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初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三十一章初恋

    韩月瑶看着王朝阳的背影,小鼻子一皱,冷哼道:“哼,这人真是不知好歹,欧阳哥哥,你救了他,他竟然不领情,忘恩负义的小人,我爷爷怎么会把台湾的恒丰交给王浩海?”

    欧阳志远笑道:“这还不是被你刺激的。”

    韩月瑶道:“我是说的实话,我爷爷也没有确定把我嫁给王朝阳,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嫁给谁,也不会嫁给王朝阳的。”

    这时候,韩建国在保镖簇拥下,已经上了天柱峰,欧阳志远和韩月瑶连忙迎了上去。

    “呵呵,不错,这个空中玻璃钢隧道,建设的太好了,透过玻璃,能看到四周的任何景色,美丽极了。”

    韩建国对这个空中玻璃钢隧道的设计,十分的满意。

    沈朝龙的金鑫集团,可不是徒有虚名的。

    几个人又来到了天柱峰边沿的蹦极项目。

    粗大的钢臂伸出悬崖外二十米开外,有工作人员在实验蹦极的效果。

    蹦极是一项极其惊险刺激的体育项目。

    当人跳下之后,大地山石高速想自己扑来,让人内心狂跳,尖叫不已。

    韩月瑶看着工作人员跳的精彩极了,她就想试试。

    欧阳志远没有玩过蹦极,他也想试试这项惊险刺激的项目。但由于还处在调试阶段,工作人员没有答应。

    蹦极的远处,还有一个项目,就是滑翔机平台,几个滑翔机的爱好者,早已在空中滑翔了。

    观日峰宾馆,已经开始封顶,建设项目收尾。

    欧阳志远看着韩建国道:“韩老,看看这么多的游人,配套设施进一步的完善,咱们是不是提前对外提前营业?”

    韩建国笑道:“志远,不忙,还是等着全部建设好了,再营业吧。”

    接下来,众人有参观了峰顶的唐代云台寺,莲花泉、天池、陈毅元帅的题词。

    ……………………………………………………………………………………………

    齐雯失踪的消息,早晨的时候,齐凤云才发现,这让齐凤云暴跳如雷,他狠狠地把负责保安的队长,打了一顿。

    齐凤云连忙打电话给京州公安局长庞文海。

    “庞局,您好。”

    京州公安局长庞文海一听是齐风云的声音,连忙道:“齐校长,您有什么事,快请说。”

    齐凤云京州,手眼通天,庞文海的公安局长,是齐凤云帮他跑成的。

    齐凤云听到庞文海恭敬的声音,他的心里满足极了,立刻大声道:“庞局,你把京州所有出口的监控调出来,看看齐雯小丫头上哪去了?”

    庞文海一听齐雯失踪了,连忙问道:“齐校长,大概什么时间失踪的?”

    齐凤云道:“下午五点到今天早晨。”

    庞文海立刻道:“好的,齐校长,您等一下。”

    庞文海立刻命人把下午五点到今天早晨的各个路口的监控掉出来,不一会,就查到了齐雯的保时捷,在下午六点的时候,上了京南高速。

    庞文海立刻打电话给齐凤云道:“齐校长,齐雯的保时捷在下午六点,上了京州到南州的高速,她大概要去山南省的方向。”

    齐凤云一听,连忙道:“谢谢庞局长。”

    庞文海连忙道:“不用谢,齐校长,我立刻向山南省最南端的龙海市,发出协查通报,看看齐雯下高速了吗。”

    齐凤云道:“好的,庞局,我等你的电话。

    齐凤云放下了电话,只气的脸色铁青。

    今天上午,江南省委书记陈浩然要带着夫人儿子和自己一家人吃饭,陈浩然的儿子陈慕雪,刚从国外的大学毕业回来,他一眼就喜欢上了自己的女儿齐雯。

    如果自己的女儿能嫁给省委书记陈浩然的儿子陈慕雪,自己在江南省的地位,更加巩固,自己就可以呼风唤雨。

    可是,现在女儿齐雯竟然私自跑了,这让自己怎么向省委书记陈浩然交代?这不是要了自己的老命吗?

