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泄漏药方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四十五章泄漏药方

    欧阳志远到谢老将军那里去的时候,萧眉陪着外公、婆婆和外婆说话。

    当秦副总理知道,萧眉竟然是山南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儿时,他禁不住露出惊异的神情。

    旁边的秦明月也是极其的惊奇。

    前几天,萧远山刚刚拜访了秦副总理。可以这么说,萧远山一直是秦副总理的人。

    秦副总理看了儿子秦明月一眼。秦明月笑了。

    山南省有四大势力存在,霍家、秦家、王家和赵家。

    省委书记萧远山,原来不是秦副总理的人,他凭借自己的机智和才华,依靠了自己妻子魏海娟娘家的势力,终于做到了山南省委书记的位置上。

    最近几年,各个派系的政治斗争,更加惨烈,萧远山急着要寻找一个势力更加强大的靠山,来渡过他明年的这场危机。

    明年到了换届的时候,如果找不到更加强大的靠山,他干完这一届,已经五十五岁了,就到了退休的年龄了,他只能黯然退出政治的舞台。

    萧远山不甘心,如果自己能找到一颗大树,自己就能进入中央序列。

    他经过多次反复的衡量,在去年,他就找关系向秦副总理靠拢。

    每个派系的掌舵人都有自己的眼光来选拔自己的底班,当萧远山第一次拜访秦副总理的时候,萧远山的资料,就摆到了秦天涯的书桌上。

    经过一年多的考察,秦副总理终于决定,接纳萧远山。

    山南省龙海市傅山县的新工业园,如果没有秦副总理的批示,根本不会这么快的批复。

    现在,萧远山的女儿,竟然是自己外孙的女朋友,呵呵,很有意思了。这样,萧远山就变成了秦副总理的核心底班。

    山南省的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知道,以后,有了这层关系后,萧远山就能死死地和自己绑在一起,萧远山和秦明月的势力联合一起后,这两大势力就能融合在一起,这一下就能彻底打破原来山南省势力的平衡。

    整个山南省的官场,将重新洗牌,官员们将会从新站队。

    欧阳志远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次进京,竟然能让山南省的官场,掀起一场重新洗牌的政治风暴。

    萧眉爱欧阳志远,没有任何的目的,她爱志远的时候,欧阳志远只是一个小小的外科医生,他们的感情是纯洁而真挚的。

    萧眉也是位平凡的女人,当她知道,自己丈夫的外公竟然是秦副总理的时候,萧眉和平常有血有肉的平常人一样,很是高兴,她立刻把这个消息打电话告诉了自己的父亲。

    萧远山和魏海娟正在家里吃晚饭,两人说着话,就说到即将到来的明年的换届的问题上。

    魏海娟看着萧远山道:“老萧,明年的换届就要到了,咱儿子秋鹏在海岛市,干副市长已经快满一届了,你打算让儿子到那个市担任市长?”

    萧远山看着魏海娟,沉声道:“你以为省委省政府是你魏家开的?省委我一个人说了算吗?省长江川河他们都在盯着各个市里的位置,明年的换届,斗争更加惨烈,王家、赵家和霍家的势力,密密麻麻,错综复杂,咱儿子秋鹏的海岛市的副市长,是我杀开了一条血路,才让秋鹏当上了副市长的,明年呀,还不好说。”

    魏海娟现在越来越看不起萧远山了,自己几个要好姐们的丈夫,都进了中央序列,只有自己的丈夫,还在省委书记这个位置上没有挪窝,这让魏海娟很是不平衡,心里更加窝火。

    她现在一听萧远山说,是他杀开一条血路,把儿子安排在海岛市担任副市长的,不由得冷哼一声。

    “哼!萧远山,儿子秋鹏能当上海岛市的副市长,是你杀开一条血路?我呸,最后的关头,如果不是我们魏家出手,秋鹏能当上副市长?你做梦吧。”

