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为国捐躯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六十八章为国捐躯

    那座神秘的楼房。

    昏暗的灯光下,五六个蒙面黑衣人,静静的站在那里,显得是那样的诡异。

    小林择一那双如同毒蛇一般的小眼睛,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几名黑衣人,他的声音如同九幽地狱里的恶魔一般响起:“今天是最后的期限,我们一定要得到生肌膏和养颜美容膏的配方,伊贺圣雄,你有把握吗?。”

    黑衣蒙面的伊贺圣雄点头道:“我们是帝国最精锐的特战队,生肌膏和美容膏,我们志在必得,我们一定能取得实验室里的母液。”

    小林择一看着鸠山道:“我们的内应,安排好了吗?”

    鸠山大声道:“队长,一切准备就绪,中国人的特战队远的位置,我们的内应已经把位置标了出来。”

    小林择一宁笑着道:“好,把他们全部干掉,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鸠山到:“放心吧队长。”

    小林择一看了一眼山泽田野一眼,点点头道:“出发。”

    两辆轿车,从大楼的后门阴暗的角落开出。

    今天在制药车间值班的是刺芒特战队第一小组,组长张立国。副组长乔月河是一名阻击手,也是一名暗哨,他的位置就在车间的右方一扇窗户后面,幽兰的阻击步枪,在月光下,指着车间的唯一入口。

    另一名阻击手叫冯秀山,他就埋伏在左边的一个高塔上。

    电脑高手黎明全就在值班室,他监控者各种报警仪器。格斗手赵明和张虎,每人挎着自动步枪,在车间来会的巡视着。

    制药车间的外围,有龙海军区的警卫队巡逻。

    养颜美容膏和生肌膏的神奇功效,已经引起了国际上一些变态的国家强烈的好奇。

    养颜美容膏的抗衰老的效果,更是让国际上那些专门研究抗衰老的神秘机构,几乎发了疯,他们已经发出百亿悬赏,来求购配方。

    而生肌膏的神奇愈合术,更是让各国的军方,都红了眼。这种膏药,再受伤的时候,涂抹到伤口上,能挽救无数士兵的生命,增加强悍的战斗力,减少战斗减员。

    这一段时间,龙海军区已经接到了情报,龙海境内的敌对势力,已经在蠢蠢欲动。

    傅山制药厂的保卫工作,已经全部被龙海军区接收。

    刺芒特战队第一战斗小组组长张立国,神情严峻的巡视在制药车间里,他的眼神,如同金雕一般的犀利。

    他知道,自己的任务极其艰巨,我们中国的东西,决不能让外国人夺走。任何一个国家的敌对势力,只要敢打我们中国人的主意,一定要严加惩处,全部干掉,绝不手软。

    傅山制药厂的墙外,两辆车无声无息的停在黑暗之处的一座老宅子前面,几个人影如同鬼幽一般,闪进了这座宅院。

    一个人影迎了出来,压低声音道:“小泽君,地道已经挖通。”

    小林择一大喜道:“很好,坂田君,辛苦了。”

    几道人影进了这间房子,快速的闪进了地道。

    制药二车间副主任贾庆亿,他的神情很是焦急,他看了一下表,十二点了。

    制药二车间,是生产一般药物的车间,今天贾庆亿值夜班。

    生肌膏制药车间和二车间,相隔有一百米的距离,中间有一道墙,墙上有红外警报器。两车间之间,有一个小门,门前有武警把守。

    制造生肌膏的一车间,一般是白天生产,晚上检修设备。

    所有进入制造生肌膏一车间的维修人员,都是经过厂里严格挑选的。贾庆亿是机械制造专业毕业的,对于机械维修,他是最有发言权的。

    今天夜里的检修,就由他带领维修技术人员来完成。

    三名维修工,在他的带领下,走向那扇小门。

    两名武警示意四个人拿出证件。

    在仔细的检查完证件后,贾庆亿带着三个人走进了生产生肌膏和美容膏的院子。

    贾庆亿看了一眼墙根的那片青翠欲滴的竹林,他的眼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狞笑。

    十万元的诱惑,终于让他迈进了背叛祖国的道路。

    四个人在完成安检后,进入了生产生肌膏和美容膏的生产车间。

    他们要检修的设备是靠近储藏母液实验室前面的灌装线。

    贾庆亿看到了在车间巡视的格斗手赵明和张虎,他们每人挎着自动步枪,在车间来会的巡视着。

    贾庆亿的任务,就是放倒车间内巡逻的赵明和张虎。

    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这让贾庆亿很是紧张。

    贾庆亿缺钱,他大学毕业后,刚参加工作,工资就二百元,还要供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上学,父亲死的早,是母亲费劲千辛万苦,养育了他们四个孩子,可是,半年前,母亲得了尿毒症。

