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韩老回来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一十九章韩老回来了

    欧阳志远在招标会议上,简单的说了几句,投标就开始了。

    评标委员会由副县长戴立新、工业园主任欧阳志远、城建局长严冬临、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工业园副主任宋忠军、工业园副主任陆建和张吉言、傅山县的公证处的工作人员组成。

    公证处的人,做的很远。

    第一个招标委托人就是绿蔬集团董事长陆海燕的大型蔬菜加工场、肉食加工厂和几座恒温冷库。

    一共有六家投标单位,来竞争这个项目。

    大家先把这六家投标书仔细的看了一遍,通过比较筛选,淘汰了四家,就剩下戴立新的哥哥戴立杰的立杰集团和龙海的长顺集团。

    戴立新在招标会以前,他首先就和城建局严冬临打了招呼。戴立新是副县长,严冬临只是一个小小的城建局长,他当然不敢不听戴副县长的。

    欧阳志远、宋忠军、陆建、张吉言他们都不知道立杰集团是戴立新的哥哥的。立杰集团和长顺集团的信誉资质都不错,在仲伯之间,但承包建设的资金,有点差别。

    立杰集团报价是三千二百万,而长顺集团的报价是三千万。

    根据所有的信息和综合评定,长顺集团肯定胜出中标,但城建局长严冬临趴在欧阳志远的耳朵上道:“欧阳主任,立杰集团,是戴副县长的亲哥哥的集团。”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一愣,立杰集团竟然是戴立新哥哥的公司。

    事情不好办了。

    长顺集团的承包报价,要比立杰集团多出来二百万。自己难道要破快规矩?让立杰集团中标?

    严冬临的声音,故意让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工业园副主任宋忠军、工业园副主任陆建和张吉言他们听到,而公证处的人却听不到。

    这几个人一听,也是皱起了眉头。

    戴立新可是傅山县的副县长,自己的顶头上司,主管工业园的副县长。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戴立新,又看了一眼城建局长严冬临。

    戴立新看着欧阳志远,轻声道:“志远,你看,立杰集团的报价虽然比长顺集团要多二百万,但立杰集团的信誉极好,他们承包的工程,在质监部门的检验中,都是优良,我希望立杰集团能中标。”

    欧阳志远道:“戴县长,二百万可不是什么小数目,长顺集团的信誉,也是很好的,我们必须站在公平公正的原则上,不能辜负委托人的信任。”

    戴立新一听欧阳志远的口气,心里有点恼怒,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心道,我怎么说,也是主管工业的县长,一点面子都不给吗?

    严冬临看到欧阳志远并没有答应戴立新为立杰集团的请求,连忙道:“欧阳主任,我也看立杰集团不错,咱们要求的是质量不是?立杰集团所有参与建设的工程,都是优良,而长顺集团毕竟是个小集团,虽然他们建设的工程也是优良,但他们的集团毕竟是小集团,这么大的一个项目,我怕他们消化不了,这次标,我赞同立杰集团中标。”

    严冬临这样说,戴立新在心里笑了,只要严冬临支持自己,自己就能说服欧阳志远,自己毕竟是副县长,欧阳志远不能不给自己一个面子吧?宋忠军、陆建和张吉言只是聘请的,他们刚进入体制,只是三位新人,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戴立新接着道:“志远,我也同意严局长的观点,立杰集团中标,你看如何?”

    戴立新在用自己的官位强压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本来就对戴立新有看法,市电力集团拉闸,作为主管工业的副县长,竟然在一边看热闹,不管不问,这让欧阳志远很是不爽。

    现在,你又拿官位来压我,我欧阳志远最反感的就是这种人,困难来了,跑得远远的,好事有了,立刻冲向前。

    欧阳志远不想和戴立新引起冲突,但立杰集团和长顺集团,必须做出一个选择。

    欧阳志远看着戴立新道:“戴县长,咱们个人说的都不算,现在举手表决。”欧阳志远不等戴立新反应过来,看了大家一眼道:“同意长顺集团中标的请举手。”

    欧阳志远说话的同时,举起了手。

    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工业园副主任宋忠军、工业园副主任陆建和张吉言三个人,立刻把手举起来。

    欧阳志远道:“五比二,超过半数,长顺集团中标,请公证处的同志做公证。”