    电话铃响了,是庞文海打过来的。

    齐凤云接通电话。

    庞文海道:“齐校长,现在查明了,齐雯在早晨七点钟,下了高速公路,保时捷开向了龙海方向,我已经和我的朋友,龙海市公安局长赵大山通了电话了,让他们暗中保护。”

    齐凤云一听,吓了一跳。齐雯肯定不想和陈慕雪见面,她现在去了龙海,是想找大哥齐威去了。而齐威是去干掉欧阳志远。龙海方面的警察要是暗中保护齐雯,就会发现齐威他们的行动,不好呀。

    庞文海干了一件蠢事,可是庞文海也是好心,来报答自己的、

    齐凤云立刻道:“庞局,谢谢你,你立刻打电话给你的朋友赵大山,就不要麻烦人家了,龙海那里,我有亲戚,齐雯肯定是到亲戚那里去了。

    庞文海本身就是一位八面玲珑的人,他一听齐凤云的话音,就知道自己办错事了,齐雯到龙海,齐凤云肯定不想让龙海的人知道。

    “好的,齐校长,我立刻打电话。”

    庞文海又和赵大山通了电话。

    “赵局,不用麻烦您的人了,小丫头是走亲戚。”庞文海微笑着道。

    赵大山笑道:“好的,庞局,有时间来龙海,我给你接风洗尘。”

    庞文海笑道:“好呀,赵局。”

    齐威是下半夜走的,而齐雯是下午六点都走了,齐雯到了龙海,齐威还在路上。

    齐凤云拨通了齐威的电话道:“齐威,你妹妹去找你了,她已经到了龙海,你尽快赶上去,她肯定到傅山的药材市场去找她,行动先停一天,找到齐雯后,看好他,我让齐震去接她。”

    齐威一听,吓了跳,妹妹来找自己干吗?这小丫头不是来捣乱吗?

    齐威连忙道:“好的,爸爸,我一定保护好妹妹的安全。”

    齐凤云立刻让自己的二儿子齐震去接齐雯。

    ……………………………………………………………………………………………

    再说齐雯的保时捷下了高速,直奔龙海市。开了一夜的车,小丫头困了,她找到一家四星级的大酒店,睡了一觉,一气睡到了上午十二点。

    睡醒后,齐雯开始考虑自己到哪里去。

    齐雯并不知道哥哥齐威还没来到,她认为哥哥早就到了傅山县。

    现在去找自己的那个他,还是去找哥哥?

    自己的初恋朋友,说家就住在龙海西部的古玩市场。今天是星期六,他很喜欢老东西,会不会出来淘宝?

    想到这里,齐雯吃了一点东西,退了房间,开着保时捷,直奔古玩市场。

    齐雯的心跳的有点厉害,激动的手就有点颤抖。

    她现在发觉,自己还在爱着他。那个小河边夕阳西下的小树林里,两人互相咬疼了舌头的情景,经常出现在梦中。

    每次从梦中醒来,她的心,酸酸的,带着苦涩。

    大一的时候,自己离开山南省的南州医科大学,就进入了江南省中医学院,自己曾经多次联系过他,但发出的信件,都如石沉大海。

    难道,他对自己的离开,怀恨在心吗?

    不,他不是那种人。

    齐雯的保时捷来到了文化街的古玩市场,找了一个位置,把车停好。

    他说,他的家在古玩市场的西头,自己经常在周末,到古玩市场淘宝。五年了,她还认得自己吗?他有女朋友了吗?他结婚了吗?

    想到这里,齐雯的心有点冰冷。

    要是他有了女朋友怎么办?结了婚,怎么办?

    齐雯的脑子已经走神了。

    “当啷!”

