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一双眼睛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六十四章一双眼睛

    这时候的情况,极其的危险。

    欧阳志远一声暴喝,身子一滑,让过几根电线杆,又闪电一般的踢出数脚

    “嘭嘭嘭!”

    几声闷响,数根电线杆被欧阳志远踢的倒飞起来。

    欧阳志远的身形,如同游鱼一般,五行步和影子身法,发挥到了极限,在尘土飞扬的灰尘中冲了出来。

    所有的人都以为这三个人死定了。但当他们看到欧阳志远带着霍英杰和霍英琼冲出来之后,众人都惊得目瞪口呆。

    我的天哪,这三个人是怎么冲出来的?

    “哗!”

    人们在停顿了数秒后,所有的人都拍着手,欢呼起来。

    欧阳志远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汗水湿透。他回过头来,看着身后数百根倒塌的电线杆,内心也是后怕至极。

    自己再慢一步,就怕三个人都会被埋在这些电线杆下面。

    欧阳志远看着怀里的两位美女,都吓得还闭着眼睛。

    “两位美女,快起来,没事了。”

    霍英杰和霍英琼感到自己如同腾云驾雾一般,轰的一声爆响,眼前一黑,尘土飞扬。

    “欧阳大哥,我们死了吗?”

    霍英琼紧紧地闭住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两条修长的胳膊,紧紧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没有松手,就快把志远勒死了。

    欧阳志远苦笑道:“英琼,你再不松手,我会死的。”

    霍英琼长长的漆黑睫毛微微抖动了一下,她睁开眼,看到欧阳志远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嘻嘻,我们真的没死!”

    霍英琼顿时欢呼雀跃起来。

    霍英琼这一欢呼,让霍英杰清醒过来,她睁开眼一看,自己竟然紧紧地搂住了欧阳志远的腰,整个身躯,都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

    霍英杰脸色一红,一声惊呼,连忙松开手。

    欧阳志远笑道:“好了,两位大小姐,危险解除。”

    “呸,你才是小姐。”

    霍英琼呸了欧阳志远一口。

    欧阳志远笑道:“我是男的。”

    小姐这个名称,本来是中国古代对有身份有地位的年轻女子的尊称,现在想不到,竟然让国人把这个两千多年的尊称叫歪了。

    霍英杰连忙站好,看着欧阳志远,又看了一眼身后那倒塌的水泥杆子,不禁一阵后怕。

    “欧阳大哥,谢谢你救了我们。”

    霍英杰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擦去脸上的冷汗笑道道:“不用谢,还好,你们没伤着。”

    “嘻嘻……哈哈……”

    霍英琼指着欧阳志远的脸,一边笑个不停,一边拿出一个小镜子,照着欧阳志远的脸。

    “噗哧!”

    霍英杰也禁不住的笑了。

    欧阳志远连忙接过霍英琼的小镜子一看,镜子中的自己,满脸的泥土,好像灰猴子一般,极其的狼狈。

    欧阳志远笑道:“嘿嘿……那啥……”

    “咯咯咯…………。”

    霍英琼早已笑弯了腰。

    霍英杰连忙道:“欧阳大哥,走吧,工地上有浴室,你先洗洗。”

    欧阳志远笑道:“也好。”

    欧阳志远从越野车里,拿出自己替换的衣服,在工地的浴室里,洗了个澡,换好衣服。

    霍英琼笑嘻嘻的接过欧阳志远换下来的衣服道:“欧阳大哥,衣服放在这儿吧,我给你洗洗。”

    欧阳志远笑道:“小丫头,你会洗衣服吗?”

    霍英琼皱着小鼻子道:“哼,小看人,姐姐忙的时候,她的衣服都是我洗的。”

    霍英杰看着妹妹道:“英琼很会洗衣服的。”

    这时候,欧阳志远看到了工业园副主任宋忠军带着监察大队的人,一遍看着工程楼房,一边走了过来。

    宋忠军没有看到欧阳志远,他这一段时间,为了迎接省政府的检查团,所有工程项目的安全和质量,在副主任陆建检查完后,他仍旧都要亲自带人再检查一遍。

    欧阳志远走过去道:“忠军,没有社么情况吧?”

    宋忠军没想到,在这里能碰到欧阳志远。他连忙道:“欧阳县长,发现一个问题。”

    欧阳志远一听发现了一个问题,连忙道:“什么问题?”

