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没干那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章没干那事

    欧阳志远端起酒杯,站起来道:“霍叔叔、江大哥,谢谢你们来傅山,我代表傅山人民感谢你们,咱们先干三杯。”

    按照傅山的规矩,欢迎客人到来的晚宴,要连干三杯酒。

    江宗石微笑着站起身来道:“志远,谢谢,三杯就三杯。”

    霍天成微笑不语,也站起身来。

    沈朝龙、杨凯旋和周玉海轰然较好,端起酒杯站起来。

    四位小丫头,喝的是路易十六红酒,她们也跟着站起来。韩月瑶和霍英杰极其对脾气,都属于唯恐天下不乱的小丫头,两人很是兴奋,早已把酒杯举起来,十个人的酒杯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

    男人们喝酒,就是爽快,这六个人的酒量,都是豪饮。六个人连干三杯,就是霍天成,也毫不逊色。

    远来是客,欧阳志远给霍天成和江宗石每个人,又端了两个酒。

    半个小时后,每人面前的那瓶茅台,已经被喝光。

    所有的人终于领教了欧阳志远的酒量,一斤茅台下肚,面不改色。

    四个小丫头也被着热烈的气氛所感染了,一瓶路易十六,被四个人喝光了。

    欧阳志远知道,酒喝多了伤人,欧阳志远从脚边拉出一箱子玉春露,微笑着道:“茅台喝多了伤人,咱改喝玉春露,这是米酒。

    欧阳志远说着话,开了两瓶。

    瓶盖刚一打开,那种淡雅,带着米香和翠竹清香的香气,飘进所有人的鼻子里。

    霍天成闻到玉春露,眼睛一亮,他喝过无数种好酒,但却没有喝过这种极其好闻,带着米香和雨后翠竹般清香的酒。

    韩月瑶和霍英杰一闻到这种酒香,两个小丫头的眼睛立刻放光,也吵着要喝。欧阳志远知道,两人已经喝了不少的红酒了,不能再掺酒喝了,立刻拒绝。

    “小丫头,你们要是再喝这种酒,会醉的。”

    韩月瑶立刻跑过来,抱住欧阳志远的胳膊,笑嘻嘻的道:“欧阳大哥,就一杯吗,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就怕小丫头撒娇,连忙道:“就一杯,多了不能喝。”

    “谢谢欧阳大哥。”

    韩月瑶拿起一瓶玉春露,笑嘻嘻的给陈雨馨、霍英琼、霍英杰和自己倒上。

    江宗石在红楼喝过玉春露,现在一看到玉春露,眼睛开始冒光,这种酒,是自己喝的酒中,最好的酒。

    志远送给了自己一箱玉春露和神仙醉,江宗石没舍得自己喝,送给了父亲江川河。

    山南省省长江川河也很喜欢喝酒,当他品尝完了这两种酒后,最近,再也不喝别的酒了,而且,他在参加中央的一个会议的时候,亲自送给霍老四瓶酒,两瓶神仙醉,两瓶玉春露。

    “呵呵,霍叔叔,这是我父亲酿的酒,名字叫玉春露,您尝尝味道如何?”

    欧阳志远笑道。

    霍天成脸上露出了惊奇的神情道:“志远,你父亲会酿酒?”

    欧阳志远道:“霍叔叔,我父亲会酿酒,而且我所有的医术,都是父亲传授的。”

    “呵呵,有时间,我要拜访一下你父亲,如果不是你的救治,我就没有机会孝敬我的母亲了。”

    霍天成说着话喝了一口玉春露,一种淡雅的清香立刻充满着口腔,满嘴生津,然后,那种让人极其舒服的清凉,顺着喉咙进入胃部,直达骨髓,让人全身舒服,与同沐浴在雨后的竹林里一般。

    “好酒!好酒!”

    霍天成禁不住大声赞道。

    欧阳志远微笑着拿出一瓶神仙醉,启开酒瓶,一种浓郁的香气从酒瓶里冲出。

    霍天都闻到这种和玉春露截然不同的酒香,立刻瞪大眼睛道:“这是什么酒?酒香这么浓烈?”

