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再次殴打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六十五章再次殴打

    傅山常务副县长赵丰年死后,他的老伴没有离开傅山县。同样,运河县县委书记王广忠在调到运河县之后,他的的父母,也没有到运河县,也是住在傅山县城。今天是星期六,赵丰年的儿子赵宗彪和王广忠的儿子王磊一起来探望自己的父母。

    赵宗彪自从被欧阳志远查出他贪污之后,就被龙海市纪委双规。赵丰年化了很多的钱,走通了市纪委书记戴宝楠的关系,赵宗彪的贪污案,最后不了了之,一个月后,赵宗彪到了运河县任职。

    赵丰年和运河县县委书记王广忠的关系极好,当年傅山县建设工业园的时候,赵丰年和王广忠就是搭档。

    赵丰年的突然死亡,让王广忠逃过了一劫。

    赵宗彪到运河县任职之后,和王广忠一家,走的更近,他和王广忠的儿子王磊,臭味相投,好的就像亲兄弟一般。

    今天,两人又叫了几个狐朋狗友,相约在醉凤楼吃饭,最先到达的就是赵宗彪和王磊。两人在大厅里的沙发上喝着茶等人。

    当欧阳志远和霍英琼走进来的时候,赵宗彪一眼就看到了欧阳志远。

    赵宗彪的眼睛立刻就红了,强烈的怨毒和杀气,在眼睛里狂涌而出。

    自己的弟弟赵宗亿,就是死在欧阳志远的手里,自己是被欧阳志远查出来贪污的,自己的父亲之死,虽然是个迷,但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和欧阳志远脱不了关系。

    是欧阳志远查出来城建局长郑俊熙的贪污,郑俊熙肯定咬出来自己的父亲,父亲才被人杀人灭口。

    当城建局长郑俊熙失踪之后,父亲就开始坐立不安,极其的焦躁。赵宗彪隐隐约约好像听到,父亲欲言又止的说了一句,自己挪用的很多工业园的钱,都被上面的人拿去了。那人是谁,父亲没敢说。

    但当时父亲说这句话的时候,父亲的脸色露出了一丝恐惧。

    赵宗彪知道,父亲从来没怕过任何人。能让父亲感到害怕的人物,绝对是一个极其可怕的人物。

    自己再问,父亲始终没有吐露一个字。

    当传来父亲的死讯后,赵宗彪就知道,父亲被人灭了口,做了别人的牺牲品。

    现在,唯一知道父亲一切的,就是运河县县委书记王广忠。

    因此,为了查出父亲的死因,赵宗彪在接近王广忠。

    现在,他又看到了欧阳志远,他恨不得冲上前去,咬几口欧阳志远的肉。

    自从父亲死后,赵宗彪学会了忍耐。

    坐在赵宗彪旁边的王磊,是一位典型的官二代,这家伙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更是色中恶鬼。

    王磊的双眼死死地盯住了极其漂亮、又带着一丝调皮野性的霍英琼。

    霍英琼今天穿的那件紫色紧身羊绒毛衣,把她凹凸有致的少女绝美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特别是胸前的把双坚挺的高翘饱满,随着霍英琼的走动,微微颤抖着,差一点把王磊的眼珠子勾掉。

    王磊怎么都不会想到,傅山这个小县城,竟然有这种让人魂飞魄散的绝顶美女。

    嘿嘿,今天自己没有白来呀。

    赵宗彪看到了王磊那双欲火中烧的眼睛,赵宗彪笑了。

    赵宗彪看着王磊道:“那小姐真漂亮。”

    王磊色迷迷的眼睛一亮,咕咚一声,吞了一口口水道:“那女人是小姐?”

    赵宗彪嘿嘿笑道:“打扮的这么妖艳,一对nai子都要把毛衣胀破了,不是小姐是什么?”王磊笑道:“是小姐就好办,老子有的是钱,等会,老子用钱把那个小白脸砸死。”

    两人说话间,就看到对方走进了二楼的清风亭。

    王磊道:“清风亭对过的皎月厅,咱们要了。”

    这时候,王磊和赵宗彪的朋友,都陆续的来到。

    其中有两位是欧阳志远打过一次的,市纪委书记戴宝楠的儿子戴世军和副市长张兴军的儿子张继山。

    张继山和戴世军都是来傅山县崮山群峰游玩的。

    众人走进了二楼的皎月厅。

    欧阳志远和霍英琼走进了清风亭,霍英杰在里面正等着两人。

    “呵呵,欧阳大哥,来了。”

