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赵宗亿死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零一章赵宗亿死了

    周玉海开着的这辆小面包车,没有警车的标志,是专门侦查办案用的。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八点整。

    “玉海,都布置好了吗?”

    欧阳志远看着周玉海问道。

    “放心吧,今天要把他们一网打尽。”

    周玉海低声道。

    “走吧!”

    两辆车一前一后的直奔龙海市第一水泥厂。

    傅山工业园的所有用料,都是由城建局工程建设科采购的。负责采购水泥的,就是工程建设科副科长周邦和。

    金鑫和凯旋两大集团用先进的机器,昼夜加班,铺筑工业园的混凝土路,每天需要大量的水泥,而现在水泥的供应,有点紧张。

    工程建设科的副科长周邦和和两位科员,就住在了龙海第一水泥厂。

    早晨九点钟的时候,周邦和就和龙海水泥厂销售科交涉好了,伍佰吨的水泥票已经开出来了,三个人来到货位上,装卸工们,正给四通运输集团的大型货车装车。

    周邦和的手下,一个叫蒋政,另一个叫王水。

    蒋政手里拿着封条,王水拿着特制的胶水,走向前面已经装完水泥的几辆大货车。

    长的五大三粗的车队队长孙玉光,光着的铁青脑袋,在阳光下泛着青光,嘴里叼着一支烟,随着烟雾的喷射,满脸的横肉微微颤抖着。他斜着眼,看着周邦和带着蒋政和王水,走了过来。

    “周科长,早呀。”

    孙玉龙打开驾驶室的门,看着周邦和,并向周邦和使了个颜色。

    周邦和点点头,看着蒋政和王水道:“快去贴封条,别晚了今天的水泥供应。”

    “好的,周科长。”

    蒋政和王水走到车前,开始贴封条。按照规定,封条必须全贴,而且封条的胶水必须是特制的,贴上去就不能揭下来,如果强行揭开,就会毁坏封条。

    蒋政和王水互相看了一眼,又向四处看了看,没有人。王水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意,他从怀里掏出另外一种胶水,在封条上,点了几个点。

    蒋政立刻把封条贴上。

    周邦和进入了孙玉龙的驾驶室,孙玉龙看了一眼周邦和,拿出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递给周邦和。

    周邦和捏了捏,装进了口袋。

    “合作愉快!”

    孙玉龙嘿嘿的笑着。

    远处的一辆面包车上,周玉海手中的长镜头,记录下了,所有的交易过程。

    当这个车队,开出龙海市第一水泥厂之后,警车就出现在周邦和、蒋政和王水的面前。

    欧阳志远和周玉海跟在车队后面,来到了昨天和何振南吃饭的地方。

    孙玉龙没有想到,后面有人跟踪,他还像以前那样,卸掉30吨水泥后,继续开车。

    那辆装着盗窃水泥的车辆,开出不远,就被埋伏好的警车堵住。

    警察在一个窝脏点,搜出了大量的水泥,竟然有几百吨。

    同时,城建局收料场的司磅员,被当场抓住了两个。

    四通集团的这个运输队,所有的司机,都参与了盗窃,全部被请进了傅山县公安局。

    欧阳志远看到运输队队长孙玉龙被带上警车,终于放下心来。

    他刚从城建局的料场出来,就看到了,一个二十几辆的车队,拉着各种新型设备,开到了工业园。

    “同志,请问一下,江石集团的工地在什么地方?”

    欧阳志远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问路。

    他连忙,就看到了一个黑脸大汉从车上下来。

    周铁山!

    呵呵,这个黑脸大汉,竟然就是在白云寺隧道和自己一起喝酒的周铁山。

    欧阳志远微笑着走过来,大声道:“周铁山。”

    周铁山猛然听到有人喊自己,连忙转脸一看,顿时惊奇不已。

    “哈哈,志远,你怎么在这里?”

    周铁山大叫一声,冲了过来,锤了欧阳志远一拳。

    “我就在这里工作,你们给江石集团送的设备?”

