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再定毒计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二十七章再定毒计

    颐小山和楚严谨在地上醒过来,看到的是手下一百多人躺在地上呻吟哀号。这让颐小山大吃一惊。

    不会吧,对方就一个人,能打到一百多个最擅长打架的?这怎么可能?

    楚严谨的脸色阴沉的像个锅底,他慢慢的站起来,只感觉到,全身微微的疼痛,脸颊肿胀。

    他知道,自己被人家打了,而且大的极惨。手下一百多人,竟然被对方一个人放到。

    这个人是个疯子,是个变态狂。

    楚严谨看了一眼欧阳志远,恶狠狠地道:“你有种,报上你的名字。”

    欧阳志远冷笑道:“老子就是欧阳志远,滚,以后别让我看到你。”

    楚严谨的眼睛透出一种极其阴寒的怨毒,如同毒蛇一般,他狠狠地道:“好,欧阳志远,你等着。”

    他拿出电话,叫来很多的人,把所有受伤的人,都抬上了汽车。

    欧阳志远对这些小痞子门,都用上了独特的手法,让这些人的胳膊,脱了臼,没有自己的手法,别人根本救治不好。

    颐小山和楚严谨带着人,狼狈的退回自己的驻地。

    欧阳志远掏出了电话,拨通了何振南的电话。

    县政府办公室里,何振南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想不到,事情会变的这么糟糕。

    原来那块老城区,是赵丰年一手操办的,但是,赵丰年死了,旧城改造项目,还要进行,何振南只好自己亲自抓起来。

    何振南要的是旧城改造的政绩。因此,给了万通集团和楚雄集团很多的优惠条件,其中就有一项,就是公安和城管协助拆迁。

    这一项,政法委书记,兼县公安局局长耿建峰不同意。耿建峰是第一次和何振南没有走在一起。

    耿建峰知道,本来公安局的人手就不够用的,如果再抽出警力,去帮助拆迁,社会治安谁来管?再说,开发旧城,虽然名义上是旧城改造,但实际上,就是私人开发商在投资放地产。

    公安局是国家的机器,是负责人民的安全,绝不能成为有钱人的看家护院。

    耿建峰拒绝派人参加拆迁。何振南自己直接打电话给城郊乡派出所长姜大石,让他组织派出所有的干警,参加拆迁。

    何振南又打电话给城建局长严冬临,让他派来大批的城管人员,协助万通集团拆迁。

    严冬临立刻答应,但他有打电话给县委书记王凤杰,请示。

    王凤杰知道,赵丰年死了,傅山县的势力,就剩下自己和何振南了,傅山的官场,又到了重新洗牌的时候了。

    傅山县现在还缺两位副县长,一位常务副县长。

    常务副县长很可能要在主管农业的黄晓丽和主管工业的江宗武两人之间提拔。这件事要好市里怎么安派了。两位副县长的位置,自己的亲信,组织部长桥万春是个人选,如果他能做了副县长这个位置,一定对自己能有帮助。明天自己就去找市组织部长王成国,推荐一下乔万春,还有县委办公室主任杨尚朋。

    这个时候,就是抓权利抓势力的最好时机。

    电话铃响了,王凤杰一看是城建局长严冬临的电话。

    他接过来。

    “王书记,您好。”

    严冬临可是王凤杰一手提拔起来的官员,也是王凤杰的亲信。

    “冬临,什么事?”

    “王书记,何县长让我派人,支持万通集团和楚雄集团强拆,您说,我去吗?”严冬临小心翼翼的问道。

    王凤杰一听,脑子快速的转动起来。

    傅山西南角的旧城改造,自己没捞到插手,这让王凤杰很生气。去掉了赵丰年的竞争,嘿嘿,何振南竟然独权大揽了,有这种好事吗?

    城管的参加拆迁,天经地义的。城管的最好和居民引起冲突,如果死几个人,就好了。只要死了人,自己有办法,把何振南搞下去。

    想到这里,王凤杰笑了。

    “冬临,何县长让你派人去,你就去吧,记住,一定要配合好开发商做好强拆的工作,明白吗?”

    王凤杰要浑水摸鱼。

    “明白,王书记。”

    严冬临放下电话,立刻派了大批的城管来参加强拆。当那些城管人员,发现阻挡强拆的竟然是无人敢惹的欧阳志远,他们没有一个人敢行动的。他们知道,自己的局长严冬临,现在就跟着欧阳志远干,自己要出头和欧阳志远做对,那不是找死么?