    欧阳志远向何振南学了一手,就是不给对手一丝举手的机会。

    这样表决,戴立新连举手都没有,就让自己的哥哥失去了机会。

    公证处的同志们很快的做了公正。

    戴立新的内心非常的愤怒,他没想到,欧阳志远当着这么多的人,竟然如此不给自己的面子,真是岂有此理。

    他的脸色变得铁青。

    欧阳志远,你既然不给我面子,老子以后也同样不给你面子,嘿嘿,你等着瞧。

    接下来的几个集团的招标,都很顺利。

    让欧阳志远想不到的是,清灵药业集团在招标过程中,让欧阳志远很被动。

    有十二家集团公司,争夺清灵药业集团四个亿的投资承包权。其中就有颐秋水的万通集团。

    经过连续几轮的筛选,最后剩下四个工程集团,颐秋水的万通集团报价太高,被淘汰出局,

    评标委员会正在讨论最后的中标人的时候,欧阳志远接到了清灵集团董事长段正春的电话。

    “你好,志远,对不起,我们清灵集团撤标。”

    电话里,传来清灵集团董事长段正春道歉的声音。

    欧阳志远一听段正春要撤标,吓了一跳,连忙问道:“段大哥,是怎么回事?”

    段正春道:“志远,你别问了,清灵集团的大楼、厂房,将承包给万通集团的颐秋水。”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开始冒火。又是颐秋水在暗中捣乱破坏。

    怪不得颐秋水在办公室前说,自己一定要承包清灵药业集团的工程。看来,颐秋水的能力不小呀。

    原来,颐秋水知道清灵药业集团来傅山建厂投资,立刻打电话给父亲万通集团董事长颐长江,让他做通清灵集团董事长段正春的工作,把清灵药业集团的工程承包下来。

    颐长江亲自开车拜访了段正春。段正春知道,颐长江和江南省委书记陈浩然是亲家,他亲自来请求自己,段正春不好拒绝,只要承包费用不是相差太大,只要不偷工减料,就可以了。

    两人谈了好一会,段正春立刻给欧阳志远打了电话。

    段正春中途撤标,让欧阳志远很是郁闷。他立刻把这个情况给大家说了。

    外面那十几家投标的集团,一听清灵药业在这个时候撤了标,立刻气愤不已,他们可是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来做标书的。

    只要没有宣布哪个公司中标,清灵药业集团撤标,这是人家的权力。

    所有的中标结果公布后,中标的集团要和委托人签约承包合同。

    欧阳志远走出会议室,看到了洋洋得意的颐秋水。

    “欧阳主任,你好。”

    颐秋水一副小人得意的样子,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主任,我一会和清灵药业集团签约,你来做个公证人如何?”

    颐秋水在挑衅欧阳志远的承受力。

    欧阳志远心道,你狗日的少得意,只要你犯了错,被老子抓住,老子绝不饶你。

    ……………………………………………………………………………………………

    五行门主齐凤云派来的四个杀手,没有联系到齐南和王一手,打他们的电话,竟然无法接通。

    这让四个人的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们在南州找了很长时间,没有找到齐南和王一手。

    齐一峰立刻给齐凤云打了电话。

    “门主,大事不好,齐少主和王一手都失踪了,我们几乎找遍了南州,但都没有发现齐少主和王一手的踪迹。”

    齐凤云一听,心里一沉,不会让人灭了口吧?

    齐南可是自己最疼爱的儿子,如果有人胆敢杀害自己的儿子,老子一定灭了他的九族。

    “齐一峰,继续寻找,如果找不回来齐南,你们也不要回来了。”

