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 冒充陈雨馨的男朋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五十三章冒充陈雨馨的男朋友

    天信集团养颜美容膏的外包装,已经改造完毕。以后的养颜美容膏的外包装,全是用名贵的红木盒,里面在用杭州的丝绸做衬垫,美容膏做成了系列产品,其中包括护发素、保湿液、养颜美容膏、沐浴液,兰花香水,一盒五瓶。

    同时,各个省市的代理权,就要开始拍卖。

    据说,一个省级的代理权,已经涨到一个亿。

    萧眉正在办公室,接到了陈雨馨的电话。

    “眉姐,我在你楼下。”

    陈雨馨把车停在了办公室门前,走下车来,拨通了萧眉的电话。

    萧眉一听陈雨馨来了,她透过窗户,看到了站在车旁的陈雨馨,正在给自己打电话。

    萧眉笑道:“雨馨,我让秘书接你上来。”

    陈雨馨道:“好的,萧眉姐。”

    萧眉的女秘书夏晓璐把陈雨馨接上楼来。

    两人本来就是好朋友,一见面,很是高兴,两人来了个温馨的拥抱。

    “雨馨,最近怎么样?我听说你的果饮已经打进了欧美的国际市场?买的很畅销?”

    陈雨馨笑道:“萧眉姐,是的,我的花生水果饮料,已经打入了国际市场,可是,外国的检测很严,稍不注意,就会被检测出各种东西超标,你看,我连化妆品都不敢用了。”

    萧眉笑道:“我送给你两盒养颜美容膏,我的可都是纯天然的美容产品,你就不要用别的化妆产品了。”

    萧眉说着话,把两盒养颜美容膏递给陈雨馨。

    “哇,程琳琳!萧眉姐,包装好漂亮呀,。”

    陈雨馨看着散发出高贵庄重神秘宝光的红木盒子,盒子上面镶嵌着一张长发飘舞,正在高山之上抚琴的美丽古典少女。陈雨馨禁不止惊呼起来。

    萧眉笑道:“这是最新式的包装,这种包装,让人一看,就透出一种中国的古典高贵神秘的浓郁气息,再配合上程琳琳的古典高雅,让人一看,就会耳目一新。”

    陈雨馨笑道:“萧眉姐姐,我要江南省的代理权。”

    萧眉笑道:“一个星期后,拍卖省级代理权,低价是一个亿,到时候,我会关照你的。”

    陈雨馨也知道,萧眉的天信药业和自己的红太阳集团一样,都是股份制私有企业,有些事,都要通过董事会。

    “我的天哪,低价一个亿?”

    陈雨馨一听,吓了一跳,这个代理权的费用竟然这么高?

    萧眉笑道:“雨馨,这只是起拍价,最后落槌,就是我都不知道到底能拍出什么价。”

    陈雨馨笑道:“好的,谢谢萧眉姐,对了,给我带十盒养颜美容膏,我明天回江南京州留着送人。”

    萧眉笑道:“呵呵,这么大方?最优惠的价格,十盒就是十八万。”

    陈雨馨笑道:“明天是我奶奶的八十岁寿辰,我要送给几家亲戚。”

    萧眉一听明天是陈雨馨奶奶的寿辰,立刻笑道:“那我要准备好一份礼物了,可惜,我不能去,我最近太忙了。”

    陈雨馨看着萧眉道:“萧眉姐,我父亲要在奶奶的寿宴上,宣布我和颐秋水的婚事。”

    萧眉一听,顿时皱起眉头来,看着陈雨馨道:“雨馨,那个颐秋水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他的父亲颐长江也不是什么好人,你千万不能嫁给他。”

    陈雨馨抱住了萧眉的胳膊道:“所以呀,萧眉姐,我今天来就是要求你帮忙的。”

    萧眉笑着看着陈雨馨道:“小丫头,我怎么能帮你的忙?我要是有办法,一定帮你。”

    陈雨馨狡黠的眨着眼睛笑道:“萧眉姐,这可是你说的。”

    萧眉道:“小丫头,咱姐妹的感情,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陈雨馨笑道:“萧眉姐,我……是……。”

