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危急时刻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二十九章危急时刻

    欧阳志远看到韩老信任的目光,这两张卡,他只得又拿了回来。

    “韩老,王朝阳对我可能有误会,但我没有得罪他。”

    欧阳志远看着韩老问道。

    韩老看了一眼自己的孙女韩月瑶,又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那是一次酒后戏言,我说过,要把月瑶嫁给王朝阳,但那只是玩笑,王朝阳一直喜欢月瑶,但月瑶不喜欢王朝阳,我不会勉强我的孙女去嫁给她不喜欢的男人的。”

    “爷爷,就是您,酒后乱说,您看看王朝阳的那个样子,阴险狡诈,我不会嫁给他的。”

    韩月瑶抱住爷爷的胳膊道。

    韩老点着头道:“好好,月瑶,爷爷不会强迫你的,等你自己找到喜欢的人,爷爷就把恒丰集团交给他,让他来做恒丰集团的总裁。”

    韩老说完这话,看了一眼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知道韩老的意思,他是在故意试探自己的,以韩老的精明,他肯定能看出来,韩月瑶喜欢自己,可是,自己有了萧眉,自己深深爱着眉儿,不能再接受韩月瑶这份情义,虽然恒丰集团的资产价值几千亿,但对自己来说,抵不上眉儿对自己的那份浓浓的爱意。

    欧阳志远明白了王朝阳为什么对自己起了杀意,原来这小子在吃醋。自己没有本事笼络女孩子,反倒怪起自己来,这家伙,真是不是什么好东西。

    欧阳志远岔开了话题道:“韩老,您这次台湾之行,查到什么蛛丝马迹?”

    韩老看着欧阳志远道:“几条线索都断了,但我敢肯定,我的四个干儿子中,有人想作乱,想加害与我,他们的手里,都掌握着数百亿的资产,有人想独吞,嘿嘿……想的到美呀,想独吞,但你要有这个实力。”

    “咔嚓!”

    一只白瓷杯子,被韩老生生的捏碎。

    欧阳志远脸色一变,好深的内力。

    韩老从怀里拿出一个密封的袋子,放在欧阳志远面前道:“志远,这里有一份文件,请你替我保存,如果我遇到什么不测,你就打开这份文件,我把月瑶就托付给你了。”

    韩老的目光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知道,韩老肯定预感到自己有危险,才交代后事。

    欧阳志远道:“韩老,我相信你没有事的。”

    韩老道:“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我的四个儿子,都是一方枭雄,我已经老了,就要镇不住他们了,有人已经蠢蠢欲动了,所以,我要先交代好后事,龙海的投资,我已经全部转到月瑶的名下,如果让月瑶做恒丰集团的总裁,月瑶没有这个能力。志远,我想让你来帮我,我给你一个副总裁的位置。”

    韩老炽热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欧阳志远。

    他是多么希望欧阳志远能帮助自己呀。自己的四个干儿子,羽毛已经丰满了,自己就要控制不了他们了。

    欧阳志远苦笑道:“韩老,我一定会把月瑶当作自己的亲妹妹看待得,如果有人敢伤害她,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韩老的眼里闪过一丝失望,还有一丝的欣喜。数以千亿的财产和月瑶,还有恒丰集团的副总裁的位置,都对欧阳志远没有诱惑力,这让韩老很失望。但欧阳志远答应保护月瑶,这又让韩老有一丝的欣慰。

    欧阳志远是君子,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他知道,自己的孙女月瑶的安全,有保障了。以欧阳志远的身手,有谁能是他的对手?

    欧阳志远收起来那个神秘的文件袋,放进怀里。

    旁边的韩月瑶的眼泪,差点流下来了,她跑出了房间。

    欧阳志远怕韩月瑶有什么事,跟了出去。

    韩老叹了一口气,在保镖的簇拥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跑进了她自己的房间,不由得苦笑着。他走到隔壁自己的房间,准备着自己需要的东西。

    半夜后,欧阳志远去了一趟停放周铁山车队的料场,在暗处,安装了微型监控,他要看看到底是谁,在暗害周铁山。

    ………………………………………………………………………………………………

    江南省京州。

    齐凤云用了好多手法和药物,都没有让自己的小儿子齐南和王一手恢复过来。

    齐凤云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狠狠的把茶杯砸向地面。

    这是什么手法伤害的自己的儿子?自己竟然救治不过来?