    齐雯感到脚下一声闷响,一个青花瓶子被她碰倒在地,摔得粉碎。

    这是王老三的摊位,他今天一上午还没开市。不开市的原因,就是这人的人品有问题,这家伙最擅长坑蒙拐骗,而且还干碰瓷的勾当,看到眼生的人,他就把瓷器放在前面,只要是外地的人,经过他的摊位前,他自己把瓷器碰倒,诬赖人家,讹诈人的钱财。

    今天他一眼就看到,齐雯是一位极其年轻漂亮的外地第女孩子,又是一个人,嘿嘿,发财的机会来了,他立刻把一个青花瓶子放在路沿石的前面。

    齐雯现在脑子已经走了神,根本没有看到脚下的青花瓶子,但巧的很,齐雯本来踢不到青花瓶子,王老三用一根小竹杆一碰,瓷瓶到了,他快速的藏起来小竹杆。

    “啊呀,我的元代的青花瓶呀,你这个小丫头,怎么把我的瓶子碰到摔碎了,我的天哪,这可是我的传家宝呀,我老娘等着我卖了这个元青花瓶子,好给她老人家看病,你……你……碰到了,又摔碎了,这可让我怎么活呀。”

    王老三立刻爬到齐雯的面前,在地上打着滚,鼻子一把泪一把的嚎啕大哭起来。

    很多人一看,就知道,王老三又开始碰瓷了。

    这家伙一哭一闹,把齐雯吓了一跳。

    齐雯一看这阵势,就知道,自己碰到了碰瓷的了。

    齐雯脸色一冷寒,不慌不忙的冷声道:“你先起来说话。”

    王老三根本不理齐雯的话,继续在地上打滚,一边打滚,一遍哭泣,一边念叨:“天哪,这可是我的传家宝呀,我老娘等着我卖了这个元青花瓶子,好给她老人家看病,你……你……碰到了,又摔碎了,这可让我怎么活呀。”

    很多人一下子围了过来,看起了热闹。中国人最喜欢看热闹的。

    齐雯冷冷的看着地上这个四十多岁的猥琐男人,恨不得一脚踢飞他。这时候,王老三的搭档张麻子跑了过来,大声道:“你这个女娃子,竟然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你碰倒了人家的元青花瓶子,你怎么不说话?快点赔偿人家,人家是个大孝子,还等着卖了这个瓶子,给老娘看病。”

    “是呀,女娃子,快点赔偿吧,你看看人家多可怜呀。”

    “打坏东西要赔偿,别挡在这个地方,我还要做生意呢,小姑娘,快点赔钱吧。”

    和王老三相邻的几个摊位,开始帮着王老三说话。

    齐雯嘿嘿冷笑道:“是他自己故意把瓶子打到的,为什么要我陪?碰瓷是吗?你赶快起来,别耽搁我的事情。”

    王老三一看这个小姑娘,竟然识破了自己的碰瓷,他的脸色一变,仗着人多,几个人都帮助自己,立刻哭丧着脸,滚到齐雯的面前,双手就想抱住齐雯的双腿,不让他走。

    齐雯从小就跟着齐凤云练武,身手极好,一见这个男人卑鄙的想爆自己的腿,一下子闪开了。

    王老三扑了个空,他一拳打到了自己的鼻子上,鼻子污血横流。他立刻大声叫道:“小女娃子打人了,打死人了。”

    这个王八蛋用手一抹,把鼻血抹的满脸都是,恶心恐怖极了。

    齐雯强忍住呕吐,立刻冷冷的道:“你想要多少钱?”

    王老三一听对方要给钱,立刻大声道:“我这是祖传的元青花,价值连城,上次人家给十万我没舍得卖,你要陪我十万块。

    张麻子立刻道:“十万块,王老三,你看人家女娃子又不是故意的,人家哪里有十万块?我看人家一个女娃子出门在外,也不容易,一万块就算了。”

    王老三立刻尖叫道:“什么?十万块的元青花,一万块就行了?我可亏大本了。”

    几个人配合的天衣无缝。

    “行了,王老三,一万块不少了,人家小姑娘还有事,让人家走吧,小姑娘,快给他一万块钱,你看,大家都给你讲情了。”

    另一个人道。

    齐雯来找人,没想到,竟然遇到了碰瓷的,她身上带的钱并不很多,给了这个碰瓷的,自己就没有吃饭的钱了。

    齐雯不想惹事,看着王老三道:“一万块,我没有这么多。”

    张麻子立刻道:“你有多少钱?”