    陈雨馨脸色一红,不敢说下去。

    萧眉扭了一下陈雨馨的小鼻子道:“小丫头,快说急死人了。”

    陈雨馨抱着萧眉的胳膊摇晃着道:“说了,你可不能生气。”

    萧眉点头道:“不生气。”

    陈雨馨终于鼓足了勇气道:“我……我……。”陈雨馨停了一下,看着萧眉正微笑着看着自己,终于鼓足了勇气道:“我想借欧阳大哥用一下。”

    萧眉一听,顿时一愣,她看着陈雨馨的脸色透红,随即明白了陈雨馨的意思。

    萧眉笑了,她看着陈雨馨道:“小丫头,你是想带着志远去参加你奶奶的寿宴,让欧阳志远冒充你的男朋友,好不让你父亲把你嫁给颐秋水?”

    陈雨馨点点头道:“是的,萧眉姐,万通集团董事长颐长江帮助过我父亲渡过很多次的难关,我父亲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他为了报恩,就让我嫁给颐秋水,可是,我不能把自己的幸福牺牲在这种报恩上。再说,颐秋水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怎么能嫁给他?”

    萧眉笑道:“雨馨,这有什么难为情的,我同意了,呵呵,不过,你还要问问志远有时间吗?最近,工业园的事情太忙,下个月,山南省政府的检查团就要来傅山检查。”

    陈雨馨一听萧眉同意了,很是高兴,红着脸道:“谢谢眉姐。”

    萧眉看着陈雨馨娇羞的样子笑道:“还是我打电话吧。”

    萧眉说着话,拨打着欧阳志远的电话。

    欧阳志远正在工业园布置任务。

    工业园副主任宋忠军、副主任陆建和城建局长严冬临,都站在欧阳志远的身边。

    副主任宋忠军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做好迎接省政府检查的。”

    欧阳志远道:“所有的建筑公司,都必须按照建设标准来布置自己的环境和施工方法,如果哪个建筑公司不听指挥,立刻告诉我,我亲自解除他们的合同。”

    欧阳志远又看着陆建道:“陆主任,一定要把握住质量和安全的关口,每个施工的项目工地,都要安排施工监督员,不得马虎。”

    陆建道:“欧阳县长,都是按照您的吩咐,我们每个施工项目的工地,都安排了专门的质量监督员,而且每天还组成流动的质量安全检查小组,来回巡查。”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一定要责任到人,如果谁敢渎职,立刻撤职。”

    陆建点头道:“好的,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看着城建局长严冬临道:“严局长,你们的基础施工项目,在保证质量的基础前,还要加快速度,要在省政府的检查团来临之前,尽量完成。”

    严冬临连忙点头道:“好的,欧阳县长,我一定督促他们。”

    严冬临现在终于开始佩服欧阳志远了。

    看看人家的升迁速度,再看看自己。人比人得仍呀。

    谁也想不到,一个运河县的污染事件,竟然成就了欧阳志远,让欧阳志远从科级升到副处。严冬临也知道,这还是人家欧阳志远有本事。

    在运河县,谁敢殴打副县长将安山?谁敢把污水溅得县委书记王广忠和县长左逸雨一头一脸?谁能请到蓝天集团来净化污水?谁又能到邻省借来专用电机,让本来打算停产三十六小时的运河工业园,在三个小时后,就开车成功?减少损失几个亿。谁能成功的从省长江川河的儿子江宗石的手里,没有浪费一句话,就把两个亿追了回来?

    看看人家欧阳志远的业绩,严冬临终于口服心服。

    欧阳志远的电话铃响了,他一看是萧眉的电话。

    眉儿找自己有什么事?

    欧阳志远按下接听键。

    “志远,我想请你帮个忙。”

    电话里传来萧眉妩媚甜美的声音。

    欧阳志远走到一边小声道:“眉儿,咱们之间谁和谁呀?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不论什么事,我都可以帮忙的。”

    萧眉的脸色一红笑道:“明天就是雨馨的奶奶八十大寿,你有时间吗?”

    欧阳志远一听,明天雨馨的奶奶八十大寿,连忙笑道:“没有时间,但可以挤出来。”

    萧眉笑道:“今天晚上有飞机,晚上你陪同雨馨回京州,给她奶奶祝寿,可以吗?”

