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暗度陈仓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六十七章暗度陈仓

    市委办公室主任宗鹏飞说了几句开场白以后,就大声道:“现在请周书记讲话。”

    周天鸿的双眼如同刀锋一般,快速的扫过每一个人的眼睛,强大的官威和精神压力,让每位常委都感到毛骨悚然。

    当周天鸿的眼光扫射到纪委书记戴宝楠和副市长张兴勇的时候,周天鸿不由得冷哼一声,目光狠狠地刺进了两人的灵魂。

    纪委书记戴宝楠和副市长张兴勇两人的双腿,不禁颤抖起来,脸上的冷汗开始流下来。

    两人的内心,都有点绝望。

    周天鸿沉声道:“同志们,我在会议上,多次强调,我们党的干部,市委领导,对自己的子女,一定要严格要求,严加教育,不能让自己的子女,做出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的事情来,但是,今天发生的事,很让我痛心。”

    周天鸿的眼光再次狠狠地刺向戴宝楠和副市长张兴勇,这让两人一哆嗦。

    远处的市长郭文画,半睁着眼,正在喷云吐雾,仿佛这件事与他无关的样子。

    戴宝楠和张兴勇两人的心,终于沉到了万丈深渊。看来,郭文画真的要丢车保帅了。

    郭文画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周天鸿微微停顿了一下,话锋一转道:“这件事先放下,现在,运河县还缺少一位县长,经过市委组织部的多方面的考察和讨论,请组织部长王成国同志公布推荐人,大家举手表决,通过以后,发布公示。”

    周天鸿的话音一落,所有的常委都愣住了。

    但周天鸿的强大气势,让市长郭文画那边的常委们,有点措手不及。

    市长郭文画的眼睛猛然睁开,他终于明白了,周天鸿在今天的常委会上,主要的目的是干什么?他竟然要在常委会上,举手表决通过运河县县长的推荐任命。

    嘿嘿,运河县是我郭文画的,县委书记王广忠,是我郭文画的班底,谁也夺不走。你周天鸿要是派你的人去当县长,举手表决能通过吗?嘿嘿,常委会通不过,你的阴谋诡计就不能实现。

    市委组织部长王成国站起来,看了一眼十三位常委,大声道:“经过市委组织部的多方面考察讨论,为了贯彻中央关于提高县级基层领导女性比例的文件,我们组织部推荐傅山县常务副县长黄晓丽同志,担任运河县代县长的职务,现在,请大家举手表决,同意黄晓丽同志担任运河县代县长的,请举手。”

    市委组织部长王成国的话音一落,一直跟随市委书记周天鸿的五位市委常委,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手。

    跟随市长郭文化的几位常委,他们的眼光,顿时射向了市长郭文化。

    郭文画的内心很是恼怒,什么同意的请举手,自己不同意,就连举手发表反对意见的机会都没有了。

    傅山县常务副县长黄晓丽,是周天鸿从傅山党校提拔过来的,自己虽然还不知道,黄晓丽身后的背景是谁,但自己的人,一直在暗中调查,现在只是查出一点迹象,那就是黄晓丽来自燕京。

    不论黄晓丽是什么背景,黄晓丽现在是周天鸿的人,而运河县是自己的地盘,绝不能让黄晓丽进入运河县,更不能让她担任运河县的县长。

    郭文画看到了市委书记周天鸿那方的五位常委举起了手,周天鸿有五票了。

    原来市长郭文画自己这一方,同样也有五票,剩下的三票,就是常务副市长马明远的三票。马明远一直在发展自己的势力,他在周天鸿和郭文画之间,来回的摆动,有时支持周天鸿,有时支持郭文画。

    但现在,市委书记周天鸿这次的表决,根本没有考虑到常务副县长马明远的三票,他要的票,就是纪委书记戴宝楠和副市长张兴勇的两票。

    但纪委书记戴宝楠和副市长张兴勇是市长郭文画的人,要在平时,这两票肯定是郭文画的。但是今天,周天鸿拿住了纪委书记戴宝楠和副市长张兴勇的软肋。他借助醉凤楼事件,让耿建峰关押了戴宝楠和张兴勇两人的儿子,又借用霍家无形的强大压力,成功的离间了郭文画和戴宝楠、张兴勇三人之间的关系。