    霍英杰连忙站起来。

    欧阳志远笑道:“坐吧,英杰,就咱三个人,没有外人,咱们不用客气。”

    霍英琼笑道:“就是,欧阳大哥,我们今天请你吃饭,就是要感谢你上午救了我们。”

    欧阳志远道:“感谢什么,要感谢,我还要感谢你们,你们天成集团承建了工业园所有的配电设施,这是帮了我的大忙了。”

    “嘻嘻,我都饿死了,咱们都不要互相感谢了,让服务员上菜。”

    霍英琼笑嘻嘻的道。

    “请您们点菜。”

    跟桌服务的服务员递过来菜谱。

    醉凤楼的菜肴,主要都是以清淡素雅为主,但口味做的极好,别具一格。

    霍英琼把菜单递给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你点菜吧。”

    欧阳志远没有再客气,点了几个小菜后,要了一瓶红酒,又让霍英琼她们点菜。

    两个小丫头点了几个菜,把菜单递给了服务员。

    不一会,服务员就把菜上来了。

    欧阳志远启开了那瓶红酒,又拿出了一瓶玉春露。

    调皮机灵的霍英琼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玉春露,她闻着玉春露那淡雅的清香,眼睛一亮,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姐姐倒了一杯红酒。

    欧阳志远看着霍英琼给她自己倒了一杯玉春露,笑道:“英琼,你还是喝红酒吧。”

    霍英琼笑道:“我在家,也经常喝白酒的。”

    霍英杰说着话,端起了酒杯,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来,今天咱们是第一次在一起喝酒,首先感谢你到燕京,救了我爷爷的命,又让我父亲走入了霍家的核心,今天你又救了我们姊妹俩,我和英琼,先敬你。”

    霍英琼也端起酒杯笑道:“我们敬欧阳大哥三杯。”

    欧阳志远笑道:“别再敬了,咱们三个人一起喝吧。”

    三个人都是年轻人,说话喝酒都很融洽,三个人连喝了三杯酒。

    霍英琼和霍英杰漂亮的脸蛋,都红扑扑的。

    欧阳志远不让霍英琼喝玉春露,小丫头很是调皮,却连喝了三杯。

    玉春露这种酒,喝着淡雅,但后劲很足。

    但让欧阳志远想不到的是,霍英琼的酒量很好,三杯玉春露喝完,只是脸色红扑扑的,却丝毫没有酒意。

    呵呵,小丫头的酒量很好呀。

    三个人正喝着酒,清风厅的门被一个满脸酒气的男人推开。

    这个男人推开门后,神情一愣,连忙笑道:“对不起,走错门了。”

    这家伙连忙关上门,退了出去。

    欧阳志远没有理会这人,他知道,在酒店里喝酒,走错门很正常。三人继续喝酒。

    那个走错门的男人,又推开对过的皎月厅,他刚一走进大厅,两眼就兴奋的发出亮光,他看着张继山和王磊道:“大哥们,我操,对过的房间内,那两个女人,实在太漂亮了,我要是能和他们睡一次,死了也值了。”

    “两个女人?不是一个女人吗?”

    王磊急切的问道。

    这个人是故意装做走错房间的,去看看欧阳志远他们在房间干什么。

    “是俩个女人,都很漂亮,他们在喝酒。”

    王磊的眼睛开时发出光来。

    赵宗彪知道,今天有好戏看了,嘿嘿,欧阳志远,我打不过你,但我可以让你在龙海境内,多竖起几个敌人,副市长张兴勇和纪委书记戴宝楠,都将成为你的敌人。

    这几个人里面,王磊最好女色,其次就是张兴勇的儿子张继山。

    只要自己把王磊的好女色本性激发出来,侵犯那两个女人,今天欧阳志远就会大打出手。哈哈,只要欧阳志远打了王磊、张继山他们,嘿嘿,张兴勇和戴宝楠能放过欧阳志远吗?

