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酒意中的爱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六十章酒意中的爱

    欧阳志远今天也是带着酒意。

    他已经成功的阻止了陈浩然把陈雨馨嫁给颐秋水,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他不觉得也多喝了两杯。

    志远洗完澡,正要休息,这时候,传来了轻微的敲门声。

    志远打开门,一个幽香润滑的娇躯滑进了自己的怀里,自己的嘴唇被对方一下含在嘴里,幽香的小舌头滑进了自己的嘴里。

    “雨馨!”

    陈雨馨并不说话,她的呼吸变得极其急促,她喃喃的流着泪,疯狂的亲吻着欧阳志远。

    “欧阳……大哥……,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爱你。”

    陈雨馨呢喃着、闭着眼,两手死死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再也不肯松开,洗过澡的娇躯在欧阳志远的怀里扭动着。

    欧阳志远一呆,随即,他一下子死死地抱住了陈雨馨,紧紧地把陈雨馨搂在了怀里,狠狠地亲吻着陈雨馨。

    “欧阳大哥……要了我吧……………。”

    陈雨馨爱欧阳志远。原来在傅山,陈雨馨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她知道,自己不能和萧眉争抢欧阳志远。

    但现在是在京州,陈雨馨终于知道,自己已经离不开欧阳志远了。

    她矛盾着、彷徨着。

    今天参加完寿宴,欧阳志远就想回龙海,是雨馨留下了欧阳志远。

    陈雨馨知道,欧阳志远回到龙海后,自己就会永远的失去欧阳志远。志远不会属于自己,但自己爱的是志远。

    一个人如果能拥有一次自己的爱人,这辈子,也就心满意足了。

    陈雨馨流着泪,在自己的房间里洗完澡,敲开了欧阳志远的门。

    欧阳志远的心里,同样也喜欢陈雨馨,但出于对萧眉的爱,他一直同样在压抑自己。

    那次颐秋水对陈雨馨下药,陈雨馨的娇躯,就在自己的怀里扭动,欧阳志远控制住了自己的感情,但现在,酒意在侵蚀着他的意志力。

    酒能乱性呀。

    陈雨馨爱意亲吻,让欧阳志远终于迷失了自己。他热烈的回应着,使劲着搂住了雨馨的娇躯

    ………………………………………………………………………………………………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雨馨漆黑的长睫毛微微的颤抖着,她睁开那双明亮漂亮的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灯光下,志远微微的闭着眼,红润的嘴唇微微的张着。

    雨馨的眼泪流出来了,但她今天不后悔,能把自己交给自己所爱的人,雨馨永远都不后悔。

    “欧阳大哥,你知道吗,我爱你,我把完整的自己交给你,我不后悔。”

    雨馨喃喃的,亲了一下欧阳志远的嘴唇。

    欧阳志远根本没睡着,他听到了陈雨馨对自己的表白,一股深深的歉意,在心里升起。他伸出了手臂,紧紧地把雨馨搂在了怀里,睁开眼,看着雨馨道:“雨馨,对不起,我还是伤害了你。”

    陈雨馨看到欧阳志远睁开眼,并搂住了自己,还向自己道歉。陈雨馨把头深深的藏在志远的怀里,喃喃的道:“欧阳大哥,你没有伤害我,是我愿意的。”

    欧阳志远用手捧起雨馨还带着泪水的脸,吻去她脸上的泪痕。

    “欧阳大哥,我不会让你为难的,更不会和萧眉姐姐争,只要你心里时常想着我就行了,我就满足了。”

    陈雨馨凝视着欧阳志远,浓烈的爱意,在美眸中流露出来。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不能给雨馨什么,自己对雨馨只有深深的歉意,任何人都不能代替自己心中的萧眉。

    “雨馨,我不会忘记你的,永远都不会。”

    欧阳志远紧紧地把雨馨搂在怀里,在也不舍得松开。

    ………………………………………………………………………………………………

    龙海山田株式会社。

    柳生静一坐在沙发上,他看着一份密电,脸色变得极其阴冷。

    山田总部已经下了极其严厉的命令,命令他尽快采取行动,一定要取到生肌膏的秘密配方。

    柳生静一看完密电,用火机点燃了那份命令。

    “贺伊君,你进行的怎么样了?”

    柳生静一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杀手贺伊圣雄。

    贺伊圣雄躬身道:“我们已经买通了天信中药厂一位管理人员,得到了生肌膏的工艺技术,拿到了一份生肌膏的样品,要想取得生肌膏的配方,我们直接化验样品就可以了,但是据那人说,要想全面的化验出生肌膏的成分,关键必须取得生产车间里储存的神秘母液,如果没有生肌膏的母液,就是有生肌膏,也是化验不出来生肌膏的成分。”

    柳生静一道:“贺伊君,你有把握能取得生肌膏的母液吗?”

