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都瞎了一只眼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零二章都瞎了一只眼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这些人太小看我欧阳志远了,这点小计谋,能困住我欧阳志远吗?”

    欧阳志远说着话,走到赵宗亿的电脑前,暗暗的把签字笔里的内存卡,插进u盘中。

    他把画面从在十字路口受到袭击的时候,开始播放,一直播放到自己返回看到赵宗亿死亡的画面。

    周玉海和耿剑锋一看些画面,禁不住狂喜。

    我的天哪,欧阳志远身上,怎么会有自动摄影装置?有了这些视频,足可以证明,欧阳志远没有杀死赵丰年。

    耿剑锋看着周玉海道:“请赵县长进来,让他看视频。”

    周玉海点下头,走到赵丰年面前道:“赵县长,耿书记请您看一段视频。”

    赵丰年点点头,走进了房间。

    耿剑锋看着赵丰年道:“赵县长,你看看这段视频。”

    赵丰年疑惑的看了耿剑锋一眼,看到了电脑里的视频,当他看到那个杀手嘴里说出是受到赵宗亿的指使,来暗杀欧阳志远的时候,他下了一跳,紧接着,那个杀手,就能一发子弹打爆了脑袋。

    紧接着他又看到了,自己的儿子说的话:“我可没有找人杀你,冤枉呀,是崔德成找你要报仇的,你射瞎了他的一个眼,害的他丢了副局长,他在香港找了三个杀手,说今天就动手杀了你。”

    “你怎么知道崔德海要杀我?你肯定和崔德海有联系,快说,是不是你和崔德海联合一起来袭击我?快说!”

    “我说,别杀我,我说,我和崔德海通过电话……。”

    紧接着,就是一个人影一闪,欧阳志远猛一转身,发出手术刀,冲了出去。

    画面一转,欧阳志远又冲了回来,就看到了赵宗亿脖子上中了那把手术刀,鲜血狂喷,而且赵宗亿还没有死。

    画面上的欧阳志远立刻扶起赵宗亿,大声问道:“是谁杀了你,快说!快说!是谁杀了你。”

    赵宗亿的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倒气声,已经说不出话来。

    几个保安和大批的警察冲了进来,他们一眼看到了欧阳志远正抱着赵宗亿。

    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了欧阳志远。

    赵丰年看到这些画面,眼泪还是再次流下来了。

    自己的儿子死了,这可是自己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呀。

    赵丰年知道,欧阳志远没有杀了自己的儿子。那是谁杀了自己的儿子?

    “这肯定是有人做好了圈套,想嫁祸给欧阳志远。”

    周玉海看着赵丰年道。

    欧阳志远看着赵丰年道:“赵县长,我想问您一个问题。”

    有一个问题,一直在欧阳志远的脑海里缠绕,就是赵丰年为什么会和警察几乎在同一个时间,冲上楼来。那个时间,赵丰年绝对正在县政府上班,县政府距离这里要二十分钟的时间,而警察局,距离这里只有十分钟的路程,赵丰年和警察同一时间赶到,就说明一个问题,赵丰年得到自己的儿子被杀的消息,要比警察得到消息提前十分钟。

    警察赶来的时候,是和保安一起冲上来的,保安就在楼下,当然两分钟内,就能冲到,可是警察要十分钟,才能赶到这里,这就说明,警察一定是提前十分钟就得到了赵宗亿被杀的消息,赵丰年要提前二十分钟,知道了儿子被杀的消息,才能赶过来。可是那个时间,欧阳志远还没冲上赵宗亿的房间。

    就是说,有人在还没有杀赵宗亿之前,就打电话给警察局和赵丰年了。

    这个打电话的人,就是凶手的同伙,或者就是设套之人。

    赵丰年现在虽然知道欧阳志远没有杀害自己的儿子,但他仍然对欧阳志远恨之入骨,恨不得一口咬死欧阳志远。

    赵丰年冷哼一声道:“什么问题,你问吧。”

    欧阳志远道:“赵县长你怎么会知道赵宗亿被杀?”