    齐凤云挂上了电话,立刻又派了很多的弟子,立刻赶往南州,寻找齐南和王一手。

    整个南洲,让齐凤云翻了个遍,还是没有找到。

    齐凤云急眼了,他托人速通关系,找到了道上上的朋友。经过一天的打听,终于有人见过齐南和王一手的样子。

    但那人说,他见到的两个傻子,和你们描述的车不多,不过身上穿的很好。

    那两个傻子是在下午突然出现的。

    所有的人以前都没见过这两个傻子。城管的人为了市容的整洁,他们经常把流浪人和动物,装上车,扔到别的省份。

    齐凤云的人,找到了负责城管的城建局,通过照片的辨认,他们确实见过这两个人,经过仔细的询问,城管大队的人终于承认,他们把这两个人,扔到了相邻的省份山北省。

    齐凤云的人,立刻赶往山北省。在一个垃圾场里,找到了齐南和王一手。

    所有的人看到这两个人的时候,都惊呆了。

    现在的齐南和王一手,蓬头污面,身上的衣服,早就被别的叫花子抢走,冻得哆哆嗦嗦,全身发抖,正在垃圾场正在捡东西吃。

    他们立刻把齐南和王一手弄到车上,找各地方,给他们洗澡,换上新衣服。

    但此时的两个人,如同痴呆一般,根本不认识人。

    当两人被带到齐凤云的面前时,齐凤云差一点气疯。

    是谁敢惹我齐凤云,等老子查清楚后,我一定灭了你们的满门。

    齐凤云是谁?他暗中统治着整个江南市的中医界,黑白两道,没有人不认识他的,都会给他面子,现在自己的儿子,竟然被人家害成这样,这让齐凤云怒不可破。

    他立刻悬赏一百万,征求线索。

    齐凤云静下心来,仔细的给两人诊脉。

    当他发现,两人的脑子,受到了内力的冲击,伤了脑干。要想治好,凭借自己的医术,半月后,就能让他们痊愈。

    但齐凤云发现,下手之人的身手极高,内力拿捏的极准,而且手下留了情。否则,两人当场就会死亡。

    齐凤云给两人开完了药,让手下的人,给两人去熬药。

    自己的儿子得罪了谁?

    齐凤云坐在沙发上,自己的考虑着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猛然,一个念头跳了出来,难道是欧阳宁静发现了自己的儿子,他对儿子下的手?

    可是,欧阳宁静是一位君子,说话算数,从来食言?

    齐南是给王瑞国的女儿看病后,被伤害的,这件事还要从王瑞国那里查起。

    但王瑞国可是山南省电力能源厅的厅长,自己去查他,就怕不好办。

    齐南发现欧阳志远会使用五行针中的木针和水针,在向自己汇报后,为了查清欧阳志远的底细,肯定会跟踪欧阳志远。

    难道是被欧阳志远发现了?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他对齐南下了毒手?

    但,欧阳志远就算从娘胎里练武,也不会达到这么高深的身手。齐凤云低估了欧阳志远的实力。

    现在是全力搜索欧阳宁静和欧阳志远的时候。只要找到这两个人的踪迹,事情的真相谜团,就会解开。

    ……………………………………………………………………………………………

    欧阳志远不放心韩月瑶,他离开工业园,开车直奔彤辉大酒店。

    他刚到彤辉大酒店,看到一个车位,就想把越野车停在那里。还没等到他开过去,就看到几辆豪华的奔驰开了过来。其中一辆奔驰,飞快的抢到欧阳志远的前面,停在那个车位上。由于那家伙开的快,奔驰的后尾,竟然刮了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前面。

    这个王八蛋,开这么快干吗?又不是没有车位。

    欧阳志远在心里骂了一句,连忙倒车,就想再另找车位。

    那辆奔驰车的车门打开,从车上下来两个带着墨镜的保镖,簇拥着一个长的极其英俊、身材高大的年轻人,走了下来。

    这个年轻人长的很好,绝对属于那种风流潇洒的一类,而且带有一种很时尚的味道,但却长着一个鹰钩鼻子,很不协调,这个鹰钩鼻子,让他的面目显得极其的阴沉。

    “喂,大陆仔,开车不长眼睛吗?”

    那个年轻人不屑的看着欧阳志远,沉声喝到,声音带着阴冷和鄙视,好像带着台湾的口音。

    欧阳志远开着窗户的,一看对方不向自己道歉,反而说自己不长眼睛,心道,台湾人都这样吗?

    欧阳志远没有理会这人,他慢慢的把越野车停好,走下车来,走向大酒店。

    那个台湾来的年轻人,一看这个大陆仔没有理会自己,不仅勃然大怒,他使了个眼色,两个保镖立刻拦在欧阳志远面前。

    “嘿嘿,大陆仔,碰了我的车,就想走吗?你们大陆人都这样没有教养吗?”