    因此,这么多的城管,没有一个人敢出头的。

    ………………………………………………………………………………………………

    何振南县长早就接到了欧阳志远阻碍强拆的消息。这让何振南极为恼火,让他没想到的是,欧阳志远一个人,竟然把一百多人打的落花流水。

    但何振南并不知道,万通集团和楚雄集团,殴打了拒不拆迁的老百姓,而且打伤了十几个,重伤三人。如果不是欧阳志远及时赶到,今天就怕要死人了

    何振南原来和万通集团、楚雄集团签订的合约里面规定了,开发商的人,不许殴打被拆迁户,不许损害被拆迁户的财务。

    欧阳志远,你这不是和我唱对台戏吗?你不好好的建设你的工业园,你跑到旧城改造的拆迁现场,干什么?

    何振南拿起电话,没有让欧阳志远说话,立刻沉声道:“欧阳志远,你来我办公室里。”

    “咔嚓!”

    何振南说了一句话,就卡死了电话。

    欧阳志远的心里一沉,默默地收起电话。看来,何振南要发火了。就是你亲自抓的项目,但也不能不顾老百姓的死活吧?也不能暴打老百姓吧?也不能把人家的所有财物都砸在屋里吧?你们这样做,不是逼人造反吗?

    欧阳志远看着被推成平底的院子,走向王雪和王奶奶。

    “欧阳大哥!”

    王雪看着欧阳志远,她的神情变得坚强起来,王雪已经不再流泪。

    “王雪、王奶奶,他们暂时不会再来强拆,王雪,你放心,王奶奶的事,交给我了,你下午去上学吧。”

    欧阳志远看着王雪道。

    王雪道:“欧阳大哥,我不想上学了,我要退学,在家照顾奶奶。”

    欧阳志远一听,吓了一跳,连忙道:“不行,王雪,你要上学,你奶奶我来照顾。”

    王雪道:“欧阳大哥,你看看,现在这个社会,还叫社会吗?有钱人横行霸道,草菅人命,就连公安局的警察和城管,都甘心做有钱人家的走狗,你说,这样的国家,还有什么前途?还有什么希望?”

    欧阳志远连忙道:“王雪,看问题不能一叶遮目,这只是个别的现象,咱们国家的主流还是好的,你现在这么年轻,不上学能干么?”

    王雪道:“打工挣钱,养活奶奶。”

    欧阳志远道:“你就连高中都还没有毕业,打工也不会找到好的工作,还是受别人的欺负,只有你自己变得更强大,别人才不敢欺负你,以你的成绩,考上燕京的一流大学,是没有问题的。大学毕业后,才能有所作为,才能建树自己的事业,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才能施展你的抱负,你明白吗?”

    王雪听着欧阳志远的话,沉思了一会,点点头道:“谢谢你,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道:“燕京大学已经找了娜娜谈话了,她准备报考燕京大学,你的成绩,报考燕京大学,是没有问题的,到时候,你可以和娜娜一起上学。”

    王雪点点头道:“欧阳大哥,燕京大学的章教授,也找我了。”

    欧阳志远一听,很是高兴,连忙道:“咱们国家的很多领导人,都毕业于燕京大学,如果你毕业后,进入仕途,做到了一定的位置,有了权力,你就可以拯救更多的百姓,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加强大美好,可以阻止更多的黑暗,阻止更多的不平之事发生,为民申冤,伸张正义。”

    王雪的眼睛渐渐的亮了起来,她的申请,变得更加坚定,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我明白了,我听你的。”

    欧阳志远安排好了王奶奶,和王雪告辞,开车直奔县政府。

    ……………………………………………………………………………………………

    “饭桶!都他妈的饭桶,一百多个人,竟然打不过一个人,饭桶!竟然被人家打成这样!”