    宋忠军道:“江石集团的污泥净化池存在不按图纸施工的现象,有偷工减料的嫌疑。”

    欧阳志远一听,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江石集团,江宗石。

    现在,由于盘龙河污染事件,欧阳志远和江宗石之间的友谊,已经起了裂痕。现在,江石集团竟然在偷工减料,这让欧阳志远很感意外。

    欧阳志远道:“走,到江石集团工地看看。”

    霍英杰道:“欧阳大哥,上午我请你吃饭,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欧阳志远笑道:“吃饭可以,感谢就不要了。”

    霍英琼笑嘻嘻的道:“在醉凤楼。”

    欧阳志远和宋忠军开着车,赶向江石集团的污水处理厂的工地。

    污水处理厂,是整个工业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工业园所有企业产生的污水,都要经过污水处理厂来处理。如果污水处理厂出现了质量问题,整个工业园就会被迫停产。

    运河县污水处理厂停产,结果,整个工业园就会被迫拉闸,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污水处理厂中的污泥净化池,更是关键的部位,所有的污水都要在净化池里净化,如果这个地方出了差错,麻烦就大了。

    欧阳志远看着宋忠军道:“具体情况说一下下。”

    宋忠军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按照图纸设计,污泥净化池要建在地下十米,而江石集团竟然在地下五米的地方,就开始建设了,如果这样,污水厂投产后,污泥净化池里昂贵的有益分解菌,由于不能在地下繁殖,很快就会死亡,这样,每年投放的有益菌就会连翻数倍,增加几百万的成本。而且,他们污泥净化池底部的防水防渗漏的材料,没有使用原来合同里的防水防渗漏的材料,而是使用了不合格的产品,这样的情况下,污水就会渗透到地下,污染地下水源。”

    欧阳志远脸色一冷,大声道:“立刻给江石集团下发整改单,让他们把建好的污泥净化池扒掉,必须在地下十米之处建设。”

    宋忠军道:“整改单已经下了,他们的项目经理刘怀全一副不服气的样子,我已经派了两名监察队的人员,常驻江石集团,每天看着他们施工。”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忠军,你做的对,我支持你,不论是谁,只要在项目建设中,偷工减料,不按图纸设计进行施工,你向我回报。”

    不一会,江石集团的工地到了。

    宋忠军和欧阳志远直接来到污泥净化池的位置。

    当宋忠军和欧阳志远看到污泥净化池的情景时,两人的脸色都很难看。施工现场不光没有停工,而且,负责防水防渗漏的工人们,竟然还继续在水池底部,铺设防水涂料。

    这些王八蛋,真大胆,整改通知单都已经下了,他们竟然敢继续施工。

    欧阳志远大喝一声道:“停止施工,都给我上来。”

    施工队很多人都认识这位新工业园主任,他们一看欧阳志远的脸色铁青,双眼透出慑人的目光,个个都吓了一跳,连忙从楼梯上来。

    一个施工小头目,立刻给项目经理刘怀全打电话。

    两位负责质量监察的城建监督员,连忙从一间房子里走出来,他们一看是欧阳县长亲自来了,顿时吓得脸色苍白。

    欧阳志远两眼盯着这两个负责质量监察的城建监督员道:“你们的工作岗位在那间休息室吗?整改单已经下来了,你们怎么不监督施工方整改?”

    两位质量监察的城建监督员低下头,不敢说一句话。

    这两个人被宋忠军派来监督整改,但两个家伙知道施工方的后台是江宗石,是山南省省长江川河的儿子,两人吓得正和施工方的施工小头目商量停工整改,但施工方的施工小头目根本不理会这两个质量监察的城建监督员。

    宋忠军看着两个负责质量监察的城建监督员,冷省道:“两位既然不敢监督他们,从现在起,你们被停职了。”

    宋忠军本来想开除两人,但一想,又改变了主意,只是停了两人的职。

    欧阳志远接口道:“停职太轻,身在其位,而不谋其政,这种人,就要开除,从现在起,你们两人被开除了。”

    欧阳志远要杀鸡给猴看,这两人成了可怜的鸡。

    这两个人一听自己被开除了,两人几乎都哭了。

    这时候,项目施工经理刘怀全急匆匆的赶过来。这家伙在接到整改单后,根本没打算整改,而是准备好两万块钱,准备贿赂宋忠军。

    这个净化池要是扒掉重新建设,没有十万块钱,拿不下来。所以,他并不想扒掉。

    在这个世界上,他不相信,没有人不喜欢钱的。

    但他想不到,欧阳志远竟然亲自来抓这件事,这让他措手不及。

    欧阳志远两眼闪烁着凌厉的寒芒,死死地盯住刘怀全道:“刘怀全,你的胆子不小,省重点施工项目,你都敢偷工减料,篡改图纸,你还想干吗?不想干走人滚蛋,我另找人。”