    赵宗彪在王磊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王磊不由得哈哈大笑道:“好,就这么办,来,兄弟们,干杯,一会咱一起玩玩那两个小妞,我掏钱。”

    “好呀,大哥。”

    众人一片叫好。

    霍英杰喝了几杯红酒后,本来就漂亮的脸蛋,变得更加妩媚娇艳。

    而霍英琼也是脸色绯红,如同染了彩霞一般。

    欧阳志远看着这两位绝色美女,心里也是一阵跳动,他笑着道:“英杰,不能再喝了,下午还要上班。”

    霍英琼看着脸上没有带丝毫酒意的欧阳志远,展颜一笑道:“欧阳大哥,你看,你的脸色一点没有变化,呵呵,再喝几杯都没有事。”

    欧阳志远知道,有的女孩子喝起酒来,比男人还要厉害。霍英琼小丫头,就属于这种女孩子。

    反正自己能解酒,就是霍英琼多喝了两杯,也没有什么。

    欧阳志远又陪着霍英琼喝了两杯。

    霍英杰脸色微红,站起身来,拉着霍英琼小声道:“陪我到洗手间。”

    霍英琼小声道:“好的,姐姐,我陪你去。”

    霍英琼笑着冲着欧阳志远伸出了一个手指头。一个手指头就是代表一号,一号就是洗手间的意思。

    那个年代,酒店的洗手间,还不在套间之内。

    欧阳志远也知道,一号就是洗手间,就没有多问。

    洗手间在走廊的最西头。

    王磊和赵宗彪等的就是她们要去洗手间。

    几个人透过门缝,看着两位美女走向洗手间,顿时高兴的跳起来。

    看着两位美女走进了洗手间,张继山,王磊他们跟了过去。戴世军和他父亲戴宝楠一样,为人比较阴险低调,他没有跟过去。

    霍英琼看着脸色绯红的姐姐,不禁笑道:“姐姐,你才喝了几杯红酒,脸色就红成这样?”

    霍英杰道:“丫头,你今天有点兴奋过度,回去后,不能再喝了,下午我们都要去工地。”

    霍英琼笑道:“姐姐,我什么时候喝多过?”

    霍英杰看着妹妹道:“小丫头,你是不是喜欢上了欧阳志远?”

    霍英杰和霍英琼都不知道欧阳志远的未婚妻是萧眉。

    霍英琼脸色一红道:“姐姐,你瞎说什么?我才……不喜欢欧阳大哥。”

    霍英杰笑道:“就是喜欢欧阳志远,也没有什么错呀,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吗。”

    霍英琼小声道:“姐姐,欧阳大哥那么优秀,肯定有很多女孩子追的,小白脸给人有种不安全的感觉,我才不喜欢欧阳大哥呢。”

    后面的那句话,很低。

    霍英杰笑道:“好了,不喜欢就不喜欢吧,走吧。”

    霍英琼眨着调皮的大眼睛,看着姐姐,笑嘻嘻的道:“姐姐,你难道喜欢上了欧阳大哥?”

    霍英杰笑道:“我和你一样有同感,呵呵,小白脸都靠不住,我才不喜欢欧阳大哥。”

    两人说笑着,推开女洗手间的门。

    两人刚走出来,既看到三四个满脸酒气的男人走了进来,并不怀好意的拦在两人面前。

    霍家两位姐妹,霍英琼的脾气极其暴躁,性格好像男孩子一般,充满着野性。霍英琼一看到几个满脸酒气的男人不怀好意的拦在自己的面前,其中两个男人的眼睛,盯着自己的胸脯,流着口水,看个不停。

    霍英琼不由得勃然大怒,大声道:“你们是什么人,拦着我们干什么?快滚。”

    王磊在运河县无人敢惹,一直横行惯了,不知道有多少好人家的女儿,坏在他的手里。一贯养成的自大骄横的性格,让他有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感觉。

    本来就极其漂亮的霍英琼这一发怒,更加显得漂亮,这让王磊和张继山的骨头都酥了。

    王磊眯着那双色迷迷的眼,盯着霍英琼,嘿嘿的淫笑道:“小姐,请问,那个小白脸包你们,多少钱呀?我出双倍的价格,包你们了,如果服务好的话,有什么绝活,嘿嘿,价格好说。”

    霍英琼一听王磊的话,脸色顿时一沉,心里极其的恼怒,这几个王八蛋,把自己当成小姐了。

    霍英杰更是气愤至极,自己是燕京霍老的孙女,在傅山竟然有人欺负姊妹俩,真是翻了天了。

    “啪!”