    齐雯道:“我就有三百块钱,我给你们二百,我留下一百吃饭,二百给你们。”

    王老三一听对方只给二百块钱,立刻变脸了,嗷嗷大哭这着,在地上打着滚,滚向齐雯。

    这家伙好不容易碰到了机会,这个小姑娘竟然只给二百,这让王老三很是失望,顿时发起无赖来。鼻子眼泪和污血一起抹向齐雯。

    齐雯想躲开,但四周围满了人,齐雯竟然躲不开。

    王老三狞笑着,两只沾满污血的手,抓向齐雯的裙摆。

    齐雯的裙摆要是被他抓住,这就很难看了,但齐雯被众人围住又躲不开,自己又不能打这个人,这……。齐雯的冷汗流下来了。

    正在这危机的时刻,一声威严的大喝,在群外想起来。

    王老三一听这声音,立刻焉了,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嘿嘿的笑着,恭恭敬敬的道:“欧阳大夫,我……我闹着玩的。”

    欧阳宁静盯着王老三道:“王老三,当初我就不该救你的命,你看看,你也四十多岁的大男人了,欺负一个女孩子,这算什么?”

    王老三连忙冲着齐雯鞠了一躬道:“对不起,嘿嘿,我跟你开玩笑的。”

    王老三在古玩市场,就服气欧阳宁静一个人,为什么?因为欧阳宁静救了他一命。

    这家伙一生无儿无女,也没找上媳妇,他在外面靠坑蒙拐骗过日子,到处流浪,前几年的冬天,他从外省流浪到龙海,病倒在冰天雪地里,被欧阳宁静发现。欧阳宁静并没有嫌他脏,把他背回家里,找了大夫给他看好病,而且还在古玩市场,给他找了一个摊位,给了他本钱,让他做点小生意,能混包肚子,平时没少给他钱。

    今天是星期六,欧阳宁静每到周末,都要来逛逛古玩市场,这是他雷打不动的习惯。今天他转了一圈,只买到几个明清时代的几个白玉平安扣,现在老东西和真东西少了,越来越难买了。

    原来这种老白玉平安扣,一角钱两个,现在,一个竟然要五十元,好在原来自己买了很多,有几千个吧,满满一箱子了。

    当他刚走到这里,就看到王老三在欺负一个漂亮的外地女孩子,欧阳宁静立刻大喝一声,替齐雯解了围。

    齐雯看到一位英俊潇洒的中年人把那个碰瓷的喝住,她连忙走过来道:“谢谢……大哥的仗义解围,请问尊姓大名。”

    齐雯本来想称呼欧阳宁静为大叔的,但欧阳宁静并不显得老,就有三十出头的样子,所以齐雯改了口,要是称呼人家为大叔,对方生气怎么办。

    欧阳宁静笑道:“姑娘,快走吧,小事一件,何足挂齿?”欧阳宁静说完,走了回去。

    齐雯还想再问,但欧阳宁静已经走远了。

    王老三和张麻子不敢再找齐雯的麻烦。齐雯在古玩市场转了两圈,结果一无所获,下午的时候,她问了到傅山县药材批发市场的地址,开着保时捷,直奔崮山而来。

    她认为哥哥齐威已经到了药材批发市场。

    ……………………………………………………………………………………………

    下午的时候,欧阳志远辞别了韩建国,一个人回傅山县城,一是他要买几味中药材配药,第二他还要检查停车场的视频监控。如果他今天不回去,周铁山的货车要是被人动了手脚,一定会再次发生车毁人亡的事件。

    韩建国还要在崮山住几天,和沈朝龙商量下一阶段的建设情况。

    欧阳志远开车到了药材批发市场,把车停好,他就看到了一辆崭新的保时捷,这让欧阳志远一愣,月瑶的车也是保时捷,但她的保时捷在傅山县成了,没开来,这辆保时捷是谁的?欧阳志远一看车牌,不由得一愣,竟然是江南省的。

    欧阳志远走向药材批发市场,直奔平安堂药店。

    平安堂中药店,是整个傅山药材批发市场药材最全的药店。

    欧阳志远要的几样药材,只能在这里买到。欧阳家里的诊所,进的药材,大都在平安堂里购买的,光是中药材,就买了一百多万的药材。

    老板就叫李平安。李平安一看欧阳志远来了,连忙站起来笑道;“志远,你来了。”

    欧阳志远道;“李大哥,生意近来不错吧。”

    李平安笑道;“还可以,志远,这次你要什么药材?”