    赵丰年道:“我在办公室,接了一个电话,说你杀了我的儿子,我和司机就赶过来了。”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从县政府到这里,要用二十分钟,才能赶到这里,周玉海他们接到电话吗,要十分钟,才能赶过来,而保安就下楼下,我第一次冲上楼到返回赵宗亿的办公室,看到赵宗亿被杀,最多有五分钟的时间,也就是说,在五分钟内,保安冲了上来,看到赵宗亿被杀,可是,警察和赵县长、保安,是同一时间冲上来的,赵县长和周玉海两方竟然能提前这么长的时间知道我杀死了赵宗亿,嘿嘿,那个时间,我可能还没有来到天源公司。这就说明,凶手提前给你们打了电话,让你们好抓我个现行,让你们亲眼看到我抱着赵宗亿,让你们认为,是我杀了赵宗亿。”

    耿剑锋和周玉海一听欧阳志远的分析,点着头。

    赵丰年也知道,自己来到的时候,自己的儿子还没有咽气,那把手术刀,肯定插进儿子脖子的时间不长。

    周玉海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说,谁的嫌疑最大?”

    欧阳志远道:“凶手就是崔德成,这是崔德成和影子杀手田宝武互相勾结在一起,联合陷害我的,他们为了陷害我,故意杀死赵宗亿,嫁祸于我,让赵县长对付我。赵县长,只要抓住催德成,一切就明白了。”

    赵丰年听到欧阳志远的分析,他的眼角猛烈的抽动着,内心在滴血,崔德成为了对付欧阳志远,竟然勾结影子杀手,杀了自己的儿子,自己养了一条白眼狼呀,这不是做自受吗。

    “耿书记,你们一定要抓住崔德成,给我儿子报仇,拜托了。”

    赵丰年红着眼圈,步态踉跄的走出儿子的办公室。

    周玉海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好险呀,你差一点就跳到黄河洗不清了。”

    欧阳志远苦笑道:“是呀,真是危险至极,赵宗亿勾结崔德成,在半路上伏击我,想不到,却被崔德成利用,干掉了赵宗亿,崔德成想让赵丰年对付我,可惜呀,我洗掉了自己的冤屈。”

    周玉海把视频复制了几分,存进了自己的u盘,然后把内存卡还给欧阳志远。警察们把赵宗亿的尸体拉走,他们继续勘察现场。欧阳志远回到车上,换下了沾染了赵宗亿污血的那身衣服扔掉,又仔细的洗了好几遍手。

    他坐在车里,没有开车,仔细的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这次一定要抓住崔德成和田宝武。不知道李玫和王超然来到了没有,如果他们来到了话,可以帮助自己,调查崔德成和田宝武的踪迹。

    到了吃饭的时间了,欧阳志远再去县人力资源局,就怕人家早已下班了。欧阳志远拿出电话,给口福烤乳羊的老板王永福打了个电话,让他留一个单间。

    午饭自己要请周铁山吃饭。

    欧阳志远请周铁山的目的,就是让他们的运输队,代替四运输队的业务。现在,孙玉龙和那些司机都被抓了起来,水泥的运输任务,可不能停。

    口福烤乳羊的生意,已经做大了,王永福已经盘下了一个三层的大酒店,现在,生意十分火爆。

    王永福一听欧阳志要来,立刻给欧阳志远留下了一个最好临街的单间。

    ………………………………………………………………………………………………

    赵丰年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立刻拨通了崔德成的电话,眼里喷射着杀人的寒芒,他压低了声音道:“崔德成,宗亿被欧阳志远杀了,你要替宗亿报仇。”

    崔德成一听自己的计谋,成功了,顿时狂喜至极,欧阳志远,你死定了。

    其实,崔德成并不知道影子杀手田宝武的一丝消息,他认为,欧阳志远真的杀了赵宗亿。

    影子杀手田宝武在南州刺杀欧阳志远没有成功,他就暗暗地潜伏到了傅山,继续寻找机会杀掉欧阳志远,给哥哥报仇。但他一直没有机会。

    今天他尾随着欧阳志远来到了天源集团的办公室,当他看到欧阳志远全力对付赵宗亿的时候,他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就是自己引开欧阳志远,让自己的住手干掉赵宗亿,让公安局的人对付欧阳志远,自己好趁机再下毒手。

    影子杀手和崔德成的目的都是一样,嫁祸给欧阳志远。影子杀手的目的,是让公安局对付欧阳志远,而崔德成的目的,就是让赵丰年请七爷出山,干掉欧阳志远。

    “您说什么?欧阳志远杀了宗亿?”

