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一夫一妻制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三十章一夫一妻制

    魏半针看着欧阳志远道:“这次来的有一个人,是你的强大对手,你不一定能对付的了。”

    欧阳志远道:“这人是谁?”

    魏半针神情凝重的看着欧阳志远道:“齐凤云的师叔李国栋,也是我的师弟。”

    欧阳志远一听,连忙道:“齐凤云的师叔李国栋?师父,李国栋比您还厉害?”

    魏半针道:“他的医术不如我,但武功比我还要更好一些,你父亲不是他的对手。”

    欧阳志远道:“我晚上就会龙海。”

    魏半针道:“他们今天肯定来不到,大概明天才能到达傅山县,齐凤云得到的消息,就是你在傅山县,他们一定先到达傅山,嘿嘿,咱爷俩对付他们,在仲伯之间,到时就要看谁的反应快。”

    欧阳志远看着师傅道:“师父,这些事都是你算出来的吗?”

    魏半针笑道:“算命只是察言观色,师傅我当年虽然离开五行门,但五行门里,还有我的秘密亲传弟子,现在的位置,已经能经常接近齐凤云。”

    欧阳志远道:“我要布置好,等着他们的到来。”

    魏半针道:“齐凤云派来的是齐凤云的大儿子齐威和四大杀手齐一峰、齐一山、齐一水、齐一石,齐威的武功很高,你对付他的时候,要小心,至于齐一峰、齐一山、齐一水、齐一石,你只要反应机敏,也能扛过去,李国栋就交给我了,嘿嘿,这次让他们有来无回。”

    欧阳志远道:“师父,柳出尘师叔来了,他很想见你,他就在龙海的诊所里。”

    魏半针笑呵呵的道:“我知道,过两天我就去龙海,和他见上一面,我也想他了,对了,他的柳枝接骨技术,你一定要学过来,嘿嘿,那可是一门绝技。”

    欧阳志远笑道:“我也很想学,但柳师叔不一定教呀。”

    魏半针笑道:“你可以拜他为师,呵呵,你还有六位师叔,等有机会,我全部把他们叫来,你全部拜他们为师,呵呵,所有的绝技,你都要学到手。志远,你的门诊太小,如果你能开一家中医院,我就把他们全部叫来,给你助威坐诊,嘿嘿,五行门的齐凤云算什么东西。”

    欧阳志远笑道:“柳师叔也说过开中医院的事,等齐凤云的事情过去再说吧。”

    魏半针道:“志远,就这么办,咱们先对付李国栋,你的女朋友在找你,你出去吧。”

    欧阳志远笑道:“是我朋友,但不是我的女朋友。”

    魏半针笑道:“你们能走在一起,我看了那女孩子的面相了,还有上次来的那个叫陈雨馨的,就怕你都要收了。”

    欧阳志远苦笑道:“不可能,我的心里,只有眉儿,我不想欠太多的感情债。”

    魏半针笑道:“不信的话,咱走着瞧。”

    欧阳志远道:“咱过国家可是实行的一夫一妻制。”

    魏半针道:“那只是指一般的平头百姓,只要情投意合,为什么不行?。”

    欧阳志远向师傅告辞。刚来到大殿,果然看待韩月瑶在找自己,急的小丫头汗都出来了。

    “小丫头,我在这儿。”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走了出来。

    韩月瑶一看到欧阳志远走了出来,立刻恶狠狠地扑了过来,一下掐住欧阳志远腰间的软肉,咬牙切齿的道:“大坏蛋,大灰狼,快说,刚才到哪里去了,让我找了很长的时间?”

    欧阳志远连忙讨饶道:“月瑶,快丢手,让你掐破了。”

    “哼,以后看你还故意躲起来不?急死我啦。”

    韩月瑶狠狠地瞪了欧阳志远一眼。

    欧阳志远笑道:“小生以后不敢了,请小姐饶了我吧。”

    “扑哧!”