    自己为了给母亲治病,花光了他所有的积蓄,半年内,贾庆亿已经偷偷地卖了十几次血了。

    现在,母亲就躺在医院里,等着这笔救命的钱。由于没有钱,医院已经停药了,救死扶伤的理念,只是一句骗人的空话,账上没有钱,人家立刻停药停针,而且是一脸的鄙视。

    六名特战队远的位置,在昨天,贾庆亿就给了那个长了一双短腿的日本人。

    过了今天,自己就有了十万块钱,就可以给母亲治病了。

    凌晨一点整,墙根的那片竹林里,几道诡异的黑影,如同鬼影一般,快速的从竹林里闪了出来。

    副组长乔月河一动不动的趴在窗户后面,冰凉的阻击步枪,被他死死地攥在手里。透过瞄准镜,制药车间的入口处,两位持枪的武警战士,如同两杆标枪一般,站的笔直,守卫在那里。

    凌晨一点了,自己守卫在这里,还要守卫五个小时,早晨六点,才能有人来接替自己。

    二十米开外,一道黑影,快速的向这里靠近,黑色的蒙面黑布下,一双幽蓝的眼睛,透着诡异的杀气狰狞,死死地盯着乔月河。

    黑衣蒙面人的手里,多出了一把无声手枪,乌黑的枪口瞄准了乔月河的后脑。

    二十米……十五米……十米……。

    训练有素的乔月河在刹那间,感到了一丝危险,他刚想转过身来。

    “噗!”

    枪响了,一颗罪恶的子弹,打进了乔月河的后脑。

    乔月河的身体一僵,他想开枪报警,但他已经没有一丝的力气。

    伊贺圣雄狞笑着和鸠山,快速的扑向另一个高塔上的阻击手冯秀山。

    冯秀山的注意力,一直紧盯着制药车间的入口处那两位持枪的武警战士。

    他活动了一下有点麻木的腿,转过身来,看了一眼乔月河的方向。透过瞄准镜,他看到了乔月河的阻击步枪。

    他们在这里执勤,已经一个月了,明天就要换防。

    “啪嚓!”

    一声轻微的声响,在前面传来。

    由于夜间的温度很低,这些钢铁的高塔,在夜里经常发出这种热胀冷缩的咔嚓声。但冯秀山还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

    一只夜猫子,两眼发出幽蓝的寒芒,在看着自己。

    冯秀山吓了一跳,这个狗东西来这里干吗?冯秀山来自农村,他从小就怕这种叫声极其难听的鸟。

    冯秀山瞪着这只猫头鹰,他没有发现,楼梯口多出了一道黑影。黑影手里有一把无声手枪,对准了冯秀山的后脑。

    “嘎嘎嘎!”

    那只猫头鹰猛然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的怪笑。

    冯秀山一惊,身后的黑影狞笑着开了枪。

    冯秀山倒在了血泊之中。

    小林择一看到了伊贺圣雄和鸠山发出的成功信号,他狞笑着拉开了一个人灵巧的装置,一股无色无味的麻醉毒素,飘向门口的两位武警战士。

    两位战士无声的倒下。

    正在车间里面检修的贾庆亿一看时间到了,他吃了一颗解药,快速的在怀里取出同样的一个毒气装置,拉开了释放开关。

    那种麻醉毒素飘向在车间里面巡逻的赵明和张虎。

    整个麻醉毒素在车间里弥漫起来。

    赵明和张虎根本想不到有人能在车间里放毒,就连值班室里的电脑高手黎明全,都没有发觉。

    赵明、张虎和黎明全,还有那三位工人,全部软软的倒在地上。

    这时候,张立国正站在通风口的旁边,麻醉毒素没有侵害到他。

    贾庆亿快速的冲进值班室,关上了监控设备和报警系统。

    张立国站在的通风口,是个死角,贾庆亿没有看到他,贾庆亿以为车间里的所有人都被自己的麻醉毒物麻倒。他快速的发出了信号。

    小林择一和山泽田野高速的冲了进来,鸠山、伊贺圣雄在门前警戒。

    张立国站在通风口旁边,猛然看到两个黑衣人冲了进来,不由得吓了一跳。

    怎么会有人冲进来?外面的阻击手和武警战士干嘛去了?

    张立国反应极快,他瞬间就摸到了腰间的手枪。

    小林择一是一名绝顶高手,他没等张立国掏出手枪,他的无声手枪对准张立国开了枪。

    “噗噗!”

    子弹打在了张立国的前胸,张立国倒在了地上。

    小林择一和山泽田野冲向欧阳志远的实验室。

    贾庆亿迎了过来。

    一道刀芒一闪,山泽田野的刀芒划过了贾庆亿的咽喉。污血狂喷而出。

    山泽田野在杀人灭口。

    小林择一从怀里拿出专门用来破解密码的电脑装置,快速的贴在实验室的门上,双手狂舞,不停得敲打键盘。

    小林择一竟然是一个电脑高手。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如同闪电一般开到中药厂大门。门前的武警战士立刻过来检查证件。情况紧急,欧阳志远掏出了自己的特战部队的证件。

    武警战士仔细的看完后,立刻敬礼放行。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直奔生肌膏的生产车间。