    欧阳宁静,你在哪里?你到底在哪里?老子一定要把你找出来,把你碎尸万段。你儿子竟然敢伤害我的儿子,我不会放过你的。

    一位身穿灰色长袍的老者,走了进来。

    “师叔,您好,您回来了?”

    齐凤云连忙向自己的师叔李国栋问好。

    李国栋和魏半针魏宇阳、孙金针是师兄弟。

    李国栋喜欢动,不喜欢静,他刚刚出去游玩了一个月,今天刚刚回来,就听说了齐南和王一手被人伤害了,他急忙过来看看。

    “我看看齐南和王一手。”

    李国栋沉声道。

    “好的,师叔。”

    齐凤云按下一个按钮,墙壁上露出一个门户,齐凤云带着师叔李国栋走了进去,暗门再次复原。

    不多会,两人来到了一个房间,房间内,齐南和王一手躺在床上,静静的一动不动。

    齐凤云用了药物,让两人睡着了。

    李国栋握住了齐南的手腕,仔细的查看齐南的脉象,脸色一变,渐渐的凝重起来。

    “袭击齐南的人,手下留了情,否则,两人早就死了。”

    李国栋站起身来,看着齐凤云道。

    “师叔,两人被什么手法伤害的?”

    齐凤云查了两天,竟然没有查到人家是怎样对自己的儿子下的手。

    李国栋看着齐凤云道:“被人用金指截脉手法,伤了眉心后的大脑。”

    “金指截脉手法?这是什么手法?”

    李国栋叹了一口气道:“这是五行门中最高明的一种手法,想不到,竟然有人能练会了,就是你师傅孙金针都没有练会,只有你师祖孔真子修炼成功了。”

    齐凤云一听,脸色一变,喃喃的道:“难道欧阳宁静练会了?”

    “欧阳宁静?你知道你师哥的下落?”

    李国栋看着齐凤云。

    当年欧阳宁静的失踪,在整个五行门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没有人知道,欧阳宁静为什么无缘无故的失踪。

    齐凤云知道自己说漏了嘴,李国栋是自己的师叔,更是自己的有力支持者,当年自己做了五行门的掌门,离不开师叔的支持。

    事情到了现在,齐凤云不想隐瞒师叔了。

    齐凤云看着师叔道:“当年师哥的失踪,是我一手造成的。”

    李国栋一惊,看着齐凤云,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怕师哥影响我做掌门人,我和师哥比武,结果,他输了,我逼迫他罚下毒誓,从此不准习武和行医,否则,我就向他的儿子下手。师哥罚下毒誓,连夜和他儿子,还有墨瑶就失踪了,不知去向。”

    齐凤云叹息道。

    李国栋狠狠地看着齐凤云道:“真是没用的东西,看来你到现在,还没有忘记秦墨瑶,你没有杀死欧阳宁静,是看在了秦墨瑶的份上,哼,你知道,斩草不除根的后果,你太让我失望了。”

    齐凤云的脸色变换不停,一会儿变得无比狰狞,一会儿又痛苦无比。

    李国栋道:“是女人害了你,现在我敢肯定,欧阳宁静练成了金指截脉指法,嘿嘿,齐凤云,你现在再想向欧阳宁静下手,就怕不好办了,如今的江南秦家,已经不是吴下阿蒙了,秦家的势力,已经在燕京扎下了根,如果你当年听我的,用药物得到了秦墨瑶的身子,你现在已经在燕京做官了,可惜,你这个人在女人面前,就变的懦弱起来。”

    齐凤云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狰狞着,如同恶魔一般。

    李国栋看着齐凤云道:“想办法,找到欧阳宁静,干掉他,斩草除根。”

    齐凤云道:“师叔,我们正全力搜索欧阳宁静的踪迹。”

    齐凤云道:“师叔,齐南还有恢复的希望吗?”

    李国栋点头道:“一个月后,齐南就会自己将恢复过来。”

    齐凤云一听,顿时放下心来。

    这时候,一振铃声传来。

    齐凤云道:“师叔,外面又事,咱们出去吧。”

    李国栋点了点头,两人走出密室。

    齐凤云刚走出来,就看到一位漂亮的女孩子走了进来,正是自己的女儿齐雯。

    “爸爸,万通集团董事长颐长江求见。”

    齐雯看着爸爸道,又连忙和李国栋问好。

    “李爷爷,您回来了。”

    说话间,齐雯一下子抱住了李国栋的胳膊,摇晃着。

    “呵呵,小丫头,爷爷回来了,看看爷爷给你带来了什么好东西?”