    魏海娟鄙视的看着萧远山。她现在越来越厌恶萧远山了。

    萧远山一听魏海娟这样说,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不再说话。

    的确,在最后的关头,是魏家出了手。

    魏家之所以能安排下萧秋鹏,主要是,秦家、霍家、王家和赵家所有的目光,都盯在了各个市的市委书记和市长上面。

    魏家在中央系列的官员中,只是一般的官员,要是和秦家、霍家、王家和赵家它们相比,这些庞大的势力,根本不会把魏家放在眼里。

    魏海娟不屑的看了一眼萧远山道:“萧眉那个臭丫头,要是不离家出走,嫁给楚浩南,我们就可以借助楚浩南的爷爷,中组部副部长楚夫勇的势力,轻而易举的把咱们的儿子安排到一个市长的位置,甚至能进入中央部门工作。这个臭丫头太不听话了。”

    萧远山一听魏海娟提起了萧眉,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沉声道:“住口,魏海娟,萧眉要是你的亲生女儿,你能这样做吗?你对得起死去的霍建国和李卫红吗?”

    魏海娟意一瞪眼道:“我怎么对不起他们了?萧眉虽然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可是我养了她二十多岁,让她嫁给楚浩南有什么不对?楚浩南的爹爹是山南省的副省长,爷爷是中组部的副部长,楚浩南的父亲在这次换届中,肯定能升迁到省长,嘿嘿,给萧眉找了这样一个家庭,难道我对不起她吗?萧远山,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为了让你早日进入中央序列?萧远山,这次换届,如果你进不了中央序列,你的仕途生涯,就完蛋了,你就会退休,被别人彻底抛弃,做了人家的垫脚石,被别人践踏,嘿嘿,到时候,咱就离婚,我说到做到。”

    魏海娟说完话,狠狠地把一碗米饭,砸在了萧远山的脚底。

    “嘭!”

    米饭和碗岔子蹦的到处都是。其中一小片碎片划破了萧远山的脸颊,一丝血珠,沁了出来。

    萧远山没有动,魏海娟虽然凶悍泼辣,但她说的都是实情。

    可是,自己不能对不起自己的好朋友,死去的霍建国和李卫红。当年自己答应过她们,要好好的照顾她们的女儿霍眉。

    自己这一生,对不起的人太多了,第一个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初恋冯秀梅。

    当年在西北大沙漠,自己和冯秀梅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前来支援大沙漠的魏海娟闯进了自己的生活。

    当年的魏海娟年轻漂亮,大胆泼辣。她一眼就喜欢上了身材高大、英俊潇洒的萧远山。

    魏海娟立刻向萧远山发起了疯狂的进攻,并在一个狂风的夜晚,把身子献给了萧远山。

    两个月后,魏海娟假装怀孕,逼迫萧远山娶了自己。

    当年导弹部队的纪律极其严格,如果萧远山不娶魏海娟,萧远山面临的是开除军籍,坐牢的危险。

    何况魏海娟的父亲,在当年就是这个部队的一个团长。

    萧远山当时是连长,如果自己娶了魏海娟,自己的前途将会一片光明。

    萧远山最终选择了魏海娟,抛弃了自己的初恋冯秀梅,也就是萧眉的干妈。

    叮铃铃铃,电话响了。

    萧远山看了一眼电话号码。这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号码竟然是秦副总理家家的号码。

    萧远山的神情有点激动,难道是秦总理亲自给自己打电话?前几天,自己刚从秦副总理家里回来,向秦副总理汇报了工作。

    魏海娟也看到了这个号码,她知道丈夫最近经常向秦副总理家里跑。因为,向秦副总理靠拢的主意,还是自己给萧远山出的。

    魏海娟在在处理问题上,干净利索,极其的果断。

    她看到萧远山激动的神情有点慌张,鄙视的看了一眼萧远山。

    “深吸一口气,做个深呼吸,平静一下心情。”

    魏海娟沉声下了命令。

    萧远山连忙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拿起电话。

    当他从电话里,听到是自己女儿的声音后,禁不住大吃一惊,脸上露出极度的震惊。魏海娟也是吃惊不已。

    “爸爸,我是萧眉,您吃饭了吗?”

    魏海娟和萧远山互相看了一眼,魏海娟点点头。

    萧远山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轻声道:“眉儿,你……你怎么会在秦总理家?”

    萧眉小声道:“爸爸,我和志远在燕京,我们和志远的爸爸妈妈,是到志远的外公家的。”

    萧远山一听,听了一头雾水,连忙问道:“眉儿,志远的外公是谁?”

