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36D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三十三章36d

    张兴军看着常定山道:“定山,小打小闹赶不走周铁山,你想办法,抢他们的货源,知道吗?嘿嘿,记住,咱们的车多,但不要动手,逼迫他们动手,只要他们一动手打人,你的人就要躺在医院里,嘿嘿,我就让戴立新想法出面,解除周铁山的运输合同,到时候,新工业园就是我们的天下了。”

    常定山献媚的嘿嘿笑道:“张总,您的办法真高,就是高。”

    张兴军狡诈的笑着道:“现在是什么年代了?不能光用拳头,要用脑子。”

    常定山连忙道:“是,总经理,您说的对,我去准备了。”

    张兴军点点头道:“我给你说一句话。”

    常定山把耳朵伸过来。

    张兴军在常定山的耳朵前,小声的安排着。

    常定山一听,脸色一变,不由得大吃一惊,但随之就狞笑起来。

    “好,总经理,自古就是无毒不丈夫,我听您的。”

    两人说完,互相看了一眼,嘎嘎的大笑起来,这笑声充满着诡异的杀机,如同恶魔一般让人毛骨悚然。

    两人定下来一个能让周铁山的车队滚出新工业园的毒计。

    ………………………………………………………………………………………………

    欧阳志远和齐雯来到傅山水库北面的别墅群,两人的车开进了萧眉买的那套别墅里。

    齐雯看着这套别墅,坐落在风景优美的水库北面,灯光下,到处是繁花似锦,杨柳成荫,空气新鲜。

    齐雯笑道:“欧阳哥哥,你这么有钱,竟然能买到这么一座别墅。”

    欧阳志远本想让齐雯住彤辉大酒店,但既然齐雯既然想在外面住上一段时间,不让他哥哥找到,就不能住大酒店。

    就让齐雯现住在这里吧。

    欧阳志远笑道:“这是一位朋友的房子,我只是暂时的住在这里。”

    两人说着话,走进了别墅。

    “齐雯看着室内的装修,不禁一呆,整个室内装修的明亮淡雅,让人眼前一亮,仿佛回到了江南的世界。

    “欧阳哥哥,太好了,你朋友这人的思想境界绝对很高,竟然装修成江南亭台楼阁、杨柳依依的风格,真不错,我太喜欢了。”

    齐雯说完话,跑到宽敞的沙发上打了一个滚。

    齐雯穿的是一身名贵漂亮的白色羊绒套裙,这一在沙发上,顽皮的打了一个滚,那双修长白皙的细腻大腿,就露出来了。

    欧阳志远在山南医科大学的时候,两人都是初恋,只是拉拉手,接了一次不成功的吻,别的还没来得极做,两人就分手了。

    欧阳志远这是第一次看到齐雯美丽诱人的漂亮大腿。他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眼光有点直。

    齐雯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在欧阳志远面前,没有任何的设防,就算欧阳志远现在对她做什么,齐雯可能也不会反抗,因为她现在,还爱着欧阳志远。

    当他和欧阳志远再次见面后,这种爱,就像火山爆发一般,再次喷发。

    欧阳志远是自己的初恋,更是自己唯一的恋爱。

    齐雯在回到江南中医学员之后,直接被评为江南中医学院的校花,立刻遭到很多风流倜傥的官二代和富二代的追求,但齐雯根本理也不理,她的心里只有欧阳志远。

    如果有谁追求的厉害,立刻就会遭到陌生人的威吓,甚至遭到暴打。

    齐凤云绝不如允许别人追求自己的女儿。齐凤云知道,自己的女儿长的漂亮,他要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位绝对有背景的年轻人,自己好借助女婿的的势力,让自己的社会地位,更上一层楼。

    齐雯在山南医科大学和别人谈恋爱的事,传到了齐凤云的耳朵里,齐凤云直接秘密的把齐雯接走,他只是听说,和齐雯谈恋爱的是一个穷小子,穿的衣服都洗的发白了,他并不知道,是和欧阳志远在谈恋爱。