    崔德成装着不相信的样子,大吃一惊。

    崔德成的电话里,传来百货大楼促销的广告声。

    赵丰年一听百货大楼促销的广告声,猛然想起,崔德成有一处房产,就在百货大楼旁边。

    “是的,崔德成,你帮我干掉欧阳志远,我给你五千万。”

    赵丰年继续大声迷惑崔德成。

    崔德成一听赵丰年要出五千万,让自己干掉欧阳志远,他心里狂喜,但仍旧不动声色的道:“我看看吧。”

    崔德成挂上电话后,赵丰年立刻用座机拨通了耿剑锋的电话。

    “耿书记,我发现崔德海的一个秘密住址,百货大楼左侧泉水小区一号楼第一单元二层东户,你们立刻抓住他。”

    赵丰年的声音差点吼起来。他知道,这次绝不能让崔德成跑掉了。

    曾经是主人和打手关系的赵丰年和崔德成,现在两人成了生死对头,不死不休。

    耿剑锋一听赵丰年找到了崔德成的住处,立刻调集大量的民警,直扑百货大楼左侧泉水小区一号楼第一单元二层东户。

    只要抓住了崔德城,赵宗亿的死因,就能真相大白。

    十几辆警车,没有拉警笛,风驰电掣的奔向崔德成的住处。近百名警察和特警,手持武器,死死的把那幢楼房围的水泄不通。

    崔德成知道,自己根本杀不了欧阳志远,要想杀死欧阳志远,还要聘请香港的杀手过来。香港最厉害的杀手,就是斩杀上帝杀手团。

    自己要想干掉欧阳志远,就只有聘请他们。

    这时候,楼下的警车和特警,冲了上来,直扑崔德成的第一单元二层东户。

    崔德成回到了自己这个秘密的住处,坐在沙发上,开始盘算,怎样挣赵丰年的五千万。这五千万,不好挣呀。欧阳志远变态的战斗力,十分的强悍,刚才三个杀手,竟然还杀不了他。

    崔德成喝了一杯水,他决定联系香港的斩杀上帝杀手团,来对付欧阳志远。

    他刚想打电话,心里猛然感到一阵心惊肉跳,一种危险的气息,在外面传来。崔德成一惊,伸手掏出一把手枪,冲进里面的卧室。

    那间卧室的窗户,没有封死。

    几乎的同时,轰的一声巨响,房门被一股强劲的冲力力撞开,五六名特警端着枪冲了进来。

    警察!我的天哪,怎么会是警察?

    崔德成没有想到,警察竟然来的这样快,自己这个秘密地方,怎么会被警察发现?

    崔德成快速的冲向卧室的后面窗户。

    这扇窗户下面,有自己暗藏的一根绳索,可以顺绳而下。

    “呯!”

    一声枪响。对过楼顶上的狙击手立刻开枪,一发子弹发出尖利的怪啸,爆射而来。

    崔德成一个倒栽葱,翻了一个跟头。

    “砰!”

    阻击步枪的子弹,打在了后墙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弹孔。

    对面的楼上,有阻击手。

    枪声一响,客厅里的特警立刻扑了过来。但门已经被崔德成从里面锁死。

    警察们狠狠的在外面撞击着

    崔德成狞笑着身手从床底下,拉出来一个帆布包。帆布包里有自己配置的微型炸弹,和烟雾弹。

    他快速的把一枚炸弹,挂在房门的锁上,然后对着窗户扔出一枚烟雾弹。

    “呯!”一声闷响,烟雾弹爆炸,一股浓烟从窗户狂喷而出。

    崔德成毫不犹豫的撞向窗户。窗户上事先留好的小门,被崔德成撞开。

    崔德成刚一冲出窗户,房门就被特警撞开。五六名特警刚要冲进来。

    “轰!”