    周天鸿清楚的知道,市长郭文化的为人和品行,这家伙在紧急关头,都会牺牲别人,来保护自己的利益。

    醉凤楼事件中,郭文画同样不敢和燕京的霍家抗衡,对于霍家和自己怎么处理戴宝楠和张兴勇,郭文画一定会采取明哲保身的做法,抛弃戴宝楠和张兴勇。

    市委书记周天鸿的双眼,死死地盯住戴宝楠和张兴勇,强大的压力和官威,几乎让两人窒息了。

    戴宝楠和张兴勇两人都没有向以前那样,用眼光和郭文画交流。刚才郭文画对两人的态度,让戴宝楠和张兴勇的心很冷,同时,股股怨气在两人心里开始燃烧。

    当郭文画看到周天鸿的双眼在逼视戴宝楠和张兴勇的时候,郭文画知道,自己已经输了。

    郭文画没有想到,周天鸿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周天鸿做足了要在常委会上处理戴宝楠和张兴勇的假象,又让耿建峰扣住了他两人的儿子,来威胁戴宝楠和张兴勇,迫使两人举手支持周天鸿。

    戴宝楠和张兴勇在市委书记周天鸿强大的压力下,两人颤颤巍巍的举起了手。

    马明远这个人,更是极其的聪明,通过上次周天鸿带着他拜访了省委书记萧远山,和自己近来一段时间的观察,他清楚的认识到了,市委书记周天鸿的强大和强势,马明远的内心,就开始倾向周天鸿了。今天他又看到了周天鸿的完美计谋。

    马明远看到了戴宝楠和张兴勇颤颤巍巍的举起了手,他知道,周天鸿胜了,自己这三票,根本无所谓了。马明远还是不想得罪两方。

    周天鸿借助燕京霍家的强大气势,和醉凤楼事件,成功的把黄晓丽安插道郭文画的运河县,担任戴县长。

    市委组织部长王成国大声宣布道:“七票赞成,超过半数,表决有效。

    王成国刚一宣布完,周天鸿就站了起来说了两个字:“散会。”周天鸿说完,快步走出了会议室。

    所有的常委们再次愣住了。

    今天不处理戴宝楠和张兴勇呀。整个会议过程,周天鸿没有给郭文画一丝说话的的机会。

    几分钟后,傅山县常务副县长黄晓丽要到运河县担任代县长的消息,就传到了傅山县政府,这让很多人都惊呆了。

    黄晓丽从党校调到县政府,担任副县长,由于赵丰年的死亡,黄晓丽再次担任常务副县长,就连副县长江宗武都没有竞争过黄晓丽。

    现在,运河县县长左逸雨做了替罪羊,被撤职,黄晓丽竟然要去担任代县长。这样快的速度升迁,让很多人的眼睛都红了。

    下午刚一上班,市委组织部长王成国就亲自来到傅山县政府。

    欧阳志远太忙了,他在下午四点钟,才得到这个消息。

    呵呵,醉凤楼事件中,黄晓丽竟然是最大的受益者。其次的受益者,就是副县长江宗武,江宗武将要接替黄晓丽,担任常务副县长。

    欧阳志远知道,黄晓丽能担任运河县的县长,主要归功于她的背景父亲黄部长。

    市委书记周天鸿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接二连三的提拔黄晓丽。

    下午四点多钟,欧阳志远出现在县政府办公大楼。

    他敲开了黄晓丽的办公室,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的黄晓丽很平静,她正在看一份关于把傅山县建成全国最大的药材生产基地的报告。

    这份报告,是黄晓丽根据傅山县的实际情况,写了两天,才写好的。

    欧阳志远笑着走进来道:“恭喜黄县长,你就要高升了,还看这种报告干什么?”

    这家伙,还没等黄晓丽反应过来,早就一下把黄晓丽白皙的小手,攥在自己的手里。

    黄晓丽脸色一红,小声道:“让人看见了。”

    欧阳志远闪电一般的在黄晓丽红润的嘴唇上亲了一口,坏笑道:“我的耳朵很灵,没有人过来。”

    黄晓丽知道,任何人接近办公室的走廊,都逃不过欧阳志远的耳朵。

    黄晓丽妩媚的笑着,依偎在了欧阳志远的怀里。

    “志远,我到运河县担任县长,我有点害怕的感觉。”

    黄晓丽把头靠在志远的怀里,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小声道。

    欧阳志远轻轻的拍着黄晓丽的后背道:“你在傅山县怎么做的常务副县长,到运河县就怎么做县长,运河县还有公安局局长周玉海,他可是我的铁哥们,周玉海可以帮你。”

