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借势敲打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一十章借势敲打

    李大鹏是自己的生死弟兄,在小学和初中的时候,李大鹏手里只要有一个馒头,都要分出一半,等着欧阳志远。

    那时候,欧阳志远很穷,几乎吃不上饭,每天都要挨饿。

    这些狗日的,欺负李大鹏,就是欺负我欧阳志远,我不论你是谁,敢现在背后下手,老子就饶不了你们。

    欧阳志远一脚就踹飞了张继山,欧阳志远可不知道这个王八蛋就是副市长张兴勇的儿子。

    这些官二代,平时个个都极其的嚣张跋扈,都是他们打别人,那里吃过这种亏。张广阳一看自己的哥哥被一个小白脸一脚踹飞,立刻狂叫着道:“给我弄死这个王八蛋,老子出一百万。”

    倒在地上的张继山,恼羞成怒,猛地在地上爬起来,从怀里摸出一把寒芒四射的弹簧刀,一声咆哮,狞笑着恶狠狠地扑过来,一刀刺向欧阳志远的前胸。

    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小心!”

    乔柳烟一看刀锋刺向欧阳志远,吓得脸色苍白,立刻大声提醒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他对这些穷凶极恶的人,下手毫不留情。如果不是自己会武功,今天赵雅婷就会毁容受重伤,现在自己也会被这个狗东西轧伤。

    欧阳志远让过刀锋,毫不犹豫的一手抓住了张继山的手,猛一用力。

    “咔嚓!”

    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骨头断裂声传来,张继山的一根手指头欧阳志远生生掰断。

    “啊!”

    十指连心,一声凄厉的惨叫,在张继山的嘴里传来。

    张广阳一见哥哥受伤,一声大吼,手里的铁棍砸向欧阳志远的脑门。

    李大鹏的身手也不错,一声怒吼,一脚揣在张广阳的胸口,直接把张广阳踹的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张广阳带来的那些在外面埋伏好的人,手持棍棒西瓜刀,立刻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大鹏,你保护好雅婷,我来对付这些人渣。”

    欧阳志远一声怒吼,迎着那些人冲了过去。

    欧阳志远曾经在新工业园的工地,一个人对付赵宗亿的几百人,都不惧怕,现在,这十几个人,在欧阳志远面前,只是乌合之众罢了。

    欧阳志远冲进人群,拳打脚踢,如同虎趟狼群一般,眨眼间,就有五六个人,被欧阳志远放倒在地。

    回来的吴芊芊看到欧阳志远这么神勇,眼睛立刻开始冒着小星星。

    乔柳烟看的,也是眼睛一亮。

    所有的漂亮女孩子,都喜欢英雄是的人物。

    纪委书记戴宝楠的儿子戴世军,为人比较阴沉,他知道,今天这场架,自己这一方,吃了大亏,对方这个小白脸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厉害,一个人竟然打趴下十几个人?嘿嘿,你狗日的再厉害,等到老子把你弄到公安局里,老子要剥了你的皮。

    戴世军立刻拨通了市公安副局长吕梁山的电话。

    “吕叔叔,你快带人来,张继山、张广阳和我都被人打了,在皇宫会馆。”

    戴世军沉声道。

    龙海市公安局副局长吕梁山,是自己父亲戴宝南的好朋友,和副市长张兴勇更是交情不浅,是市长郭文画的得力干将。

    在市公安局,吕梁山的排名,仅仅次于第一副局长周茂航,局长赵大山就要到省厅任职,而空下来的位置,要在几个副局长里产生,呼声最高的,就是周芒航和吕梁山。吕梁山是郭文画的班底,而周芒航却是市委书记周天鸿的人。

    这一阵子,两人的竞争更加激烈。都在暗暗地找对方的毛病,准备给对方发出致命的一击,打到对方。

    副局长吕梁山一听有人打了副市长张兴勇的儿子张继山,纪委书记戴宝楠的儿子戴世军,还有市电力集团董事长张兴强的儿子张广阳,心道,自己以后还要靠这几个人提拔自己,现在不出力,等待何时?