    韩月瑶看到欧阳志远的可怜相,忍不住笑了起来。

    王朝阳的脸色变得极其可怕,双眼几乎要滴出血来。他看着欧阳志远和韩月瑶开心的打闹,他恨不得扑上来,咬死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我一定要杀了你。

    欧阳志远猛然感觉到一股凌厉的杀气传来,欧阳志远全身立刻弓起,全身戒备,他转过头一看,看到了王朝强的背影。

    欧阳志远顿时放松起来。

    欧阳志远道:“王朝阳,就你熊样,韩月瑶能嫁给你?”

    ………………………………………………………………………………………………

    真君大殿上,韩老正在烧香。

    他恭恭敬敬的上香叩头,捐了一万块香火钱。

    那时候的一万块钱,相当于现在的十万。

    这一笔香火钱,让所有的小道士都感到震惊。

    韩见过求个签,一支竹签掉下来,魏半针亲自赶过来,给韩老解说。

    魏半针看着韩老的眉心,一道黑线已经直达紫府,这让魏半针大吃一惊。魏半针知道他就是恒丰集团的总裁韩建国。

    “老施主,虽然是大富大贵,但后面有小人对您不利,而且要有血光之灾。”

    魏半针盯着韩建国的眉心,看着那道黑气已经渐渐的快到紫府了,却被一道紫线暂时挡住。

    韩建国脸色一变,看着魏半针道:“请道长明示。”

    魏半针道:“上一次的灾难被贵人救了,但这次的灾难比上次的还要厉害,伤害来自南方和东方,这两个方向,你都不能去。”

    韩建国一听南方和东方都不能去,顿时吓了一跳,南方就是香港和新加坡、台湾,东方可是在韩国,自己的四个干儿子,就在这两个方向,难道四位干儿子都要对自己不利?韩建国的心沉到低了。

    上一次,枪手在龙海袭击自己,被欧阳志远救了,难道欧阳志远就是自己命中的贵人?韩建国看着魏半针道:“师傅,请问,我命中的贵人是谁?”

    魏半针道:“你的贵人是你的晚辈,很有可能是您的亲戚,这贵人要应在你孙女的身上,贵人来了。”

    魏半针说完,微笑着退了回去。韩建国一听说贵人来了,连忙抬头一看,就看到欧阳志远和孙女两人说笑着走了进来。

    韩建国一愣,心里沉思起来,难道道长说的贵人,就是欧阳志远?上次,的确是欧阳志远救了自己。贵人还应在月瑶身上,难道欧阳志远还能和自己的孙女发生什么?可是,欧阳志远已经有了萧眉,不可能和自己的孙女在一起呀。

    韩建国看着孙女抱着欧阳志远的胳膊,撒着娇,两人很是开心。

    这是什么意思呀?难道欧阳志远可以多找一个老婆?大陆可不允许一夫多妻。

    韩建国感到头痛起来,再找那个白发苍苍的老道人,老道人已经走了。

    算了,听其自然吧。不过,这两天,王朝阳的举动有点反常,自己要小心点。

    “爷爷,走上山,欧阳大哥说索道建好了,你说,咱是做索道上,还是走上去?走上去的话,有十几里路。”

    韩月瑶笑着看着爷爷。

    “呵呵,月瑶,咱们走上去吧,爷爷想看看路上的景点,听说路上的五灵泉和五灵亭建好了,咱们去看看。”

    韩建国道。

    “好的爷爷,不过,过了朝云观,就是五灵泉,五灵泉在五灵洞里,里面的温泉水,正在喷涌,石阶上都是清澈透明、让人赏心悦目的泉水,咱们没有准备凉鞋。”

    韩月瑶大声道。

    志远笑道:“前面就有卖拖鞋的,五块钱一双。”

    众人拐过一道山路,就看到前面的石阶上,雾气蒙蒙,云雾缭绕,旁边的树木,青翠欲滴,如同来到了仙境一般。散发着热气的五灵洞温泉,向外喷涌着温水,很多游人,赤着脚,在新修的石阶上,噼里啪啦的跑着,荡起道道雾霭,极其好看。