    那个年轻人蔑视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早就告诫自己,以后绝不打架,可是,你说,像这样的王八蛋,不打能行吗?你不打他一顿,他就不老实。

    你们台湾人,就这样高贵吗?是你们的车刮了我的车,我没有让你们道歉就不错了,这个狗东西,讲不讲理?

    欧阳志远没有理会他们,继续向前走,两个保镖立刻伸出手来,去抓欧阳志远的双臂。欧阳志远本身被颐秋水气的,还没有地方发火,现在看到两个保镖竟然向自己动手,不由得一声冷笑,双手一动,闪电一般的使了个金丝缠腕。

    两个保镖只觉得眼前一花,手腕传来剧痛,疼得两人一下子跪在地上。

    欧阳志远冷笑道:“饭桶!”

    年轻人一看这个小白脸,上来一招就制服了自己的两个保镖,不禁勃然大怒,冲了过来,照着欧阳志远的脸部,就是一拳。

    好家伙,这个年轻人的身手不错,出拳的速度极快,拳头很重。

    可是,他碰到欧阳志远就不行了,欧阳志远一脚就揣在他的肚子上。

    “噗通!”

    一声闷响,年轻人,被欧阳志远踹的阳面摔倒在地。

    年轻人哪里吃过这种亏,立刻恼羞成怒,满脸透红的从地上爬起来,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住手,朝阳,你在干什么?”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后面响起来,很是威严。

    欧阳志远一听这声音,顿时喜出望外。

    这声音,他太熟悉了。

    “韩老,那你回来了?”

    一辆高级奔驰前,韩建国老人,正站在自己的车前。

    欧阳志远不再理会那个年轻人,连忙走向韩建国。

    韩建国看着欧阳志远道:“呵呵,志远,我刚到,就看到你们在打架,怎么回事?”

    这个年轻人一看,对方竟然认识韩老,而且很熟,他双眼里的凶光一闪而没,连忙走过过来道:“韩爷爷,是一个误会。”

    欧阳志远一听那个年轻人说是一场误会,就不再好说什么,这个年轻人变得真快,绝对属于那种阴险狡诈之人,而且极其的聪明。

    韩建国看着那个年轻人道:“朝阳,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韩建国指着欧阳志远道:“这位就是我给你说的,你欧阳志远大哥。志远,这是我的孙子王朝阳,你们以后多亲近一下。”

    王朝阳是韩老先生第四个干儿子王浩海的孩子,恒丰集团整个台湾的分公司,都在王浩海的控制之下。

    韩老先生到台湾调查是谁在暗害自己,查了这么多天,竟然没有任何的线索。

    对方做的滴水不漏,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韩老先生本来怀疑自己的小儿子王浩海,但经过调查,王浩海并没有做这件事。

    第二个怀疑对象老大刘钟书,刘钟书控制着恒丰集团在香港的产业。韩老先生在傅山呆一段时间,然后再去香港。

    王朝阳没想到,自己刚来到傅山,就和欧阳志远发生了冲突,而且还被欧阳志远踢了一个跟头,这让他的内心,对欧阳志远恨极了。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听到韩建国的保镖说,韩月瑶爱上了那个大陆仔欧阳志远,这让王朝阳愤怒至极,韩月瑶是自己的,谁都不能抢走。

    王朝阳知道,只要自己娶了韩月瑶,那么,恒丰集团这么大的家业,就是自己的了。这可是一个庞大的天文数字。

    因此,在台湾的时候,他已经悄悄的干掉了四个追求韩月瑶的年轻人,他不允许任何男人,接近韩月瑶。

    现在,韩老一介绍,王朝阳立刻变得彬彬有礼,这人的城府真深呀。

    “您好,欧阳大哥,刚才的事对不起了,请你原谅。”

    王朝阳说着话,向欧阳志远伸出了手。

    “呵呵,没关系,反正只是刮了一下。”

    欧阳志远握住了王朝阳的手,他在王朝阳的眼里,看到了一抹不易擦觉的仇视。

    这个家伙怎么了?自己以前并不认识他,他怎么这样仇视自己?

    “志远,月瑶还好吗?”