    萧眉小声道:“就是秦总理。”

    萧远山和魏海娟两人的头嗡的一声巨响,两人大大脑几乎一片空白。

    我的天哪,这……这怎么可能?秦总理竟然是欧阳志远的外公?不会弄错吧?欧阳志远只是个一般的医生,最近才进入了仕途,当了个小小的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怎么会是秦总理的外孙?

    魏海娟连忙用手绢擦去萧远山额头上的汗水。萧远山结结巴巴的道:“眉儿……你……你不会弄错吧,欧阳志远怎么会是秦总理的外孙?”

    萧眉小声道:“志远到燕京给霍老看病,顺便拜访了第五特战部队的谢老,然后到秦总理家,也就是我外公家,给我外婆治病,想不到,秦总理就是志远母亲失散了二十年的父亲,他们今天刚刚相认,我给您打电话,说一声。”

    萧远山一听,更是一惊,差点晕过去,霍老?难道是燕京四大滔天势力的霍老霍元豪?还有谢老将军?燕京军委无人敢惹的谢疯子谢德胜?

    我的天哪,欧阳志远竟然认识这些谈天的人物,这怎么可能?

    秦明月接过电话道:“萧书记,您好,我是秦明月。”

    萧远山和魏海娟一听是常务副市长秦明月的声音,两人立刻相信了女儿萧眉的话。

    他们都知道,秦明月的父亲就是秦总理。

    萧远山强忍自己激动的心情,轻声道:“秦省长,你好。”

    秦明月笑道:“萧书记,想不到,您的女儿,竟然是我外甥志远的女朋友,呵呵。”

    萧远山极其的聪明,他立刻知道秦明月让萧眉给自己打电话的目的是什么。

    萧远山现在,恨不得站起身来,哈哈大笑三百声。

    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自己的女儿萧眉是秦副总理的外孙,自己已经彻底的绑在了秦总理这艘巨大的战舰上,自己在山南省的势力,就会和秦明月的势力,彻底的融合。

    哈哈,整个山南省的势力范围,将会重新划分。

    代表王家势力的省长江川河,将会是自己和秦明月联手打击的第一对象。

    龙海市公安局长赵大山将要上调省厅,担任副厅长的调令,将会无限期的搁浅。赵大山是龙海市市长郭文画的人,而郭文画是省长江川河的底班,也就是燕京王家的人,哈哈,这次就拿赵大山开刀。

    萧远山强忍自己内心的激动,笑着道:“秦省长,带我向秦总理问好,现在,秦总理是我的长辈了,呵呵。”

    萧远山这句话说的很献媚,但也是实话。

    秦明月笑道:“好的,萧书记,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对了,志远已经把霍老的病治好了,他现在在谢德胜老蒋军家里,我明天就回山南,向您汇报工作。”

    秦明月这几句话,向萧远山点明了欧阳志远和霍家、军委之中无人敢惹的外号谢疯子谢德胜的关系。

    萧远山知道,秦明月说这些话的意思,他挂上了电话。

    那就是,秦家、霍家和军委的谢家将联合在一起。

    萧远山的眼里猛然透出两股凌厉的杀气,嘿嘿,有了这三家的联合,过去自己已经准备好了材料,一直没有机会下刀的那些官员,将慢慢的开刀。

    旁边的魏海娟,脸色在变幻不停。

    她做梦都不会想到,萧眉找的欧阳志远,竟然是第一副总理秦天涯的亲外孙。

    现在,欧阳志远身后的背景,要比楚浩南雄厚多了,而且欧阳志远看好了霍元豪的病,而且救过谢德胜的命,如果谢家、秦家和霍家的滔天势力,联合起来,将会纵横整个中国的官场。

    不光自己的丈夫萧远山能受到关照,自己的魏家,将会同样受到秦家的庇护。

    自己以前对萧眉那样,萧眉会不会记恨自己?

