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 重创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六十一章重创

    山泽田野这一掌,快若闪电,如同刀锋一般劈向欧阳宁静的咽喉。

    朱文才毫不犹豫的手指一弹。

    “嗖嗖嗖!”

    三根银针发出尖利的怪啸,射向山泽田野的眼睛和眉心。

    山泽田野嘿嘿的冷笑,左手一拂,朱文才发出的三根银针,被他拂在地上,右手仍旧劈向欧阳宁静的咽喉。

    朱文才的武功要比山泽田野差的很多,所以,山泽田野轻而易举的拂掉他发出的银针。

    秦墨瑶一见丈夫危险,一声大喝:“别伤我丈夫。”

    她身形快若闪电的扑了过来,但为时已晚。

    山泽田野的掌势极快,手掌如同刀锋一般瞬间就劈到欧阳宁静的咽喉。欧阳宁静由于眼睛受伤,竟然来不及躲闪。

    山泽田野狞笑着,他仿佛已经看到,欧阳宁静被自己一掌劈倒在地。

    猛然,一声冷哼在远处想起,两根银针竟然无声无息的射来,山泽田野猛然发现一根银针扎向他的手腕,这家伙猛一回手,顾不上伤害欧阳宁静。

    但这根银针的速度太快,虽然山泽田野的手掌缩回来了,但银针仍旧擦着山泽山野的手腕,在他的手腕上开了一道血槽。

    山泽田野只觉得自己的手腕如同蚂蚁咬了一口一般,痛彻骨髓。

    山泽田野抬头一看,一位一位年轻英俊的男人正冷笑的盯住自己,扶住了欧阳宁静。

    “志远!”

    秦墨瑶看到了儿子回来了,大叫了一声,连忙从儿子手里扶住自己的丈夫。

    “爸爸,你没事吧。”

    欧阳宁静睁不开眼,恨声道:“我的眼睛被这人的戒指强光灼伤了。”

    欧阳志远道:“我给您报仇。”

    欧阳志远一步跨到山泽田野的面前,死死地盯住山泽田野道:“你是什么人?竟敢在这里撒野,嘿嘿,眩光戒指,如果你想要活命的话,拿出来解药。”

    欧阳志远在山南军区的特战队学习的时候,知道这种眩光戒指被灼伤后,要用特制的解药药水,滴在眼睛里,就能解除灼伤。

    山泽田野的右手腕被欧阳志远无声无息的银针,开了一道血槽,只疼的差一点晕过去。

    这个年轻人是谁?武功怎么会这么厉害,他发射的银针,竟然无声无息,让人根本发现不了。

    山泽田野后退了一步,两眼盯着欧阳志远,沉声道:“山泽田野,山泽一郎的父亲。”

    欧阳志远冷笑道:“哼,你竟然是山泽一郎的父亲,哼,你们日本人都是这样卑鄙,背后伤人,哼,拿出解药,我可以饶你不死。”

    欧阳志远已经知道山泽一郎暗中下毒,想暗害朱文才,来获得生肌膏的药方,却被朱文才识破,反而害了自己,又被师傅废掉了武功。

    欧阳志远在早晨辞别了除浩然和陈雨馨,做上午的飞机,回到了龙海。

    他已经知道,以陈浩然的性格,他已经不可能把陈雨馨嫁给颐秋水了。

    陈雨馨已经解除了婚姻对她的威胁。欧阳志远,没有想到,自己能和雨馨走到了这一步。而且齐雯终于和自己彻底的分手,和陈慕雪走到了一起。

    欧阳志远的心很乱,乱的让他想找人狠狠的打上一架。

    当他的越野车刚开到自家的中医门诊的不远处,就看到很多人围在门诊前,父亲正和一个日本人交手。

    这让欧阳志远内心的怒火,如同火山一般爆发。解放前,这个卑鄙的民族,给我们中华民族造成了永不磨灭的灾难,现在,又在东海,肆无忌惮的一再挑衅我们的底线,现在,竟然又欺负到了父亲的头上,真是不可饶恕。