    韩老先生笑呵呵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道:“很好,咱们回到房间再说吧。”

    韩建国可是人老成精,他一看欧阳志远的表情,就知道出事了。韩老先生的心脏一沉,默不作声的跟在欧阳志远的身后。

    韩月瑶的房间,已经被欧阳志远给调到和保安值班室挨着的那套房间里了。

    韩月瑶昨天受到了惊吓,现在还没有起床。

    欧阳志远的敲门声,惊醒了韩月瑶,她穿着睡袍,过来开门。

    当她一眼看到欧阳志远身后的韩老先生后,一声惊叫:“爷爷!”

    韩月瑶一下子扑进韩老先生的怀里,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韩建国拥抱着自己的孙女,走进了客厅。

    “乖,月瑶,不哭,快,告诉爷爷,谁欺负你了?”

    韩建国拍着韩月瑶的头发道。

    “呜呜……呜呜,爷爷,司马爷爷他们都死了……。”

    韩月瑶呜呜的哭诉着。

    韩建国一听司马青衫死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身躯一抖,眼泪下来了。

    他转过身来,看着欧阳志远,一字一句的冷声道:“志远,快说,是怎么回事?是谁杀了司马青衫?”

    司马青衫可是跟了自己几十年的老部下,和自己如同亲兄弟一般,感情极好。自己在临去台湾之前,把孙女韩月瑶托付给了司马青衫。

    现在,司马青衫竟然死了,这让韩老先生极其心疼悲愤。

    欧阳志远看着韩老先生悲愤的样子,小声道:“是香港斩杀上帝团的杀手干的。”

    “什么?是柳云生干的?”

    韩建国的脸色,刹那间宾得极其可怕,眼角的肌肉突突直跳。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斩杀上帝团的杀手,他们绑架了月瑶,在绑架月瑶之前,他们杀死了司马青衫和司马峰。”

    韩建国道:“他们为什么要绑架月瑶?嘿嘿,柳云生,你真是找死呀,咱们平时井水不犯河水,你开你的杀手学校,老子做老子的生意,互不干涉,你竟然派人杀了我的兄弟,嘿嘿,柳云生,我要用你的人头来祭奠我的兄弟。”

    欧阳志远道:“他们绑架月瑶,目的是引我上钩,我干掉了两个金面杀手,可惜,田宝武跑了。”

    欧阳志远把详细的情况给韩建国讲了一遍。

    韩建国听后,他决心把柳云生所有的人,全部干掉。

    “爷爷,要不是欧阳大哥救了我,这次,我就见不到你了,欧阳大哥为了救我,还负了伤。”

    韩月瑶看着爷爷道。

    韩建国连忙道:“志远,你负伤了?”

    欧阳志远连忙道:“只是皮外之伤,没有伤到骨头。”

    韩建国道:“谢谢志远。

    这时候,王朝阳拿着一大捧玫瑰,走了过来,看着韩月瑶道:“月瑶,送给你。”

    韩月瑶看着王朝阳道:“王朝阳,你怎么来了?”

    韩月瑶看着王朝阳,神情一冷,沉声道,但她没有接王朝阳的玫瑰。

    王朝阳一看韩月瑶的神情,又见她没有接过自己的玫瑰,当下心里很不舒服。

    王朝阳很喜欢韩月瑶,更喜欢韩月瑶的家产。

    但韩月瑶一直就不喜欢自己,哪怕自己再现殷勤。

    那边,欧阳志远把固山群峰开发的进度和金鑫集团已经开始建设电子城的事宜,详细的向韩建国说了一遍。

    韩建国听完欧阳志远说的两个项目的进程,竟然比自己预料的还快,他也对金鑫集团很满意。

    中午饭,欧阳志远和韩建国老人一块吃的饭,饭后,韩建国去了工业园的工地。欧阳志远要到县政府和副县长黄晓丽碰头,准备明天和清灵药业总经理康静到猫耳乡和乡亲们签订种植药材的合同。

    欧阳志远敲着黄晓丽的门,心脏跳动的速度,有点加快。

    门开了,黄晓丽的秘书柳青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主任,进去吧,黄县长在等着你。”

    欧阳志远点点头,走向里间,黄晓丽在看猫耳乡和那几个贫困乡的水文地理图。

    这几个乡镇,太偏僻了,有的竟然还没有通电?还没有通路,这怎么可能?