    韩月瑶大叫一声,脱下鞋子,根本不用买拖鞋了,尖叫着光着脚丫子,冲上了石台阶。温泉里的水,并不是很热,光着脚丫子在里面跑着惬意极了。

    韩建国老人看着孙女开心的笑着,他也没有买拖鞋,而是脱掉鞋子,走进了石阶上的温泉里。

    欧阳志远也同样的下了台阶,水的温度热乎乎的,舒服极了,保镖们和王朝阳,买了拖鞋,穿着拖鞋。

    五灵洞里也早就清理出来了架设了电缆,游客可以到里面去探险。五灵洞很深的,据说有几十公里。

    众人看了十几个景点后,就来到了天柱峰的下面,天柱峰上之子形状的玻璃钢密封的台阶走廊,早就建好了,游客可以通过这个透明的之字形的台阶到达顶峰,但很多的游客,还是要尝试一下扶着锁链攀登顶峰的刺激惊险感觉。

    现在的保险带,都换成了防下滑的保险带,就在是人失足的刹那,保险带瞬间就能锁在铁链上,不再下滑。

    铁锁已经从新加固,绝对的安全。如果现在不上天柱峰,沿着台阶向南走,就到了千佛洞和白水大瀑布。

    这里的景点,更是焕然一新。千佛洞里的石壁上,雕刻着无数的罗汉和佛像,看风格应该是五代十国的佛像。

    很多人想查清楚这些佛像到底有多少尊,但根本办不到。

    韩月瑶非要拉着欧阳志远数这些佛像不可,结果数的欧阳志远头晕眼花,累的差点背过气去。

    他们两人数了七八遍,数目都不一样。

    这让小丫头非常郁闷。

    这个地方,按理说,白水泉就在千佛洞南20米处,在洞内也会听到20米开外的白水大瀑布的震天轰鸣声,但在千佛洞内,就是一点声音都听不到,这让很多人都感到费解。而走出山洞口两米开外,那种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立刻传来。

    白水大瀑布来自峰顶上天池的五朵莲花泉,喷涌而出的莲花泉水,顺着一百米的悬崖峭壁上,直接砸下来,泉花飞溅,惊天动地,震耳欲聋。那种强大的气势,让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真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这俩个景点在外面都加了护栏和休息的亭子。

    众人回到攀登天柱峰的锁链前,韩月瑶想起了欧阳志远救了自己的情景,大坏蛋在救自己的时候,竟然抓到自己的胸脯,一想到这个情景小丫头的心跳不觉得加速起来,脸色红红的,心里却升起一团暖意。哼,就怕大坏蛋是故意的。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道:“月瑶,咱走玻璃隧道吧。”

    韩月瑶道:“让爷爷走隧道,咱们还是走锁链怎么样?”

    韩建国笑道:“你们年轻人走锁链,我要走玻璃隧道。”

    欧阳志远道:“好的,韩老,您们先上吧。”

    保镖簇拥着韩建国走向玻璃隧道,王朝阳犹豫了好一会,竟然选择走铁索,他走过来道:“月瑶,咱们一起上这铁锁练吧。”

    韩月瑶看着王朝阳道:“你行吗?小心别摔着,你还是爷爷一起走玻璃隧道吧。”

    韩月瑶这样说,更加激起王朝阴的火气,他大声道:“我能行。”

    提供新型安全带的人,早就换了人了,现在由崮山镇政府亲自负责,不再对外承包,现在又加了一顶头盔。

    这个地方,为了安全,比以前多提供了一顶头盔,两样收取十元钱的租金。

    欧阳志远看着王朝阳道:“王朝阳,你可不能逞能,这个悬崖有一百多米,你有恐高症吗?到时候,要是失控了,虽然头部有头盔保护,但别的地方却没有保护措施,胳膊腿就会受伤,甚至骨折。”

    王朝阳本身果然就有恐高症,在台湾,他的办公室,都设在一楼。今天他为了在韩月瑶面前表现自己的勇敢,决心抓住这铁锁链,表现一回。

    韩月瑶大声道:“王朝阳,你就有恐高症,你还是不要走这里吧,免得受伤。”

    王朝阳黑黑的冷笑道:“韩月瑶,你记着,我并不比欧阳志远差。”

    王朝阳拿出三十元,租了三套保险带和头盔。

    他快速的戴好头盔,工作人员帮助他系好安全带,把回环挂钩,卡在铁锁链上。

    王朝阳回过头来,看着韩月瑶道:“月瑶,我在上面等你。”

