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卑鄙的小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五十七章卑鄙的小人

    这时候,陈雨馨的母亲姬秀娟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

    欧阳志远和陈浩然谈的很投机。陈浩然被眼前这位很阳光的年轻人,吸引住了。

    欧阳志远讲了自己怎样从医生,进入了仕途,怎样引进投资,开发傅山县,怎样建设新工业园。

    虽然欧阳志远很多方面还留露出年轻人的冲动和稚嫩,但二十三岁的欧阳志远,已经取得了这样的成绩,还是让陈浩然很惊奇的。

    陈浩然在心里暗暗地把颐秋水和欧阳志远比较,他只能叹息一声。

    颐秋水根本不能和欧阳志远比。

    虽然颐秋水比不上欧阳志远,但自己离不开颐长江的支持,陈浩然还是要把陈雨馨嫁给颐秋水。

    没有人能改变陈浩然的主意。

    陈雨馨看到父亲和欧阳志远谈的很投机,她静静的站在客厅门口,心里很是不平静。

    欧阳大哥,难道我不能真的爱你吗?

    一种幽怨在陈雨馨的眼里留露出来。欧阳大哥是萧眉姐姐的,为什么不是自己的?

    陈浩然看到了女儿站在那里,他看到了女儿眼里的幽怨和不甘。

    难道自己真要牺牲女儿的幸福,来换取颐长江的支持吗?

    陈雨馨走了进来,看着父亲道:“爸爸,奶奶想见欧阳大哥。”

    陈浩然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和雨馨去吧。”

    欧阳志远站起身来道:“好的,陈伯伯。”

    欧阳志远跟着陈雨馨走向老人的房间。

    陈浩然看着欧阳志远的背影,他点上了一颗烟。姬秀娟走了过来,她不满的看了丈夫一眼道:“你和这个野小子有什么好谈的?明天一早就让欧阳志远走,我不能让这个野小子搅了这个寿宴,雨馨坚决不能嫁给他。”

    陈浩然点点头道:“明年就要换届了,这个机会不能错过,颐长江的财力可以通天,雨馨还是要嫁给颐秋水的。”

    姬秀娟看着陈浩然道:“那,这个野小子怎么办?”

    陈浩然皱着眉头道:“明天的寿宴上,雨馨就要和颐秋水订婚。”

    电话铃响了,姬秀娟一看电话,显示的是颐长江家的号码。

    姬秀娟道:“颐长江的电话。”

    陈浩然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伸过手来,拿起了电话。

    颐秋水和欧阳志远乘坐的是同一班机,他早已回到了家里。

    颐秋水见到父亲后,把欧阳志远和陈雨馨一起来京州的事,详细的说了一遍。颐长江并没有责怪儿子的无能,他皱着眉头,在想对策。

    看来,齐凤云的暗杀计划,并没有成功。

    真是个笨蛋,齐凤云竟然能失败?这让颐长江很是恼怒。

    现在,欧阳志远就在省委书记陈浩然的家里,再想动欧阳志远,比登天还难呀。

    陈浩然不会改变主意吧,他不会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毫无背景的小小的副县长的。

    颐秋水已经把欧阳志远的背景调查的很清楚,他的父母都没有工作,只是一位野郎中而已,没有任何的背景。

    嘿嘿,欧阳志远,一个下贱的野郎中的儿子,也想和自己的儿子争夺媳妇,真是不自量力呀。只要你走出陈浩然的家,老子找人就把你做了。

    想到这里,颐长江拨通了陈浩然的电话。

    陈浩然拿起电话笑道:“长江,还没有睡?”

    颐长江笑道:“没睡,陈大哥,我听说雨馨从龙海回来了?”

    陈浩然的年龄要比颐长江大一岁,颐长江一直称呼陈浩然为大哥。

    陈浩然点头道:“雨馨回来了,她正和她奶奶说话。”

    颐长江道:“雨馨回来,我就放心了,呵呵,明天晚上,我和秋水带着礼物,准时到。”

    陈浩然笑道:“长江,不要客气。”

    陈浩然放下电话,看了一眼姬秀娟,走向母亲的房间。

    欧阳志远跟着陈雨馨来到老人的房间后,欧阳志远看到老人坐在轮椅上,不仅一愣。老人的精神和气色很好,怎么能坐在轮椅上?

