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 碰到了亲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四十三章碰到了亲人

    欧阳志远站在解放桥上,看着桥下的车水马龙,禁不住感慨起来,自己是第一次来到燕京,大城市的繁华,就是和龙海不一样呀。

    看着急匆匆的人和车,转眼消失在很远的地方,欧阳志远顿时感觉到,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就如同这匆匆过客一样,转眼就会被人遗忘,消失在这冷漠的宇宙中。

    欧阳志远没想到,给霍老看病,竟然这样顺利。

    自己不光看好了霍老的病,还让霍天成进入了霍家的核心。

    还有一个让欧阳志远想不到的发现,萧眉竟然和霍老的大儿媳李卫红如此的相像,萧眉有亲生的父母呀?父亲萧远山,山南省的省委书记,母亲魏海娟,在山南省的妇联工作。

    虽然萧眉的母亲魏海娟,和萧眉闹翻,但魏海娟毕竟是萧眉的母亲。

    一辆越野军车停在自己的身旁,从车上走下来一位身材魁梧、面色坚毅的红脸军人,军衔竟然是位少校。

    这人从车上下来,全身的节奏竟然能控制的恰到好处,而且能和呼吸配合,没有浪费一丝一毫的力气,虽然身材魁梧,但脚步声竟然无声无息。

    这个人是一位高手,而且练成了强悍的内功。

    军人身后的那位男人,年龄有二十七八岁,文质彬彬的脸色下,那双眼睛闪烁着深邃的智慧,让人一眼看不透。

    那位军人走了过来,微笑着伸出手来道:“我叫谢建康,你是欧阳志远?”

    谢建康说完话,伸出手来。

    欧阳志远一听对方叫谢建康,也是微笑着伸出手道:“我是欧阳志远,你是?。”

    谢建康笑道:“我爷爷让我来接你。”

    说话间,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欧阳志远猛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握力从谢建康的掌心里传来,自己的手一下子如同被一道铁箍死死地箍住一般。

    欧阳志远内心一乐,心道,谢建康好强的内力。对方看来想试一试自己的身手,欧阳志远并不想和对方应拼内力,他的手立刻变得如同面条一般柔软,轻轻一滑,如同游鱼一般,刹那间就脱出了谢建康的掌心,同时,手指一划,一下子划到谢建康的手腕上。

    谢建康在家里,经常听到爷爷夸奖欧阳志远的身手有多厉害,早就想和欧阳志远比试一下,今天终于见到了欧阳志远,所以,他没有放过这次机会,就想借用握手,试试欧阳志远的功力。

    但欧阳志远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不会和敌人硬拼,他用的是智慧。

    谢建康捡练的是燕京部队上最盛行的咏春拳和自由格斗搏击,内力强悍。他带领第五部队中的第九小分队的特战队。

    第九小分队一共有四个战斗小组,每个战斗小组六人。谢健康有二十四名手下。

    第五部队是我们国家战斗力最强的特战部队。其中第一到第十特战小分队,是第五特战部队的精英。

    谢建康能担任第九战斗小分队的队长,全靠自己的真本事,谢老没有说一句话。

    谢老对每一位孩子,没有丝毫的照顾,他尊重每位孩子的志愿,只要想来部队,都要从士兵做起。

    谢建康是凭借自己的本事考上的燕京军事学员。他大学毕业后,直接来到第五部队,从战士做起。

    谢建康在第五部队的五项铁人全能比赛中,多次拿到第一,终于在战士中脱颖而出,已超人的战斗力,做到了第九小分队队长的职务。

    谢建康刚握住欧阳志远的手,猛然感到欧阳志远的手瞬间软的像面条,让自己铁箍一般的手,无从着力。谢建康大吃一惊,他知道对方使用了一种极高的内力,谢建康猛然一松手,欧阳志远的手指无声无息的就划到了。