    魏海娟看了一眼萧远山,而此时的萧远山,也正看着自己,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戏虐的笑意。

    魏海娟不由得勃然大怒,她恨不得把手中的茶杯,狠狠地砸在萧远山的脸上。但她现在又在萧远山的身上感受到了那种浓烈的冷酷杀意。

    魏海娟禁不住向后缩了缩身子。

    这一刻,那种强大的自信,又回到了萧远山的身上。

    萧远山并不是扶不起来的阿斗,相反,这个人的脑子充满了无穷的智慧和强大的克制力。

    当年他就要和冯秀梅结婚了,本来,他认为自己找到了自己的真爱冯秀梅,和自己的爱人一辈子恩恩爱爱就可以了。

    可是,上天让他遇见了魏海娟,团长的女儿。萧远山在那一刻觉醒了,他不会碌碌无为一辈子的,他要做人上之人。

    他毫不犹豫的抛弃了冯秀梅,抛弃了自己的真正爱情,选择了魏海娟。

    事实上证明,萧远山的选择是正确的。

    萧远山的智慧,加上魏海娟父母的社会关系,让萧远山在官场中,如鱼得水,在五十岁的时候,做到了山南省省委书记的宝座。

    萧远山离不开魏海娟。就像当年,他不反对魏海娟把萧眉许配给楚浩南一样,相反,萧远山一直都佩服魏海娟做事的干净利索和果断。

    魏海娟对萧远山的希望太高,一年来,她一直在托关系,让萧远山靠上秦天涯。

    虽然秦天涯接纳了萧远山,但是,萧远山想要进入秦天涯权利的核心,很困难。萧远山只能在秦天涯权利的外延徘徊。

    这个权力外延的徘徊,是最危险的。如果几大势力互相争斗,最先充当炮灰的就是这些徘徊在势力外延的人物。

    现在,由于萧眉的关系,萧远山终于有机会进入秦家权力的核心了。

    刚才秦明月来电话,就证明了一切。

    魏海娟终于低下头,她弯下腰,默默地收拾地上的碎片。

    萧远山呵呵笑道:“一起收拾这个残局吧。”

    他拿过来拖把,看了一眼魏海娟,眼里露出一丝笑意。

    魏海娟的智慧,并不比萧远山低,她知道什么时候该低头,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低头的。

    魏海娟听懂了萧远山话里的意思,她看了一眼萧远山,她知道,萧远山已经原谅了自己。

    魏海娟的眼里闪过一丝感激,她看了一眼萧远山,小声道:“就怕眉儿对我……。”

    萧远山笑道:“萧眉是个听话的孩子,明天打电话给她,让志远和眉儿从燕京飞到南州,到家里坐坐,你做好饭招待她们,让家里有一种温馨的气氛。”

    魏海娟点点头。

    欧阳志远回到家里,外公、大舅和二舅都没有睡,萧眉陪着母亲和外婆说话。

    “呵呵,外公,大舅、二舅,还没睡呀?”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秦明月道:“我们在和你外公在讨论龙海市是否能建立一个全国大型的商贸批发城的意向。”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来了劲。

    全国大型的商贸批发城,这个项目不小呀。要是能在龙海市建成这个全国大型的商贸批发城,这将带动龙海的经济腾飞起来。

    欧阳志远道:“外公,龙海市是山南省的南大门,紧靠全国最大的南北铁路京沪线,古老的京杭大运河就从运河县穿过,南靠中国北方最大的淡水湖巨山湖,南方六大省都和龙海市交界,傅山县又有全国最大的药材批发市场,全国最大的中成药生产集团,清灵药业集团,已经在傅山设立中药材生产基地,并投资六个亿,建立最大型新型的制药中心。亚洲最大的三大家电子集团之一的台湾恒丰集团,已经在傅山县开始建立电子中心城,以恒丰集团为中心的韩国、新加坡和日本的电子集团,都加入了恒丰集团的电子城中心,就连美国的凯迪斯电子集团,也加入了近来。这些很好的有利因素,都能作为龙海建立全国大型的商贸批发城的基础。”

    秦天涯赞赏的看着欧阳志远,笑着道:“你二舅说,这几大集团的一百多个亿的投资,都是你拉来的吧?”

