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 救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四十二章救人

    霍天武和母亲邱荣英就坐在霍老的身旁,两人扶住霍老的身子。

    父亲,您快点好起来吧。

    霍天武看着父亲浮肿的面容,心里如同刀绞一般。

    邱荣英用毛巾给自己的丈夫擦去脸上的汗滴,默默地看着丈夫,满眼都是心疼的关切。

    马鸿海配齐了这幅药,花去了二百多万,现在终于能给亲自给霍老喂药了。如果霍老的病在自己的手里痊愈,自己在燕京的地位,会更上一层楼,整个燕京的中医学会,将全在自己的领导下,走向辉煌。

    马鸿海看着霍老的嘴唇,慢慢的呡向药液,他笑了。

    但正在这时,一声焦急的威喝在后面传来:“住手!”

    欧阳志远和霍天成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但这时候,霍老已经含住了一口药液,正要吞咽。

    欧阳志远和霍天成心急如焚,出了机场,奥迪车闪电一般的冲向霍老的住处静雅园。

    两个人虽然来到静雅园,但要立刻进入静雅园狠麻烦。

    武警一道又一道的安检,耽搁了两人的很多时间。

    欧阳志远在进京前,他身上的很多玩意,都留在了车里,只带了药物的银针。

    他知道霍老的身份地位,在进入霍老的住处时,安检肯定极其严格。

    就是这样,欧阳志远的银针和那个手术盒子也被负责安检的战士搜了出来。

    欧阳志远连忙拿出自己的行医证交给战士,解释说,自己是医生,就是来给霍老看病的。

    霍天成也帮忙解释,说欧阳志远就是自己请来的医生。

    武警战士在请示了上级,一位军官亲自做了一遍检查,然后又请示了霍老的妻子邱荣英,邱荣英同意了,武警战士这才放行。

    当欧阳志远和霍天成快步赶到大厅的时候,欧阳志远正看到马鸿海正在给一位面目浮肿的老人喂药,欧阳志远立刻大喝了一声,就想阻止马鸿海给老人喂药,但此时,老人已经含住了一口药液,正要吞咽。

    欧阳志远的身影猛然快如闪电的扑向霍老。

    霍天武一看有人扑了过来,立刻大喝一声:“保护我父亲。”

    同时霍天武一声怒喝,手掌一翻,一把手枪出现在手中。但欧阳志远的身法太快,霍天武只觉得眼睛一花,手掌一轻,手中的枪已经被对方一把夺去。

    邱荣英一声暴喝:“保护霍老。”

    黑暗中,四五条绝顶高手的身影如同电芒一般,早已冲了过来,几把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了欧阳志远的眉心和心脏。

    但就在几把枪盯住欧阳志远的眉心和心脏的时候,欧阳志远一指点在了霍老的咽喉。

    “哇!”

    霍老猛一张嘴,把那口药液吐了出来。

    “当啷!”

    欧阳志远一下打翻了那碗药液。

    所有的人都震惊了,特别是那几位暗中保护霍老的绝顶高手,他们都属于国家护卫队的绝顶高手,他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好霍老。但现在这个年轻人,竟然能突破四个人的防线,一指点在霍老的咽喉,这让四个人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和震惊。

    这个年轻人的身法,怎么快的不可思议,如同一道残影,又如同一道烟雾一般,让人无从捉摸。

    四个人没有能拦住对方,事后,四个人一定会受到严厉的处分。

    但四个人没有从欧阳志远身上发现杀气,他们没有开枪。只是用枪口死死地顶住欧阳志远的要害部位。

    霍天武看到来人竟然能轻易的夺去自己的手枪,而且竟能突破霍老四大护卫的防线,这让他的大吃一惊,极其的恼怒。

    霍天武的手法也不慢,他的手里又多出了一把手枪,顶在了欧阳志远的后脑,沉声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

    马鸿海一看来人,竟然就是不卖给自己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皮的欧阳志远,马鸿海不由得勃然大怒道:“这个人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他有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皮,但当我从燕京赶到山南省龙海市的时候,他竟然想涨价,不卖给我了。”

    马鸿海对欧阳志远恨极了。

    霍天武的手枪一顶,沉声道:“说,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

    霍老虽然病重,面目负重,但仍旧从他眼里,射出极其犀利的寒芒,他死死地盯住站在自己面前,被几把手枪顶住要害的年轻人,冷笑道:“年轻人,好定力,面对几把随时扣动扳机的枪,竟然不害怕,不错,说说你来这里的目的。”

    霍老艰难的一摆手,他的四大护卫,收起了枪,站在老人家背后,四双眼睛仍旧死死地盯住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抱抱拳道:“霍老,我是来给您看病的医生。”

    霍老沉声道:“我有很多的医生,你太年轻了,我不相信你。”

    欧阳志远道:“您不相信我,但我可以说说霍老的病情吗?”