    “世军,我立刻带人去。”

    吕梁山立刻通知市局值班的民警带人赶了过来。

    这边,欧阳志远干净利索的把这十几个人全部放倒在地。

    戴世军看着极其强悍的欧阳志远,不禁吸了一口冷气,这个王八蛋的战斗力真强悍呀。一个人竟然能打到十几个人。

    这时候,外面传来刺耳的警车声,吕梁山带着十几个警察冲了进来。

    戴世军一听警车来到,脸上立刻露出了狰狞的笑意。王八蛋,你倒霉了。

    李大鹏一听警车到了,脸色一变,他知道,这几个家伙,都是典型的官二代,警察一来,自己这方面就怕要吃亏。

    李大鹏立刻道:“志远,警察进来的时候,你不要承认这些人是你打的,这些人是我李大鹏放倒的。”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大鹏,你放心,就是警察也得讲理呀,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的。”

    负责出警的110一分队队长蒋正山急于在副局长吕梁山面前表现自己,刚一进来,立刻大声喊道:“是谁打的人,快给我站出来。”

    戴世军认识蒋正山,他狞笑着指着欧阳志远和李大鹏,大声道:“是这两个人,不分青红皂白,殴打我们。”

    蒋正山一听,嘿嘿冷笑道:“谁给我添麻烦,老子就找谁的麻烦,现在是和谐社会,怎么能随便打人?看老子不剥了你们的皮。”

    他立刻指着欧阳志远大声道:“把这俩小子铐起来。”

    吕梁山刚一进来,就看到了欧阳志远,又看到倒在地上的十几个人,他顿时一愣,这个小白脸是谁?竟然这么厉害?

    几个警察拿出手铐,就扑了过来。

    “住手!”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看着蒋正山道:“有你这样出警的吗?也不调查取证,只听他们片面之词,就上来铐人,你是怎么当警察的?”

    欧阳志远一看这阵势,就知道,这几个人和警察认识。

    李大鹏大声道:“是他们先打的人,而且还要强抢我的女朋友。”

    蒋正山嘿嘿的冷笑道:“住嘴,老子怎样出警要你问吗?你们行凶打人,地上的十几个人就是证据,快点,铐起来,带回警察局,我要亲自审问他们。”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我看你的警察就怕要干到头了。”

    吕梁山走了过来,他接到了副市长张兴勇和纪委书记戴宝南的电话,立刻让他把打人者,带回警察局,严加审问。

    副市长张兴勇和纪委书记戴宝南接到了有人打了自己儿子的消息,但却不知道是谁打的,两人都勃然大怒,现在还翻了天了,竟然有人敢打自己的儿子,这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吗?

    吕梁山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神情自若,没有一丝的害怕慌乱,就知道这人这个年轻人绝不简单。

    吕梁山看着欧阳志远道:“我是龙海市公安局副局长吕梁山,你现在犯了殴打他人致伤,扰乱公共秩序罪,我们要拘捕你,请你不要反抗,否则,我们可以开枪,来呀,把他们给我拷上。”

    十几个警察一听副局长都下令了,立刻挥舞着警棍手枪和手铐,扑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声爆喝:“住手。”

    吕梁山两眼露出了一丝寒芒,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听这人就是副局长吕梁山,不由得冷笑道:“吕局长,你和那个没有素质的警察一样,没有调查闻讯,就立刻抓人,我怀疑你们官官相护,那三个惹事的年轻人,肯定是官二代,是吗?”

    欧阳志远说完话,狠狠地瞪了一眼吕梁山。

    李大鹏大声道:“老大,你说对了,这三个人,一个是副市长张兴勇的儿子张继山,纪委书记戴宝楠的儿子戴世军,还有市电力集团董事长张兴强的儿子张广阳,全是官二代,而且每个人在平时,都是无恶不作的货色。”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哈哈大笑道:“果然,我猜测的不假,都是典型的官二代,吕局长,你这个副局长很会巴结领导呀。”

    吕梁山不再说话,狠狠地一摆手,十几个警察扑了过来。

    “咔嚓!咔嚓!”