    脾气火爆的霍英琼抬手就是一掌,狠狠地打在了王磊的脸上。

    这一掌打的很厉害,只把王磊打的眼冒金星,脸肿起来很高的一个紫色手印。

    “瞎了你的狗眼,还会说人话吗?”

    霍英琼气的脸色透红,饱满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

    王磊从来没有挨过别人的打,在运河县,谁敢打他?现在竟然让一个女人打了一巴掌,顿时惹起了他骨子里的凶悍之气。

    王磊嗷嗷叫着咆哮着道:“兄弟们,给我上,轮了这两个臭女子。”

    张继山早已忍耐不住了,嗷的一声,扑了过来,旁边的几个男人,同样的扑了过来。

    霍英琼抬腿踢倒了一个男人,一下子被王磊一个虎扑抱住,按倒在洗手间的洗手台上。

    霍英杰被张继山一把抱住,推到了墙角。

    欧阳志远喝了一杯酒,一个女服务员跑了过来,大声道:“不好了,你的女朋友被人在洗手间欺负了。”

    欧阳志远一听,脸色一冷,双眼射出刀锋一般的杀气,冲了出去。

    对过房间的戴世军一眼看到,欧阳志远从房间里冲了出来,顿时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的天哪,那两个女人,竟然是和欧阳志远在一起。张继山和王磊他们就怕要倒霉了。

    戴世军可知道欧阳志远的厉害。

    戴世军连忙拿出电话,快速的拨通了傅山县公安局副局长王建水。

    “王叔叔,你快带人来,我和张继山在醉凤楼大酒店被人打了。”

    傅山县公安局副局长王建水知道纪委书记戴宝楠的儿子戴世军、副市长张兴勇的儿子张继山,还有运河县委书记王广忠的儿子王磊,来了傅山。现在,这几个人竟然在傅山被人打了,这还了得?自己怎么向纪委书记戴宝楠和副市长张兴勇交代?是哪个王八蛋这么大胆,敢殴打这几个人?给老子找麻烦,看老子抓住你们,不扒了你们的皮!

    傅山县公安局副局长王建水立刻亲自带人,赶了过来。

    戴世军又拨通了副市长张兴勇的电话。

    “张叔叔,不好了,欧阳志远在傅山的醉风酒楼,又打了张继山,你快想办法救人。”

    主管工业的龙海市副市长张兴勇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他猛然接到戴世军的电话,当他听到欧阳志远在傅山,再次殴打自己的儿子,差一点气的晕过去。

    欧阳志远,我不会放过你。

    张兴勇立刻把电话打到公安局长赵大山的办公室。

    “赵局,欧阳志远在傅山,再次殴打我的儿子和纪委书记戴宝楠的儿子戴世军,你看着办吧。”

    龙海市公安局长赵大山最近十分郁闷,本来自己就要调到省厅担任副厅长,所有的关系都已经疏通,就差一纸调令了,但最后,竟然黄了。

    自己的上调,竟然遭到了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的强烈反对。

    近一段时间,省委省政府发生了一个让所有人震惊的现象。这一现象,让站在省长江川河战斗序列的所有官员,胆战心惊。

    本来站在省委书记萧远山和省长江川河之间的常务副省长秦明月,在很多的决定中,毫不犹豫的站在了省委书记萧远山的一方。

    这让本来势均力敌的两方力量,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省委书记萧远山和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的联合,让省长江川河措手不及,很多省长江川河的提议决定,在常委会上,遭到了省委书记萧远山和常务副省长秦明月无情的否决。

    很多本来站在省长江川河战斗序列的官员,已经开始偷偷地拜访萧远山。

    赵大山知道,自己进入省厅的计划,彻底破灭了。

    自己是市长郭文画的人,而郭文画是省长江川河的班底。所以,常务副省长秦明月否决了自己调到省厅的决定。

    赵大山恨恨得把茶杯砸在了地上。

    电话铃响了,赵大山一看,竟然是副市长张兴勇的电话。

    赵大山连忙接过来。

    电话里传来副市长张兴勇暴怒的声音:“赵局,欧阳志远在傅山,再次殴打我的儿子和纪委书记戴宝楠的儿子戴世军,你看着办吧。”