    齐凤云绝不让自己的女儿自己谈恋爱。就像现在一样,齐凤云给齐雯找的恋爱对象,就是江南省省委书记陈浩然的儿子陈慕雪。

    齐雯感到了欧阳志远的异样,抬头一看,看到欧阳志远正在盯着自己的大腿。齐雯脸色一红,连忙用裙摆盖上自己的大腿,娇嗔的瞪了一眼。

    欧阳志远连忙转过脸去,不好意思的道:“齐雯,天不早了,你洗个澡,休息吧。”

    齐雯脸色红扑扑的,小声道:“我住那个房间?”

    欧阳志远笑道:“这边有客房,还没有人住过,你去洗澡,我给你整理好房间。”欧阳志远指着浴室道。

    齐雯这才想起来,自己由于出来的冲忙,没有带洗换的内衣,不有的脸色一红,小声道:“欧阳哥哥,你能不能给我去买那个……”

    欧阳志远道:“齐雯,买什么?这都十点了。”

    齐雯的声音低的像蚊子:“内衣。”

    欧阳志远一听,差点晕过去,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去买内衣?

    欧阳志远苦笑道:“说吧,什么型号的?”

    他说话间,目光向齐雯的胸脯上扫去。

    齐雯的胸部比过去更加饱了,就怕要3d罩h和杯的型号吧。

    齐雯看着欧阳志远的眼光,在自己的胸脯上扫射,她的脸更红了,小声道:“4d罩和杯,多买几套。”

    好家伙,竟然是4d罩和杯。

    欧阳志远连忙道:“好的,街里有个24小时的超市,我去。”

    欧阳志远走下楼,开着越野车直奔好而多超市。

    齐雯看着欧阳志远下了楼,连忙查看这里的房间。

    客房的门,欧阳志远已经打开,漂亮的双人炕上,是崭新的被子,很是干净。

    主卧室的门锁着,另外几个卧室的门没锁,齐雯参观了一会,来到了浴室。

    整个浴室装修的极其豪华漂亮,宽大的双人浴盆,看的齐雯面红耳跳。浴室的墙上,镶嵌着镜子。

    齐雯兑好热水,走出去,把外门锁上。

    浴室内,各种洗刷用品都有。

    齐雯累了,她开了一夜的车,只在酒店里睡了一上午,又开了几个小时的车,来到了固山,只累的全身酸痛。

    齐雯轻轻的推掉衣服,把衣服放好,看着镜子中绝美的漂亮身材,齐雯脸色一红,连忙走进浴盆里。把全身都泡在热水里。顿时全身舒服极了。

    小丫头这一全身放松,困意禁不住的袭来。

    ………………………………………………………………………………………………

    欧阳志远来到好而多超市,走到专卖女性用品的服务区。

    这都十点了,专卖女性用品服务区吃的人,竟然还不少,全是漂亮的少妇和女孩子,就有一个大老爷们,就是欧阳志远,这让欧阳志远很是尴尬。

    女孩子们和少妇,看到英俊潇洒的欧阳志远,走了进来,全都吃吃吃的笑了起来。

    欧阳志远的脸色透红,不好意思起来。

    一个胸前波涛汹涌的导购小姐一看欧阳志远走了进来,微微一愣,但瞬间就笑着道:“先生,您要我忙忙吧?很乐意为您效劳。”

    这位导购小姐一看欧阳志远不凡的容貌,就知道这人肯定是个阔少爷。

    欧阳志远尴尬的点点头,红着脸,点点头。他看着倒处都是花花绿绿的女孩子的小玩意,欧阳志远看花了眼。

    导购小姐一看就是知道,欧阳志远要买什么。

    “先生,您要帮助太太买内衣吗?”