    李国栋及其喜欢齐凤云的女儿齐雯,他把自己所有的医术,都传给了齐雯。齐雯这小丫头,聪明绝顶,对中医极有天赋,一学就会。

    李国栋说话间,从怀里摸出一块用红色的丝带系住的,晶莹剔透、温润如油的白色玉牌来。

    玉牌上雕刻着一朵盛开的白莲花,冰清玉洁。

    “李爷爷,好漂亮的玉牌。”

    齐雯微笑着道。

    “呵呵,小丫头,爷爷送给你的。”

    李国栋微笑着,把玉牌放在齐雯的手里。

    “李爷爷,谢谢您,太漂亮了。”

    齐雯笑着把玉牌戴在自己的脖子上,她那绝美的妩媚娇容在晶莹剔透的白色玉牌衬托下,更加漂亮典雅。

    “雯儿,你让万通集团的董事长到贵宾厅等候我。”

    齐凤云看着女儿道。

    “好的,爸爸。”

    齐雯微笑着走了出去。

    李国栋看着齐凤云道:“颐长江我们,有什么事?这可是一个老主顾了。”

    齐凤云道:“师叔,一块看看,这可是一个大财主,上次我们接了颐长江的一桩生意,我们要了二千万,替他肃清了一个强大的对手,让他赚了一个多亿,他直接开了支票,呵呵,这次就怕还有活让我们干。”

    李国栋冷笑着道:“对这种富豪,我们不宰白不宰,他们挣得也是不义之财。”

    两人说着话,来到了装修豪华的贵宾大厅。

    一位长相儒雅,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的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站在客厅前,正欣赏着一股名画。

    “呵呵,颐懂事长,一向可好。”

    齐凤云笑呵呵的走了出来。

    “哈哈,齐校长,您好,这段时间没见,您的气色真是好呀。”

    颐长江大笑着,握住了齐凤云伸过来的手。

    两人携手坐在沙发上。

    齐凤云道:“颐董事长,您的生意是越做越大了,不知道,这次您找我有什么事?”

    颐长江从怀里拿出一张照片,双眼猛然透出强烈的杀机,低声道:“干掉他。”

    齐凤云接过照片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内心狂跳,眼角的肌肉,微微的抽动了一下。

    这张照片上的年轻人,竟然和欧阳宁静极其相似。

    齐凤云强压内心的惊异,装做不关心的样子,把照片放在桌子上道:“这人是谁?在哪里?”

    颐长江沉声道:“他叫欧阳志远,龙海市傅山县,新工业园主任,也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

    齐凤云一听这个名字,他的内心掀起了万丈波涛,欧阳志远,欧阳宁静的儿子,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自己正翻天覆地的寻找欧阳宁静,颐长江竟然送来了欧阳志远的地址,哈哈,齐南,爸爸给你报仇的日子到了。

    齐凤云不懂声色的看着颐长江道:“这个年轻人怎么得罪颐董事长了?”

    颐长江笑道:“齐兄,不要多问,你出个价。”

    齐凤云从颐长江的表情上看出,颐长江对欧阳志远极其的仇恨。这次一定要狠狠地宰一次颐长江。

    齐凤云淡淡的道:“一口价,五千万。”

    颐长江一听齐凤云张口要了五千万,他的嘴角剧烈的抽动了一下。齐凤云也太黑了,真是狮子大开口呀。他知道,齐凤云的作风,出口以后,从不更改。

    颐长江写了一张支票,放在桌子上笑道:“成交。”

    说话间,颐长江站起身来,抱着拳道:“我等齐校长的佳音。”

    颐长江告辞。

    齐凤云看着以颐长江离去的背影,不有的哈哈大笑起来。颐长江竟然送来了欧阳志远的照片和地址,真是天助我也。

    李国栋从后面走过来,看着欧阳志远的照片,冷笑道:“风云,这次要斩草除根。”

    齐凤云的嘴角剧烈的抽动着,失声问道:“能留下墨瑶吗?”

    “啪!”

