了,咱们以后就住在制药厂的办公楼,让他们收拾几套房子,装修一下,那里有战士们巡逻站岗,以后,制药厂的保卫级别还要提高,生肌膏的配方可能要列为国家级的机密。”

    两人说了一会话,萧眉在志远的怀里睡着了。

    今天萧眉受到了惊吓,即使睡着了,漆黑的眉毛还在不断的颤抖,眼珠在眼皮下乱转个不停。

    欧阳志远给萧眉吃了一颗安神的药丸。

    随着省政府检查团来检查的日子的临近,整个工业园的建设,更加繁忙了。

    欧阳志远知道,明天黄晓丽就要到运河县上任了,但欧阳志远担心黄晓丽去运河县,一帆怎么带?

    上午下班后,欧阳志远开车直奔黄晓丽的宿舍。

    欧阳志远在门外,就听到一帆和她妈妈欢快的歌声。

    这三天,黄晓丽哪里都没去,一直在家里和女儿在一起。黄晓丽要好好的补偿女儿一下。

    欧阳志远怀里抱着一个新买的洋娃娃,敲了敲门。

    一帆跑了过来,笑着大声问道:“请问,您找谁?”

    欧阳志远捏着嗓子道:“我是大灰狼。”

    一帆一下子就听出是爸爸的声音,顿时高兴的跳了起来,打开了门,嘴里大叫道:“大灰狼爸爸来了!”

    小丫头一下子扑进了志远的怀里,搂住了志远的脖子,狠狠地在爸爸的脸上亲了一下道:“亲一下,大灰狼爸爸。”

    “呵呵,真香,一帆,给,爸爸给你买的。”

    欧阳志远微笑着把洋娃娃递给一帆。

    “哇,好漂亮的洋娃娃,爸爸,谢谢。”

    一帆夸张的大叫着,一把抱住洋娃娃。

    黄晓丽微笑着从里面走过来,看着志远道:“进来吧,志远。”

    “妈妈,看看爸爸给一帆买的洋娃娃,漂亮吗?”

    一帆抱着洋娃娃,两只眼睛笑成月牙儿。

    “真漂亮!”

    黄晓丽亲了一下女儿,两人走进了客厅。

    欧阳志远道:“明天就要走马上任了,你刚开始去当县长,肯定很忙,一帆怎么办?”

    黄晓丽低下头,轻声道:“是呀,我正想这件事。”

    欧阳志远道:“晓丽,我替你带一帆吧。”

    黄晓丽摇摇头道:“你比我还忙。”

    欧阳志远笑道:“我是说,把一帆交给我妈妈爸爸,文化街里就有一家条件很好的市办的幼儿园,这样,龙海市距离运河县很近,你可以在周末到龙海看一帆,反正我爸爸妈妈很清闲,他们很喜欢一帆,一帆在龙海上完幼儿园,就可以上龙海实验小学了。”

    黄晓丽的眼睛一亮,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谢谢。”

    黄晓丽知道,志远的爸爸妈妈很喜欢一帆,一帆和两位老人家在一起,自己很放心。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在自己房间玩的一帆,志远伸手握住了黄晓丽的手。

    黄晓丽微微一颤,脸色红红的,小声道:“我去做饭。”

    欧阳志远站起来笑道:“还是我主刀吧,你摘菜。”

    黄晓丽点头道:“走吧。”

    两人来到厨房,欧阳志远看到冰箱里有腰花和排骨。欧阳志远笑道:“一帆最喜欢吃腰花和排骨了,咱就做个醋溜腰花和红烧排骨。”

    黄晓丽微笑着道:“好的,都听你的。”

    “晓丽,你摘点青菜。”志远笑着道。

    黄晓丽没有回答,她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欧阳志远,把脸贴在了欧阳志远的后背,她抱的很紧很紧。

    她的内心,不想把志远让给别人。

    欧阳志远感受到了黄晓丽的柔情,他伸出手,轻轻的拍着黄晓丽的脸颊。黄晓丽的眼圈一红,晶莹的眼泪下来了。

    黄晓丽闭上眼,喃喃的道:“志远,下辈子我要早早的抢先认识你,早早的嫁给你。”

    欧阳志远的心一痛,他不想让气氛很压抑,转过脸道:“呵呵,你最好在幼儿园的时候,就认识我,否则,我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人见人爱的绝世美男子,早就被人预定了。”

    “噗嗤!”