    谢建康一声冷笑,手腕竟然能象蛇一般的一缩,欧阳志远的手指竟然走空了。

    这让欧阳志远大吃一惊。

    自己这一招,从来没有人能躲过去,今天谢建康竟然能躲过去,欧阳志远也是年轻人,他的好胜之心极其的强烈。他一见谢建康的手竟然能象蛇一般的扭曲,欧阳志远右手的十指,立刻噼里啪啦的急弹,如同弹钢琴一般,五个手指头闪电一般的弹向谢建康的脉门。

    这次欧阳志远用上了五行神针的手法,以指代针,如同疾风暴雨,密密麻麻。

    谢建康刚躲过欧阳志远的那一手指,猛然感到对方的五个手指头,如同昙花一般,次第开放,急弹自己的脉门。谢健康一声冷哼,整个手腕竟然能象曲轴一般的快速诡异弯曲。

    “嘶嘶嘶嘶!”

    欧阳志远的四个手指头竟然被他躲过,这让欧阳志远脸上露出了极其震惊的神情。

    他知道,谢健康是自己出道以来,碰到的最强进的对手。

    但欧阳志远的嘴角除了惊异之外,还露出了一丝笑意,因为他知道,谢建康绝对躲不过自己的第五指。

    果然,欧阳志远的大拇指奇妙的一旋,一下子划到了谢建康的脉门上。

    谢健康刚躲过欧阳志远的四指,猛然感到手腕一麻,整条胳膊顿时失去了知觉。

    谢建康神情一呆,立刻哈哈大笑道:“好功夫,怪不得小虎子说你一个回合就能把我打败,欧阳志远,你真厉害。”

    欧阳志远在谢建康的手腕上一佛,谢建康的手臂立刻恢复了知觉。

    两人刚才一战,虽然无声无息,但极其惊心动魄。这要是在战场上,谢健康就玩了。

    秦飞扬也是练家子,他也练咏春拳,刚才两人的搏击,他看的一清二楚。

    欧阳志远的身手,让秦飞扬佩服的五体投地。

    他微笑着走过来道:“我叫秦飞扬,是谢健康的朋友。”

    欧阳志远握住了秦飞扬的手笑道:“你好。”

    谢建康笑道:“志远,上车吧,我爷爷和小虎子在等着你。”

    欧阳志远坐上了越野车笑道:“呵呵,小虎子,长高了吧。”

    谢建康道:“长高了,小家伙除了上学,就是和爷爷下棋,爷爷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对了,志远,小虎子有一手绝招,杀遍整个军区大院,没有对手,把那些老将军们,杀得丢盔卸甲,面红耳赤,可就是杀不过小虎子。志远,那一手是什么棋?小虎子却不告诉我,你知道吗?”

    欧阳志远当然知道小虎子的那一手棋是来自陈毅元帅的那本棋谱。

    当年国共合作抗日,陈毅元帅凭借这手棋,把国民党部队里,号称小诸葛的白崇禧,杀得片甲不留,以后碰到陈毅元帅,不再言棋。

    欧阳志远笑道:“我可不能告诉你,这可是小虎子的秘密。”

    秦飞扬笑道:“七岁的小虎子,竟然杀遍整个军区大院无敌手,真让人羡慕,前几天,中国棋院的两位老师来了,要让小虎子到棋院学习,长大了好参加比赛,为国争光,小虎子却说,长大了要当兵,不去棋院。”

    欧阳志远道:“棋院的老师,不一定能下过小虎子。”

    谢健康笑道:“志远,你猜对了,那两位老师,和小虎子下了两盘,都输了。”

    欧阳志远知道,朱圣手朱文才是位医术和围棋的奇才,在和小虎子下棋中,还不能每盘都能赢,棋院里的老师,肯定不行。

    说话间,越野车来到了军区大院,经过三道检查关口,越野车才开进大院。

    哨兵要检查每个人的证件,就是身穿军装的谢建康也不例外。哨兵都是全副武装。

    欧阳志远心道,这里的检查还真严格。

    越野车刚停在谢老的家门口,小虎子就从院子里冲了出来。

    “欧阳哥哥,想死小虎子了。”