    欧阳志远笑道。

    “志远,你在这里工作?太好了,我可找到了管饭的人了。”

    周铁山哈哈大笑。

    “好,你们先去卸设备,上午我管饭。”

    欧阳志远叫过来一位工作人员,让他给周铁山带路。

    “好,志远,我们卸完车,我给你打电话。”

    周铁山说着话,上了车。欧阳志远看着周铁山的车队,猛然就有了一个想法。他回到工业园的办公室,就从窗户看到戴立新走过来。戴立新的脸色很不好看,他仿佛从窗户看了一眼欧阳志远,没有说话,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谁招惹了戴副县长?

    四通集团承运新工业园的运输任务,是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张兴勇给戴立新打的电话介绍的。

    龙海四通集团董事长张兴军,是副市长张兴勇的亲哥哥。运输队长孙玉龙是张兴军的小舅子。

    当孙玉龙被抓的同时,龙海四通集团董事长张兴军的电话,就打到了戴立新的电话上。

    戴立新是傅山县主管工业的副县长,副市长张兴勇,正是自己的顶头上司。

    欧阳志远带着周玉海,抓了孙玉龙,事先怎么没有和自己说一声?抓了孙玉龙,不就得罪了龙海四通集团董事长张兴军吗?而张兴军可是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张兴勇的亲哥哥。

    这个问题不好交代呀?要是得罪了副市长张兴勇,自己可吃不了兜着走。

    戴立新看着自己的秘书道:“把欧阳志远叫来。”

    秘书答应了一声,连忙去叫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坐在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茶。

    欧阳支援看着王青峰道:“青峰,咱们委托人力资源局,招聘新工业园的管理人员和质量监督人员的事,进行的怎么样了?”

    欧阳志远已经不相信城建局里的官员,他要招聘自己的人马,但他一时忙不过来,关于招聘新工业园的管理人员和质量监督人员的事,委托给县人力资源局。今天上午,招聘就已经开始了。

    这两天工业园太忙,王青峰就过来帮忙,而且王青峰已经兼任新工业园的副主任。

    “欧阳主任,我刚打电话问过,有三个人符合标准,一会,咱们亲自去面试。”

    王青峰道。

    戴立新的秘书走了进来,小声道:“欧阳主任,戴县长请你过去。”

    欧阳志远忙道:“好的,我马上过去。”

    欧阳志远说着话站起身来,走向戴立新的办公室。刚才看到戴县长的脸色就不好看,他找自己有什么事?

    戴立新看到欧阳志远走进来,冷着脸道:“志远,四通运输队的事,你怎么没和我说一声?就把孙玉龙抓了起来?”

    欧阳志远一愣,心道,抓孙玉龙的事又不是我抓的,为什么要给你说一声?再说,孙盗窃水泥的事,孙玉龙肯定是主谋,公安局的不抓他,抓谁?

    欧阳志远道:“戴县长,孙玉龙被抓,那是公安局的事,和我无关,再说,孙玉龙盗窃咱们工业园水泥的过程,都被公安局的同志,拍了照,在他们的窝脏点,竟然搜出来300吨的水泥,公安局的人,当然要抓他了。”

    欧阳志远大声道。

    戴立新冷哼一声道:“我并不是说,孙玉龙不该抓,而是你在得到孙玉龙他们偷盗水泥的情况后,给我汇报一下呀?你知道孙玉龙是谁?他是四通集团董事长张兴军的小舅子,张兴军可是咱们的顶头上司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张兴勇的亲哥哥,你想想,抓了孙玉龙,我们不就得罪了副市长张兴军?再说,我们很多的运输业务,都要由四通集团来完成。”

    戴立新非常恼火,他知道,市长郭文画想利用欧阳志远建设工业园,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欧阳志远可不是这么好利用的。他会在被利用之中,羽毛丰满的。

    如果欧阳志远的羽毛丰满了,自己可不好控制他。

    欧阳志远一听戴立新这样说,就知道,戴立新不敢得罪副市长张兴勇,不由得冷笑道:“你的意思,就是不抓孙玉龙?让孙玉龙继续偷盗我们新工业园的水泥?龙海市的运输集团,不只有四通一家,再说了,四通集团这样疯狂的盗窃我们的物资,他们已经严重的违约了,我们新工业园的运输业务,我想再交给他们去做。”