    欧阳志远笑道:“咱三个人一起去。”

    萧眉道:“志远,我太忙,你知道,下个星期,就要拍卖省级的代理权,我这几天要考察所有报名公司的资质和信誉,我没有时间呀。”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眉儿你不去,我去算什么?”

    萧眉道:“明天,雨馨奶奶的寿宴上,雨馨的父亲要把雨馨许配给颐秋水,你知道颐秋水是什么人的,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欧阳志远一听,明天雨馨的父亲要把雨馨许配给颐秋水,欧阳志远的眉头不禁邹了起来。自己当然知道颐秋水是个什么东西。

    欧阳志远苦笑道:“眉儿,就是我去,也没有办法阻止陈雨馨的父亲呀?”

    萧眉笑嘻嘻的道:“志远,你要装成陈雨馨的男朋友,就可以了。”

    欧阳志远一听,差一点晕过去,不由得苦笑道:“眉儿,这怎么能行?你让自己的男朋友,装成别人的男朋友,我的自控和能力可是很差的。”

    萧眉笑道:“我知道你是个坐怀不乱的君子,你的定力不是一般的强悍。”

    欧阳志远道:“颐秋水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他能相信我是陈雨馨的男朋友吗?”

    萧眉道:“颐秋水一直都怀疑你和陈雨馨之间有什么,呵呵,这次你就要装作和雨馨有什么的样子,去京州,你的目的,就是搅黄陈雨馨和颐秋水的关系,别的就不要考虑了。”

    欧阳志远道:“眉儿,我不能不去吗?这也太难为人了吧?”

    萧眉一瞪眼道:“你不会见死不救吧?就这样,晚上八点的飞机,你到彤辉大酒店去接雨馨,你们下午一起去京州。”

    萧眉挂上了电话。

    欧阳志远苦笑道:“咱不带这么玩人的。”

    陈雨馨看到萧眉挂上了电话,连忙道:“欧阳大哥答应了?”

    萧眉笑道:“他答应了。”

    陈雨馨笑着道:“谢谢萧眉姐。”

    萧眉道:“谢啥,我可不能看着你嫁给颐秋水那个坏蛋。”

    当陈雨馨回到彤辉大酒店的时候,竟然发现,颐秋水正站在自己的房门前。

    颐秋水这几天就再找陈雨馨,想和陈雨馨商量一起回江南省京州的事。

    父亲已经告诉自己,陈雨馨的父亲,山南省省委书记陈浩然已经同意她的女儿陈雨馨和自己的婚事,就要在陈雨馨奶奶的寿宴上宣布。

    颐秋水又高兴是又心酸。

    他高兴的是,自己终于可以把陈雨馨这个美人弄到手了,更让颐秋水高兴的事,只要陈雨馨嫁给了自己,价值几百亿的红太阳集团,就是自己的了。

    让颐秋水心酸的是,欧阳志远竟然半夜和清晨,从陈雨馨的房间里多次走出来。陈雨馨肯定和欧阳志远有染。

    他妈隔壁的,老子没娶陈雨馨,就开始戴绿帽子。

    嘿嘿,戴绿帽子就戴吧,只要陈雨馨能嫁给自己,红太阳集团的财产能归自己,就是多带几顶绿帽子又如何?

    他想到这里,就看到陈雨馨走了过来。

    颐秋水连忙迎上前来,陪着笑脸道:“雨馨,你准备好了吗?机票我已经定下来,八点的飞机,咱们一块回京州吧。”

    陈雨馨看着颐秋水,冷冷的道:“颐秋水,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我不会嫁给你的,我父亲也不会在我奶奶的寿宴上,宣布让我嫁给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颐秋水一听陈雨馨这样说,他的脸色刹那间变得一片铁青,嘴角剧烈的抽动着,一口气差一点憋过去。

    颐秋水强装笑脸道:“雨馨,你不要惹你父亲生气,你父亲可有高血压和心脏病的病史,你要是气坏了你父亲,你妈妈和奶奶怎么办?”