    导购小姐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她的微笑,让欧阳志远的心,放松了。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是的。”

    导购小姐道:“先生,请给我来。”

    欧阳志远跟着导购小姐,来到了内衣专区。

    背后传来一阵女人们好听的笑声。

    各色各样、花花绿绿的内衣,让欧阳志远眼花缭乱。

    导购小姐微笑着道:“请问先生,你太太要多大型号的内衣?”

    欧阳志远瞄了一眼导购小姐胸前的那对篮球,小声道:“和你的差不多。”

    导购小姐脸色一红,小声道:“4d罩和杯,请问要什么颜色?”

    欧阳志远忘了问齐雯要什么颜色,连忙道:“4d罩和杯的,每个颜色来两套,要最好的名牌。”

    导购小姐一听,高兴的差点挑起来,4d罩和杯的颜色有八种,每种来两套,就是十六套,每套八百元,十六套就是一万两千八,这下发财了,光提成就有一千多吧。

    那时候的工资,一般就是五百左右,提成就有一千多,那就是两个月的工资。

    导购小姐快速的把内衣装好,她灵机一动,小声道:“先生,我们这里又新来了很多名牌卫生巾,您要吗?全是高温消毒的木棉纸坐的,吸水性极好,还防测漏。”

    欧阳志远一听,心道,齐雯来的急,这方面肯定没准备,这个导购小姐还真不错,提醒了自己,干脆再来两包好了。

    导购小姐立刻给装了两大包。欧阳志远又买了两套白色的真丝睡衣。

    “先生,还要化妆品吗?我……们这里有天信药业生产的最新最好的化妆品养颜美容膏,比外国的羊胎素还要好用,是送给你太太的最好的礼物,港台明星程琳琳亲自坐的广告。”

    导购小姐恨不得欧阳志远把这里的东西全部买一遍。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一愣,心道:整个龙海市都没有投放美容养颜膏,傅山这里面怎么会有美容养颜膏?别不会是家的吧。

    欧阳志远道:“带我去看看。”

    导购小姐一听,顿时心花怒放,今天发财了,碰到一个阔少爷。

    欧阳志远来到化妆品专柜,果然看到货架上摆着精致的礼盒,礼盒上面写着养颜美容膏,盒子的上面是程琳琳的半身像,盒子里面盛着六套件。

    欧阳志远一看,就知道,这里面卖的养颜美容膏就是假的。

    这个盒子的包装,虽然精致,但颜色有点浅,程琳琳的半身像,不是很清晰。欧阳志远打开样品,用鼻子闻了闻里面的美容膏,一股浓香迎面扑来。这和养颜美容膏清香淡雅的兰花香味,截然相反。

    欧阳志远悄悄的拍下证据,看着导购小姐道:“你知道养颜美容膏的产地吗?”

    导购小姐道:“知道呀,就是咱们的山南省天信药业集团生产的,产地在山南的南州。”

    欧阳志远知道,所有真的养颜美容膏的产地,都写上山南省龙海市傅山县工业园1号的字样,而假的,上面竟然写上山南省天信药业集团南州总公司。

    欧阳志远看看标价,我的天哪,竟然标到六千六。

    欧阳志远笑道:“买不起。”

    导购小姐一听欧阳志远说买不起,脸上顿时露出失望的神情。欧阳志远在掌心里藏着一叠钱,伸出手来道:“谢谢小姐的帮助。”

    导购小姐虽然失望对方没有买养颜美容膏,但今天的提成很高了,她一见对方伸出手,立刻也把手伸出来,当两人的手握在一起的时候,她感到了对方的掌心藏有一叠钱。她不仅一愣。

    欧阳志远小声道:“如果养颜美容膏的供货商来的话,请给我打电话,钱上有我的电话。”

    这位导购小姐,只是一般的导购员,并不知道进货的内幕,她很惊喜的点点头。

    掌心的这叠钱,很有可能是二百块。

    “先生,走吧,我帮你结账。”