    陈雨馨道:“欧阳大哥,这是我奶奶。”

    欧阳志远连忙道:“奶奶,您好。”

    老人一看自己的孙女领来一位很文雅阳光干净的年轻人走进来,顿时很是喜欢。

    “志远,你好,好孩子,快做下吧。”

    老人高兴的看着欧阳志远,让欧阳志远坐在自己的身旁。

    欧阳志远握住了老人的手道:“好的,奶奶,您身体还好吧。”

    老人笑道:“很好,但老了,最近双腿有点行走不便,一走路就疼,所以呀,奶奶最近坐了轮椅了。”

    欧阳志远在握住了老人手的同时,给老人看了一下脉,知道了老人的病因。

    “奶奶,你前一段时间感冒了,受了风寒,所以了,双腿的关节很疼,所以呀,不能走路了。”

    欧阳志远伸手,在老人腿上的膝盖处,轻轻的按摩着。

    “呵呵,志远,我听雨馨说,你会看病,你看看我的腿,还能走路吗?”

    老人没有受风寒前,走路很稳,她现在不想坐轮椅。

    志远点头道:“奶奶,你的腿很好治疗,没有大毛病,我给您按摩一会,再轧几针,就能走路了。”

    欧阳志远一边按摩着老人的双膝盖,一边道。

    老人家一听能治好,顿时很是高兴,笑着道:“志远,那你就给我看看。”

    欧阳志远笑道:“奶奶,我正在给你按摩。”

    欧阳志远说话间,股股内力,透过自己的手指,进入了老人的经脉和关节,开始梳理老人受了寒气的经脉。

    老人立刻感觉到,欧阳志远的十个手指头,竟然能喷射出来股股温暖的气流,进入了自己的骨骼和肌肉,温暖着自己的双膝。双膝上原来那种冰冷僵硬和疼痛的感觉,在十道温暖的气流冲击下,慢慢的消失,自己的双腿,如同泡在温水里一般。

    欧阳志远的手里多出了几根银针,他看着老人道:“奶奶,我给您扎针。”

    老人笑道:“疼吗?”

    欧阳志远笑道:“奶奶,不同,有点麻酥的感觉。”

    欧阳志远说话间,双手指快速的捻动,五六根银针竟然隔着衣服,扎进了老人双腿的穴道。

    陈浩然看到了欧阳志远那双手熟练的给自己的母亲按摩扎针,这让他微微一愣。

    志远还有这一手?

    自己最近工作太忙,这一段时间,关心母亲的太少了。

    姬秀娟一看欧阳志远竟然给自己的婆婆扎针,顿时气的横眉倒竖,就像发作,却被陈浩然拦住。

    欧阳志远快速的下完针,笑着看着奶奶道:“奶奶,五分钟后,我保证你和原来一样走路。”

    老人一听自己在五分钟后,能和以前一样走路,高兴的笑道:“好呀,志远,谢谢你,雨馨,你找的这个男朋友不错,我同意,你爸爸妈妈要是把你嫁给那个不学无术的坏小子颐秋水,我第一个不答应。”

    外面的陈浩然和姬秀娟一听老人的话,两人互相看了一眼。

    陈雨馨一听奶奶站在自己这边,顿时高兴的跳了起来,搂住了奶奶的脖子道:“谢谢奶奶,我爱死了您了。”

    老人笑着道:“你是奶奶的亲孙女,我不能让你父亲用你的幸福,换他的乌纱帽。”

    欧阳志远在心里,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只要陈雨馨的奶奶不同意陈雨馨嫁给颐秋水,陈浩然又能怎样?他敢强硬的宣布陈雨馨和颐秋水订婚吗?嘿嘿,他肯定不敢。

    陈雨馨笑道:“还是奶奶对我好。”

    陈浩然和姬秀娟两人没有走进来,而是退了出去。

    两人都阴沉着脸,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姬秀娟的脸色很难看,他看着陈浩然道:“事情有点不妙,你母亲已经不同意雨馨嫁给颐秋水了。”