    李国栋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打在了齐凤云的脸上,齐凤云的脸上,多出了五个青紫的手指印。

    李国栋狞笑着道:“如果留下秦墨瑶,秦墨瑶肯定会怀疑是你下的毒手,嘿嘿,她只要找到她的父亲,咱们江南的五行门,立刻就会化为飞灰,你知道秦墨瑶的父亲,现在做到了什么位置?你的四个儿子还有女儿,一个都活不成。”

    齐凤云的双眼,凌厉的杀意,渐渐的浓烈起来。

    秦墨瑶,你别怪我心狠手毒,是你当年负我……。

    李国栋沉声道:“让齐威带领最精锐的弟子一峰、一山、一水、一石,我在暗中帮助,一个都不能留。”

    齐凤云一共有四个儿子,齐威、齐震、齐江、齐南。欧阳志远在南州打伤的是齐凤云的第四个儿子,齐南。

    齐威是齐凤云的大儿子,一身的武功和医术,已经达到了一流的水平,就是在整个江南省,没有人的武功能比过齐威的。

    齐一峰、齐一山、齐一水、齐一石这四个人,是五行门中最优秀的四个弟子,身手极高。

    这五个人加上李国栋暗中帮忙,看来这次,欧阳志远和欧阳宁静大事不妙呀。

    齐凤云沉声道:“传齐威和齐一峰、齐一山、齐一水、齐一石进来见我。”

    不一会,一个身材瘦小、双目精光四射、三十左右的男子带领四个人走进客厅。

    身材瘦小的男子躬身道:“父亲,您叫我。”

    齐凤云看着自己的大儿子齐威,把欧阳志远的照片递给他道:“记住这个人,他叫欧阳志远,山南省龙海市傅山县,新工业园主任,也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动手前,查清楚他的父亲和母亲的行踪,一块干掉,记住,先用毒,不能留下丝毫的痕迹。”

    齐威点头道:“遵命,父亲。”

    齐凤云道:“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齐威点头道:“好的,父亲。”

    齐凤云道:“走高速,有车行动方便。”

    齐威点点头,拿着照片,走出客厅。齐雯微笑着迎面走来。

    “大哥,父亲叫你什么事?”

    齐雯抱住大哥的胳膊笑着问道。

    齐威很早喜欢这个聪明绝顶的妹妹,他笑着道:“父亲让我去进一批药材。”

    齐凤云所有的不法勾当,都瞒着齐雯的。

    齐雯一致认为,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善良的父亲,父亲每天悬壶济世,治病救人,公德无量。

    “哥哥,反正我这一段时间没有事,我和你一块去可以吗?”

    齐雯拉着哥哥的手道。她猛然看到一张照片在哥哥的手中,不过她没看清楚,只感觉到是一位漂亮的男孩子。

    齐威连忙把照片藏起来道:“这次出去的很远,是到外省的药材市场进货,你就不要添乱了,老实的在家呆着。”

    齐雯一见哥哥不让去,狠狠地瞪了哥哥一眼道:“我去和爸爸说说。”

    齐雯说着话,走向客厅。

    齐威低声道:“快走,不能让齐雯看到。”

    五个人快速的走出这个别墅。

    齐雯走到客厅,听到客厅里,爸爸正和李爷爷说着话。

    “师叔,这次齐威到山南省傅山县,您要暗中照顾好他们,让他们好好的完成任务。”

    齐凤云道。

    “呵呵,有我李国栋亲自出马,还有什么事情办不成功的?”

    李国栋笑呵呵的道。

    山南省?自己的大学一年级,就是在山南省的医科大学渡过的,大一的下学期,自己就回到了江南省。

    齐雯的脑海里,立刻出现了一位英俊潇洒的年轻人模样。

    五年了,你还好吗?你在龙海吗?

    齐雯想到了那个他,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

    齐雯推门走进来道:“爸爸,大哥到外面收购药材,我也要去。”

    齐凤云一愣,看着齐雯忙道:“雯儿,你大哥这次收购药材,取得很远,那个地方是个穷乡僻壤,民风凶悍,野蛮至极,你还是在家休息一下吧。”

    齐雯跑到父亲的身旁,抱着齐凤云的胳膊摇晃道:“爸爸,我都闷死了,人家想出来散散心吗,你就让我去吧。”

    李国栋道:“丫头,那个地方你可不能去,你知道,那里解放前,都是土匪横行的地方,民风彪悍,极其的野蛮,就是现在,杀人放火,经常发生,丫头,你就在家里好好的帮你父亲,到诊所给人看病拿吧。”