    闪光灯不断的闪烁着。

    乔柳烟和吴芊芊走了过来,一亮记者证,一个拿着微型摄像机,一个拿着相机,看着吕梁山道:“吕局长,你们办案也要讲究个程序,我们是龙海电视台的记者,整个打架过程,我们都拍摄下来了,还有你们不按办案程序,上来就袒护这些官二代,抓捕受害人,我们晚上就在新闻中和全国的网站上播出,揭露你们官官相护的丑恶面目。”

    吕梁山一听这里有两个记者,竟然拍下整个过程,不由得吓了一跳。吕梁山知道,这三个官二代,平时很不检点,吃喝嫖赌,惹是生非,自己看在他们老爹的面子上,给他们擦了不少屁股,今年竟然碰到了记者,让人家拍摄了整个过程,看样子,这三个家伙带来十几个人,想抢人家的女朋友,结果被人打趴下,这两个女记者,要是真的拍下整个过程,在电视上和网站上曝光,自己就完蛋了。

    坚决不能让这两个记者曝光,要把他们的相机和摄影机抢下来。

    吕梁山一使颜色,两个距离乔柳烟和吴芊芊最近的警察,猛然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手夺过两人手中的相机和摄影机,交给几个警察。

    所有的人都没想到,警察竟然突然抢夺相机和摄影机,乔柳烟和吴芊芊更是被气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你……你们真无耻卑鄙!”

    乔柳烟怒斥着吕梁山。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好,现在的警察真有出息,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夺证据,嘿嘿,吕梁山,你真有本事。”

    吕梁山知道,夜长梦多,不把这几个人抓起来,今天的事就不好办了。

    吕梁山立刻大声道:“把这几个人都给我抓起来拷走。”

    欧阳志远立刻拨通了第一副局长周茂航的电话。

    戴世军一看欧阳志远要打电话,知道他可能求援,立刻大声道:“不要让他打电话。”

    蒋正山一听,立刻带着几个警察扑了过来,去夺欧阳志远的电话,欧阳志远哪里让他们得逞,嘭嘭两脚,踹飞两个警察,然后,一拳打在蒋正山的下颚上。

    “嘭!”

    这一拳把蒋正山大的一个倒栽葱,飞了出去。

    “周局长,我是欧阳志远,你看看你的手下,违反出警规程,勾结袒护官二代,抢夺记者的相机,毁灭证据,这,还是**的警察吗?简直就是土匪,如果你不问,我立刻给省公安厅周厅长打电话,反映这些情况。”

    欧阳志远的声音极大,他故意说给吕梁山他们听的。

    吕梁山和警察们一见欧阳志远竟敢袭警,立刻掏出手枪,咔嚓一声顶上子弹,但这些警察一听,这个人竟然能直接给第一副局长周茂航打电话,而且还要威胁给省厅的周厅长打电话,吕梁山一愣。

    欧阳志远一边打电话,身形如同一道青烟,闪电一般的冲了过来,十几个警察只觉得手腕一麻,眼前一花,手中的枪竟然被欧阳志远全部夺去。

    就连吕梁山也并不例外。

    所有的警察,顿时目瞪口呆。

    周围看热闹的人,更是惊呆了。我的天哪,人的速度,怎么会这样快?欧阳志远之所以夺下这些警察的枪,让他害怕有的警察会暗中开枪。

    周茂航正在家里看电视,接到了欧阳志远的电话,他一听欧阳志远的口气,就知道欧阳志远借着和自己通话的声音,来警告别的警察。

    “志远,你在哪里?我立刻带人就到,谁带的队抓你?让他听电话!”