    欧阳志远看着戴立新道。

    戴立新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脸色一变,嘿嘿,你要是找死的话,我可以成全你,你欧阳志远如果解除了和四通集团的运输合同,嘿嘿,副市长张兴勇能放过你吗?戴立新眼珠一转,他就想到了一个主意,那就让副市长张兴勇来对付欧阳志远,最好把他的新工业园主任的职务拿下。

    想到这里,戴立新心里一喜,但他的脸色仍旧阴沉着道:“你是工业园的主任,主意你拿吧,以后,有什么事情,先向我汇报一下。”

    欧阳志远一听戴立新虽然没有直接同意自己和四通解约,但也没反对,他以为戴立新会强烈的反对。

    欧阳志远走出了戴立新的办公室,没有多想,就开车直奔县人力资源局大厅。

    ………………………………………………………………………………………………

    赵丰年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原城建局局长郑俊熙竟然神秘的失踪,同时失踪的,还有被解职的监察科的副科长孙奇军。

    这两人都是在同一天被开除公职的,都在同一天失踪。

    这说明了什么?难道郑俊熙被秘密的抓起来啦?被双规?

    自己已经动用了一切关系,还是没有查到,事情的原由。郑俊熙知道的事情太多了,自己就是想灭口,也找不到人。

    郑俊熙参加了老工业园的建设,很多的内幕,他都知道,如果郑俊熙被秘密双规,自己就危险了。

    近来自己有点不顺,儿子赵宗亿的天源公司,被欧阳志远解约,致使新工业园的很多项目,没有机会竞标,这可是一个发大财的机会呀。

    几百亿的投资,就是一块大肥肉,自己不能咬上一口,会后悔终生的。

    赵丰年拨通了一个号码。

    里面传来一个极其阴冷的声音。

    “说,有什么事?”

    赵丰年听到这个声音,背后有点发毛,他做了一个深呼吸,小声道:“七爷,郑俊熙失踪了。”

    对方停顿了一下,声音变得更加阴冷:“你早就该做了他。”

    赵丰年虽然不知道七爷到底是谁?但他知道,七爷在龙海市无人敢惹,而且势力极大,当年,自己在老工业园的建设中,七爷暗中帮了自己很多的忙,帮助自己清除了好几个对手,竟然毫无破绽。

    现在,自己只有再次求助七爷。

    “七爷,想办法找到郑俊熙,灭了他。”

    赵丰年阴森森的道。

    “二千万,我帮你灭了郑俊熙。”

    七爷的话里面,透着浓烈的血腥气息。

    赵丰年的嘴角剧烈的抽动着,眼里透出强烈的愤怒。你妈个比,老子这几年,就弄了几千万,你狗日的竟然狮子大开口,要老子两千万,这不是在割自己的肉吗?但赵丰年知道,七爷说一不二。如果不敢掉郑俊熙,自己就完蛋了。

    赵丰年沉思了一下道:“两千万可以,但要加上一个人。”

    七爷冷笑道:“谁?”

    赵丰年的眼里,猛然透出强烈的杀机,一字一字的道:“欧——阳——志——远。”

    赵丰年对欧阳志远有着强烈的恨意,所有的一切,都是欧阳志远造成的。只有杀了欧阳志远,才能挽回自己的一切。

    “不行,欧阳志远的身价,值一个亿,嘿嘿,你没有这么多的钱,我不讲价的。”

    “咔嚓!”

    对方挂上了电话。

    赵丰年一听,欧阳志远要一个亿,才能干掉他,不仅倒吸了一口冷气。

    欧阳志远怎么会值这么多的钱?

    七爷放下电话,坐在阴暗的一个角落里,手里玩着一把镶着碧绿翡翠宝石的老左轮手枪,皱着眉头。

    省纪委副书记王虹雨竟然亲自来调查傅山老工业园的贪污事件,看来,傅山老工业园的案子,已经引起省里的主意。

    自己本来想,密密的干掉王虹雨,自己派出的枪手,竟然没有成功,让欧阳志远破坏掉了。

    后来出现的三个神秘的高手,竟然把王虹雨保护起来了,自己的人,竟然没有机会下手。难道郑俊熙被王虹雨抓起来了?