    齐雯一看爸爸和李爷爷都不同意去,只好道:“好吧,不去就不去。”

    齐雯撅着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快速的跑向自己的书房,拿出一本琼瑶的窗外,在里面取出一张有点发黄的彩色照片,照片上,一位身材高大、英俊潇洒的男孩子,正在深情的看着自己。

    齐雯看着照片,视线模糊了。那时候,父亲对自己极其的严厉,不需自己谈恋爱,可是自己喜欢上了这个男孩子,这个男孩子也喜欢自己。

    那次,两人在夕阳下小河边的树林里,两人第一次接吻了,两人都很慌张,是第一次,两人的牙齿,都咬到了对方的舌头。

    虽然舌头剧痛,但那慌乱的痛楚甜蜜,让齐雯一辈子都忘不掉。

    当时,齐雯只觉得心脏几乎跳到嗓子眼里了,脑袋里一片空白。

    那个男孩子,家里很穷,穿着一件洗的发白的牛子裤,一件白色的t恤衫,很干净,他的牙齿很白很白。

    就是这种利索的干净和洁白的牙齿,让自己喜欢上了他。

    可惜,自己和他就接了那一次吻,就被爸爸把自己接回了江南。爸爸不许自己和任何男孩子接触。

    齐雯看着照片,脸色一红,长长的黑色睫毛,慢慢的垂下,妩媚的脸上泛起彩霞一般的红晕,她闭上眼睛,红润的嘴唇慢慢的亲在照片上男孩子的嘴唇,并把自己红润的可爱小舌头,悄悄的伸出来。

    “雯儿,你在吗?”

    猛然,母亲的声音,在外面传来。

    “啊!”

    母亲的声音,吓了齐雯一跳,她慌乱的把照片快速的放进书本里,把书藏在枕头下面。

    “妈妈,来了。”

    齐雯平稳一下自己的情绪,走到房门后,打开了房门。

    一位端庄典雅的贵妇人,微笑着站在房门前。她就是齐雯的母亲文碧雅。

    “妈妈,快进来。”

    齐雯连忙拉住母亲的胳膊,让母亲坐在沙发上。

    “雯儿,你在干吗?明天呀,母亲带你去见一个人。”

    文碧雅疼爱的看着女儿道。

    “妈妈,我长大了,不需要你再替我相亲了,我的事,我要自己做主。”

    齐雯知道,妈妈肯定又给自己找了哪位高官的儿子。

    文碧雅看着女儿道:“雯儿,这次可是你爸爸给你定下的,你知道,他是谁吗?”

    齐雯连忙捂上自己白皙的耳朵道:“不听……不听……不听。”

    文碧雅看着女儿笑道:“他就是江南省委书记陈浩然的大儿子陈幕雪,人家刚从外国剑桥大学毕业回来,陈幕雪看到你的照片后,立刻答应见你。他看到照片后,很是喜欢你,所以,明天上午十点整,我和你父亲,带你到锦江大饭店和陈幕雪见面,到时,省委书记陈浩然一家人都去。雯儿,如果我们家能和省委书记家结亲,这将对咱们家族的企业,带来很多的机遇。”

    齐雯一听,眼泪流下来了,大声道:“我不去,我不去见什么陈幕雪,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做主。”

    文碧雅叹了口气道:“雯儿,这件事已经定了下来了,雯儿,听妈妈的话,今天好好休息吧。”

    文碧雅说完话,看了一眼女儿,走出了齐雯的房间。

    齐雯看到了母亲走出房间,她快速的擦去眼泪,把那本书藏在怀里,拿出一个包,微笑着走出自己的房间,来到车库,开出自己的保时捷。

    “小姐,晚上还出去?”