    陈浩然皱着眉头道:“如果母亲不同意,在寿宴上就不要宣布,免得惹得她老人家不高兴,等母亲过完大寿后,就让雨馨和颐秋水登记结婚,我让人给他们开登记结婚证。”

    姬秀娟眼睛一亮,看着陈浩然道:“只有这样了。”

    两人商量完,又从卧室走了出来。

    五分钟后,欧阳志远给老人起了银针。

    陈雨馨的奶奶感到自己的双腿已经不再冰凉麻木,关节已经不那么痛了,一种暖洋洋的感觉,从腿上传来。

    欧阳志远看着老人家道:“奶奶,您站起来试试。”

    雨馨扶住奶奶的手臂道:“奶奶,您试试吧,欧阳大哥的医术很高明的。”

    老人家看着欧阳志远笑道:“我试试。”

    她说着话,双腿慢慢的用力,扶着陈雨馨,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双腿并没有传来过去那种剧痛和痉挛。

    这让老人家终于放下心来,她慢慢的伸出了腿,终于迈出了一步,走下了轮椅

    一步……两步……三步……

    老人的脸,笑的像个天真的孩子。

    “呵呵,我又能走路了。”老人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和雨馨。

    欧阳志远笑道:“奶奶,您本来就没有病,您的身体结实的很。”

    “呵呵,是吗,志远。”

    老人走了几步后,终于放下心来,在自己的卧室里,走了一圈。

    这让又回来的陈浩然和姬秀娟两人大吃一惊。

    母亲竟然能走路了。

    上个星期,陈浩然带着母亲,到江南省立医院看了一次。省立医院的院长和最好的大夫给老人诊断后,遗憾的说,老人以后不可能再站起来走路了。

    现在,母亲的病竟然让欧阳志远几针给扎好了,那些大夫是干什么吃的,真是庸医。

    陈浩然连忙走进来,看着母亲笑道:“妈妈,您的腿好了?”

    老太太微笑着道:“是志远给扎针扎好的。”

    陈浩然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谢谢你,你还会扎针?”

    欧阳志远道:“陈伯伯,我是医生出身,家传的中医。”

    陈浩然道:“明天我介绍一位神医给你。”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好呀,陈伯伯。”

    欧阳志远被安排在客房休息。

    陈雨馨领着欧阳志远来到客房,进屋以后,雨馨看着欧阳志远,两眼露出灼热的目光,看着欧阳志远道:“谢谢你,欧阳大哥,你治好了奶奶的腿。”

    欧阳志远道:“雨馨,你奶奶的腿就是受了一点风寒,很好治疗的。”

    陈雨馨道:“可是省里的医生说,我奶奶以后站不起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那些人都是庸医,乱说的。”

    陈雨馨把身子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小声道:“欧阳大哥,看样子,我父亲对你的印象还不错。”

    欧阳志远苦笑道:“雨馨,你父亲就怕不会改变主意的,他还是要把你嫁给颐秋水。”

    陈雨馨的眼圈一红,看着欧阳志远道:“他们要是逼我,我就去死。”

    陈雨馨的眼里透出一种极其不安定的神情。

    欧阳志远心里一颤,连忙道:“傻丫头,你有红太阳集团,只要你自己不想嫁给颐秋水,谁能强迫你?就是你父亲也不能强迫你。”

    陈雨馨道:“我父亲有心脏病,我不想惹他生气。”

    欧阳志远笑道:“你父亲是省委书记,他的心胸不会这么狭窄的,记住,雨馨,参加完你奶奶的寿宴,你立刻和我一起走,谁又能拦得住?”