    小虎子一下子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小家伙长高了半头,身体比原来更加壮实,看来,小虎子长大后,要比谢抗日还要威猛高大。

    欧阳志远拍着小虎子的脑袋笑道:“哥哥也想小虎子,这不,哥哥刚来燕京,就来看小虎子了。”

    小虎子抬起脸来,脸上还挂着泪滴,却笑了起来。

    众人走进年客厅,谢德胜和老伴马桂花竟然迎了出来。

    这让谢建康和秦飞扬都暗暗地吃惊。

    多少官员来拜访自己的爷爷,爷爷从来没有出来迎接人,今天爷爷竟然亲自出来迎接欧阳志远,这简直不可思议。

    谢德胜和马桂花的命,可都是欧阳志远救的,没有欧阳志远,谢德胜这一生中,都不会找到自己的妻子、儿子和孙子孙女。是欧阳志远给了老将军一个完整的家。

    欧阳志远一见将军和马桂花亲自迎了出来,这让欧阳志远很是感动。自己是什么身份,人家老将军是什么身份?

    欧阳志远连忙紧跑两步,一把握住了老将军的手道:“谢老,您好。”

    老将军笑道:“志远,我很好。”

    马桂花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快进屋吧。”

    现在,组织上已经给马桂花恢复了关系。老人家恢复的很好,比以前的精神好多了。

    众人说着话,走进了客厅。

    谢老将军吩咐人准备饭菜,他要好好的和志远喝一杯

    秦飞扬奶奶的身体不太好,准备要回去,但杯谢建康和欧阳志远挽留下来。

    谢老将军的酒量极大,几个人连干三杯,都是面不改色。

    老将军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来燕京干什么?”

    欧阳志远道:“霍老病了,我来给霍老看病。”

    老将军一听道:“哪个霍老?”

    欧阳志远道:“谢老,整个北京城,就一个霍老,谁还敢在燕京称呼霍老?”

    老将军惊异的道:“燕京三老之一的霍元豪?”

    欧阳志远点点头。

    “好小子,你竟然能和霍元豪拉上关系,不错,你看好了霍元豪的病?

    老将军也知道,霍元豪已经病了一个星期了,整个燕京的中医界,都在给霍元豪看病。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看好了,如果我再晚去一会,霍老就没有救了。”

    老将军惊奇的看着欧元志远道:“什么情况?说说看?”

    欧阳志远简单的把自己怎样给霍老看病的过程,说了一遍。

    众人只听的目瞪口呆。

    我的天哪,欧阳志远竟然救了霍老的命。而燕京中华中医医学会的会长马鸿海,差点药死霍老,这让大家对欧阳志远的医术,更加佩服。

    老将军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认识了霍元豪,不知道对你是福还是祸。”

    欧阳志远道:“此话怎讲?谢老?”

    谢老将军道:“你救了霍元豪的命,霍元豪在仕途上,以后肯定会提携你,但霍家的对头王家和赵家肯定对你恨之入骨,这两家派系的官员,一定会打击你。”

    欧阳志远苦笑道:“谢老,我救人可没有想到这么多,不过,谁要是打击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老将军笑道:“志远,干脆,你辞了仕途,到燕京我的第五部队来吧,在部队,没有任何人敢欺负你。”

    欧阳志远笑道:“我还是做我的官吧,再说,我已经是您的手下了,要是谁打击我,您肯定会帮助我的。”

    老将军笑道:“那当然了,你可是我谢德胜的救命恩人,也是部队上的人,王家和赵家要是敢明目仗胆的打击你,你只管调动特战队干了他们,出了事,我替你扛着。”

    众人正说着话,一辆军车停在大门外,一位英姿焕发的漂亮的女军人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面向外坐着,他一眼看到了这位漂亮、英气逼人的女军人是谁。

    “爷爷,家里来客人了?”

