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意想不到的相见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三十二章意想不到的相见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一把攥住那个壮汉的手腕,另一只手攥住壮汉的衣领子,一用力,一下子把这个二百多斤的大汉拎起来。

    所有的人一看,这个有点瘦弱的年轻人,竟然一下子把这个壮汉拎起来,个个都目瞪口呆。

    我的天哪,好的大力气,这个大汉可有二百多斤呀,竟然让这个年轻人拎起来,这怎么可能?

    长发少女也是惊得长大小嘴,看着欧阳志远,眼里露出敬佩的神情。

    “噗通!”一声闷响,欧阳志远一下把那个壮汉扔到自己原来站的那个空地上。

    “好!摔得好!”

    周围的很多人开始喝起彩来。

    壮汉被摔得晕头转向。这家伙恼羞成怒,嗷嗷叫着从地上爬起来,噌的一声,从怀里摸出一把寒芒四射的刀子,刀锋一闪,扎向欧阳志远的心脏。

    这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亡命之徒。

    所有的人一见这个壮汉竟然亮出了刀子,顿时齐声惊呼。

    那位漂亮的少女,连忙大声道:“小心!”

    欧阳志远的胸口向后一缩,一掌砍在这个壮汉的手腕上,刀子被欧阳志远夺下。

    这时候,乘警赶了过来。那个壮汉一见警察赶来,就知道不好,转身就想跑,却被欧阳志远一下子抓住。

    经过审问,这人竟然是个杀人潜逃犯。

    在乘警办公室,欧阳志远和那个漂亮的江南女孩子录着口供。

    当乘警问道欧阳志远的身份时,欧阳志远的回答,让女孩子一阵惊喜,这个英俊潇洒,却有点害羞的男孩子,竟然和自己一样,都是山南医科大学的新生。

    当两人都知道对方都是山南医科大学的新生的时候,两人都笑了。

    欧阳志远的英俊潇洒和那抹少年男子的羞涩,深深的印在齐雯的心中。

    而齐雯的高贵典雅妩媚,让欧阳志远平然心动。

    两人一见钟情,坠入了爱河。

    夕阳西下,河边的小树林里,那次互相咬痛了舌头的初吻,让两人终生难忘,早已深深的印在对方的骨髓里。

    可惜,好景不长,大一没上完,齐雯就突然离开了山南科技大学,竟然连告别都没来的极。从此音信杳无。

    这让欧阳志远几乎发疯。

    五年了,自己几乎每星期都要做那个噩梦,齐雯的身影,就像一根刺,深深的扎在欧阳志远的心中。

    欧阳志远垂头丧气的走出药材批发市场,心里空荡荡的。

    猛然,自己的电话响了。

    欧阳志远一看,是眉儿的电话。这个电话让欧阳志远如梦方醒。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永远的过去。现在自己已经有了眉儿,自己现在爱着眉儿,眉儿也爱着自己,自己这一生,只能和眉儿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

    欧阳志远想到这里,心里豁然开朗,心里的那根毒刺,终于消失的无影无踪。

    想到这里,欧阳志远多年的包袱,在刹那间被放下,心里变得极其轻松。

    眉儿的一个电话,就把欧阳志远从迷蒙中惊醒。

    此时的欧阳志远,有种相见眉儿的强烈冲动。

    “眉儿,我想你了。”

    欧阳志远对着电话小声道。

    萧眉就在自己的办公室,恋人的心神都是相通的,正在办公的萧眉,猛然有种莫名其妙的烦躁,心里空荡荡的,心烦意乱。

    她下意识的拨通欧阳志远的号码。

    电话里传来欧阳志远的声音:“眉儿,我想你了。”

    这一句话,让萧眉的心里暖暖的,很是感动。

    “小坏蛋,我也想你,我忙完这阵,就和干妈一起去龙海找你。”

    萧眉轻声道。

    欧阳志远小声道:“我现在就像要你。”

    萧眉一听欧阳志远暧昧动情的声音,她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内心怦怦直跳,脸色潮红。

    欧阳志远从电话里,听到了萧眉的喘气声,变得急促。

    “小坏蛋,再忍几天,我回去后,你……想怎么就怎么,眉儿是你的,眉儿的任何地方,都是你的,小坏蛋。”

    萧眉动情的呢喃道。

    欧阳志远的脑海里,现出眉儿动情时候的妩媚和娇yin。这让欧阳志远十分的期待眉儿回来的那一天。

    “好的,眉儿,我等你。”