    欧阳志远把自己要的药材目录,拿给了李平安,李平安看了一下,让伙计去配药。

    李平安道:“志远,燕京的客户,要铁背金翅蜈蚣退下来的皮,你能弄到吗?”

    欧阳志远一愣,看着李平安道:“那可是万金难求的好药引子,李大哥,你怎么会问我有没有这种蜈蚣蜕下来的皮?”

    李平安笑道:“自从朱圣手朱老哥搬走后,很多稀奇古怪的药材都买不到了,朱老哥不是到你家的诊所坐诊去了吗?所以,我问问你有吗?前几年,朱老哥卖给南方客人一条铁背金翅蜈蚣,可惜了,只买了一万块钱,你知道,现在燕京的客人要这种蜈蚣的皮,给价多少钱?”

    欧阳志远一听,放下心来道:“给多少钱?”

    李平安小声道:“十万!”

    欧阳志远一听,也是吓了一跳,好家伙,十万人民币。

    欧阳志远道:“对方要这种蜈蚣皮干什么?”

    李平安道:“救人,听说上面有人病了,要这种蜈蚣皮做药引子。”

    欧阳志远知道,能认识这种铁背金翅蜈蚣退下来的皮的大夫,绝对是高手。

    自己怀里的铁背金翅大蜈蚣,到是退了一张皮,不过,自己并不舍得出让,十万块钱,对自己来说,并没有什么吸引力。自己到是想认识一下这位大夫。

    欧阳志远想到这里道:“虽然我没有这种蜈蚣皮,但我知道谁有。”

    李平安一听欧阳志远知道谁有,立刻激动的一把抓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道:“谁有?”

    欧阳志远一看李平安激动的样子,就知道,对方出价绝不会是十万,极有可能是五十万到一百万。

    燕京的高层,不知道是谁病了。

    欧阳志远笑道:“李大哥,你太激动了,这种药材,就是一百万都买不到,我的那位朋友说,只有要药材的人亲自来,并告诉他怎么用,人家才可能转让。”

    李平安连忙道:“好,我打个电话,问问对方,志远,这件事能成的话,你这次买的药,我免费送你。”

    李平安说完话,走向里屋,他拨通了一个号码。

    “马老,您要的药材找到了。”

    李平安轻声道。

    “什么?你说铁背金翅蜈蚣退的皮找到了?这是真的?如果真的,你问一下,我出五十万购买。”

    对方在电话里激动万分。

    “是真的,马老,但人家有一个奇怪的条件,就是要使用此药的大夫,亲自来一趟,对人家说,怎么用这种药材,人家才能转让。”

    果然,欧阳志远推测的不错,对方果然出价五十万。

    “好,李先生,我最近抽时间来一趟傅山,如果这件事是真的,我给你十万块的好处费,我来以后,你带我去见他,药材一定要先定下来,如果要定金,你先垫上,到时候,我再给你。”

    马老的语气十分的激动,一看就是急需这种药材。

    李平安一听有十万块钱的好处费,顿时激动万分,忙道:“好的,马老,我等您。”

    欧阳志远站在外间屋,他的耳朵极其好使,两人的通话,欧阳志远听的很清楚。

    好家伙,对方果然出价五十万,出手真大方,竟然给李平安十万好处费。

    李平安不愧是商人,人家给五十万,他只给十万,我靠,这家伙心够狠的,竟然要扣掉四十万。

    一听李平安走出来,欧阳志远连忙转过脸来,看着窗户外面的大街。

    欧阳志远看到窗户外面的大路上,一位极美的长发年轻江南女子,从门前经过。

    好漂亮清丽的女孩子。这身影怎么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似得。

    欧阳志远一呆。

    “志远,对方答应了要来看药材,而且把药材提高到五十万,志远,你提供的这个消息很好,你今天购买的药材,我送给你了。”