    欧阳志远一听声音,立刻失声道:“谢诗苒!”

    谢诗苒跟着爷爷来到燕京后,就被送到陆军战地医院学习深造,同时接受特战队的艰苦训练。

    陆军战地医院是燕京军区最大的陆战医院,医院里的每位医生,都是特战队员,他们能够和特战队的战士一样,随同战斗小组出发,完成任务。

    今天谢诗苒是来看爷爷奶奶的,她刚一走进院子,猛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这声音让谢诗苒的眼睛一亮,心跳加速。

    这声音是多么的熟悉呀,自己不知道梦了多少次。

    谢诗苒抬头看见了那张让自己魂牵梦绕、英俊潇洒的脸,那张脸正在微笑着看着自己。

    “欧阳大哥!”

    谢诗苒不由得狂喜,她快步紧走几步。她多么想扑进欧阳大哥的怀抱里,紧紧的抱住欧阳志远,自己闭上眼睛,睡一会。

    但爷爷、奶奶都在这里吗,还有外人。谢诗苒强忍内心的激动,控制住了自己的感情。

    欧阳志远微笑着站了起来,看着谢诗苒道:“诗苒,你参军了?”

    谢诗苒笑道:“欧阳大哥,我在陆军战地医院深造。”

    “呵呵,志远,诗苒现在陆军战地医院学习,她和所有的特战队员一样,接受特战队的训练,和特战队员一样,参加战斗任务。”

    谢老将军自豪的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惊奇的看着谢诗苒,果然,小丫头不再是过去那个就会哭鼻子的小护士了,诗苒虽然还是过去那样白净漂亮,但眼睛里不再闪烁着胆怯的目光,而是透出一种坚毅、一种英气逼人的军人铁血神采。

    欧阳志远伸手握住了谢诗苒伸过来的小手道:“诗苒,祝贺你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

    “谢谢,欧阳大哥。”

    勤务兵添了一套碗筷。

    谢诗苒就坐在了欧阳志远的旁边。

    接下来,秦飞扬和谢建康每人和欧阳志远干了三大杯茅台。

    小虎子看着三个人喝酒,笑嘻嘻的看着谢建康道:“健康哥哥,你和欧阳哥哥比武了吗?你不是说要和欧阳哥哥较量一下吗?”

    这小家伙,哪壶不开提哪壶。

    谢建康知道自己不是欧阳志远的对手。两人已经交过手了。

    欧阳志远连忙笑道:“小虎子,我和你健康哥哥交过手了。”

    谢建康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不由得吓了一跳,他怕欧阳志远说出来自己失败的事。

    小虎子大声道:“你们两人,谁赢了?”

    欧阳志远笑道:“我们打了个平手。”

    欧阳志远的话音刚落,谢建康向欧阳志远投来感激的目光。

    这一顿饭,大家吃的很是高兴。

    吃完饭后,秦飞扬把欧阳志远拉到一边,小声道:“志远,我奶奶的身体,最近一直不好,你能去看看吗?”

    欧阳志远对秦飞扬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欧阳志远道:“可以,什么时间去?”

    秦飞扬道:“一会就去吧,我明天还要上班。”

    欧阳志远道:“我给老将军说一声。”

    秦飞扬点点头。

    欧阳志远走过来道:“谢老,秦飞扬说他奶奶的身体不太好,让我去给看看。”

    谢老将军道:“去吧,晚上我还有话问你,晚上在这里吃饭。”

    欧阳志远本来想晚上回龙海,但听到谢老还有话要问自己,就不打算回去了。

    “好的,谢老。”

    谢建康回部队,谢诗苒在家和爷爷奶奶说话,欧阳志远坐上秦飞扬的车,出了军区大院。

    欧阳志远可不知道秦飞扬是秦副总理的孙子。当车开到一片警戒森严的香风山别墅区的时候,欧阳志远发现,所有站岗的竟然全是武警,而且里面有大量的高手。

    欧阳志远心道,秦飞扬的爷爷是什么官职?