    门后面,崔德成安放的炸弹,发出了强烈的爆炸。

    几名特警立刻被炸出数米开外。

    崔德成一伸手,准确的抓住暗藏的那根绳索,借着烟雾,顺绳而下。

    他的脚刚一着地,两支乌黑的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

    “把枪放下,举起手来。”

    暗藏在后面的警察,立刻用枪对准了崔德成。

    完蛋了,这下完蛋了。

    崔德成的冷汗,顺着脊梁,湿透了衣服。崔德成可不甘心自己被抓住,他猛一转身,一枪打在了一个警察的胸口,另一个警察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

    “呯!”

    子弹打向崔德成的眉心。

    崔德成知道,自己这次死定了,自己躲不开这一枪。正当他绝望的时候,猛然,一只手猛地抓住了他的肩膀一带。

    那颗子弹擦着自己的眉心而过,打在了墙上。刀芒一闪,鲜血狂喷,那个警察捂着自己的咽喉,倒在地上。

    “走!”

    一声极其阴冷的冷哼,在崔德成的耳边响起,他只觉得自己被一只手拎起,如同腾云驾雾一般,顺着楼放的后墙,冲了出去。

    “砰砰砰!”

    无数颗子弹,擦着自己的耳边飞过,崔德成毫不犹豫的向身后扔出了一颗烟雾弹

    烟雾弹爆炸后,附近的一切全被被烟雾笼罩。

    是谁救了自己?难道这人是神仙?拎着自己,竟然象拎小鸡一般。

    这人的武功真高呀,速度更快,转眼间,就冲过几座楼。

    由于崔德成最后扔出去的那颗烟雾弹起了作用,等到警察冲过烟雾,再找崔德成,崔德成早已无影无踪。

    傅山县公安局,围堵崔德成的任务,彻底失败。警察牺牲了二名,重伤四名,罪犯崔德成逃走。

    半小时后,两人已经来到郊外一座小山前,那人终于放下崔德成。

    崔德成连忙站起来,看着背对着自己的这人。我的天哪,这人竟然是一位独臂人。

    山风吹来,那人有点花白的头发,和衣袖,随风飘舞。

    “谢谢这位大哥救了我,崔德成感激不尽。”

    崔德成看着这人道。

    那人冷哼了一声,沉声道:“不用谢,我救你,是为了咱们共同对付同一个敌人。”

    独臂人冷冷的道。

    崔德成一听,疑惑的道:“共同对付同一个敌人?”

    那人道:“对,我们共同对付欧阳志远。”

    崔德成一听,这人竟然和欧阳志远有仇,这太好了,有了这种高手的帮助,何愁杀不了欧阳志远?

    崔德成连忙道:“大哥,你和欧阳志远什么仇?”

    独臂人慢慢的转过脸来。当崔德成看到他的脸时,崔德成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搐着,牙齿要的咯嘣直响。

    这人和自己一样,一只眼睛已经塌陷,整个脸部都变形了,极其的丑陋。

    “欧阳志远射瞎了我的一只眼睛,砍掉了我的一只胳膊,杀了我的亲大哥,所以,我要让他死!”

    田宝武的脸色变得极其狰狞,花白的头发,猛然炸起,股股恐怖的杀机,在他那只丑陋的独眼里狂喷而出。

    崔德成感受到了田宝武身上散发的浓烈而可怕的杀气,还有浓重的血腥气。

    “好,大哥,我们一起干掉欧阳志远。”

    崔德成的脑子里早就有了一个绝好的主意,可是,韩月瑶背后的那两双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自己没有下手的机会。现在,有了这位绝顶高手的帮助,嘿嘿,那两个暗中保护韩月瑶的人,就可以轻松干掉了。

    只要干掉那两个人,自己抓住韩月瑶,就轻松的多了,抓住了韩月瑶,就可以拿韩月瑶把欧阳志远引过来,埋伏好阻击手,就可以一枪毙命。你欧阳志远的武功再高,能刀枪不入?