    欧阳志远刚想到这里,猛然,一道刺目的强光在那个日本人的手上爆闪。

    不好,日本人手上,竟然有眩光戒指。

    父亲的眼睛受伤了。欧阳志远看到那个日本人一掌快如闪电的劈向父亲的咽喉。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弹出了一根银针。

    欧阳志远本想废了那个日本人的胳膊,但那个日本人反应奇快,竟然躲过了要害,那根银针只是在他的胳膊上,开了一道血槽。

    欧阳志远死死地盯住山泽田野。

    山泽田野那双如同饿狼一般的小眼睛,盯着欧阳志远,冷笑道:“想要解药,除非你能打过我。”

    欧阳志远没等山泽田野的话说完,身形如同闪电一般,把五行步和影子身法,发挥的淋漓尽致,一下子抢到山泽田野的面前,抬手就是一掌。

    “啪!”

    欧阳志远一掌就打在了山泽田野的脸上。

    当山泽田野看到欧阳志远使出五行步,冲了过来的时候,他不由得冷笑起来,五行步自己也会,他立刻用五行步向左面躲闪。

    山泽田野的父亲山泽一文在解放前侵略中国的时候,就从五行门的叛徒手中,得到了五行神功,包括五行步,他唯一没有得到的是,五行神针,就是五行门刀锋医术,也只是得到了皮毛。

    他刚把五行步发挥起来,欧阳志远就把影子身法加了进来,身形如同一道让人琢磨不透的残影,快若闪电,眼睛一花,一掌就打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掌,欧阳志远打的很重。他愤恨这个卑鄙的日本人,暗中伤了自己的父亲。

    山泽田野一声闷哼,就感觉到自己的脸遭到了重击,强劲的冲击力,让山泽田野的身子打了一个旋。

    “噗!”

    山泽田野张嘴吐出了两颗大槽牙和满嘴的血水。

    “八嘎!”

    山泽田野顿时恼羞成怒,暴跳如雷。他想不到,自己练了几十年的武功,一天之内,竟然被两个中国人打败,而且这个打了自己一记耳光的中国人,竟然极其年轻。

    山泽田野嗷嗷叫着,手掌一翻,一柄短刀发出凌厉的寒芒,闪电一般的刺向欧阳志远的咽喉。

    其实,山泽田野的身手和欧阳志远差不多,主要是欧阳志远的身法太快,欧阳志远的一掌,把山泽田野打的失去了理智。

    欧阳志远看到山泽田野亮出了刀锋,他不禁冷哼一声,一掌劈向山泽田野的手腕。

    山泽一郎猛一缩手,右手一扬,他就想再次运用眩光戒指,袭击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最恨别人暗下毒手。他一声冷哼,手术刀在袖口里弹射出来,猛地一划。山泽田野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道寒芒一闪,他只觉得自己带着眩光戒指的食指一疼,血光飞溅。

    山泽田野就看到自己的食指和戒指就飞了出去。

    “啊!”

    只痛的山泽田野一声闷哼,脸色惨变。

    欧阳志远一把接住眩光戒指,一脚踹在了山泽田野的胸口上。

    “嘭!”

    山泽田野的身子飞了出去,砸在了地上,灰尘四起。

    欧阳志远一脚踏在山泽田野的胸口上,冷声道:“拿出解药。”

    山泽田野的脸色变得极其狰狞,两眼如同毒蛇一般,怨毒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两眼死死地逼视着山泽田野道:“山泽田野,你记住,这里是我们中国的地方,在过去,到现在,和将来,绝不允许你们日本人横行霸道。”

    山泽田野眼里的凶光在欧阳志远的鄙视下,渐渐的收敛起来。

    他从怀里掏出了治疗强光灼伤的解药,扔给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小心的打开盖,闻了闻,一股清凉的气息从瓶口冒出来。他知道,这种药是真的。

    欧阳志远把药瓶扔给朱文才道:“查看一下真假。”

    朱文才在自己的手掌心上,倒出两滴药液。药液滴在自己的掌心,一种极其清凉的感觉,在掌心传来,沁人心肺。

    朱文才道:“没有什么危险。”

    欧阳志远拿下自己的脚,看着山泽田野道:“滚!”