    贺伊圣雄道:“课长,我已经取得了生产车间的图纸,储存母液的地方,就在生产车间后面的一个戒备森严的院子里,里面有中国的特战队人员把守。”

    柳生静一看着神风特战队小组长小林择一道:“小林君,你们的特战队准备的怎么样了?有把握吗?”

    小组长小林择一躬身道:“课长,中国人特战队小组和国际上特战队小组一样,每个小组六人,有正副小组长,两位阻击手,一位电脑电子高手,一位格斗高手。我们的神风特战队员,可以轻松的搞定他们。”

    柳生静一点点头道:“好,我让贺伊圣雄帮助你们。”

    一位工作人员走进来,在柳生静一的耳边说着什么。

    柳生静一脸色一喜笑道:“医生山泽一郎的父亲山泽田野君到了,嘿嘿,小林择一,有山泽田野帮你们,我们的胜算就更大了。”

    柳生静一话音未落,众人猛然感到整个室内的温度突然下降,一个中年人如同鬼幽一般,无声无息的走了进来。

    这是一位脸色阴冷的中年男人,他的双眼,如同瞎子一般,眼白很多,极其细小的瞳孔,如同恶魔一般,透出诡异冷酷的凌厉杀气。

    这人就是东洋药师山泽一郎的父亲山泽田野。

    当山泽田野得知儿子被中国人废掉内功,砍掉一只胳膊之后,他立刻赶了过来,要为自己的儿子报仇。

    他已经见到了自己的儿子山泽一郎。

    山泽田野走进来,看着柳生静一道:“我要参加行动,对付中国人。”

    柳生静一点点头道:“好,山泽君,我答应你,行动的时候,我告诉你。”

    今天诊所里,病人不是很多,一个上午,柳出尘、朱文才就把给病人看完了病。两人立刻就摆起了棋局,杀的难分难解。

    欧阳宁静、秦墨瑶在手把手的教王倩扎针。

    魏半针这两天有事,从京州还没回来。

    王倩对中医学的很快,特别是五行神针,小丫头领悟的更快,一个月的时间,王倩竟然能炼出来五行真气,而且能用真气控制银针了。

    欧阳宁静知道,自己碰到了一个中医奇才,王倩的领悟能力,比欧阳志远还要高。

    五行神针的所有手法,王倩都已经学会了,但由于时间太短,王倩只练会了金属性的银针,但还不很熟练。

    欧阳宁静知道,王倩在一年之内,就可以练会金针和木针。

    柳出尘这一局,终于干掉了朱文才。

    柳出尘高兴的大笑道:“哈哈,朱文才,今天你终于输了。”

    朱文才挠挠头道:“柳出尘,你少得意,一个星期了,你就赢了我这一局。”

    朱文才刚说完,就感到外面起风了,一阵冰冷的凉意,在外面吹进来、

    柳出尘道:“春天就要过去了,怎么会起风了?”

    柳出尘抬头向外看去,他看到了一个身穿和服的日本人,从远处走过来。这人走的很慢,但每走一步,周围的空气就变得更加寒冷。

    一只正在垃圾箱吃东西的野猫,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顺着墙根逃走。

    欧阳宁静面前鱼缸里的金鱼,刹那间在水里慌乱的上下急速的逃窜,水溅出来。欧阳宁静停下手中的银针,他抬起头来,从窗户看到了那个日本人。

    欧阳志远感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气,如同狂潮一般,在那个日本人身上狂涌

    这人是一个绝顶的高手。

    “墨瑶,你和王倩在屋里,不要出来。”

    欧阳宁静说着话,整理了一下衣服,走了出去。

    山泽田野慢慢的走了过来,他来给儿子报仇的。

    山泽一郎把自己受到伤害的过程,告诉了父亲山泽田野。山泽田野知道,自己的儿子上了中国人的当了。

    山泽田野看着远处宁静致远的匾牌,他眼里的杀气变得更加浓烈起来,他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每走一步,杀气变得更加浓烈。

    自己培养了二十几年的儿子,被中国人废了武功,砍断了胳膊,一辈子都废了,这个仇,一定要报。

    哼,今天我就要让这块宁静致远的匾牌,躺在我的脚下。

    柳出尘和朱文才感到了这个日本人的强烈敌意,两人站了起来,严神戒备。

    山泽田野两眼死死地盯住朱文才和柳出尘,冷冷的道:“谁叫朱文才?”

    山泽田野的声音,格外的渗人,如同烂玻璃在铁板上来回的摩擦一般,让人毛骨悚然,汗毛倒竖。

    朱文才看着这个日本人,他走了出来道:“我叫朱文才。”

    山泽田野的瞳孔不由得爆缩,变成针尖一般,狠狠的刺向朱文才的眼睛。

    “是你给的我儿子的药方?是你拿走了那套本草纲目?”