    刘怀全被欧阳志远盯得全身汗毛倒竖,本来一肚子辩解的话,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欧阳志远立刻拨通了城建局长严冬临的电话。

    严冬临就在工业园,他一看是欧阳县长的电话,连忙接过来道:“欧阳县长,您好。”

    严冬临本来内心还有点对欧阳志远不服气,当人家的位置,再次升迁到副县长的时候,严冬临对这位比自己要小上将近三十岁的副县长,彻底的服气了。

    我的乖乖,人和人不能比呀,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仍。人家二十三岁,就升迁到副县长,自己五十多了,还是一个副科级的城建局局长。

    欧阳志远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严局长,带上你的质量监察队,再带来两部钩机,立刻到污水处理厂施工场地来。”

    严冬临一听,心里一沉,不好,江石集团就怕有麻烦。

    “好的,欧阳县长。”

    严冬临连忙挂上电话,组织人和钩机车,赶向污水处理厂。

    欧阳志远拨通了主管工业的副县长戴立新的电话。

    戴立新正在办公室里,看着工业园的施工进度。这几天,戴立新同样很忙,他在考虑,自己把欧阳志远拿下后,自己怎么样管理新工业园。戴立新相信自己,比欧阳志远要干的更好。

    欧阳志远拉来的六个亿,早就到帐了,自己就不怕欧阳志远拿什么要挟自己了。

    现在,雨季就要到来了,新工业园的防水防洪必须抓起来。

    电话铃响了,他一看是欧阳志远的电话,眉头顿时邹了起来,欧阳志远找自己干吗?

    他一找自己,准没有什么好事。

    戴立新拿起了电话。电话里传来欧阳志远的声音。

    “戴县长,请您到江石集团的污水处理厂来一下。”

    戴立新一听,心里一愣,欧阳志远让自己到污水处理厂去干什么?难道江石集团有什么事吗?欧阳志远不是和江宗石很好吗?

    戴立新想再问问是什么事,欧阳志远已经挂上了电话。

    什么东西,欧阳志远竟敢敢挂掉电话,真是岂有此理。老子还是主管工业的副县长,你的顶头上司。

    戴立新很是气愤。虽然他很生欧阳志远的气,但好奇之心,让戴立新还是走出办公室。

    欧阳志远又给副主任陆建打了电话,让他带着照相机和摄影机来拍照。

    欧阳志远要召开现场会。

    项目经理刘怀全听到欧阳志远打了一个又一个电话,他知道,欧阳志远要杀鸡儆猴。

    他阴沉着脸,拨通了江石集团江宗石的电话,把情况向江宗石详细的汇报了一遍。

    江宗石听完刘怀全的回报,他的脸色变得极其阴冷。

    江石集团同样在别的地方接到了几个大型污水处理厂的工程,江宗石为了赶工期,他默许了刘怀全把污泥净化池建在地下六米处的地方,但使用不合格的防水防漏涂料,他却不知道,是刘怀全为了省钱,自己偷偷地干的。

    江宗石知道,自己在盘龙河污染事件中,对不起欧阳志远。现在,欧阳志远要报一箭之仇,他要杀鸡给猴看。

    江宗石皱着眉头,按着欧阳志远的电话号码,但还没有按完,他又放下电话。

    江宗石已经知道,欧阳志远背后的势力是谁。

    省委书记萧远山未来的女婿,在燕京救了霍老一命的医生。由于欧阳志远去见外公这件事,是极其密密的。秦副总理为了防止自己的外孙受到政敌的打击,他同样隐藏了欧阳志远是自己亲外孙的消息。

    江宗石不知道欧阳志远是秦副总理的外孙。即使这样,江宗石也不想和欧阳志远成为敌人。江宗石知道,欧阳志远的能力极强,就是城府极深,极其聪明的楚浩南和颐秋水两人一起联手,都被欧阳志远玩的落花流水。

    江宗石从来不在自己面前树立强大的敌人。和强大的对手战斗,那是十分危险的。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种事,江宗石不会干的。

    他拨通了刘怀全的电话。

    “按照欧阳志远说的办。”

    江宗石说完话,挂上了电话。

    刘怀全虽然不明白江宗石为什么妥协,但老板的话,他不敢不听。

    这时候,欧阳志远打电话叫来的人,都已经来到了。副县长戴立新也从车里走下来。

    欧阳志远看着戴立新道:“戴县长,江石集团私自篡改图纸,不按图纸施工,偷工减料,而且还使用不合格的防水防漏的涂料,我们已经下了整改通知单,但他们不理睬,继续偷偷地施工,你说怎么办?”