    山泽田野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狠狠的盯了一眼欧阳志远,快速的离开。

    这家伙本来想给儿子报仇,却没想到,被欧阳志远爆揍了一顿,还被削去了一根食指。

    这时候,众人回到了药店里,朱文才把药水滴在了欧阳宁静的眼睛里。

    这种药液是专门治疗灼伤的,效果十分的有效。不一会,欧阳宁静的眼睛,已经不痛了。

    “远儿,今天要不是你及时赶到,你爸爸就要受伤。”

    秦墨瑶看着儿子道。

    欧阳志远道:“妈妈,山泽田野不敢把父亲怎么样,这里毕竟是咱们中国的土地。”

    朱文才笑道:“想不到,志远的武功竟然这样厉害,你那种身法,竟然好像影子一般,快如闪电,而且让人无从琢磨,志远,那是什么样的身法?”

    欧阳宁静已经能睁开了眼。

    欧阳志远道:“这是香港斩杀上帝杀手学校的独门身法,他脱胎于解放前柳烟门的影子身法,我在和他们多次交手的时候,偷学了过来。”

    欧阳宁静知道柳烟门的这种独特的快捷身法,想不到,儿子竟然能学会。

    “柳烟门!”

    朱文才一声惊呼。

    朱文才听说过这个邪恶的杀手门派。

    欧阳志远看着父亲道:“爸爸,好些了吗?”

    欧阳宁静点点头道:“志远,好多了。”

    秦墨瑶看着儿子道:“志远,雨馨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欧阳志远道:“雨馨要过几天才回来。”

    欧阳志远看到父亲的眼睛没有事,终于放下心来。

    下午的时候,欧阳志远开着车,来到了傅山县城一条街道前,看着远处的一座神秘的楼房。

    志远拨通了李玫和王超然的电话。

    半个小时后,李玫和王超然赶了过来。

    “欧阳组长。”

    李玫和王超然从车里走出来,连忙和欧阳志远打招呼。

    欧阳志远看着李玫和王超然道:“李玫,派人监视这座楼房,不要暴露。”

    欧阳志远在山泽田野身上暗暗的放了追踪器,山泽田野就在这座楼内。

    楼房内,山泽田野脸色阴冷的站在窗户前,他的脸色变得狰狞至极。

    今天自己和中国人这一战,让他受尽了屈辱,颜面扫地。

    中国人,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贺伊圣雄冷笑着看着满脸伤痕的山泽田野,一脸的讥笑道:“山泽君,你私自行动,会坏了我们的行动的,要是柳生静一课长知道了,嘿嘿,山泽君,你会受到处罚的。”

    山泽田野脸色一变,他随即冷笑道:“我不属于你们的组织,就是柳生静一课长知道了,又能把我怎么样?

    小林择一在里面走了出来,脸色变得很是阴冷,看着山泽田野道:“山泽君,你虽然不属于任何团体,但你属于大和民族,大日本帝国,你个人私自的行动,也许会打乱我们的计划,暴露我们的行踪,山泽君,你说,我说的对吗?”

    山泽田野低下头道:“对不起,贺伊君、小林君。”

    小林择一沉声道:“这几天,谁也不要出去,我们将有个大的行动,谁要是再出去,暴露了目标,将会受到严厉的制裁。”

    山田株式会社已经向柳生静一下了最后的通牒,要他在三天内,展开行动,一定要得到生肌膏和养颜美容膏的配方。

    因为,山田株式会社,已经得到情报,凯迪斯电子集团公司,同样对养颜美容膏和生肌膏感兴趣。

    山田株式会社为了不让凯迪斯集团得手,他们决定提前动手。

    小林择一就是这次行动的指挥者。

    ………………………………………………………………………………………………

    李玫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组长,里面是些什么人?”