    自己曾经秘密调查过郑俊熙走出工业园的路线,郑俊熙刚出了新工业园,就失去了踪迹。如果被傅山公安局秘密的逮捕,自己同时就能知道消息,可惜,傅山县公安局没有行动。

    这就剩下了一个可能,那就是郑俊熙被省纪委副书记王虹雨抓了起来。

    郑俊熙一定会招供的,郑俊熙肯定会咬出赵丰年。

    嘿嘿,赵丰年就怕也要干掉,才能保住老板的安全。

    那三个神秘的高手,保护着王虹雨,到哪里去了?七爷苦苦的思索着。在龙海,竟然有我七爷找不到的地方?

    七爷刚想到这里,电话铃声响了。

    七爷拿起电话道:“讲。”

    “七爷,发现了对方人员的踪迹。”

    一个尖利而兴奋的声音在电话里传来。

    “在哪里?”

    “七爷,他们藏在龙海军区大院。”

    七爷一听王虹雨竟然隐藏在龙海军区大院,他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王虹雨怎么会和军队扯上关系?事情不好办了。

    虽然自己去过几次军区大院,但要想到军区大院干掉郑俊熙,这是很难的。

    “严密监视他们,一有情况,立刻报告。”

    七爷沉声道。

    看来,情况不妙,郑俊熙熬不了几天的,自己要做最坏的打算。

    ……………………………………………………………………………………………

    新工业园到城里,有五六里路,要过一个十字路口。欧阳志远开着越野车,刚拐过一个十字路口,前面猛然出现了一辆大货车,恶狠狠的高速撞了过来。

    欧阳志远吓了一跳,这要是撞上来,自己的越野车,就是经过了改装,也会被撞碎的。欧阳志远看到了司机狰狞至极的面孔和那双杀机浓烈的小眼睛。

    欧阳志远猛地一打方向,越野车突然加速,高速的开向左侧,但是,左侧竟然有一辆工程装载车,原来停靠在那里,司机一见欧阳志远的越野车,猛地冲了过来,那辆工程装载车本来高举的重型铲斗,轰然砸下,狠狠地砸向欧阳志远的越野车。

    几乎的同时,又是一辆轿车,从前面冲过来,一个中年男人手里多出一把手枪,对着欧阳志远就是一枪。

    欧阳志远再次猛打方向,越野车的车身一斜,轰的一声巨响,这辆工程装载车本来高举的重型铲斗,贴着越野车的后面,轰然砸下,把地面砸了一个巨坑。

    对面的枪手发射的子弹,打在了欧阳志远的防弹玻璃上,玻璃上出现了一个白点。

    那个枪手本来以为,这一枪一定会要了欧阳志远的命。他万没想到,对方的挡风玻璃,竟然能防弹。

    对方一愣神,欧阳志远的越野车猛地冲了过来,狠狠地拐了这个杀手的轿车一下。

    强大的惯性,撞的这辆轿车,腾空而起,在空中翻滚着解体。

    “轰!”

    一声爆响,竟然在半空中爆炸。

    那辆大货车早已消失在远处。但是,砸自己越野车的那个司机,却被欧阳志远盯住,没跑多远,就被欧阳志远的越野车追上。

    “停下!”

    欧阳志远手里多出了一把枪,对准了这人的脑袋。

    但是这辆工程装载车的司机狞笑着猛然一打方向,狠狠地撞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猛一停车,两枪打在对方的车胎上。

    “呯!呯!”

    “噗!”