    当车子来到一个很大的院子的门前,检查更加严格,同样是,欧阳志远的银针和手术盒子都被检查出来。

    秦飞扬解释了半天,武警战士就是不放行。

    欧阳志远把那位战士拉到一边,亮出了自己的特战军官证和行医证,这位武警战士看到了欧阳志远特战军官证后,终于同意欧阳志远进去了。

    这下,欧阳志远知道自己军官证的威力了。

    汽车在一座很大的别墅面前停下,四位武警战士,还有两位身穿便衣的人对欧阳志远的检查更加严格。

    欧阳志远从这两个便衣身上,感觉到更加强烈的杀气。

    欧阳志远敢肯定,这两个人绝对是国家保镖,就是中南海保镖。

    中南海保镖都是保护国家最高领导人的,难道秦飞扬的爷爷是国家最高领导人?不会吧,最高领导人没有姓秦的。

    副总理到有一位,秦天涯副总理。欧阳志远不仅倒吸了一口冷气,难道自己来到了秦副总理的家?

    这些人到没有检查秦飞扬。

    同样,欧阳志远亮出了自己的特战军官证。

    两人检查完后,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向欧阳志远敬了个军礼。

    秦飞扬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是军人?”

    欧阳志远苦笑道:“我参加了第五部队的特战队,是秘密的,现在,你知道了。”

    秦飞扬笑道:“我知道了,我又不会说的。”

    欧阳志远道:“呵呵,希望你保守这个秘密,我还要在地方工作。”

    如果秦飞扬是秦副总理的孙子,是不会乱说的吧。

    秦飞扬笑着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小声道:“进去吧。”

    两人走进了这幢别墅,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到了一位头发花白,但精神极好的老人,在给几盆盆景浇水。

    欧阳志远大吃一惊,果然是第一副总理,秦副总理。

    秦飞扬轻声道:“爷爷,我给奶奶找了一位大夫。”

    秦副总理抬起头,看着秦飞扬,微笑道:“大夫来了吗?”

    欧阳志远连忙走到秦副总理面前,齐声道:“秦总理,您好,我就是秦飞扬找的大夫。”

    秦总理看着欧阳志远,笑道:“你是中医大夫?这么年轻?”

    秦飞扬笑道:“爷爷,别看志远年轻,霍老的病,就是志远治好的。”

    秦总理顿时露出极其惊异的神情,他看着欧阳志远,微笑道:“我听说,霍老的病,被一位年轻的中医大夫给治好了,难道就是你?”

    欧阳志远笑道:“是我治好的,秦总理。”

    秦总理放下水壶,结果工作人员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手道:“你叫什么名字?”

    欧阳志远恭敬地道:“回总理,我叫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

    秦副总理小声念叨一遍,微笑道:“飞扬,走吧,带着大夫去看奶奶。”

    秦飞扬连忙扶着爷爷道;“爷爷,志远的医术很高明,谢老将军的病和马奶奶的病,都是志远治好的,现在,他又治好了霍爷爷,你说,奶奶的病,志远肯定能治好。”

    秦副总理叹了一口气道:“多少代夫都看过了,都说你奶奶没病,就是想你姑姑想的。”

    秦飞扬道:“我姑姑都失去联系二十年了,爷爷,您是副总理,难道就没有办法找到姑姑吗?”

    秦副总理沉声道:“飞扬呀,你不能让爷爷用国家的渠道办私事吧?”