    欧阳志远笑道:“神仙醉,也是我父亲酿造的,就是神仙,也喝不了一杯,我们只能喝小半杯,和玉春露掺着喝,更加别具一格。”

    “这也是你父亲酿造的?”

    霍天都微笑着道。

    欧阳志远一边倒酒,一边点头道:“是的,这两种酒,一种是火山烈焰,热烈奔放,另一种就是梅雨情歌,缠绵淡雅,可以让人有两种极端的感受,喝一口神仙醉,再喝一口玉春露,会让你感受到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霍天都微微的喝了一点神仙醉,果然,口腔内如同含了一口烈焰一般,顺着喉咙深入到人的灵魂,仿佛整个人都在燃烧。

    “哈哈,想不到,世上竟然还有如此的美酒,好酒!”

    霍天都知道,今天,自己终于知道什么是好酒了。

    这里面的男人,就除了霍天成没有喝过神仙醉。

    众人都笑了起来。

    小丫头韩月瑶还想喝神仙醉,但这次欧阳志远坚决不答应。

    这时候,房门打开了,进来了三个人。

    欧阳志远一看,不由得苦笑。

    副县长江宗武和颐秋水、楚浩南微笑着走了进来。

    看来,今天想尽情的喝酒,就怕办不到了。

    副县长江宗武,听到哥哥江宗石来了,立刻赶到彤辉大酒店,来看望哥哥,还没见到哥哥,就看到了颐秋水和楚浩南。

    江宗武和两人的关系,在南州就不错。

    楚浩南对江宗武道:“江大哥,欧阳志远请客,他们正在贵宾厅喝酒。”

    江宗武犹豫了一下,人家请客,并没有喊自己,自己进去不好吧?可是,自己又想见自己的哥哥,欧阳志远只是个科级干部,自己可是副处级,去他那里喝酒,是给他面子,欧阳志远敢说什么?再说,自己又不空手去。

    江宗武有点刚愎自用。

    江宗武从车上拎出一箱茅台,看了一眼楚浩南和颐秋水道:“一块去吧。”

    楚浩南和颐秋水两人,这会早就把欧阳志远骂了一千遍。欧阳志远请客,竟然不请自己,真是岂有此理,狗眼看人低,这不是窝囊人吗?打自己的脸吗?

    现在,江宗武邀请自己去,嘿嘿,欧阳志远大概喝的差不多了,咱们进去,灌醉这狗日的。

    楚浩南向颐秋水使了个眼色,诡异的笑道:“走,咱们好好的和欧阳志远喝一杯。”颐秋水立刻明白了楚浩南的意思,两人不怀好意的笑了。

    欧阳志远看到这三个人进来,如果没有江宗武在场,欧阳志远肯定不会给他们好脸色,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竟然不请自来。

    “呵呵,江县长来了,快请坐。”

    欧阳志远连忙打招呼,让服务员添加凳子和餐具。

    “志远,你不怪我不请自来吧。”

    江宗武把那一箱子茅台递给服务员,让她启开。

    楚浩南和颐秋水两人看到了六个茅台空酒瓶,他们心里笑了。嘿嘿,欧阳志远喝的差不多了,喝了六瓶茅台。

    “当然不会,我正向请江县长过来喝酒呢。”

    欧阳志远笑道。

    “大哥,你好,叔叔和婶子的身体还好吧。”

    江宗武看着江宗石道。

    “还好,宗武,坐吧。”

    江宗石知道,江宗武是来看自己的,欧阳志远没有请他,但他来了,自己也不能说什么。江宗石知道,在红楼,欧阳志远和楚浩南、颐秋水的矛盾,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这两个家伙,怎么也进来了?

