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想的是欧阳志远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五十九章想的是欧阳志远

    隔行如隔山,颐秋水这种浮躁的富二代公子,根本不认识玉石翡翠,他认为这种透明的东西,就是玻璃做的。

    这让几位爱好收藏的客人笑了起来。

    颐长江可是识货之人。他一看这尊玻璃地的三色福禄寿老寿星,也是大为惊叹。

    但儿子竟然说是玻璃做成的,这让颐长江很是难堪。

    “秋水,过来。”

    颐长江并没有呵斥儿子,他只是让儿子过来。

    颐秋水一看父亲的脸色,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连忙闭上嘴巴,躲到了一边。

    霍天武涉足极光,他在燕京的生活圈子里,很多人都是深资的收藏大家,他也是极其的喜欢收藏古董,当他看到了这尊三色老寿星,眼睛里顿时露出了惊奇的神情。

    志远手里竟然有这种宫廷里的珍品,真是让人想不到。

    相互攀比送来的礼物,只有颐秋水这种人才干这事,别的客人根本不会这样做。

    小小的插曲过后,整个寿宴的气氛达到了高h和潮。

    陈浩然在大客厅里举办的寿宴,只有红酒和水果,并没有大鱼大肉,能来参加寿宴的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大家只是象征的借着寿宴聚一聚,交流一下而已。

    一个小时后,霍天武就告辞离开。

    众人都跟在后面,把霍天武送到门外,当霍天武坐进车里的时候,陈浩然亲自去给霍天武关车门。

    霍天武看了一眼陈浩然。陈浩然的脑子转的极快,他知道霍天武有话要给自己说。

    他坐进了车里。

    霍天武看着陈浩然道:“你找了一位好女婿。”

    陈浩然连忙道:“谢谢霍懂的夸奖。”

    霍天武接着道:“你知道欧阳志远的外公是谁?”

    陈浩然摇摇头,但他的内心开始狂跳,能让霍天武说的人,欧阳志远外公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霍天武轻声道:“他的外公,就是秦副总理。”

    陈浩然一听,顿时大吃一惊,脸上露出了极其震惊的神情。我的天哪,这……这是真的吗?志远的外公竟然是秦副总理?

    霍天武不知道欧阳志远真正的女朋友是萧眉。

    霍天武看着陈浩然道:“我父亲也是很喜欢欧阳志远,陈书记,你要把握好这次机会,争取连任下届省委书记,下届期满后,你就可以进入中央序列了。”

    霍天武在许官。

    他知道,控制住了陈浩然,就等于控制住了整个江南省。

    这一系列的好消息,让陈浩然的内心掀起了万丈狂涛。欧阳志远的外公是秦副总理,

    自己就可以搭上秦副总理这根线,再加上霍老的提携,自己的仕途,就会一片光明。

    能进入中央序列,是自己一生的最大愿望。

    霍天武走了。

    陈浩然看着霍天武车子的背影,一种意气风发的战斗气势,在他身上狂涌而出。

    整个江南省的体制内,将再次重新洗牌,所有不是自己战斗序列的官员,将会再次受到打压排挤。

    后面的人,不知道霍天武和陈浩然在车内说了什么,但每个人都感到了陈浩然身上的霸气,更加强烈。

    省长吕发远和常务副省长乔万山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脸色变幻不停。

    众人纷纷告辞。

    车内的齐凤云拨通了颐长江的电话。

    “长江兄,那个霍天武是谁?是燕京的霍家吗?”

    齐凤云问道。

    颐长江道:“齐凤云,你以后最好不要再和欧阳志远为敌,霍天武,就是燕京霍老的儿子,霍家未来的掌门人,欧阳志远和霍天武的关系不很一般,霍家不是我们所能惹起的。”

    齐凤云一听,他的呼吸几乎窒息了,他冷笑这道:“陈雨馨可是你未来的儿媳,难道这口气你能忍下去?”

