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救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六十三章救人

    周茂航看完这辆车的主人是谁之后,只惊得目瞪口呆。

    这个结果让周茂航很是意外。

    怪不得傅山县常务副县长黄晓丽的级别,提升的这么快,黄晓丽的父亲,竟然是这位部长,厉害呀。

    看样子,市委书记周天鸿,竟然和这位部长有很大的关系,而且关系肯定不一般。

    整个龙海市,这么多的官员,没有一个知道黄部长来龙海的。

    周茂航点上一颗烟,狠狠地吸了一口,他把烟雾压在自己的肺部,让自己的肺部大面积的吸收烟雾之中的成分,然后徐徐的从鼻孔把烟雾吐了出来。

    他现在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的立场了。

    官场之中,最重要的就是站队是否正确。

    自己是市委书记周天鸿,从下面把自己提拔上来的,按理说,自己应该是周天鸿的班底。但是,局长赵大山,一直对自己很是不错,同样把自己当做兄弟看待。而赵大山是市长郭文画的人。

    自己一直周天鸿和郭文画两人之间来回的摇摆。

    这就犯了官场之中的大忌。如果公安局出现了什么大的事故,自己这样立场不坚定的人,瞬间就会成为别人的炮灰。

    早就风传赵大山就要调到省厅,担任公安厅第六副厅长的职务。可是,半年岁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赵大山调动的事情,现在竟然毫无动静。

    极其敏锐的周茂航已经闻出来一丝不好的信息,赵大山的调动,已经不可能了。

    如果能调动,赵大山早就到省公安厅上班了。

    看来,有人阻止了赵大山上调的可能。

    周天鸿对自己一直不错,明年的换届,市委书记周天鸿有两条路可走,一是有可能连任龙海市委书记,第二种就是进入省政府,担任副省长。

    周茂航知道,周天鸿可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人,省委书记萧远山极其的强势,他在和省长江川河的争斗中,一直处在强有力的地位。

    今天,周天鸿又让自己看到了,他和这位黄部长的关系。

    中组部的黄部长,可是掌管着所有省级以上干部的任免大权。如果周天鸿进入了省政府,自己以后,还要靠周天鸿的提携。

    今天这趟差事,很有可能就是周天鸿在向自己摊牌,在向自己展示他的实力。

    如果自己还摇摆不定,下面,就会遭到周天鸿毫不犹豫的残酷打压。

    周茂航的心里天平,终于开始斜向市委书记周天鸿了。

    还有一件事,就是欧阳志远。这个小家伙真不简单。今天他竟然和黄部长握手喝酒。

    自己上次,在欧阳志远的求助过程中,得罪了欧阳志远,这件事,就怕和欧阳志远产生隔阂。

    好在自己的儿子,和欧阳志远是铁哥们,这个隔阂,以后慢慢的愈合吧。

    一个人在犹豫不觉的时候,一旦确定了目标,他就会变得很坚决。周茂航拿起了电话,拨打着市委书记周天鸿的电话。

    市委书记周天鸿回到了市委办公室。

    虽然天很晚了,市委办公室主任宗鹏飞还没有回去,他仍旧在等周天鸿回来。当他听到那熟悉的脚步声在走廊里传来的时候,他快速的给周天鸿冲好一杯热茶,然后等到周天鸿的脚步声来到门前,他拉开了门。

    周天鸿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宗鹏飞帮助周天鸿脱掉外套,把那杯热气腾腾的热茶,双手递给周天鸿。

    周天鸿接过茶杯,喝了一口清香四溢的热茶,把头靠在了沙发的后背上。

    宗鹏飞走到周天鸿的身后,轻轻的熟练的给周天鸿揉捏着太阳穴。

    周天鸿今天叫上周茂航来暗中保护黄部长,目的就是让周茂航摊牌。一个人处在官场中,不能象墙头上的草一样,左右摇摆,你必须选择一个立场。

    赵大山想向省厅调动,这个愿望已经不能实现了,明年的换届,自己就会把赵大山拿下。如果周茂航今天表明立场,跟随自己,明年的龙海市公安局长,就是周茂航的。

    宗鹏飞的手法,极其的熟练,手法轻重,拿捏的十分合适,这让周天鸿十分的满意。

    宗鹏飞跟了自己四年了,如果自己明年不上调,继续担任龙海市委书记,市委秘书长的位置,就是宗鹏飞的。

    “鹏飞,运河县的县长,你看,谁最合适呀?”