    导购小姐带着欧阳志远来到收银台前,欧阳志远结完帐,看了一眼导购小姐,优雅的微笑道:“认识你很高兴,改天我请你喝咖啡。”

    导购小姐根本抗拒不了欧阳志远的微笑,一听对方邀请自己喝咖啡,高兴的差点跳起来。

    如果自己能和这种阔少爷交朋友,肯定会认识她们圈子里很多的阔少,都动员他们来买东西,自己的提成不就很多了吗。

    “谢谢。”

    看着欧阳志远魁梧挺拔的背影,这个导购小姐呆呆的发愣。

    她的小姐们看到她一会卖了一万多,都跑过来。一个机灵的小丫头,伸出手来

    在导购小姐的眼睛前晃动着,笑嘻嘻的道:“白马王子走远了,还看什么?”

    导购小姐一下子惊醒过来笑道:“姐妹们,夜宵我请了。”

    那个机灵的小丫头道:“好呀,王姐,我要吃淮南黄花牛肉面。”

    导购小姐笑道:“好,一会下班,咱就去吃淮南黄花牛肉面。”

    ………………………………………………………………………………………………

    欧阳志远开着车,心道,这些造假的狗东西真张狂,竟然敢在自己眼前卖假养颜美容膏,嘿嘿,老子非抓住你不可。

    欧阳志远的车开进别墅的院子里,打开门,拎着那些东西,走进了客厅。没有看到齐雯。

    欧阳志远放下东西,轻声道:“齐雯,东西买来了。”

    齐雯竟然没有回答。欧阳志远脸色一变,立刻冲进客房,客房里没有人。欧阳志远冲向卫生间的浴室,外间的们锁上了,欧阳志远拿出身份证一划,卫生间的门开了,欧阳志远一推门,看到了雾气蒙蒙浴盆里的齐雯,闭着眼在睡觉

    欧阳志远这才松了一口气。欧阳志远有点紧张过头了。

    这小丫头,肯定太累了,竟然在浴盆里睡着了。欧阳志远一眼看到了齐雯脱下来的一套紫色内衣,放在浴盆旁的衣架上,好家伙,果然是4d罩和杯。

    内衣上传来的少女幽香,让欧阳志远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欧阳志远连忙转过脸去,就想出去,但就在这个时候,齐雯在浴盆里,竟然微微的翻了个身,欧阳志远下意识的转脸一看,顿时面红耳赤,内心狂跳,心脏几乎蹦出嗓子眼了。

    齐雯那圆润的肩膀和一个雪白饱满高翘,露出了水面。

    特别是雪白的胸脯上,那粒圆润的,在水蒸气中,微微颤抖着,是那样的鲜艳。

    欧阳志远无数次做梦,和齐雯在浴室里亲热,今天怎么都不会想到,梦中的画面,竟然在现实里出现。欧阳志远是男人,他的反映变得极其强烈,某一部分开始造反。

    欧阳志远的两眼,死死地盯着齐雯胸前的那只雪白的高翘,他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把齐雯抱在怀里。

    就在欧阳志远快把持不住自己的时候,欧阳志远想起了眉儿。他一个激灵,连忙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一阵剧痛在舌头上传来,让欧阳志远猛然清醒起来。

    欧阳志远呀欧阳志远,你千万不能伤害了齐雯,再对不起眉儿。

    欧阳志远连忙离开浴室,关好门。

    他在外面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大声喊道:“齐雯,齐雯!”

    欧阳志远的喊声,惊醒了浴盆里的齐雯,齐雯一看,我的天哪,自己竟然在浴盆里睡着了。她连忙回答道:“欧阳哥哥,我在洗澡。”

    欧阳志远道:“快点洗,别感冒了,东西买来了。”

    齐雯大声道:“谢谢欧阳哥哥。”

    齐雯连忙快速的洗着澡,半小时后,齐雯洗完澡后,猛然想起,自己怎么去拿欧阳哥哥买回来的衣服?