    霍老点点头道:“可以。”

    欧阳志远看着霍老道:“你老人家全身浮肿,四肢无力,呼吸困难是吗?”

    马鸿海一听,不由得一声冷笑道:“欧阳志远,你说的这些,瞎子都能看到,你打翻了那碗价值四百万的药液,你……你赔的起吗?你要是耽搁了霍老的病情,你能负得起这个责任吗?你这个小人。”

    欧阳志远会过头来道:“马会长,您也是燕京中医学会的会长,说话文明点。如果霍老喝了你的药,就是神仙,都救不过来霍老了。”

    欧阳志远这句话一出口,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

    霍老浮肿的眼皮,不仅微微的抽动了一下,眼睛的寒芒变得浓烈起来。

    “住口!”

    马鸿海顿时怒不可破的死死盯住欧阳志远道:“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这副药可是整个燕京医学会共同认可的方子,你怎么能这样说?”

    马鸿海差点气疯了,他的尊严和地位受到了挑战。

    霍天武两眼阴沉的看着欧阳志远道:“马会长可是燕京最著名的中医专家,你可不能乱说。”

    霍天武知道,如果对方说的对,马鸿海可是自己请来的,马鸿海如果错了,自己受到父亲的责罚,是免不了的。

    无论是亲儿子还是干儿子,只要有人犯了错,父亲对儿子们的责罚,是极其严厉的。

    霍天成看到欧阳志远控制了大局,把父亲口中的那口药液吐了出来,他终于放下心来,长出了一口气。

    霍天成在赌博,他把一生都押在了欧阳志远的身上。他相信欧阳志远的医术。自己母亲要死的病,都被欧阳志远治好了,自己为什么不相信欧阳志远?

    当他知道父亲病重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进入霍家核心的机会来了。

    他立刻亲自去请欧阳志远进京。

    霍天成认为,人的一生就是一场豪赌。他今天要赌一把。

    以霍天成的天成集团,要想进入中国企业五百强,还差的很远,自己的企业进不了五百强,自己就没有机会,进入到霍家的核心,永远被人看不起,永无出头之日。

    自己这次如果押对了,自己就有可能提前几年,进入霍家的核心。

    他在赌博。

    欧阳志远不理会马鸿海,转身看着霍老道:“霍老,您的小便是不是带有一种不太好闻的酸苹果的香甜味道?”

    霍老的双眼猛然闪过两道精光,心里一惊。

    这个年轻人怎么知道自己的小便有这种异味?这可是个秘密,没有任何人知道。

    霍老点点头。

    欧阳志远道:“请霍老伸出十个手指我看看。”

    霍老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邱荣英帮助自己的丈夫把手伸出来。

    欧阳志远仔细的看着霍老的手指,又掏出一个放大镜,仔细的看着,当他用放大镜看到霍老左手的食指上,有一对极其细小,只有用放大镜才能看到的小孔时,欧阳志远笑了。

    那对小孔再向外散发出淡淡的酸苹果的香甜味道

    他收起放大镜,看着霍老道:“霍老,你是被毒物咬伤了。”

    众人一听欧阳志远说,霍老背毒物咬伤了,那**名中医专家的脸色,顿时极其难看。

    马鸿海冷哼一声道:“纯粹是信口雌黄,毒物咬伤了霍老,难道我们看不出来?再说了,霍老家里极其的干净,哪里来的毒物?”

    这时候,欧阳志远怀里的铁背金翅多目蜈蚣在瓶子里,一阵骚动,发出吱吱的声音。

    欧阳志远没有理会马鸿海,看着霍老道:“霍老,你想一下,一个星期前,您都做了什么?手指头有什么不适吗?”