    欧阳志远刚进入外围,就被警卫战士拦下。欧阳志远掏出证件,警卫一看,立刻让开。欧阳志远来不及绕到前面,一纵身,如同一道狂风,上了旁边的院墙,冲进了院子里。

    几个巡逻的战士,看到欧阳志远的身手,只惊得目瞪口呆。

    欧阳志远冲进了院子,化作一道残影,扑向生肌膏的生产车间。车间门前没人,这让欧阳志远大吃一惊。

    他知道,按照以前的规定,生产车间的门旁,应该有两位武警战士,但现在,竟然没人。

    欧阳志远知道不好,他一个纵身,闪电一般的冲了过去。

    距离车间大门不到两米的时候,一道刀光在黑夜中凭空现出,如同毒蛇的獠牙一般,无声无息的刺向欧阳志远的咽喉。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身形一摆,刀锋带着凌厉的杀气,几乎擦着志远的皮肤掠过他的咽喉。

    欧阳志远转身就是一拳,直接砸在了掠过了自己咽喉的刀面上。

    欧阳志远这一刀,用了全力,下手极重。

    大知道,门前的两位武警可能被害,而对过的两名特战队的阻击手,没有开枪,更是凶多吉少。

    因此,欧阳志远毫不留情的下了重手。

    “咔嚓!嗖!”

    这把刀被欧阳志远一拳砸断两截,飞了出去。

    这一刀是伊贺圣雄偷袭发出来的。

    伊贺圣雄和鸠山就埋伏在门前面的黑暗之中。他们猛然看到一个黑影冲了过来,伊贺圣雄和鸠山大吃一惊。

    伊贺圣雄如同一条埋伏好的毒蛇,上来就是一刀。

    这一刀是志在必得的一刀,速度极快,又刁又狠。

    他做梦都想不到,来人竟然能躲过自己这必杀的一刀,而且对方竟然能快如闪电一般,反手就是一拳,打在了自己的刀上。

    伊贺圣雄直觉到一柄重锤,狠狠地打在了自己的刀锋上,强劲的力量打断了自己的战刀,让他恐怖的是,对方这一拳,在打断刀锋后,竟然没有停止,穿过断刀后,打在了自己的胸前。

    “咔嚓!”

    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骨头断裂声,在伊贺圣雄的胸前传来。

    伊贺圣雄直觉的自己的胸腔好像被打爆的皮球一般,轰然炸开,整个胸部凹进去一块。

    几根惨白的断骨,刺穿了肌肉,露了出来

    伊贺圣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他觉得眼冒金星,嗓子发甜,猛一张嘴。

    “哇!”

    一股污血夹杂着内脏的碎皮喷出五米开外。

    他的眼睛一黑,腿脚发软,一下子跪在了欧阳志远的面前,气绝身亡。

    欧阳志远一拳就干掉了绝顶杀手伊贺圣雄。只吓得鸠山亡魂皆冒,肝胆欲裂

    ,转身就逃。

    鸠山原来被欧阳志远打过一次,现在又看到,欧阳志远一拳打断了伊贺圣雄的战刀,而且这一拳的余威,竟然打爆了伊贺圣雄的整个身体,这让鸠山吓破了狗胆。这家伙撒腿就跑。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身形闪电一般的赶上,一脚踹在鸠山的后心上。

    “哇!”

    鸠山被欧阳志远一脚踹出五米开外,腾空而起。

    “咔嚓!”

    身在空中的鸠山,他听到了自己大梁骨的断裂声音。这声音让他毛骨悚然,屎尿横流。

    还没等他的身体落地,鸠山就失去了意识,在空中就见了阎王。

    欧阳志远解决了这两个,转身冲进了车间。

    欧阳志远一眼看到了两个黑衣人,正站在自己实验室的门前,又看到了倒在地上的赵明和张虎。欧阳志远不由得呲目欲裂,一声怒吼,闪电一般的扑了过去。

    欧阳志远设计的密码,是一个几乎无解的神秘方程式,你就是电脑的绝顶高手,没有足够的时间,根本解不开。

    小林择一以为自己是电脑高手,可以轻松打开这个实验室的门,取得实验室里的母液,可是,十几分钟过去了,竟然还没有打开,冷汗早已把他的衣服湿透了。

    山泽田野猛然听到外面传来了激烈的打斗声和伊贺圣雄的凄厉惨叫声,这让山泽田野吓了一跳,大吃一惊。

    伊贺圣雄的身手,在日本,已经是绝顶的高手,现在怎么会发出这样凄厉绝望的惨叫?外面来了什么人?竟然能把伊贺圣雄打得惨叫?

    紧接着,又传来鸠山临死前的惨叫,这让山泽田野的心里,产生一种极端不好危险地感觉。

    外面来的绝对是一流的高手。

    山泽田野在日本,几乎无人能敌,但他刚一来到中国,就被欧阳志远砍掉一根手指头,抢去了眩光戒指。

    山泽田野立刻严神戒备,一抹刀锋握在了手中。

    小林择一还在疯狂的操纵电脑。

    外面一道黑影一闪,一个人冲了进来。

    山泽田野一看,顿时目瞪口呆,吓了一跳。我的天哪,真是怕谁却碰到谁。来人竟然是消去自己一根手指头的死对头,欧阳志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