    这次,黄晓丽下乡,带着今年的扶贫款下去的,她要亲自调查这几乡的扶贫款下发情况。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专心致志的看着桌子上的地图,他关好门,悄悄的走到黄晓丽的身后,双臂一伸,一下子把黄晓丽抱在怀里,同时,炽热的嘴唇,快速的印在晓丽柔软的嘴唇上。

    欧阳志远把黄晓丽吓了一跳,刚想喊,自己的嘴唇就被对方堵住,黄晓丽猛烈的挣扎着,但那种让自己熟悉的男人味道,让黄晓丽的身子,刹那间变得柔软火热。

    “呜呜……志远,快起来,柳青在外面,这里是办公室。”

    黄晓丽羞得脸色潮红,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欧阳志远微笑着放开了黄晓丽,黄晓丽的双眼,要滴出水来,娇嗔的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小马驹,你越来越变得色了,这里可是办公室,外间屋还有柳青。”

    欧阳志远的手,还是环在黄晓丽柔软的腰肢上,小声道:“柳青在给我们倒水,马上进来了,咱再亲一下。”

    欧阳志远说话间,又亲了一下黄晓丽,然后以极快的速度,跳到对面的沙发上坐好。

    这一下,让黄晓丽吓得心脏几乎跳出嗓子之外了。

    欧阳志亲了自己一下,如同兔子一般,跳到沙发上的同时,柳青进来了,她端了两杯热气腾腾的茶,走了进来。

    “黄县长,请用茶。”

    黄晓丽点点头,装着继续看那个地图,但地图竟然拿倒了,她还不知道。

    柳青又把水递给欧阳志远。欧阳志远微笑着接过来。

    柳青走了出去。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指着黄晓丽手中的地图,黄晓丽一看,顿时脸红了。自己竟然把地图拿倒了。

    “哼,都是你。”

    黄晓丽狠狠地瞪了一眼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高贵典雅的黄晓丽,心里暖哄哄的。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道:“明天下乡,你做好准备了吗?”

    欧阳志远笑道:“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我有准备?”

    “呵呵,也是。”

    黄晓丽笑道:“康静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欧阳志远道:“所有的药材种子和根茎,都已经装上车,明天早晨准时出发。”

    黄晓丽道:“很好,志远,咱们先走,一会就下乡,你陪我去摸这几个乡的实际情况,我不想看到明天他们夹道欢迎的虚假场面。”

    欧阳志远道:“可以,一帆你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志远,你吃饭了吗?”

    黄晓丽看着志远道。

    欧阳志远道:“我吃过了,你没吃?”

    黄晓丽道:“呵呵,我也吃过了,咱们走吧。”

    欧阳志远开着车,在银行里提出了扶贫款,黄晓丽就没开她的桑塔纳,在没出傅山城的时候,欧阳志远把车停在鞋帽衣服批发城前。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想给猫耳乡的孩子们,买点东西?”

    欧阳志远笑道:“我没去过猫耳乡,但我听说过那里很穷,有的孩子没有衣服、没有鞋子,更没有书包文具,我想买一些,带过去,送给孩子们。”

    黄晓丽点点头道:“志远,你想的真周到。”

    两人买了很多衣服和鞋子,又买了很多书包和文具零食。

    反正是,车里的后半部分,都堆满了衣服和书包文具和书籍。

    买完这些后,两人直奔猫耳乡。

    猫耳乡位置很偏僻,出了傅山县城,就直奔正北方向开去,这边的路还很好走,进了山区以后,路就开始颠簸的很厉害。要是黄晓丽的桑塔纳,早就趴窝了。帕杰罗的越野性能很好。

    两个小时后,沥青路消失了,越野车开始进入土路,到处是坑坑洼,但两边的风景极美,江山如画,一群群的山鸡,不时的从草从中飞起,脱着一米多长美丽尾巴的公山鸡,带着它的几十位妻子,呼啸着飞走。

    下午三点,两人的车,就进入了猫耳乡的地区。

    两人都被猫耳乡的贫穷惊呆了。

    这里的农村妇女,竟然还穿着戴大襟的褂子,而且上面补了很多补丁,很多人,还赤着双脚。

    两人看到,土路旁,几个**岁的孩子,一只手里拎着玻璃瓶子,另一只手拿着一根铁钩子,在快速的掀着石头。

    欧阳志远停下车,看着这些本该躺在妈妈的怀里撒娇的孩子,他的心在抽动着。

    这些孩子,为了生计,在抓蝎子。

    两人走下车来,看着几个孩子,黄晓丽的眼睛湿润了。

    几个孩子,竟然全部光着脚,早春的风,如同刀子一般,把他们的小脚丫子,割开几道血口子。

    韩月瑶拉住一个孩子的小手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小男孩,眨着漆黑的大眼睛,有点怯生生的看着黄晓丽道:“我叫刘二蛋。”

    刘二蛋的小手上,裂满一道道的血口子,有的血口子,还在向外渗着血。脚丫子也是血痕交错,触目惊心。

    “疼吗?”