    朱文才一听,不由得嘿嘿冷笑道:“你是谁?什么药方?”

    山泽田野阴冷的脸色露出了狰狞的冷笑道:“我是山泽一郎的父亲山泽田野,你用卑鄙的药物,让我儿子上当,让他失去了一条胳膊,而且废掉了他的武功,骗走了我们国家的本草纲目,我今天要为我儿子报仇。”

    朱文才一听这个日本人竟然是山泽伊朗的父亲,朱文才冷笑道:“山泽田野,最不要脸,阴险卑鄙的人就是你们日本人,山泽一郎是咎由自取,他为了得到药方,暗中在本草纲目上下毒,企图迷惑我,控制我,得到药方,被我识破。嘿嘿,本草纲目本来就是我国明代神医李时珍的著作,什么时候变成你们日本的书了?我只是把属于我们中国人的东西拿回来而已,你们日本人强抢豪夺我们中国人的东西还少吗?属于我们中国人的东西,我们一定都要拿回来。”

    朱文才的口气极其强硬,不容置疑。

    山泽田野一听朱文才的口气,不由得狞笑道:“嘿嘿,就你们这样中国这样前怕狼后怕虎的软弱国家,嘿嘿,还想把你们的东西拿回来,做梦吧。”

    朱文才一听山泽田野的话,朱文才鄙视的大笑道:“山泽田野,你们国家就是好了疮疤忘了痛,你忘记了你们天皇是怎样在投降书上签的字?是谁做了亡国奴?嘿嘿,你难道脑残了?”

    山泽田野一听朱文才这样说,他的脸色刹那间变得十分难看,嘴唇上那个如同狗屎、让人恶心的小黑胡子,随着嘴唇聚剧烈的抽动,一双小眼睛透出饿狼一般的冷酷和狡诈,他死死地盯住朱文才道:“多说无用,我今天就是来为儿子报仇的,你们伤害了我的儿子,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山泽田野向前跨了一大部,整个身形发出了凌厉的杀气,如同一把出了鞘的刀锋一般,一掌拍向朱文才的胸前。

    山泽田野这一掌极快,还没等朱文才反应过来,手掌已经到了朱文才的胸前。

    虽然朱文才也会两手,但毕竟年纪大了,他的反应也慢了。

    “住手!”

    一声极其有力的低喝在耳边传来。

    “嗖!”

    一道尖利的破空声,电芒一般的刺向自己的后脑。

    山泽田野从破空的厉啸中听出来,刺向自己后脑的暗器应该是针型的东西,而且发射暗器的人,内力极强。

    山泽田野一声冷哼,顾不上再对付朱文才,连忙一撤手掌,身形如同鬼幽一般一闪,反手一炒,一根银针被他用两根手指夹住。

    但强劲的冲击力让山泽田野的两根手指,震的痛彻心扉。

    好厉害的内力,这人是谁?

    欧阳宁静一看这个叫山泽原野的日本人竟然能接下自己用了六分内力的银针,也是暗暗地心惊。

    这个日本人很厉害,果然是高手。

    欧阳宁静冷笑着走了出来道:“山泽田野,传说你们日本人都是武士,但你竟然向一位不会武功的老人下手,看来,你们日本人,都是欺软怕硬的脓包而已。”

    山泽原野的脸色刹那间变得抽动不已,他一声冷哼道:“你是谁?不许你侮辱我们大和民族的武士,朱文才是个小人,他暗中下毒,害了我的儿子砍掉了一条胳膊,又废了我儿子的武功,我今天也要砍了他的一条胳膊。”

    朱文才哈哈大笑道:“山泽田野,你儿子才是卑鄙的小人,他为了得到生肌膏和养颜美容药方,还有五行神针的针法,他把涂抹了神经毒药的本草纲目给我,想从老子嘴里得到生肌膏和养颜美容的药方,还有五行神针的针法,嘿嘿,老子能上当吗?我给了他几个药方,山泽一郎连忙到一个山洞里去配药,哈哈,你们日本人强抢豪夺了几个中国的药方,只学了一点中医的皮毛,就以为掌握了中医?嘿嘿,你们只是井底之蛙,中医,就是你们八辈子都不会研究透的。山泽一郎弄错了药性,药方里有一味叫痒痒草的中药,抹在身上,奇痒无比,能痒到骨髓里,但是,只要用热锅炒一下,就可以去掉痒痒的毒性,可是,山泽一郎并不知道这些。他为了检测药性,他把自己配好的药,抹到了胳膊上。涂抹过后,胳膊奇痒难熬,他以为中毒了。竟然砍掉了自己的胳膊。嘿嘿,至于你说的废掉了他的武功,我根本没有做,再说,我也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嘿嘿,你这是含血喷人。”

    朱文才把事情推的一干二净。

    欧阳宁静冷冷的盯着山泽田野道:“山泽田野,我叫欧阳宁静,是这个门诊的老板,你现在站在我们中国的土地上,我不许你在我们中国的土地上撒野?”