    霍老听到欧阳志远这样说,脸色终于缓和一点,轻声道:“我在家没干什么,就是收拾了几个人送来的几个老树桩,我想制作盆景。”

    欧阳志远一听,思索了一下,顿时大喜道:“我明白了,霍老的病因找到了。”

    霍老疑惑的道:“年轻人,说说看。”

    旁边的霍天成忍住自己强烈的喜悦,他知道,自己这场豪赌,赢定了。

    欧阳志远道:“霍老,您让人把那几个老树桩抬进来,我给你捉住那只毒虫。”

    霍老点点头,示意了一下。

    几个人走了出去。

    霍老看着欧阳志远道:“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霍天成连忙道:“父亲,他叫欧阳志远,山南省龙海傅山县政府办公室主任。”

    霍老微笑道:“不错,这么年轻的科级干部,能有这份气度,不错,不错。”

    霍天武露出极其惊奇的神情,自己的父亲,从来没有夸过别人,就是他的儿子们,也没有夸过。

    这时候,众人把那几个老树桩抬了进来。

    欧阳志远看着这几个紫檀老树桩笑道:“好东西,这些紫檀老树桩,一定是在大山深处挖来的。”

    霍老点点头道:“是的,是在武夷山挖的。”

    欧阳志远一边说话,一遍掏出盛着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的小瓶子,打开盖,欧阳志远嘴里发出吱吱的声音。

    众人早就听到瓶子里吱吱的叫声,却想不到欧阳志远拿出来这个瓶子里面装的是什么。

    一阵吱吱的叫声传来,金光一闪,从瓶子里爬出一条金光闪烁、面目极其狰狞,长着一对金光粼粼翅膀的大蜈蚣。

    大蜈蚣好像对欧阳志远及其亲热的样子,在他手臂上,摇头摆尾,嘴里发出吱吱的兴奋声,好像出来放风一般。

    众人顿时大吃一惊。

    “铁背金翅多目蜈蚣!”

    马鸿海一声惊叫,脸上露出极其震惊的神情,又带着一丝贪婪。

    我的天哪,欧阳志远竟然有一只活的铁背金翅多目蜈蚣,这……这怎么可能?这种及其凶猛野性极强的毒物,人怎么可以驯养?

    欧阳志远大声道:“所有的人都不要动,咬霍老的是一只小的,所以,霍老中的毒不深,我要捉那只小的了。”

    霍老看着这一幕,也是吃了一惊。

    欧阳志远嘴里发出吱吱的声音,那只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翅膀一震,金芒一闪,闪电一般飞向一个最大的紫檀树桩上,落在了一个小洞前,对着小洞口,摇头摆尾,金光粼粼的翅膀微微颤抖着,嘴里发出吱吱的声音,看样子极其的兴奋。

    众人看着这一幕,立刻兴趣大增,就连霍老也忘记了病痛,伸出头来,仔细的看着这只铁背金翅多目蜈蚣,是怎样扑捉毒虫的。

    不一会,两只金光闪闪的触须,从小洞里伸了出来,小洞里发出一阵吱吱的鸣叫。洞外面的这只大的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立刻兴奋起来,身子快速的做着一种奇怪的摆动,好像在跳舞一般,嘴里发出急促的叫声。

    不一会,小洞里传来了兴奋的吱吱叫声,洞里洞外的吱吱声,来回的相互呼应,好像在诉说着什么。

    欧阳志远嘴里猛然发出吱吱的叫声,金芒一闪,一只还没有长出翅膀的小蜈蚣爬了出来,一下子依偎在那条大蜈蚣身旁,两条蜈蚣互相呼唤着,极其亲热的纠缠在一起。

    这个情景让众人大吃一惊,都极其的惊奇。所有的人都认为,大的铁背金翅多目蜈蚣会把小的吃掉,没想到,两条蜈蚣竟然好象亲人一般,依偎在一起。

    欧阳志远连忙把瓶口对准两只依偎在一起的蜈蚣,大的蜈蚣带着小蜈蚣飞快的爬进了瓶子内。

    “哈哈,成了。”

    欧阳志远收起瓶子,笑着看着大家

    霍老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就是那只小的咬的我?”