    霍天都一直看不起楚浩南和颐秋水,从今天的表现来看,这两人真是不行,欧阳志远并没有请你们,你们来了,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陈雨馨的脸色也是很不好看。她看了一眼颐秋水,眼睛里没有一丝的赞许。

    颐秋水的父亲颐长江,和陈雨馨是父亲陈浩然一直是同学,关系很不错,当年陈浩然在仕途中,并不是很顺利。是颐长江帮助了陈浩然,走通了上面的关系,致使陈浩然的仕途,一顺百顺,最后做到了江南省省委书记的位置上。

    颐秋水再一次来到陈浩然的家里,看到了陈雨馨,一下子就喜欢上了陈雨馨。

    那个时候,两人都在上大学。

    颐长江就来提亲。颐秋水长的一表人才,英俊潇洒,高大魁梧,给陈雨馨的印象很好。当时,陈雨馨并不反感颐秋水。

    陈浩然一见女儿不反对,就答应了这门亲事。

    但随着和颐秋水的接触,陈雨馨发现,颐秋水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家伙,吃喝嫖赌,样样精通。陈雨馨立刻后悔,向父亲提出退婚。

    整个江南省都知道,江南省万通集团的公子颐秋水,是省委书记陈浩然的未来女婿。陈浩然没有答应陈雨馨的退婚要求。如果自己答应了女儿退婚的要求,自己不是忘恩负义吗?

    陈雨馨一看到父亲不答应自己的退婚要求,就不再会江南,而是把红太阳集团移到了山南省,在山南扎下了根。

    今天,陈雨馨知道颐秋水从南州来傅山,她只得到高速路口去迎接颐秋水。

    今天晚上,欧阳志远请客,没有请楚浩南和颐秋水,陈雨馨就知道,欧阳志远和颐秋水他们,肯定有矛盾。

    欧阳志远怎么会和颐秋水、楚浩南有矛盾?难道欧阳志远到南洲的时候,见过颐秋水?在南州的时候,和颐秋水产生了矛盾?

    颐秋水为了表示和陈雨馨的关系,故意把凳子移到了陈雨馨的身边。这样,韩月瑶就被颐秋水隔开了,这让韩月瑶十分的不爽。

    韩月瑶除了喜欢欧阳志远,对别的男人,是深恶痛绝,极其的厌恶,现在一看这个小白脸把椅子放在自己和陈雨馨之间,只气的直吹气。

    颐秋水看了一眼陈雨馨,笑道:“雨馨,咱们坐在一起。”

    这家伙说着话,一边开了一瓶茅台,一边坐下来。

    韩月瑶皱着眉头,一看到颐秋水要坐下,顿时眼珠子一转,她笑了。

    颐秋水的眼睛在看着陈雨馨,同时,还要看欧阳志远的反映。

    “呵呵,志远,我们兄弟,不请自来,你不会见怪吧。”颐秋水彬彬有礼的说道。

    “说哪里的话?能来到酒桌上,就是朋友,坐吧。”

    欧阳志远当然不会生气,但心里早把这个不要脸的狗东西骂了一百遍。

    “呵呵,谢谢志远。”

    颐秋水说话间,就坐了下来。

    颐秋水知道,陈雨馨已经不喜欢自己了,为了面子,她在表面上,还不拒绝自己。

    颐秋水刚一坐下,就感到自己做到了空地上,一个倒栽葱,四脚朝天的摔倒在地,手里的酒瓶也飞了出去。

    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韩月瑶笑嘻嘻得道:“这么大的人,做个椅子都坐不住,还是男人吗?”