    陈浩然过去曾经患过心脏病和高血压,但经过治疗早就痊愈了。但是不能生气。

    颐秋水这句话,戳到了陈雨馨的痛处。

    陈雨馨知道,自己不能惹父亲生气,父亲要是被气出病来,自己就是不孝呀。

    陈雨馨狠狠地瞪了一眼颐秋水道:“我家的事,不要你操心。”

    “嘭!”

    陈雨馨狠狠地关上了门。

    颐秋水的连都被气的绿了。这个死丫头真是难缠,嘿嘿,嫁不嫁我,可是由不得你了,嘿嘿,等到你嫁给老子后,老子天天**你。你不光人是老子的,你的红太阳也是老子的。

    陈雨馨走进自己的房间,眼泪禁不住的流出来。

    自己为什么没有萧眉姐那样的勇气。萧眉为了抗拒政治婚姻,离家出走五六年,自己为什么不能这样做?

    陈雨馨感到自己很软弱。

    明天就是奶奶的八十岁的寿辰,如果自己在奶奶的寿宴上,顶撞父亲,就会把一个气氛温馨的寿宴,破坏掉的,会气死父亲说的。

    奶奶最疼自己,自己要把不喜欢颐秋水的事,先告诉给奶奶。

    陈雨馨拨打奶奶房间里的电话。

    陈雨馨的母亲姬秀娟正在帮助婆婆收拾她的房间。

    婆婆就坐在旁边的轮椅上,看着儿媳。

    “秀娟,雨馨这孩子什么时间来?这么长时间没看到雨馨了,我很想她。”

    雨馨的奶奶轻声道。

    雨馨的奶奶今年八十岁了,耳不聋,眼不花,就是腿脚有点毛病,走路有点不利索,只能坐在轮椅上。

    姬秀娟看着婆婆道:“妈,雨馨在山南省龙海新开了一个果饮基地,最近很忙,她晚上八点的飞机,九点半就能和颐秋水一块来到。”

    雨馨的奶奶道:“雨馨和颐秋水一起来?她不是不喜欢那小子吗?秀娟,我看,你们就不要逼她了。”

    姬秀娟连忙道:“妈,谁说雨馨不喜欢颐秋水了?雨馨的脸皮薄,她是故意说的。”

    雨馨的奶奶一听,笑道:“我以前好想听到过雨馨说过不喜欢那小子,难道,现在又喜欢了?秋水那孩子长的也不错。”

    姬秀娟道:“是呀,妈,秋水的家境多好,人家万通集团可是江南省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浩然多次碰到难关,都是人家颐长江帮助渡过难关的,浩然才有今天的官位,做人可不能没有良心呀。”

    雨馨的奶奶点点头道:“是呀,做人要有良心,知恩图报。”

    电话铃响了,姬秀娟一看,竟然是女儿陈雨馨的电话。

    这小丫头给她奶奶打电话干吗?肯定是不想嫁给颐秋水,向奶奶求援的。

    千万不能让雨馨和她奶奶通话,雨馨要是向她奶奶求情,雨馨的奶奶要是知道了小丫头死活不嫁给颐秋水,事情就不好办了。

    陈雨馨的妈妈悄悄的拔掉电话线,却拿起电话道:“你好,你找谁?打错了?”

    “秀娟,谁来的电话?”

    雨馨的奶奶看着儿媳问道。

    姬秀娟放下电话道:“妈,人家打错了。”

    陈雨馨的奶奶一听是人家打错了电话,就不再问话。

    姬秀娟没有把电话线按上。

    陈雨馨没有打通奶奶的电话,她很郁闷的放下手机,过了一会,就开始拨打母亲的电话。

    姬秀娟知道,一会自己的女儿就要给自己打电话。她安置好婆婆,走出了婆婆的房间。

    她刚走到客厅,就接到了女儿的电话。

    “妈妈,我不想嫁给颐秋水,你不要让爸爸在奶奶的寿宴上宣布我和颐秋水定亲。”

    陈雨馨的语气变得坚定起来。

    姬秀娟一听女儿的口气很是强硬而坚定,顿时气的脸色铁青,她沉声道:“死丫头,怎么和妈妈说话的?你嫁给谁,是你说了算的吗?能有你做主吗?你爸爸早已经答应了颐长江,把你嫁给颐秋水,再说,人家万通集团可是江南省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嫁给颐秋水,也没侮辱了你,再说,你爸爸多次碰到难关,都是人家颐长江帮助渡过难关的,你爸爸才有今天的官位,做人可不能没有良心呀,再说,你父亲可有心脏病,你千万不能惹他生气,你知道吗?”