    周天鸿微微的闭上眼,享受着宗鹏飞的按摩服务。

    宗鹏飞微微一愣,运河县县长左逸雨,成了这次运河县水污染的牺牲品,现在,整个龙海市的官员,都在看着运河县县长这个位置。

    运河县常务副县长李明学本来是最好的人选,但这家伙,这两天竟然拜访了市委书记周天鸿,又拜访了市长郭文画。

    李明学这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郭文化,他只能选择一位拜访。

    原来周天鸿曾经打算,让宗鹏飞下去锻炼一下,担任运河县县长的职务。

    但市政府离不开宗鹏飞,他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运河县常务副县长李明学的那个愚蠢的举动,暴露了这个人有投机的心里,他的这个举动,葬送了他自己的前程。

    周天鸿已经把运河县常务副县长李明学从自己的队伍中抹掉。

    宗鹏飞在运河县水污染的同时,他就知道了县长左逸雨要倒霉了。宗鹏飞那个时候,就考虑过让谁接替左逸雨。周书记不问自己,自己可不敢说。

    现在周书记问到了自己,宗鹏飞趴在了周书记的耳朵旁,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周天鸿睁开眼,看了一眼宗鹏飞道:“如果让这人去担任县长,虽然他出事滴水不漏,但缺少一种刀锋一般的霸气,不能把运河县的官场搅动起来,我要的是一把锋利的刀。”

    宗鹏飞道:“周书记,现在有一把刀,但这把刀,还在另一个位置上,如果让这把刀去运河县,还要等一段时间。”

    周天鸿点点头,不再说话。

    宗鹏飞知道,运河县这步棋,周书记早就提前下了一步。

    从周玉海到运河县担任公安局长,宗鹏飞就知道,周书记开始在运河县布局了。

    这时候,电话铃响了。

    周天鸿瞟了一眼来电显示,他的眼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自己等的电话,已经来了。

    欧阳志远在夜里,没有离开配制母液的实验室。他又配制了一些母液,然后,在实验室外面的一间值班室里,睡上一夜。

    第二天,欧阳志远刚到工业园的办公室,秦剑微笑着走了进来。

    欧阳志远连忙站起身来笑道:“表哥,我昨天还想着你,呵呵,你今天就到了。”

    欧阳志远以前,绝没有想到,秦剑会是自己的亲表哥。

    秦剑笑道:“志远,后天就是燕京酒水订货会了,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欧阳志远道:“我就怕去不成了,不过,答应给你的酒,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秦剑一听欧阳志远不能去了,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情,他看着欧阳志远道:“有急事?”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有急事,你知道,省政府的检查团就要到了,我暂时离不开。”

    秦剑看到办公室内没有任何外人,看着志远道:“志远,这次省政府下来的检查团,有两个人,你要小心,正团长是主管工业的副省长王海峰,他可是燕京王老,王时国的儿子。王老和我爷爷,你的外公可是政敌,小心他挑你的毛病。第二个就是副团长,主管农业的副省长楚晓宇。楚晓宇这个人的城府更深,你从他儿子楚浩南手里,夺走了萧眉,破坏了楚晓宇联合省委书记萧远山的这步棋,楚晓宇肯定恨你恨得要命。你千万不要让他们抓住你什么把柄。”

    欧阳志远苦笑道:“这两个人担任正副团长,还能有我的好日子过吗?我听说,还有可能二舅亲自带队,表哥,你没听说过?”

    秦剑小声道:“是有让我父亲亲自带队的这个说法,但还没有确定,王海峰和楚晓宇来是确定了,到时候,你随机应变吧,但千万不要出现什么大事。“

    欧阳志远点头道:“这几天,工业园的事情,我会亲自抓起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的。”

    秦剑笑道:“不出现什么意外更好。”

    欧阳志远道:“对了,表哥,神仙醉这种酒,有点过于浓烈,消费量肯定不会太大,我想把它的浓度降低下来,在酿造过程中,保持酒精度为六十度更好,你看如何?”

    秦剑道:“可以,工艺改动一下就可以了,神仙醉我们可以出三种酒,酒精含量保持在高中低三个档次,来满足不同人群的需求。”

    欧阳志远笑道:“可以。”

    秦剑道:“萌萌已经调进了中央电视台了,你们县崮山镇群峰的风光片,要想在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播出,可以找萌萌。”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萌萌调进中央电视台了,不错。”

    秦剑带着欧阳志远给他准备好的酒,离开以后,欧阳志远亲自开始巡视新工业园。

    当他开着车来到天成集团的工地,还没停车,带着安全帽的霍英杰和霍英琼姊妹俩人,就微笑着迎了过来。

    欧阳志远给霍老看好了病,并救了霍老的命,让霍天成进入了霍老家族的核心集团,成为核心集团中重要的一员,这让霍天成一家人,很是感激。

    霍英杰和霍英琼两人已经知道,欧阳志远还是秦副总理的亲外孙。

    这个消息,让两人很是吃惊。

    她们知道,欧阳志远以后的前途,绝对是一片光明。

    欧阳志远停下车,走下车来。霍英杰微笑着伸出手道:“你好,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握住了霍英杰的小手笑道:“英杰,呵呵,这样称呼有点别扭,你还是叫我欧阳大哥吧。”

    霍英琼调皮的一皱小鼻子道:“欧阳大哥,不是说,当官的都喜欢带上自己的官衔吗?”