    一位保安献媚的问道。

    “开门,我出去参加一个舞会。”

    齐雯大声道。

    “好的,小姐。”

    保安连忙打开大门。

    齐雯的保时捷刚一出了大门,立刻提速,保时捷利箭一般的开向郊外,直奔京南高速而去。京南高速,就是江南省的京州到山南省的南州。

    天高任鸟飞。齐雯的保时捷刚一上了京南高速,她就如同一只快乐的小鸟,在天空上自由的翱翔。

    齐雯要去山南省龙海市,去找五年没见的自己的那个他。

    去他的什么陈幕雪吧,大哥先去了山南省龙海市的傅山县,如果自己找不到那个他,自己就到傅山县的药材批发市场去找大哥。

    齐雯拿出那张照片,放在自己的车前面,保时捷不断的加速。

    ………………………………………………………………………………………………

    第二天,欧阳志远起的很早,他首先去停放周天山车辆的料场外面的一棵树上,查看了一下接受器,没有发现有人夜里接近周铁山的大货车。

    他简单的吃了一顿早点,回到彤辉大酒店,等候韩老去崮山群峰。

    欧阳志远的一杯神仙醉,让王朝阳发了半夜的疯,要不是欧阳志远害怕王朝阳醉死,给他喂了半粒解酒的药,他第二天根本爬不起不来。

    尽管这样,第二天早晨,他还头痛欲裂,脸色苍白,腿脚发软,恶心呕吐。

    但王朝阳知道,今天欧阳志远要陪韩老去崮山群峰,这家伙不怀好意,唯恐欧阳志远对韩月瑶做什么,他强打精神,洗刷了一下,决心跟着去。

    八点钟,欧阳志远交代了一下工业园的任务,就陪着韩老去了崮山群峰。

    欧阳志远有车,韩月瑶一定不会自己开车,小丫头早就钻进欧阳志远的车里,等着欧阳志远了。

    欧阳志远进了越野车,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王朝阳,笑着看着韩月瑶道:“月瑶,我看,你再这样和我走的近,非把王朝阳气死不可。”

    韩月瑶的小嘴一撅,气鼓鼓的道:“我又不喜欢他,谁让他自作多情的,哼,这是他自己找的。”

    欧阳志远发动越野车,跟在韩老的防弹轿车后面,前面和后面两辆保镖的车,保护着韩老。

    车队刚出傅山县城,到了桃花峪乡,公路两旁一座座高科技自动提调温的玻璃大棚,分布在公路的两边,一望无际。

    欧阳志远心道,绿蔬集团的建设真快呀。

    韩建国老人也对这些高科技的大棚很感兴趣,车队在一片玻璃大棚前停下。欧阳志远看到韩老在保镖的簇拥下,下了车,欧阳志远也停下车,和韩月瑶走下车,走到韩老身旁。

    “志远,咱们参观一下这些科技大棚,学习一下。”

    韩老的兴致很高,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咱看看。”

    绿蔬集团的那些科技工作者,都认识欧阳志远,他们连忙迎了过来,给韩老和欧阳志远他们,穿上灭菌服,套上鞋套,参观着一座座现代化的蔬菜科技大棚。

    这些大棚,全都在电脑的控制下,自动调温、调整湿度,还能调整阳光的角度,自动化的程度很高。

    很多的新鲜蔬菜,都已经采摘了,碧绿的黄瓜、鲜红的番茄,还有彩色的辣椒,欧阳志远第一次看到一只辣椒,竟然有半斤多重,而且能生吃,味道很甜,这种辣椒叫瓜椒。

    还有一种叫人参果的水果,并不像西游记里那样描述的是小孩子形状,这种人参果,是椭圆形,果皮白色,带着好看的花纹,吃起来很清脆,味道清香,果汁极其的甘醇香甜,这种人参果,在香港竟然卖到五十港元一枚。

    韩月瑶小丫头,一气吃了两个。

    很多当了绿蔬集团员工的村民们,都认识欧阳志远,他们很远的都过来和欧阳志远握手,打招呼,他们知道,这些项目,都是欧阳主任引来的,他们在心里感激欧阳主任。

    临走的时候,工作人员给韩老和欧阳志远到了很多能生吃的蔬菜,这让欧阳志远很感动。

    韩老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的人缘不错,这里的百姓真是热情好客。”

    欧阳志远道:“这些善良的百姓,都很淳朴憨厚,他们知道,是绿蔬集团给了他们脱贫致富的机会,是县政府的穿针引线,让他们能象城里的人一样,拿着工资,他们都很感恩。”