    张兴勇就说了这一句话,就挂上了电话。

    赵大山一听,好家伙,欧阳志远这个刺头,又打人了,这次竟然打的副市长张兴勇的儿子张继山和纪委书记戴宝楠的儿子戴世军,嘿嘿,欧阳志远,你是市委书记周天鸿的人,而周天鸿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班底,哈哈,你们阻止老子上调,老子就拿你们底下最小的官员欧阳志远开刀,哼哼,老子要出这口恶气。

    赵大山立刻打电话给傅山县公安局副局长王建水,让他先控制住殴打张继山、戴世军的人,自己随后就会赶到。

    再说欧阳志远一听说霍英杰和霍英琼受到欺负了,他立刻冲向西面的洗手间。

    嘿嘿,竟然有人敢欺负霍老的孙女,哈哈,这次有人倒霉了。

    欧阳志远一边跑一边给公安局长耿剑锋打电话,把情况向耿剑锋说了一遍。

    耿剑锋一听霍英杰和霍英琼被人欺负了,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耿剑锋可知道,霍英杰和霍英琼是谁的孙女。

    如果霍英杰和霍英琼被别人欺负了,就是县长何振南、市委书记周天鸿,都逃脱不了处分,何况自己一个小小的县安局长?

    耿剑锋立刻亲自带人赶了过来。

    “嘭!”

    欧阳志远一脚踹开了洗手间的房门。

    房间里的情景,让欧阳志远暴怒之极。

    欧阳志远看到,几个男人一下子把霍英琼按在了洗手台上,而另外的两个男人,把霍英杰逼到了墙角,其中一个男人的手爪子,一下子抓到了霍英杰的胸脯上。这个男人,竟然是自己打过一次的,副市长张兴勇的儿子张继山。

    这个人王八蛋,狗改不了吃屎。

    欧阳志远一声怒吼:“张继山!”

    张继山一愣,欧阳志远上前就是一脚,直接揣在了张继山的屁股上。

    “嘭!”

    张继山被欧阳志远一脚踢飞,一头栽倒在旁边的水泥池子里。

    “嘭!”

    欧阳志远又是一脚,把另外一个男人踹了一个跟头。

    欧阳志远打倒了张继山,又扑上另外几个男人。

    “啪啪啪啪!”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几掌把那几个侵害霍英琼的男人打倒在地。霍英琼连忙从洗手台上起来,一下子扑到欧阳志远的怀里。

    “呜呜……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连忙安慰霍英琼道:“英琼,没事了。”

    霍英琼猛的推开欧阳志远,快速的冲到那几个被打倒在地上的男人。

    “啪啪啪!”

    小丫头几乎气疯了,小巴掌狠狠地打在了几个男人的脸上。

    张继山连忙从地上爬起来,他一眼看到了欧阳志远,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靠,不会这么巧吧?怎么会碰到欧阳志远?

    王磊被欧阳志远一巴掌打得几乎晕了过去,他又被霍英琼一掌打得转了一个圈,他狠狠的看着欧阳志远,大声道:“你狗日的是谁?敢打老子?老子找人弄死你。”

    欧阳最恨的就是这些专找女孩子下手的官二代和富二代。欧阳志远没等王磊说完话,一脚踹在王磊的脸上。

    “啊!”

    王磊一声惨叫,整个身形飞了起来,栽了一个大跟头。

    “噗!”

    王磊张嘴吐出了两颗带血的牙齿。

    “哼!”

    一声冷哼在外面传来。

    欧阳志远一看,他的脸色一寒,只见戴世军带着几十个小痞子冲了过来。

    戴世军在和副市长张兴勇打完电话后,立刻给傅山自己认识的人打电话,他们喊来了几十个小痞子赶了过来。

    戴世军指着欧阳志远狂喊道:“打死那个王八蛋,每人一千块。”

    戴世军恨死了欧阳志远。上次就是因为欧阳志远,自己和张继山被关进公安局十几天,今天自己一定要报仇。

    “戴世军,你是好了疮疤忘了痛,嘿嘿,你的皮子又痒痒了是吗?”

    欧阳志远冷笑的看着戴世军。

    “嘿嘿,欧阳志远,今天你死定了,给我打。”

    戴世军嗷嗷狂叫着。

    那时候的一千块钱,相当于现在几万块吧。那些小痞子们一听,立刻嗷嗷的叫着,挥舞着砍刀钢管,冲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声冷笑,转身一脚踹开女洗手间的门,把霍英杰和霍英琼推了进去道:“你们保护好自己,看我教训他们。”

    霍英琼大声道:“欧阳大哥,小心点。”

    欧阳志远冷笑道:“嘿嘿,老子在新园工地上,几百个小痞子,都被老子打趴下,现在我还怕你们几十个人吗?”