    韩月瑶看着刘二蛋道。

    “疼,姨姨,我习惯了。”

    刘二蛋的这句话,让黄晓丽的眼泪流了出来。

    孩子们都痛习惯了。

    欧阳志远看着刘二蛋道:“让叔叔看看你的手和脚好吗?”

    刘二蛋点点头。

    欧阳志远对黄晓丽道:“四个孩子,每人一双袜子,一双鞋。”

    黄晓丽点点头,去车里拿鞋子。

    刘二蛋的双手和双脚,都是冬天留下来的冻疮。

    欧阳志远一边给刘二蛋处理这些冻疮一边问道:“刘二蛋,为什么不上学?”

    刘二蛋笑嘻嘻的道:“学校倒了,房子塌了,还有两间没倒,让村长养羊了。”

    欧阳志远一听,脸色顿时沉下来了。

    什么?学校塌了?没倒塌的,让村长养羊了?这……。

    “刘二蛋,你们村叫什么名字?”

    欧阳志远问道。

    刘二蛋道:“羊角村。”

    欧阳志远记下了这个村的名字。

    黄晓丽看着四个孩子道:“孩子们,来,每人一双鞋子,一双袜子,穿上后,就不会再裂血口子了。”

    刘二蛋看着黄晓丽手中白色的旅游鞋和柔软的袜子,眼睛一亮,另外的三个孩子,看着漂亮的旅游鞋和袜子,眼睛里露出十分渴望的眼神。

    刘二蛋的眼里看着漂亮的鞋子,摇摇头道:“姨姨,我娘不让我要别人的东西。”

    黄晓丽一把搂过刘二蛋道:“这是姨姨送的,明天,姨姨去你家看看。”

    黄晓丽说完,把袜子和鞋子,给刘二蛋穿好。

    欧阳志远把另外三个孩子的手上和脚上的伤口处理好,把袜子和鞋子都给他们穿好。

    四个孩子穿上新鞋子后,在路上又蹦又跳,高兴极了。

    他们从来没有穿过这种洁白的旅游鞋,穿在脚上,多柔软多暖和呀。

    几位正在地里耕地、满脸沧桑的老人围了过来。

    欧阳志远看着几位老人道:“老人家,今年准备种什么?”

    一位老人道:“听说,上面要种植药材,这不,我们都在耕地。”

    另一位老人道:“还听说,有个什么大公司,投的钱,谁家要是种植药材,就先给钱?同志,你说,现在还有这好事?好事能临到我们农民身上?不会又学上几次吧,种这种那,到时候又不要了。”

    欧阳志远笑道:“老人家,我给你保证,这次是真的,他们先给你一半的预付款,等药材收获了,就卖给人家,另一半药材款马上就给。”

    那位老人一听,连忙道:“同志,你是县上的?”

    那位老人看着欧阳志远的车,一脸惊喜的看着欧阳志远。

    “是的,老人家,我们是县上的,明天药材种子就运到乡里,然后,就发给大家,还有今年的扶贫款,我们都带来了。”

    黄晓丽看着老人道。

    几位老人一听,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道:“谢谢县上的同志,今年的扶贫款,来的比以前早半年呀。”

    欧阳志远一愣,心道:“按照规定,每年的扶贫款都是在春耕之前发到农民手里的,怎么会晚半年?

    欧阳志远看着老人道:“老人家,你们乡的扶贫款,原来什么时间发?发多少?”

    老人道:“都是冬天发,每人二百四十元。”

    黄晓丽和欧阳志远一听,吓了一跳。

    不可能吧?这怎么可能?国家规定的都是每年的扶贫款都是在春耕之前发到农民手里的,而且每人五百四十元,到了农民手中,就成了二百四,少了三百?那三百哪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