    李平安大声道。

    欧阳志远心道,给你十万的好处费,你怎么不提?李平安真是个两面三刀、八面玲珑的家伙,这种人真不可交。

    这时候,伙计把欧阳志远的药材递了过来。

    欧阳志远接过药材就想付帐,但李平安说什么都不要钱。欧阳志远只好收下药材。

    李平安看着欧阳志远道:“燕京一来人,我就带人到傅山县政府去找你。”

    欧阳志远道:“就这样定了。”

    欧阳志远说着话,收起包好的药材,快步走向门口,看看那个年轻江南女孩子是谁?但那个女孩子的倩影早已消失。欧阳志远仔细的回忆着刚才看到的身影。猛然,欧阳志远的眼前,记忆的闸门,刹那间打开。

    “齐雯,那个年轻的江南女孩子,怎么这样象自己的初恋齐雯?难到齐雯从江南回来了?来找自己?”

    欧阳志远发疯一般的沿着街道向前跑去,仔细的搜索着那个长发飘飘的江南女孩。

    是她,一定是她。

    欧阳志远内心狂跳,心脏几乎蹦出来了。他快速的向前跑去,但那个女孩子的身影,再也没有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欧阳志远几乎跑遍了整个药材批发市场,就是没有找到那个女孩子。

    到底是不是齐雯?欧阳志远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一块石头上。

    五年了,自己无数个夜里,梦见自己的初恋,梦见齐雯。

    那还是自己刚到山南省医科大学报道的时候,在火车上遇到了齐雯。

    当时火车很挤,挤得人都透不过气来。

    欧阳志远看到了一位长发飘飘的漂亮女孩子,欧阳志远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子。

    漆黑漂亮的披肩长发,随着火车的运行,迎风飘舞,白皙细腻的皮肤,如同白玉一般,饱满的额头,弯弯的眉毛,细而长的睫毛下,那双大眼睛,如同大自然森林里的小鹿,透着善良和羞涩,小巧的琼鼻,红润的嘴唇里,那排雪白的,显得干净纯洁,修长白皙的脖颈下,把饱满高翘的胸部,十分的迷人。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一定要想法认识她。

    这时候,那个女孩子拿着一个水杯去到车厢间倒开水,当她从欧阳志远身边过的时候,她秀发扫到了欧阳志远的脸颊,那种幽香淡雅的麻酥,让欧阳志远差一点晕过去。当女孩子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座位被一位彪形大汉占了。

    那个女孩子笑起来很美,美的让人窒息,美的让人有种匍匐在她脚下的强烈冲动。

    “你好,请你让一下好吗?这是我的座位。”

    女孩子和颜悦色的看着那个彪形大汉,小声道。

    但那个壮汉竟然装着没听见,把脸转到一边去。

    漂亮的女孩子,一见对方竟然不理会自己,再次小声道:“请你让一下好吗?这是我的座位。”

    那个壮汉猛一瞪眼,大声道:“你的座位?老子刚才来的时候,看到没有人坐,老子刚坐下,你就说是你的座位,你的座位,你刚才干嘛去了?老子抢过来,就是老子的,谁要撵老子起来,嘿嘿,老子揍扁他。”

    壮汉挥了挥碗口打的拳头。

    那位漂亮的女孩子,终于生气了,她大声道:“你这个人不讲理吗?你看,我有车票,这是我的座号,请你马上让开,否则,报警了。”

    黑大汉恼羞成怒,立刻大骂道:“报你玛戈壁,老子打死你。”

    黑大汉一巴掌扇向那个漂亮的女孩子。

    周围的人,敢怒不敢言。欧阳志远知道,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这一巴掌要是打上去,小姑娘一定会受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