    颐长江呵呵笑道:“儿媳妇没有,可以再找,但小命没有了,你就失去了一切,什么都没有了,呵呵,这个帐我还是能算透的。”

    颐长江说完话,挂上了电话。他已经决定,以后不再提起陈雨馨做自己儿媳妇的事,欧阳志远,自己惹不起。但自己和陈浩然的关系,会更加默契。

    陈浩然的精明,颐长江极其的清楚,就是自己再提起陈雨馨和自己儿子颐秋水的婚姻,陈浩然绝不会再答应的。但陈浩然欠了自己的人情,自己仍旧可以借助陈浩然的势力,在江南省纵横的。

    齐凤云放下电话,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阴冷。自己的儿子绝不能白死,自己一定要替儿子报仇雪恨,欧阳志远,老子不问你身后有什么背景,老子一定要干掉你。

    送走了所有的客人,保姆在准备今天的团圆饭了。

    刚才一家人都陪着客人喝酒,根本没有吃饭。

    陈浩然和姬秀娟回到了两人的房间。姬秀娟看着自己的丈夫,掩不住脸上的兴奋道:“欧阳志远竟然和霍家未来掌门人霍天武的关系这样好,霍天武还答应给雨馨和志远做证婚人,老陈,你说,颐长江那边怎么办?”

    陈浩然看着妻子姬秀娟道:“这件事你不用担心,颐长江是个聪明人,他自己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姬秀娟笑道:“你是说,颐长江自己会主动退缩的?”

    陈浩然点点头。

    姬秀娟道:“雨馨嫁给志远也不错,我们刚攀上霍家,现在,加上志远和霍天武的关系,我们和霍家的关系,就会更加牢靠。”

    陈浩然看着姬秀娟道:“欧阳志远身后的关系,何止是和霍天武不错?”

    姬秀娟一愣,看着丈夫道:“志远的背后,还有什么关系?”

    陈浩然犹豫着,是否把欧阳志远的外公就是秦副总理的消息,告诉给自己的妻子。

    自己有很多的主意都是和妻子一起商量的,妻子在自己的仕途中,起着很重要的作用,往往一些细节,自己考虑不到的,妻子都能替自己想到。

    最重要的是,妻子的口很严,不该说的事情,她从不向任何人透露半点信息。

    陈浩然看着妻子道:“志远背后的这层关系,非同小可,你知道了,不要向任何人说,你知道吗?”

    姬秀娟看着丈夫的神情很是凝重,点点头道:“你知我知,我知道了志远的背后关系,好给你出主意。”

    陈浩然点了点头道:“志远的亲外公,就是秦副总理。”

    “你说什么?老陈……我的天哪!志远的……外公竟然是……秦副总理,江南省的秦家?”

    姬秀娟听完后,脸上露出强烈的震惊,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想起自己刚开始对志远的冷淡和鄙视,姬秀娟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陈浩然道:“这个关系不要和任何人说,免得引起秦副总理的对立势力的打击,你明白吗?”

    任何省份的体制内,都被燕京的几大家族安插了自己的亲信,陈浩然不想被别人暗算。

    姬秀娟点点头,看着陈浩然道:“我昨天对志远那样,志远不会生我的起吧?”

    陈浩然笑道:“只要志远喜欢你女儿,他就不会生气。”

    外面,陈雨馨和陈慕雪把奶奶送回房间休息。

    客厅里,欧阳志远、齐雯在收拾客厅。

    欧阳志远看着齐雯,他张了张嘴,没有说出来什么。他已经知道,自己和齐雯之间的关系,在齐威死亡的刹那间,就已经注定,两人走不到一块了。

    但齐雯毕竟是自己的初恋。欧阳志远的内心,充满着难言的痛楚。

    齐雯低着头,她感到了欧阳志远那痛楚的目光,在看着自己。她的内心不由得十分的慌乱。一切都已经不能挽回了,过去的永远的要过去。自己已经答应陈慕雪,要嫁给他。

    两人在收拾最后的一张桌子,欧阳志远听到了齐雯急促的呼吸。

    两人终于互相看了一眼,齐雯长长的睫毛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然后垂下,一滴眼泪掉进了酒杯,飞溅到欧阳志远的嘴唇上。

    很苦很涩。

    当还剩下最后的一个盘子,两人都没有去拿,但两人在停顿一下后,两人几乎同时去拿个盘子。

    两人的手碰到了一起。齐雯如同触电一般缩回了手。

    “当!”