    山泽田野狞笑着道:“嘿嘿,就怕你没有这个本事。”

    欧阳宁静敖然一笑道:“山泽田野,有没有本事,咱们手底下见真章,一局定输赢。”

    山泽田野冷笑道:“好,一局定输赢。”

    欧阳宁静说完话,一步跨到门诊前面的空地上,如同一杆笔直的标枪,发出锋利的寒芒,盯着山泽田野。

    山泽田野后退一步,和欧阳宁静拉开了距离。

    秦墨瑶和王倩站在门前,很是担心的的看着欧阳宁静。

    柳出尘和朱文才没见过欧阳宁静出过手,两人都知道这个日本人绝对是个高手,不知道欧阳宁静能否是他的的对手。宁静,千万不要给中国人丢脸呀。

    欧阳宁静两眼盯着山泽田野,他知道这家伙能接住自己的那根银针,就说明这个日本人的内力不错,自己要小心。

    山泽田野两只小眼睛,看着没有丝毫慌乱的欧阳宁静,他知道,自己的内力和这个中国人差不多,自己一定要想办法,打败这个中国人,打掉中国人的气势。

    山泽田野一声咆哮,身形如同鬼幽一般急扑过来,一掌劈向欧阳宁静的前胸。

    “来的好!”

    欧阳宁静一声冷哼,身形以左脚为轴,一个旋转,让开山泽田野的手掌,一个快如闪电的五行步,抢进山泽的怀里,一拳夹杂着隐隐轰鸣,砸向山泽田野的咽喉。

    山泽田野左臂一横,挡住了欧阳宁静的拳头,但欧阳宁静猛一缩回拳头,如同枪刺一般的尖肘,带着一个诡异的弧度,闪电一般的击向山泽田野的心脏。

    这一招快如闪电,声若奔雷。

    山泽田野一见这一招来势凶猛,势不可挡,他脸色一变,一声大吼,加速的后退。但欧阳宁静的五行步可不是吃素的,这种步法,极其的快捷,不光是一种步法,而且暗藏杀机,欧阳宁静的脚尖,竟然暗暗的扣住了山泽田野的脚后跟。

    山泽田野再想向后退,竟然退不动了。

    山泽田野大惊失色。这时候,欧阳宁静的铁肘,发出尖利的怪啸,瞬间刺向他的心脏。

    山泽田野一声怪叫,整个身形如同瞬间折断一般,一个金刚铁板桥,变成和地面平衡,躲过了欧阳宁静的铁肘。

    欧阳宁静的铁肘擦着山泽田野的胸口而过。

    欧阳宁静笑了,山泽田野上当了。欧阳宁静算准了山泽田野要使出金刚铁板桥。

    欧阳宁静一声大吼,胳膊猛然伸直,巨大的拳头顺势狠狠的砸向山泽田野的面门。

    这两拳一肘,是五行门中的一个绝招,叫夺命追魂连环肘,快若闪电,力道极大,特别是最后这砸向山泽田野面门的一拳,极其的厉害,只要被砸上,山泽田野就会满脸开花,血肉横飞。

    山泽田野根本躲不开这一拳,他终于知道,这个叫欧阳宁静的中国人的厉害了。

    旁边的柳出尘和朱文才知道,欧阳宁静这次赢定了,这个日本人就怕要倒霉了。

    就连秦墨瑶也认为自己的丈夫一定会取得胜利。

    欧阳宁静知道,山泽田野绝对躲不过自己这一绝招。

    就在众人都认为欧阳宁静赢定了的时候,山泽田野的脸上露出了极其诡异的狞笑,他没有去阻挡欧阳宁静的拳头,而是猛然伸出自己的右手。

    一道刺目耀眼的雪白弧光在山泽田野右手的戒指上爆闪,照的四处一片雪白。

    眩光戒指!

    欧阳宁静知道不好,连忙闭上眼睛,但为时已晚。他只感觉到自己的双目极其刺痛,眼泪狂流而下,视线模糊。

    眩光戒指是日本特战队的一件装备,再和敌人格斗的时候,能发出强烈的弧光,灼伤敌人的眼睛,让敌人暂时的失去视力。

    山泽田野一见自己的炫目戒指起了作用,他狞笑着,一掌劈向欧阳宁静的咽喉。

    柳出尘、朱文才、秦墨瑶都没见过这种发出强光的戒指。山泽田野竟然如此的卑鄙,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对付欧阳宁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