    欧阳志远笑道:“外公,是我拉来的,我们准备把傅山工业园建成一个,以制药、电子、汽配和绿色食品为重点的高科技工业园。”

    秦明阳一听自己的这个外甥竟然能拉来一百多个亿的投资,双眼里顿时露出惊异的目光。小家伙不错呀。

    秦明月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向你外公回报一下傅山县药材、绿色食品和旅游建设的具体情况吧。”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外公。

    秦天涯点点头。

    欧阳志远道:“傅山县的土壤气候和灵泉,最适合药材的种植,我们有个打算,就是要把傅山县,变成全国最大的药材生产第一大县。”

    秦天涯本来微闭的双眼,微微一睁,嘴角露出一丝惊异。

    秦明月点点头。

    欧阳志远道:“外公、二舅,你们知道,江南省最大的中成药集团,清灵集团,在五年前,是一个频临倒闭的小型国营企业,他们用了六年的时间,一跃成为全国最大的中成药生产集团,他们的发展,带动了江南省整个药材的种植产业。但是,江南省的土地和气候,并不适应药材的大面积种植,呵呵,所以,我把清灵药业集团招商过来,让他们的大型现代化制药厂,落户傅山的工业园。”

    秦明月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志远,你是怎么把清灵药业集团招商过来的?我听说,这个集团马上就要成为国家省级企业,他们的集团董事长段正春就要担任副省长了。”

    欧阳志远一听,高兴的道:“真的?二舅?我大哥段正春要当副省长了?”

    秦明月点点头道:“你大哥?”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清灵集团董事长段正春,是我大哥。”

    秦天涯的眉毛跳了一下,呵呵,自己的这个外孙子真厉害,副部级省长,竟然是他大哥?

    欧阳志远道:“六年前,清灵集团已经频临倒闭,他们到山南省南州参加药品定货会,但由于他们药品单一老化,根本没有人订购。当时我在南州医科大学上大一,碰巧我看到了他们厂子的情景,很同情他们,当时,我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饿的头晕眼花,差一点昏过去,是段正春大哥看着我可怜,管了我一顿饭。当时,我很感激段大哥。”

    秦天涯、秦明阳、秦明月他们并不知道当时欧阳志远一家过的很不好。现在秦天涯、秦明月一听欧阳志远饿的差一点昏过去,三人的心不由的剧痛。

    旁边坐着的欧阳宁静,一听儿子差一点饿晕过去,他的脸上露出了羞愧的神情。

    欧阳志远继续道:“我从小跟着父亲学医,当时读的又是医科大学,所以对中药药品的市场很熟悉,我指出了他们药品的不足,并提供了几个药方,和他们一块回到了江南省的制药厂,奋战了两个月,我帮助他们研制成功了几种中成药,其中清灵速效救心喷雾剂和清灵脑疏通胶囊,让他们的企业起死回生。”

    秦明月吓了一跳,失声道:“你说什么?让清灵药业起死回生的两种药,是你提供的配方?你帮助研制的?”

    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秦天涯也是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外孙。秦明阳差点站起来。

    欧阳志远笑道:“是的,这几种药一入市场,由于治疗效果显著,立刻引起抢购,产品供不应求。清灵制药厂凭借这几种中成药,一跃成为山南省最大的中成药制药厂,后来改为清灵制药集团,呵呵,现在已经是全国的最大中成药集团了。”

    秦明月看着自己这个外甥,笑道:“你白出力了?”

    欧阳志远脸色一红,小声道:“我拥有清灵药业集团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什么?你……你拥有清灵药业集团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

    清灵药业集团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是多少?清灵集团可是全国最大的中成药业集团,就怕有一百亿吧。我的天哪。志远还拥有山南酒业集团的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这样看来,志远不是身价一百多亿?