    现在欧阳志远明白了,周玉海为什么要到运河县担任公安局局长,市委书记周天鸿早就先行一步了,抢先在运河县按了一颗棋子。

    嘿嘿,周天鸿想的真远。

    黄晓丽抬起她漆黑的美眸,看着欧阳志远,眼睛里露出让人心动的柔情,小声道:“我不想离开你。”

    欧阳志远捧起黄晓丽绝美的娇颜,看着黄晓丽的眼睛道:“运河县距离傅山县不远,我会经常去看你。”

    黄晓丽垂下长长的睫毛,声音低的如同呢喃一般道:“不能天天见你,我会想你的。”

    欧阳志远能感受到,黄晓丽对自己浓浓不舍的情义。

    欧阳志远抚摸着黄晓丽的头发,轻声道:“那啥,你打个报告,把我调到运河县得了。”

    黄晓丽笑道:“就是把你调过去,也得等到我到运河县上班后再说。”

    欧阳志远轻轻推开黄晓丽道:“柳青来了。”

    黄晓丽连忙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坐到自己的椅子上。

    欧阳志远坐在远处的沙发上,一副正人君子的严肃模样。

    “噗哧!”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的样子,她禁不住笑了。

    柳青敲着门。

    “请进。”

    黄晓丽轻声道。

    柳青推门进来,看到欧阳志远也在,连忙和欧阳志远打招呼。

    “你好,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笑道:“柳秘书,你好。”

    黄晓丽指着桌子上很多文件道:“柳秘书,这些文件,都是要向江县长交接的,你拿给江县长吧。”

    柳青低下头,眼圈一红,轻声道:“黄县长,真舍不得您走。”

    黄晓丽和秘书柳青处得很好,黄晓丽也舍不得柳青。

    黄晓丽道:“柳青,我也舍不得你。”

    黄晓丽在下午,把所有的工作交接完毕,三天之后,就要到运河县上任。她有三天的假期。她把车开出县政府大院,回头看了看,自己工作半年的县政府大楼,一种不舍充满着自己的心间。

    别了,傅山县!

    黄晓丽开车去幼儿园去接一帆。这三天,她要好好的和女儿在一起。

    欧阳志远在自己的办公室窗户前,看着黄晓丽的车开出县政府。

    运河县的情况很复杂,所有的权力,都攥在县委书记王广忠的手里。黄晓丽到运河县任职,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好在,运河县不是很穷,运河县的工业和农业,在龙海市,都一直处在前列。不知道,周书记把黄晓丽派到运河县当县长,是什么意思?

    运河县是市长郭文化的地盘,县委书记王广忠是郭文画的班底,黄晓丽要想在运河县站住脚,不是那么容易的,王广忠一定会排斥黄晓丽。

    自己不在运河县,怎么能帮助黄晓丽?

    外面传来敲门声。

    “进来。”

    欧阳志远大声道。门被推开,高小敏走了进来,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何县长请你过去一趟。”

    欧阳志远道:“好的。”

    欧阳志远走过来,看着高小敏还没有走出去,而是看着自己。欧阳志远笑道:“高小敏,我脸上有花吗?你不会喜欢上了我吧?”

    高小敏轻呸着笑道:“你脸上没有花,呵呵,我这两天就纳闷,你说咱两人都是何县长的秘书,可是,半年后,你成了副县长,我还是秘书,你说,这是为什么?”

    高小敏和欧阳志远相处的很轻松,这让两人之间,经常互相开玩笑。

    欧阳志远笑道:“这和人品有关系,再说,谁让咱长的这么帅的?”

    “呸!”

    高小敏笑着呸了欧阳志远一下道:“你人品才不好,快去见何县长。”

    欧阳志远跟在高小敏身后,走向何振南的办公室。

    两人敲门进去后,欧阳志远道:“何县长,你好。”

    何振南笑道:“志远,坐下吧。”

    高小敏给两人倒好水,退了出去。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把醉风酒楼的事,给我说说。”

    欧阳志远笑道:“何县长,事情已经过去了,你想听什么?”

    何振南道:“我想听细节。”

    欧阳志远苦笑着,把整个过程说了一遍。

    何振南沉思了一会,笑道:“我听说你打的很过瘾?”