    陈雨馨一看颐秋水摔了个四脚,连酒瓶都甩了出去,脸色顿时变得透红。

    颐秋水知道,自己明明把椅子放在屁股下面,怎么会坐空地上?颐秋水可从来没出过这种丑事,脸立刻骚的透红,连忙从地上爬起来。

    “小白脸,离我远点,姑奶奶不喜欢看小白脸,小白脸没有一个是好人。”

    韩月瑶狠狠地瞪了一眼颐秋水,然后把自己的座位,靠向陈雨馨。

    众人一听,就知道颐秋水着了这个小姑娘的道了。欧阳志远差一点笑出来。

    哈哈,颐秋水,你招惹了韩月瑶,活该你倒霉。

    颐秋水一听,脸色顿时变得十分的难看,一丝寒芒在眼里一闪。他知道,是这个小丫头,偷偷地把椅子挪了地方,让自己在众人面前出了丑。

    楚浩南连忙道:“秋水,到我这里来做。”

    颐秋水狠狠地瞪了一眼韩月瑶,一瘸一拐的走到楚浩南旁边,坐到了一张椅子上。

    霍天都和江宗石都知道,今天这个酒,就怕不能尽兴了。

    江宗武连忙打圆场道:“我来晚了,我先罚三杯酒。”

    说话间,江宗武连喝了三杯酒。

    三杯酒下肚,江宗武面不改色。欧阳志远心道,江宗武的酒量不错。

    “呵呵,江县长喝了三杯,另外晚来的两位,也是三杯酒吧。”

    韩月瑶笑嘻嘻的道。

    沈朝龙、杨凯旋和周玉海都是思维极其敏捷的人,三人一看,就知道,欧阳志远和这两个人不对路。三个人一听韩月瑶这样说,立刻赞同,示意服务员倒酒。

    “欧阳志远笑道:“不错,江县长都喝了,二位难道不喝吗?”

    楚浩南和颐秋水互相看了一眼,他妈隔壁,老子一会灌死你。

    颐秋水和楚浩南只得连喝三杯。

    “呵呵,好,来,今天晚上,大家要尽兴。”

    江宗石道。

    尴尬的气氛,慢慢的消失了,颐秋水和楚浩南给霍天成端了两个酒,他们鼻子里闻到了玉春露的酒香,他们知道,这酒一定是上次在红楼里面闻到的那种好酒。

    可是这酒是人家欧阳志远的,人家没打算给自己喝。

    霍天成喝了两人端的酒,微笑道:“今天,感谢志远的盛情款待,大家要尽兴。”

    霍天成这样一说,气氛立刻活跃起来,大家开始互相敬酒。

    颐秋水和楚浩南喝的是茅台,玉春露的酒瓶,一直在欧阳志远的手里拿着,他不想让这么好的酒,让颐秋水和楚浩南糟蹋,一直没给这两个人喝。

    楚浩南和颐秋水在和众人喝了一圈后,就开始联合起来,和欧阳志远拼起酒来。

    欧阳志远一看两人和自己拼酒,心中暗笑,哈哈,两个不知死活的狗东西,想和老子拼酒,你不是找死吗?

    “来,志远,咱初次喝酒,走三杯如何?咱都是男人,喝茅台如何?”

    颐秋水不怀好意的道。

    “呵呵,颐秋水,好,是男人,就喝茅台酒。”

    欧阳志远和颐秋水,连干了三杯。

    楚浩南站起身来道:“志远,咱们喝三杯吧。”

    欧阳志远没有站起来,只是微笑着道:“好,三杯就三杯。”

    欧阳志远来者不拒,和楚浩南又干了三杯。

    这三杯酒下肚,欧阳志远前面的茅台酒瓶,就又空了一个。他已经喝了两瓶茅台。

    所有的人都被欧阳志远的酒量惊呆了。沈朝龙、杨凯旋和周玉海三个人微笑不语。他们三个人,可是知道欧阳志远的酒量,这三个人在喝酒前,都向欧阳志远要了一粒药丸,吃进了肚子。

    这一圈下来,又是五六个酒瓶空了。

    欧阳志远丝毫没有任何酒意,楚浩南和颐秋水虽然喝酒不上脸,但每人喝了一斤半茅台后,脸色开始变得有点黄,舌头开始伸不直了。

    霍天成和江宗石两人,早就没有喝的这样高兴了,这两个人,在今天,终于喝出了兴致豪情。

    这两个人,并不是和欧阳志远拼酒,而是惺惺相惜。

    喝到最后,江宗武带来的这箱茅台,全部喝光。

    喝的有点发晕的颐秋水,终于开始向欧阳志远要那个在红楼闻到的神仙醉了。

    “志……远,你太……小气了,在红楼的时候,我对不……起你,但你哪个神仙……醉,竟然不给我喝,你不够……朋友,你现在给我倒一杯。”