    欧阳志远笑道:“霍老,正是那只小的咬了您。还好,他只是一只小的,毒性不大,否则,后果不堪想象。”

    那几位中医专家,看的目瞪口呆。他们今天终于开了眼了。

    欧阳志远拿出一颗幽香的紫色药丸,递给霍老道:“霍老,我给您治病,这颗药丸您先吃下。”

    邱荣英连忙接过药丸,霍天成给父亲到来白开水,让父亲服下。

    欧阳志远取出银针看着霍老道:“请霍老脱去上衣,我给你扎针逼毒。”

    这时候,所有的人都对欧阳志远小小的年纪,竟然有如此的本事,都敬佩不已。

    霍天成和霍天武兄弟俩,连忙帮助父亲脱去了上衣。

    欧阳志远给银针消完毒,双手快速熟练的下针,不一会,十几根银针下完。

    那几位中医专家中,几乎都会针灸,他们看着欧阳志远根本不看穴位,信手就

    扎,但认穴极准,丝毫不差,这让几位老中医极其的佩服。

    随着欧阳志远的银针扎下,霍老身上的毒素都被逼到那条被蜈蚣咬过的那条手臂上。整条手臂的颜色都变成了黑色。而霍老身上的浮肿,特别是脸上的浮肿,竟然很快的消失,露出霍老那双犀利的双目。

    众人看着霍老这条漆黑的胳膊,个个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好厉害的毒素。

    欧阳志远看着霍老道:“霍老,你不用害怕,我用蜈蚣给你吸毒。”

    欧阳志远说完,拿出盛着蜈蚣的那个瓷瓶,打开盖。

    “吱吱!”

    铁背金翅多目大蜈蚣飞了出来,一口咬在了霍老原来的伤口上,开始吸食霍老手指上的毒血。

    霍老和众人看到着独特的排毒场面,都露出了极其惊异的神情。

    随着毒素被铁背金翅多目大蜈蚣渐渐的吸净,霍老的胳膊那种漆黑的颜色,慢慢的恢复到平常的皮肤。

    “回!”

    欧阳志远一声低喝,铁背金翅多目大蜈蚣的金翅一震,飞回了瓷瓶内。

    欧阳志远快速的给霍老把伤口消毒,然后抱扎好笑道:“恭喜霍老,您身上所有的毒素,全部清除了。”

    众人看着霍老身上和脸上原来的那种浮肿全部消失,个个都露出惊喜的神情。

    欧阳志远又掏出一颗补气的药丸,给霍老吃下。

    不一会,霍老只觉得全身暖洋洋的,如同沐浴在三月的春风一般,神采奕奕,身上也有了力气。

    霍老慢慢的试着站了起来,挥了挥手臂,走了几步,不由得笑呵呵的道:“志远,不错,我感到恢复了。”

    霍老的老伴邱荣英看着志远道:“孩子,谢谢你了。”

    霍天成连忙给欧阳志远介绍道:“志远,这是我母亲。”

    欧阳志远连忙道:“邱老,不用谢,我是医生出身,救死扶伤是我的职责。”

    霍老微笑道:“天成,志远还没有吃饭吧,我现在感到饿了,咱们一起吃饭。”

    霍老从来没有和外人在一起吃饭的习惯,他今天为了感谢欧阳志远,今天破例了。

    马鸿海满脸的羞愧,不敢看霍老和霍天武,他低着头,抱了抱拳道:“霍老,对不起,我马鸿海学艺不精,差点害了霍老。”

    霍老脸色一沉,没有看马鸿海。霍老知道,今天如果不是欧阳志远赶过来,只要自己咽下那口药液,今日自己就完了。

    马鸿海和那几位燕京的中医专家,都满脸羞愧的退出霍老的静雅园。

    欧阳志远看着马鸿海的背影,对霍老道:“其实马鸿海的中医医术还是可以的,主要是他没有养过铁背金翅多目大蜈蚣,他并不知道铁背金翅多目大蜈蚣在春天退的皮,都显示寒性,而咬霍老的这条小蜈蚣,也是属于寒性的蜈蚣,所以,他误诊为霍老中了寒毒,要用铁背金翅多目大蜈蚣的皮来解毒。”

    霍老看着欧阳志远道:“世上所有的事,都看结果,不看过程。如果不是你赶到,我今天就过不去这道坎了,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霍天武走到父亲面前道:“对不起,爸爸,我不该请马鸿海过来给您治病。”

    霍老点点头道:“任何人犯下错误,都会付出代价的,由于你的疏忽,指使马鸿海下错了药,你作为霍家未来的掌门人,这个错误不能饶恕,我罚你离开燕京一年,巡视霍家所有的企业,顺便寻找你大哥的下落,但不能再次出错。”