    万通集团和楚雄集团的驻地,颐秋水咆哮着,恶狠狠地骂道。

    楚浩南的脸色更见阴沉,他看着一百多个胳膊脱臼的手下,眼睛里的寒芒闪烁不停,强烈的杀气弥漫在眼里。

    欧阳志远,我不会放过你的。

    楚浩南看着颐秋水道:“看来,昨天夜里咱们的那几个人,就是被欧阳志远打成傻子的,手段真是残忍呀。”

    这个王八蛋却不知道,自己更加残忍变态。

    颐秋水道:“找来几位外科专家,这些人的胳膊,竟然不能复位,浩南,你说怎么办?时间一长,他们的胳膊,就会残废了,一百多个人呀,全是咱们带来的手下,他们可跟了咱很长时间了,出生入死,一定想法,救救他们。”

    楚浩南看着颐秋水道:“你们江南省不是有很多的神医吗?那个五行门的门主齐凤云,不是和你老爷子很熟吗?你可以请五行门的人来给他们治疗。”

    颐秋水道:“但时间来不及,如果在几个小时内,这些人的胳膊,不能恢复原位,他们的胳膊就废了。”

    楚浩南一听,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他看着颐秋水道:“你是说,只有欧阳志远能治?”

    颐秋水点点头道:“就怕他要狮子大开口。”

    楚浩南道:“一百多人要是都残废了,麻烦就大了,他们毕竟都是跟我们出生入死的人,我们就带来这位一点力量,如果全完蛋了,以后,就没有人给我们卖命了。”

    颐秋水咬咬牙,拿出手机,拨打着欧阳志远的电话。

    ………………………………………………………………………………………………

    欧阳志远敲了敲何振南的办公室的门,没有想过去那样,敲完门就进去,他在等候何振南发话。

    不知道为什么,欧阳志远在心里,对何振南已经没有过去那种兄弟感情了。难道这是自己的预感?

    就因为这次强拆的事件?欧阳志远不知道。他只是知道,何振南这次的事情办的不对,让欧阳志远对以前的何振南,有了重新的认识。

    “进来。”

    办公室内传来何振南的声音。

    欧阳志远走进了和何振南的办公室,他看到了何振南阴沉着脸,他在看一份文件,没有抬头。

    欧阳志远站在那里,看着何振南,心里如同打了五味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欧阳志远知道,何振南现在很生气,他是故意不理会自己的。

    欧阳志远毫不在乎的坐下来,并没有向过去那样,自己倒茶喝水。

    两人都不看对方,都在沉默着,不肯让一步。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就是不干这个主任,凭借自己的才华,和萧眉一起,可以轻松的把天信药业做大做强,走进世界的前列。

    自己的性格里,天生的就有种好斗的基因,特别是官场里的战斗,更让自己能兴奋起来。与天斗,与地斗,和人斗,奇乐无比。

    何振南用眼角瞟了欧阳志远一眼,看到这家伙好象没事一样,不由得更加生气。不由的冷哼一声。

    欧阳志远笑道:“何县长,您找我?”

    何振南由于生气,并没有注意到,欧阳志远对他的称呼客气起来了。

    何振南强压怒火,沉声道:“是你阻碍了万通集团和楚雄集团的拆迁?”

    欧阳志远道:“正是。”

    “是你一个人,打伤了人家一百多个人?还撵走了警察,撵走了城管?”

    何振南猛地一拍桌子,桌子上的茶杯顿时翻倒,茶水洒了出来。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何振南道:“你知道万通集团和楚雄集团打伤了多少人?他们打伤了十几个人,重伤三个,野蛮拆迁了十几间老百姓的房子,所有的生活用品,都砸在了里面,他们竟然残忍的把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和一位十八岁的少女,从房顶推下来,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嘿嘿,就会死人,如果死了人,后果的严重性,你你不会不知道吧。”

    何振南一听,万通集团和楚雄集团,竟然打伤了这么多的人,还差点死了人,不由得一惊,大声道:“真的?”

    欧阳志远道:“如果你不信,你可以到傅山医院看看。为什么很多人不搬迁?何县长,您难道没有调查一下吗?”

    何振南道:“为什么?”

    欧阳志远道:“万通集团的拆迁补偿太低,原来的老住户的房子,大多是五十平方米左右,而万通集团开发的商品房,最小的的是八十四平方的,按照开发商的政策,就是一平方换一平方,不足的部分,由被拆迁户自己拿钱来买,每平方一千元,可是,老城区住的都是老弱残疾的人,他们本身生活都很困安,开发商让他们拿出来三万块钱,够买不足的部分,他们能拿出来吗?而开发商又规定,如过拿不出钱来购买,就等于自己自动放弃。这些,被拆迁的人,能服吗?是你开发商求着人家搬迁的,为什么又要制定这么苛刻的毫无人性的条件?”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皱着眉头道:“你说怎么办?”