    齐雯用毛巾擦干身上的水珠,大声道:“欧阳哥哥,你把衣服递过来。

    齐雯把浴室的门开了一道缝,雪白的娇躯藏在门后,伸出来修长白皙的细腻小手。

    “好的,齐雯,里面有给你买的睡衣和内衣。”

    欧阳志远强忍内心的激动,从门缝里,把买来的所有东西,都递给了齐雯。

    齐雯接过东西后,小声道:“谢谢。”

    欧阳志远转身走向客厅。

    齐雯接过衣服一看,扑哧一声笑道:“欧阳哥哥,你买了这么多干吗?开商店吗?”

    欧阳志远笑道:“不多。”

    齐雯打开袋子,顿时目瞪口呆,我的天哪,内衣有十几套,牌子竟然是自己喜欢的牌子,欧阳哥哥怎么会知道自己喜欢这个牌子?

    当她看到两大包卫生巾的时候,脸色禁不住的红了起来。欧阳哥哥想的还真周到。

    齐雯擦干身子,快速的换好衣服,顺手把自己换下的内衣洗了出来,用自动洗衣机烘干,然后,挂在晾衣架上。

    她把剩下的内衣,装进口袋里,走向客厅。

    欧阳志远看着身穿白色真丝睡衣的齐雯,美的让人不敢再看,特别是她饱满的胸脯,随着齐雯的脚步,而微微的颤抖着,荡人心魄。

    欧阳志远看看表,十一点了。

    “齐雯,休息吧,天不早了。”

    欧阳志远轻声道。

    “好的,欧阳哥哥。”

    齐雯说着话,走进了客房。欧阳志远走进了浴室,简单的洗了一下,然后睡觉。

    齐雯太累了,再加上见到了自己喜欢的恋人,小丫头很快的进入梦乡。欧阳志远想了很多,从齐雯的神情来看,小丫头还在爱着自己,可是自己现在爱着眉儿,自己不能再做对不起眉儿的任何事情。自己该怎样向齐雯解释?

    欧阳志远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在天就要亮的时候,欧阳志远再次出现在停着周铁山和八方运输车队的料场之外的那颗树上,取下接收器。当他打开接收器的时候,上面终于出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

    好家伙,终于再次动手了。

    那是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年人,嘴巴下,还有一颗黑痣。

    这家伙竟然从八方车队司机睡觉的房间里出来的,这人拎着一个手提袋,顺着墙根,摸向周铁山的车队。

    欧阳志远看到他一共钻进了三辆车的底盘下。

    欧阳志远心中一凌,极其的气愤,这人的内心真毒,这次竟然要害三个人。

    半个小时后,这人才从最后的一辆车底下钻了出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

    欧阳志远把接收器藏在怀里,他翻过墙头,来到那三辆车地下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三辆车车闸连杆,都被酸酸草的果实腐蚀了一多半,只要猛烈的刹闸,连杆顷刻间就会崩断。

    欧阳志远在墙角看到了那人扔下的盛有酸酸草的塑料袋,这上面肯定有这家伙的指纹。

    欧阳志远拨通了副局长周玉海的电话,那情况和周玉海说了一遍。

    周玉海一听,立刻亲自带人,赶了过来。

    半个小时后,周玉海带着五六名警察来到了,欧阳志远连忙道:“玉海,你看,这是监控拍下来的证据。”

    周玉海和警察们看完监控视频,又把那个盛着酸酸草的塑料袋收集起来,警察们查看了被腐蚀的三辆车闸连杆,立刻决定先把那家后抓起来审问。

    五六个警察破门而进,挨个的辨认,把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从被窝里拽出来,拷上手铐。

    “你……你们干什么?我……没有犯法。”

    这家伙竟然很震惊的大声叫着。

    欧阳志远一巴掌打在这个都日的脸上,沉声道:“犯不犯法,公安局里再说。”

    公安局做的这一抓人,立刻惊动了所有的司机,连住在对过周铁山的人都惊醒了。

    八方车队的队长常定山看到公安局的警察,竟然把王坤抓起来了,心里一沉,就知道不好,他立刻大声道:“我是八方车队的队长常定山,请问一下,你们为什么抓人?”