    戴立新早就看到了副主任陆建在净化池里拍照录像,在取证据,更看到了轰轰开过来的两辆钩机。戴立新知道,欧阳志远要在现场扒掉净化池。

    欧阳志远问自己怎么办?这不是把皮球踢给自己吗?让自己得罪江宗石。江宗石是谁?江川河省长的儿子,自己敢惹吗?如果自己出头,除非自己脑子进水了。

    戴立新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你是工业园的主任,直接领导者,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全力支持你。”

    欧阳志远知道,戴立新说的冠冕堂皇,其实是在推脱责任。欧阳志远的内心十分鄙视戴立新,这人就是个软蛋。

    欧阳志远看着项目经理刘怀全,沉声道:“刘经理,你自己说,你们不合格的净化池怎么办?”

    刘怀全已经接到了江宗石的命令,他冷笑道:“你是工业园主任,你想怎么班就怎么办。”

    欧阳志远冷声道:“不合格的净化池,必须扒掉重建。”

    刘怀全冷笑道:“扒掉重建,耽搁的工期,欧阳县长能负责吗?”

    欧阳志远冷笑道:“耽搁工期,是你们自己自找的,如果耽搁了工期,合约上写的明明白白,巨额罚款加上在报纸上曝光,嘿嘿,刘经理,你不会想曝光上报纸吧?”

    “你……。”

    刘怀全气的脸色一片黑紫,说不出话来。

    欧阳志远一挥手,两台带着冲击钻头的购机,轰隆轰隆的开了过来,开始对净化池进行拆解。

    欧阳志远在江石集团的拆解行动,震惊了整个工业园所有的施工单位。他们都知道,江宗石的背后,就是省长江川河。

    欧阳志远竟然敢拆了江石集团不合格的净化池子,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呀。

    很多本来存在侥幸偷工减料的承建单位,都不敢再偷工减料。

    中午十一点,欧阳志远接到了霍英杰的电话。

    “欧阳大哥,十一点半,醉凤楼,别忘了。”

    电话里,传来霍英杰好听的声音。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英杰。”

    欧阳志远在向回走的时候,正好路过长顺集团承建的绿蔬集团的工地。

    长顺集团的施工速度很快,质量又好,绿蔬集团的六层办公大楼就要建起来了,脚手架搭建的很高。

    几座恒温冷库和蔬菜加工厂,就快完工了。

    长顺集团董事长张长顺看到了欧阳志远,他连忙走过来,过来和欧阳志远打招呼。

    “欧阳县长,您好。”

    欧阳志远笑道:“张懂,你好,你们建设的速度很快,记住,质量也要保证。”

    张长顺笑道:“放心吧,欧阳县长,我保证保质保量的提前竣工。”

    欧阳志远笑道:“绿蔬集团可要好好地谢谢你们,现在,他们收获的新鲜绿色蔬菜,就要能在这里加工了。”

    张长顺笑道:“欧阳县长,上午有空吗?我想请您坐坐。”

    欧阳志远忙道:“呵呵,有时间再说吧,我请你。”

    霍英杰姊妹两人,约了自己。

    张长顺笑道:“好,什么时间有空,我等您电话。”

    欧阳志远坐上越野车,直奔醉凤楼。

    醉凤楼,是傅山县最好的酒楼之一,环境优雅干净,装修淡雅,格式如同苏州园林一样,亭台楼阁,雕龙刻风。

    欧阳志远的车刚一到,他就看到站在大门前的霍英琼。

    霍英琼今天穿了一件紧身的紫色羊绒线衣,显得更加青春靓丽,活力四射,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把一双线条优美的长腿,衬托的更加修长,亭亭玉立。

    欧阳志远停好车,从车上走下来。

    霍英琼看到欧阳志远走下车来,笑嘻嘻的道:“欧阳大哥,你来了。”

    欧阳志远看着漂亮的霍英琼笑道:“小丫头,头前带路。”

    霍英琼笑道:“二楼,清风亭。”

    说着话,两人向二楼走去。

    欧阳志远没有看到,大厅里,一双怨毒的眼睛,如同毒蛇一般,正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