    姬秀娟的口气十分的强硬,不容更改。

    陈雨馨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反抗,自己一生的幸福,就会葬送在颐秋水的手里。

    陈雨馨眼圈一红,抿着嘴唇,强忍住泪光道:“妈妈,我不会嫁给颐秋水的,我自己的婚姻,我自己做主,我已经找到了男朋友了,奶奶的寿宴上,我就要把他带过来。”

    “咔嚓!”

    陈雨馨挂上了电话,把手机关上。

    讲完这句话,陈雨馨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扑簌的流了下来。

    “死丫头,你……你反了天了!”

    姬秀娟立刻大叫起来,脸色气的煞白。但女儿已经关了手机。

    气死我了,这个死丫头。竟然自己找男朋友,反了天了。

    姬秀娟气的差一点把手机摔了。

    等丈夫回来,这件事一定要告诉给他,让他好好的管教一下死丫头。

    午饭的时候,欧阳志远来到中药厂,看到萧眉和干妈冯秀梅正在办公室。

    “干妈、眉儿。”

    欧阳志远喊得很甜。

    “呵呵,志远。”

    冯秀梅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知道咱们美容养颜膏的省级代理权拍卖低价,已经涨到多少了?”

    冯秀梅虽然对钱看的很淡,把她所有的钱,都给了欧阳志远,但自己的集团公司能有好的效益,她还是很高兴的。

    欧阳志远笑道:“干妈,两千万?”

    其实欧阳志远知道养颜美容膏的真正价值。前一阵子都卖疯了。

    外国美容的羊胎素,打一针要八万,那些明星每年,一个眼角要打三针,两只眼角就是六针羊胎素,再加上脸上别的地方还要打。一位大明星的一张脸,每年最低要打十针羊胎素,就是八十万。

    自己的养颜美容膏,省级代理费,应该在一个半亿,应该还要有代理期限。

    欧阳志远为了让干妈高兴,故意说两千万的。

    冯秀梅一听志远说代理费要两千万,她笑道:“志远,呵呵,两千万不行呀。”

    欧阳志远笑道:“干妈,您说有多少?”

    冯秀梅看着欧阳志远道:“我们的美容养颜膏走的是高端,每盒定价在两万二,所以,省级代理的起拍价,定在一个亿。”

    “我的天哪,一个亿!”

    欧阳志远惊呼。

    “呵呵,志远,没想到吧?”

    冯秀梅笑道。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道:“眉儿,你们设定代理期限了吗?”

    萧眉笑道:“志远,我和干妈商量了一下,代理期限设定为三年。”

    欧阳志远笑道:“干妈,不要三年,定为两年。”

    萧眉笑道:“两年?时间有点短吧?”

    欧阳志远道:“眉儿,看来,你对我们的养颜美容膏的信心还不够,三年太长,两年为最好。”

    冯秀梅看着萧眉道:“还是听志远的吧,代理期限,两年。”

    下午的时候,萧眉送欧阳志远去接陈雨馨。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这次去京州,不要太冲动,见机行事,万通集团的董事长颐长江可是个不好对付的人物,这人心机很重。”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眉儿,放心吧,我有分寸。”

    萧眉道:“你知道陈雨馨的父亲是谁?”

    欧阳志远笑道:“我没问过陈雨馨。”

    萧眉笑道:“雨馨的父亲,就是江南省省委书记陈浩然。”

    “你……你……说什么?我的天,这是真的?”

    欧阳志远一听萧眉说,陈雨馨的父亲是江南省省委书记陈浩然,不禁吓了一跳。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夸张的神情,笑道:“不会吧,你见谢老、霍老和咱外公秦总理都不紧张,难道你还害怕陈雨馨的父亲?”