    “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田宝武一指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包。

    崔德成抱了抱拳道:“请问恩人大名。”

    田宝武冷声:“你喊我田大哥就行了,名字我已经忘记了。”

    田宝武说完话,快速的走向那座小山峰。

    崔德成连忙跟在后面。但田宝武的速度极快,当崔德成走到那座小山峰的,竟然失去了田宝武的身影。

    崔德成仔细的找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

    田大哥到了那里去了?

    正当崔德成要到别处寻找的时候,一大丛高大的灌木后面,传来田宝武不屑的声音:“在这里,进来吧。”

    崔德成连忙走向那丛高大的灌木丛,一个很小的洞口,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这个洞口隐藏的极其严密,要不是田宝武叫崔德成,崔德成根本找不到这个洞口。崔德成刚一进入这个洞口,一道冷森森的刀芒,如同毒蛇一般,无声的刺向他的咽喉。

    崔德成毕业于山南警官学校,本来就是一位高材生,身手极好。他一见一道刀芒一闪,自己的咽喉之处,就多了一把锐利的刀锋。崔德成一声冷哼,身形一扭,闪电一般的高速后退横移,试图躲过那道刀锋。

    但耳边想起一声不屑的冷哼,任凭崔德成怎样后退,那把刀锋始终紧紧地顶在自己的咽喉,一丝血珠在自己的咽喉流出。

    “哼!”

    刀锋一收,一个金面人,如同鬼幽一般,出现在崔德成的面前。

    我的天哪,这人竟然带着一张金色的面具,面具后面,那双诡异的眼睛,透出鄙视和不屑。

    “柳八,让他进去吧,副门主在里面等着他。”

    又是一个金面人,在深洞里走出来,一双冷森森的眸子盯了一眼崔德成。崔德成立刻感觉到他的眼光,如同一把利剑,瞬间穿透了自己的心脏。

    我的天哪,这个小山洞里,竟然隐藏着两个金面人?他们的身手是如此高明,他们是谁?带着金色的面具?

    猛然,崔德成想起了什么,神情一变,他终于想起来,香港斩杀上帝杀手团的人,都带着金色面具。

    难道这两人,是斩杀上帝杀手团的?

    ……………………………………………………………………………………………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开到了新工业园,回到办公室,给周铁山打了电话。

    周铁山还没卸完货物,就接到了欧阳志远的电话。

    “周大哥,卸完货了吗?”欧阳志远笑着道。

    “志远,正在卸,就怕要卸一个下午,”

    周铁山道。

    “那你来工业园办公室一趟,我有事找你。”

    欧阳志远道。

    “好的,志远,我马上到。”

    周铁山挂上电话,心道,志远在工业园办公室?难道他在工业园办公室工作?

    要是志远在工业园办公室工作,那就好办了,可以让志远给自己的车队找一部分活干,最近,活有点不好找。

    周铁山来到工业园的办公室,敲了敲门。

    “请进。”

    周铁山一听是欧阳志远的声音,就推门进去,看到欧阳志远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一份合约。

    “志远。”

    欧阳志远连忙站起来道:“周大哥,坐。”

    周铁山微笑着坐下来,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没想到你竟然在工业园工作,呵呵,你回来,给你们领导说说,看看有什么货源吗,给我们介绍一下。”

    欧阳志远一听,呵呵笑道:“有呀,正有一批货源要给你们,要干半年,而且要让你的整个车队都参加。”

    周铁山一听,高兴的差一点跳起来,大声道:“太好了,志远,你……你是怎样给你领导说的?有什么条件?”