    但工作人员让他签了一份协议,内容就是自愿攀爬天柱峰,如果出现什么事故伤害,完全有攀爬着自己负责,和崮山镇政府没有任何关系。签字人必须写上:我同意以上条款的规定,并签上自己的名字,并要验身份证。

    王朝阳签完字后,把台湾的身份证给工作人员看了,工作人员终于放下行。

    王朝阳说完话,扶住锁链,快速的向上攀登。

    韩月瑶接着就想攀爬,但被欧阳志远拉住道:“王朝阳爬不到一半,就会停住,一会工作人员肯定要上去救他。”

    韩月瑶道:“你这么肯定,王朝阳上不去?”

    欧阳志远笑道:“王朝阳的眼神飘忽不定,没有定力,比较阴柔,没有丝毫的刚阳之气,他根本受不了高空的眩晕,你看着吧。”

    王朝阳为了在韩月瑶面前表现自己的男子英雄气概,忘记了自己本身就有恐高症,却强制自己攀爬天柱峰。

    刚开始五六米的时候,他还可以,一边得意的攀爬着,一边向下看着韩月瑶,还想韩月瑶摆手致意。当他爬到十米高度的时候,就开始气喘吁吁,眼冒金花,腿脚开始打颤,冷汗流出来了。

    不行,我一定能爬上去,我一定能行。

    王朝阳默默的念叨着,不敢再向下看,咬紧牙关,继续向上攀爬。

    但是他的体力不行,已经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在爬到十五米的时候,血压开始升高,阵阵眩晕向自己袭来,特别是两耳外的罡风,呼啸不知,让他的双腿开始抽筋,汗珠子噼里啪啦的狂掉。

    韩月瑶,我一定要得到你,我能行,我一定要爬上去。

    王朝阳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扭曲着,冷汗顺着鬓角狂流而下。

    他坚持着向上爬着,汗水早已湿透了他的后背。

    王朝阳的表现,让欧阳志远很是意外。这家伙的毅力还可以。

    这时候,王朝阳已经爬到二十五米的高度。

    王朝阳的大脑一片空白,腿脚剧烈的颤抖着,脸色已经变得煞白,手指骨节开始痉挛抽动。

    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

    韩月瑶,你是我的,谁也夺不走。

    王朝阳终于豁出命了,他嘴里念叨着这几句话,拼命的向上爬着。他已经攀登到了四十米的高度了,马上就要有一半的高度了。

    王朝阳看到了希望,他的腿和手,哆嗦的已经没有以前的厉害了,这让他狂喜至极。

    他猛然大叫一声,手脚并用,又是一阵攀爬,终于到了五十米的那个平台,就是欧阳志远救了沈朝龙的那个地方。

    欧阳志远看到王朝阳竟然能克服掉自己的恐高症,爬到五十米的高度,欧阳志远到有点佩服这家伙了。

    欧阳志远笑道:“月瑶,这家伙很有可能爬上去,在上吧。”

    欧阳志远和韩月瑶系好安全带,戴上头盔,签好协议,韩月瑶在前,欧阳志远在后,两人开始向上攀爬。

    由于韩月瑶爬过一次,小丫头一点都不害怕,再加上欧阳志远就在她身后,给了月瑶无穷的力量。两人用了十分钟,就爬到了中途的休息台。

    王朝阳看到两人不一会就哦爬上来了,心里不禁很是愕然。他知道,自己不论什么,都差的太远,就连韩月瑶一个女孩子都比不过,何况是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王朝阳道:“想不到你竟然能克服掉你的恐高症,真是难得,还有更难攀爬的五十米,呵呵,希望你能克服。”

    王朝阳看了韩月瑶一眼道:“月瑶,我一定能爬到顶峰。”

    韩月瑶笑道:“你爬不上或者爬上去,与我何干?我今天给你说明白,虽然残酷,但长痛不如短痛,王朝阳,我永远都不会喜欢你的。”

    王朝阳一听,练得变得极其难看,一阵青一阵紫。

    “为什么,月瑶,我是真心的喜欢你。”

    王朝阳大声道。

    韩月瑶也大声道:“我不喜欢你!你明白吗?”