    黄晓丽被欧阳志远逗得忍不住笑了起来。

    厨房门开了,一帆的小脑袋伸了进来,她忽闪着漆黑的大眼睛,看着妈妈道:“妈妈,你怎么哭了?”

    黄晓丽连忙放开志远,弯下腰来看着一帆笑着道:“妈妈的眼睛进沙子了。”

    “妈妈乖,妈妈不哭,让一帆给你吹吹。”

    一帆捧起妈妈的脸,撅起红润的小嘴,给妈妈轻轻地吹着。

    黄晓丽紧紧的把女儿搂在了怀里。

    不一会,志远就做好了四个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菜来了。”

    志远微笑着把菜放在桌子上,

    一帆一皱小鼻子,笑嘻嘻的道:“爸爸,真香呀。”

    “一帆,洗手了吗?”

    欧阳志远揉了揉一帆可爱的小鼻子。

    “刚洗完,爸爸。”

    一帆举起了那双还带着香皂味道的小手,笑嘻嘻的道。

    “我闻闻……呵呵,是谁的小手?真香呀。”

    志远笑呵呵的把鼻子靠近一帆的小手。

    “嘻嘻,爸爸,是一帆的小手。”一帆开心的笑着。

    小丫头很久没有这样开心了。

    看着温馨的画面,黄晓丽眼里充满着浓浓的柔情

    一家人吃完饭后,一帆在午睡。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道:“运河县的情况你了解了吗?”

    黄晓丽点点头道:“这两天大致了解了一下。”

    欧阳志远道:“运河县是龙海市的第一大县,不论工业和农业,都处在几大县的前列,但是,运河县的污染严重,特别是县委书记王广忠一手建立起来的工业园,距离县城太近,而且位置不对,工业园内污染大户更多,污水处理厂工艺落后,已经不能很好的处理污水了,上次盘龙河污染事件,县长左逸雨做了王广忠的替罪羊,我敢肯定,不出一年,运河县的县城和工业园,有一个要挪挪地方,而污水处理厂要改进和扩建,否则,过不了多长时间,第二次盘龙河污染事件,就会到来。而整个运河县的权力,都集中在王广忠的手里,工业园又是他耀眼的政绩。这些事,你都要注意。”

    黄晓丽道:“这些事,是你上次到运河县处理盘龙河污水事件看到的?”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是的,而且我这两天还了解到一个更让人担心的事情。”

    黄晓丽道:“什么事情?”

    欧阳志远道:“龙海市的雨季就要到来,巨山湖的防洪刻不容缓,我查过资料,去年的雨季,巨山湖的大堤决口一次,三个乡镇受灾,而且死了不少人,今年的雨季很可能提前来到,你是县长,这个防洪措施,你要早抓。”

    黄晓丽点点头道:“我也听说过这件事,我会专门开防洪会议的。”

    下午的时候,欧阳志远给爸爸和妈妈挂了电话,把一帆的事情给欧阳宁静和秦墨瑶说了一边,欧阳宁静和秦墨瑶本来就很喜欢一帆这个小丫头,两人一听一帆要跟他们一段时间,两人都很欢喜。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道:“明天我送你到运河县吧。”

    黄晓丽伸手握住欧阳志远的手道:“市委组织部的王部长送我过去,你要一起过去,别人会说闲话的。”

    欧阳志远一想,也是,自己跟去算什么呀。

    “那我送你到龙海,连同一帆一块过去。”欧阳志远道。

    黄晓丽道:“可以,明天咱一块走,我到市委和王部长会合。”

    欧阳志远道:“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黄晓丽道:“只带随身衣服,剩下的县政府安排,我听说,宿舍安排好了,就住在县政府宿舍大院,三室一厅的房子。忙过一阵后,我就回来接一帆。”

    欧阳志远轻轻地把黄晓丽拥在怀里,悄声道:“一个人注意身体。”

    黄晓丽把头靠在欧阳志远的肩膀,久久不愿离开。

    第二天早晨六点,欧阳志远带着一帆和黄晓丽直奔龙海,黄晓丽就带了一个皮箱。欧阳志远把黄晓丽送到市委大楼。

    “妈妈,再见!”

    “帆再见!”

    黄晓丽拎着皮箱,走进了市委大楼。

    一帆已经习惯了和妈妈分别,小丫头没有丝毫的悲伤,反而很高兴的缠着欧阳志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