    这时候,十几个小痞子嗷嗷叫着冲了进来,欧阳志远一脚踹到了两个挥舞砍刀的小痞子,然后,冲进了这些人的中间。

    刹那间,整个洗手间里传来噼里啪啦的撞击声,欧阳志远每一脚一拳,都有人惨叫着飞了出去。

    霍英杰和霍英琼两人看着神勇的欧阳志远,两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外面的戴世军只看得目瞪口呆。

    欧阳志远几分钟之内,把几十名小痞子全部放倒在地,剩下的十几个小痞子吓得一哄而散,逃了出去。

    欧阳志远一个前冲,一下把戴世军撤了过来,一拳打在了这家伙的鼻子上。

    “噗!”

    只打的戴世军鼻血横流。

    这时候,外面响起凄厉的警笛声,傅山县公安局副局长王建水带着警察冲了上来。

    “住手!”

    十几把乌黑的枪口,对准了欧阳志远。

    王建水想不到,这件事竟然惊动了市公安局长赵大山。赵大山亲自给自己打电话,让自己控制住殴打张继山和戴世军的凶手。

    王建水知道,自己立功的时候到了,拍马屁的时候也到了。只要自己把打人者抓住,交到赵大山的手里,自己就是大功一件。

    嘿嘿,以后,副市长张兴勇、纪委书记戴宝楠只要记住自己,自己就有希望调到市里去。

    所以,王建水在路上吩咐那些警察,一定要把打人者抓住。

    王建水带着警察冲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一个后背对着自己的年轻人,一拳就把戴世军的鼻子打破。

    王建水一声暴喝,拔出手枪,对准了打人凶手。

    戴世军一看王建水来了,他顾不上擦去鼻子上的污血,立刻大声喊道:“张叔叔,快把欧阳志远抓住。”

    王建水一听戴世军的嘴里吐出来欧阳志远四个字,顿时吓了一跳。

    “你说什么?欧阳志远?是哪个欧阳志远?”

    王建水连忙问道。

    欧阳志远转过身来,看着王建水,一声冷哼道:“王局长,你来抓谁呀?”

    傅山县公安局副局长王建水一看,打人者竟然是副县长欧阳志远,他的脑袋嗡的一声,差点爆开。

    我靠,自己一个小小的副科级的副公安局长,敢抓副县长吗?自己不是找死吗?

    戴世军这个王八蛋,这不是玩人吗?你怎么不早说是欧阳志远在打人?要知道是这位煞星县长,老子说什么都不会来。

    戴世军,老子可让你坑死了。王建水想到这里,又想起市局的赵局长让自己控制住打人者,我靠,这不是难为自己吗?自己能控制住欧阳志远?除非自己的脑子进水了。可是,自己不控制住欧阳志远,市局的赵大山,能饶了自己?

    王建水立刻发觉,自己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王建水结结巴巴的道:“欧阳……县长,怎么会是你?”

    欧阳志远嘿嘿的冷笑道:“王副局长,你来的正好,戴世军、张继山和这几个男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侵犯天成集团的总经理霍英杰和霍英琼两位小姐,嘿嘿,你说,你该过来抓谁呀?”

    什么?我的天哪,欧阳志远说的什么?这两个女人,竟然是天城集团的总经理霍英杰和霍英琼。

    戴世军和张继山两人顿时吓得脸色苍白,腿肚子转筋,全身颤抖起来。

    天成集团的总经理霍英杰和霍英琼两位小姐,可是燕京霍家霍老的孙女,自己竟然认为这两人是小姐,还冒犯了这两人,自己不是找死吗?

    王建水一听戴世军、张继山和这几个男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侵犯天成集团的总经理霍英杰和霍英琼两位小姐,把王建水吓得差点晕过去。

    这时候,又有大批的警察冲了上来,分局局长耿剑锋亲自带队赶了过来。

    耿剑锋大声吼道:“王建水,立刻把张继山、戴世军他门给我拷来,所有的小痞子,一个都不能放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