    这辆工程装载车的两个车胎,立刻被打爆,整个车辆一头栽倒在旁边的沟里。欧阳志远闪电一般的从车里冲出来,一下子把那个被撞的满脸是血的司机,抓在手里,拎了出来。

    欧阳志远一掌打在这个人的脸上,沉声道:“说,是谁指使你的。”

    欧阳志远一直遭到人的追杀,没有抓到一个活口,现在终于抓到了一个。

    这个杀手用血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看着欧阳志远,一言不发。

    欧阳志远道:“你狗日的嘴还硬,老子弄死你。”

    欧阳志远说着话,一指头点在对方的缩筋穴上。对方的筋脉立刻痉挛着收缩,眼睛如同死鱼一般的凸出来,骨头啪啪炸响。这个杀手嘴里顷刻间,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全身痉挛,口吐白沫。

    “说,谁派你来的?”

    欧阳志远冷森森的道。

    “我说……我说……赵宗亿……”

    “噗!”

    一颗子弹高速射来,打在了这个杀手的脑门上。杀手的整个头颅,立刻炸成烂番茄。

    欧阳志远的身形翻滚下来,冲向自己的越野车。

    “赵宗亿,竟然是赵宗亿派人来杀自己的,这个王八蛋,老子抓住你,非活剥了你不可。”

    欧阳志远怒不可破,他的越野车,高速的奔向天源集团的总部。

    这一连串的袭击,让欧阳志远极其的恼火,竟然是赵宗亿下的手,嘿嘿,赵宗亿,你完蛋了。

    远处的一辆轿车上,一只恶毒的眼睛,死死地盯住欧阳志远越野车的背影,这人嘿嘿的冷笑着:“这个王八蛋,还真不好杀,竟然能再次躲过三个杀手的联合堵截。”

    崔德成没想到,自己找来的三个香港杀手,竟然还是没有成功。好在那个杀手,把赵宗亿卖了出去,哈哈,有好戏看了,老子杀不了你,有人能杀你,让你们狗咬狗吧。

    崔德成这次请来了香港的三个杀手,来暗杀欧阳志远。他准备了两套方案,一套方案就是刚才发生的一幕,另一套方案,就是嫁祸给赵宗亿。把欧阳志远引到赵宗亿的身上,让赵丰年对付欧阳志远。

    崔德成虽然和赵丰年的关系不错,但他知道,赵丰年认识一个叫七爷的人,这个人在龙海呼风唤雨,无人敢惹。如果欧阳志远杀了赵宗亿,嘿嘿,赵丰年肯定会找七爷给赵宗亿报仇。

    哈哈,自己杀不了欧阳志远,这个神秘的七爷有能力杀了欧阳志远,真是个好主意呀,欧阳志远,你死定了。

    ………………………………………………………………………………………………

    “轰!”

    一声爆响,欧阳志远根本没有下车,越野车直接撞开天源集团的大门,冲了进去。

    看大门的的几个保安,还没来得极反应,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就冲了进去。

    欧阳志远直奔赵宗亿的办公室。

    赵宗亿正坐在办公室里,等候崔德成的消息。他已经催了好几次了,让崔德成立刻动手,干掉欧阳志远。

    崔德成电话里说,他请了三个香港的杀手,今天就动手。

    赵宗亿就坐在办公室里,等消息。猛然听到,办公室的走廊里,传来保安的大呼小叫的声音,还没等赵宗亿说话。

    “碰!”

    一声闷响,办公室的门发出一声可怕的爆响,被人一脚踹开。

    两扇门板,带着风声,砸向赵宗亿的面门。

    赵宗亿一声怪叫,猛一低头。

    “砰!”

    一声闷响,两扇房门砸在赵宗亿的办公桌子上,整张办公桌子被砸的支离破碎。

    赵宗亿一个翻滚,就想冲出房间。

    欧阳志远一脚踹在赵宗亿的小肚子上,把赵宗亿踹的一声惨叫,一头栽倒在地。欧阳志远一脚踩在赵宗亿的脸上,恶狠狠地道:“赵宗亿,你狗日的竟然敢派人杀我,你找死。”

    赵宗亿看到欧阳志远的眼里,透出浓烈的杀机,双眼喷射着可怕的烈焰,只吓得脸都绿了。

    他原来可是挨过欧阳志远的痛揍的,把自己的胳膊,都打断了。

    现在一听欧阳志远说自己找人杀他,他以为崔德成暴露了,或者被抓住了。他却不知道,崔德成要借他的命,来杀了欧阳志远。

    赵宗亿的脸色立刻变得煞白,大声道:“我可没有找人杀你,冤枉呀,是崔德成找你要报仇的,你射瞎了他的一个眼,害的他丢了副局长,他在香港找了三个杀手,说今天就动手杀了你。”