    欧阳志远笑道:“那是别人,我可不喜欢带上官衔,再说,我就一个代理副县长,带上也不好听,有损我的形象。”

    “噗哧!”

    霍英杰和霍英琼两人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两人都笑的前仰后合。

    欧阳志远看着两个漂亮的丫头,笑的花枝乱颤,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欧阳志远笑道:“我看看你们的工地吧。”

    霍英琼拿过来一顶安全帽给欧阳志远带上,笑着道:“进工地,先带上安全帽,县长大人。”

    霍英杰说着话,抬起修长的胳膊,给志远系上安全帽的带子,并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小丫头的身材属于细高挑,身材修长纤细,身高有一米七五,站在欧阳志远面前,她的光洁白皙的如同白玉一般细腻的额头,正好到欧阳志远的唇间。

    小丫头的几根青丝,在微风的轻拂下,拂过志远的唇间,痒痒的,酥酥的,如同过电一般。

    欧阳志远的内心一阵狂跳,小丫头的呼吸,带着一股淡雅的处子幽香,极其好闻,让人陶醉。

    “好了,欧阳大哥。”

    霍英琼抬起她长长的漆黑睫毛,那双明亮而调皮的大眼睛,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里面带着一丝羞涩。

    欧阳志远不敢再看霍英琼,连忙转过脸来看着霍英杰笑道:“谢谢,走吧。”

    霍英杰抿着嘴笑道:“好的,欧阳大哥。”

    三个人走进了天成集团的工地。

    天成集团承包了新工业园所有的供电设施,主要的工程,就是新工业园的变电所和高压线路。

    天城集团工程的口碑极好,工程的质量都能达到优良。

    霍英杰和霍英琼陪同欧阳志远,把工程看了一遍,欧阳志远对天城集团的质量,很是满意。

    欧阳志远笑道:“英杰,照这个速度建设下去,你们能提前两个月完工。”

    霍英杰道:“欧阳大哥负责的工业园,我们一定要保质保量的完成工程,而且还要提前工期。”

    搭配志远道:“谢谢你,英杰。”

    霍英琼撅着嘴道:“欧阳大哥,难道不谢谢我?”

    欧阳志远笑道:“英琼,我还没来的及谢你,你也太心急了。”

    霍英琼一皱漂亮的小鼻子笑道:“我以为欧阳大哥忘了我呢。”

    霍英杰道:“欧阳大哥,运河县有一条大河,叫沂春河,你知道吗?”

    欧阳志远笑道:“我知道,沂春河发源于山南省东部的高山峻岭,整个山区的泉水,一少部分流向盘龙河,一多半流向沂春河。沂春河的河水,十分湍急,其中,沂春水库是山南省最大的人工水库。”

    霍英琼接嘴道:“山南省为了缓解省南部电荒的问题,准备在沂春水库建设一座水电站,我们天城集团参加了招标,根据所有参加投标的公司的实力,我们天成集团的实力最强,所以,我们中标的可能性最大。因此,我们必须加快傅山工程的速度。”

    欧阳志远一听运河县要建水电站,不禁笑道:“呵呵,英杰英琼,先提前祝贺你们天成集团中标。”

    霍英杰笑道:“谢谢欧阳大哥的吉言。”

    三个人说着话,一辆刚刚卸完货物的大拖车,在向后倒车。

    三个人连忙躲闪。欧阳志远闪到了左边,霍英杰和霍英琼闪到了右边。

    “嘭!”

    一声闷响,大拖车的车箱子,狠狠地撞在了右边一堆有五六米高的电线杆上。

    这堆电线杆,二十根一层,足足堆了十几层,现在被车一撞,轰然倒塌下来。

    几十根极其沉重的水泥杆子,发出震天的轰鸣,砸向霍英杰和霍英琼他们。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周围的人,顿时齐声尖叫起来。

    这些水泥电线杆,每根都有几百斤重,这要砸在两人身上,肯定会被砸成肉泥

    霍英杰和霍英琼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两人根本没有机会躲闪。

    “不好,快闪开!”

    欧阳志远一声大喝,身形如同一只大鸟,高高的跃起,毫不犹豫的冲向霍英杰和霍英琼两人。

    “快抓紧我。”

    欧阳志远一声暴喝,一条胳膊环住一人的纤腰,一声长啸,脚尖一点,猛的将两人抱起,

    冲了过来。

    “轰!”

    一声震天的巨响,尘土飞扬,狂风暴起,整堆电线杆轰然倒塌。数十根电线棒砸向欧阳志远。

    周围的工人们齐声惊呼,欧阳志远怀里的霍英琼和霍英杰脸色惨变,她们知道,今天是逃不了了。两人下意识的紧紧的搂住欧阳志远,闭上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