    陈雨馨的眼睛一亮,随即又暗淡下来,小声道:“你属于萧眉姐,又不属于我。”

    欧阳志远也是一愣,顿时沉默下来。

    陈雨馨一看欧阳志远不说话了,连忙道:“对不起,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苦笑道:“雨馨,没有什么对不起的,谢谢你的提醒,天不早了,你去休息吧。”

    陈雨馨站起身来,眼圈红着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你休息吧。”

    陈雨馨说完,走向门口,强忍住眼泪不要流出来。

    欧阳志远道:“雨馨,我不会让颐秋水这种坏蛋娶你的。”

    陈雨馨的娇躯一僵,她慢慢的转过身来,眼泪终于流下来。

    她关好门,飞快的跑了回来,一下子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流着泪,疯狂的亲吻着欧阳志远。

    “欧阳……大哥……,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不要嫁给颐秋水……我要给你……我爱你。”

    陈雨馨呢喃着、闭着眼,两手死死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再也不肯松开。

    欧阳志远一呆,随即,他一下子死死地抱住了陈雨馨,紧紧地把陈雨馨搂在了怀里,狠狠地亲吻着陈雨馨。

    “欧阳大哥……要了我吧……我不要给颐秋水……我想给你……。”

    陈雨馨亲吻着欧阳志远,她的呼吸变得急促,娇躯的温度开始升高,变得火热。她在欧阳志远的怀里扭动着,一只手笨拙的抚摸着欧阳志远。

    这时候,远处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欧阳志远轻轻的推开陈雨馨道:“雨馨,你母亲来了。”

    陈雨馨一愣,连忙站起来,快速的整理好衣服。

    欧阳志远闪电一般的冲向房门,打开了陈雨馨刚才插死的门锁,然后又回来,掏出手帕,轻轻的在雨馨的嘴唇上亲了一下,擦干了她脸上的泪水。

    然后,欧阳志远坐在沙发上,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喝着茶。

    “噗哧!”

    陈雨馨看着欧阳志远的样子,她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欧阳志远看着陈雨馨那妩媚的笑容,禁不住的一呆。

    姬秀娟没有敲门,她直接推开了门。

    他看到欧阳志远远远的坐在沙发上,正在喝茶,而自己的女儿坐在另一边,正在看着一本书。

    姬秀娟这才放下心来。

    她是故意来看看两人在干什么的,所以,根本没有敲门。

    欧阳志远连忙站起身来道:“伯母。”

    姬秀娟哼了一声,没再理会欧阳志远,而是看着陈雨馨道:“雨馨,天不早了,该回去休息了。”

    陈雨馨道:“好的,妈妈。”

    陈雨馨低着头,看了一眼欧阳志远,走了出去。

    欧阳志远看着陈雨馨和他母亲走了出去,他关上门,坐在了沙发上,想了很多的事情。

    几个女人的影子,在自己的脑海里,闪现不停。

    眉儿、陈雨馨、黄晓丽、韩月瑶、还有谢诗苒。在欧阳志远的内心里,自己都喜欢,可是自己只能选择一个,那就是眉儿。

    欧阳志远很烦躁,烦躁的一点睡意都没有。

    墙上的指针,已经指到十二。

    猛然,房顶上传来一阵极其轻微的脚步声。好家伙,来了一个高手。

    这伙人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在省委大院里横行。

    欧阳志远心里一惊,他闪电一般的拉灭灯。

    “哼!”

    一声冷哼在外面窗户传来,人影一闪,那人消失在如水的月光下。

    欧阳志远一声冷笑,身形如同一道青烟,飘出窗户,转而化作一道电芒,紧紧地跟在前面的那道黑影后面,射向一座小山。

    那人的轻功极高,身形如同行云流水,极其快捷,但又带着一点诡异,专拣死角黑暗的地方飞驰。

    欧阳志远嘿嘿的冷笑,心道,这人绝不是什么君子。这人是谁?引自己出来干么?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一个人的行动,决定了他的性格。

    欧阳志远的五行步法和影子身法相结合的轻功,更加快捷,他并没有使用全力,只是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刚到这座小荒山之下,那个人猛然停下来,转过身来,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两眼透出如同万丈冰窟一般的凌厉杀机。

    “欧阳志远,你必须死!”