    欧阳志远笑道:“我又不是拆迁办的,我不知道怎么办?”

    欧阳志远大声道。

    何振南笑了,他看着欧阳志远道:“嘿嘿,我要给你加担子,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傅山县政府的拆迁办主任。”

    欧阳志远一愣,苦笑道:“我干不了,工业园都把我累垮了,我只是个科级小干部,干不了这么多的差,除非我不干工业园的主任了。”

    何振南一听欧阳志远的话笑道:“你是嫌官小了?工业园的担子你要干,这个拆迁办的主任,同样要干,记住,如果工业园能在半年内建成投产,傅山县的副县长位置,我给你留一个。”

    欧阳志远眼睛一亮,笑道:“你说话要算数?我这里可是录下音的。”

    欧阳志远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把何振南的那句话放了出来:你是嫌官小了?工业园的担子你要干,这个拆迁办的主任,同样要干,记住,如果工业园能在半年内建成投产,傅山县的副县长位置,我给你留一个。

    何振南笑道:“给你谈话还要小心一点,你竟然能录音?”

    欧阳志远道:“我当拆迁办的主任,关于拆迁这块,我必须说了算。”

    何振南道:“这件事,你和万通集团、楚雄集团商量吧。”

    欧阳志远接口道:“不,是他们主动要和我商量,我占主动。”

    欧阳志远刚说完话,颐秋水的电话就打进来了。欧阳志远道:“看看,颐秋水的电话。”

    何振南一听书记颐秋水的电话,顿时露出惊奇的神情。颐秋水现在恨死了欧阳志远,怎么还能主动地给欧阳志远打电话?

    “欧阳志远,你不是男人,为什么对我的人,暗下毒手?”

    电话里传来了颐秋水阴冷的暴怒声。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颐秋水,不是男人的是你和楚浩南,你们竟然在后半夜向居民家里放毒蛇和毒蝎子,你们还是人吗?简直就是畜生。”

    颐秋水立刻大声道:“欧阳志远,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们没有派任何人放毒蛇。”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颐秋水,人在做,天在看,你们干的那些龌蹉的事,你们内心里明白,有屁快放,老子还有事。”

    颐秋水强忍怒气道:“我想请你把我的人医好,你不会让一百多人都残废吧。”

    欧阳志远声音猛然变得奇冷无比,一字一句的道:“那些人渣,死一个,这个世界上就少了一个坏人。”

    颐秋水道:“你可以提出提条件,咱们商量一下,只要不过分,我可以接受。”

    欧阳志远大骂道:“商量你妈隔壁,老子提的条件,你立刻执行,否则,那一百个人的胳膊,再过一小时,再想恢复,就不可能了。”

    何振南一听欧阳志远在电话里骂人,差点晕过去。我的天那,这还是党员干部吗?

    颐秋水一听,欧阳志远在电话里骂自己,只气的脸色铁青,差点一头栽倒。

    楚浩南接过电话道:“欧阳志远,咱都是文明人,不要骂人。”

    欧阳志远冷笑着骂道:“我就是要骂你马戈壁,你把电话给颐秋水,你更没有资格和老子说话,你比颐秋水还坏,颐秋水的坏主意,都是你给出的。”

    “噗!

    何振南的一口茶水,全都喷了出来。

    我的天哪,这还让人活吗?

    楚浩南的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就想摔电话,可是刚举起,又被颐秋水接了过去。

    颐秋水道:“欧阳志远,你说吧,什么条件。”

    欧阳志远道:“我记得,我手里还有你们每个人一个亿的欠条吧。”

    颐秋水一听欧阳志远提起了在红楼签下的那张一个亿的欠条,眼面前一黑,颤声道:“欧阳志远,你就饶了我吧,我输给你的两个亿,到现在还没补上窟窿,欠条的是,等我做完了这批工程,我不会赖账的,换个条件吧。”

    何振南一听,吓了一跳,我的天那,一个亿的欠条?颐秋水竟然欠欧阳志远这么多的钱?难道欧阳志远和颐秋水以前就认识?输了两个亿?这……这怎么可能?