    欧阳志远道:“是日本人,我怀疑这些人住在这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李玫道:“我立刻调人监视。”

    欧阳志远拿出那枚从山泽田野手指上取下来的眩光戒指,递给王超然道:“超然,你看看,这种戒指是什么人用的。”

    王超然一看到戒指,脸色一变,连忙接过来,看了一下道:“这是眩光戒指,在近身格斗中,能发出强光,让敌人的双眼受创,瞬间失去视力,这种眩光戒指,是外国特战队的人员常用的,日本人和美国人的特战队都装备了这种眩光戒指。”

    欧阳志远道:“我今天在龙海,和一个日本高手交手,这是从这人手取下来的,这人就在这座楼内。”

    王超然脸色一变道:“欧阳组长,这人叫什么?”

    欧阳志远道:“山泽田野。”

    王超然道:“山泽田野来龙海,我们这里有备案,他是来看望他的儿子山泽一郎的,山泽一郎是山田株式会社对华投资课课长柳生静一的随队医生。”

    欧阳志远道:“派人监视山田株式会社所有的人。”

    王超然道:“是!”

    欧阳志远回到了新工业园的办公室。

    工业园为了迎接月底省政府的检查团,工期已经再次加快,整个工地,一片繁忙。很多的大楼,已经高高的搭起了脚手架,碧绿的防护网,把大楼都围了起来。

    欧阳志远从越野车里走下来,就看到了副县长戴立新走了过来。

    戴立新一看到欧阳志远,他笑了,嘿嘿,欧阳志远,你倒霉的时候,就要到了,嘿嘿,别说你现在是副县长,就是正县长,到时候,你也会完蛋的,工业园已经不需要你了,老子要你在省政府检查团那天到来的时候,让你完蛋。

    嘿嘿,和老子玩,你还毛嫩了点。

    戴立新内心这样想,但表面上却笑呵呵的迎了过来,很远就伸出了手道:“欧阳县长,你回来了。”

    欧阳志远一看是戴立新,他也是笑道:“戴县长,这两天,工业园的进展如何?”

    戴立新道:“欧阳县长,工业园的进展很快,我们一定要在省政府检查团到来之际,向省里的领导献礼。”

    欧阳志远笑道:“戴县长辛苦了。”

    欧阳志远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仔细的看着墙上工业园的进展图,心里很是振奋,按照这个速度,新工业园,轻松可以在发改委来之前,投入使用。

    这时候,龙海市委市政府,已经在讨论对运河县污染事件的处理意见。

    在讨论会议上,市委书记周天鸿变得极其强势,他的目的就是追究运河县委书记王广忠的责任。

    整个运河县的开发区工业园,是县委书记王广忠一手建立起来的。这个工业园的建立,让运河县的工业产值连翻两番,使运河县的经济,进入了龙海市的前列。

    但运河县经济的发展,却牺牲了运河县的环境,让运河县县城的空气,始终处于污染之中。

    开发区工业园的一些企业,都是重度污染的企业。其中有两家污染严重的焦化厂,三家造纸厂,还有几家制药厂和纯碱厂。

    这些企业,都是污染严重的企业,根本不适合进入工业园。

    但这些企业的利润都是极高,王广忠都让他们入住了工业园。

    工业园的污水处理厂,建设的规模太小,已经不能满足污水处理的要求,这次水污染盘龙河的事件,就是由于污水处理厂连续开车,没有停车检修而造成的。

    经过一个下午的讨论,处理意见,终于形成。

    运河县县长左逸雨做了这次污染事件的牺牲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