    这人竟然蒙着面,只露出一双煞气凌然的眼睛。

    欧阳志远看着他,嘿嘿的冷笑道:“见不得人的下贱狗东西,看来你经常做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吧,你是谁?有种你就把蒙面的布拿下来。”

    蒙面人一愣,那双眼睛猛然透出极其怨毒的寒芒,如同刀锋一般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

    “嘿嘿,你比你父亲更加伶牙俐齿,嘿嘿,我取下蒙面布又如何?反正你今天死定了。”

    蒙面人说着话,伸手取下脸上的蒙面不,一张儒雅俊美的中年人,站在了欧阳志远的面前。

    欧阳志远吓了一跳,这么儒雅俊美的中年人,竟然长了一双如同魔鬼一般的恶毒眼睛,这人绝对是一个大奸大恶的凶徒。

    “你是齐凤云!”

    欧阳志远立刻全身戒备起来,全神贯注的盯着这个中年人。

    齐凤云一愣,诡异的眼睛闪烁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寒芒,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怎么知道我是齐凤云?”

    欧阳志远嘿嘿的冷笑道:“长着一副儒雅俊美的外表,内心却恶毒的如同蛇一般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齐凤云。”

    齐凤云不仅哈哈大笑道:“欧阳志远,你这么聪明,我真有点舍不得杀了你。”

    欧阳志远冷哼道:“齐凤云,你说话不怕风闪了舌头,要杀我,哼哼,你就怕没有这个本事。”

    齐凤云不屑的看着欧阳志远,嘿嘿的冷笑道:“欧阳志远,你比你父亲如何?当年你父亲都不是我的对手,你就是在娘胎里练功,又能强到何种地步?嘿嘿,你今天是在劫难逃,你死定了。”

    欧阳志远冷冷的看着齐凤云道:“齐凤云,今天我要替父亲讨回二十年前的那场公道。”

    “哈哈,欧阳志远,你一个乳臭未干的野小子,还想替你父亲报仇,你简直就是痴心妄想,白日做梦。”

    齐凤云怒极反笑,鄙视的看着欧阳志远道,他的眼光,简直就是再看一只随时被自己踩死的低贱的蚂蚁。

    欧阳志远大声道:“齐凤云,今天在机场外面的路上,是你派人暗杀我的?”

    齐凤云脸色一冷道:“不错,可惜,还是让你跑掉了,但现在,你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我要替我儿子报仇。”

    欧阳志远鄙视的看着齐凤云道:“可惜,你永远报不了仇,因为你没有这个本事。”

    齐凤云冷笑道:“不——见——得。”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道寒芒在他手中爆闪,一下刺到欧阳志远的咽喉。

    这人果然是个卑鄙的阴险小人,他说着话,竟然对一个后辈突然偷袭。

    齐凤云的刀锋极快,话没说完,刀锋瞬间就到,欧阳志远已经感觉到刀锋划断了自己咽喉之处的汗毛。

    欧阳志远没有想到齐凤云的刀芒竟然这样快。一刀必杀。

    欧阳志远只有爆退,他的身形如同一道残影,又如同一道青烟,瞬间退出三丈开外。

    但齐凤云的刀锋仍就刺在欧阳志远的咽喉上,但齐凤云的刀锋再想前进一丝,竟然比登天还难。

    这时候,齐凤云猛然笑了,他知道,欧阳志远死定了。欧阳志远正向后退,猛然看到齐凤云笑了,笑的是那样的诡异,那样的让人毛骨悚然,几乎的同时,欧阳志远感到一种强烈的危险向自己袭来。

    欧阳志远还没来得及反应,背后猛然现出一道寒芒,毫无声息的扎向欧阳志远的后心。

    这一记刀光,无声无息,如同毒蛇一般的恶毒快捷,但却没有一丝的杀机。

    这一刀才是真正的杀招,一击必杀!

    刚才,齐凤云所有的话,连同他的刀光,都是为了吸引欧阳志远的注意力,致命的杀招,就在欧阳志远的背后。

    齐凤云不愧为是卑鄙的小人,他竟然用自己做诱饵。

    而此时,欧阳志远的身形,高速的退向那柄刀光。

    这一刀,没有任何人能躲开。就是从小受到第六感关训练的欧阳志远,他都没有发现背后这致命的一刀。

    欧阳志远仍旧向后退,刀芒已经刺透了他后背的衣服。

    这刹那,欧阳志远终于感觉到了后背的刀芒,但已经晚了。

    “哼,李国栋,真不要脸,一个掌门,一个老狐狸臭不要脸,竟然联合起来,袭击我徒弟,真是该死呀。”

    “叮!”