    这时候得楚浩南脸色已经由黄转白,已经不能再喝了,但他一听颐秋水向欧阳志远要神仙嘴喝,他也来了精神。

    欧阳志远微笑着,给两人倒了小半杯神仙醉。那种浓烈的酒香,让这两个家伙立刻口水直流。两人毫不犹豫的一口喝光半杯神仙醉,酒一入口,两人就哧溜一下,滑倒桌子底下去了。

    这两个家伙,本来想进来灌欧阳志远的酒,自己到先喝醉了。欧阳志远让服务员喊来这两人的随行人员,把他们弄回自己的房间。

    欧阳志远吩咐他们,不能睡觉,一个小时一次,给他们喝一次水,并拿出一粒药丸,一人一半,灌进他们的喉咙里。

    欧阳志远把霍天成和江宗石送回他们的房间,喂了每人一粒解酒药。

    沈朝龙、杨凯旋和周玉海三人事先就吃了解酒的药,三个人没有喝多。欧阳志远把周玉海送到酒店外,在他耳朵里说着什么,周玉海点头答应。

    四个小丫头,就除了霍英琼没有喝多,陈雨馨、韩月瑶和霍英杰都喝多了,韩月瑶拿的那瓶玉春露,让四个人喝光了。

    欧阳志远把四个小丫头送回他们自己的房间。

    霍英琼和霍英杰两人一个房间,霍英琼虽然没有喝多,但也步态踉跄,欧阳志远先把两个小丫头送回她们的房间。

    喝过酒的霍英琼,脸色红润,如同染了彩霞,更加漂亮,透出一种高贵典雅的书香妩媚。

    这丫头真漂亮。

    欧阳志远扶着霍英杰,小丫头抱着欧阳志远的胳膊,再也不松开。

    “欧阳大哥,我……还要喝,我再喝一……杯。”

    霍英杰笑嘻嘻的大叫着。

    小丫头的整个娇躯,都靠在了欧阳志远的身上,酒香混合着少女的体香,让喝了酒的欧阳志远有点迷醉。特别是小丫头那饱满的胸脯,透过衣服,传过来的柔软,让欧阳志远仿佛要爆炸一般。但欧阳志远可不敢造次,连忙咬了一下舌头,剧烈的疼痛,让欧阳志远清醒过来。

    来到霍英琼和霍英杰的房间,欧阳志远拿出两颗药丸,递给霍英琼一颗,然后把另一颗放进霍英杰的嘴里,一拍霍英杰的后背,让药丸进入胃里。

    霍英琼看着欧阳志远道:“什么药丸?”

    “解酒的,明天不会头痛了。”

    欧阳志远说着话,霍英琼的女秘书进来了。

    欧阳志远吩咐那个女秘书,给两人倒水,喝茶,就退出了他们的房间。

    霍英琼看着欧阳志远的背影,一丝红润爬上了她的香腮。霍英琼想不到,欧阳志远的酒量竟然这么好,把颐秋水和楚浩南灌醉。

    韩月瑶和陈雨馨已经被服务员送回了房间。欧阳志远让服务员打开门。

    陈雨馨躺在床上,正唱着歌,她一看到欧阳志远走进来,本来醉眼如丝的眼睛,似乎一亮,眼睛变得炽热起来,呆痴痴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知道,陈雨馨喝多了。他给陈雨馨倒了一杯水,把那里解酒的药放进水杯,端到她的嘴边,轻声道:“雨馨,喝杯水。”

    陈雨馨点点头,一气把那杯水喝光,再次抬起头来,眼睛里已经充满了泪水,一下子扑到欧阳志远的怀里,抽泣着,喃喃的道:“我不要嫁给他……我不要嫁给他……”

    欧阳志远一愣,看着怀里哭泣的陈雨馨,轻声问道:“雨馨,你不要嫁给谁?”