    欧阳志远依依不舍的挂上电话。

    一缕阳光,从西面方山尖上照射下来,把欧阳志远的越野车染成金黄,猛然一个倩影出现在欧阳志远的视线里。

    漆黑的秀发迎风飘舞,修长的倩影在夕阳的笼罩下,被渡了一层梦幻一般的金边。

    欧阳志远连忙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金色的夕阳下,那个年轻漂亮的江南女子,再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是的,那个倩影正是自己无数次梦里出现的齐雯。

    齐雯原来的青涩,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修长的娇影,在金色的阳光下,透出让人心动的典雅和高贵,那种江南美女身上特有的妩媚和知性,让齐雯变得更加美丽

    齐雯迈动着修长圆润的长腿,走向那辆崭新的保时捷。

    那辆保时捷竟然是齐雯的。

    欧阳志远张了张嘴唇,喊了一声:“齐雯!”

    齐雯好像没有听见欧阳志远的呼唤,她伸出白皙的小手,打开车门,坐进了自己的保时捷。

    欧阳志远有种强烈的跑上前去叫住齐雯的冲动,但是自己已经有了眉儿,欧阳志远叹了口气,终于闭上了嘴。

    任何人的初恋,在一生中,都不会忘记,都深深的埋在自己的记忆里。

    但就在欧阳志远灰心的时候,保时捷的车门竟然再次打开了,这让欧阳志远的内心狂跳。

    齐雯来到崮山的药材批发市场,当她看到这里的药材批发市场这么大的时候,她惊呆了,特别是各种各样、货真价实品质极好的草药,让齐雯感到不可思议。

    崮山这个地方,肯定是最适合草药的生长。

    而这里的草药价格,比京州要便宜三分之一,如果把这里的草药运到南州,这中间的利润,肯定十分可观的。

    她一边走,一边查看这周围一切,竟然没有发现自己的哥哥。

    齐雯转了两圈,感到肚子咕咕直叫,她慢慢的走出中药市场,想找一个地方吃饭。她打开保时捷的车门,耳边仿佛听到一个人在喊齐雯。

    齐雯没有在意,难道有人和自己重名?

    她坐在车里,刚想发动保时捷,又有点感到不对,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难道这里有人认识自己?

    齐雯又打开车门,顺着刚才的声音一看。

    齐雯不由得瞪大双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的天哪,这……这……怎么是你……。

    齐雯的内心狂跳,呼吸急促,娇躯颤抖着,清澈的大眼睛,有点湿润了。

    “欧阳……志远……,欧阳哥哥,怎么会是你?

    还是那样,身材比过去更加魁梧高大挺拔,还是那样英俊潇洒,只是少了过去那种害羞的青涩,变得更加成熟,增添了无穷的魅力,过去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现在充满着深邃的智慧。

    “齐雯,真的是你?“

    欧阳志远失声叫到。

    齐雯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她大叫一声:“欧阳哥哥。”

    齐雯飞快的跑了过来,两人久久的互相看着,然后一下子抱在了一起。

    齐雯扑在欧阳志远的怀里,紧紧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喃喃的道:“欧阳哥哥,真的是你吗?我不会在做梦吧。”

    欧阳志远笑道:“这不是梦,是真的。”

    两人久久的拥抱在一起,好长时间才分开。

    周围很多看热闹的人,看着这对金童玉女,都露出了很惊奇的目光。

    好一对金童玉女,看看人家长的,真漂亮呀。

    欧阳志远看着齐雯,看看天色不早了,小声道:“走,饿了吧?找个地方吃饭。”

    齐雯点点头。

    欧阳志远道:“跟我走。”

    两辆车一前一后,直奔崮山的野味山庄。

    欧阳志远到了野味山庄,和齐雯一起走大厅,正看到王世辉。

    “世辉,给我一间临街的雅间。”

    欧阳志远笑道。

    王世辉一看欧阳志远又领来一个极其漂亮的女孩子,心道,人和人不能比呀。

    “志远来了,好的,楼上请吧。”

    由于还没到吃饭的时间,客人很少,王世辉亲自带着他们带到一个单间。

    欧阳志远把菜单递给齐雯,微笑着道:“齐雯,点菜。”

    齐雯看着欧阳志远,点了两个菜,把菜单递给欧阳志远,欧阳志远又点了两个菜。

    “对了,王世辉,记住,不要放辣椒。”欧阳志远记得,齐雯是南方人,不吃辣椒。

    王世辉点头道:“好的,志远。”

    女人很容易被感动。这么多年,志远竟然还没有忘记,自己不吃辣椒。

    齐雯看着欧阳志远,轻声道:“谢谢,欧阳哥哥。”

    欧阳志远看着齐雯,轻声道:“齐雯,这几年国的还好吗?”