    秦飞扬苦笑道:“这只是找个人,你又上纲上线了,不就是找个人吗?爷爷,您要是再找不到姑姑,奶奶的病会更重。”

    秦副总理叹了口气,走向客厅。

    三人来到客厅,秦飞扬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到我奶奶的屋里去吧。”

    欧阳志远点点头。

    欧阳志远随着秦飞扬走进了一个套间,看到了一位满头银丝、脸色憔悴的老太太,两眼无神的坐在床上,看着窗外什么,一动都不动。

    欧阳志远心里一沉,他知道老人家的病已经很重了。

    秦飞扬走过去,大声道:“奶奶,我给您找来一位大夫。”

    老人没有理会秦飞扬,她仿佛进入了一个虚无的世界。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秦副总理,只见秦副总理的双眼,看着老人,满脸都是关切的神情,而且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痛楚。

    欧阳志远伸手握住老人的手腕。

    欧阳志远的心再次一沉。老人由于长期的忧郁,肝脏损伤的很厉害。如果再不下药,半年之内,老人就会灯枯油尽。

    秦副总理两眼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夫,怎么样?”

    欧阳志远还没来的及回答,老人家猛然转过头来,看着秦副总理,眼睛猛然的亮了起来,喃喃的道:“欧阳……大夫?你……你……”

    老人一阵剧烈的咳嗽。秦飞扬连忙给奶奶垂着背。

    欧阳志远一愣,老人家刚才还沉醉于某一件事里,现在竟然猛然清醒过来,难道她对某一个字敏感吗?

    老人咳嗽完后,眼光看着秦副总理,慢慢的把眼光转向秦飞扬,最后把眼光定格在欧阳志远的脸上。

    猛然,老人的嘴角剧烈的抽动起来,一双眼睛猛然变得亮了起来,她的神情在剧烈的变化着,显然神情极其的激动,两眼死死地盯住欧阳志远。

    “欧阳……大夫……你……你是欧阳……什么……”

    老人喃喃的说着,仿佛在拼命的想着什么,却又想不起来。

    但老人的眼光却始终死死地盯住欧阳志远,再也没有离开。

    老人喃喃的道:“欧阳……欧阳……”

    猛然,老人全身一阵,仿佛终于想起来什么似得,一把死死的抓住欧阳志远的手,指甲竟然抓进了欧阳志远手臂上的肌肉,一声大叫:“欧阳宁静……。”

    这一句欧阳宁静的叫喊,让欧阳志远大吃一惊。

    老人家怎么会叫出父亲的名字,这……这怎么可能?

    老人家的记忆,如同潮水一般,刹那间涌进了自己的脑海了。她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眼睛再也没有离开。

    老人家一叫出欧阳宁静四个字,秦副总理猛然神情一变,两眼看着欧阳志远,神情有点激动。

    他念叨道:“太像了……,宁静而志远。”

    猛然,秦副总理看着欧阳志远,哆嗦着嘴唇道:“你……你父亲叫什么?”

    欧阳志远看着秦副总理,轻声道:“我父亲叫欧阳宁静。”

    欧阳志远话音一落,老太太两眼泪水狂流,她死死的抓住欧阳志远的双臂,哆嗦着嘴唇,一字一句的道:“你……母……亲……叫……秦……墨……瑶!”

    欧阳志远听完这句话,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他知道父亲在娶母亲的时候,遭到了外祖父的强烈反对,母亲没有嫌贫爱富,毅然跟着父亲浪迹天涯。

    难道秦副总理就是自己的外祖父?这位老人,就是自己的外婆温依依?

    欧阳志远看着泪流满面、满头银丝的老婆婆失声道:“您……您是外婆温依依?”

    老人家一听到欧阳志远念出了自己的名字,不由得一声大叫:“我的孩子……。”

    老人家一下子晕了过去。

    欧阳志远脸色一变,手掌一翻,三根银针飞了出去,扎进了外婆的穴道。

    老人家的年龄大了,经受不住大喜大悲的刺激,一下子晕了过去。欧阳志远立刻用三根银针护住了老人的心脉,一掌拍在了外婆的后背。

    老人一口气缓了过来,两眼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一下子抱住欧阳志远,放声大哭。

    “我的外孙子!