    王朝阳指着欧阳志远道:“因为他吗?他只是个大陆仔,是个穷鬼,你为什么要喜欢他?难道我比他差吗?”

    韩月瑶脸色一愣道:“你说对了,我就是喜欢欧阳大哥,我要嫁给他。”

    韩月瑶说完话,闪电一般的亲了一下欧阳志远的嘴唇,挑衅的看着王朝阳。

    欧阳志远差一点晕了过去,韩月瑶竟然这让坦然的说喜欢自己,还当着王朝阳的面,亲了自己一下,这小丫头真厉害。咱不带这样玩人的。

    韩月瑶这样做,就是让王朝阳对自己死心,不再纠缠自己。但是,王朝阳却把仇恨记到了欧阳志远的身上,最终导致王朝阳的父亲王浩海的反叛。

    王朝阳狠狠的瞪了欧阳志远一眼和韩月瑶一眼,转身就像上爬去。

    这个家伙竟然克服掉了恐高症,身形沿着锁链一起爬到七十米处。

    当他刚爬到七十米的高度,一只正在学习飞翔的小苍雕,落到锁链上,正在休憩。它想不到,一个人竟然突然接近它。

    小苍雕立刻发出尖利的厉啸,就在不远处盘旋的老苍雕,立刻发现了王朝阳在威胁自己的孩子。

    老苍雕立刻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厉啸,闪电一般的冲来,寒芒四射的铁爪子,带着死亡的气息,狠狠的抓向王朝阳的眼珠。

    老苍雕的动作快如闪电,这一下要是抓实了,万朝阳的脑壳就会被抓裂。

    欧阳志远一听到小苍雕发出的凄厉厉啸,就知道不好,王朝阳肯定惹了小苍雕。他抬头一看,远处一只巨大的苍雕,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不好,王朝阳有危险!

    欧阳志远的身形闪电一般的向上弹射,几个起落,高速的向上升去。

    王朝阳一看一只翅膀张开竟然有几米的大雕,伸出刀子一般的利爪,瞪着血红的双眼,恶狠狠的抓来。

    他看到了那双利爪,竟然闪烁着刀锋一般的寒芒,他知道,自己完蛋了,自己根本躲不过这种巨雕的攻击。

    这种巨雕的爪子,连羊皮就能瞬间撕开,何况自己的人皮?

    王朝阳看到了这只大雕双眼闪烁着狂暴的怒火,王朝阳两眼一闭等死,他仿佛感觉到了老雕的利刃已经抓裂了自己的脑壳一般。

    “啊!”

    苍雕的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王朝阳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立刻被抓的腾空起来,如同腾云驾雾一般,向上升起。

    完蛋了,没被抓死,苍雕肯定会把自己在空中扔下摔死。

    “噗通!”

    一声闷响,王朝阳只觉得自己被扔了下来,落到了实地。可是自己怎么没感到疼痛,难道死了就没有痛觉吗?

    “王朝阳!王朝阳,快醒来!”

    王朝阳感觉到,有人在呼唤自己,他下意识的睁开眼,他看到了欧阳志远在看着自己。

    王朝阳有气无力的喊道:“我死了吗?没死?”

    这时候,韩月瑶爬了上来,看到王朝阳再问自己死了没有,不由得笑道:“你没死。”

    王朝阳一听是韩月瑶的声音,他知道,自己没死。

    “是谁救了我?”

    王朝阳大声道。

    欧阳志远笑道:“我救了你,我不能看着苍雕把你吃了。”

    原来欧阳志远一看苍雕袭击王朝阳,欧阳志远立刻快速的弹跳起来,赶到王朝阳的前面,捡起一块石头,砸向扑来的苍鹰。

    苍鹰是国家一类保护禽类,欧阳志远只是用石头阻止了它的进攻,并不敢打伤了他,苍鹰一掉头,带着小苍鹰飞走,欧阳志远立刻把王朝阳拎了上来。

    王朝阳一听是欧阳志远救了自己,他的脸色变幻不停。

    欧阳志远竟然会救自己?这怎么可能?

    王朝阳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救了我,我也不会向你感谢。”

    王朝阳狠狠的瞪了欧阳志远,走向玻璃隧道,去迎接韩建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