    欧阳志远不想问齐雯为什么不辞而别?连个音信也没有?任何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齐雯看着志远道:“还可以,欧阳哥哥,自从我离开山南医科大学,被父亲安排到江南中医学院,学了四年中医,然后就在父亲的诊所坐诊。欧阳哥哥,你这几年好吗?你现在做什么工作?”

    欧阳志远一听齐雯当了中医医生,笑道:“想不道你做了中医医生,呵呵,我大学毕业后,在家休息了一年,进了医院做了外科大夫,机缘巧合,做了傅山县县政府办公室主任。”

    “什么?嘻嘻,欧阳哥哥,你竟然做官了?”

    齐雯对欧阳志远做官了,不由得感到意外,原来在大学的时候,志远的志向就是做一名医生。

    欧阳志远道:“我也是感到不可思议,但人都是要变的,虽然当个小官,但业余的时间,我仍旧行医,我家也有个中医诊所。”

    齐雯笑道:“你家也开诊所?有时间我到你家看看。”

    欧阳志远笑道:“热烈欢迎。”

    这时候,服务员把菜上齐。

    欧阳志远开了一瓶红酒,和一瓶玉春露。

    齐雯给志远倒了一杯笑道:“欧阳哥哥,你还是喜欢喝白酒。”

    欧阳志远笑道:“我喜欢喝酒,但不酗酒。”

    说着话,把红酒倒给齐雯道:“你喜欢的梦露红酒。”

    “欧阳哥哥,你还记得我喜欢梦露红酒,谢谢你。”

    欧阳志远道:“齐雯,你怎么会来到山南省的崮山?”

    齐雯道:“我哥哥来傅山县的药材市场进药材,我跟了过来,谁知道,他们竟然还没来到,我到了龙海市,想……。”

    齐雯不好意思说想来找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想干什么?”

    齐雯脸色一红,小声道:“我想到龙海,来找你,我去了龙海市的古玩市场,大一的时候,你说过,你的家在龙海古玩市场的西头,却没找到,还被一个叫王老三的,和张麻子设计碰瓷,说我碰碎了他们的元青花。”

    齐雯说着话,偷偷地看了欧阳志远一眼。

    志远心里一颤,很是感动,轻声道:“我在这里,没有在龙海,那个王老三和张麻子是两个无赖,等回来,我去教训他们,你给他他们钱了吗?。”

    齐雯道:“没有,他们逼迫我给钱,但却被一位好心的大哥解了围,王老三和张麻子好像很尊敬那个人,那人把王老三和张麻子呵斥了一顿。他们就没有再纠缠我,我就来到了这里,没想到,在这里,能碰到你,欧阳哥哥。”

    欧阳志远举起酒杯道:“来,齐雯,为咱们的重逢干杯。”

    齐雯也举起了就被道:“来,欧阳哥哥,为了我们的重逢,干杯。”

    两人碰了一下,欧阳志远一口喝干了酒杯中的玉春露。

    齐雯轻轻的呡了一口,看着欧阳志远还是过去那种豪爽潇洒,齐雯内心怦怦直跳。

    记得有一次,欧阳哥哥给自己祝贺生日,两人都喝了不少的酒,两人很高兴,不知不觉的喝多了,两人都不能走了,结果,两人在酒店里,睡了一觉,齐雯知道,两人就怕要发生点什么,那一刻,齐雯又激动又害怕,但欧阳哥哥并没有做出来什么伤害自己的举动,两人抱在一起,相拥而眠,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这让齐雯非常的感动。

    欧阳志远看着齐雯道:“齐雯,你哥哥没来,你打电话问问。”

    齐雯脸色一红,小声道:“我父亲让我相亲,我不同意,偷跑出来的,所以,不能给哥哥打电话,”

    欧阳志远一听,呵呵笑道:“你偷跑出来的?你真大胆。”

    齐雯道:“所以,我要来龙海找你。”齐雯说这句话,声音小的像蚊子,脸色红红的,妩媚极了。

    欧阳志远一听齐雯这样说,心里一愣,难道齐雯还在喜欢自己?可是,自己已经有了眉儿。

    齐雯说完这句话,内心砰砰直跳,两眼看着欧阳志远。齐雯的意思,就是看看欧阳志远的反应。

    欧阳志远笑道:“你竟然能记住我过去说的话,对了,你在古玩市场和花鸟鱼虫市场的十字街口,没有看到有一家中医诊所?”

    齐雯忙道:“看到了,难道那家诊所,就是你们家的?生意很不错呀,我看到,有很多人在排队看病?”