    这个突然的变故,一下子把秦飞扬弄晕了。

    我的老天,这……这怎么可能?这不和电影里的情节一样了吗?欧阳志远竟然是自己的表弟?这……也太狗血了吧。

    秦天涯已经老泪纵横。

    当年自己一念之差,让自己的女儿和自己骨肉分离。

    等到失去了女儿的音讯,秦天涯后悔莫及。

    自己的妻子温依依更是每天以泪洗面。

    随着年龄的增大,妻子思念女儿更加厉害,在今年,竟然精神出了毛病。

    想不到,今天自己的外孙竟然自己找到门上来了。

    秦副总理一把抓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眼泪哗哗而下。

    秦飞扬高兴的一下子蹦了起来,哈哈大笑道:“志远表弟,哈哈,这……我不会是作梦吧。”

    温依依搂着欧阳志远急促的道:“志远,快告诉我,你母亲怎么样了?她在哪里?”

    欧阳志远擦去外婆的眼泪,笑着道:“外婆,你别急,我妈妈很好,她现在山南省龙海市,和爸爸开了一家诊所。”

    温依依一听女儿还好,立刻大声道:“快,给你妈妈打电话,我要听听你妈妈的声音。”

    欧阳志远快速的取出一颗药丸,纳入外婆的嘴里,秦副总理连忙端过一杯水,让妻子喝了。欧阳志远害怕外婆受不了大喜大悲,这颗药丸起着安神补气的作用。

    欧阳志远拿出电话刚想打。

    秦副总理忙道:“志远,用家里的座机打,好让你母亲知道咱家的电话。”

    “好的,姥爷。”

    秦飞扬飞快的把座机拿了过来。

    欧阳志远飞快的拨通了妈妈秦墨瑶的电话。

    秦墨瑶正在和王倩在家里做饭,她听到了自己的手机响了,拿起一看,竟然是燕京的区号。儿子去了燕京,难道是儿子来的电话?

    秦墨瑶按下接听键,轻声道:“你好,你是……”

    欧阳志远连忙道:“妈妈,是我。”

    秦墨瑶一听是儿子的声音,立刻笑道:“儿子,这是谁的号码?你给霍老看病看的怎么样?”

    双眼死死地盯着电话的温依依,听到了自己女儿那熟悉却没有变化的声音,顿时泪流满面,她一把抢过电话上,颤颤巍巍的道:“墨……瑶,我……是你妈……妈……。”

    秦墨瑶正在给儿子说话,猛然电话里传来一句自己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这声音让秦墨瑶在刹那间,如同触电一般,脸色狂变。

    “墨……瑶,我……是你妈……妈……。”

    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一下子把秦墨瑶击傻了。

    这声音,不知道多少次出现在自己的梦里,是那样的遥远,又是这样的亲近。

    “妈妈……妈妈……!”

    秦墨瑶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剧烈的疼痛唐她知道,这不是梦里。

    秦墨瑶顿时泪流满面,全身剧烈的颤抖着吗,嘴里大声喊着:“妈妈……妈妈……是您吗?妈妈……”

    温依依终于在二十年后,又听到了自己女儿的声音。

    “墨瑶,我的乖女儿,我是妈妈……我是妈妈呀。”

    欧阳志远、秦飞扬和秦天涯,早已泪水狂流,现在他不再是副总理,而是一位得到了失散了二十年的女儿音信的父亲。

    秦墨瑶死死地握住电话,全身剧烈的颤抖着,哭喊着妈妈。

    正在做饭的王倩,猛然听到秦阿姨在哭喊着喊着妈妈,神情如同疯狂一般,小丫头很聪明,立刻拨打了欧阳宁静的电话,让欧阳宁静立刻过来。

    王倩打完电话,连忙抱住了秦阿姨。

    欧阳志远对着电话道:“妈妈,我找到外婆和姥爷了,您和爸爸快来燕京,和外婆团聚。”

    秦墨瑶过了好一会,才从激动的神情中恢复过来,她擦干眼泪,对着话筒道:“妈妈,您还好吗?”