    陈雨馨闭着眼,喃喃的道:“我不要嫁给颐秋水,他不是好人,他不是好人……。”

    欧阳志远在高速公路的出口,就怀疑陈雨馨和颐秋水的关系。果然不假,看来,陈雨馨果然和颐秋水的关系非同寻常。

    颐秋水不是好人,陈雨馨绝对不能嫁给这个王八蛋,如果陈雨馨嫁给了颐秋水,陈雨馨这辈子就完了。

    一定要想办法,阻止这件事。

    欧阳志远听到了陈雨馨均匀的呼吸声。小丫头,竟然在自己的怀里睡着了。雨馨的呼出来的热气,带着一丝酒香和少女的温馨,喷在欧阳志远的脖颈里,痒痒的,一阵麻酥。

    欧阳志远轻轻的把陈雨馨放在床上,给她脱掉鞋子,拉过一床薄被子,盖在她的身上。

    猛然,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这声音吓了志远一跳,谁再浴室里洗澡?欧阳志远快速的奔向浴室,猛一推开门,朦胧的灯光和雾气下,一个高挑修长白皙的女孩子微微闭着眼,正面向外洗着澡。

    那双饱满的雪白,随着小丫头的双臂晃动,而微微颤抖着,两粒鲜艳的,透着强烈。

    韩月瑶!

    我的天那,韩月瑶没回自己的房间?竟然在陈雨馨的房间里洗澡。

    欧阳志远是男人,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美丽、充满着强的少女身体,他不由得一呆。处在半醉半醒的韩月瑶,猛然感到有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她下意识的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胸脯。当她看清楚是自己爱着的欧阳志远,韩月瑶一声尖叫,一下子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手臂,圈住欧阳志远的脖子,炽热香甜的娇唇,已经印在了欧阳志远的嘴唇上,一条香甜的小舌头,如同游鱼一般滑进了他的口腔,和志远的舌头,绞在了一起。

    欧阳志远的大脑一片空白,双手下意识的搂住了韩月瑶雪白的娇躯,自己的舌头和韩月瑶的舌头,疯狂的纠缠在了一起,同时,两只手,快速的在月瑶光洁的后背上抚摸着、游走着,慢慢的移到了前面,抓住了那双饱满,使劲的揉搓着。

    韩月瑶的呼吸变得急促,狠狠的吮着欧阳志远的嘴唇。可惜的是,小丫头长这么大,是第一次和男孩子接吻,牙齿可不会躲闪着志远的舌头,一不小心,牙齿咬到了志远的舌头,一阵强烈的剧痛在舌头上传来,刹那间,让欧阳志远从清醒过来。

    欧阳志远睁眼一看,韩月瑶,醉眼如丝的在自己的怀里,而自己的双手,正在揉搓着月瑶的饱满胸脯。

    欧阳志远连忙推开韩月瑶,一指头点在她的睡穴上。

    小丫头娇躯一软,倒在了志远的怀里,让志远喷血的是,小丫头一倒,整个娇躯就抱自己抱在怀里。

    我的天哪,这不是要人命吗?如果不是小丫头不小心要了自己的舌头,今天就要出大事了。

    欧阳志远不敢看月瑶的娇躯,找到了小丫头的衣服,快速的抱着她,冲向客厅,把她放在沙发上。

    他连忙转过头来,不敢再看,摸索着用毛巾,先给小丫头擦干身子,然后把小丫头的零零碎碎给穿好。当他把外面的衣服穿好后,冷汗已经湿透了自己的后背。

    我的天哪,给女人穿衣服,怎么这样累呀。

    欧阳志远把月瑶抱床,让她和雨馨睡在一起,又给她喂了一粒解酒药,才给两人盖好被子。

    欧阳志远一下子瘫软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再也不想起来。

    酒不能多喝呀,虽然自己不醉,但脑子不清醒却是真的。刚才真是危险至极,韩月瑶可是个黄花小姑娘,韩建国临走的时候,把韩月瑶交给自己,而且把他的嫁妆和遗产都交给了自己,自己绝不能做出对不起韩建国老人的事。