    欧阳志远笑道:“我打个电话,让领导送合约来,你看看。”

    欧阳志远给王青峰打了电话。

    不一会,王青峰拿着一叠合同走了进来。

    欧阳志远连忙介绍道:“这位是周铁山,铁山运输大队队长,这位是工业园的副主任王青峰。”

    两人连忙握手问好。

    “欧阳主任,我们已经按照和四通公司签订的合约条款中的违约事项,和他们依法解除了合约。”

    王青峰道。

    “呵呵,很好,青峰,你把新合约给铁山大哥看看,如果周大哥没有意见,周大哥看完后,就签字,签完字后,我请客吃饭。”

    欧阳志远笑道。

    “什么……志远……你是这里的主任?工业园的……主任?”

    周铁山一听王青峰喊志远为欧阳主任,吃惊的看着欧阳志远。

    王青峰笑道:“周大哥,欧阳主任,就是我们这里的头,呵呵,你看看合约吧,以后,新工业园的沙子、石子和水泥,都交给你们铁山运输大队,就怕你们的车辆不够。”

    周铁山连忙站起来,不好意思的笑着道:“志远,不,欧阳主任,你真是这儿的主任?”

    欧阳志呵呵笑道:“不论我是什么人,我还是要喊你为周大哥,你还是喊我志远,周大哥,你先看合同。”

    周铁山本身就是山南大汉,性格豪爽,不拘小节,现在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连忙道:“好,志远,不瞒你说,我们就只有十五辆大货车。”

    欧阳志远一听周铁山只有十五辆车,微微的沉思了一下,想到了一个主意,看着周铁山道:“周大哥,你们跑长途,每辆车有两个司机,但现在工业园的货源,都是短途,沙子、水泥和石子,都在附近,用不了这么多的司机,你的铁山运输大队,名声太小,你不如成立一个运输公司,注册铁山运输公司,剩下的司机,我给你投资购买新车,把车队扩大一倍,就能满足工业园的运输要求了。”

    周铁山一听欧阳志远要投资成立铁山运输公司,购买新车,禁不住大喜,呵呵笑道:“太好了,志远,要是能成立运输公司,你来当董事长。”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我不介入运输公司任何事情,我还是做我的工业园主任,我投资你的运输队,一是想帮你,而是想帮助工业园。”

    欧阳志远知道,周铁山为人豪爽真诚,志远想帮他。

    周铁山一听志远这样说,看着志远道:“那就给你分红,挣了钱,咱一人一半。”

    欧阳志远笑道:“先看合同,看完了,去吃饭,饿死人了。”

    周铁山笑道:“好,看合同。”

    半小时后,周铁山和新工业园签了合同,欧阳志远和周铁山、王青峰直奔口福烤乳羊饭庄。

    现在的烤乳羊饭庄,装修的很豪华,已经是三层楼的豪华饭庄了。

    饭庄前,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豪华轿车。

    欧阳志远看着那些豪华轿车,心道,好家伙,王永福的生意做大了,饭庄如果能改成大酒店,效果会更好的。

    王永福早就等候欧阳志远多时了,一看欧阳志远来到,立刻迎了过去。

    “志远,来了。”

    欧阳志远一看王永福迎了过来,笑道:“王大老板,生意做大了。”

    “呵呵,志远,要不是你,我的生意能做大吗?快楼上请吧,我给你留了一个单间。”

    王永福大声道。

    这时,几个男人簇拥着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从一辆高级桑塔纳上,走了下来,进入大厅,其中一个人撞了一下王青峰,把王青峰撞了一个踉跄。

    但这人竟然当作没看见一般,走向大厅。

    周铁山一看,立刻就要找那人理论一下,王青峰连忙拉住了周铁山道:“周大哥,算了,这人没看到。

    王青峰家境不好,穿的服装比较一般,几个工资,都供弟弟妹妹上学了,农村的爹娘,身体不好。

    那个撞了人的年轻人,根本没看起王青峰,不懈的看了一眼王青峰,撇着嘴道:“穷酸,别挡路。”

    这句话,让欧阳志远听到了,王青峰可是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兄弟,现在被人撞了一个踉跄,对方不光不道歉,反而还骂人,这让欧阳志远很是恼火。