    欧阳志远是故意提起这个欠条的,是想狠狠的敲一下颐秋水。

    现在,颐秋水根本拿不出来一个亿。

    欧阳志远道:“颐秋水,你听好了,我提的这个条件,你不能更改,你们打伤的所有的人,要包工养伤,赔偿损失,没有拆迁的这些人,每户不能一平方换一平方,记住,你们不是盖最小的都是两居室八十平房的商品房吗?每户不足八十平方的拆迁户,都按照八十平方的给安排,不要房子的,都按照八十平房的市价补助,就这些。”

    颐秋水以为欧阳志远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想不到,就是这个小小的条件。

    颐秋水连忙答应道:“欧阳大哥,你在哪里”我们派车去接您。“

    按照实际年龄,颐秋水要比欧阳志远大多了,但现在,颐秋水要称呼欧阳志远为哥。

    “我在县政府,对了,忘记告诉你了,从现在开始,我是拆迁办工室的主任了,整个傅山县的拆迁工作,由我们拆迁办负责。”

    颐秋水一听,顿时愣住了。

    楚浩南一听,脸色沉下来了。欧阳志远要是当了拆迁办主任,自己以后要再开发商品房,成本肯定会提高的。

    欧阳志远说完话,挂断了电话。

    颐秋水恶狠狠地把电话摔倒地上,电话被摔得四分五裂,一片碎片蹦起来,扎进了他的嘴唇,鲜血流到了他的嘴里。

    颐秋水伸出舌头舔了舔,恶狠狠地道:“欧阳志远,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要杀了你。”

    楚浩南看着颐秋水道:“想杀欧阳志远,你把五行门的高手请过来,只要不怕花钱。如果五行门的杀了欧阳志远,那更好,但是,如果欧阳志远杀了五行门的人,嘿嘿,他就惹了塌天大祸,整个江南省的几十万中医弟子,都不会放过欧阳志远的,嘿嘿,到时候,欧阳志远就是一条龙,也会被水淹死的。”

    颐秋水一听,血红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透出了浓烈的杀气。

    “楚浩南,嘿嘿,怪不得欧阳志远说你比起我,还要坏,呵呵,这个主意真妙,绝了,不论欧阳志远和五行门怎么着,咱们都是赢家,欧阳志远都会死,哈哈哈哈……。”

    楚浩南嘿嘿冷笑道:“我楚浩南是谁?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对和错,只有赢和输。输了,就得死。”

    颐秋水亲自开着奥迪,来到了县政府。

    欧阳志远透过窗户,看到了颐秋水的奥迪开了进来。他端起了一杯茶,看着工作人员在自己的办公室上,又加了个拆迁办的牌子。

    欧阳志远笑了,什么时候,自己的办公室上能换成副县长的牌子就好了。

    颐秋水在保安的指引下,来到了欧阳志远的办公室。他强忍自己内心的杀意,满脸堆笑的敲着门。

    欧阳志远故意喝着茶,等了好一会,才说一声:“进来。”

    颐秋水满脸堆笑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咱走吧。”

    欧阳志远看着颐秋水满脸堆笑,但同时看到了他眼角深处的一抹不易察觉的杀机,欧阳志远心道:“这狗日的,隐藏得真深,可惜,老子会相面,任何人的表情,都逃不过老子的眼睛。”

    “呵呵,颐秋水,你说你们在干吗去了?就拿几家拆迁户,能花费你们几个臭钱?偏要强拆,真是猪脑子。”

    欧阳志远讥笑着看着颐秋水。颐秋水现在是来求欧阳志远的,他只是咧了咧嘴道:“是我一时犯浑,不知道轻重,欧阳大哥,咱们走吧。”

    欧阳志远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走吧。”

    当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开到万通和楚雄集团的住地,他看到了那卸被自己打伤的小痞子们和楚浩南。

    楚浩南满脸微笑的看着欧阳志远,伸出了手道:“欢迎欧阳主任大驾光临。”

    欧阳志远笑道:“我可不敢和你握手,我怕你手心里有毒针。”

    欧阳志远并没有和楚浩南握手。

    楚浩南大笑道:“欧阳志远还有害怕的时候?”