    一声脆响,盘子掉在了地上,摔成了好几块,就如同欧阳志远和齐雯的爱情。

    正在和奶奶说话的陈雨馨,听到了摔碎盘子的声音,她连忙跑出来,看到了地上的碎盘子和志远、齐雯尴尬的神情。

    “嘻嘻,欧阳大哥,嫂子,收拾好了吗?我都饿死了,我还没吃饭呢。”

    陈雨馨大声道。

    欧阳志远笑道:“你去厨房看看,保姆做好饭了吗?要不,我去给你炒两个菜?”

    陈雨馨笑道:“太好了,欧阳大哥,你竟然会炒菜?我还没吃过你炒的菜。”

    欧阳志远连忙拉着陈雨馨走向厨房。

    身后的齐雯想起了在傅山的别墅里,欧阳志远亲自给自己炒菜的情景,眼泪流了出来。

    那天的情景,就如同刚刚发生过一般。

    陈慕雪走了过来,他看到了齐雯眼中的泪水,连忙跑过来,急切的道:“雯儿,怎么了?”

    齐雯连忙擦去眼泪道:“盘子里的红酒汁,溅到眼睛里了。”

    陈慕雪一听,急切的连忙道:“雯儿,我看看。”

    齐雯忙道:“好了,已经不痛了,慕雪。”

    陈慕雪还是坚持的看了齐雯的眼睛。齐雯的眼睛果然有点红。

    “雯儿,要去医院吗?”

    陈慕雪非常喜欢齐雯。

    “慕雪,不要去了,已经好了。”

    厨房里,保姆把菜配好,还没有下锅。欧阳志远笑道:“雨馨,你今天有口福了,我今天露两手。”

    “嘻嘻,欧阳大哥,我帮你吗?”陈雨馨笑着道。

    欧阳志远道:“你站在远处看就行了。”

    保姆出去忙起了。欧阳志远看了那些佐料,就开始忙活起来。

    虽然欧阳志远不经常下厨,但他炒出来的菜,色香味俱佳。在他的教导下,不论崮山的野味山庄,还是傅山的烤乳羊,生意都极其的火爆。

    如果欧阳志远开饭店,绝对能挣大钱。

    看着欧阳志远在忙活着,陈雨馨走到欧阳志远的身后,情不自禁的伸出双臂,从后面抱住了欧阳志远的后腰,把脸紧紧地贴到了欧阳志远的后背。

    “雨馨,我在炒菜。”

    志远小声道。

    但陈雨馨没有放手,雨馨知道,欧阳志远离开京州后,她就不属于自己了。但自己很早就爱上欧阳志远。

    在崮山群峰之上,自己就爱上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感受到了雨馨的温馨和依恋。他没有再说什么,他慢慢的炒着菜,听着雨馨的心跳。

    欧阳志远做了六个热菜,四个凉菜。陈雨馨就一直抱着欧阳志远,志远的心里很是感动。

    欧阳志远听到了外面有脚步声,连忙轻声道:“雨馨,你母亲来了。”

    雨馨连忙松开手,端起两盘子菜,红着脸,跑了出去。

    欧阳志远好像在演杂技一般,每个胳膊上都放着盛满菜的盘子,快速的走了出去。

    姬秀娟看着女儿端着菜走了出来,刚想说话,就看到了欧阳志远端着六七盘子菜,快速的走了过来。

    “呵呵,志远,你在演杂技吗?”