    欧阳志远伸手就要动手,一下被王青峰拉住道:“欧阳主任,咱们快去吃饭,吃完饭还有事,下午美国凯迪斯集团的人就要到了,他们要到新工业园选址。”

    欧阳志远一听,冷笑道:“便宜了这个狗东西。”

    王永福连忙嘿嘿笑道:“志远,别给这些人一般见识,走,看看我给你留的烤乳羊。”

    欧阳志远笑道:“好,我看看你的手艺进步了没有。”

    四个人说着话,走向二楼留好的那间清风轩。

    四个人刚上到二楼的楼梯,就看到一个领班,有点紧张的快步迎了过来,看着王永福道:“王总,不好了,留给欧阳主任的清风轩,被人抢占了。”

    王永福一听,皱了一下眉头,轻声道:“我去看看。”

    欧阳志远一听,留给自己的房间,被人占了,心头不由得火起,今天是不是不太顺?怎么事事都不顺心?吃个饭,连订好的房间,都被人家占了,自己急等着吃饭,吃完饭,好接待美国凯迪斯集团来新工业园选地址。

    欧阳志远跟在王永福身后,走进了清风轩。

    欧阳志远一看,房间内,坐着的竟然就是撞王青峰的那几个人,那个发福的中年人,就坐在上首上,一个人献媚的正给他点烟。

    “张乡长,您请。”

    王永福看着这几个人,连忙抱拳,陪着笑脸道:“各位,实在对不起,这是一间预留的房间,客人到了,我给你们换一间单间行吗?”

    那个被人称呼为张乡长的中年发福男人,脸色一冷,没有理会王福永。

    那个给张乡长点烟的三十多岁男人,正是撞了王青峰的那个骂人的家伙。这人看样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叫蒋安营,是猫儿乡办公室主任。

    今天,猫儿乡乡长来向县政府提交修路和通电的报告。本来,这份报告,由猫儿乡办公室主任蒋安营送来就可以了。可是,猫儿乡乡长张兴国为了能和县政府的领导见上一面,说上一句话,他亲自带领手下人来到了县城。

    张兴国没能见到何振南县长,赵丰年没在办公室,他只见到了副县长黄晓丽,向黄晓丽汇报了工作后,就带着手下,来到了口福烤乳羊吃饭。

    过去,他们经常来这里吃饭,上几次来这里吃饭,都是要的最好的房间清风轩,今天他们来到,就直奔清风轩而来。正巧,领班为欧阳志远刚刚打开房间。

    张兴国带着手下的人,就走了进来,坐在桌子旁,等着点菜。

    张兴国在猫儿乡,横行霸道,无人敢惹,就连乡书记孙京生都有点怕他。

    这家伙,脾气火爆,仗着市里有人,平时又养了一批打手,做起工作来,就喜欢使用暴力,人称暴戾乡长。

    现在吃个饭,竟然要被撵走,换房间,这就让他对王永福十分的不满。

    张兴国一听要换房建间,不禁十分的恼火,脸色一沉,冷哼了一声。

    办公室主任蒋安营就会察言观色,服务领导,现在他知道张老板生气了。蒋安营猛地一拍桌子大声道:“瞎了眼的狗东西,老子的钱不是钱?快滚出去,给老子上菜,拣最好的和拿手的,给上来,否则,老子砸烂你们的饭店。”

    王永福一听这人骂人,面子过不去了,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连忙道:“你怎么骂人?这间房是给客人预留的。”

    蒋安营一听这个老板还敢和自己犟嘴,不由得极其恼怒,抬手就是一掌打向王永福的脸。

    欧阳志远实在看不下去了,这人怎么了?又打又骂的?欧阳志远一拉王永福,抬手就是一掌,打在了蒋安营的脸上。

    “啪!”

    这一掌打的蒋安营眼冒金星,一个踉跄,一屁股砸进一张椅子上。强劲的冲力,让蒋安营一个倒栽葱,摔倒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