    欧阳志远洗了个澡,用电暖气把衣服烤干又找了一床被子,就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早晨最先醒过来的是韩月瑶。韩月瑶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陈雨馨躺在自己的身边。月瑶没有起来,她躺在床上,想着昨天的事,昨天明明喝多了,现在怎么没有头痛?真是怪事了,过去自己在台湾喝多了酒,早晨醒来,头痛欲裂,很难受的。

    昨天的记忆,断断续续的,好象自己喝多了酒,和陈雨馨被服务员送到了雨馨姐姐的房间,自己在洗澡。

    韩月瑶想到这里,吓了一条,自己在洗澡的时候,看到了欧阳大哥,好像两人接吻了,欧阳大哥还抱住了自己,还抚摸了自己,后面自己就不知道了。

    想到这里,韩月瑶一下子跳了起来,脸色羞得透红,连忙看自己的衣服。

    韩月瑶内心却怦怦狂跳,自己和欧阳大哥做了那件事了吗?

    只是记得两人在接吻,欧阳大哥摸了自己的脯。

    韩月瑶连忙下床,去检查自己的内衣,这一看不要紧,心脏几乎跳出了嗓子眼,不由得一阵慌乱。

    自己的内衣,竟然穿反了,而且前后倒了。

    我的天哪,难道自己和欧阳大哥做了那件事?

    自己很喜欢欧阳大哥,可是,欧阳大哥有了萧姐姐,这可怎么办呀。韩月瑶呆呆的发愣,但自己下面,却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难道没和欧阳大哥做那件事情?

    韩月瑶呆呆的发愣,坐在床沿上。

    自己是喜欢欧阳大哥,就是做了那件事,也是自己情愿的。

    韩月瑶走出卧室,想到卫生间,却一眼看到,正躺在沙发上,睡的正香的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在做梦,一丝笑意就挂在他的嘴角上,形成一个迷人的弧度。

    韩月瑶呆呆的看着欧阳志远,眼泪下来了。

    欧阳大哥,你知道吗?月瑶爱你,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就是你和我做了什么,也是我愿意的,欧阳大哥,你知道吗?我爱你,欧阳大哥。

    韩月瑶坐在欧阳志远的旁边,静静的看着欧阳志远,含着泪花的眼睛,充满着浓浓的柔情。

    欧阳志远在睡梦中,已经感到了有人在接近自己,但他没有感到任何的杀气,所以,他的潜在意识,并没有任何的紧张和警兆。

    如果有人在接近他,而且露出杀气,欧阳志远即使睡着了,也会立刻惊醒。

    韩月瑶的一滴眼泪,落到了欧阳志远的脸上,一下子把欧阳志远惊醒。

    他一睁眼,看到月瑶含着泪,正看着自己。

    “丫头,为什么哭了。”

    欧阳志远看着月瑶,笑着道。

    韩月瑶连忙擦去眼泪道:“灰尘飞进了眼睛。”

    欧阳志远连忙做起来道:“我看看。”

    月瑶喜欢欧阳志远为自己着急的样子,她微微的点点头。

    欧阳志远轻轻的给月瑶翻开眼皮,仔细的查看眼皮和眼球上,没有发现什么灰尘。他张开嘴,轻轻的吹了一口气。

    有些细小的灰尘,眼睛是看不到的。吹一口气,可以把灰尘吹走。

    欧阳志远这一口热气,吹的韩月瑶泪流满面。

    韩月瑶想到的是,这种温柔的动作,只有妈妈才能做到,她看到过别人的妈妈,在给自己的孩子吹眼里的灰尘,而自己从来没有在妈妈的怀里,享受过这种温馨。

    欧阳志远这个动作,让韩月瑶感动的热泪盈眶。韩月瑶猛地站起身来,呜呜的哭着,跑出了陈雨馨的房间。

    欧阳志远纳闷了,小丫头好好的,怎么哭了?