    周茂航局长大声道。

    欧阳志远早已把免提打开,周局长的话,立刻传到那些警察的耳朵里。

    “周局长,我在皇宫会馆,副市长张兴勇的儿子张继山,纪委书记戴宝楠的儿子戴世军,还有市电力集团董事长张兴强的儿子张广阳,带领十几个黑社会的人员,在皇宫会馆,强抢人家的女朋友,行凶伤人,市公安局副局长吕梁山,带领警察,勾结官二代,打击报复受害人,而且抢去记者的相机和摄影机,现在又要开枪,杀人灭口,我现在向您报案。”

    欧阳志远说完话,把电话递到吕梁山的面前道:“周局长让你接电话。”

    吕梁山早就傻了眼了,欧阳志远刚才在电话里说的那些事,要是真的,自己的副局长就干不成了,他更没想到,这个小白脸,竟然是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可是郭市长亲自点名担任傅山工业园的主任,又是市委书记周天鸿的眼前红人,我的天哪,自己怎么会惹了这个煞星。

    市局的副局长焦兴赞,就是死在了欧阳志远的手里,听说,当时军队的人都出动了。吕梁山只得接过电话,小心的道:“周局,我是吕梁山。”

    “吕梁山,你不要轻举妄动,等我处理。”

    “咔嚓!”

    周茂航局长挂上了电话。

    周芒航快速的拨通了公安局的特警中队,让他们立刻赶往皇宫会馆,不许放走一个人,等着自己去处理。

    局长赵大山已经不问市局的事了,就等着到省厅上班去。

    龙海市公安局,现在是周茂航说了算。

    他又拨通了市委书记周天鸿的电话,把详细的情况向周书记回报了一遍。

    周天鸿一听,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阴沉。

    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张兴勇,纪委书记戴宝楠,还有市电力集团董事长张兴强,这一阵子有点翘尾巴,竟然蠢蠢欲动起来,看来,要好好的借机敲打他们一下,你不是停我的开发区电吗?你的儿子,你的侄子,也要进去吃两天公家的饭吧,什么时候,你不停电了,你的儿子和侄子就可以出来。真是个好机会,呵呵,欧阳志远这小子真会创造机会呀。

    “周茂航,你听好了,三个人都要抓紧去,没有我的命令,一个都不许放出来。”

    周天鸿沉声道。

    “是,周书记。”

    周芒航立刻开车直奔皇宫会馆。

    周天鸿点上一颗烟,吸了一口。现在,摆在市电力集团董事长张兴强前面有两条路,一条就是立刻来拜访自己,低下头,承诺不再停电。

    还有一条路,就是要用大面积的停电,来和自己抗衡,迫使自己放了他的儿子和侄子。

    张兴强要选择那一条路走?如果张兴强选择后面对抗的这一条路,就怕要耽搁几天工业园的建设了。

    狭路相逢,勇者胜。

    ……………………………………………………………………………………………

    欧阳志远收起自己的电话,狠狠地瞪了一眼吕梁山。

    吕梁山的冷汗下来了。张广阳、张继山和戴世军有点傻了眼,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知道今天碰到了硬茬口了,他们早就听说过欧阳志远的厉害,心里开始胆怯起来,慢慢的后退,就想溜出去。

    这些官二代,都是属于鬼怕恶人的行列,就喜欢欺负老百姓。

    欧阳志远嘿嘿的冷笑道:“想走吗?就怕没这么容易吧。”

    说话间,欧阳志远闪身拦在他们身后。

    猛然,外面响起刺耳的警笛声,几十个全副武装的特警,冲了进来,乌黑的枪口对准了戴世军他们。

    戴世军脸色变得的很难看,他的眼睛变得更加阴冷,周茂航竟然出动了特警。看来三个人今天有麻烦了。

    周芒航局长走了进来,他狠狠地瞪了一眼吕梁山道:“立刻现场录口供问讯。”

    欧阳志远看到周局长进来了,连忙把十几把手枪,还给了那些警察。

    周芒航局长一看,惊异的看着欧阳志远:“你小子把这些人的枪都下了?”