    在生命面前,赵宗亿同样怕死,和平常的人,没有什么两样。

    欧阳志远一听赵宗亿这样说,立刻一愣,难道刚才偷袭自己的人,是崔德成找的香港杀手?但那个杀手,怎么会说,是赵宗亿找的人,来偷袭自己的?

    “你怎么知道崔德海要杀我?你肯定和崔德海有联系,快说,是不是你和崔德海联合一起来袭击我?快说!”

    欧阳志远手里猛然多出了一把手术刀,顶在赵宗亿的咽喉上。

    赵宗亿感到了咽喉上,那冰冷的刀锋似乎已经进入了自己的肉里。这让他的精神几乎崩溃。

    “我说,别杀我,我说,我和崔德海通过电话……。”

    欧阳志远刚想再问,猛然,房门外传来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冷哼,一道人影一闪,同时,一股浓烈的杀气,如同滚滚大潮一般,狂卷而来。

    田宝武!

    这声冷哼,欧阳志远就是睡着了,也能听出来是影子杀手田宝武的。

    田宝武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欧阳志远猛一转身,一道寒芒飞了出去,那把手术刀直奔那道人影的咽喉,同时,欧阳志远的身形,如同一道烟雾,冲了出去。

    但楼道里,空无一人,只有自己的手术刀,插在了墙上,手术刀的尾部还在颤抖,发出嗡嗡的颤音。

    欧阳志远闪电一般的冲下楼去。

    一道诡异的金面具人影一闪,那人戴着手套,取下墙上欧阳志远射出的手术刀,冲进赵宗亿的办公室。

    赵宗亿刚从地上爬起来,那道人影,猛一扬手,手术刀闪烁着可怕的死亡寒芒,射进了赵宗亿的咽喉,在后颈透出一截。

    “噗!”

    鲜血在赵宗亿的嘴里如同涌泉一般狂喷而出。

    赵宗亿的身体一僵,身体剧烈的颤抖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这样年轻,竟然会死?他试图去抓手术刀,但双手已经没有一丝力气,整个身形如同被抽空了一般,一头栽倒在地,全身抽搐着。

    那道金面具人影看着在地上抽动的赵宗亿,转身消失在窗户外面。

    欧阳志远在外面没有看到田宝武,只看到几个保安,冲了过来,立刻转回身,再次冲向赵宗亿。

    当他进了赵宗亿的房间后,看到的情况,让他大吃一惊。

    赵宗亿的身体还在抽动,嘴里鲜血狂喷,而脖子上,正插着自己的手术刀。

    欧阳志远立刻扶起赵宗亿,大声问道:“是谁杀了你,快说!快说!是谁杀了你。”

    赵宗亿的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倒气声,已经说不出话来。

    几个保安和大批的警察冲了进来,他们一眼看到了欧阳志远正抱着赵宗亿。

    “举起手来!”

    几名警察的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欧阳志远的脑袋。

    当欧阳志远开车冲进来的时候,保安就报了警。

    傅山县警察值班室同样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天源公司有人被杀了。

    周玉海亲自带领警察赶向天源公司。

    当周玉海冲进赵宗亿的办公室,看到了这一幕,禁不住大吃一惊。

    “志远,怎么会是你?你怎么能杀赵宗亿?”

    周玉海吃惊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被人陷害算计了。

    “我没有杀赵宗亿,我赶来的时候,赵宗亿已经中刀了。”

    欧阳志远放下赵宗亿。

    他的话音刚落,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就赶到了。

    赵丰年脸色铁青,一步冲了进来,当他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自己的儿子,禁不住老泪横流。

    “宗亿!”