    姬秀娟笑着看着欧阳志远。现在,姬秀娟的心里,她已经把他当作自己的女婿了。

    “伯母,我做了几个菜,您去喊陈伯伯,咱们全家吃个团圆饭。”

    欧阳志远熟练的把几样菜摆在桌子上。

    “呵呵,不错,想不到志远你还会做菜。”

    姬秀娟闻着幽香四溢、热气腾腾的几个菜,笑着道。

    陈幕雪笑着道:“呵呵,不错,志远,你竟然会做菜,而且做的很好,不错。”

    欧阳志远道:“陈大哥,我们傅山县几个很火爆的饭店里的厨子,都是我教出来的,等你有机会到傅山,我请你吃烤乳羊。”

    陈幕雪笑道:“好呀,我有机会一定去。”

    这时候,陈雨馨和奶奶,走了过来。

    志远笑道:“奶奶,您尝尝我做的菜怎么样?”

    欧阳志远看着老人家,和陈雨馨一起把奶奶扶到上手做好。

    齐雯把陈浩然喊了过来。

    陈浩然看着自己的一家人,笑道:“都坐好吧,今天是我们一家人团聚的日子,我们吃个团圆饭,我要和志远、幕雪好好的喝一杯。”

    陈雨馨小声道:“爸爸,你心脏不好,少喝一点。”

    陈浩然笑道:“没有事,我们少喝一点。”

    陈幕雪拿出两瓶茅台,欧阳志远抢过来,启开了酒瓶,给陈浩然和陈幕雪倒满酒杯,又给自己倒满。

    陈雨馨开了一瓶红酒,给奶奶、母亲、齐雯倒满,最后给自己满上。

    陈浩然端起酒杯道:“来,今天,我们一家人都到齐了,我们吃一顿团圆饭,干杯。”

    欧阳志远笑道:“祝贺奶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老人家笑呵呵的道:“谢谢志远。”

    一家人都举起了酒杯,碰在了一起。

    这一顿饭,大家吃的很高兴,欧阳志远和陈浩然、陈幕雪三个然人,竟然喝了四瓶茅台。

    陈浩然没有喝多,但陈幕雪喝的有点高了,而欧阳志远也是微微带了酒意。

    开启的那瓶红酒,被陈雨馨他们喝的一干二净。

    姬秀娟、陈雨馨他们伺候老人睡下,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欧阳志远和齐雯都住在客房。

    齐雯今天同样喝的有点高了。

    今天她看到了欧阳志远,虽然两人的恋情已经不可能恢复了,齐雯毕竟忘不了自己的初恋,她不自觉的多喝了几杯。

    当她走进自己的房间后,就洗了个澡。

    她刚洗完,穿着睡衣走出浴室,房门传来了轻微的敲门声。

    齐雯打开房门,带着酒意的陈幕雪走了进来。

    “慕雪,进来吧。”

    陈慕雪走进来,两眼含情脉脉的看着齐雯,齐雯刚洗过澡,她穿着真丝睡袍,蓬松着头发,玲珑白皙的娇躯,在真丝睡袍下面,凹凸有致。

    刚刚洗完澡的齐雯,全身散发出一种淡淡的清香,漆黑的头发下,修长的脖颈,极其的精致,圆润的肩头,在灯光的照射下,细腻光滑。

    他毫不犹豫的一下子抱住了齐雯,小声道:“雯儿,我爱你。”

    齐雯的娇躯在陈慕雪的怀里一僵,但陈慕雪的嘴唇,一下子印在了齐雯的娇唇上。

    “雯儿,我爱你,我要娶你。”

    陈慕雪两只手,死死地搂住齐雯,狠狠的亲吻着齐雯。

    齐雯闭上了眼睛,她的脑海里,竟然出现了欧阳志远的身影。齐雯喝了不少的红酒,她本来就带着酒意。她仿佛感到,是欧阳志远在亲吻自己。

    她的娇躯,一下子变得火热起来,如同香泥面团一般,瘫软在陈慕雪的怀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