    欧阳志远苦笑道:“他们都顶上子弹了,对准了我,我怕他们开枪走火,伤到了无辜的老百姓,所以,把枪代管一下。”

    周茂航看了一眼那些警察,冷声道:“真丢人。”

    十几个警察的脸色都一红,低下了头。

    欧阳志远同样要现场录口供。

    吴倩倩和乔柳烟要回来自己的相机和摄影机,并把大厅里的监控调出来,放给警察们看,整个案情真相大白。

    周茂航看着吕梁山道:“吕梁山,你身为副局长,亲自出警,竟然不按程序录口供,上来就抓人,你回去写检查检讨吧,等候局里处理。”

    吕梁山的脸色立刻变得煞白。

    周芒航局长看着戴世军三个人道:“戴世军,你们三个人,聚众行凶,扰乱公共秩序,到局里交代问题,押走。”

    特警战士把三个人和那些黑社会的人全部押走。

    戴世军看着欧阳志远,阴笑着道:“欧阳志远,咱们没完,我不会放过你的。”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就凭你们三个软蛋,如果不仗着你们老子的势力,你们敢这样吗?不放过我?你们配吗,我等着你就是。”

    欧阳志远看着周茂航小声道:“周叔叔,听说,玉海要调走?”

    周茂航笑道:“运河县公安局有个副局长到时间了,玉海要到那里去当副局长。”

    欧阳志远笑道:“傅山公安局的副局长就不是局长了?干嘛去运河县?我还不舍得玉海走。”

    周茂航道:“是上面的意思,本来我要让他到古雪县担任副局长的,我不知道,上面是什么意思,呵呵,运河县也不错呀,靠近沿海,和天台县靠着,是鱼米之乡。”

    周茂航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好好干,别辜负了周书记对你的期望。”

    欧阳志远点点头。

    周茂航带着警察们很快离开。

    李大鹏拉着赵雅婷走到欧阳志远面前道:“老大,多亏了你,如果不是你,我们今天就会吃大亏,雅婷就会受伤。”

    欧阳志远笑道:“我们是兄弟,不要客气,大鹏,你找了个好老婆,关键的时候,一个女孩子竟然能推开你,替你挡住那一铁棍,大鹏,你这辈子值了,好好的对待雅婷,别辜负了人家的一片心意。”

    李大鹏紧紧地拥住赵雅婷,眼睛有点湿润,大声道:“老大,我这一生,只爱雅婷。”

    赵雅婷被感动了,她紧紧地靠在李大鹏的怀里道:“大鹏,你也一样呀,我记得你刚才说每一句话:赵雅婷是我李大鹏的老婆,任何人都抢不走,我也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我的老婆,你不要仗着你老子的势力,有一点臭钱,就想为所欲为,我李大鹏不怕你,有种你就冲老子来,老子接着,有谁要伤害我老婆,除非踏着我的尸体过去。大鹏,就是你这几句话,让我感动,就是为你去死,我也愿意。”

    赵雅婷说完话,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哗哗哗!”

    周围的人们,都鼓起了手掌。

    吴芊芊和乔柳烟都感动的眼睛湿润了,她们使劲的拍着手。

    通过这件事,李大鹏和赵雅婷之间的感情,变得更加坚实牢靠了。

    ………………………………………………………………………………………………

    几个人分别后,欧阳志远知道,市电力集团董事长的张兴强们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一定会疯狂的报复。

    欧阳志远开着越野车,没有回家,而是连夜赶回傅山,做了一些布置,在夜里两点,又赶回龙海。

    当欧阳志远的车子开进了自家的院子里时候,看到堂屋的灯还亮着。

    父亲和母亲竟然还没睡。

    由于太急,欧阳志远忘记打电话告诉父亲和母亲,自己晚进家一会。

    欧阳志远的心暖暖的,走进了堂屋。

    “远儿,怎么才回来?”