    车队到达了唐槐乡的果林园的时候,很多欧阳志远没有见过的果树,在开花,争奇斗艳,勤劳的小蜜蜂忙碌着采蜜。

    很多的龙眼樱桃都已经挂了果。

    陈雨馨的瓜果基地,也有很多现代化的水果大棚,特别是刚才看到的人参果大棚,一望无际,他们生产的人参果系列饮料,已经开始出口。

    这种人参果,在大棚里,可以一年四季栽培。

    当欧阳志远看到大棚里的菠萝时候,顿时惊奇万分,这里大棚里,竟然能种植南方的水果,还有大棚的樱桃,马上就要上市了。

    最有看点的是,绿蔬集团和红太阳集团的生态园,竟然已经对外开放了。门票每人十元。

    很多的游人兴致勃勃的买票进去,出来的时候,都大包小包的拎着新鲜的蔬菜水果。

    生态园里,在开展自己采摘水果蔬菜的活动。

    由于时间关系,车队没有在生态园停下,直接的来到崮山风景管理处的大楼。

    恒丰集团的崮山风景管理处的办公大楼,正在进入装修的最后阶段。

    恒丰集团的总经理黄友平迎了过来。

    “董事长,欧阳主任,这就是咱们恒丰集团崮山风景管理处的办公大楼,十天后,就能入住。”

    黄友平介绍着道。

    欧阳志远感叹沈朝龙的建设速度。

    “不错,黄经理。”

    韩老看着就要能办公的崮山风景管理处的办公大楼,他笑了,笑的很开心。

    众人的车队,开始上山,当车队来到朝云观前面的时候,前面建了一个宽敞的停车场。广场上,竟然停留了很多轿车。崮山群峰还没有建设好,大量的游人都已经来到。这让韩老高兴的不得了。

    众人簇拥着韩老,开始参观修缮一新的朝云观。

    当众人来到山门前的时候,原来破旧的山门已经修好,变得高大巍峨。

    来到银杏树前,韩月瑶想到自己刚开始认识欧阳志远的时候,由于看不到对方,众人要拉手才能围过来这两颗巨大的银杏树的时候,韩月瑶脸色一红,笑了。

    欧阳志远看到韩月瑶红着脸笑了,就知道她想到了,自己没看清是谁,而拉了韩月瑶的手,欧阳志远也笑了,笑的很开心。

    “哼,看你笑的这样难看,快说,拉我手的时候,是不是故意的,快说。”

    韩月瑶抱着欧阳志远的胳膊道。

    欧阳志远故意小声道:“饶命呀,嘿嘿,我是故意的。”

    “啊!”

    韩月瑶以为欧阳志远一定会辩解自己不是故意的,但却想不到,他说是故意的。

    “好呀,你竟然是故意的,看我不掐死你。”

    韩月瑶伸出龙爪手,掐向欧阳志远的耳朵。

    “救命呀。”

    欧阳志远冲向朝云观里面的大殿。他刚一进大殿,一位长的极其机灵的小道人就拉住了欧阳志远道:“师兄,师傅请你进去。”

    欧阳志远本来认为师傅不在这里,但没想到,这个小道人说师傅在这里。欧阳志远连忙随着小道人,直奔后殿。

    欧阳志远刚一来到朝云观的前面,小道人清帆就报告给了师傅魏半针魏宇阳。

    魏宇阳立刻让小道人清帆把欧阳志远喊来。

    欧阳志远来到后殿,一眼就看到了师傅魏半针。

    欧阳志远立刻扑了过来,抱住了师傅的胳膊,真诚的笑着道:“师傅,可见到你了,我来了两次,都没见到你。”

    魏半针看着欧阳志远的眉心,隐隐有一道黑气,他叹了一口气道:“志远,你的麻烦来了。”

    欧阳志远吓了一跳,看着师傅道:“请师傅明示。”

    魏半针看着欧阳志远道:“该来的,终究要来,你父亲的仇人就要来了。”

    欧阳志远一听,失声道:“齐凤云要来?”

    魏半针道:“你在南州打伤齐南和王一手的事,齐凤云已经知道了,我估计,他们的人,就要到了,他们肯定要对你和你的家人不利。”

    欧阳志远一听,小声道:“我让齐南和王一手变成了痴呆,一个月后,就会恢复,但这还不到一个月呀。”

    魏半针道:“齐凤云很聪明,你在向齐南和王一手下手之前,齐南肯定提前和他父亲齐凤云联系过了,齐凤云就推断出来,是你下的手,碰巧的是,你又得罪了江南省的万通集团的颐秋水,颐秋水的父亲颐长江,带着你的照片,去找齐凤云,让齐凤云除掉你,齐凤云已经派人来了,而且他们来了一位高手。”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师傅,只要他们敢来,伤害我的家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