    霍天武满脸羞愧的道:“谢谢爸爸。”

    霍老点点头道:“陪我吃饭吧,明天你再出京。”

    霍天武满脸感激的道:“好的,爸爸。”

    霍老看了一眼霍天成。

    霍天成连忙走到霍老面前,恭敬地站在那里。

    霍老点点头道:“天成,你虽然不是我亲生的孩子,但我对你,和天武没有什么两样,你的一行一动,我都看得一清二楚,你的天成集团,我没有注入一分钱,但你凭借自己的实力,终于闯出来自己的一片天地,天成集团虽然没有进入五百强的企业,但距离五百强已经不远,明天我注入天成集团二百亿资金,希望你的集团,能在今年进入五百强,天武今年不在我身边,你就留在我身面吧。”

    霍老这几句话,让霍天成泪流满面,他终于在霍老的亲口许诺下,进入了霍家的核心。而且天成集团得到了二百亿的资金注入,今年就可以轻松的进入五百强。

    霍天成连忙道:“谢谢爸爸,今后我一定在再接再厉的工作。”

    霍老笑呵呵的道:“好了,大家到餐厅里陪我吃饭吧。”

    大家洗了手之后,进入了霍家的餐厅。

    餐厅很大,装修的竟然很简洁,并不很豪华,带着一种干净利索的温馨。

    霍老让欧阳志远坐在自己的身边。

    霍老笑呵呵的道:“天武,把那两瓶我珍藏的玉春露拿出来,我要和志远喝两杯。”

    霍老珍藏的两瓶玉春露,是欧阳志远送给霍天成的,霍天成没啥的喝,一箱子全部送给了自己的父亲霍老。

    霍天成一听父亲这样说,他连忙笑着道:“爸爸,玉春露和神仙醉,都是志远送的,我没舍得喝,就孝敬给您了。”

    霍老一听,笑呵呵的道:“天成,你说玉春露是志远送的?”

    霍天成点点头道:“是的,爸爸。”

    霍老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会酿酒?”

    欧阳志远笑道:“霍老,酒是我父亲酿的,霍总帮了我大忙,我没有什么感谢的,就送给了霍总一箱子酒。”

    霍老笑道:“那我以后就有玉春露喝了,呵呵,那些老家伙们差一点给我抢光,我就留下了这两瓶。”

    霍老也有朋友,燕京的强大势力,并不是只有一个霍家,还有势力庞大的王家、李家。

    欧阳志远笑道:“霍老,这次来的急,没有带成箱的酒来,十天后,国际燕京白酒订货会不是在燕京开吗?我给您多带几箱子。”

    霍老一听,高兴的点头道:“好,我等你,志远。

    欧阳志远笑着道:“我怀里还有两瓶,一瓶神仙醉,一瓶玉春露,今天祝贺霍老的身体康复,我都贡献出来。”

    欧阳志远开了酒,给霍老倒上玉春露,欧阳志远笑道:“霍老今天身体刚刚恢复,不能多喝,最多两杯玉春露。”

    霍老笑道:“好,两杯就两杯。”

    欧阳志远端起酒杯道:“第一杯酒,祝贺霍老身体康复,寿比南山,来干杯。”

    几个人的酒杯碰在了一起。

    由于霍老不能喝的太多,两杯酒后,大家一起吃饭。

    吃过饭后,志远、霍天成被霍老叫到书房,三个人谈的很投机。

    霍老很健谈,他一边指着墙上很多的老照片,讲着自己的过去战斗生涯。

    欧阳志远终于知道,霍老还有这么多的光辉历史。欧阳志远看着过去霍老年轻时期的照片,笑道:“霍老年轻时候,很英俊潇洒。”

    霍老笑道:“一般吧。”

    欧阳志远看到了霍老在文革时期的一张全家福,他连忙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内心不由的狂跳。

    萧眉!霍老全家福的那张照片上,竟然有一位身穿军装的年轻女子,长的和萧眉一样,活脱脱的就是萧眉。

    我的天哪,怎么有这么相似的人。

    这位长的和萧眉一样的年轻女子,就站在另一位英俊的年轻人身旁,看样子,是一对刚结婚不久的新人。

    霍老身后,还有一对年轻人,看这样子是霍天武和他的爱人。

    欧阳志远顿时惊奇不已,装着不经意的看着照片道:“霍老,这是您的全家福?”