    秦墨瑶疼爱的看着脸色疲惫的儿子道。

    “爸爸、妈妈,我刚办完事,对不起,没给您们打电话。”

    欧阳志远内歉的道。

    “臭小子,锅里有你妈妈给你热了好几次的一碗参汤,看你最近瘦的,去喝了它。”

    欧阳宁静放下手中的围棋,站起身道。

    欧阳志远没有说什么,儿行千里,父母担忧。

    他从父亲和母亲的身上,感到了浓浓的爱意。志远从锅炉拿出那碗还热着的参汤,一口气喝了下去。

    “远儿,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

    秦墨瑶还象对待欧阳志远小时候那样,拍了拍志远的脑袋。

    “好的,爸爸妈妈,您们也早点休息吧。”

    ………………………………………………………………………………………………

    龙海电力集团董事长张兴强的别墅里,张兴强狠狠的把茶杯砸在地上。

    自己的儿子和侄子,竟然让市公安局的周茂航抓进了公安局,真是岂有此理。是谁给了周茂航这么大的胆子?

    副市长张兴勇脸色铁青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弟弟把茶杯砸在地上,沉声道:“得想办法把孩子先放出来,拘留所可不是人呆的地方。”

    纪委书记戴宝楠看着张兴勇道:“我亲自去了局长赵大山家里了,赵大山说,他就要到省厅任职去了,不方便再插手市局的事情。”

    戴宝楠停顿了一下道:“按照我的推测,周茂航自己,绝对没有这么大的胆子,胆敢抓咱们的孩子,就怕后面有人指使他。”

    戴宝楠说完话,看了张兴强一眼。

    张兴勇恨恨的道:“我知道,周茂航的背后是谁。”

    戴宝楠连忙问道:“是谁?”

    张兴勇咬着牙道:“市委书记周天鸿。”

    戴宝楠并不知道电力集团董事长张兴强为了报复欧阳志远解除了四通集团的运输合同,而报复性的故意拉下新工业园的电闸。

    戴宝楠一听张兴勇说周茂航的背后,是市委书记周天鸿在指使的,有点不解。

    张兴强恨恨的道:“好,周天鸿,你想和老子斗不是吗?明天我要拉下龙海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高科技园的电闸,我看你放不放我的儿子。”

    张兴勇一听,噌的一声站了起来,脸色阴沉的看着张兴强道:“我不同意不把事情搞大,龙海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高科技园的电闸,是随便拉的吗?如果你拉下电闸,几百家企业,立刻就会停产,你知道损失有多大?这要查出来,是要坐牢的,你的前程就完蛋了。再说,我是主管工业的副市长,连我就会受到连累的。”

    张兴勇盯着张兴强道。

    戴宝楠忙道:“张市长,你把原因给我说一遍。”

    张兴勇就把傅山开发区撕毁四通集团的前因后果,给戴宝楠说了一遍。

    戴宝楠嘿嘿冷笑道:“别的地方的电你根本不要停,就停傅山工业园的电,傅山工业园现在只是在建设中,工业园必须在半年内建成投产,嘿嘿,你只要把电闸拉下来,想办法不再送,周天鸿就会坐不住,郭市长更会借机打压周天鸿,周天鸿还不乖乖的把咱们的孩子放了?这些技术活,我相信张懂会轻而易举做到的。”

    张兴强看着戴宝楠,点点头道:“就怕周天鸿不低头。”

    戴宝楠嘿嘿冷笑道:“他不低头?郭市长会让他低头的。”

    张兴勇看着戴宝楠道:“三个孩子闹得越来越太不像话了,竟然敢带着人去抢人家的女朋友,在这样发展下去,后果很严重的。”

    张兴强看着张兴勇道:“大哥,抢个女人算什么?你不会让孩子窝窝囊囊的过一辈子吧?这个社会上,拳头硬了,权力大了,才会有人怕你,只要不出人命,咱们还摆不平吗?就是出了人命,十几万就可以摆平,贱民的命是不值钱的。”