    欧阳志远苦笑道:“你这是让我冒充陈雨馨的男朋友,去破坏颐秋水的婚事,嘿嘿,我有点心虚,我可从来没干过这种坏事。”

    “哼,小坏蛋,还说没干过坏事,你对我就干过坏事。”

    萧眉的声音渐渐的低了下去,眼睛能滴出浓浓的水来。

    欧阳志远的呼吸刹那间就变得急促起来。

    “那啥……眉儿,那坏事可不是我一个人能干成的是不?嘿嘿,等我回来,咱在一起干坏事。”

    欧阳志远坏笑道。

    “呸,谁和你一起干坏事,小坏蛋,路上小心点。”

    萧眉的脸色红红的,妩媚的象一朵虞美人。

    欧阳志远来到彤辉大酒店,敲开了陈雨馨的房门。

    陈雨馨正在收拾东西,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欧阳志远正微笑着看着我自己。陈雨馨脸色一红,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

    “欧阳大哥,进来吧。”

    陈雨馨的声音,低的像蚊子。

    “呵呵,雨馨,准备为好了吗?现在三点了,收拾好的话,咱们走吧。”

    欧阳志远的口气自然而轻松,让陈雨馨有点惊慌的内心,慢慢的平静下来。

    陈雨馨快速的收拾好东西,小声道:“收拾好了,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拿出电话,给何县长请了一天的假。

    两人走出了彤辉大酒店,坐上志远的车,直奔龙海。

    颐秋水同样收拾好了东西,陈雨馨不和自己一块走,他只好自己一个人回去。当他刚走出房门的时候,他看到了欧阳志远拉着陈雨馨的箱子和陈雨馨并肩走下楼梯。

    颐秋水顿时一愣,陈雨馨怎么又和欧阳志远在一起?难道欧阳志远去送陈雨馨?

    颐秋水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他的眼角禁不住剧烈的抽动起来。

    王八蛋,欧阳志远,你等着,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颐秋水的奥迪车,跟在了欧阳志远的车后面,开向龙海市。

    欧阳志远和陈雨馨回了家一趟,他要向朱文才要一件好东西,当寿礼,要送给陈雨馨的奶奶。

    欧阳志远把车停在诊所前面的时候,和陈雨馨一起走下车来。

    由于欧阳宁静和魏半针这两位神医的加入诊脉,就是再多的病人,一上午就可以看完病人,下午,诊所就几本没有病人了。

    朱文才和柳出尘两人在下围棋,只杀的难分难解,魏半针在旁边指挥两人厮杀,三个人杀得不亦乐乎。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王倩在里面的房间说着话。

    魏半针看到了欧阳志远和一位极其漂亮的高挑女孩子走了进来。魏半针一看,脸上露出了惊奇的表情。

    陈雨馨的气质,是典型的江南美女。她长发飘飘,身体亭亭玉立,从骨子里透出一种种典雅的高贵,妩媚的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充满着清澈的柔情。

    魏半针心道,好小子,又找了一位江南美女,嘿嘿,和志远很有夫妻相,这小子的艳福真是不浅呀。

    欧阳志远连忙和几位师傅打招呼。

    “师傅们,我来了。”

    欧阳志远把陈雨馨介绍给各位师傅们。

    魏半针看着欧阳志远,志远眉心竟然隐隐现出丝丝黑气,这让魏半针心里咯噔一下。

    志远最近运气不是太好,竟然有灾,看他双眉飘忽不定,难道小家伙要远行?

    朱文才一看志远来了,连忙大大笑道:“志远,快看我是怎样绞杀你柳师傅的。”

    欧阳志远一看,果然,柳出尘的一条大龙,竟让朱文才绞杀了。

    魏半针看着志远道:“志远,你要远行?”

    志远拉过师傅道:“师傅,我要到江南省的京州去给雨馨的奶奶祝寿。”

    魏半针一听欧阳志远要到江南省的京州,不禁大吃一惊。

    五行门的掌门人齐凤云就在京州,李国栋也在那里。虽然自己伤了李国栋,但李国栋的武功很高,志远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只要欧阳志远踏上江南省半步,齐凤云立刻就会知道。志远的处境就会极其危险。

    齐凤云的两个儿子都毁在欧阳志远的手里,齐凤云一定会疯狂的报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