    欧阳宁静看着儿子,不由得笑了。儿子能有这么大的成绩,自己感到很欣慰。

    欧阳志远笑道:“当傅山成立新工业园的时候,我给段大哥打了电话,段大哥亲自来考察,他一眼就相中了傅山的投资环境和药材,他立刻拍板,投资六个亿,建立一座最先进的现代化制药工厂,同时,对工业园投资两个亿,帮助工业园的建设。”

    欧阳志远的大舅秦明阳看着自己的外甥,他脸色变幻不停,以后,自己想办法把志远调到阳山省工作,来帮助自己。

    秦天涯笑了,呵呵,小子,真厉害,拉来了六个亿的投资,有拉来了两个亿的帮助,厉害呀。

    欧阳志远接着道:“清灵药业的总经理康静,一直没有离开傅山。康静考察了全国的药材市场,又考察了傅山的地理环境,她终于发现了,全国任何地方的药材,在傅山都适合生长,康静立刻追加投资,和十几个乡镇的所有农民,签订了合同,前几天,又和傅山最贫困的五个乡镇的农民签订了药材种植合同。我们采取的是预付药材款和扶贫补助相结合的办法,就是所有签约的农民,都能领到预计收购药材款的一半,先给钱,等到药材收购的时候,再把预付款扣出来,同时,今年的扶贫款,提早发放,和预付的药材款一同发放到农民的手中。这样,傅山县农民就没有了后顾之忧,种植药材的积极性极高,清灵药业集团免费提供技术、免费提供药材的种子和根茎。我们县政府一共和十六个乡镇的所有农民都签订了种植药材的合同,同时,为了减轻农民的负担,眉儿的天信药业集团,提供了一个亿的学生救助基金,把整个贫困乡镇的所有小学,重新建设,设立食堂,每位小学生都可以得到一份免费的午餐。我们采取的这些措施,解决了农民的后顾之忧,可以让他们放心的种植药材,我们要在两年内,让全县所有适合种植药材的百姓,都种上药材,脱贫致富,彻底甩掉贫困县的帽子。”

    秦明月大声道:“不错,志远,很好。”

    秦明阳道:“想不到,天信药业竟然能拿出一个亿,这样的企业,很少见呀。”

    秦天涯点点头道:“我相信,两年之内,傅山县的全体农民,都会脱贫致富。”

    秦明月道:“志远,你再介绍一下傅山的绿色果饮和有机蔬菜大棚的情况。”

    欧阳志远道:“绿色果饮,主要是红太阳集团的投资,董事长陈雨馨,投资四个亿,

    主要栽培高品质的绿色有机果树和黑珍珠花生,所有的果树都使用的是土杂肥,不会使用任何农药,减少了污染。现在国内和国外的市场,最好销售的就是有机绿色果饮。绿色有机果树和黑珍珠花生主要分布在崮山镇西面的唐槐乡和石坝乡的公路两边。绿色有机现代化的蔬菜大棚,是香港的绿蔬集团投资,董事长陆海燕。主要产品就是有机绿色蔬菜和有机绿色养殖,他们投资四个亿。投资项目主要分布在傅山县城东面的桃花乡。出了傅山县城,公路两边都是现代化的电脑调控温度湿度和阳光角度的现代化大棚,所有的大棚,不分季节,一年四季可以生产绿色有机蔬菜,主要销往香港澳门,出口韩国和日本。这两个乡的农民,大多数都被吸收为两大集团的员工,成为领工资的农民。两大集团在崮山镇西面,联合见了一所规模很大的生态园,和崮山七十二群峰的旅游相结合,专门接待来崮山旅游的客人。红太阳集团投资两个亿,开发了崮山后面的石头城、蝴蝶谷和萤火洞三大旅游点,马上就可以对外开放了。呵呵,这就是傅山县两大绿色农业的投资,共计十个亿。“

    秦明月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这三个项目,你一定要抓好,一个月后,省政府的检查团,重点检查你们傅山的药材种植和有机果饮、有机绿色蔬菜大棚,还有新工业园的建设情况,以便迎接发改委的验收。”

    秦天涯点头道:“志远,发改委去检查前,我要带人去你们傅山县考察,你做好准备。”

    欧阳志远吓了一跳,看着外公道:“外公,您要到傅山考察?”