    欧阳志远一听,眼睛都亮起来了,他笑道:“是很过瘾,几十个小痞子,全都拿着大砍刀,扑向老子,全部被老子打趴下,嘿嘿,不过,还不如上次在新工业园工地,赵宗亿暗地里挑唆他的工人和小痞子攻击我,哈哈,那次可是几百人,那次才叫真正的过瘾,这次只是毛毛雨。”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兴奋的样子笑道:“你今天这一架,把黄县长打到了运河县。”

    欧阳志远道:“黄县长到运河县任职,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是周书记人家安排的,和我打架无关,嘿嘿,我要是不打上这一架,霍家姊妹受到伤害的话,就是你何县长,也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也只有欧阳志远敢在何振南面前这样说话。

    何振南知道,欧阳志远说的是实情。要是霍家姊妹真的受到伤害,别说自己,就是市委书记周天鸿,也逃脱不了干系。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道:“我立了这么大的功劳,何县长,您是位赏罚分明的县长,你看是不是奖我点什么?”

    何振南笑道:“奖你点什么?省政府的检查团就要来到了,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欧阳志远笑道:“我准备什么?现在傅山县的农业有吴县长主管了,工业有戴立新主管,常务副县长由江宗武接任,嘿嘿,我就把我的工业园建好,别的什么都不会过问的。”

    何振南道:“我就是问你的工业园,这次来的一位副省长和一位书记,可都是你的对头。”

    欧阳志远连忙道:“不是两位副省长吗?怎么,又变了?”

    何振南道“变了,所以我把你叫过来,给你说一下。”

    “来的是谁?”

    欧阳志远连忙问。

    何振南道:“副省长楚晓宇不变,副省长王海峰不来了,换成了省委副书记赵云峰,嘿嘿,你在南州可殴打过赵云峰的儿子赵斌,赵斌的爷爷可是燕京的赵鸿远赵老,赵老可是和霍老齐名的国家元老,看来,这次你要小心点。”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苦笑道:“我打人是私事,他们都是国家高级的干部,他们下来是检查工作,应该不会公报私仇的,更不会和我一个小小的开发区工业园主任过不去的。”

    何振南冷笑道:“哼,不会公报私仇?志远,副省长楚晓宇和副书记赵云峰是最记仇的人,你要小心,嘿嘿,打人的时候,你爽了,但后果你自己要承担。”

    欧阳志远一气喝光了茶杯里的水道:“我让他们找不出来什么错,他们能把我怎么样?”

    何振南道:“但愿如此,你要小心,到时候,市委周书记和郭市长都要陪同下来。”

    欧阳志远从县政府出来后,就接到了萧眉的电话。

    “志远,下班了吗?我做好饭了,我和干妈在等你。”

    电话里传来眉儿好听的声音。

    “呵呵,好的眉儿,我刚从县政府里面出来,十分钟后到家。”

    欧阳志远挂上了电话,开着越野车,直奔清风园十六号。

    站在阳台上的眉儿,看到了欧阳志远的越野车,眉儿的眼睛亮了,漆黑的睫毛,微微颤抖着。

    小坏蛋,几天没进家了,我不打电话,就不知道回家。

    欧阳志远看到了阳台上,长裙飘飘的萧眉,他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他停好车,冲着眉儿摇摇手,走进了自己的家。

    冯秀梅看着欧阳志远走了进来,笑着道:“志远,回来了?”

    她说着话,去把饭菜端了上来。欧阳志远连忙道:“干妈,我来吧。”

    欧阳志远从厨房把饭菜端到了餐厅,摆在桌子上。冯秀梅看着志远的脸道:“志远,你瘦了,工作忙吧?”

    欧阳志远一边扶着干妈坐好,一边笑道:“干妈,人瘦了,显得更有精神。”

    “嘻嘻,我看看志远瘦了吗?”