    赵丰年一下子扑到了赵宗亿的身上,一眼看到了,扎进赵宗亿脖子上的手术刀。

    赵宗亿还没有咽气,他的眼睛看着赵丰年,露出了悔恨的泪水,嘴在大量的狂喷鲜血,就是不能说话了,头一歪,断了气。

    赵丰年坐在办公室里,正核审下面那些没有通路通电的乡镇,他们报上来的修路和通电的数据,就接到了一个陌生打电话。

    “赵丰年,你儿子在天原集团被欧阳志远杀了。”

    那人说完这句话,咔嚓一下,挂死了电话。

    赵丰年本来不相信这个无聊的电话,但自己自从接到这个电话后,眼皮直跳,心神不宁,竟然看不下去这些数据。

    他立刻放下那些数据,让司机立刻开车,直奔天源集团。当他来到天源集团的办公大楼前的时候,他的心脏骤然收缩,狂跳不已。楼下已经停下了几辆警车,很多警察手持武器,冲向楼去。

    下面的警察一看是常务副县长赵丰年来了,没有人敢拦,赵丰年和警察几乎一块冲了上来。

    他就看到了自己的儿子,正躺在地上,嘴里、脖子上,还在大量的喷射着鲜血。

    “快叫救护车。”

    赵丰年声嘶力竭的狂喊着,泪流满面,一把抱起赵宗亿,同时,两眼死死地盯住欧阳志远,恨不得一口咬死他。

    楼下传来了救护车的凄厉鸣笛声。

    欧阳志远知道,赵宗亿没有救了,刀锋已经切断了他的一切生机,如果能救,自己早就施救了。

    很多警察冲进来,勘察现场,几个大夫冲进来后,赵宗亿早已死亡,他们在宣布赵宗亿死亡后,离开了现场。

    这时候,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耿剑锋,带着人也赶了过来。他正带着人,在欧阳志远遇袭的那个路口,勘察现场,就接到了欧阳志远出事的消息,当他听说欧阳志远杀了赵丰年的儿子的消息后,吓了一跳,才亲自赶来的。

    这时候,赵丰年还在流着泪,他已经冷静了下来,虽然他心疼自己的儿子,旁边还有很多警察,他退到了一旁,两眼在喷着烈焰,恶狠狠地看着欧阳志远。

    周玉海虽然和欧阳志远关系极好,但现在死的是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儿子,按照规定,现场要录口供的。

    这时,耿剑锋带着人上来了。

    耿剑锋看到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站在旁边,他轻声道:“赵县长,请您回避一下,我们要给欧阳志远先录口供。”

    赵丰年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志远,我不会放过你的。”他说着话,退了出去。赵丰年知道,现在自己呆在这里,不合适。

    欧阳志远没有看赵丰年,心道,赵宗亿是死有余辜,他肯定和崔德成联合袭击自己。

    耿剑锋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说,是怎么回事?”

    欧阳志远看着耿剑锋道:“耿书记,我刚从工业园出来,就在那个十字路口,遇到了袭击,三个杀手,一辆大货车,一辆工程车和一辆轿车,对我疯狂的进攻。”

    耿剑锋失声道:“十字路口的那辆爆炸的轿车和那具尸体,都是杀手?”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是崔德成请来的香港杀手。”

    “崔德成在傅山?”

    耿剑锋大声问道。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他就在傅山,我从那个被打爆脑袋的杀手口里知道,是赵宗亿对我怀恨在心,派人来杀我,我立刻赶到天源公司,却碰到了影子杀手田宝武。”

    耿剑锋一惊道:“田宝武竟然再次出现在傅山县?”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田宝武前几天在南州袭击了我,想不到,他又追到傅山。赵宗亿在我的逼问下,刚想说出来,他和崔德成联合请杀手追杀我的经过,田宝武就出现了,我立刻放出手术刀,没有射中他,手术刀射在了墙上,我立刻追了出去,没有追上田宝武,等我返回后,就看到赵宗亿的咽喉上,已经插上了我射在墙上的那把手术刀,情况就是这样。”

    周玉海看着欧阳志远,沉思一下道:“志远,现在证据对你不利,你说的这些,都没有证据,你要跟我们到警局去,我们会尽量证明你没有杀赵宗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