    韩月瑶的哭声,把陈雨馨惊醒了。她睁开眼,连忙坐起来,感觉到自己穿着衣服睡的觉。刚才明明听到韩月瑶的哭声,对了,昨天好像月瑶和自己睡在了一起。

    “月瑶!”

    陈雨馨走出卧室,一下子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欧阳志远和被子。

    “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一看陈雨馨醒了,连忙站起来道:“睡醒了?雨馨。”

    “醒了,欧阳大哥,月瑶怎么了?”

    陈雨馨问道。

    欧阳志远苦笑着道:“不知道,你们俩睡床,我就睡在了沙发上,月瑶的眼睛被灰尘迷了,我给她吹了一口气,小丫头就哭着跑出去了。”

    陈雨馨晃了晃头,感到自己并没有头痛,也没有头晕眼花,不由得很奇怪,过去自己喝多过酒,起来的时候,都会头痛欲裂、腿脚发软,头晕眼花,可今天怎么了?记得自己喝多了呀?

    欧阳志远看着陈雨馨奇怪的样子,笑着道:“你们都喝醉了,我给你和月瑶吃了解酒药,呵呵,头不痛吧?”

    陈雨馨一听欧阳志远给自己吃了解酒的药,顿时明白,自己为什么不头痛的。

    “谢谢欧阳大哥了。”

    欧阳志远笑道:“我走了,还好,你们一夜没事。”

    陈雨馨看着欧阳志远走出自己的房间,心情顿时怅然若失。

    欧阳志远出了陈雨馨的房间,敲开了韩月瑶的门,走了进去。

    颐秋水起的很早,起来的时候,头痛欲裂,恶心呕吐,头晕眼花,口渴的要命。昨天晚上,欧阳志远恐怕两人喝多出事,给了楚浩南和颐秋水每人半粒解酒药,只是不让他们发生什么意外,但早晨起来头痛欲裂是少不了的。

    颐秋水洗了脸,打开门,看了一眼陈雨馨的房间,这一看不要紧,颐秋水两眼顿时喷出凌厉的寒芒和杀意。他的嘴角剧烈的扭曲着,哆嗦着,胸口剧烈的喘息着。

    他看到,陈欧阳志远从陈雨馨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颐秋水不由得咬牙切齿,欧阳志远怎么会大早晨从陈雨馨的房间里走出来?难道欧阳志远在陈雨馨的房间里过得夜?

    想到这里,颐秋水恨不得杀了欧阳志远。

    狗日的欧阳志远,你竟然敢挖老子的墙角,老子找人干掉你。

    颐秋水几乎疯狂了,他确实喜欢陈雨馨,可是,欧阳志远在早晨,竟然从陈雨馨的房间里出来,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欧阳志远和陈雨馨有奸情。怪不得昨天欧阳志远请陈雨馨吃饭,没有请自己。

    欧阳志远走进韩月瑶的房间,看到韩月瑶在洗脸刷牙。欧阳志远笑了。

    “月瑶,你们恒丰集团和金鑫集团谈的怎么样了?能开始基建了吗?”

    欧阳志远问道。

    “欧阳大哥,昨天谈完了,已经签了合约,今天他们的一个施工队救过来勘探测量,准备基建。”

    韩月瑶道。

    “很好,不错,月瑶,我还有事,先出去了。”

    欧阳志远说完话,走出了寒月瑶的房间。

    昨天,欧阳志远和周玉海约好了,让他带领警察暗暗地和自己一起,跟踪四通运输车队,今天就要一网打尽他们。

    欧阳志远在一楼的大厅里,吃了早点,立刻开车直奔傅山公安局。

    欧阳志远刚到公安局,就看到,周玉海开着一辆小面包车,快速的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