    萧眉微笑着走了过来。

    “眉儿。”

    志远走过来,拉住了萧眉的手。

    萧眉脸色一红,看着志远的脸,志远果然瘦了很多,但一双眼睛,更显得炯炯有神,充满着深邃。

    “志远,你果然瘦了,这一段时间忙吗?听说省里的检查团就要来了?”萧眉关心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点头道:“还有半月,省里的检查团就到了,最近一段时间还真有点忙。”

    冯秀梅笑着道:“先吃饭吧,边吃边说。”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干妈。”

    志远刚坐下,萧眉就给志远盛好饭菜,又给干妈盛好。

    欧阳志远吃了一口菜笑道:“呵呵,不错,真香,眉儿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冯秀梅道:“志远,萧眉没事的时候,在练习做饭,说是以后好给你做饭吃。”

    萧眉脸色微红,低下头道:“干妈,”

    欧阳志远道:“谢谢眉儿了。”

    三个人这顿饭,吃的很高兴。

    人上了年纪,睡得很早。冯秀梅出过饭,看了一会电视,就回房间歇息去了。

    欧阳志远关上电视,轻轻地把眉儿拉进怀里。

    萧眉嘤咛一声,依偎在志远的怀里,轻声道:“志远,上楼吧。”

    志远笑道:“好的,眉儿。”

    欧阳志远抱起萧眉走向楼梯。萧眉抱着欧阳志远的脖子,万种柔情的看着欧阳志远,呢喃着道:“志远,我想你了。”

    “眉儿,我也想你了,一会咱们好好地互相想吧。”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

    萧眉已经开始用嘴唇想欧阳志远了。她温润的小嘴,堵住了志远的嘴上。

    两人亲吻着,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志远,洗个澡吧。”

    萧眉喃喃的咬着志远的耳朵。

    “呵呵,一起洗吧。”

    萧眉一听,羞红了脸,小声道:“小坏蛋,一起洗澡,你又不老实。”

    欧阳志远一脸无辜的道:“眉儿,你不要冤枉好人,我是老实人。”

    这家伙说着自己是老实人,他的手,伸进了眉儿的衣襟里。

    “噗嗤!”

    萧眉禁不住笑了道:“你要是老实人,天下间就没有坏人了。”

    欧阳志远狠狠地揉搓了几下道:“小丫头,咱不待这么糟蹋人的,嘿嘿,我现在就要做个坏人。”

    “不要呀……救命……。”

    萧眉亏张的尖叫起来……。

    浴室里,雾气蒙蒙,温暖极了,欧阳志远用毛巾被裹住萧眉,走出了浴室。

    洗过澡的萧眉,全身的皮肤,白里透红,如同婴儿一般。

    萧眉呢喃着,长长的睫毛颤抖着。

    “眉儿,我爱你。”

    欧阳志远亲了一口眉儿红润的的嘴唇。

    “志远,爱我,抱紧我,要我。”

    萧眉两手紧紧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全身颤抖着。

    白色的浴巾慢慢的滑落下来,露出萧眉细腻的如同白玉一般的玲珑娇躯

    月光如水,洒下柔软的银辉。

    “眉儿,幸福吗?”

    志远紧紧地搂住,如同猫儿一般躺在自己怀里的萧眉。

    “幸福。”

    眉儿小声回答着,小手抚摸着志远的胸脯,把整个娇躯都紧紧地贴在志远的身上,她想让自己自己的爱人,融化在一起。

    “眉儿,我要永远这样抱着你,不分开。”

    “志远,我们永远不分开。”

    眉儿睁开如同星辰的眼睛,看着自己的爱人,微微的抬起头来,在志愿的唇上,亲了一下。

    “呵呵,眉儿,我还想要。”。

    “小坏蛋,喂不饱的大坏人。”

    在十二点的时候,两人还没有睡觉。当欧阳志远还想再次发出冲锋的时候,他的手机发出了刺耳的报警声。

    欧阳志远连面色一变,立刻停止了动作。

    不好,有人触动制药车间的报警系统。

    欧阳志远的手机,是和傅山制药车间的报警系统联系在一起的。

    制药厂生肌膏车间的报警系统,是李大鹏在外国带回来的最新最先进的报警系统。他不是原来那种红外线的报警系统,而是靠扑捉振动波来报警的。

    这种报警系统,能抗拒任何的电子干扰和光电激光干扰。任何人只要接近报警系统,报警系统立刻就会搜集到你行动引起的极其轻微的振动波,瞬间就会报警。

    欧阳志远快速的穿好衣服,带好自己的东西,向外冲去。

    “志远,怎么啦?”

    萧眉大声问道。

    欧阳志远急切的道:“有人触动制药车间的报警装置,我去看看,记住,眉儿,在家里等我,不要乱跑。”

    欧阳志远说完,早就冲出了别墅,发动越野车,冲向制药厂。

    欧阳志远的车刚一离开别墅,两个黑影就在黑暗之处闪了过来,扑向别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