    温依依听着女儿的的声音,笑着道:“墨瑶,我很好,你快来燕京,让妈妈好好的看看你,看看我的女儿。”

    秦墨瑶连忙道:“好的,妈妈,我和宁静坐最近的飞机过去看您。”

    欧阳志远道:“妈妈,安全第一,不要慌,我到机场接您们。”

    秦墨瑶擦干眼泪,轻声道:“好的儿子,照顾好你外婆。”

    秦天涯接过电话,轻声道:“墨瑶,爸爸对不起你。”

    秦墨瑶的呼吸一滞,她听到了爸爸的声音。爸爸的声音比二十年前,苍老了许多。

    二十年了都过去了,秦墨瑶已经不记恨爸爸了。

    秦墨瑶轻声道:“爸爸,您的身体还好吗?”

    秦天涯道:“我还好,就是你妈妈,很想你,你快来燕京吧。”

    “好的,爸爸,我们尽快的赶到燕京。

    电话挂上了。秦天涯拉住了欧阳志远,看着自己的外孙,笑着道:“志远,真是想不到能在燕京看到你。”

    欧阳志远同样做梦都想不到,当今的秦副总理,会是自己的外祖父。

    欧阳志远笑道:“我也没想到,呵呵姥爷。”

    欧阳志远快速的写了一个药方,递给秦飞扬道:“表哥,你现在去抓药,我给外婆熬药。”

    秦飞扬拿过药方笑道:“我这就去抓。”

    温依依看着欧阳志远道:“孩子,我没有病,主要是想你母亲想的,现在一看到你,我的病就好了。”

    欧阳志远给外婆取下了那三根银针,拉着外婆的手道:“外婆,您长期的忧郁,已经伤了肝脏,我给您调理一下。”

    秦飞扬抓来了中药,欧阳志远亲自煎好中药,喂给外婆。

    秦飞扬本来要去上班,现在也不去了。他想起这件事,就感到这也太巧了,自己请了一位医生,竟然请来了失散二十年的表弟,这件事好像做梦一般。

    秦天涯问了欧阳志远在哪里上班,欧阳志远说自己在山南省龙海市傅山县担任工业园主任,还兼任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这让秦天涯吃了一惊。

    “呵呵,志远,你今年二十三岁了吧。”

    秦天涯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姥爷,我二十三岁了。”

    秦天涯道:“二十三岁的科级干部,不错呀,傅山县我知道,是不是参加了全国二十强绿色有机旅游大县的评选活动呀?”

    欧阳志远道:“姥爷,正是。”

    秦天涯看着志远道:“志远,你和我的关系,最好不要让下面的人知道,我要你凭借自己的本事,一步一个台阶的走上来,你能做到吗?”

    欧阳志远笑道:“姥爷,我不论干什么事情,都是凭借自己的真本事,我从来不借助外力。”

    秦天涯笑着点着头道:“好,这才是我的好外孙。”

    再说欧阳宁静接到了王倩的电话,连忙赶回来。他来到家里的时候,就看到妻子在收拾东西。

    “墨瑶,你在干吗?”

    欧阳宁静搂过自己的妻子,看着自己的妻子,脸上还有泪痕。

    秦墨瑶看着欧阳宁静,笑着道:“你猜猜志远在燕京碰到谁了?”

    欧阳宁静道:“碰到谁了?”

    秦墨瑶一把搂过自己的丈夫,狠狠的在丈夫的脸上亲了一口道:“碰到了我母亲。”

    “你说什么?”

    欧阳宁静大吃一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