    欧阳志远笑道:“哈哈,那家诊所就是我家的,一般情况下,我在周末,都回去帮忙。”

    齐雯笑道:“你家离诊所不远吧?”

    欧阳志远道:“不远,走过去就十分钟。

    两人说着话,欧阳志远的一瓶酒喝光了。

    欧阳志远道:“齐雯,你今天住哪里?你在这里等你哥哥,还是跟我回傅山?”

    齐雯小声道:“我不想见我哥哥,如果被他们看到,爸爸一定派人来强制我回去,欧阳哥哥,我跟你回傅山县城。”

    欧阳志远道:“好,还开车,就喝到这儿,吃饭。”

    两人快速的吃完饭,告别王世辉,一人一辆,开着车,直奔傅山县城。

    ………………………………………………………………………………………………

    齐威带领齐一峰、齐一山、齐一水、齐一石赶到龙海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的时候了,这个时候,齐雯正在崮山药材市场。

    齐威在龙海简单的吃了一顿饭,开车直奔崮山药材市场。

    他们赶到药材批发市场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了,欧阳志远和齐雯已经到了傅山县城。

    齐威拿着照片在药材批发市场问了几位老板,由于齐雯长的是十分的漂亮,很多人都注意了她。

    几位老板都说看到过这位女孩子。

    齐威一听,顿时放下心来。

    他们在崮山镇找了一家宾馆,立刻给齐凤云打电话。

    “父亲,我们已经到了龙海傅山县的药材批发市场,有很多人看到过妹妹,我们先住下,一会就查各个酒店和旅馆,看看妹妹住在哪家酒店。”

    齐威详细的汇报了自己的情况。

    齐凤云听到齐威发现了女儿的踪迹,不由得大喜道:“齐威,你弟弟齐震就要到了,找到了你妹妹,立刻让齐震把她带回来,知道吗?”

    齐威连忙道:“知道,父亲,请您放心吧。”

    齐威合上电话后,五个人拿着照片,到所有的宾馆和酒店寻找齐雯。五个人问遍了所有的酒店和旅馆,都没有发现齐雯的踪影。

    这让齐威非常的纳闷。明明的在这里,难道齐雯没在崮山镇住酒店?齐雯不在崮山镇住酒店,难道又回了龙海?

    齐威试着拨打妹妹的手机,但手机却在关机中。

    这小丫头跑到那儿去了?齐雯喜欢游山玩水,难道她上了天柱峰?听说天柱峰上也有旅馆。

    但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看来,只有明天再继续找了

    ………………………………………………………………………………………………

    四通运输集公司经理张兴军坐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正喷云吐雾,他的身旁站着四通和八方两个车队的队长。

    四通车队的队长孙玉龙,就是被欧阳志远开除的家伙,也是张兴军的小舅子。

    八方车队的队长叫常定山,是一位四十多岁,脸色阴沉,长着一双三角眼的阴毒家伙。

    张兴军的八方车队,在副县长戴立新的策划下,顺利进入了新工业园的运输队。

    孙玉龙看着自己的姐夫,嘿嘿笑道:“姐夫,欧阳志远就是个小毛孩子,嘿嘿,咱们施了个小小的计策,八方车队就进入了新工业园的运输分队里,欧阳志远绝对没有想到,八方车队,还是我们四通公司的车队。”

    张兴军抽了一口咽,徐徐的吐出烟雾道:“你可别小看欧阳志远,这是一个绝顶聪明的家伙,亲工业园的各种运输项目增多了,玉龙,你那里的活完了吧,除了你不要参加新工业园,免得欧阳志远认出来你,剩下的车辆,全部把车门上的四通改成八方,进入新工业园,力争把铁山运输公司的车辆挤走,嘿嘿,新工业园的运输,是我张兴军一个人的。”

    孙玉龙虽然不情愿这样做,但姐夫的命令,他可不敢违抗,孙玉龙连忙道:“是,姐夫,我明天就去改字。”

    张兴军点头道:“你去准备去吧。”

    “好的,姐夫。”

    孙玉龙出去准备修改车门上的字迹。

    张兴军看着常定山道:“定山,上次,铁山运输公司的车辆,只损坏了一辆,嘿嘿,定山,还是不行呀,我要的是铁山运输公司彻底的退出新工业园,你要再加把劲,多让他们的车辆掉进沟里几辆。”

    常定山恶狠狠地道:“嘿嘿,今天晚上,我让人再去下手,保证让他们的车,再掉下山沟几辆。”

    张兴军冷笑道:“好,定山,今天就看你的了,赶走周铁山,我给你们车队,发十万块的奖金。”

    常定山忙道:“谢谢张总经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