    张兴强满不在乎的道。

    戴宝楠一听张兴强的话,心里顿时警觉起来,他越来越感觉到张兴强的愚蠢加可怕,张兴强的这种思维,早晚会出事的,就怕连自己的儿子都会受到连累,以后,自己尽量的离张兴强远点,让儿子也不要和张继山、张广阳再混在一起。

    ………………………………………………………………………………………………第二天早晨,欧阳志远一家人都起的很早,来到中医诊所的时候,朱文才和徒弟们,早已再次把店铺打扫得干干净净。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看着自己的中医诊所,两人百感交集。

    欧阳宁静心道:“齐凤云,早晚有一天,我欧阳宁静会从新给人看病的,我等着你来。”

    虽然欧阳宁静,迫于当年的誓言,欧阳宁静还不能给人看病,但中医诊所里,有朱文才和他的两个徒弟,秦墨瑶也会给人看病,再加上志远有时间回来,也可以帮忙。

    开业的时间,定在上午八点。最先赶来祝贺的,是金鑫集团的沈朝龙和凯旋集团的杨凯旋。

    “志远,开业大吉。”

    沈朝龙和杨凯旋从车上卸下来花篮。

    “呵呵,沈大哥,凯旋,谢谢你们。”

    欧阳志远刚说完话,后面就开来了十几辆轿车。

    好家伙,不会是组团来庆贺的庆贺的吧。

    车门打开,天成集团懂事长霍天成和江石集团董事长江宗石走下车来。

    欧阳志远一看,连忙跑过去。

    “霍懂,江大哥,您们来了。”

    “呵呵,志远,开业大吉!”

    两人微笑着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

    欧阳志远没有想到,霍天成和江宗石能来,这让欧阳志远很是感动。

    两人都拿出来一个红包,里面包着贺礼。

    欧阳志远还没来得极客气,就看到一群仙女从车上下来。

    “欧阳大哥我们来了。”

    几个漂亮的女孩子,从车里下来。

    陈雨馨、陆海燕、康静、韩月瑶、霍英杰、霍英琼,这几个漂亮的女孩子,从车里走下来。

    这些小丫头们,个个美貌如花,气质不凡。

    沈朝龙和杨凯旋两人看的目瞪口呆。

    这两个人,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只看得两个家伙蠢蠢欲动。

    欧阳志远俩忙和每位漂亮的女孩子握手。

    他们带来的人,把花篮都抬了下来。

    欧阳志远看到了一辆普通的桑塔纳,慢慢的开过来,车窗里,露出了黄晓丽那高贵典雅的面容,她的旁边,就坐着扎着一个漂亮蝴蝶结的女儿一帆。

    “爸爸……爸爸……”

    一帆的声音在车里传来。

    车慢慢的停下来,欧阳志远小跑过去,一把抱起女儿一帆。

    “爸爸,我想你了,妈妈也想你。”

    一帆依偎在志远的怀里,两只小手紧紧地抱住爸爸的脖子,再也不舍得松开。

    黄晓丽微笑着从车里下来。

    志远轻声道:“来了。”

    黄晓丽点点头道:“一帆想你了。”

    几个女孩子一听这个漂亮的小女孩,喊欧阳志远爸爸,都吓了一跳。

    除了韩月瑶知道内情。

    陈雨馨的脸上更是露出一丝惊异。

    欧阳志远笑道:“我的干女儿。”

    “黄县长,你好。”

    陈雨馨、陆海燕和康静都连忙和黄晓丽打招呼。

    欧阳志远抱着一帆,把大家让进屋里。

    这座小楼很是宽敞,大家都进去了,并没有显得拥挤。

    当欧阳志远把父亲和母亲介绍给大家的时候,除了韩月瑶之外,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我的天哪,这……这怎么可能?

    秦墨瑶和欧阳宁静的容貌,让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