    秦天涯点点头道:“考察完后,我想把傅山的经验,向全国的贫困县推广,你们傅山县,就会成为一面旗帜。”

    秦明月一听父亲要到傅山去考察,也是一愣,随即笑道:“看来,傅山县将会首先成为山南省的一面旗子。”

    欧阳志远笑道:“外公,二舅,傅山县成为一面旗子之后,我的级别是不是能提搞一下?我现在只是个科级。”

    秦明月笑道:“你的级别不属于我管,呵呵,你要想提高级别,去找你们的县长何振南。”秦天涯笑道:“还有旅游业没有介绍。”

    欧阳志远道:“旅游业就是崮山七十二群峰的开发,恒丰集团投资八个亿,一次到位,由龙海市的金鑫集团开发。台湾玉女程琳琳已经来过,拍了风光片,准备在中央电视台播放。崮山群峰的景色,在整个山南省,可以说首屈一指,景色迷人,呵呵,外公,等你到崮山考察,我一定给您当向导。”

    秦天涯又向欧阳志远详细的询问了傅山县很多问题,几个人一直谈到深夜。

    最后,秦天涯确定了自己去傅山考察的日程,就是要在发改委考核之前的一个月。

    这样,欧阳志远的工业园,要接受三次考察。

    十二点的时候,众人才回去歇息。

    外公秦天涯的家,是一座三层的别墅,房间很多。

    欧阳志远本来想偷偷地溜到萧眉的房间,但萧眉没有让他进,萧眉说,怕外婆表妹笑话。欧阳志远只得作罢。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离开龙海,山泽一郎在晚上把朱文才约了出来。

    帝豪大酒店的一个房间。

    山泽一郎和朱文才喝着酒。

    山泽一郎看着朱文才的眼神有点浑浊,眼光发直,他知道,朱文才已经看了本草纲目的第二本。看着朱文才的模样,山泽一郎知道,两本书上的毒素,已经开始发作了。

    哈哈,五行门中的五行针,就是自己的了。

    山泽一郎举起了酒杯,看着朱文才道:“文才君,本草纲目看完了吗?”

    朱文才一仰脖子,喝光了一杯酒,看着山泽一郎笑道:“看完两本了,真不错。”

    山泽一郎看着眼光发直的朱文才道:“文才君,本草纲目你快看完了,不知道文才君怎样感谢我?”

    山泽一郎说完话,两眼死死的盯住了朱文才的双眼,他的眼睛里立刻发出两道诡异的惨绿邪光,罩住了朱文才的眼睛。

    朱文才只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有点模糊。

    山泽一郎沉声道:“文才君,你会五行神针的手法吗?”

    朱文才回答道:“会,欧阳志远教过我。”

    山泽一郎眼睛里的诡异绿芒再次暴涨。

    “你教给我好吗?”

    山泽一郎的声音,如同梦幻。

    朱文才点点头道:“可以。”

    山泽一郎顿时狂喜。自己的爷爷和父亲都没有达到的东西,自己终于得到了。

    山泽一郎的声音变得更加诡异:“你现在做给我看。”

    朱文才点点头,手掌一翻,掌心里多了一根银针,他沉声道:“你看好了。”

    朱文才的手指慢慢的抖着,一根银针在他的手指下,快速的转动着。

    欧阳志远把五行神针的所有手法,都交给了朱文才,现在,朱文才在意识模糊的情况下,把所有的手法,都交给了山泽一郎。

    山泽一郎的脸色狂喜至极,他仔细的看着朱文才的手势,当朱文才把五行神针的所有手法都演示一遍之后,山泽一郎立刻熟记下来,一招都没有漏掉。

    山泽一郎看着朱文才道:“文才君,你知道欧阳志远的生肌膏和养颜美容膏的配方吗?”

    朱文才答道:“这两种配方,都在欧阳志远的脑子里,但一次欧阳志远喝醉了酒,在梦中老是念叨两个配方,我不知道是什么配方。”

    山泽一郎一听,顿时大喜,欧阳志远梦中念叨的配方,肯定极为重要,说不定是生肌膏和养颜美容膏的配方。

    山泽一郎大声道:“你把配方写出来。”

    朱文才点点头。拿起桌子上的笔,写了两个配方,递给山泽一郎。

    山泽一郎接过配方一看,不由得大喜,这两个配方里面,一个里面有很多美容的草药,另一个配方里面,存在大量的止血生肌的草药,天哪,难道这两个药方,就是生肌膏和养颜美容膏?

    山泽一郎高兴的几乎发疯了。他立刻和朱文才喝了几杯,让人把朱文才送走。他要进入静室,先把五行神针练会,再实验那两个药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