    欧阳志远道:“我不怕君子,就怕背后下手的卑鄙小人。”

    楚浩南的脸色立刻变的僵硬起来,变得铁青。

    欧阳志远走到那些还在惨哼哼的一个小痞子面前,一托一送,那个小痞子的胳膊立刻完好如初。

    所有的人都一呆。这么容易吗?但那些外科专家、骨科大夫,怎么都不能让脱臼的胳膊归位。

    欧阳志远用了十分钟,把所有人的胳膊,全都复位。所有的小痞子看着欧阳志远,眼里都露出了敬畏的神情。

    只有强者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就象我们的国家一样,当年**主席发出的那句:试看天下谁能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豪言壮志,激励了我们一代又一代的人在奋进。任何事情,都一味的退让,什么狗屁韬光养晦,那是懦夫的借口。退让的结果,让我们失去了很多,就连尊严都没有了。

    欧阳志远看着颐秋水道:“下午,我带着拆迁办的人和你们一起去和拆迁户签约,希望不要有什么变故。”

    颐秋水道:“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数。”

    欧阳志远笑道:“就怕有人不是男子汉大丈夫,是小人。”

    欧阳志远带着拆迁办,忙了整个下午,才动员完了这十几户拆迁户,和万通集团、楚雄集团签完合同。

    原来的那些搬走了的拆迁户,欧阳志远也无能为力,因为他们已经和万通、楚雄集团签完合同了。

    欧阳志远给王奶奶和王雪,在傅山中学附近,租了一套房子,这样,王雪好照顾自己的奶奶。

    欧阳志远找了一辆车,帮助王雪搬了家,欧阳志远终于能喘上一口气。

    王雪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谢谢你。”

    欧阳志远道:“王雪,不要客气,你和娜娜都是好朋友,你就是我的亲妹妹,你奶奶累了,让她休息一会,咱们出去吃饭。”

    王雪点点头。

    欧阳志远知道,王雪一天没吃饭了,他们在附近找了个小饭馆,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然后,给王雪的奶奶,下了半斤水饺,带回去。

    欧阳志远回到工业园的时候,接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周铁山的一辆大型货车,拉了一车水泥,翻下了山沟,司机重伤。这个消息让欧阳志远大吃一惊。

    虽然司机和车辆都上了保险,但毕竟人命关天,司机不知道能否抢救过来。欧阳志远连忙开车,直奔出事的地点。

    龙海第一水泥厂,并不在龙海市里,而是在运河县和龙海市的交界处的一座大山前。过了这座大山,是一个很陡峭的大下坡,这辆大货车,就在这个大下坡,翻下了山沟。欧阳志远到达那里的时候,运河县的交警事故科科长王祥文,正在带领着事故科的同志,勘察现场。

    欧阳志远看到了周铁山,正坐在一块石头上,抽着烟,眼圈有点发红。

    欧阳志远下了车,快步走向周铁山。

    “周大哥,司机怎么样?”

    欧阳志远连忙问道。

    周铁山一看欧阳志远来了,连忙站起来,遥遥头道:“死了。”

    欧阳志远心里一沉,死人,自己是救不回来的。

    “周大哥,这辆车是怎样开到沟里的?”

    欧阳志远问道。

    周铁山道:“交警还在勘察。”

    欧阳志远走向已经摔的支离破碎的大货车。

    两个交警连忙拦住道:“同时,我们在勘探现场,请你离开。”

    欧阳志远连忙道:“对不起交警同志,我是傅山县开发区新工业园的主任欧阳志远,我想看看车。”

    两个交警一听是车队的所在单位负责人到了,一个交警道:“那你看看吧,我们就快勘察完了。”

    这时候,事故科的科长王祥文走了过来,那个交警连忙介绍两人认识。

    欧阳志远握着王祥文的手道:“王科长,辛苦了。”

    王祥文笑道:“谈不上辛苦,欧阳主任,我给你说一下,你们这辆车出事故的原因,就是制动系统失灵了,才导致车辆失去了控制,冲下山沟。”

    欧阳志远道:“谢谢王科长,我能看看制动系统吗?”

    王祥文道:“欧阳主任,你看看吧。”

    欧阳志远来到这辆几乎粉碎的大货车,仔细的检查着制动系统。

    当他检查到间接杆的时候,就看到了断裂的连接杆,欧元志远仔细的看着断裂处,一股淡淡的奇怪味道,传进了欧阳志远的鼻子。

    欧阳志远不由的大吃一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