    一声刺耳的金属撞击,已经刺到欧阳志远后心的那把刀锋,被一根银针撞开。

    “师傅!”

    欧阳志远一声大叫,身子横移数米。

    白发飘舞的魏半针,站在一块巨石上,冷冷的盯着齐凤云和李国栋。

    齐凤云一看自己的师叔来了,脸色一变,眼里闪过一丝冰冷的怨毒,他知道,自己精心设计的猎杀欧阳志远的计谋,今天失败了。

    今天晚上,齐凤云接到了颐长江的消息,说是欧阳志远和陈雨馨一起来京州。这让齐凤云高兴的几乎发了狂。

    自己给儿子报仇的机会来了。

    他立刻安排最好的杀手,在路上偷袭猎杀欧阳志远。

    让他没想到的是,欧阳志远竟然逃过一劫,刺杀失败。

    当齐凤云知道欧阳志远进了陈浩然的别墅之后,他决定亲自出马,引出来欧阳志远。

    齐凤云和李国栋订好了毒计,自己出手袭击欧阳志远,李国栋乘机在背后动手,干掉欧阳志远。

    让两人没有想到的是,魏半针竟然来了,用银针撞歪了李国栋偷袭的刀锋。

    齐凤云和李国栋互相看了一眼,齐凤云猛然双手狂舞,几个黑球被他扔出来。

    “快退!”

    魏半针一拉欧阳志远,冲向一块巨石后面。

    “轰轰轰!”

    几声沉闷的爆炸声传来,火光中,细如牛毛一般的淬毒钢针,四处急射。

    好厉害的火药毒针!

    魏半针大声道。

    一阵风吹来,吹散了山坡上的毒烟。

    李国栋和齐凤云消失的无影无踪。

    “师傅,您怎么来了?”

    欧阳志远拉住了魏半针的胳膊,舍不得丢开。

    魏半针道:“志远,你来京州,我和你父亲根本不放心,我们商量了一下,我就跟来了,暗中好保护你,志远,你今天大意了,和齐凤云、李国栋他们打交道,一定多张个心眼。”

    欧阳志远惭愧的低下头道:“好的师傅。”

    魏半针看着志远道:“志远,明天你尽快回去,京州很危险,不光齐凤云想杀你,颐长江也不会放过你的。”

    欧阳志远道:“好的,师傅。”

    魏半针看着欧阳志远道:“你走了,不必要管我,我随后就回龙海。”

    魏半针说完话,身形消失在黑暗之中。

    欧阳志远看着师傅的背影,志远的内心很是感动。今天如果不是师傅救了自己,自己就怕交代在这里了。

    …………………………………………………………………………………………………

    陈雨馨奶奶的寿宴开始了。

    寿宴是在家里的大客厅里举行的。

    省委书记陈浩然的秘书亲自主持,好在邀请的人不是很多,体制中,只邀请了省长吕发远和常务副省长乔万山。

    当一个人出现在欧阳志远的视线里的时候,欧阳志远惊呆了。

    身着晚礼服的齐雯,挎着一位英俊潇洒的男子,走了进来。

    齐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那个英俊潇洒的男子是谁?难道齐雯另找了男朋友?可是,那次在傅山的别墅里,齐雯已经和我自己……

    欧阳志远站在后面,齐雯没有看到欧阳志远。齐雯的身后,走过来一个人,同样让欧阳志远吃了一惊。

    那人赫然就是偷袭自己的齐凤云。

    齐凤云看到了欧阳志远。

    他竟然彬彬有理的向自己点点头,但嘴角带着一丝讥笑。

    同样身穿一身漂亮紫色晚礼服的陈雨馨,微笑着走到欧阳志远的的身旁,看着齐雯道:“欧阳大哥,那是我嫂子齐雯,男的是我哥哥陈幕雪。”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大吃一惊。

    齐雯的男朋友,竟然是陈雨馨的哥哥陈幕雪,这……这怎么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