    县警察局刑警大队长沈传飞冷声道:“王坤涉嫌破坏铁山运输队的车辆,致人死亡,现在,我们依法传讯他,带走。”

    两个警察押着王坤向外走去。王坤看了一眼常定山,常定山摇了摇头,意思就是坚决不能说。

    王坤知道,这次自己完蛋了。警察肯定掌握了什么证据,但即使自己交代,绝对不能乱说,所有的罪过,只能自己承担,这样,常定山会照顾自己的家人。如果自己把常定山咬出来,自己不光要重判,而且张兴军绝对不会照顾自己的家人。

    周铁山的人全部起来了。欧阳志远走过去。

    “志远,则么回事?”

    周铁山大声道。

    欧阳志远指着周铁山的三辆车道:“你看警察在给你的车拍照了吗?”

    周铁山一看,几名警察正在自己车队的三辆车下面,拍照取证。

    “志远,这是干什么?”

    周铁山看着志远道。

    欧阳志远道:“周大哥,记得上次车队里的车开进山沟里吗?那次我就怀疑有人破坏了那辆车的车闸,我回来就在这里安装了监控,今天夜里,这个叫王坤的家伙,果然再次出来破坏你们车队的车闸,这次竟然破坏了三辆,如果不被我发现,你们这三辆车,同样就会再次开到山沟里,车毁人亡。”

    周铁山一听,顿时暴怒道:“你说上次那次车祸,是王坤破坏的?”

    欧阳志远道:“你去看看那三辆车的车闸,但千万不能用手惹,那上面有很强的酸液。”

    周铁山连忙跑过去,几个警察已经拍完了照,取完了证据。

    周铁山钻到车底下,当他看到三辆车的车闸连杆挂钩都被腐蚀了三分之二,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果不是欧阳志远发现,这三辆车上了路,一定会和上次那辆车一样,车毁人亡。

    周铁山嗷嗷叫着从车底下爬出来,冲向被警察压着的王坤。

    “你的王八蛋,你还我兄弟的命,老子要杀了你。”

    两个警察连忙拦住周铁山。

    周铁山的眼泪流出来了。

    那三辆车的司机在看完自己的车后,连忙跑过来,紧紧地抓住欧阳志远的手,当面向欧阳志远道谢。

    警察吩咐周铁山,这三辆车先放在这儿,等审问完了这家伙,再去修车。

    欧阳志远看着周玉海道:“玉海,什么时间走?我给你饯行。”

    周玉海笑道:“明天就走,现在运河县的公安局很不稳。”

    欧阳志远道:“今天晚上,彤辉大酒店,不见不散。”

    周玉海笑道:“好,不醉不休。”

    “今天临走前,我要好好的审问这个王八蛋。”

    欧阳志远和周玉海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欧阳志远买好早点,回到别墅,小丫头竟然还没睡醒。

    小丫头实在太累了,欧阳志远没忍心叫醒她,给她留了纸条,吩咐他不要随便出来,在家看电视,等自己回来,冰箱里有吃的,自己做。

    欧阳志远开车直奔工业园。

    ………………………………………………………………………………………………

    圣手朱文才看完最后一个病人,只累的他腰酸腿痛。今天的病人太多了,柳出尘今天累的下午没有出诊。

    东洋药师山泽一郎今天照样来义诊。

    看到没有了病人,山泽一郎站起身来,来到朱文才面前到:“朱代夫,我请你喝酒。”

    朱文才累的全身酸痛,一听山泽一郎邀请自己喝酒,笑道:“难得山泽先生的美意,到哪里喝酒?”