    霍老点点头道:“是的,这张照片有二十六年了,上面有我的大儿子霍建国、儿媳李卫红,二儿子霍天武和儿媳张瑶,再靠前是我和老伴邱荣英。”

    欧阳志远立刻知道,那个长的和萧眉一样的年轻女子,是霍老的儿媳李卫红。

    真象呀,怎么会这样象?

    霍老接着道:“照完这张相,第二天,我就被人家抓走了批斗,大儿子和儿媳也被抓走,从此以后,竟然音信杳无,二十六年了,到现在都没有找到。”

    霍老叹了一口气。

    欧阳志远心道,以霍老的势力,竟然找不到自己的儿子和儿媳,真是不可思议。

    由于太晚了,欧阳志远被安排在霍老家的客房里休息。

    欧阳志远刚洗完澡,就接到了萧眉的电话。

    “志远,顺利吗?”

    欧阳志远听到萧眉的声音,感到心里温暖极了,自己无论走到多远,眉儿的电话,总是跟了过来。

    欧阳志远小声道:“顺利,眉儿,霍老的病,被我治好了。”

    萧眉一听,顿时放下心来道:“志远,看好了霍老的病,不要耽搁太长的时间,开发区的工业园建设的很快,多少人都在看着,你不能出现任何的差错。”

    欧阳志远道:“好的眉儿,谢谢你,我爱你。”

    浓浓的温馨充满着萧眉的胸怀。

    “志远,我也爱你。”

    萧眉对着话筒,轻轻的亲了一下。

    欧阳志远笑了,小声道:“眉儿,我想要你,使劲的要。”

    萧眉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心脏怦怦直跳,脸色绯红,娇躯一软,倒在了床上。

    “小坏蛋,回来再要吧,眉儿是你的,想怎么要就怎么要……。”

    “眉儿,现在就要……”

    欧阳志远哧哧的坏笑起来,他感到,自己的下面在热血澎湃。

    “呸,小坏蛋,隔着这么远,怎么要?”

    浓浓的情意在眉儿的眼里开始燃烧。眉儿把手放在了自己最柔软的地方。

    “我想听你叫两声……。”

    欧阳志远的声音,充满着强烈的诱惑,让眉儿的心里痒痒的,麻酥酥的。

    “小坏蛋,真想听……。”

    眉儿的双眸如同喝醉一般,浓浓的情意在眼角流淌出来。

    “眉儿,我想听……,叫吗……。”

    “啊……唉……咦……”

    ………………………………………………………………………………………………

    霍老的书房。

    霍老在看三国志,霍天武就站在父亲不远处。

    霍老看了霍天武一眼,沉声道:“天武,你是不是有点排斥霍天成?”

    霍天武低下头道:“没有,父亲。”

    霍老合上那本书道:“霍天成是个很有才华的人,我让他进入霍家的核心,就是想让他充分发挥他的聪明才智,为霍家服务,天武,你是霍家未来的掌门人,霍天成为霍家服务,就是为你服务,你不会转不过来这个弯吧?”

    霍天武点头道:“我知道错了,父亲。”

    霍老冷哼了一声道:“我让你离开燕京一年,巡视霍家所有的产业,就是让你熟悉自己家族所有的企业,熟悉下面你的每一位弟弟,为你成为未来的霍家掌门人打下基础,发现霍天成这样的人才,为你所用。一个人能否成功,关键就要看一个人能否善于用人。诸葛亮只是一介书生,他之所以能让蜀国强大起来,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就是他善于用人。天武,你能明白我的用意吗?”

    霍天武的眼睛渐渐的亮了起来,他点点头道:“我明白了,父亲,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霍老笑了,看着自己的儿子道:“你到了下面,顺便动用一切力量,寻找你大哥霍建国和嫂子李卫红的下落。”

    霍天武道:“我一定找到大哥。”

    霍老喝了一口水道:“那个年轻人,欧阳志远,一定要拉到我们霍家的战线里来,他的前途,不可限量。”

    霍天武看着父亲道:“我一定把他拉过来。”

    第二天早晨,欧阳志远起的很早,他在花园里练了一会拳脚,一套五行拳打的虎虎生风。

    “好,不错。”