    山泽一郎道“帝豪大酒店。”

    朱文才笑道:“好,谢谢山泽先生的美意。”

    两人打车直奔帝豪大酒店。

    两人来到山泽一郎的房间坐好,山泽一郎点了几个菜,都是朱文才喜欢吃的,又开了两瓶五粮液。

    朱文才笑道:“山泽,不要客气,咱们都是朋友,你是日本人,你怎么会中国的中医?而且医术还是这么好?”

    山泽举起了酒杯,两人碰了一杯。

    山泽道:“我很喜欢中国的文化,我的父亲和爷爷,都住在中国,我受到他们的影响,从小就学习中国的中医,我最想学的是,中国的针灸,可惜,我没有学会,不知道朱先生能教我针灸吗?如果朱先生能教我针灸,我有宝物相送。”

    朱文才一听山泽一郎有宝物送给自己,不由得一愣,自己的针灸,都是欧阳志远教的,五行神针,自己只学会了金针和水针,欧阳志远吩咐过自己,这两种针法,绝不能外传。不知道山泽一郎送给自己的是什么宝物。

    朱文才的最大弱点,就是喜欢老古董。山泽一郎,就是看准了朱文才的弱点。

    朱文才笑道:“是什么宝物?拿出来看看。”

    山泽一郎起身从里面的房间里,拿出三本颜色发黄色线装古书,拿出一本,放在朱文才的面前。

    “《本草纲目》!”

    朱文才一声惊呼,两眼瞪得老大,呼吸加快。竟然是金陵版的《本草纲目》,这太珍贵了。

    山泽一郎笑道:“朱先生,我想学针灸,如果你能把针灸传给我,这本《本草纲目》的上册,就是你的了。”

    山泽一辆的声音,充满着强烈的诱惑。

    朱文才看着山泽一郎,小声道:“我能看看吧?”

    山泽一郎笑道:“朱先生尽管看,其实,我学会了针灸,也是为中国人看病。”

    朱文才小心的翻阅着这本明代印刷的第一本本草纲目,他一下子就被里面的药方和中药炮制技术吸引住了。

    山泽一郎看着朱文才全神贯注的看着这本《本草纲目》,他的脸上露出了恶魔一般的狞笑。

    只要朱文才被这本《本草纲目》吸引住了,自己就成功了。

    嘿嘿,五行神针、美容养颜膏和生肌膏的秘方,都是自己的了。

    山田株式会社的情报机关已经查明,五行神针、美容养颜膏和生肌膏的秘方都在欧阳志远的身上。

    上次山泽一郎用《本才纲目》诱惑欧阳志远,没有成功,现在,山泽一郎要用这件宝物,来诱惑朱文才。

    山泽一郎要利用朱文才,得到五行神针、美容养颜膏和生肌膏的秘方。

    山泽一郎要首先得到五行神针的针法。

    上次,山泽一郎用《本草纲目》来诱惑欧阳志远,并没有取得成功。

    第一版的《本草纲目》里,记载了很多民间的偏方,这让朱文才看得手舞足蹈,神采飞扬。

    山泽一郎微笑着,伸出手合上书道:“只要朱先生交给我五行神针,这本书就是你的了,再说,就是我学会了五行神针,我照样给中国人服务。”

    朱文才心动了,他看着山泽一郎道:“山泽先生,我只会五行神针里的金针和水针,别的不会。”

    山泽一郎一听,不由得一愣。

    朱文才道:“五行神针,就是五种可以互相转换支援属性的针法,我从欧阳志远那里只学会了金针和水针,别的没学会。”

    山泽一郎看着朱文才,就知道他没有说谎。

    山泽一郎把《本草纲目》推到朱文才面前道:“这也可以,你先教我金针和木针的方法,等你从欧阳志远那里得到别的针法,你再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