    一个人的声音在远处传来。

    欧阳志远一看,霍天武和霍天成两人并肩,微笑着走了过来。

    霍老的一席话,让霍天武彻底放下对霍天成的成见,两人已经象亲兄弟一般了。

    欧阳志远连忙打招呼道:“霍懂,您们好。”

    霍天武笑道:“志远,我要是再年轻几岁,非得和你比划一下不可,你昨天在客厅里,阻止马鸿海给我父亲喝药的那个身法,是什么身法?我只看到一道残影,你就冲了过来,而且夺去了我手中的枪,我父亲的四大高手,都没有阻止住你。”

    欧阳志远笑道:“当时是情急所致,没有办法,我再晚一秒钟,霍老就咽下那口毒药,只要那口药液进入霍老的胃部,霍老就危险了。”

    霍天武伸手拍了一下欧阳志远的肩头道:“志远,我是向你来告别的,我一会就离开燕京了,谢谢你救了我父亲。”

    欧阳志远看着霍天武道:“不用谢我,这是我作为医生的职责。

    霍天武伸出手,握着霍天成的手道:“天成,父亲就交给你了,照顾好咱们的父亲。”

    霍天武的这句话,已经把霍天成当场了他的亲弟弟。

    霍天成握住哥哥的手道:“二哥,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父亲的。”

    霍天武看了一眼两人,转身走出花园。

    霍天成这次的赌博,终于赢了。他转过身来,看着欧阳志远笑道:“志远,你要在这里多过几天。”

    欧阳志远笑道:“霍懂,我一会就走,我去拜访一个人,然后就回傅山,您知道,傅山工业园建设的关键时刻到了,整个龙海市,山南省都在看着新工业园,工业园不能出任何意外。”

    霍天成点点头道:“那也好,一会你向我父亲辞行吧,你回到傅山,替我照顾一下英杰和英琼,两个小丫头玩心太重。”

    欧阳志远笑道:“两人都不错,自从两人来到傅山,我还没看到两人玩过一天,每天都投入到工作之中了。”

    霍天成笑道:“英杰和英琼都很懂事,很理解我,她们也一心想让我进入霍家的中心,因此,两人都很勤奋,进来天成集团突飞发展,都离不开两个丫头的帮助。”

    霍天成又道:“志远,这次我能进入霍家的核心,离不开你的帮助,志远,谢谢你。”

    欧阳志远笑道:“霍老看重的是你的能力,即使没有我这次的进京,你终究还是能进入霍家的核心的。”

    霍天成点头道:“那要两年以后才有可能。”

    上午十点钟的时候,欧阳志远辞别了霍老,在街上,拨通了老将军谢德胜的电话。

    “谢老,您好,我是志远。”

    老将军谢德胜正在家里的客厅了,和自己的亲孙子小虎子做游戏,猛然接到了欧阳志远的电话,不由得笑道:“好小子,你才想起来我老头子,才给我打电话?”

    欧阳志远笑道:“谢老,我在燕京。”

    “你说什么?你来燕京了?快说,你小子在哪里?我派车去接你。”

    谢德胜一下子站了起来。

    欧阳志远报了地址,谢德胜刚想叫人,就看到自己的孙子谢建康和秦飞扬走了进来。

    “谢建康!”

    谢德胜大声道。

    “到!爷爷,有什么事?”

    谢建康连忙走了进来,来到了爷爷身边。

    谢建康是谢德胜的干儿子谢红军的儿子,谢建康现在就在第五特战部队任第九分队队长,官衔少校。

    秦飞扬是秦副总理的孙子,现在在中纪委监察司第三办公室主任。

    谢建康和秦飞扬是俩铁哥们。

    谢德胜看着谢建康道:“你立刻开车到解放桥去接欧阳志远。”

    “什么?爷爷,欧阳志远来了?哈哈,他来了,我可要和他比试比试。”

    谢建康大声道。

    小虎子一听欧阳志远要来,立刻跳起来,眨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笑嘻嘻的道:“健康哥哥,你想和欧阳哥哥比划,嘻嘻,你一个回合就会被欧阳哥哥打趴下。”

    谢建康一挥拳头道:“小虎子,不要乱说,我们比了再说,走,秦飞扬,咱一块去接欧阳志远。”

    谢建康向爷爷敬了个军礼,和秦飞扬坐上一辆越野,开出家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